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荣升金枝玉叶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她是——”

欧阳爵喃喃地道,说完了这句话.他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他很快意识到.箱子里的人,一个是那个青楼女子.一个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竟然死了!这样死在他面前!
    究竟是谁.是谁杀了他们?
    又是谁,居然将这只箱子送到了欧阳府?
    “回去吧!”欧阳爵听见欧阳暖这样说道。她在说话的时候.那奇异的神情,让欧阳爵连看都不敢看上一眼。
    欧阳暖越走越快,进了角门穿过月牙门,并不往北回听暖阁.只转南自穿廊往映月楼行去。欧阳爵面色一变.快速跟在她身后.几次都快被她甩脱.不由得心中凛然。
    映月楼是当年林婉清的居所,林婉如嫁过来的时候欧阳治一度想要单独辟出来给她居住,然而她却表示为了敬重,情愿住在福瑞院,当时欧阳暖和其他人一样.都为她的行为很是感动.但现在想来,不过是沽名钓誉之举,既免了住进旧院子,又能赢得众人的服气,当真好算盘。
    映月楼虽久无人居,但仍打扫的十分干净。丫鬟妈妈们看见大小姐来了,顿时脸色变了.诚惶诚恐地在后面跟着。
    欧阳暖望住那紧闭的门扉半晌,才对身后众人淡淡道:“你们都下去吧》”
    众人偷偷觑她的神色,不敢再出声,情无声息的出了映月楼。
    所有人都退了出去.欧阳暖一直微笑的脸才平静下来.她慢慢地推门进去.却也不进内室.只是坐在厅内林婉清生前常坐的椅子上。就在刚才看见那一幕的刹那,她的心被不知什么尖锐物休狠狠刺入,扎得极是疼痛。
    午后的阳光顺着雕刻宝相花纹的窗梭照进来.洒在欧阳暖身上。过了很久.她才突然发现.自己浑身都僵冷的可怕。想笑,终究无法笑出.只能压抑住不知是哭还是笑的哽咽,喃喃自语:“是他...”她知道,今天这件事一定是肖天桦所为。尽管她一直不希望他知道此事,可他还是知道了。
    肖天烨其人.乖戾任性,暴虐无情,心思转动之间就有杀人之念。当初她瞒着他.是因为有一种预感,一旦他管了这件事,绝没有善终的道理。    但到了今天.她却不能说他错了。
    只要那两个人在世上存活一天,都会带来不可计数的后患,随时有人可能将她们当作把柄来威胁.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那两个人悄无声息地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就算她从未动过手.不可否认,她心底深处也是希望那两个人根本不曾存在过.....然而.她却没有真的想要她们死。
    说她天真也罢.愚蠢也罢,她自始至终地认为,如果可以将她们藏匿到别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去,或许事情可以平息。尽管她知道.这样做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
 她渐渐弯下身子,头枕贴在冰凉的桌子上,上好的紫檀木被肌肤的温热浸润,起先变暖.然后依旧冰凉如昔.似乎不论多久,都没办法变得温暖。泪水一点点的打湿了桌面,几乎蔓延开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隐隐的耳畔传来衣物的寇牢声,欧阳暖恍如未觉,依旧伏在那里。片刻之后,一双手臂便从身后环住了欧阳暖,背后的胸膛并不宽阔,却很温暖。良久之后,欧阳爵才说:“姐姐.不要伤心口”
    他的声音很坚强.欧阳暖几乎觉得迷惘,什么时候.弟弟已经可以反过来安慰她了呢?或者,男子的头脑.天生就要更理智一些。
    欧阳爵轻轻抱住自己的姐姐,慢慢道:“我小的时候.甚至是现在也会想.要是娘一直活着,能够陪在我的身边有多好?她的肩膀虽然并不结实,却会为子女遮挡住外面所有的风雨,遮蔽住外面所有的污秽.就算她什么都不做,我也会觉得有所依靠......那样该有多章福?”他叹了口气.”可是后来.我知道娘不可能再回来了.我只有姐姐你了.你才是最重要的人。同样的,姐姐心里.我也会是最重要的人.对不对?”
    “既然如此,不要为不相干的人伤心口”
    “那对母女,跟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于,她们的存在对咱们是一种威胁!”
    “不要为她们难过,一点难过也不要有!”
    欧阳爵的话听起来冷酷无情,却有一滴滚烫的眼泪滑入欧阳暖的衣领,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爵儿,姐姐都明白。”
    七月二十四为太子妃的寿辰.太子府在京都郊外的庄园早早准备起来.特地备下了游船.女眷们都穿戴着鲜艳绮罗.亦步亦趋地跟着太子妃一同上船去,赏玩祝寿。
    这一座别院名唤烟雨山庄.据说当初是燕王斥资建造.每当阴雨时节.细雨蒙蒙,在这座山庄后院的小楼上登楼远眺,仿佛远山近水,尽在轻纱薄雾笼草之中.如入仙境。最为奇持的是.山庄里还别出心裁的开辟了一口活水,遍植荷花,泛丹湖上,趣味十足。水源直通京都郊外最大的湖泊,山庄内随处可闻水声潺潺。这样美丽的山庄.不知耗费了多少心思财力.可是燕王建好之后,不知为何又转送给了太子,于是如今就作为太子府的女眷们避暑所用。
    男宾们都在山庄内参加饮宴.女眷们则纷纷上船避暑。天气微热.从朗朗阳光下走过,大多数女眷的脸上都有汗水渗出,纷纷取出娟帕来擦拭,生怕弄花了妆容。林元馨靠着欧阳暖.只觉得她的身体微凉.很是舒服,便特意摸了摸她的手,不由惊奇道:“暖儿.你怎么一点都不怕热呢?”
    欧阳暖穿着碧丝长裙,肩头的地方绣着洁白的花瓣.颜色初始几近透明.越往下便越深.待到袖。时.已成了纯粹的洁白了.这点点的花瓣绣在薄衫上,疏落有致,颇为动人。此时,一层金色的阳光覆上她的睫毛.似一只轻盈的蝴蝶停驻在她的眼眸,十分恬静。她闹言微微一笑:“我是不怕热的.倒是冬天很怕冷。”
    红玉凑趣道:“林妃您是不知道啊.小姐十分畏寒.要现在是冬天,小、姐一定会躲在屋子里不肯出来的。”
    林元馨一袭华贵紫衣.精细挽成的髻上,配着点翠累丝金凤闪耀着月影般耀耀光华.她的面容如同彩霞一般美丽,一度黯淡的容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重新艳丽了起来.只是这样的艳丽.与皇长孙已经没有多大关联了.不过是因为她早已想开罢了.听到红玉的话,她真心地笑了,从嫁入太子府以来.只有看到家人,她才能真正的笑出来:“这样一来,复天岂不是可以抱着暖儿当冰块用了?”
    这时候.两人已经进入半开放式的船舱.大多数的女眷已经在里面了。只见地面满铺水色的凉席.上面雕刻着奇异夺目的纹案,屋子正中摆着一张瑞兽飞鸟的紫檀桌.桌面镶嵌着一块完整的翡翠.流畅自如的表面纹路被描金粉饰得非凡华贵,桌面摆着一樽鎏金琴餐香贪.镂空刻着张开大。的饕餮纹,盒顶上细细刻着的牡丹花精致而富丽。整个船舱的木窗上都镶着稀有的七彩琉璃,阳光从窗外透进来.几乎让人有一种炫目的感觉。窗户旁边的六角架上摆着三足水仙盆.里面盛放着美丽的兰花,这样观来,舱房里大小各异的摆设无不华贵绝伦,叫人惊叹。
    这样的华贵,是不是有些不妥,欧阳暖的目光看向旁边的林元馨,对方却微微笑道:“很奢侈是不是?不过这并不是太子府建造的,而是燕王叔的手笔,当年连陛下都说,他素来节俭,难得奢侈一回.不知是着了什么疯魔....”奇怪的是,烟雨山庄和这条船造好后不久,他就将这些都送给了太子,经过这么多年,这条船也经过不断地修整完善.但是每一次都是燕王叔亲自看着呢,从不假手于人.....”
    欧阳暖点点头.这件事的确很奇怪.礼物送出了门就是别人的.他却每次都还负责送出后的修整.未免太尽心了些……
    将她们送到船舱内,各人带来的丫头们便由人领着下去了.舱房里面自然有人服侍。
    太子妃坐在正位上.穿着大袖的织金刺绣妆花的衣裳.袖。与领内微露一层红纱中衣滚边,袖。亦有繁复的捻金刺绣,白底杏黄宝相纹的纱质披帛无声地委曳于地,衬得她姿态愈发端庄宁和。一旁坐着同样盛装的大公主.见到欧阳暖.她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已有了七个月身孕的周芷君.坐在太子妃下首,一身银白勾勒牡丹花纹的衣衫,外披一层半透明的的浅樱红绉纱,头上带着一只黎金掐丝点翠凤步摇.满饰镂空金银花.长长的珠络垂在面颊两侧,手中泥金芍药五彩纨扇轻轻扇着,脸庞并不因怀有身孕而变得臃肿,神色间倒添了一种妩媚,格外醒目。其他女眷们也都坐在一旁,喝茶说话。
    林元馨带着欧阳暖上去行礼,太子妃和颜悦色道:“不必多礼了,快坐下吧。”
    欧阳暖抬起头,却看到大公主向自己眨了眨眼睛,她微微一愣.已经被林元馨拉到一旁坐下。
    她们坐下之时,一个年轻女子向她们打了个招呼。她身穿一色缕金百蝶桃红衣裙,鬓上一枝金雀儿宝石押发.缀细细一绺流苏,虽并不特别美丽.眉眼却很温和,令人观之可亲。林元馨一见到她.笑容立刻深了些:“大嫂。
    这名女子正是镇国侯林之染的妻子 郑荣华。
    郑荣华点点头,笑道:“林妃安好.婆婆今日本想过来,昭儿缠着她闹腾,她便没能成行,让我来与太子妃和您告罪一声。”
    林华昭是林之染的长子,今年还未满一岁.生得粉雕玉琢很是可爱.林元馨笑了:“娘每次来都张。闭。的昭儿,听说这孩子甚是活泼.大嫂改日将他也带过来给我看看。”
    提起儿子,郑荣华满脸都是欢欣.又说了几句,突然低声对欧阳暖道:“对了,你表哥托我给你带了一块暖玉.到了冬天配着十分温暖的.待会儿拿给你。”
    郑荣华是爽朗的性子,顾盼间也得体大方.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她明知道丈夫对这位小表妹有一份特别的感情,却从来也不曾杜怀,她觉得,即便他心中再喜欢.欧阳暖也绝不会嫁给他.既然如此.何必在意呢?况且.谁在年轻的时候都会有那一分隐秘的情怀,既然都过去了.她又何必追根究底引得丈夫不开心口再者.嫁入镇国侯府,夫妻之间虽不说甜蜜,却也是相敬如宾、互相敬重.这样,便已足够。所以她说这句话,完全是出自真心,并没有一丝不悦或者试探之意。
    欧阳暖看得出这份真心,所以她一愣.随即微笑道:“多谢表嫂费心了    就在这时候,那边的周芷君抚住腹,哎呀一声。
    太子妃关切地问:“怎么了?”
    周芷君微微笑了,似乎很不好意思.含羞道:“没事,只是腹中的孩子顽皮。”
    旁边的周大夫人立刻笑了出来:“这一回肯定是个男孩儿!“就连一向稳重的周老太君也掩不住眉眼之间的喜悦之色.道:“是啊,看这模样.的确是个男孩啊!”
    太子妃虽然并不很喜欢周芷君,对她肚子里的孩子却还是很期待,看到这情形,不由微笑道:“希望承你们二位的吉言了。”
    郑荣华不自觉地望向林元馨.却见到她微侧过脸去和欧阳暖说话,似乎半点也没看见那情形”s中才微微松了口气。
    大公主微笑的眼睛.淡淡扫过欧阳暖。
    欧阳暖此刻捧着茶盏,浓密的睫静静下垂,端凝的仿佛冰雪刻成的,带着一丝持别的美态。她察觉到大公主的目光,略抬起眼睛,对方已经移开了看向她的眼神,反倒叫她心中奇怪起来。
    窗外的阳光已经开始热烈起来,湖中远远近近遍种数万株荷花.湖水波光粼粼,荷花含露凝芳,一派美不胜收的景象。就在这时候,大公主站了起来.状若随意地道:“船舱内闷热.我出去走走。”
    立刻有几位小姐说要陪同,大公主眼波一横:“不必了,欧阳小姐跟我去就好了。”
    大公主喜欢欧阳暖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她也从不在任何场合掩饰这样的宠爱.因为她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的确.她这样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在意。众人或嫉妒或羡慕的眼神落在欧阳暖的身上,她含笑站起来.陪着大公主出去了。
    舱内一时陷入诡异的安静,直到太子妃笑着向周太君问起别的,众位女眷才重新开始喝茶聊天,仿佛刚才那一幕没有发生过。
    大公主带着欧阳暖出了船舱.站在甲板上看外面的景致,此时湖中的荷花弥漫着一种开到极盛的香气,湖边的殿阁楼台掩映于风雾中.湖水绮艳如同流光。大公主看着眼前的情景.很久都不出声,直到欧阳暖心中起了疑惑.她才慢慢道:“我的成君.她的眼睛和你真像,一样的黑白分明、机灵可爱。”
    欧阳暖一愣.大公主却已经接下去说道:“只是.你要真是我的女儿.便不会养成这个样子了。”
    陶姑姑垂首立在一旁,面上平静无波,心里却叹了一口气。若是欧阳暖是大公主的女儿,何至于活的如此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公主怎么会让她受一点的委屈?
    欧阳暖心中惶惑,索性干脆不吭声。只没想到,大公主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她微微一愣.那只手突然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公主......殿下。”
    “武国公府的事情,你连提也不曾向我提起过,是因为事情特殊不想张扬.还是其他什么缘由?”
    欧阳暖不自然地看了陶姑姑一眼,见她站在那儿并不做声,索性直接说道:“回禀殿下,小女博得您的青睐已是命中的幸运,不想因为这些牵扯让殿下以为小女接近您只是为了利益,更不想给您招惹麻烦。”
    “是不想给我惹麻烦吗?”大公主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突然轻轻的笑了起来”,刚刚还说你像成君,现在看来,最像我。我不爱攀附别人,更不愿意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能够凭自己的本事过得更好.这才是正理。暖儿.我喜欢你这个性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公主的目光中充满了慈爱,欧阳暖想到对方唯一的女儿那样天折了,心中不知不觉生出了更多的同情,对她也是发自真心的亲近。
    大公主似乎想起了什么.拍了拍她的手.随即松开.径直向前走了几步.看着远处,再远,便是望不透的高远的天,她的声音遥遥的传来:“暖儿.陛下为允郡王赐婚了.你可知道?”
    皇帝为周王府的允郡王和宣城公朱家的三小姐朱凝碧赐婚,这件事欧阳暖是有所耳闻的,所以她轻轻点了点头,眼前却不由自主浮现那个眼睛亮亮的少年来。
    肖清寒曾经追在她身后追了足足两年.如今怕是要被朱凝碧那个娇蛮的
小凄子缠住了,想起这件事,欧阳暖的唇边露出微笑。
    “可是清寒这个孩子却很不知道好歹,不但抗旨拒婚,还闹到朱家去要退婚,朱凝碧不堪受辱,闹出要上吊自杀的事情来.....这些事情,你不知道吧?”
    欧阳暖一愣.随即愕然。Www.uXier.coM
    “后来这小子是被他父王绑着进新房的,据说直到今天都和朱凝碧分房而睡,感情很不好......你可知道,他是为了谁?”
    欧阳暖听了这些话,真真是说不出话来了。那个眼睛亮亮的少年,满。说着喜欢,她一直以为对方不过是年少无知闹着玩,却没想到他竟然这样认真.认真到连皇帝的旨意都敢违抗。
    说到底.是她轻看了他的心意......欧阳暖心中一震.脸上却不能表露出分毫,只是淡淡一笑.仿佛毫无察觉:“不管允郡王是为了谁.将来他总会明白的。”
    明白他与她的不可能,明白天意不可违。
    大公主笑了:“我知道,你是瞧不上那个孩子的,可他倒是一片真心口    欧阳暖一时有些怔忸,她虽然低估了肖清寒的心意.却从没有半点瞧不上他的意思。她一直在为自己的人生谋划,可是肖清寒却从来都不是她选择的人。因为她清楚明白,他的人生,和她完全不同。她的命运,便是要复仇.然后护着弟弟好好地活下去,而他.他的人生太过明朗.仿佛锦绣长卷.才刚刚展露一角,有太多的未知和可能,她不可以这样打断。
    最重要的是,每次看到肖清寒.她都会不由自主想到爵儿,一个像是弟弟一样明朗的少年,他的爱慕,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意外.太危险,她宁可敬而远之。
    欧阳暖淡淡的道:“小女自知身份.绝不会作非分之想,更谈不上看轻允郡王。”
    荷花的清甜香馥如雨渐落.无声无息,袅袅娆绕萦绕于鬓角鼻尖,令人迷醉。
    大公主望向遮天蔽日的荷叶,目光微微动容,却突然变了话题:“暖儿.这烟而山庄.是燕王所建,却送给了太子.你可知道为什么吗?”
    欧阳暖心中微微一动,面上却是一片茫然.只能轻轻摇了摇头。
    大公主叹了口气,精致的面孔不知何时笼上了一层乌云:“因为当年他们喜欢上同一个女子.陛下得知后十分震怒.这名女子为了避免兄弟相争的局面出现,趁着燕王出征,太子治水.两人都不在京都的时候快速嫁给了别人。燕王回来后,便将这所精心建造的山庄送给了太子,这山庄.想来是他送给心爱之人的礼物。不过,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十分隐秘,连我从前都不知道.....现在想来,这女子很聪明,若是她再那般下去,只怕会被陛下处死,甚至会连累整个家族。”大公主说到这里,突然看了欧阳暖一眼,笑道.”暖儿生的这样美貌,将来只怕也要引来无尽的争夺,不如你直接告诉我,喜欢什么人.我做主将你嫁给他,这样可以逍免别人争抢..”.”
    欧阳暖惊愕地看着大公主,只觉得她今日说的话无一不奇怪,怎么好端端的,她竟然提到了自己的婚事......这究意.....
    大公主看她吃惊的表情,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温暖,似是安抚:“美貌和才情带来的不只是别人的爱慕.更可能带来无尽的祸患.暖儿,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
    欧阳暖微微一颤.微笑低首道:“是。”
    她的心中,此刻已经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大公主今天所说的一切,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在提醒她不要过分像蓉郡主那样表现自己,还是要......    大公主看她神色.眼睛里有一种淡淡的怜惜.口中笑道:“不论如何,我总会护着你的。现在,我要去后面的客房休息,你和我一起去吗?”
    船的第二层是为贵客休憩准备的精致舱房.欧阳暖摇了摇头.”小女就不打扰殿下休息了。”
    大公主笑着点头,正当盛年的她眼角皱纹如鱼尾密密扫开口许是欧阳暖的错觉吧.她竟觉得那笑容里竟有一丝莫名的哀伤与倦怠,让人不忍直视。
    大公主在陶姑姑的陪伴下离去了,欧阳暖不想回那个满是莺声燕语的船舱.索性在甲扳上信步的走,无意识之中竟然走到了船尾。
    眼前的一片美景几乎令人惊异,湖中团团荷叶株株皆硕大如满月,映得整片湖水都成一片浓绿。蓦然.一只小丹破水而出,划出湖水的瞬间带起阵阵涟漪,小丹上站着一个男子,欧阳暖一愣,那人已经飞快地跳上船来,笑盈盈地望着她。
    欧阳暖盯着眼前的人,一时不知道是怒还是惊。
    “怎么.看见我不高兴?”肖天晔眼眸中似有流星划过.唇角含笑.从怀中取出一支荷花丢给她,欧阳暖仓促之间接住.却被水花溅了一脸.霎时之间,芳香盈盈于怀。
    她看着他.却还是不说话.只静静的,用一种陌生的眼神望着他。
    “为什么不说话?”肖天晔略一怔忡,春水般的眼中满是锁不住的情绪:“你都知道了?”
    欧阳暖点头:“世子做的那样高调,我不想知道也难。”    肖天烨挑眉:“你在生气?”
    欧阳暖摇摇头.轻声道:“世子这样做.也是为了我.我没有资格生气    肖天桦冷笑一声:“可你就是生气了。为什么?因为我杀了人?你可知道.若是让那两个人活着.永远都会留下祸患.这世上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他说话的语气,那样的理所当然,一丝一毫的愧疚也没有。的确如此,不管是他,还是其他皇孙公子,他们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此.斩苹不除根,永远都是个后患。欧阳暖点头渭叹.“是,只有死人不会泄露秘密.可我并没有求世子帮忙.你为何要管这样的事!”
    他盯着她.眸光似流光清浅掠过她脸庞.“因为我要是丢下你不管,你必然会心慈手软留下这个祸根。”
    欧阳暖沉默以对,片刻复又如常微笑:“那就多谢世子了。”
    肖天桦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他仿佛是在说着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留着他们,徒惹是非无穷。我不能冒这样的险,更不能失去你。”
    欧阳暖听见他说话,心中微微动容.面上却只能淡淡道:“世子言重了。”他这样为她,她又能如何回报他呢?叹息低微得只有自己能听见.她勉声道:“不管如何,我还是要多谢你。”
    肖天晔心道我为你做的又何止这一件,他为了堵住知情者的。,不知坏了多少人的性命,才算真正解决了这件事毗但他深知.欧阳暖不会高兴听到这些。他垂下眼眸.衣裳下摆边缘被湖水濡湿,有近乎透明的质感,声音渐次低了下去.也似被湖水濡湿了一般.“做这些都是我愿意的.何用你谢我。”
    纵然不赞同他的做法,欧阳暖内心也有莫名的感动.刚想要说什么.在这时候,她却看着那道颀长的影子慢慢移近.几乎遮蔽了她眼前所有的光.无法动弹丝毫。
    他的呼吸近在咫尺,隐约的荷花香气缭绕间,却是难以想象的高温。    而她却在发抖.细微的止不住的颤抖。
    他愣住,声音里含了一层霜雪,似惊讶似怒意:“你怕我?”
    欧阳暖还未回答.却忽然听见有人的声响。一时慌乱,连忙要椎他快点离开,却因为心急没有察觉到,忽地脚下软绵绵一滑.整个人身体前倾.不小心触到一个温热的所在,一下子跌进了他怀中,她大惊之下几乎叫不出声来.一颗心要跳出喉咙,连忙倒退一步.他却愕然,反应过来之后.一双眼睛亮的像是星辰一样.微微含笑:“原来不是怕我,是投怀送抱来了。”    欧阳暖登时就面红耳赤,几乎要被他这样无赖的表情气死,可这时候那边已经传来声音:“暖儿,暖儿你在吗?”
    是林元馨的声音!一股心焦狂窜于胸腔之内.欧阳暖闭目低呼,暗暗叫苦——万一被人发现肖天烨.自己可就要被人认为与他私会了,到时候要如何面对表姐她们”....
    在片刻之间,肖天晔已经飞快地跳下了船,一眨眼的功夫,他人就不见了.欧阳暖微微一愣.林元馨也在这时候转过船舱,惊喜地发现了她:“你在这里啊!快回去吧!陛下派使者来宣旨呢!”
    欧阳暖整个人几乎被她拉着走,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却根本找不着秦王世子的踪影了.究竟他是藏身于船身之外,还是隐匿在重重荷叶之中.她也无法分瓣得出..….
    “这荷花…“林元馨奇怪地问道。
    欧阳暖悄悄将荷花别在身后.笑道:“刚才见到一个丫头摘的.我便拿来了。”
    林元馨点点头,并没有过分疑心,拉着欧阳暖进了船舱。
    船舱内,来的是司礼监太监周康.但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身边还站着一身华服,面如冠玉的明郡王.他看着欧阳暖,目光含笑。
    这不大的船舱.因为明郡王的出现,陡然明亮了起来。
    同康捧着诰旨满脸肃穆。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大公主也已经赶到了,此刻就看着欧阳暖微笑,那笑容似乎别有深意。   
    周康当然是给太子妃送来了陛下的赏赐,只是他还带了一道皇帝的旨意。
    所有人拜伏之后.便只听上首传来了周康抑扬顿挫的声音。
    “大公主义女欧阳暖.毓灵河汉,禀训天人,惠问清淑,兰仪婉顺,延赏推恩,宜加荣於汤沐.封永安郡主。”
    这旨意念完.地上跪着的众人全都愣住了.就连欧阳暖亦然,皇帝的赐封.竟然以这样戏剧化的方式,在这样的时刻到来。
    大历朝的规矩.便是公主的亲生女儿也是没有封号的,除非皇帝赐予.”…永安郡主。陛下册封,这是何等的荣耀。这绝不是大公主所说的收一个干女儿那么容易的事情.此事经过皇帝的赐封.就相当于是正式的过继,从今往后,即便是李氏或者欧阳治.都没有资格再过问她的婚事。
叩头谢恩后,欧阳暖望向大公主.却见她微微笑着看向她,并没有一句的解释。在这么一大群瞪目结舌的人当中,结果还是林元馨反应更快些.她兴奋地拉住欧阳暖的手,低声道:“暖儿,这一回你就变成金枝玉叶了”..”   
——————题外话——————
    孩纸们,不要为了男主而争论,要河蟹......
上一章节:100 最难应承美人恩
下一章节:102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