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色胆包天的二小姐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    作者:秦简

    才到梨香院门口,便听得呼号哭泣之声连绵不绝。

    欧阳暖刚刚进了院子,芮妈妈就迎了上来.满面笑容道:“大小姐您来了,奴婢这就进去通报。”
    欧阳暖面带笑容地拉住了她的手,道:“ 芮妈妈怎么如此客气,我是来妹妹的院子.哪里用得着通报,还是我和你一块儿进去吧。”
     芮妈妈想要把手抽回来,欧阳暖却微笑着望向她, 芮妈妈心里一突.低下头去:“是。”
    芮妈妈在离开欧阳府之前.上上下下对夫人和二小姐都是赞不绝。.提起大小姐都像是没她这个人一样,不过短短两年,等她再回来,所有人对于欧阳暖和欧阳可的评价引好掉了个儿。要知道欧阳可这样的小姐.一出生就是人人艳羡的名门闺秀,可谓一帆风顺.在她的眼里,奴婢们和她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甚至根本不是人,所以她对身边人有种熟视无睹的漠然.不可能去主动关心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和所思所想。可是芮妈妈发现.出身比欧阳可更高贵的欧阳暖却不是这样的,她温和亲切,对人人都带笑脸,因此奴婢们对她的印象都很好。 芮妈妈很明白,奴婢们虽然没有一言九鼎的力量.却是重要的消息来源,欧阳暖对下人赏赐起来毫不吝啬.配以她谦虚诚恳的态度,的确非常打动人心。她本来便是老太太身前的红人.出于跟红顶白的心态,她也是人人巴结的对象.如此很快便组建起一个很有效的情报网,只怕如今梨香院的一举一动都会在第一时间传入她的耳中。
    芮妈妈在心惊之余,也只能暗自叹息。
    进了屋子,却见到欧阳可面红耳赤,蓬乱着发髻,手里高高举着一把拂尘,一记一记狠狠打着地下跪着的夏雪。
    旁边的丫头妈妈们跪了一地.低头垂手一个都不敢吭声。
    打得兴起,她还恶狠狠道:“你成天在我跟前乱嚼舌根,什么苏公子再也不能振作了,这话是你配说的吗?!”话未说完,随手抓了一个青瓷花瓶用力砸在地上。
    飞溅的碎瓷如雪花一般洁白.骤然炸了开来.四处飞射,引来一阵躲避.夏雪捂住脸,吓得痛哭起来。
    “妹妹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脾气?”
    欧阳可猛地瞧见欧阳暖站在门口.一时也愣住了,讪讪的不知怎么才好,手里的拂尘拿着也不是,丢下也不是。
    欧阳暖走上前去,从她手中拿下拂尘,低声劝着.”生气也就罢了.可千万别伤着自己的手。”
    夏雪不敢抬头.只呜呜咽咽地抽泣.也不敢哭的很大声。
    欧阳可看了一旁的芮妈妈一眼,然后勉强笑着行礼道:“多谢姐姐关怀.不过是丫头不懂事.我教训她而已。”
    欧阳暖面上是一派惊讶的神色.指着地上的夏雪道:“这丫头向来休贴的.今天是犯了什么错.惹你这样生气?”
    夏雪不过是将苏玉楼出事的消息告诉给欧阳可知道.随。说了一句这一回苏公子的前程怕是完了.欧阳可就大发雷霆.将芮妈妈平日里的教导全都忘光了,拉住夏雪就是一顿毒打。只是这话却不能让欧阳暖知道。欧阳可怯怯道:“她把姐姐送我的翡翠玉菩打碎了,我气急了才打了她两下。”
    欧阳暖笑了笑.并不追根究底,只是亲自把夏雪拉起来.道:“好了.你主子是一时发怒才这样责罚你.快下去吧。”
    夏雪讷讷地看了一眼欧阳可,对方冷冷一个眼刀子过去,夏雪一个激灵.道:“是。”说着,便偷偷擦干了眼泪,退了下去。
    欧阳暖环视一眼表情各异的众人,道:“我今天只是来找妹妹说说话,你们把东西收拾了,也都下去吧。”
    芮妈妈看着梨香院里的丫头妈妈们悄无声息地收拾了地上的碎片,一个接一个的走出去,心中更加惊讶.她万万想不到,这梨香院里头的丫头妈妈们这样听从欧阳暖的话.....怕不只是梨香院,短短的两年间,整个府里头的夫人留下的人全都被换了个干干净净。
    欧阳可穿着鹅黄色的上衫.系一条月白色的长裙.耳边牲着的是长长的明月铠,看起来身姿婀娜,眉清目秀,只是发髻微微蓬乱,脸色还留着刚才暴怒后的红晕。她看着欧阳暖.引才那丝狠辣全都不见了.怯怯地露出一个笑容来。
    丫头送来茶水和点心,欧阳可周到地陪在一旁,和欧阳暖说话。看她如今娇弱可爱的模样.旁人绝想不到她刚才打丫头会打的那么狠。
    欧阳暖闲谈了几句话,仿佛无意之中提起了一件事:“妹妹,听李姨娘说.这两日太平侯张家的大夫人到咱们府上来过。”
    “太平侯张家?”欧阳可顿时一愣.不知道她为什么会主动提起这件事。 芮妈妈紧紧盯着欧阳暖的脸,想要在她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偏偏一无所获。
    欧阳暖说了半句.端起茶来.方嬷嬷看着那边的主仆二人面上都露出吃惊的神色.笑道:“张大夫人跟湘王妃感情可是很要好的.听说半年前她替湘王家的二公子去崔家提亲,结果崔家没肯应,还把张大夫人奚落了一番呢。
    “崔家?是给崔幽若姐姐说亲?”欧阳可迟疑地问。
    “不是幽若.是她叔父的女儿崔幽兰,以前老太太做寿她也跟着来过的.只是不爱说话,你没注意到罢了。”
    欧阳可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瘦瘦小小、姿色平庸的女子来,脸上顿时露出惊讶的神情:“湘王怎么会越过幽若去向她求亲?再说那崔小姐十分平常,说话还有些结巴.父兄也不得力.有这样好的婚事应该高兴才对。听刚才毋嫉说的话,似乎还被拒绝了......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暖微微一笑:“这是自然的.妹妹不知道,那湘王二公子身体不好……”
    “身体不好?”不管有什么毛病,成年后也终究是堂堂的郡王身份,怎么会被崔家那种人家拒绝?这无论如何都说不通啊。
    “二小姐!奴婢听说湘王的二公子.是个不懂人事的........方姹瑭笑着道,一勇闲话家常的模样。
    “这话怎么说?”欧阳可愣了一下。
    “据奴婢所知,二公子是个痴呆儿,今年十五了,连如厕都不会自己脱裤子!”
    欧阳可一愣,湘王二公子天牲愚钝.被管束着从不出门,这事她也有所耳闻,但不知道痴呆到这个地步。
    “这怎么可能?” 芮妈妈脱。道。
    “芮妈妈,这可不是瞎说的.你出去打听打听.不少人都知道这事儿呢。”方毋嫉满脸笑容.一口笃定地道。
    湘王的二公子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因为是痴呆儿.门当户对的人家自然不肯将女儿嫁过去,花钱从平民百姓家买一个又怕丢了王府的面子,因此才想在寻常官宦人家寻一个不出众或是有点瑕疵的姑娘.谁知还是被崔家拒绝了。
    “我明白了。”欧阳可恍然大悟”,崔家一定是听到什么风声,才拒绝了湘王,他们家也真大胆,若是一般人家就算不愿意也不敢轻易推拒啊.毕竟湘王那样的人家.....”,
欧阳暖的嘴角轻轻向上扬了扬:“妹妹说的不错.只是崔家到底是翰林府.多少还有些清贵之气,自然是不肯的,换了别人家可就不一定了。”   
是啊,二小姐您是不知道.说起那位崔幽兰小姐的婚事.也是一波三折了,”方嬷嬷感叹地道.”大小姐说那崔家清贵.说到底也不过是嫌弃那湘王家的二公子是个傻子罢了。上次崔幽若小姐不是还向您抱怨说她表妹抢了她的婚事吗?”
    欧阳可脸上的吃惊怎样都掩饰不住,什么时候京都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竟然一无所知,这么想着,就陪笑道:“方嬷嬷,你刚才说,崔幽兰抢了幽若姐姐的婚事.这怎么回事?”
    欧阳暖脸色微微一沉,声音清冽冷澈地道:“嬷嬷,你糊涂了吗,有些话说说是无妨的,崔姐姐的事情怎么也能拿出来消遣!”
    方嫉瑭连忙告罪,满脸的惶恐。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姐姐何必怪她?是我要听的,咱们姐妹之间,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欧阳可笑道,满脸都是天真.只是这一抹天真.在欧阳暖看来却是极端可笑罢了。
    谁在演戏给谁看.彼此心里头都明白。
    欧阳暖长长的睫毛微微覆下.语气低沉中有些叹息:“说起来.崔姐姐也真是可怜,本来崔翰林为她许了宣城公朱家二房的三少爷,听说那位三少爷才识很好,人又温文尔雅,与崔姐姐十分匹配.这也是一门极好的亲事了。可惜上一回崔家饮宴的时候.崔姐姐因为要避讳就没有参加,崔幽兰借此机会接近那位朱三少爷,竟抢走了这门婚事。”
    “啊?”欧阳可的心一度跳得厉害.迟疑片剂,方问,”崔幽兰相貌才情都与她表姐相差很远,朱三公子既然出身名门又懂学识,怎么能被她诓骗呢?”
    欧阳暖叹了一口气,却是不肯再说下去了。欧阳可对这件事情十分好奇.然而对方不肯说.她也无可奈何。
    “对了,刚才姐姐说.张大夫人也上咱们府上来了?”欧阳可很快将整件事情想了一遍,随即想到了这一点,迅速和芮妈妈对视一眼,脸色都微微变了。
    欧阳暖点点头,道:“是啊,和祖母说了好一会儿的话,还一起用了午膳。”
    芮妈妈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欧阳家一共只有两个适龄的小姐.欧阳暖如今变成了郡主,这身价就大不一样了.李氏压根动不了她.那就只刺下欧阳可......若是以前.李氏恐怕还会犹豫.如今欧阳可没有娘护着.又踱了足,老太太恐怕巴不得把她推出去才好,哪里会顾得上新郎官是不是傻子!想到这里,她试探着看向欧阳暖:“大小姐.依您看,张大夫人来.会不会是旧事重提?”
    “旧事重提?”欧阳暖微微蹙眉.似乎很是惊讶的样子,”哎呀,难道你说的是婚事?这个么,我还从没往这上面想过。应该......不会吧。”
旁边的欧阳可眼睛里也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她知道,欧阳暖没有必要说这样的谎,张大夫人的确是来过府上,至于来干什么,现在还用问吗?   
欧阳暖明知道自己的话在对方心里翻起了波浪,脸上却半点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微笑道:“妹妹放心好了,老太太这么疼爱你,绝不会将你许给那种傻子的。”
    她这么说着,眼睛里却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令人颇费思量。
    看到欧阳可脸色难看,欧阳暖似乎想起了什么,叹息道:“话说回来,身为女子,谈起嫁娶来,都是父母说了算数.姑娘家自己是做不得主的.便真是嫁给一个傻子,又能如何呢?好在湘王家门第高.嫁过去也不至于受什么委屈.....”,
    “姐姐说的什么话,若是要嫁人.门第我是不在意的,只是必定要拣一个绝好的人物.模样.才情,一伴也少不得。至于家资富厚.还在其次。”欧阳可很顺地接。说着,一说出来脸却红了,盯着欧阳暖生怕对方抓她的话柄。
    欧阳暖像是没听懂她说什么,面色如常地道:“听妹妹的话,倒是想要嫁个才子?”
    欧阳可脸色更红了,眼睛里头含着一丝试探:“姐姐,我如是嫁人,的确想要嫁一个才子。你想想,男子的见解一高,那琴瑟之间,必然不俗。我虽然才情不好.却是听见人家念文章的声音就很觉入耳,若是嫁给才子.他在灯下读书,我在旁边静听,这就是我的心愿了,那些个什么高门大户的公子.却未必是合心意的,我也瞧不上。”
    这一点.倒跟前世一模一样。前生林氏不知道给欧阳可相看了多少人家,她却非看中一个低贱的商户之子.恐怕林氏也气得够呛。
    欧阳暖笑起来.说:“原来妹妹喜欢书呆子,将来保不齐要做个状元夫人.可喜可贺。”
    欧阳可被这一句话勾起心思,想到被夺了状元之位的苏玉楼,一时有点、恨欧阳暖说话太厉害.自己不知不觉被她绕进去了,便不吭声了。
    这时候.红玉轻声提醒时候不早了.欧阳暖站起身道:“是.我也该回去了,妹妹早些安歇吧。”
    欧阳可也跟着站起来,重新端起满脸笑容地把人送到门口。
    回来之后她却沉了脸,对夏雪呵斥道:“快去打听一下张家大夫人来与老太太说了些什么!对了,还要问问那崔幽兰是怎么回事?!”
夏雪低头去了,芮妈妈忧心忡仲地望着欧阳暖离去的背影,心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大小姐今天来.是为了提醒二小姐老太太有意将她许给一个傻子吗?她会这样好心?可若二小姐真的嫁给湘王二公子,这一辈子可都毁了,茵妈妈觉得.不管欧阳暖是出于什么用心,这件事都一定要弄清楚。   
夏雪出去了两个时辰,欧阳可都在屋子里坐立不安地等待着。等到夏雪回来,她劈头就是一顿臭骂.好半天才被芮妈妈劝阻了.夏雪跪在地上,一点一点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她。
    “张大夫人在老太太屋子里说话,屏退了众人,谁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知道那天中午老太太挺高兴,还特地留了张大夫人用午膳.用完午膳老太太亲自送她到门口。”
    “没用的东西!”说的都跟欧阳暖透露的消息差不多.但却没什么更有用的讥息了.”那崔小姐的事情又怎么说?”
夏雪道:“那位崔小姐装作身子不适.故意挥在朱三少爷面前.说她有病,心。疼.喘不过气,朱三少爷竟就当了真.好心将她扶起来.立刻就转身去找人来帮她。谁知别人来了以后.她却对众人说三少爷对她无礼,本来大家都不信.可她手里头却攥着三少爷的玉佩,还说如果朱家不肯上门提亲,她就要吊死在朱家大门口,让京都所有人都知道朱家是背信弃义、欺负弱女的人家!朱家三房之间斗的一向很厉害,总不能把这把柄给别人握在手里.朱家二夫人没法子.便将原本说给崔幽若的婚事硬是换给了崔幽兰。”   
原来是这样.这崔幽兰实在是太没规矩了.这样没过门先惹了婆婆和丈夫的厌恶,将来还怎么立足!”芮妈妈冷冷地说。
    欧阳可却喃喃道:“可她这样的女子若是不施展手段,怎么可能嫁得这么好!”
    “二小姐,您糊涂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京都里头名门世家谁都是连着声气的.这位崔小姐这么干,将来是别想抬起头来做人啦!”
哼,只要能嫁给喜欢的人,纵然不能抬起头又如何,横竖又不是在一个家里吃饭的!”欧阳可平日里都很听芮妈妈的话,可是今天却出乎意料的固执,芮妈妈叹了口气,道:“二小姐.您先别着急呀.奴婢猜想大小姐不会那么好心来提醒你,肯定别有内情.您可别被她几句话一撺掇就上当了!   
然而欧阳可却低着头不说话.夏雪偷偷瞧着她的神情.芮妈妈发觉了,狠狠瞪了她一眼.夏雪立刻低下头,悄悄出去了。
    夏雪刚走到院子里,就听见芮妈妈透着窗子喊道:“夏雪.去厨房把二小姐的莲子羹端过来!”
    夏雪匆匆忙忙地应了一声,快步出了院子。
    一路出了梨香院,夏雪向厨房的方向走去.进了厨房便大声问道:“赵妈妈,二小姐的莲子羹呢?”
    赵妈妈笑盈盈地回答:“原本要做的,可巧老太太临时吩咐下来要先炖上雪蛤粥,管灶火的婶子又告了假,这才耽搁了时辰.你先进来等一等吧。”说着,便将夏雪迎了进去。
    原本在后头跟着夏雪的人影这才悄悄走了,夏雪从厨房里头探出个头来看了一眼.冷笑一声,转头对赵妈妈道:“你替我看着。”
    赵妈妈笑道:“老奴晓得,姑娘放心吧。”
    夏雪穿过厨房.从小侧门出去.直奔听暖阁而去。红玉早已在门口等着她,一路引入内室。
    夏雪一进门.便盈盈向欧阳暖拜倒。
    欧阳暖亲自将她搀扶起来:“伤得重吗?”
    红玉拉起夏雪的衣袖道:“小姐您瞧,二小姐贵打夏雪不是头一回了,一有什么就拿她出气,打得身上都没块好肉了。”
夏雪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乍看之下触目惊心,欧阳暖眉心微微一动,冷笑道:“她越来越不像个样子了。”随即转头唤葛蒲.”去拿药来。”   
夏雪眼睛里划过一丝痛恨.道:“奴婢一直跟着二小姐.常常挨她的打.有一回硬是把一根鸡毛掸子给打断了.与那些比起来.今天这些不算什么,奴婢都已经习惯了。”
    欧阳暖叹了口气,这时候葛蒲从匣子里拿了药,给夏雪擦了.夏雪盯着欧阳暖,道:“大小姐,芮妈妈疑心大.刚才她还派人跟着奴婢到厨房.好在奴婢早有防范.否则被她发现,只怕要给大小姐惹来麻烦。”
    芮妈妈的确很精明.欧阳暖微微沉吟,片刻后道:“日后仔细一些.不要露了行迹。”
    “是。”夏雪应了.随即道.”大小姐.奴婢瞧着今天二小姐像是心思活动了。”
    欧阳暖并不如夏雪期待般欢喜,静了片刻.才道:“ 芮妈妈很精明,有她在梨香院.总是束手束脚的。”
    夏雪笑道:“大小姐不必过分忧心,依奴婢看来,二小姐如今不过是想要借芮妈妈的计策出头,对她也未必就有多真心。”
    方嫉毋挑眉轻轻冷笑一声,道:“大小姐,您为什么要提醒她张大夫人的事情呢,让老夫人促成这门婚事对您来说不是更好?”
欧阳暖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芒,摇头道:“可惜老太太没答应。”  
没答应?这又是为什么?”方瑭瑭吃惊道。
    欧阳暖微微一笑:“爹爹还指望着二舅舅在秦王跟前替他美言几句,所以才留着林氏的正妻之位.又怎么会上赶着把女儿嫁给一个傻子.他就不怕别人说他为了攀附权贵连女儿都能卖了吗?欧阳家还是要脸的,就算是卖.他也会卖得神不知鬼不觉,不会做亏本买卖。”她顿了顿,轻柔道,”夏雪.欧阳可的性子,若是没有芮妈妈在身旁提点,一定会闯祸的,你明白了吗?”
    夏雪愣了愣.旋即明白过来,翘起嘴角道:“是.奴婢明白。”
    三天后的一个早晨.夏雪一如往常给欧阳可梳头.欧阳可盯着镜子里花容月貌的自己.脸色却很不好,道:“你快帮我瞧瞧这头发里,怎么这般痒?是不是长了疙瘩?我怎么摸不到?”
    夏雪压下心头的笑,用手拨开她的头发露出头皮,故作惊讶道:“哎呀,怎么会这样!”
芮妈妈昨儿个头皮痒了一夜.心里头很不舒坦,正皱着眉站在一旁指挥小丫头们送热水进来给欧阳可洗欲.这时候听见这一声,顿时恼了:“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她快步走过来,狠狠瞪了夏雪一眼.就往欧阳可头上瞧去.一看之下大为吃惊,随即狠狠给了夏雪一个巴掌:“让你服侍小姐的.你怎么服侍的?!小姐头上是怎么回事?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   
夏雪捂着脸,不敢说话。欧阳可皱眉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痒!”
    芮妈妈忐忑道:“小姐.这是头虱啊!好端端的也没靠近那些个下等人.怎么就长了这个东西!”
    头虱?欧阳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女孩儿家染上头虱便极难根除,不但瘙痒难耐,原本乌黑的头发也会因为长了虱子而结满黄黄白白的虱卯子.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她的一头乌丝平时费尽心思精心养着.别人连碰一下她都舍不得.现在却生出这种东西,这样一来岂不是遭了大罪!
    芮妈妈气急,又臂手给了夏雪一个巴掌道:“没用的东西,还不快去烧了热汤放草药给二小姐泡!”说完哄着欧阳可道.”小姐,您别太担心,多泡几次,再用蓖子梳头,便不会痒了。”
    就在这时候,一旁伺候的小丫头却目瞪。呆地指着芮妈妈道:“妈妈.您的头上也有!”
    芮妈妈一听,不敢置信地对着铜镜一瞧,头皮上竟然真的有不少的白色小点,她吓了一跳,顿时语塞。欧阳可猛地站了起来.面色青白交接:“妈妈.竟然是你!你怎么能把这样的脏东西带进来!还不快出去!”
    芮妈妈压根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在小姐房间里伺候.平日里自然很注重清洁,实在是想不出究竟是在哪里招惹了头虱。她又怎么会想到.夏雪在她的枕头上动了手脚呢?
    欧阳可虽然看在芮妈妈是她乳娘的份上没有打骂.却也将芮妈妈赶到别的院子里去.表示如果她的头虱不除了.坚决不肯让她近身。如此一来.芮妈妈最少有十天半个月见不到欧阳可.她再三求情,欧阳可都坚持不听,没奈何,只能先收拾了包袱去别的院子安置,只等头虱除干净了再来房里伺候.临行前将所有丫头妈妈们狠狠骂了一通,要求他们院子里发生任何事情都要向她汇报,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夏雪看着她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入夜,曹府
    曹荣自从舌头短了半截.说话变得含糊不清,又被肖天桦差点踩断了命根子,再加上被皇帝禁足.心中又惧又怕,便老老实实在家呆了一段日子。后来见一切风平浪静.皇帝也没有再追究的意思”心思便活络了起来。
    自从他那处不听话开始.他就开始到处找法子治疗.不知请了多少名医吃了多少药.连宫中御医都请来了,这毛病还是不见好。可他还是不死心.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尝试。他不能在那些小妾面前失掉了尊严.所以他只能逼迫着林元柔来办这件事。
    他感觉到了林元柔的那只手是在怎样掭搓着他那软弱的欲望.那么柔软而又冰冷的手把他弄得很疼,但他竭力忍着。他努力地鼓励自己想起往日里的雄风,他这样努力着,努力着。果真激情又缓缓到来.他不再颤抖.也不再觉得寒冷。然而就在他这样努力着,突然间地全泄了出来......连他自己都闻到了那颓败的气味,他知道他还是不行,他完了。
    林元柔坐了起来,猛地推开了依然在那里抽搐不已的曹荣。她已经无法忍受日复一日的这种折磨,一下子变得脸色铁青:“你走开,别碰我!你是个废物。快滚!滚出去!以后再不许你弄脏我的床 ...”
    林元柔的愤怒让曹荣觉得无地自容.他像是一条丧家犬一样的跑出门.对着站在墙角的小厮猛地踢了一脚!
爷.您别生气啊!爷.奴才帮您打听过了,有个法子能让您好起来。”   
曹荣瞪大眼睛盯着这个叫桐木的小厮,对方满脸的真诚:“爷,奴才有个朋友是一位方士.他练的丹很有效.....您要不要试试看......”
    曹荣恶狠狠地瞪着他,那目光像是在说如果没有效果就杀了你一样可怕.桐木的表情变得惶恐:“您放心.奴才绝不敢撒谎的.灵不灵.您试试就知道!”
    曹荣点点头,过了片刻又含糊地道:“欧......阳.....”,他说的话,别人都听不明白.唯独这个善解人意的小厮很清楚.他立刻道:“主子放心,欧阳家那边的动静奴才一直都听着.要是那欧阳小姐出府.一定来禀报您。”wWw.uxier.cOM
    曹荣眼睛里满是仇恨,心情波荡起伏,久久难以平静,以至于他完全忽略了桐木眼睛里的冷芒,忽视了近在身边的危险.....
    听暖阁
    欧阳暖穿着浅绿色银纹百蝶穿花的上衫.一袭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头上一枝金誓子垂着细细几缕流苏.看起来清新雅致.十分闲适。她正斜绮在榻上看书.就听见红玉进来禀报道:“大小姐.夏雪传了消息来。”
    “你说。”欧阳暖手中的书翻过一页,头也不抬。
二小姐趁着芮妈妈不在,命夏雪想法子送书信出府......”   
哦?”欧阳暖抬眸,慢慢坐直身子,道.”送给苏玉楼?”   
小姐猜得真准,二小姐接连送了三封信出去,都是要请苏公子见面的.可偏偏他就是不肯应承,完全的不理会呢!”
    欧阳暖冷笑一声.道:“她还是不肯死心吧!”
    “是.她今天又写了第四封信要让夏雪传出去!只是依奴婢看来,把握却是不大得很,苏公子自从舞弊案后就十分沮丧.听说苏夫人有打算回江南去,这种时候他哪儿有心情儿女情长?”
    欧阳暖听到这里,轻笑道:“他没有心情.岂不是浪费了妹妹的一片真心.咱们总是要想法子成全他们这一对有情人才是。你去告诉夏雪.让她再传给苏玉楼一个口讯,就说二小姐说的,她有心效仿鹅黄女英,只是不知道苏公子给不给这样的机会。”
    红玉一愣,道:“小姐,这样说岂不是——”
    欧阳暖凝望着窗纱外明灿灿的阳光,道:“嘴巴长在她的身上,她要作出什么许诺,与我都是无关的,你懂了吗?”
    红玉明白过来,点了点头,接着道:“夏雪还说二小姐这一次约了初一,她是想要趁着和老太太一起去水月庵礼佛的机会与苏公子见面......”
欧阳暖笑道:“连老太太都敢糊弄,这丫头当真是色胆包天。”  
 红玉笑道:“二小姐是受了崔小姐的启发。”
    欧阳暖微微含笑,”欧阳可恨我入骨,觉得我必定处处针对她.偏偏这段日子以来我一直没有行动,她才会有所松懈.叫咱们有迹可寻。”她冷笑道:“咱们就拿她的痴心来做一出好戏。”
红玉轻轻道:“小姐心里头可是已有了盘算?”   
不错。”欧阳暖招手示意她到身前,耳语几句。   
红玉听罢微笑:“果然好计,咱们就等着让那些人自食恶果吧。”
——————题外话——————   
把坏人扎堆的解决掉.就这样,嗯。
上一章节:102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下一章节:104 送命的阎王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