099 婚事难题一锤定音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肖重华看着欧阳暖,道:“你很着急?”

    饶是欧阳暖心机再深、再镇定都不禁愣了愣.这叫什么话?答应就是答应,不答应就是不答应,什么叫你着急不着急。女儿家的终身大事.她能不着急吗?
 她看着这位外表冷漠俊美的明郡王.笑容有点不那么真心:“我一个没什么见识的闺阁女子,自然是很着急、很着急的了。”她说着,在那两个,“很”字上来回咬了咬。
    肖重华一愣,皇室家庭的子弟从小就被严厉管束,要喜怒不形于色.真正感情外露的时候很少。尤其是燕王那性格.常年不芶言笑、脸拉得老长.是以上至大哥下至弟弟.个个最不缺的就是端着架子,显示皇室子弟的高深莫测。对于这一点.肖重华是深有体会。他椎己及人,坚持认为凡事从容不迫、见招拆招的欧阳暖也是心机深不可测的.没想到她在听到他说话的时候.眼角微微上挑,双眼透出点讶异来.看起来颇有几分可爱。平心而论.她比不上蓉郡主倾国倾城,容貌却极为清丽,很耐看。
    肖重华看着她的表情,不觉莞尔:“这件事情,你为何要舍近求远呢?
”不去求皇长孙反而来找自己.不是绕了远路吗?
    欧阳暖眨了眨眼睛,不答反问:“听说太后逼郡王逼得很紧,怕是心急蓉郡主的婚事了吧?”
    肖重华笑了:“你怎么知道我不愿意娶她?”
    欧阳暖摇了摇头.认真道:“郡王若真心愿意,早已可以先定亲,何以拖了一年又一年呢?最要紧的是.太后素来喜欢蓉郡主,倘若她有心安排.别说是郡王妃的位子.哪怕皇长孙正妃的位置.也不会是什么太难的事。如今郡王在孝期.太后纵然有心也不能赐婚.可还有其他人,”欧阳暖微微一笑.“她为什么不另求别人,反而让蓉郡主一直这样干等着呢?”
    “还有呢,继续说下去 ”肖重华语调徐缓,。吻轻柔,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此刻.他的语气听起来很有几分无奈,没了平日里那即便是带笑也满是疏离的漠然。
    “如今朝中真正握着兵权的两位王爷,一位是秦王.一位是燕王,”欧阳暖轻咳了一声,笑道:“明郡王.太后喜欢蓉郡主不假,可她更喜欢秦王殿下,您说是不是?”
    对于她的评价.肖重华笑而不语。
    欧阳暖见他没有发怒也没有一丝不悦的表现.这才放了心.微微停了片刻.眉间藏匿着一丝狡黠,语焉不详地从另一个角度开始阅述:“您是天底下少有的明白人.蓉郡主若是嫁入燕王府,对您和燕王来说.都是一件为难的事,我想.殿下您也不希望枕边人与太后过于亲近吧.”..”
    听她扯来扯去、说来说去,都似乎和她的婚事无关.可是肖重华却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沉默了良久,眸光在阳光下越发锐利,直到垂下眼.微微阖上,眼睫毛轻轻颤动.他这才似笑非笑地应了一声:“这就是你找上我的理由?”
    欧阳暖望着他.一时没想到他竟然问出这么一句话.她找上他还能因为什么?总不能是少女情怀发作希望英雄救美吧…这个.他还真是敢想。    肖重华说完这句话之后,低低地叹了一口气,仿似看穿了她的一切打算.将话说得特别慢、特别轻,一字一字敲进她心坎,毫不留情地立马拆穿了她:“我要推掉这门婚事,自然有别的法子,为何非要将她和陈景睿凑在一起?”
    果然.她只是说了几句.他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欧阳暖半点也没有窘迫,反倒笑容满面:“郡王的能耐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近来蓉郡主心思似乎不在郡王身上了见 …若是她顺利嫁入太子府,将来更是个大麻烦,是不是?更何况,郡王的法子再好,能够一劳永逸吗?”
    肖重华眉头不自觉地拧起来.唇边却泛起了笑:“哦?”
    他帮她的忙,同时彻底解决掉蓉郡主这个麻烦,对他自己、对皇长孙,对她,都是皆大欢喜.何必露出这样一勇晚娘面孔,欧阳暖心中暗暗道。    肖重华深邃的眼眸瞬间笼上了一层看不清来由的情绪,说话的语气却和缓下来:“欧阳小姐平日里都读些什么书?”
    欧阳暖一愣.没想到这位郡王的思想跳跃的如此之快.她眨了眨眼睛.几乎怀疑眼前的男人究竟有没有听清楚她刚才所说的一切,还是她说的太含糊不清?他压根没有听明白?亦或是听明白了故意装作不懂?
    “欧阳小姐平日里都读些什么书?”肖重华又重复了一遍。
    欧阳暖这一回终于相信自己没有幻听,明郡王殿下的确是在问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她眉头微微挑起.不自觉地看着他.却发现他正好也在看她,两人视线相撞.像是某种极易被点燃的火种,瞬间便烧起冷冷的烈焰.不知不觉中便是隐隐的交锦。
    欧阳暖笑了:“不过是 ”
    “如果是假话,不如不要说。”肖重华眼角扬起了一丝戏谑,言语却轻得有了几分低沉。
    欧阳暖微微一顿.如实的道:“不过是一些史书.没有什么不好说的。    这一回.真的是实话。肖重华笑了:“你还在读史么?《史鉴》读到哪里了?”
    欧阳暖答:“《史鉴》已经读完了.在读前朝的《吏书》。”肖重华又问到《落阵图》,两人一问一答说了不少历史中发生过的故事,似乎与当今毫无关系,仔细听来却又带着一些隐喻。
    红玉和菖蒲站在亭子外头.一点也没有听明白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欧阳暖心中明明很着急.却只能耐下性子慢慢回答他。
    就在这时,山菊过来请欧阳暖.道:“表小姐,太子妃和皇长孙正妃都来了,请小姐过去叙话。”
   欧阳暖一愣,随即望向肖重华.她在等他的答案。
    肖重华漆黑的眼瞳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宛如无风无浪的潭水一般,没有漪沦,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绪了:“既然如此.我先告辞了。”
    欧阳暖不由自主的,微微向前走了一步。
    肖重华像是知道她极为细微的动作一样,突然回头,深沉如渊的眼眸中有微微的笑意在泛滥,可是,他却没有任何解释,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薄唇弯成了微笑的弧度.语调近似于安抚:“你放心吧。”
    山菊疑惑地看着明郡王的背影,不知道他究竟说了什么,却听见欧阳暖的声音一下子轻快起来:“咱们走吧。”
    墨荷斋,除了太子妃,还有太子的两位侧妃石氏、宁氏都到了。周芷君也到了,脸色红润、气色极好.穿着宽大的衣裙,反倒显不出微凸的小腹。皇长孙的四名侍妾也在,只是并没有资格坐下,站在一旁做摆设而已。
    太子妃看见欧阳暖,脸上露出笑容道:“欧阳小姐来了,来.过来我这边。”
    众人都看向欧阳暖,她微笑着低头向她们行了礼,整个人显得柔和宽顺,说话的时候又如一道春风,轻柔吹过来,让人觉得很舒服。
    比起石氏,宁氏更得太子欢心,再加上她性情活泼,是受宠惯了的,是以她先接话:,,这位欧阳小惧.生的真是秀气啊。”
    石氏笑道:“可不是,老早就听说了,可一直无缘得见,你送给太子妃的香包做得很精致.绣工也很好啊。”
    宁氏闻言.又仔细端详了一阵,目光之中似乎有一点疑惑,却笑道:“看欧阳小蛆的模样儿,倒有些像当年镇国侯府里头的小姐。”太子妃笑着点点头,道:“可不是,她娘就是镇国侯府的大小姐。”
    宁氏一愣,笑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样相像.当年你娘也是京都有名的美人儿呢,才貌双全、性情婉约.出身又好,不知多少媒人踏破了门槛.连燕......”她说到这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住了。。
    当年的旧事.太子妃也是隐约知道一点的,她微微皱了皱眉头.笑道.”瞧你们.光顾着说话,也没给人家孩子见面齐山”
    欧阳暖听到宁氏提起她娘.心中已经起了疑惑,再加上太子妃似乎不愿意再提起这个话题.她顿时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只是碍于人多不好多问.只能微微笑着,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
    石氏给了一个镶红宝石的五蝠镯子、宁氏送了一个碧玉翡翠的手串,似乎因为刚才失言.不好意思的缘故,又取出一个八宝琉璃凤菩塞给她。欧阳暖收了礼物,又陪着她们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回去.林元馨也跟着站起来,亲自送她出了门。
    屋子里.石氏笑眯眯地对太子妃道:“要是能把这么漂亮的孩子娶回家来多好?”听到这句话.肖衍的神色一下子变了,目光深深地向此刻正和林元馨站在院子里说话的欧阳暖望去。
    太子妃一愣.随即笑道:“瞧你这个贪心不足的.这天底下的美人儿还能都招进家里来啊!”
    石氏这句话本来就是玩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然而肖衍不动声色地垂下眼.眸子被睫毛阴影所遮掩.格外的深幽黝暗.隐藏着无尽的波澜:“您说笑了,只怕欧阳小姐心气高,看不上太子府才是。”说着,他似乎一下子没了聊天的兴致.起身向各人告辞.周芷君看着肖衍离去的背影,眼底的笑容一下子沉了下来。
    石氏莫名被肖衍噎了一下,好一会儿才缓和下来,宁氏为她打圆场地笑道:“是啊,也不知将来欧阳小姐会落在谁家?”
    周芷君回以一笑:“这样漂亮的小姐.落在谁家都是福气。”她说着.脸上的笑容变得莫测高深了起来。这时候,林元馨正好从外面进来,周芷君对着她笑道:“说起来还有件喜事.武国公府托我祖母去欧阳大人府上说亲了,林妃知道吗?”
    果然这件事与周芷君有关,林元馨心思电转,嘴上已经说了:“是这样么?哎呀,要不是您说,我都不知道呢!不对呀,若是这事儿成了,老太君也该告诉我一声,这么久没动静.怕是没答应吧。您是不知道,欧阳老太太可宠爱我这个表妹.要多留她两年呢!”她的表情是如此的真诚.语气也十分认真了:“再者说,不管事情成不成,总是不好乱说的,就算定亲的还有退的,更何况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
    林元馨脸上的表情.十分温和.然而这话却把周芷君的嘴巴堵住了。她是在说,如果周芷君把没影儿的事情到处传播,就变成了真正的长舌妇。    周芷君暗暗冷笑,慢慢道:“母亲来看望我的时候偶尔提起了这件事.我还道是成了咖 ..”.
    太子妃看着她们二人一来一往说得热闹,便垂下眸子,只静静坐着喝茶.不发一言.心里却轻轻叹了口气。
    明郡王出了太子府,便有侍从来禀报说太后下了一道懿旨,命他进宫见驾。他微微沉思,便命贴身侍卫带着一封信赶去大公主府,自己则换了衣服进宫。
    太极宫,橙黄色的琉璃瓦,红色的宫墙,白玉的栏杆,碧绿的池水,优雅的牡丹.互相映衬.格外富丽。
    偏东的太阳照在窗纸上,映得南殿一片通黄。案几上的雕花别金炉里焚着龙涎香.袅袅缕缕淡薄如雾的轻烟缓缓散入殿阁深处.益发的沉静凝香。大殿内有一片卧榻,铺着薄薄的毛毡,上面蒙上一层绣着牡丹的软罩。太后绮着绣着富贵牡丹图的靠枕和扶枕,半坐半躺。蓉郡主取过一只金制烟袋.将顶级的云烟丝填在烟壶里。烟壶有两只.轮换放在烟袋上使用。她装好烟丝.将烟壶放在烟袋里,用火石碰出火.点着了纸眉,半跪在地下,用手托着烟壶递到太后面前。
    蓉郡主身上的宫装闪着丝质的光亮.云墨秀发间的小钗颤颤巍巍.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晃动,在周围那些同样装扮的女官之中,她显得十分美丽,格外突出口太后用嘴咬住烟管,在蓉郡主点火时轻轻地吸着,淡淡的烟雾在空气中缭绕。这烟丝是南方上供的顶级极云丝,半点杂质都没有,微微一呼一吸后沁入心脾,极其清雅宜人。
    明郡王进来后,便给太后行了礼.他的发丝一丝不乱地束在金冠下.年轻的面容上双眉斜飞,子夜般的双眸因背着夕照而显得有丝幽暗,削挺得恰到好处的鼻梁下.薄唇带着浅浅的、恰到好处的微笑。
    太后斯条慢理地示意蓉郡主将烟袋拿去一边,自己则呻了。茶,终于开口.似含笑.又似感慨”,重华来了啊.唉.好久不见你了。这日子过得好快,一眨眼你母妃已过世两年多了。”
    “您说的是。”明郡王淡淡的回答。
    殿中翠织金秀的帷幕反射着沉甸甸的暗光.照的太后脸上一片光影.她看了他平静的面容一眼,轻叹道.”难得两年多来你都坚持不肯娶亲,甚至连定亲都不愿意,这份孝心着实可嘉,你母妃在天上看见了.也会感到欣慰的。只是再过一些日子,你的孝期就满了,还不打算娶妻吗?”
    肖重华微微一笑,正要说话,门外忽然响起一声唱喏”,皇上驾到。”    大殿外.皇帝大步进来,笑容和煦:“母后。”
    太后微微一笑.目光却落在皇帝身后的大公主身上,脸上的笑意陡然就微微一沉。她刚把肖重华找过来,那边就过来了,还真是太凑巧了。
    大公主行了礼.便在一旁的紫檀木椅子上坐下,微笑道:“皇祖母这里好热闹,是有什么好事吗?”
    太后淡淡一笑:“只是好久不见重华,让他来哀家的宫里头坐坐。”
    皇帝和大公主都在,太后也不避讳,直接道:“皇帝.重华是你最宠爱的孙儿,他的婚事你怎么也不上心呢!”
    皇帝的目光落在肖重华的身上,又看了看站在旁边面带微笑垂下头去的蓉郡主,微微皱了皱眉头。
    大公主灿然一笑.道:“瞧皇祖母说的,他孝期还没满呢,哪儿有您这么着急的!这不还有大半年吗?”
    太后的脸色一沉.”什么还有大半年.就算不成亲,先订婚也是好的。    肖重华微微笑着抬起眼来,不慌不忙地道:“太后.孝期未满就随意订婚.有违祖制,重华怎么敢呢?”
    皇帝点点头,道:“依大历的规矩.的确没有这个先例。”
    太后一下子愣住了.她看了看皇帝.又看看大公主.目光慢慢变得冷下来。说起来.皇帝是她一手带大的.虽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却一直很恭顺.可是近年来....他却做了很多让她不乐意的事情。www.UxieR.com
    大公主举起茶杯,遮住了唇边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轻松道:“重华.皇祖母是关心你的婚事,只是这孝期未满,哪怕差一天,都是不能轻易许婚的,不然传出去人家还以为你等不及了。当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真正说起来,蓉郡主今年也有十八了吧,皇祖母.女孩儿家青春有限.您可千万不要耽误了人家啊!”蓉郡主面上没有半点不悦,嘴上还是挂着谦恭的笑容.可是心里头却慢慢焦急了起来。    太后微微一笑:“她从小跟在我身边.办事妥帖.沉稳大方,我也是一时半刻离不得这孩子.想要多留她两年罢了。”
    大公主放下茶杯.反倒叹了一口气”,我这几日倒是听说一件事情,就是不知该不该说。”
    皇帝哂笑:“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开始学着卖关子了?,.
    大公主的唇角轻扬起柔软的弧度:“京都里人人都传说,武国公大公子的书房里.收藏着一幅美人图,那图中的美人儿翩然起舞,身形婉转,美妙无比.....”;
    蓉郡主一愣,看着大公主莫测高深的笑容.心中顿时起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皇帝似乎很有兴趣.追问道:“哦?陈家的小子必定是收藏着心爱之人的画像了.那是谁家的小姐?”
    大公主幽幽一笑,看向太后.目光似能穿透人心.”是蓉郡主。”
    肖重华听在耳中.垂下目光.掩住了唇畔的一丝笑容,那幅画原本收藏在大公主府里,陈景睿书房里的那一幅应当是摹本,只是他收藏那幅画.为的是那画中的美人,还是为了那画画的美人,谁还能为他辩白呢?对于欧阳暖既痛恨又喜爱的这种隐秘的心思,或许连陈景睿自己都无法说清楚。
    蓉郡主惊愕抬头.引想分瓣,正触上太后惊怒的面容,顿时低头,不敢再言语。太后不怒反笑”,怎会是蓉儿?她一直在宫里陪着我,怎么会轻易让外面人瞧见?人有相似,或许是别家的小姐也说不定。”
    “上一次赏花宴上,我曾请郡主起舞,也许那时候陈公子瞧在眼里,就动了心思呢.更何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蓉郡主正当妙龄,风姿绝俗.陈公子爱慕她.也是在所难免.”她举眸望着蓉郡主轻笑”,陛下.说起来武国公府门第相当,陈家这位公子又是十分的俊朗英武。”她看也不看蓉郡主.继续说下去”,对于有情人,皇上是否也该成全一段佳话?”那一天的宴会.陈景睿并未到场,他不过是事后得知欧阳暖有一幅画作惊艳当场,才让人拨罗到而已.这一节,大公主完全避而不谈。
    蓉郡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她想要说话,可是她能说什么呢?当初她气那明郡王不肯将她放在眼中.才在众人面前展现才艺,谁知却落下了这样的话柄,一时之间痛悔难当,连身体都开始微微发颤。
    太后强笑道:“这叫什么佳话,不过是少年人糊涂闹着玩罢了,真是不懂事,传出去连蓉儿的清誉也要受损的。”
    肖重华却淡淡道:“皇祖父.说起来陈家和蓉郡主还有一段渊源,那天晚上陈小姐持意将自己的马车让给了蓉郡主,结果回去的途中遭了匪人,受了很大的惊吓.好在武国公府护卫众多.没有出什么大事。”他轻描淡写的说着,然而蓉郡主听来却是字字惊心。
    皇帝原本面上还有些迟疑,这时候听了这话,顿时点头道:“这也是一桩缘分.嗯,就将蓉郡主赐婚与陈家这位长公子吧。”
    太后脸色陡然变了,她冷冷地望着皇帝、大公主、肖重华,几乎要望进他们每一个人的心里去。但皇帝金。玉言.一旦他说了赐婚,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就算她是太后.也不能当众驳回皇帝的话,想到这里,她手指上戴着的一枚琉璃白玉护甲被生生抚断在手里,啪地一声.零落在地上。    皇帝当做没有看到,反而微笑着看向肖重华”,你今天可算进宫了,且随联来,上回你摆下的那局棋谱,联总算解开了。”他看向太后”,母后可还有吩咐么?”
    太后强自按捺着怒意,笑,“也罢,你就随皇上去吧 “
    “是。”肖重华起身,微微一笑.跟在皇帝身后退出口大公主看了蓉郡主一眼,展颜一笑,随之告退。
    他们一走,浅浅的笑容自太后脸上褪去,她的目光逐渐变得深沉,把茶盏搁在一边.重重拍了一下案几.沉下脸,猛然喝道:“还不跪下!”
    蓉郡主应声跪倒,一张脸已经是花容失色.惊吓万分。    “你知错吗?”太后冷声问。
    蓉郡主咬住嘴唇.道,“太后,蓉儿知错。”
    太后原本不动声色的脸已经变得极为愤怒.“哀家平日里怎么教导你的!你堂堂一个郡主,竟然和那帮轻浮的小姐们一起胡闹,你可知道从一开始.你就被人利用了!“
    蓉郡主心中一惊.深深的垂下头去.再也不敢多说半句。这一场局.究竟是大公主利用了她呢,还是皇上起了疑心.已和大公主联手对付太后?而明郡王肖重华呢,他在这样的阴谋里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蓉郡主越想越是恼恨,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这下太后的筹谋.自己的心思,全都完了…    “太后.只怕大公主他们是联起手来.....”
    太后听后半天不语,最后无奈地端起茶盏。旁边的宫女慌忙说茶凉了.要替她换一碗。太后不听,一口气将碗里的茶水喝干了。因为喝得急,呛了几下。所有的宫女们都吓了一跳.同时跪下磕头请罪,太后理也不理.喝了茶.止住了咳,瞅着趴在地下的蓉郡主半天不说话。一方面她觉得蓉郡主的话确实有道理.另一方面她觉得自己老了,缺少当年的决断,连这种小事也变得犹疑不决。如果当年顾忌少一点,强行让肖重华娶了蓉儿,事情何至于闹成今天这样酬
    在瞻前顾后之中,被两个小辈给耍了,终究是棋差一招啊 …
    从宫中回来后.肖重华去了后宅的一间屋子中,屋子里供奉着燕王妃的画像,燕王妃的牌位已经供奉在正宅,这里不过是他单独辟下的地方,留给母妃身边最信赖的徐姑姑侍奉。
    屋子里有个小小的蒲团.桌上的木鱼、钟磐,花器、香炉、烛台、无尽灯、供果盘陈设俨然.角落上还有一叠佛经。徐姑姑笔直地跪于蒲困上,神色深沉肃穆.手中正在燃烧的香释放着缕缕清烟。重生之高门嫡女txt下载
    肖重华慢慢走近来,并没有打扰徐姑姑,反而看着燕王妃的画像.拈香.行礼。他跪在拜垫上,双手合什,喃喃自语:“母妃.我又见到清姨的女儿了。她很聪明,也很美丽.只是您说清姨端庄娴雅,才气纵横.我却觉得她并不像请姨,反倒有些狡非 川
    徐姑姑对明郡王的举动有些发怔,随即道:“郡王.您见到欧阳家的小、姐了吗?”
    肖重华点点头.道:“今天在太子府又碰到了。”
    徐姑姑点点头.眼睛里不知为何有了泪光:“这孩子从小就没了亲娘照应.王妃在世的时候多次想要看看她.却碍于身份不能相见.她过世的时候.一直都在说,当年是她对不起婉清小姐啊。”
    肖重华没有回答她.只是站起来.转过身.看向屋子外面的飞檐高啄.廊腰馒回.正似勾心斗角、曲折迂回的人心口他慢慢地、慢慢地道:“姑姑.我答应过母妃要照应清姨的孩子.我会做到的。”
    听暖阁
    方嬷嬷悄悄招手叫红玉盛了一碗燕窝汤来.道:“小姐,您刚从太子府回来,一定饿了,吃点东西吧。”然而欧阳暖却望着窗外出神,手里的书页一直没有翻动,方嬷嬷连叫了她两句.她才回过神来,轻轻咳了一声道:“我不饿。”
    方嬷嬷轻叹一声.动容道:“小姐担心什么事情,老奴都知道,只是这件事急是急不来的.小蛆不如放宽心口“
    欧阳暖淡淡笑道:“嬷嬷,那件事我自有打算,你不必为我忧虑。”说完.她低头微微思索了起来.肖重华应该领会了她的意思,但即便如此,这件事也只做成了一半.还有另一半,便是陈景睿手里的把柄 …
上一章节:098 吹皱一池春水
下一章节:100 最难应承美人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