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刮骨疗毒壮士断腕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10    作者:秦简

    早在欧阳暖的马车刚出太子府,林文渊那里就很快收到了消息。他立刻亲自赶赴太子府。没有秦王手偷,欧阳暖根本不可能随意出城,他敢肯定,这不过是烟雾弹,肖重华必定还在太子府里!

    与他作出同一判断的人还有当今晋王肖钦南。他是秦王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地位和声望自然非同凡响,林文渊在宗门大街一看见他立刻下马行礼,肖钦南面无表情地挥挥手:“免了。”
    肖凌风是晋王世子,样貌酷似肖钦南.性格却与他高傲的父亲完全两样。他主动下马搀扶起林文渊,笑道:,.事急从权,秦王叔如今还在宫中抽不出身.我父王刚刚得到消息就赶来了,咱们先去太子府看看!若真是肖重华,我们一定不能放跑他!”
    然而到了太子府门前,却见到中门大开,像是早就在等候他们一样.肖钦南冷冷一笑,扔下马鞭就缓步往前走去。
    “晋王弟,别来无恙!”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随着一个爽朗的笑声.太子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他一身华服,腰间赫然是一块蝼龙羊脂玉佩,一派富贵闲适的模样。小腿上的伤看起来很轻松,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心情.他在晋王身前十步远处停下了步子,上下打量了晋王片刻之后.目光突然变得锐利无比。”我早就听说晋王带队查了数家王府,想来我这里也是无法幸免的,所以恭候多时了!”他一边说一边冷笑道,”你敬请自便.我已经将所有的主子仆人都叫了出来,府中所有房间里半个人都没有。若是晋王待会找到任何人.非贼即盗,不妨立刻带走!”
    这一番话语气极重.饶是晋王也不由得面上色变。太子虽然懦弱,但终究是一国储君.秦王若是不能成功,登上大宝的人就该是太子。没有人不想给自己留下后路.纵使他不在意这些.只怕身后这些属下会有顾虑。晋王看了站在旁边笑盈盈的儿子肖凌风一眼.颇有些踌躇。
    太子看着晋王的脸色,哪里还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冷冷地加了一句话:“我这府里虽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太后和陛下所赐的物件还是不少的。烦请晋王吩咐下去,到时候技查的时候注意些.干万别磕碰了什么,那可是杀头的罪名!”
    晋王突然大笑两声,然后上前几步,恰恰在太子面前停了下来。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五步。低声道:“大哥,您这样虚张声势,不就是怕我们进去捏查吗?”他看了太子脸色微微一变,冷笑着突然转身对着身后那群人道:“都听见太子的话没有,传令下去,仔细地搜!别辜负了太子的一番好意!”只听一声令下,所有军士全都整齐划一地变换队形向内涌去,没有丝毫的犹疑。见这幅情景,太子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怒。重生之高门嫡女txt下载
    就在此时,林文渊大叫一声:“刺客在哪里!快捉住他!”
    众人向假山后望去,却见到一道黑影快速地闪过.无数士兵也向那人影扑过去,紧接着却听见晋王突然惊叫出声,众人一惊,却看到一个人左手紧紧箍住晋王,右手是一柄亮闪闪的短刀,镇定自若地站着看那些禁军士兵.清晰地道:“晋王殿下.你好大的胆子,连太子府都敢闯!”
林文渊身着官服,手握长剑,正怒视着这个年轻男子:“你是什么人!   
挟持晋王的年轻男子一身素袍,袍子上一尘不染.鼻挺唇薄.俊目修眉,虽是布衣轻衫.却神采飞扬.见之忘俗,自是一派潇洒挥然。五官之间虽与肖重华有些相似,然而他身上的淡然滞洒却与明郡王身上的冰冷气质迥然有异。
    林文渊一开始怀疑他就是肖重华.可仔细一看却很明显的看出了两个人之间的不同之处.要不是他早就知道燕王世子体弱多病.绝不可能是武功高强之辈,他简直要疑心此人就是他了!难道说探子发现的人根本不是肖重华而是眼前这个人?他们都被人耍了?!
    晋王看着这阵势,感到惊惧不安.大叫道:“快放了我!”他刚刚才看到那道黑影一闪,此人就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还来不及反应就遭到了挟持,可见其人武功深不可测!
背后的男子暗中将刀锋顶在他的腰际,轻道:“晋王,安份一点。”   
晋王吓得身子一僵.顿时不敢再动。
    肖凌风见到这一情景,不由得面色铁青,目中喷火,显然义愤填膺,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注意到了太子的表情.那表情似乎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古怪。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脱。而出道:“你是贺兰图!”
    晋王因为被锋利的匕首抵着,一直没有看到后面的人,这时候心里猛地一惊。怎么会是他?!
    贺兰图哈哈一笑道:“世子记性太差.五年前宫中中秋盛宴咱们还见过一回,怎么现在才想起来?”
    肖凌风原本不敢确定.毕竟这位贺兰公子从不参与朝廷里的斗争,久而久之大家都忘记了皇室里有这么一个人,联想到此人持殊的身份,肖凌风沉声道:“贺兰公子.我们不过是在捉拿谋害燕王的刺客.此事我料你并不知情,因而与你无关。请你退过一旁,不要干涉朝中事务!;.
    贺兰图却淡淡地笑道:“什么朝中事物.明郡王是我的朋友.既然你。。声声说他父王遇刺,那自然与我有关,此事我管定了。”
晋王反应过来,冷笑一声:“原来是你!秦王去请你的时候你才说不当棋子,今日却主动跳上棋盘。如此愚不可及,看来是秦王殿下高估你了。”秦王动手之前,曾经笼络过这位贺兰公子.他却是毫不在意的模样.如今突然跑到太子府来,而门口那么多士兵竟然都没有人发现他,这人难道会飞天遁地不成!晋王越想越觉得恼怒.却碍于性命在人家手上不敢过分刺激他。   
贺兰图仍是淡然一笑:“晋王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这里有谁不是棋子?无非是谁清醒谁糊涂罢了!”
    肖凌风神色一凛,随即正色道:“不论京都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与贺兰公子无关.您何不继续做局外人?”
    贺兰图却开朗地笑道:“不能富贵非因宿命只缘懒.我本欲逍遥于红尘之外.是秦王殿下不肯罢休,几次三番相逼.终将我拉入局中罢了。”
    晋王面沉如水.将眼光投向贺兰图:“贺兰公子,你现在弃暗投明.我便既往不咎!”
贺兰图微笑着道:“多谢晋王美意,奈何我已身在局中,落子无悔。”   
放肆。”林文渊大怒。”你不过一介布衣,晋王殿下以齐讲日待.你却恩将仇报,转过来对付我们,简直不知好歹!如此卑鄙小人.令人唾弃!”随后指向他,大声喝道:“将此逆贼拿下。”
    一层层的弓箭立刻指向了他。
    贺兰图一直紧紧箍着晋王.此时将刀锦优雅地顶在了他的咽喉.轻声笑道:“林大人,你这是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置晋王的性命于不顾吗?”
    晋王僵在那里.竭力平静道:“林文渊.你...”,
林文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他皱着眉头看了肖凌风一眼.神情紧张。   
肖凌风咬牙:“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贺兰图微微笑道:“送我们出城。”
    自他出现在这里,林文渊便一直看着他手中的晋王,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一开始也抱了一线希望,盼贺兰图在围攻的压力下退开.但也自知不太可能。现在,他实在不希望牺牲晋王,因为晋王是秦王殿下最信赖的弟弟,若是让他在这里死了.他如何向秦王殿下交代?
    此时,太子也看着贺兰图,眼神十分复杂。他一向与贺兰图从无来往.
在最关键的时刻,他本可以袖手旁观.竟然真的同意出手相助.....
肖凌风不得已.眼睁睁看着贺兰图的匕首架在晋王的脖子上.带着太子出去.禁军一路被逼着往外退,肖凌风作了个手势,一名禁军会意地去了。   
林文渊的脑海中急速转动.或者放走太子和贺兰图.或者让晋王”为大业捐躯”,这二者之间,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但是,秦王虽然信任他,却无论如何比不上亲兄弟,而晋王与自己在政见上又多有不睦,如果他不顾晋王的性命,下令进攻,那么事后只怕很可能被人诬陷说他想借机铲除异己.所以才乘机借刀杀人。秦王身边多的是想要取代自己的人,若是他们到时候落井下石.自己真的是百。莫辩。但是,要他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放走太子.他实在是不甘心。
    这时.禁军已将太子妃椎到了太子面前.太子一愣,随即紧紧皱起了眉头。周芷君早已带着孩子避入定远公府,林元馨也被欧阳暖带出了城,剩下的太子妃,他不是早已吩咐过让她换装后跟在欧阳暖的马车后装成一般仆妇出城吗?为什么还在这里?
    太子直瞪着她.太子妃的脸上却涌出温柔的神色:“殿下,您不走.我怎么能走呢?”
    “愚蠢!”太子厉声道,太子妃不肯走最终只会被人挟持用来当做威胁他的武器!
    “太子殿下,请您命令身边的这位贺兰公子,立刻放了我父王!否则的话”肖凌风的长剑架在了太子妃的脖子上。
    贺兰图看了太子一眼,然而太子却丝毫不为所动,冷冷的道:“你以为区区一个太子妃就能换回晋王的性命?”
    太子虽然语气严厉,表情冷漠.眼睛却紧紧盯着肖凌风那把长剑,生怕太子妃伤了分毫。太子妃眼中哀戚,脸上却笑得十分愉快:“这么多年的结发夫妻,我又怎么会不了解你。你放心,我不过是留下来陪伴你.如今你既然不需要我.我也不会再给你添分毫的麻烦。”她深深望了太子一眼,话音未落.已经撞在了肖凌风的长剑上,顿时血流如注,肖凌风没有防备她会突然作出这样的举动,一下子怔住了。
    “宁兰!”太子看着妻子血流如注、软倒下去的身躯.一时陷入了深深的哀痛.几乎说不出话来。他不明白,太子妃为什么要留下来.为什么有一条生路在眼前,她却非要做这样愚蠢的事情!宁兰是个聪明的女人.明明应该知道,在他的心中她根本是可有可无的妻子,他对她的用心,比对林婉清的一半都抵不过,她.....为什么还要留下来。
    正在踌躇之际.禁军中忽然有人惊呼一声:“快看!”
不远处的天空忽然升起了一股浓浓的黑烟.直冲霄汉,令人心惊。   
肖凌风一见.神色大变,脱。而出:“奉天门口”
    片刻之后,皇宫和外城同时有黑烟上涌。    有人惊道:“宫里起火了。”
    “城中也有人放火。”
    林文渊惊疑不定,这怎么可能.城门和宫中怎么会同时起火?
    “秦王殿下,真是好计谋啊。”贺兰图微笑。”趁此良机在宫中起事.乘乱杀了皇帝,顺便再杀了皇后,然后椎到别人身上.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提前登基了吧?”
    此人满。胡言.用心毒辣!林文渊狠狠瞪了他一眼,立刻道:“世子.这里交给你了.我马上率禁卫军进宫去看看情形!,,说完不待肖凌风说话.立刻上了马,调转马头.飞奔而去。围在他们周围的士兵有一半跟在林文渊身后,疾奔而去。
    贺兰图扬声笑道:“对啊.动作可要快.千万不要让别人有机可乘.否则秦王殿下这场名为保驾,实为逼宫的戏码可就演不下去了!”说着,他猛地将手臂收紧,晋王立刻痛得大叫起来。
    肖凌风脸色大变.想也不想.便怒道:“贺兰图,你住手。”
    贺兰图淡淡地道:“世子,我的人再放一道火,皇城里的金吾卫就会立刻发动袭击.血洗京都。”
    不但是肖凌风.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神色大变。
    太子这时候从刚才的哀痛中微微恢复了镇静,冷冷道:“肖凌风,你应当听说过金吾卫以一当十.以一当百.若死战到底.怎么也能杀你们几千上万人.虽死无憾。”
    金吾卫是传说中隶属于皇帝的秘密部队,然而从来只是听闻却从来没有人亲眼见过.甚至有人说这不过是个传说.根本不存在,更何况皇帝如今被秦王捏在手心里,废太子和立秦王的诏书都已经拟好,这时候却突然冒出个金吾卫出来.还是来保护太子的,怎么不令肖凌风面色大变呢?他冷冷道:“金吾卫没有陛下下旨绝不可轻易调动.你如今竟然敢随意下令?”
贺兰图只是看着游玄之,冷冷地道:“很抱歉.陛下早已将金吾卫的调动权力交给了我.如今他被秦王挟持.我当然有随意调动的权力。世子,我知道你聪明谨慎,当然以国事为重。你大可不顾你父王的生死.下令进攻。不过,若杀不死我.金吾卫可是大部分都在内城.王公贵族,都是他们的目标。到时候纵然你们得到了京都,也不过是一座空城了。你好好斟酌吧。我耐心有限,只数五声。五声一过,若你一意孤行,京都今日便血流成河。”   
说完.他干脆利落地道:“一口”
    肖凌风犹豫着.看着晋王。
晋王厉声道:“凌风,快让他放了我!”   
贺兰图清脆地道:“二。”
    肖凌风有些踌躇地四下看了看,他的部下却心意一致,明显地暗示要他放人,救下晋王。他当然也想如此,可是太子呢?怎么能轻易放了他?
    贺兰图再道:“三。”
    他的声音淡漠,仿若利箭,直刺入所有人的心里。
    所有人几乎都忘记了呼吸,贺兰图冷冽地道:“四。”
    肖凌风一咬牙:“好,我便容你们离开口你必须保证.一出城便放了我父王。还有金吾卫.你也绝不可任由他们胡来!”
    贺兰图淡淡笑道:“金吾卫只负责皇帝陛下的生命安全.如今我并没有接到陛下手令.也不会随意调动。只要你让我们走.我保证金吾卫不在京都城内杀人。至于晋王.我要一并带走,到了安全的地方再交给你们,你放心,我保证绝不伤他。”
肖凌风别无选择,他气愤地看着他,心念电转.却仍是无计可施。   
贺兰图将刀尖微送,一缕血丝便顺着晋王的脖颈流了下来。
    晋王只觉得咽喉处一阵尖锐的刺痛.不由得魂飞魄散.大声惊叫:“凌风.照他说的做!”
    肖凌风长叹一声,终于妥协了。
    太子上了马,随行上百名太子府的护卫跟着.贺兰图不再耽误时间.提着晋王也随之上马。
    太子却想起了太子妃.连忙对肖凌风道:“放我了妻子。”
    一个死人而已.早就没有任何价值,肖凌风挥挥手,便有人将太子妃的尸身送还给太子。
    肖凌风盯着贺兰图,郑重地说道:“贺兰图.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你心性刚毅、精明善断,我很佩服。一旦顺利出城,希望你能遵守诺言,放了我父王。”
说着.他下令禁军收起兵器,闪开通道。   
太子大喝一声:“走。”
    上百骑便一起冲了出去。肖凌风策马紧追其后,其他骑着马的人也全都随后追来。
    马蹄踏上街道,犹如疾风骤雨一般。一路上.人们不断惊呼着闪避。贺兰图骑术高超.虽然带着晋王,却依旧趋避自如.未踏伤一人。肖凌风率领着人也未停下,在后面急追。
    太子怕走别的城门会生出波折,索性从由晋王直接控制的正阳门出去.出城后,他们一直没有休息.全速向前飞奔。穿过一城又一城.越过一村再一村,一路上将人们惊异的目光抛在身后,直到后面再也看不到追兵。
这时他们已进入山林.贺兰图道:“找个隐蔽的地方.休息一下再走。   
太子点头道:“好。”随即看向晋王,却见到他已然昏了过去,不由冷笑一声,刚下令将他捆起来,贺兰图却道:“不必了,我就送您到这里,再往前十里.就有明郡王派出的人来接应,您一路向西去就好。”wWw.uxier.coM
你要去哪里?”太子惊异。    “
我要送晋王回去。”
送他回去?你真要把他送回去.这样的乱臣贼子.还不如直接杀了!”太子冷冷地看了一眼晋王的方向,在皇室.兄弟之情根本是一个笑话。   
既然答应了肖凌风,就不该言而无信。”贺兰图道.”更何况明郡王还托付我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回去!”
    太子想到肖重华说的要请贺兰图去三大营查探的事情.不由地点点头:“重华现在已经趁刚才那阵动乱出城了吧?”
    贺兰图点点头,目光却凝重:“应当是的。”肖重华早已知道三大营的将军皆已背叛.却不忍将这个事情告诉还满怀希望的太子.只能跟他说会请贺兰图再去查探,这一点,贺兰图也很明白.所以他没有点破,只是拨转马头,淡淡道:“太子殿下,祝您一路顺风!”说着,便快速打马向来时的方向去了。
    宁国庵
    夜深.林元馨还坐在院子里,神情忧虑,突然一件外袍披到了她的身上,林元馨一震.抬起头来,却看到欧阳暖温和的面容:“表姐,你该早点去休息。..
    林元馨摇了摇头.满脸的怅惘。
    欧阳暖走到林元馨对面坐下.柔声道:“你还在担心吗?”
    林元馨叹了口气:“好好的一个太子府.一夕之间树倒猢狲散.当初富贵的时候人人都来锦上添花.到了危难的时候.却没有多少人肯伸出援手。    欧阳暖淡淡一笑.”鸩鸟饮河不过满腹,再大的房子也是取一角安寝,真心待你的人不用很多.哪怕有一两个也就够了.表姐不必担心.什么时候我们都还在你身旁。”
    林元馨的目中泛起感动之色,随即又归于悲伤:“可是太子妃实在目执.怎么说都不肯和我们一起离开........
    有肖重华在.太子早晚会离开京都的.到时候太子妃就会成为累赘,谁逃亡还会带着一个柔弱的女人呢?太子纵然多情,却还是个政客.在必要的时候一定会舍弃太子妃,这一点.想必对方也知道,但却还是固执己见地留下来,不得不说太子妃外表看来淡薄.实际上却是真正爱太子的人.然而太子却一直想着去世的林婉清,身边又是群美环绕,丝毫不懂得珍惜眼前人....欧阳暖叹了口气,道:“太子妃的行为在我们看来是固执,可是在她而言是坚持,这世上若有一个人明知你毫不在意,却也肯为你至此,也算没有白来一趟。”
    说到这里,她突然一愣,似乎想起了某个人,然而这个念头飞快地一闪.就被她压了下去。转而又思量.肖重华此次出京.一定会带着太子一起走.毕竟皇长孙只是皇孙,并不是名正言顺的储君.有了太子振臂一呼,到时候清君侧就更是出师有名。
    林元馨正要说什么.却听见一道笛音,那笛音吹出的乐曲十分高亢苍凉.像是从天穹深处传来的一般.直抵人的心扉。林元馨很快被吸引住了.住了。,静静地听。
    庵中也有其他女眷寄居,林元馨只以为是她们闲暇时候弹奏.并未奇怪。一曲奏完.林元馨才意犹未尽地问:“这是什么曲子?”
    欧阳暖看了一眼乐曲传来的方向.凝眸说道:“是一首关于白狼王的赞歌。”
    林元馨看着欧阳暖问道:“你怎么知道?”
    欧阳暖淡淡道:“这首乐曲被记载于散月集中.是在讲述一个狼王的故事,表姐要听吗?”
    林元馨起来兴致:“哦,是什么样的故事?”
    “故事是说,草原上有一只母狼失去了伴侣.她独自在与猪狗的厮杀搏斗中艰难产下了三只小狼崽。为了把狼崽培育成狼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最后成功了.然而她却被成为狼王的儿子杀死了。”
   林元馨一愣,随即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怎么会?”
    欧阳暖慢慢道:“万物生灵都有自已的现律,凡事需要依律而行。人有人道,狼也有狼道,母狼在必要时,可以吃摔自己的孩子;或者为了不让孩子受猎人们的折磨和屈辱,可以一口咬断孩子的喉管,无论如何也要留全尸;甚至眼睁睁地看着爱子在搏斗撕杀中受伤、死去,被饥饿的狼群咬成碎片.也不伸出援手;即便是一母所生的狼,长大后也要互相争斗,至死方休。而小狼长大后.不必像我们说的用,礼道,、,孝道,等来回报父母,反而要奴役它们,甚至可以杀摔他们。因为只有敢于咬死父母的狼才可以成为顶天立地的狼王。;,
    林元馨听得呆住了,她着实无法想象这样残酷的世界.片刻后才醒悟过来:“这首曲子.....”,岂不是和现实中的皇室争斗有相似之处。
    欧阳暖摇了摇头:“用我们的人道来说,狼道未免太残忍了.但动物也是讲感情的.哪怕是十恶不赦的狼。母狼为了自己的儿女.可以放弃自己的婚姻,不再寻找新伴侣,甚至为了孩子敢于与比自己强大无数倍的敌人决一死战,表姐,动物尚且有如此的护犊之心,更何况是人呢?你明知道皇长别、是多么需要一个长子.太子出了事为什么先把你送出来,你这样自苦,若肚子里的孩子有所损伤,岂非对不起他们?”
林元馨的脸不由自主有些愧疚,她想了想.站起来道:“好,我听你的话,现在就回去休息。,,一旁的丫头脸上露出喜悦之色.赶紧过来搀扶她。   
林元馨走后,欧阳暖却突然对着黑暗之中说道:“阁下请出来见。”   
贺兰图从阴影之中现身:“小姐真是一点就透。”
    欧阳暖略后退一步.打量着眼前的男子,片刻后道:“阁下是明郡王的朋友?”
    “算是吧。”贺兰图微微笑道。
    算是?欧阳暖沉默了.然后抬起眼睛盯着贺兰图:“明郡王拜托您前来帮我们?”
    贺兰图笑道:“我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这个忙非帮不可。”
    月夜下的欧阳暖穿着月白色袄裙,金光烁烁的曳地织飞鸟描花长裙,裙摆缀有无数流光溢彩的细碎晶石,光辉璀璨。与她华丽夺目的衣衫相映的是被水晶流苏挽起的青丝,逡迤夜空里如明月一般夺目飘逸。欧阳暖见贺兰图眼神古怪,不由轻咳一声道:“走得太匆忙.都没有来得及换衣服。”
    明郡王请她带着林元馨出京.却没有给她回府换衣服的功夫.避祸也穿得这么艳丽当然是不妥的,欧阳暖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淡淡道:“您刚才吹的那首曲子一一”
    贺兰图笑道:“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我喜欢狼。有一次我在山上射伤了一只狼王.他仍旧顽强地跃向山巅,皮毛被树技和山石刮得遍地都是,血迹洒满山坡。我追了它一天.终于在山顶看见了它.却眼睁睁看着它跳入了山崖。”
    欧阳暖听得十分动容,叹道:“狼也有自己的尊严,不愿意死的太凄惨。”贺兰图说道:“是啊,这正是我最敬佩它们的地方。”
    人竟然会去敬佩动物.欧阳暖失笑.肖重华从哪里招来这么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贺兰图的目光落到了欧阳暖脸上:“从前我觉得这首曲子和残酷的皇室斗争很相似.今天却听到了另一种解释.倒真是很有意思。”
    欧阳暖笑道:“不过是为了让表姐安心,牵强附会罢了,让您见笑了。”她看着对方平静的眼睛,随即道:“请问您到底为何而来?”
    贺兰图不答反问:“山下有一批杀手,小姐可知道?”
欧阳暖微微顿了顿,叹息一声:“秦王终究是不肯放过我们。”  
 贺兰图笑道:“若我是他,也必不会放过皇长孙的子嗣。”
    秦王气急败坏地从宫中回到秦王府.命人即刻去请肖天烨。
    肖天烨到了书房.秦王略一示意.书房的侍从皆垂手退了下去。秦王盯着肖天烨却问:“今儿下午,你都做了什么?”
肖天烨回道:“奉天门失火.我带着人赶过去,以防有人趁乱出城。”   
秦王点一点头:“难为你还记得不可让人趁乱出城.那你为什么要放永安郡主和太子府的人出去!”语气陡然凛然:“你是什么身份,如今秦王府又是在做什么,你是疯了不成!跪下!”
    肖天烨只是纹丝不动,过了良久.声音又冷又涩:“父王早已知道我的心意,为何要逼我。”
    秦王语气森冷:“为何?你竟反问我为何!你瞒着我向皇帝请婚,这也就罢了,那时候永安还有些微的利用价值,所以我不曾阻止你.可是现在呢?大公主宁死不肯服从,永安又有什么用处!你这样痴心的一力回护她.她可会领你的情?你本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怎么会变得如此糊涂!这种关键时刻,竟然也敢放她们出去!”
    肖天烨冷笑一声,道:“父王,马车和随行的人都已经盘查过.并没有肖重华.你扣住两个女子又能有什么作用?”
    “哼!我自有我的用途!更何况永安分明是在欺瞒哄骗你.将你玩弄于股掌之上!”秦王的声音无限愤怒.”天烨,你为了一个女人,一再失态.如今竟然为了佝私情,任性妄为,置大事于不顾!”
    肖天烨面容平静:“的确是我放他们出城,与旁人并不相干.请父王不要追究她。”
    秦王只觉太阳穴突突乱跳.额上青筋迸起老高,扬手便欲一掌搁上去。见肖天烨的双眼望着自己,眼底痛楚、凄凉、无奈相织成一片绝望,不由自主地想起已经过世的秦王妃,心中一软.秦王颓然地放下了手,道:“一个人如果生了疽疮.轻易是好不了的,必须用刀将皮肉生生刮开,挤净脓血.疮口才能结痴痊愈。”他看着肖天烨的神色,目光冷锐,”永安就是你的病根!”
    肖天烨猛地抬头.秦王缓缓地道:“京都的名门闺秀这样多.任你选谁都好.就算京都的你都不满意.天下间有的是花儿一样漂亮的人.什么样的美人,什么样的才女.你全都可以挑了来做妻子。至于永安,任你对她再好.她心里也难得有你,你何必这样执迷不悟。”
    肖天烨道:“天下女人虽然很多,却都不是我要的。”
    恭王气他冥顽不灵,声音更是惊怒交加:“如今你难道还不明白,她何尝有过半分真心待你?她不过是在保全自己,是在替自己打算 她是在利用你时她的心思保全林元馨!她一丝一毫都没有嫁给你的心思,明知你待她一片赤诚,她竟然就是用这赤诚将你玩弄于股掌之上!”秦王又道:“你自幼丧母,性情古怪顽劣我都不在意.若是旁的事情,一百件一千件我都依你,可是你看.你这样放不下,她终归是你梗在心上的一根刺,时时刻刻都会让你乱了心神。你为了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犯糊涂!如今正是风尖浪。.我绝不能让你栽在一个女人手上!”他不顾肖天烨发白的脸色.轻轻吁了口气:“长痛不如短痛,你是我的儿子,更要拿得起,放得下。就让父王替你了结这桩心事!”
肖天烨一愣.随即眼睛里燃起一丝火焰,难以置信道:“你要做什么!   
秦王的声音很平静:“只能刮骨疗毒,壮士断腕!”
    肖天烨心头巨震.良久无言,就在秦王以为他终于想通的时候.他慢慢开了口,声音却是飘忽的:“父王说得对,欧阳暖的确不曾以诚相待,甚至她算计我,可是父王,我没有法子.断不能眼睁睁看她死!”说完.他已经快步离开,摔门出去了!
    一一一一一一题外话一一一一一一
    噗,今天更新晚了.抱歉抱歉,群摸一把
上一章节:110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下一章节:112 杀手深夜奔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