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突如其来的圣旨.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原本一直安静地坐着饮茶的钱香玉在看到明郡王的时候,脸色就变了.她瞥了欧阳暖一眼.背时着光亮.五官隐藏着一丝说不出的阴沉。
    所有人都笑着向大公主和欧阳暖祝贺,表情十分的真诚.只是眼中的情绪却是各异。欧阳暖说到底不过是个吏部侍郎的女儿.转眼之间却成了大公主的掌上明珠,圣上还特地赐给她一个永安郡主的封号,身份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
    “陛下册封的郡主,欧阳小姐,这可真是少见的好运气呵。”钱香玉冷眼瞧着欧阳暖.持地凑到她面前.仿佛是在与她说悄悄话的模样:“哦,对了.欧阳小姐,不知你攀上了高枝后——”她诡谪地眨眨眼,言语间多多少少带着点风凉的意味.令人无法忽视:“是不是想要接着嫁入皇室?”
    风光之后,被人妒忌是无法回避的,欧阳暖深吸一口气,笑盈盈地看着眼前这位中极殿大学士府上的千金:“钱小姐.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只怕这样想的人,是你才对。”
    “你?!“钱香玉似是不信她居然敢瓣驳.动了动嘴,似乎还想继续说下去,不料.这时候有一人进了船舱.笑容满面地朗声道:“皇姐,知道你多了一个女儿.我特来祝贺。”
    众人纷纷神色恭肃地上前拜倒,齐声道:“见过太子殿下。”
    欧阳暖也随之拜倒,但却悄悄抬眼望去,只见这位当年曾被喻为芝兰玉、村的美男子如今已经上了年纪,但面庞和五官依然保留着青年时的英俊,体型也还保持得很好.胖瘦适中.矫健有力。此时他身着一套半旧的常服,除了腰间一条玉带外别无华贵的饰物,却透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雍容。
    “起来吧,”太子抬了抬手.目光落在肖重华身上.笑道.“你父王惯会偷懒,我这么邀请他都不来!改天我专程去请伽 六
    “父王说了一准来的,可是大清早就被陛下召进宫去了。”肖重华笑着解释道。
    太子点点头,眼睛看向船舱里的女孩子们,这时听他说:“哪个是皇姐认下的女儿?”棒元馨将欧阳暖椎出来,欧阳暖微微一愣.随即面带笑容,盈盈向太子见礼.她的袖摆点点流泻.映着洁白如玉的皮肤,相得益彰,更添三分清丽。
    太子看到那张如瓷般细腻白洁的面孔,尖尖的下巴、大大的杏眼、弯弯的黛眉,简直如记忆里的一模一样….”他微微一愣,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谁家的女儿?”
    欧阳暖静静地回答:“家父是吏部侍郎欧阳治。”单从太子这句话.就知道皇帝这道圣旨连他都不知道,若是一早知道.早已派人去将她欧阳家上上下下查个一清二楚,怎么可能当面来问。太子的面色一变,却很快平静下来:“原来是他。”他转过眼睛看向大公主,对方却满脸的微笑.看不出一丝异样,他的心情一下子就复杂了起来。
    他问欧阳暖:“以前怎么没见过你?”欧阳暖心说.太子府那么大,纵然自己经常来,也是女眷,哪里能随随便便就看见太子呢?只是这话却不能用来回太子,她微笑道:“殿下事务繁忙,所以才没见过。”肖重华笑了,欧阳暖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在观察。她每次说奉承话的时候眼睛都要眨一眨,可见并非出自真心口太子的确没有见过欧阳暖.若是见过,肯定不会记不住。好在她没有说您事务繁忙,许是见过了没记住.那样就真的是假话了。    皇帝册封欧阳暖为郡主的事情,肖重华的确是在后面猛推了一把。他原先也考虑过解决掉欧阳治的那个把柄.可是真的要下手,那就太血腥、太不好掩饰了,和平地解决不是更好?只要欧阳暖变成了大公主的女儿.便是吏部侍郎倒台.她也还有一个公主作母亲.到时候想要护着欧阳爵也不是什么难事。
    肖重华坐在旁边慢悠悠地喝茶.不再把视线放到欧阳暖身上.只是依旧注意着那边的动静。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坐下来,太子妃让出了正位给太子.欧阳暖站在一旁陪着他们说话,其他人面带笑容心怀鬼胎地听着。
    说到底.皇室才是主子,其他人出身再高贵都只是仆从.大家看着欧阳暖从她们中的一员变成了皇室成员.心中的羡慕嫉妒恨肯定是少不了的,只是谁敢在脸上表现出来呢,又不是不要命了。
    太子认真听欧阳暖说话.问了不少问题。这些问题.有些是当年他曾经问过林婉清的,不自觉就带出来问欧阳暖了。欧阳暖——回答了,太子一听.便有些吃惊。他原来以为,这丫头是婉清的女儿,容貌这么相似,性子也该是一样的.没想到这丫头却和清高的婉清不一样。想当年他不过多问了几句.婉清就冷了脸不理睬了,如今这丫头说话颇有见地不说,性子更是十分温和.简直和林婉清相差了十万八干里。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林婉清是老侯爷夫妇的掌上明珠.在蜜罐子里头泡大的,生得美貌又有才情,自然不用处处小心翼翼.欧阳暖却生活在群狼环饲的环境.若是一个不小心,被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刺了,哪里还有命来清高?皇长孙并不知道当年的事情,他只是盯着欧阳暖,心道这个丫头真是表里不一得很,拒绝他的时候一脸义正言辞.转眼又言笑晏晏,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看样子她是当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里了。
    看到这一幕,肖重华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挑挑眉。这丫头倒是站得住.当皇长孙是空气。接着,他笑得更愉快.那丫头头上开始冒汗了.这里太多人盯着她看了,看得她实在站不住了吧.这是自然的.这些人的目光中含意太复杂,她是顶不住的。
    太子妃显然也发现了太子对欧阳暖的异常温和,不过她没往深处想,因为欧阳暖的确很招人喜欢.便开口替她解了围:“殿下.您别吓坏了人家姑娘.赶紧放人吧.没看到皇姐在瞪您吗?”
    大公主微笑道:“以后都是一家人,何必这样着急,以后多得是机会说话。”
    众人闻言又是一愣,暗道的确如此啊,只要皇家真正承认了这个郡主,欧阳暖就再也不是普通的官家千金了。一个美貌多才的名门干金.和一个皇室看重的郡主,那是完全不同的意义.一时之间.众人看向欧阳暖的目光.立刻多了几分考量和评估。
    钱香玉满是嫉妒地看着欧阳暖被众人簇拥着,低声道:“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是个义女!”徐明熙靠的很近.听见了这话.不免摇着扇子悄悄笑道:“义女也分很多种.像是这样经过陛下册封的,就等同于皇室的郡主,跟蓉郡主也是不相上下的。不,或许还更好些。”
    太子看到后头不少人目光诡异.不由微微一笑:“今天这宴会真热闹,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满京都的漂亮小姐都被请来了吧。”这话说的,仿佛现在才发现一堆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似的。
    太子妃笑了:“是啊,各家的小姐们都在.赏心悦目得很,我看着她们就高兴”心里也舒坦着呢。”太子知道在众人面前过分关注欧阳暖其实不是一件好事;尤其她现在还在风尖浪。上.所以他挥挥手,放了欧阳暖,开始逐一问其他的小姑娘两句话,在问到徐明熙的时候,他多问了好几句,语气也更加温和。”你是南安公家的?你祖父近来身休如何?”
    徐明熙笑道:“多谢殿下关心,祖父身子还算硬朗。”“你的哥哥们都不错,你伯父到了明州任上罢?有没有书信回来?”
    徐明熙——笑着回答了,一众小姐之中,太子都是一碗水端平.唯独对她多问了几句,这也足够引起别人的关注了。
    周芷君看着徐明熙掩饰不住的笑容.心中冷笑,徐家是徐贵妃的娘家.和太子一派那是十分不睦的,这样的关注,倒像是太子故意为之。
    就在这时候,丫鬟来回禀说船已经到岸了.请诸位移步上岸。众人纷纷起身.簇拥着太子他们离去。
    林元馨趁着别人不注意,悄悄对欧阳暖道:“暖儿.这回你可扬眉吐气了。”
    欧阳暖笑道:“表姐,哪儿有那么容易的事,我只是大公主的义女而已。
    林元馨嗔道:“你这丫头,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成了公主的义女.你将来的前程可就不同了.寻常人家那是想也不要想的。”
    欧阳暖叹了口气.道:“这个道理我何尝不明白,不过有利有弊罢了。    林元馨一愣.旋即道:“说的也是.将来你的婚事多是要陛下指婚了。可这样也是有好处的.现在你是大公主的女儿.这份荣耀走到哪里都不怕,管是什么夫家也轻易动不得你。要是欧阳家自己说亲,就没这样的风光体面    欧阳暖细细思量着这句话,心中轻轻松了一口气,这一回.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在说什么悄悄话呢?”一道男子的声音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欧阳暖见是肖衍,便垂下眼睛,不再说话。林元馨笑道:“殿下不在前头陪着太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皇长孙看了一眼前面被众人包围的太子.苦笑道:“我倒是想去,可人家把我挤出来了。”
    林元馨眉眼带笑,温柔可人:“那您也该去搀扶着周姐姐。”
    皇长孙笑道:“她身边有的是人伺候,我来陪着你们吧。”说着,他对欧阳暖道:“林妃房里的那幅观音图.是你作的吧?”
    欧阳暖淡淡笑道:“不过是我一时兴起的涂鸦之作.上不得大雅之堂,请殿下莫要怪罪。”那幅含毒的观音图换下后.她特地重新绘了一幅送过来    “难怪和原先的画法不一样。”肖衍微微一笑,脸上的神情很温和,“听闻你最擅长山水,我书房里也缺一幅画,不知道你可有时间来画一幅?”    欧阳暖一愣,低声道:“殿下.我的画作实在上不得台面,听闻正妃最擅长的就是书画,不如....”
    肖衍不以为然.只含笑道:“她的画多崇尚鲜艳辉煌的色彩.书房是清静的地方.牲她的画并不合适。”
    欧阳暖淡淡道:“小女是外臣之女,若是赠画给您.恐引人流言蜚语。    肖衍一怔.随即微笑注视她,“这叫什么话,你如今是姑母的女儿,就是我的表妹,便是送我一幅画,谁又能说什么闲话?你百般椎脱.是根本不想送吗?”
    林元馨唯恐肖衍迁怒欧阳暖.忙道:“她哪里是不愿意.只是怕殿下嫌弃。”她推一推欧阳暖,“殿下肯青眼看待,你下次画一幅送来就是了,稍后我再于上题一首诗,这样谁也说不了什么话的。”
    欧阳暖微微欠身.不卑不亢道:“小女已经是好久不作画了,恐污了殿下的眼睛。”
    肖衍的脸色慢慢沉下来。
    林元馨刚要打岔,那边太子妃却派人来传她,她心中担忧.只是不能在脸上表现出来,只能给了欧阳暖一个让她仔细些的眼神.快步去了。
    不知不觉中,欧阳暖和肖衍已经落在了人群的最后。欧阳暖眉头一皱,不由自主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欧阳暖,你在躲着我。”肖衍看似是有些漫不经心.眼睫之下,深邃的眸中却似有一簇极明亮的火光,无名的暗流静静刊过心底.荡起阵阵涟漪:“看来.你是想要另攀高枝。”
    欧阳暖的心跳一下就乱了现律。
    “殿下,不知您此言何意?”欧阳暖明明心中惊讶.却不得不压低了声音.敛了眉眼,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宛若听不懂一样。
    “我说过,我喜欢你.想娶你,可是你上一次却明确的拒绝了我。当时你曾经说过,是不想要让你表姐伤心.现在看来.只怕是别有缘故。”    肖衍这话说的很严重.欧阳暖的面容笼罩上一层寒霜.并不作声。    肖衍冷冷一笑,刚才和煦的笑容全都不见了:“这次的册封.明郡王出
了很大的力.你说说,他为什么要帮你呢?”
    “殿下.明郡王帮的人不是我,只是长公主而已.这完全是您的误会。   “哦?是我的误会?”肖衍笑容冷淡,“重华从不多管闲事的。”
    “我与明郡王萍水相逢.他根本没有必要为我至此.的确是皇长孙殿下误会了。”话语到了最后.欧阳暖一字一字咬得极重。
    “回答我,你究竟想要什么样的良人?”肖衍显然并不相信.却也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反而轻轻地问着,像是情人间的昵语,有说不出的暧昧。这时候,他们已经下了船,距离前面的人群越来越近。风拂起欧阳暖的发丝,肖衍清冷的眼忽然就带了几分极多情.却又极无情的颜色,摄人心魄:,.你如今是姑母的女儿.我这位表兄当然要关心一下你的终身大事,你不妨照实回答。”
    欧阳暖垂下眼睛.慢慢道:“若是可以.我希望能嫁给一个合适的人。    “合适的人?..肖衍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难以琢磨的复杂神色.垂眼掩住眼底的漩涡.眉头轻皱,复又展开口
    “对。,.欧阳暖微微一笑:“嫁给一个适意的人.受到亲友的祝福,过安稳的日子.这不是所有女子心中所求的吗?”上一辈子.她以为嫁给苏玉,楼便能有安稳幸福的生活.最终不过是笑话一场,这一辈子,她当然要精挑细选,找一门真正对彼此有利的婚姻。
    “所谓合适.才是天底下最难的。”肖衍清隽的眉眼突然就黯了下来.神色中有着疑虑,他退后一步.不过瞬间,面色便恢复了平静:“我会为你好好留意的。”语毕.他径自走了。
    就在这时候,欧阳暖突然发现,肖重华不知何时,竟然站在离他们不过数步之遥的地方,那极俊美的脸上.面色一片沉静。在阳光下,他整个人看起来有股沉稳安定的气质,犹如是一块泛着温润光泽的上好古玉.迷人却也不炫目,含蓄却不容忽视,无声地散发着独特的光彩。
    看他那表情,应该是听到了她与皇长孙方才的误话。
    欧阳暖满脸错愕.肖重华很是淡然地看了她一眼.像是别有深意,尔后,便笑着等她走过去。
    欧阳暖心中暗暗叫苦,今天若非太子来了,被人团团包围的就会是皇长孙和肖重华.他们俩也就不会一个接一个来找自己麻烦。
    “多谢郡王的相助。”欧阳暖不能躲避.只能径直走到他近处.含笑道
    肖重华面目平静,一派淡定从容的样子,黑黝的眸子平眺别处:“不必多礼。你应该感激的人是姑母。她一听说你有为难,立刻就赶进宫里去.很多事情,我不方便开口.她全都替你解决了.包括武国公府的婚事.也包括今天陛下的册封。”
    欧阳暖当然明白大公主的好意,但肖重华同样伸出了援手,便简短地道:“不管如何,两位的恩情,欧阳暖铭记在心口”
    “姑母说过,你什么都想靠自己。”肖重华信步往前走去,却意味深长地回头看了她一眼,眉头稍稍一蹙,接着又不动声色地舒展开,只管继续往前走:“不过,靠自己不是逞强就行的。”
    欧阳暖闻言.暗暗叹了一口气.她不是不想依靠别人,只是到了关键的时候.她最相信的人只有自己。
    “这次的劫.的确已经解了,但不是我一个人解的。”肖重华瞥了她一眼,黑眸闪过幽暗的光芒,深沉得教人猜不出情绪”,或者说,表面是我解的.但实际上.另一个人功不可没。”
    欧阳暖闻言,心里一跳,手心里全是汗,微微瑟缩了一下:“郡王在说什么,我却有点糊涂了。”
    “你如今已经是郡主,欧阳侍郎的把柄若是被人揭出来,虽不会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却多少要引来些非议。”看着欧阳暖的表情.肖重华淡淡一笑:“某人花了不知多少力气,才将侍郎种下的毒刺拔出,我做的,也不过就是将最后的余毒清除罢了。”
    欧阳暖听得懂这个”某人”指的是肖天烨,可肖重华也仅仅是淡淡一笑.丝毫不打算追究。她有些发怔.一时之间还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提起这件事。依照他的性格.便是知道了什么,也该是故作不知的。wWw.uXier.com
    “你如今是姑母的女儿,众人皆知大公主与太子来往密切.如此一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会盯着你,不论那人是否真心.你还是有所保留较为稳妥。”肖重华幽幽叹口气.那看似平静清逸的黑眸底,蕴藏着内敛的风采:“而且.以后若是有什么麻烦.尽可以去找姑母说.她现在是你的母亲.再也不是外人了。..
    欧阳暖怔怔地点点头,看着他那深沉的眉眼.突然一下就明白了他所有的意图。
    他明知道肖天烨做的事,猜到自己必然和对方有所来往,却并不点破.一方面是在给自己留下一点余地.另一方面也是在间接提醒自己.不要与秦王世子过从甚密,免得招惹麻烦.还告诉她以后如果有麻烦完全不必通过肖天烨,仅仅是大公主就可以解决。他仿佛知道她的每一个想法.让她在他的面前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肖重华.他把人性的弱点拿捏得如此到位,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男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和肖天晔有某种共同点。比如,他们都是她无法掌控的人..”.这就是她从未将他们两人列为考虑人选的重要原因,这一世,她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掌控在手心里的男人。
    很显然,这两个人,都不是最佳选择。
    肖天晔要的是她的心,为此不惜弹精竭虑费尽心思。而肖重华.她却完全不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比肖天烨更可怕。欧阳暖想到这里.微微垂下眼睛.流苏耳环长长坠下成柔美的姿态.声音蒙上一层轻雾:“我明白。”
    肖重华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必多心。京都这许多千金小姐,要说心思玲珑,没人能胜过你。只是木秀于林风必椎之.不论什么事,都要小心谨慎.尤其是你这段日子的风光太盛,容易招忌。”
    欧阳暖心中一震,低首细细品味他这句话,心头的疏远渐渐淡去,反倒生出一丝因温情而生的涟漪.轻轻道:,.多谢郡王提醒。”
    苑中的碧玉亭里.肖天烨和肖凌风在亭子里坐着饮酒。
    “好了,别喝了。”肖凌风按住肖天桦拿酒的手,”宴上还有那么多人.你想要让别人看你的笑话?”
    肖天桦仍是把酒取到了面前,自斟自饮。
 好不容易见到她,她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他知道,她是在怪他冷酷无情,甚至于在他碰到她的时候,他竟然发现她的身体微微颤拌.这让他领悟了一个现实,她怕他?!他第一次费尽心机的追求一个女子,本以为在她的心中,他多多少少会有一点的位置。没想到他与她之间.就这样被她一个动作打回了原形,做得那样决绝.不留一点余地。尽管不能置信.但这却是真的,虽然他后来用笑容掩饰了真心.却怎么也骗不过自己.那一刻心中受伤的感觉。
  她竟然怕他!哪怕没有一句责怪.没有半个怒容,单只是她怕他这个事实.已经让他急怒交加。
    肖天桦以手抚按胸。,内里隐隐作痛,他想告诉她,他只是为了让她安全而已。
    即便再来一次,他也非要除掉那些人不可。    肖天桦仰首倾尽杯中物。
    肖凌风盯着他,目光里满是不解:“我搞不懂,你不过是不服这口气罢了.难不成真的看上她了?这种女子除了那张脸.到底有哪里好啊!京城里多的是才貌双全的大家闰秀.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非要选这么一个人?”
    肖天晔放下杯子,良久,神情似乎有些苦恼,“我也不明白,怎么就喜欢上她了。”他也问过自己为什么,始终找不出原因,也想不到答案,始终想不明白,只能用鬼迷心窍来解释。
    “走夜路多了也会撞到鬼。”肖凌风笑,“还是个难缠的女鬼。”    肖天桦点头,“我也是这样想。”
    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若是知道有今天,当初在猎场的时候,他一定毫不犹豫杀了她,绝除这个后患,也免得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喝完了酒,他趴在石桌上笑.眼底莹泽着一丝悲伤.“我心里有点害怕    肖天烨外表十分风雅,看起来颇有些任性.行事手段却极为厉害,每走一步都是步步为营,更兼性情乖张让人摸不清深浅,就连秦王都有些忌惮他,往日里还从未见他如此失落过.肖凌风一愣.有点说不出话来。
    “我怕自己再怎么努力,她都不会属于我。”肖天烨这样说.表情落寞
    肖凌风觉得心惊.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从前他杀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他却为了欧阳暖些微的抗拒而在这里失落...“.他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没有感情的秦王世子.他的一颗心已经完全失去,再也不属于他自己。
    “秦王叔已经开始有所动静,他迟早会逼你成家立室。”肖凌风慢慢道.“你想清楚,欧阳暖的立场,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肖天桦丢了酒壶.突然站了起来.望着他冷笑:“我偏不信.这世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我情愿.她点头.又有什么不可以?”
    太子妃的寿宴有惊无险的过去了.欧阳暖回到府上,将消息告诉了李氏。
    “你说什么?”李氏一下子愣在了那儿.隔了许久方才艰难地道,“你说陛下册封你为永安郡主?”
    欧阳暖点了点头,心中对于李氏的反应着实有些没把握,一旁李姨娘的表情已经全变了.震惊、错愕,难以形容。
    欧阳可虽然在极力压制,却已经控制不住,整张脸嫉妒的扭曲了起来。    李氏的笑容一下子变得很深:“老天保佑.这真是天大的好事.从今往后有了郡主的名头.还怕将来没有好出路?暖儿啊,你这孩子果然是有福分的.不但能为家里排忧解难.将来还能提携你爹和你弟弟,太好了!当真是太好了!”
    李氏的喜形于色让欧阳暖一愣,随即便明白过来。祖母只怕是将这个郡主的头衔,当成将来可以更进一步的阶梯了.只怕太过高兴,一时忘了自己的婚事再也不可能由着他们摆布。
 她并不点破.一如往常地陪着李氏说了几句话,便回到了听暖阁.一天下来应付各色人等,她已经很累很累了。
    欧阳爵却在听暖阁等着她,并且告诉了她一个意料之外却又在她预想之中的消息。
    苏玉楼出事了。
    会试过后.苏玉楼在京都大放光彩.一时之间成为豪门世家府上的常客.人人都道他有状元之相。在殿试之上.皇帝亲自测试诸位学子的才华,果真对苏玉楼大加赞赏,并钦点他为殿试头名。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谁知这时候御史张九延却上奏,重重参了会试主考张四维一本.说他收受贿赂,贪赃舞弊。
    一时满殿皆惊。
    大历朝,每届三年一次的会试采取弥录滕封制,对所有考卷进行弥封,统一交给誊录官,再分给誊录生将试卷如实誊写一遍。誊写完毕.再由对读官交各位对读生负责校对誊录是否正确无误.最后转交阅卷官.才开始阅卷、评卷、弃取等其他环节。按照道理说是很难再出现作弊的情况,却有一名江南士子名唤罗同的.重金收买了主考张四维,与其约定,考试时的第一篇文章最后用“夫”字结尾:第二篇用“矣”字结尾;第三篇用“罢”字结尾;诗则用“莫邪”结尾。结果,张四维果真取中了这名考生为贡士,事发的时候,他还在殿试上被点为同进士出身.正是洋洋得意的时候,一下子被御史的这封奏章打进了地狱。
    皇帝立刻召见内阁大臣、各部尚书等议处此事,经过查证,事情属实。皇帝勃然大怒.当朝判了张四维和罗同斩立决.并将判卷的考官七人就地免职。苏玉楼原本与此事无关.可不幸的是,他与这位叫罗同的考生是同乡,并且过从甚密,一时之间他的状元之位就十足引人怀疑了,虽然并无证据证明他与罗同一样贿胳了考官,可盛怒之下的皇帝还是革除了他的功名,并且勒令其永生不得参与科考。 这样一来,苏玉楼踏入仕途的梦想,算是彻底断绝了。
    欧阳暖听完这个消息,仿佛是怔了一瞬,随即唇边慢慢浮起一缕微笑。这世上,能把事情做的这样狠的人,也只有那个人了,偏偏他每次都能找到对手的弱点.该说他是毒辣好呢.还是敏锐呢…
    让苏玉楼一辈子不能参加科考,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而且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依照肖天烨的性子.苏玉楼绝没有好果子吃。人家做完了初一.她得自己做十五才是锦上添花。欧阳暖站起身,微笑道:“红玉,咱们也该去梨香院看看妹妹了。”
    ——————题外话——————
    过渡章节,哇卡卡卡卡,世子和明郡王都很坏。
上一章节:101 荣升金枝玉叶
下一章节:103 色胆包天的二小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