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章 旧书斋重遇肖天烨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16    作者:秦简

    大历三十五年,泰王登基,登基后的第三天.便派官员赶赴仓州,捉拿”叛逆”的太子与皇长孙。可是那官员刚刚到了仓州.便被仓州城的守军杀死。秦王大怒,集结十万军队.由大将高平统军,很快在仓州近郊囤积。皇长孙看在眼中.不露声色。按照秦王的原定计刊,月落时分将是仓州最松懈的时候,他们将以仓州附近的聊城为起点,一举攻下仓州捉拿太子与皇长别,。谁知就在发布命令的前一晚,一千名精锐骑兵,穿着秦王军的衣服直闯高平的大营.杀了值勤守卫,一路厮杀纵火.同时到处大声散布谣言.说皇长孙早已筹备好一百万军队,很快就要杀将过来。本打算养精蓄锐第二日冲锦陷阵的士兵从睡梦中惊醒,立刻就要赤手空拳的面对全副武装的骑兵,到处失火的窘迫和明晃晃的刀枪.等到部队松散地集合起来.那些骑兵竟然已经不见踪影。正在请点伤亡人数的时候,这些秘密骑兵竟然再次出现.惊魂未定的士兵在天未全亮的情况下占不了任何便宜。

    高平大怒之下.迅速集结军队进攻仓州,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肖衍竟然带领着二十万大军在中途严阵以待。高平这才意识到,原本应该在西南练兵的这二十万将士早已到了仓州!在前后夹击的情况下,高平的铁骑损伤过半.狼狈往两边逃窜。肖衍看准时机,以讨伐谋逆的罪名发讨伐诏书,并与早已在聊城埋伏的太子里应外合.一举夺下聊城.随后乘胜追击,一连势如破竹的攻占仓州附近的十八座城池。秦王震怒,纤集五十万军队,更换心腹将领谢正.这场夺位的战争正式拉开序幕。战争开始的很快,但是,这一场战争.却是残酷可怕,十分惨烈。
    这个国家整个陷入了战争.主要的战场在南边,而平城偏安东角,除了米价开始飞涨之外.其他一时竟没有受到影响。
    战争的消息传来,欧阳爵立刻坐不住了,欧阳暖看在眼里.暗地里摇了摇头。
红玉做了紫苏糕.请欧阳爵过来品尝。林元馨看欧阳爵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有些奇怪道:“你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这样烦躁,有什么事吗?”   
欧阳爵抬起眼睛看了看欧阳暖,又低下头.把手里的紫苏糕盘来盘去.就是没送进嘴里去。
    “这紫苏糕可是红玉花了两个时辰做的,你这么个吃法岂不浪费了?”林元馨瞧他有趣.不由笑道。
    欧阳爵又看了一眼欧阳暖,垂下黑亮的眼睛,还是不言不语。wWw.uxier.cOm
    林元馨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欧阳暖.慢慢笑道:“傻孩子,男子汉有什么话不好直说.吞吞吐吐干什么?”
    欧阳暖闻言.知道林元馨也在旁敲侧击地帮助他.便淡淡一笑:“听见没有,表姐的话你要谨记.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拖泥带水的?总是这样,像个长不大的样子,让我怎么放心你?”
    “暖儿也不必多虑.”林元馨笑道”,爵儿只是少了历练,假以时日.一定能出人头地.光耀门楣。”
    欧阳暖低垂下眼帘.眸中神情有些复杂.说实话.她不愿意欧阳爵有一丝一毫的危险,但她知道欧阳爵的心思,勉强留下他,他也不会开心,这只是一种名为爱的束缚罢了。想到这里,她只寂寞地笑了笑,便道:“爵儿,去了仓州后,记得不要给姐姐丢脸。”
    欧阳爵吓得一激灵,顿时跳了起来:“姐......姐、姐姐!”
    “你年纪小,我本想着将你留在身边,可是这一路走来,姐姐发现.不管我承认与否,你都不再是小孩子了。这件事是你自己的事,我只要支持你的决定就行了,其他的......我不会再管了。”
欧阳爵微微一怔.下一刻几乎笑出声来:“真的?!”   
真的.吃糕点吧。”欧阳暖微微一笑。
    “姐姐你真好!”欧阳爵将紫苏糕塞进嘴里,囫囵嚼了嚼,脸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红玉的手艺真是好 ...好吃 ...”
    他在这里赞扬连连.红玉突然端着盘子进来,看到欧阳爵在那里大快朵颐.不由惊讶道:“大少爷,你.”...你都吃了?”
    “是啊.你做的紫苏糕甜而不腻——”欧阳爵眉眼带笑。
    红玉目瞪口呆.指着欧阳爵跟前的盘子道:“可是.....奴婢刚刚弄错了罐子,放了好多盐巴下去.....”;
    “啊?”欧阳爵完全傻眼.林元馨”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边笑手边捂着嘴,笑得微微有些咳。紧跟着她忍俊不禁的是欧阳暖.红玉愣了一下,也是笑得弯下了腰。
    欧阳爵生怕姐姐反悔,回去就收拾东西.向贺家老太太告了别,当夜赶赴仓州去了。
    第二日.欧阳暖便听说,贺家大少爷贺雨然回来了,大夫人很是生了一场气,因为她的这个儿子一回来.就告诉他的好友方恒.那天在花厅里面的并不是他的妹妹,而不过是一位在贺家作客的女孩子。
    这样一来,贺大夫人毛氏的如意算盘不得不暂且榈置下来,她对欧阳暖的态度也大不如前了。
    大房这边冷淡下来,二房却出人意料的热乎起来。
    自从看戏的那一天.欧阳暖下了贺家二少爷贺雨生的面子.这个人就开始阴魂不散地缠上了欧阳暖。
    贺雨生平时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出门,一到了吃过晚餐.他就坐立不安.找个理由,就溜出去了。然后,一定弄到深更半夜才回家。全家对他的行踪都心里有数,只是瞒着贺老太太。一个月前,他越来越明目张胆,常常夜不归宿了。二老爷不知道打了他多少回都不管用.实际上整个平城都知道.贺家的二少爷.迷上了戏院的一个女戏子,而且已经打得火热。可是自从见到了欧阳暖,贺雨生突然变了一个人,每天都守在家里头不出去,三不五时就要到老太太那里坐坐.盼望着可以见到这个大美人。在他看来,下九流的戏子是怎么也不能和清丽绝俗的大家闺秀相比的。
    二夫人见到这情形”s里哪儿还有不明白的.她刚开始很反对,因为欧阳暖明显是个投靠来的孤女,无依无靠、无根无基,她怎么会要这样的儿媳妇,可是转念一想,落魄的贵族小姐总比戏子强多了,再加上贺家有钱.本也不贪图儿媳妇的嫁妆,有才有貌就好,她这么一嘀咕.越想越靠谱,对欧阳暖的态度也就变得热切了起来。
    这一天下午,欧阳暖陪着林元馨在后院的小花园里散步,贺雨生买通了碧溪楼的丫头,一早躲在假山后.看见她们过来.立刻神出鬼没地出现.将她们吓了一跳。
    欧阳暖面色一冷.低声道:“表姐.咱们回去吧。”
    贺雨生没脸没皮地拦住她们:“欧阳小姐,我只是想要认识你,并没有什么恶意的。”
    每次看到这样的纨绔子弟,欧阳暖就会想起当初的曹荣.不由得在心里先厌恶了三分,刚要说话,却突然听见一道清亮的声音道:“雨生,你真是太放肆了!欧阳小姐是祖母的客人,你怎么这么无礼!”
    “唔!”贺雨生哼了一声.”我的事儿你少管!”
    贺家如盯着贺雨生.语气不太好。”我是你姐姐,怎么不能管你!”
    贺雨生见贺家如拦在欧阳暖面前.就不耐烦起来:“你管那么多!我就是路过,跟欧阳小姐说两句话。”
    贺家如的大眼睛直直的瞪着贺雨生:“这些天你都没出去,太阳不是打西边出来了吗?找藉。,你也该找一个有一点说服力的。正经点说,你就是看人家漂亮不怀好意!”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贺雨生吼到她脸上去了:“我怎么就不怀好意了,家里轮得到你来说话吗!”
    “你问我,问问你自己吧!”贺家如愤愤不平的说:“全家上上下下,除了一个祖母不知道以外,谁都知道了!你每天到戏院去报到,你以为全家人都是哑巴?你以为平城的人都是瞎子吗?大家都在闲言闲语了.你还在这儿凶!你就会仗着祖母疼你胡作非为.太没大没小了!你再这样.我就告诉爹去!,,
    二夫人疼儿子,二老爷却是个严厉的人,贺雨生脸上一白,再不敢多说什么,快步走了.留下欧阳暖和林元馨,近乎愕然地盯着贺家如。
    贺家如回过头.脸上的笑容有点尴尬:“对不起,他不是坏人,只是被惯坏了,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不止一次,欧阳暖对贺雨生很冷淡,但对他姐姐贺家如却不好太疏离了,因为了解下来她发现,贺家如实在是一个很天真很可爱的女孩子,与贺家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她偶然看到欧阳暖的书法,便羡慕的不得了,每天都要跑来跟着欧阳暖学.实际上贺家如自己的字也不差.欧阳暖如实地夸她有才华,贺家如也越学越有劲。
    匆匆两个月过去,天气慢慢变暖了。林元馨的预产期在三月中旬,二月底.她的身子已十分不便。贺家早就把奶妈和产婆都请在家里备用。贺家老太太整天念叨着要林元馨先给孩子取好名字,可是林元馨取了几十个名字.在那儿左挑右选.始终拿不定主意。
    欧阳暖知道.林元馨不是拿不定主意,而是在等肖衍。只可惜仓州动乱.她们根本得不到皇长孙的任何消息。越是临近产期,林元馨的心情越是烦闷.欧阳暖心中担心,便经常陪着她在后花园里面散步。只是有时候欧阳暖会被贺家如缠着,便只能让红玉陪着她去。
    这天下午,林元馨经过花园里的水榭时,听到有人在里面吹笛子。笛声十分悠扬悦耳.她被笛声吸引了.站在水榭外面听了好久。直到笛声停止了.她才惊觉的预备转身离去。还来不及走开,却见一个年轻男子带着他的笛子走了出来。两人一个照面之下,不禁双双一愣。林元馨有些局促的说:“听到笛子的声音.就身不由主的站住了!仇你 ...吹得真好听!”
    “是吗?”男子生的很平常,却有一双很温和的眼睛,他的眼中闪着光彩.因有人驻足倾听而有份意外的喜悦。他看了一眼林元馨,发现她的披风下掩着隆起的腹部.不由更惊讶,”你是他们说的萧夫人?”
    因为林元馨出现的时候就是孤身一人,丫头们都在背后议论猜测她是个寡妇.这一点林元馨并不知道.她只是觉得在陌生男子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可是那男子笑道:“我是贺雨然。”
    原来他就是贺家的大公子。
    “你要是喜欢听笛音,我将来吹给你听!”他很自然的说着.说完,他不由自主的凝视了她一会儿.眼中盛满了关怀.很温柔的问:“你.既然怀着身孕,就不要太悲伤了.对孩子很不好。”
    林元馨从没见过这样热心肠的人,更没有跟男子这样说过话,一时有些不好意思.赧然道:“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他问。”你知道.我是一个大夫,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告诉我.我可以帮忙 ...”他在她眼底读出了疑问.觉得需要解释清楚。”我从小就对做生意不感兴趣.反而对行医很有兴趣.这才跟着师偻跑.我能处理伤。,治疗许多病痛.不过.我承认.我不一定能够治疗人心里的伤痛。..
    他说的.是丧夫之痛,可惜这完全是个天大的误会。只是在一般人眼里,谁会丢下怀孕的妻子不顾呢?他们这样猜测,也是人之常情。
    林元馨听了他最后的一句话.心中就忤然一跳,感到无比的撼动。她抬眼飞快的看了他一眼,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接。。她这样的表情.使他蓦然醒觉,自己讲得太坦率了.太没经过思考.或者,她会认为这是一种冒犯吧!他见她默然不语,有一些惶惑。
    “我说太多了!”他说:“我只是觉得身为一个大夫,有必要说这些话,”
没有.没有”;她慌忙应着,”医者父母心,你是好意。”   
就在这时候.花园的另一边.欧阳暖远远地道:“表姐!”   
林元馨一愣,随即向贺雨然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了。
    贺雨然远远看着她的背影,微微露出惋惜的神色。
    “贺兄在看什么?”突然,肖重华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贺雨然一惊.肖重华顺着他的视线向远处望去,看见欧阳暖扶着林元馨回去.不由得微微皱起眉,”欧阳小姐的确生的很美貌,是不是?”
    贺雨然愕然:“欧阳小姐?你在说什么?”
    这一回,轮到肖重华吃惊了,他凝神看了贺雨然片刻.发觉不到他有丝毫说谎的痕迹。
    贺雨然终于明白他在说什么,笑道:“我只是替请夫人惋惜.她这样温婉的一个女子,怀着身孕,却这样无依无靠..”..”
    “你很少对一个女子这样关心口”肖重华沉思了一下,就很坦率很从容的说了出来。
    贺雨然微微一笑:“重华.你我认识五载.我是怎样一个人.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在我七岁以前,只是个私生子,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和贺家泼天的富贵.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那时候.我只能与娘相依为命.她很贫穷.却待我极好。”他神往的看着徊廊外的天空,不胜怀念的说:“说真的,那种日子虽然辛苦,却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肖重华一直都知道贺雨然不是毛氏的亲生儿子,但主母将妾生的儿子养
在自己名下的事情很多,并不奇怪,却不知道他还有这样一段隐情。
别的人都说我没有爹.是个野种,为此我娘不知道忍受了多少的屈辱。后来我娘病死了,我师傅收留了我,让我跟着他学医.可惜不久后,毛氏的儿子天折了,我爹这才找上门来认了我。他把我带回贺家,让我做毛氏的儿子,又训练我经商.参与贺家的家族事业。可是我并不喜欢经商,也不喜欢商场上的尔虞我诈,这才一再地逃离自己.逃离这个家。”他抬起眼睛.很认真的.很恳切的说:“和你谈这么多,不外乎要你了解,我对那位萧夫人绝没有什么恶意的.不过是有些感怀自己的身世罢了.请你不要担心。”   
肖重华微微一笑:“我明白。.,
    这天晚上,贺雨然在花园里.吹着他的笛子。林元馨在她的房中,听着那笛声,夜深了,笛声忽然戛然而止。林元馨倾听了好一会儿.不闻笛声再起.她不禁幽幽一叹,若有所失。
    第二天一早.贺家如兴冲冲地来找欧阳暖,告诉她平城最大的书斋在出售一方十分罕见的红丝砚,非要拉着欧阳暖一起去买。
    红丝砚产于青州黑山和临朐老崔崮.是一种制砚极佳的石料。有许多文人墨客以诗辞赋高度赞誉,把它推崇为名砚之首。然而,红丝石的储量极少.矿层较薄,开采因难,大历朝已经没有红丝石出产.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块红丝砚.当然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
欧阳暖看了一眼林元馨,笑道:“表姐和我们一起去吗?”  
 林元馨摇摇头:“不,你们去吧。我在家里休息就好。”   
林元馨挺着个大肚子.上下马车的确很不方便,欧阳暖点点头.便让红玉在家中陪着她。
    到了书斋,掌柜一见到是贺家的马车,立刻亲自迎了出来,笑容满面地道:“贺小姐,您要的砚台特地给您留着呢,快请进吧。”
    欧阳暖一路和贺家如一起进了书斋,掌柜小心翼翼捧出红丝砚.”您瞧瞧!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我自己都想留着呢!”
    贺家如看了看,将砚台递给欧阳暖,让她欣赏。
    掌柜眉开眼笑.话说到一半,突然一个人从里面掀开帘子出来.看见欧阳暖顿时露出惊喜的表情:“欧阳小姐!这么巧!”
    看到这张脸.欧阳暖轻轻放下了红丝砚.转头看了贺家如一眼.贺家如被她看得面色涨红,急着解释道:“我......我根本不知道他会在这儿!”说着.她匆匆挡在欧阳暖面前,对贺雨生怒声道.”你又来干什么!”
    贺家如紧张的肩膀都在颤抖.显然是很担心自己会误会。欧阳暖在心里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道:“没关系的,这书斋我们能来,贺公子也能来,没什么好奇怪的。”
    贺家如狠狠瞪了贺雨生一眼.对方却浑然不觉自己的讨厌,巴巴地盯着欧阳暖不放。实际上.贺雨生长得确实十分清秀,如果别除掉那一点装腔作势的俗气,倒也不失为一个美男子,再加上他很有钱,所以几乎是无往而不利的。他和曹荣最大的不同点在于,曹荣不懂得用脑子.只会用权势压人,可是他却很聪明.虽然对贺家如很凶恶,回过头来对着欧阳暖却是态度谦卑恭顺.殷勤周到。
    他浑然不顾欧阳暖冷淡的脸色.忙忙地从伙计手中接过一杯茶.巴巴地递给欧阳暖.欧阳暖并没有碰一碰,正想把杯子放下时.他早已机灵地伸过手去.把杯子接过来.跑去放在茶几上.引来贺家如的愕然。
    贺家如便也不再理会他.正准备跟掌柜说买下这现台,横空却突然听见一个人道:“这现台我要了。”
    一个年轻公子从外面走进来.他面带微笑一步一步逼近,在这一瞬间,欧阳暖只觉得自己连血液都在颤抖,几乎就想这样夺路而逃,然而她还是站在那里,纹丝未动.笑意嫣然。
肖天烨的一双眼睛带着一种奇异的光亮:“掌柜,包起来。”   
掌柜一愣,随即露出些许为难的神色道:“可是贺家——”   
我出一百两黄金 “肖天烨微笑道。
    此言一出.掌柜的脸色哗的一下子变了,他立刻从贺家如的手心里抢回那块砚台.道:“既然如此.这砚台就让给这位公子!”
    贺家如愣愣的盯着肖天烨,竟说不出一句话来,一旁的贺雨生冷冷道:“周掌柜.总有个先来后到的说法吧!我们贺家也不是好糊弄的!”
    “这.....”掌柜一愣,瞧见肖天烨向他望过来,心里一慌,忙道.”不,这位公子两天前就下定了!是我老糊涂!”
    “哼.满口胡言.真要下定了你刚才怎么不说!”贺雨生怒气冲冲地冷哼一声,一百两黄金买个现台.有钱也不是这么烧的!他想到这里.对欧阳暖道,”欧阳小姐,你要是喜欢,改天我专门为你寻一方好砚台去,咱们回去吧,别跟这个人生闲气。”
欧阳暖微微点头.强压住心头的震动.对贺家如道:“咱们回去吧。”   
贺家如站在原地.还是愣愣地望着肖天烨.直到欧阳暖推了她一下,她才回过神来,脸一下子红透了,讷讷说不出话来。
    欧阳暖在心里叹了口气,肖天烨这个妖孽的杀伤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这一路走过来不知道引来多少小姑娘的芳心.只可惜她们一旦了解他的残忍暴戾.都会作鸟兽散.....她不会忘记,是秦王杀了林之染!这样的仇恨.即便不记在肖天烨的身上.她与他也绝不能再有交集!
    肖天烨远远站着听他们说话,贺雨生殷勤地跟在欧阳暖身后走下台阶:“我最近帮戏院写了出本子,觉得有些台词不行,听闻小姐高才,想欧阳小姐帮助改改本子!”
    “您说笑了,我哪儿有这种本事。”欧阳暖压下眼底的厌恶.口中说得轻描淡写。
    肖天烨在台阶上冷冷盯着贺雨生.心道好家伙,他还没完了!看来是居心叵测,别有打算!但欧阳暖怎么受得了他那哥油腔滑调呢?他才听了这几句.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他一路从京都找过来,可不是来看欧阳暖和别人亲亲我我的!他为她这样担心,她却藏在贺家,若非他在茶楼上偶然发现了她走出马车.现在还要到处去找她!他拼命寻找她的时候,她却和这个油头粉面的男人在一起.也许还真的曾帮他修改戏本,斟酌唱词.而这个男人对她也一定是百般殷勤.”...这样一想.就像有一把火灼烧着他的心。他告诫自己:这是瞎想.毫无根据.赶快停止。但他发现.自己的思绪并不受理智控制。欧阳暖那么深地嵌入他心里.即使他的心被烤焦煮烂,也已经不能把她从那儿抹去。愈是不愿想,就愈是要想,愈是不愿在坏处想,就愈是想得危险可怕,直到想出一身一头的冷汗。
    肖天烨费尽心思打听到贺家的住址.又花了不少银子打通关节.好不容易找到欧阳暖所住的碧溪楼.可是他打听到欧阳暖与一位夫人一起住,立刻就猜到此人定是林元馨无疑。
    这样一来,他反而不能现身了。
    半夜时分.欧阳暖的房间熄了灯.丫头们都退了出来各自去歇息,他才悄悄走了过去.刚刚走到门口.那道门就霍地一下子打开了.”这一次没有走窗户?”欧阳暖的笑容很冷淡,眼底深处藏着隐隐的厌恨。
看见她的笑容,肖天烨的心早软了,他立刻道:“我没杀你的表兄。”   
欧阳暖的心猛地跳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地盯着他。
    “他在宁国庵.你将来自然会知道。”
    “谢谢你。”被乌云半遮的昏昏月光射来.欧阳暖的眸子在这一瞬间亮的耀目,”我知道你这样做.已经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
    肖天烨原本已经快要露出一个微笑.脑中马上闪过贺雨生站在欧阳暖旁边献殷勤的情景。一想到这,他那颗骄傲的心上被刺伤的地方,又隐隐作起痛来。他竞脱。而出:“此一时.彼一时,我要是知道你在外面过得这样快活.根本不会为你做这种事!”
    那脸上的神情分明是说:你怎么敢躲起来让我找不到你!
    欧阳暖微微一笑:“有什么事,世子可以进来说吗?”她微微侧身,将他让了进去。欧阳暖刻意回避了太子这个称呼.尽管她已经知道.肖天烨如今已经是太子的身份了。等肖天烨进来后.她叹了口气,道:“世子究竟为什么这样怒气冲冲的?因为我误会你杀了表哥吗?”
    肖天烨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欧阳暖的话捅到了他心中的隐秘,他的气息微微有些乱地说:“你    真的相信我?”
    欧阳暖顿了顿.终究还是点点头:“你既然说了放过他,就不会再杀他.我感激你。”
那,你能不能听我一句话?”   
什么话?”
    “我要你再不和贺雨生来往。”肖天烨一字一顿地说。昏黄灯光下,他面色如浅玉.眉间眼底如深潭.浮浮黄光。那瞳子,却比烈烈的火还要热.只一眼就燃尽了一切。
    欧阳暖大张着眼,茫然地看着他,好半晌嘴角才慢慢挑起来的笑意消失了:“我什么时候与他来往过?,,
    “我亲眼看见你们过从甚密。”肖天烨直截了当地说。
    欧阳暖眉心微皱:“我没有。”她轻细的声音仿佛一颗雪落下.刚自嘴唇里吐出,便快速消失在空气之中.听不分明。
    “我的感觉不会骗我。因为我爱你.别人对你的爱慕,哪怕一丝一毫,休想瞒过我。”
    欧阳暖怔怔的轻声道:“我和他之间,连朋友都说不上。”
你以为你和他这么说了.他就不会想入非非?才不是!唯一的办法是,你不再和他来往,不再给他任何希望和可乘之机,他才不得不死心。”   
欧阳暖的口气慢慢冷淡下来,”我住在贺府.....”
    肖天烨道:“那就搬出去.我不喜欢你和这样的人在同一片屋檐下。或者你干脆就随我回京都去!”
    欧阳暖默默地端详着肖天烨,她的眉梢眼底渐渐透出了一股严肃和忧郁:“那我表姐呢?”
    “我已经说过.你不该再和镇国侯府的人牵扯在一起!这是贺家设下的圈套,故意扣住林元馨诱你往里面钻!倘若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妒忌和不满的火苗已在肖天烨休内窜起.因而口气也变得锐利起来。
    “不管你怎么说,表姐现在现在怀着身孕,需要亲人在身边,我是不会离开她的。”欧阳暖发现,肖天烨从来没有什么改变,尽管他为了她放过林之染,也并不意味着他变成了一个通情达理、明白事理的人,他永远都是用他的意识去控制别人,哪怕是他真心喜欢的女人!
    “你心里永远只有你的亲人,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全都视而不见!”肖天烨只觉得火气在猛地往上窜,头脑发热,手心出汗。他强咽下一口唾沫,冷峻地说:“我已说过了,马上离开贺家!”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阅读,尽在wWw.uxier.cOm
——————题外话——————
    有童鞋问我,太子和皇长孙怎么这么弱.我想说,不要把肖衍想象的太正义了.他是政客.是野心家,不是只会打仗而已.....剧透完毕.嗯。 
上一章节:116章 贺家楼别有幽情
下一章节:118章 横生倒养九死一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