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章 太子府内婚事重提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0    作者:秦简

    欧阳可趴在她的脚下,眼泪汪汪.目光凄然.真的是个十足的可怜模样。她在看到苏玉楼要摔死孩子的时候.眼中只有恐惧.只顾着保护她自己地向后退缩.没有丝毫要冲上去抢下孩子的念头.甚至没有开。阻止或者求饶。如果刚才她肯维护她的儿子,流露出丝毫的母爱,欧阳暖还会觉得她还有一点人性.偏偏她没有。这样的欧阳可,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改变。自私、凉薄.只顾自己.不论是对待她的亲生母亲林氏.还是对待她的弟弟欧阳浩.乃至于对待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是一样的.没有丝毫顾念。

    欧阳暖叹。气,一点点把她推开:“可儿,你嫁入苏家,就是苏家的人.还记得你出嫁之前爹爹怎么说的吗?他说你一旦嫁给苏玉楼.从此就不再是他的女儿。你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又是铁证如山,我就是想要为你做什么,也无能为力了。”
    苏芸娘在一旁听见,俏丽的脸上慢慢都是得意:“这可是你说的!若是我们苏家将这个贱人处死,你们欧阳家也不会来干预吗?!”
    处死!他们苏家明面上看是江南巨贾,一副自矜身份的样子,出了事情只会想到这等野蛮恶劣的处置方法,欧阳暖在心底冷笑一声.虽然她对欧阳可没有丝毫的同情.却也对苏家人的恶劣行为很是不齿.她冷冷地道:“苏公子,你可要想想清楚.如今你不过是因为可儿一时骗了你感到恼羞成怒.可你也不能杀了她.会影响苏家的名声。若是被有心人追究起来.对苏家也很不好吧。”
    苏夫人闻言一愣,虽然很不情愿,但她还是得承认.欧阳暖说的没错。如果将欧阳可这样处置了,只怕要闹出什么事情来,最重要的是.可别让苏家的名誉扫地了。她将周围的人扫了一眼,最后点点头,对苏玉楼轻声道:“咱们根本不需要脏了自己的手.有的是法子整治她!”
    苏玉楼认真想了想,又盯着欧阳可看了一会儿,冷笑一声.道:“来人.把她带下去!”
    欧阳可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在她心里,苏玉楼一直是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她费尽心机嫁给他,他却是这样来回报她的?她疯了一样地扑过去,死死抓住苏玉楼的衣摆:“玉楼.就算我对不起你,可我也帮过你啊,如果没有我,你现在一一”她的话刚说了一半儿,就被苏玉楼恼羞成怒地一巴掌打断了.他最恨的就是别人提起他平白无故的牢狱之灾.尤其是欧阳可嫁入苏家后,整天都提起这件事,生怕他忘记了她欧阳可对他的恩德一样!当真可恶之极!
    欧阳可被这一巴掌打懵了,醒悟过来后,她指着苏玉楼.美丽的面容整个扭曲:“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小人!将来一定会有报应的!”
    苏玉楼在众人面前丢脸.早已怒到极点.听到这话.立刻上去猛地踢了她一脚,随即冷笑道:“什么报应,我等着看!来人.还不快把她押下去!”
    两个丫头来拉欧阳可,欧阳可毫不犹豫地把一个丫鬟重重推开,然后倏地一声尖叫.向苏玉楼扑过去,不停地厮打他.尖利的指甲在他脸上划过数道血痕:“苏玉楼,你怎么对得起我!如果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商人之子!”
    苏玉楼气急败坏:“低贱?我低贱还是你下贱?”他将欧阳可猛地推倒在地,咬牙切齿地摸着自己的脸,”明明是你挖空了心思想要嫁给我,你以为我愿意娶你吗?居然还敢做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事情,简直丢尽了我的脸面,”
    他们如同两只发了狂的野兽,相互攀咬着.相互贵骂着,无情的撕裂他们最丑陋的一面.展露在人们的面前。那么的虚伪,那么的无情.那么的让人震撼。
    欧阳暖皱皱眉,李长冷喝一声:“够了没!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呢,要打要闹都滚出去!若是惊扰了院子里的贵客.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苏夫人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欧阳暖.又看了看从始至终紧闭着门扉的客房,一时有些踌躇,拉了拉苏玉楼的袖子,道:“要处置回去再说!别在外人面前丢脸!”
苏玉楼冷哼一声.甩袖子大步离去了,欧阳可闹得披头散发、浑身无力,被两个丫头架起来也跟着走了。苏夫人冷笑着望了一眼欧阳暖.拉着还不服气的苏芸娘也要离去,苏芸娘犹自道:“娘.咱们现在可不用怕她 ...”   
欧阳暖听着这句话.仿佛没有在意,心底却暗暗惊奇。
    不知何时.天空已经下起了绵绵细雨。客房的门打开了,红玉撑着油纸伞.林元馨慢慢走到欧阳暖身旁.望着远去的苏家人.她慢慢道:“难得的机会,为什么不彻底除掉她?,,
    欧阳暖淡漠地道:“表姐.这不像是你会说的话。”
    林元馨微微笑了:“我总不能一直这么软弱下去。不过,你不杀她也好,我知道,你刚才放过那个孩子,是因为你心软,可是苏家人可不会那么好心肠,对欧阳可他们就不会那么客气了,这样一来,她比死了更惨。”
    欧阳暖不置一词,欧阳可会是什么结果.她一点也不关心.死也好,活也罢,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第二天一早,飘洒的细雨侵打在窗棱上.把书桌前的书都打湿了
    “苏家派人把二小姐关押起来了.看守的很严密,连今儿的早饭都没给
送。”红玉低声回报。
    欧阳暖坐在棋盘边,手里拿着一枚白子.问:“关在哪里了?”
    红玉道:“就关在客房后头的马厩里,下了一夜的雨.那里又湿又冷.哪里是女人能呆的地方呀.苏家人还真是够狠心的.二小姐叫了一晚上也没人理睬她。”
    林元馨冷笑道:“如今苏家人巴不得欧阳可死在这里,也省的传出去丢人现眼了,又怎么会理她!这也是她自作自受,若非她非要嫁入苏家.也不会落得这种下场!”
    欧阳暖沉默,冥思了半响,这才落了一颗白子放在了棋盘上。
    林元馨喝了一。茶,见她半天都不语,才轻声道:“暖儿,外人而已,你何必关心。你难不成忘了吗,那对母女当初是怎么对待你的?听说当年连爵儿落水的事情,都是他们一手安排的呢?这样的人.死不足惜。”wWw.uxier.cOm
欧阳暖唇边的笑意逐渐淡了.片刻过后.她才抬起头.缓缓地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她们原本就没有想过今日.所以才敢肆无忌惮的祸害别人。现在这就是她的报应了.只是我不是在想她的事情.而是在想苏家。   
苏家?”林元馨微微一顿,黑子一直没有落下去,”苏家怎么了?”   
欧阳暖慢慢道:“漕运一停.京都里各色货品的市价一路飞涨.从江南来的东西.其利较之平日多出十倍。各地商贾都争着北上.而那些官差转运之吏也打着公干的名义挟带私货。我想.苏家也是冲着这样的暴利去的。”
    “你是说,他们也要去京都?”林元馨的气息微微一停,目光带了一丝疑惑.她看向红玉.道.”昨日可层打探到其他的消息?”
    红玉肃穆道:“苏家的确是带了十辆马车的东西,对外说是举家迁往京都,可是昨儿个夜里因为下雨,苏家有一辆马车陷在了泥里头拉不上来,马儿又不小心受惊.整个车子都翻了.露出那油纸下面的东西,奴婢亲眼瞧见.那些并不是细软古董,而是实实在在的货物。”
    林元馨闻言.深深皱起了眉头.过了片刻后才道:“不,这不对呀.我听说因为官道上意图牟利北上的商人太多,造成拥堵,太子特地在官道上设置了关卡,对商人课征重税.重到他们无力支付,另外还严办了几个挟带私货的官吏,如今大批的商人已经返回故地或者将商品低价抛售了呀,苏家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上京?”
    “去除暴利.非得靠严苛的律令不可,殿下设卡征收重税,自然可以杜绝一般商旅,可是……”欧阳暖说到这里.突然停住,看了一眼林元馨,道,”昨日苏芸娘的态度,表姐不觉得很奇怪吗?”
    苏芸娘不过是一个商贾之女,平日里很是小心谨慎.为什么昨日突然一反常态.竟然。出狂言,口口声声要处置欧阳可,若非她突然脑子不正常,就是必然有什么喜事让她忘乎所以了。
    “表姐,太子所有的用度都是从公中的账目走,纵然有产业,也都是众目睽睽,想必都在泰王的监视之下,突如其来需要大量的军饷与物资,必然有大批的调度.为什么秦王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呢?况且按照目前看来,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的......”肖衍能在短短几个月筹措了大批的军队.可见他早有准备.然而既然是军队.就不能不用军饷.一用饷就得牵动户部x兵部及地方官吏,任他在其他事上多么小心,只要留着这道通风的窗户,就什么也藏不住了口那么秦王为何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呢?
    藏兵先要藏饷的道理谁都明白,可又有谁能做得到?欧阳暖越想越是疑惑.她隐约觉得这一切都和苏家有关.可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关联。太子.皇长孙,江南第一富豪苏家.这其中究竟是怎么样的关系呢?
    这时候.李长进来禀报说马车都已经准备好了,可以立刻启程。欧阳暖丢下手中的棋子,发现林元馨似乎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便轻唤了两声.对方才突然惊醒过来,站起来道:“那咱们便走吧。”
    他们刚刚上了马车,就看到苏家的管家出来吆喝马车,并且清点货物。欧阳暖看着那一箱一箱的货物,心中越发惊奇,林元馨问李长道:“苏苏家人带的这是什么?”
    李长赔笑道:“回主子的话.听苏家人说.他们要搬到京都居住,车上装的全都是细软古董。”
    跟红玉说的话完全相反,这李长分明是在替苏家人遮掩。林元馨和欧阳暖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冷意。
    车帘放了下来.李长命人向京都的方向行去。
    马车里.欧阳暖的脑海中不断浮现那大批货物的场景,突然有灵光乍现.失声道:“表姐.我明白了!”
    林元馨抬眼看向她,有些微愣.”明白什么?”
    “昨儿个我想了一夜,就是想不通苏家人在京都吃了那么大的亏,为什么还眼巴巴地向京都去,常言道,无利不起早.能够让商人连脸面都不要的,只有利益。可是太子早已下令,所有高价贩卖货物的商人一律要征收重税,在这种情况下阻隔了所有人.为什么苏家还非要赶去京都不可?这说明他们一定有法子通过关卡,甚至于,他们手上有免税的令牌!.,
    “免税令?!”这怎么可能.林元馨吃惊不已,美丽的脸上染上一丝不可置信,”我朝只有扶持过太祖皇帝的义商高氏得了这样的恩典,苏家何德何心 ...”她话刚说了一半,突然住了口,眼睛里闪过一丝震惊。
    皇长孙要筹集军饷.必然得先找商人借钱.用商人的钱发饷买粮,等打完仗再由朝廷还钱还利给商人。如此一来,就连户部、兵部的账簿上都见不着蛛丝马迹了,这也难怪,秦王竟然没有发现,皇长孙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筹集了军饷,而苏家,显然是索取了免税令作为报酬。
    “户部、兵部没有出钱.公中也没有账目.就意味着皇长孙根本就没有募集军饷,整个朝廷都被瞒住了,更何况泰王?”欧阳暖喃喃地道。
    “不.他不会这样不谨慎.万一苏家将事情说出去呢?”林元馨面上微微变色.肖衍的个性绝不会做这种没把握的事情。
欧阳暖轻轻摇了摇头,”苏家是商人,商人最讲究的是信用,既然皇长孙出得起价码.这笔生意就一定会做得成!更何况,苏家只是用钱来买一块免税的令牌,至于皇长孙要用钱去做什么,苏家并不关心,也不会去问。”   
林元馨几乎不能相信:“这笔开销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呀,苏家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来?”
    欧阳暖冷笑一声:“苏家没有.江南有,苏家不够.集合全江南的巨商一定就够了,皇长孙只要用这么一块牌子,不用自己动手,自然可以让苏家为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马车里一片的沉默,不要说欧阳暖,就连红玉都感到身上一阵阵的发冷。如果这种猜测是真的,那肖衍又是何时开始筹备的呢.....
车声猜猜.向着京都的方向快速驶去。一路的平静渐渐被抛在身后,越往前.越觉得天地一片喧嚣.踏在青砖上的马蹄声,已经逐渐听不见了。   
京都.阔别已久,却依然气势夺人。
    马车要先送林元馨回府。帘怖微动,光线透进车内的一瞬间.大街上流光溢彩的斑娴色彩从眼前匆匆掠过。不及细看,亦不及回神,那帘帏却又轻轻地落回原处。恍惚了片刻,欧阳暖发现自己仍然坐在黑暗中.前路茫茫.却看不见。
    林元馨幽幽地叹了一声:“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欧阳暖蓦然心惊,表姐温婉贞静.人亦生得美,那么多年,只当她柔弱无骨,却不知她竟如此不愿。她握住她的手,心中暗道,回到原点,就怕一切都已经回不去原点了!心中横亘着一些人和事.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的了。
    马车在太子府的后门停下.看着李长快步奔进去通报.欧阳暖笑道:“表姐,我就不同你一起进去了。”她看了一眼襁褓里睡得香甜的孩子,爱怜道,”等孩子有了名字,记得告诉我。”
    林元馨点点头.目光温柔:“好。”
    就在这时候,李长满头是汗地跑出来,一脸急切道:“欧阳小姐,长公主正在里头作客.殿下请您一起进去呢!”
    欧阳暖和林元馨对视一眼.林元馨开。道:“暖儿.我可以替你去向大公主告罪......”
    欧阳暖轻轻摇了摇头,道:“不.我本来就准备去公主府拜偈。”说着.她由红玉扶着下了马车。
    林元馨穿着一袭对襟式样的淡粉衫子.罩一件玉色烟萝的轻纱.系一条盈盈袅娜的青碧罗裙.这样的颜色令她的眼角眉梢仿佛平添了一段妩媚,然而她脸上的神情却是淡淡的.并不见多少喜色。欧阳暖陪在她身旁,从碧水之畔缓缓而过。京都的气候还有些寒冷.三月花园中一支花也未发,只有雕栏玉砌,亦有晏晏言笑,隔了花丛不断传来。
    不过是短短数日,太子府已经恢复了往日光鲜亮丽的光景,只是如今太子已经居住于皇宫.而这座太子府的主人,也变成了肖衍,欧阳暖心中想着.唇边便有了一线浅浅的弧度。然而那笑.也是淡漠的。
    数月不见.周芷君一身明媚的宝蓝色的长裙.笑意盈盈地迎上来,额上束一因嘤格.一对寸把长的紫水晶缺月发钗.从乌光水滑的发脚直垂下来.螓首轻扬之际,晃悠悠.衬得一席白面越发雍容矜贵.如同一支空谷幽兰叫人心折。看见林元馨.她的脸上竟不现丝毫波澜,拉着她问长问短.语气亲热。
    而一旁的肖衍已经快步走过来,满脸是笑地抱起孩子,那神情说不出的爱恰.兴奋道:“果真是个儿子!”这是他的长子,又在他最得意的时候出现,自然会受到非同一般的看待.欧阳暖垂下眼睛,却看到大公主向她招手,她微微一笑,立刻快步走到公主身旁去了。
    大公主拉着欧阳暖的手,左看右看.这才点了点头:‘,没有损伤就好。”她的语气平常,眼睛里却是饱含泪光,出事之时她一直想要将欧阳暖护在身边,可是在她的身边,才是最危险的。现在看到欧阳暖平安无事,她才稍稍放下心来。
    大公主纤白的手上,几枚翡翠与红宝石的金戒光芒晶莹闪烁.然而再华丽的珠宝.都比不上她眼底的晶光动人。欧阳暖州要说话,却听见肖衍笑道:“馨儿.你为我添了蟒儿.我真是要奖赏你.你想要什么?”wWw.uxier.cOm
    肖衍话音未落.周芷君已经满面含笑.道:“恭喜殿下,这孩子一出生,就带来天下太平的好意兆.这是殿下的福气,也是天下的福气.连我们也得沾荣光,的确是大喜事!”
    这几句话说得喜气又大度,令欧阳暖和大公主同时为之侧目。
    肖衍本在兴头上,周芷君这般巧言恭贺,顿时大喜,连连笑道:“芷君说得好,今日太子府上下各赏两个月的月例,绸缎一匹,墨荷斋上下各赏半年月例,绸缎十匹,也算赏他们尽心服侍主子的功劳。对了,再把那株稀世的红珊瑚送去墨荷斋。”
    所有人忙跪下谢恩.个个笑逐颜开,太子府中上下一片欢庆。
    肖衍回头望着欧阳暖,笑道:“永安,这一路上,多谢你照顾她们母子。
    欧阳暖望着他诚挚的目光.这样殷殷看着她.心下忽然一冷:这样殷切的喜悦,这样温和的表情,有谁会想到他是这一切阴谋的幕后推手呢?不知道太子妃知道自己的亲生儿子是送她上黄泉路的人,她会是什么样的想法。只可惜,死者已矣.这件事除了个别的人.谁也不会知道。世人眼里的皇长孙,是被迫反抗,是正义之师,是天下的表率,万民的希望。在所有人的眼里.太子妃和皇后都是死在秦王手中.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已经失去性命的秦王......敢于拿一切做赌注的人,要的不仅是心性坚忍,最要紧的,是不惜一切的狠心。肖衍要的,是那个至高无上的宝座.在这个过程中,连一力保持平衡的先帝.都成了他的障碍!欧阳暖这样的心思和伤感,却一丝一毫也不能露出来,她于是微笑,慢慢地道:“我和表姐只是互相照应罢了,殿下不必挂怀。”
    肖衍穿着朱红色的翻领窄袖锦袍.衬着他雍容的气度,金缕合欢帽下.覆着他清冷的眉眼.饱满丰润的额,棱角分明的预......说不上好看.亦不能说不好看.扑面而来的只是一种果敢的锋锐之气.那偏偏是无关相貌的。肖衍盯着她.声音徐缓在耳边.像春水一样缠绵而温热.”永安,你为我保下馨儿和儿子.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我真不知该怎么谢你才好。”他似想起一事.眼中兴奋地耀起灼灼星火样的光芒:“我会禀报太子,让他赐给你封赏,”
    欧阳暖感觉他那一束陌生的目光,有着灼灼的温度.几乎令她心惊。她压住心头的惊异.面上平淡无波地款款施礼,用轻柔的声音道出一句:“多谢殿下的好意.只是欧阳暖愧不敢受。”
    “是。”大公主含笑打破这样奇怪的气氛,”暖儿是我的女儿.也就是你的妹妹,馨儿既是她的表姐,又是她的嫂子,她尽一点绵薄之力,又算得了什么呢?”
    “姑母说的是。”肖衍的声音有微笑的意味,目光中却是一阵说不出的
冷意,”只是总要谢的,早晚而已。”
    欧阳暖低了头,长长的睫毛掩住了眼底的惊诧,她总觉得,肖衍的态度,十分不同寻常。
    “姑母.您的女儿可是出落得越发标致了。”周芷君微微笑着走上来,“来,到我这边来。”
    周芷君一副亲热的样子,执了欧阳暖的手,拉她在身边绣墩上坐下,笑道:“今年也十五了吧,正是女儿家最好的年纪呢,可千万别耽误了才是。”她说着.看了一眼肖衍.眼底划过一丝淡淡的冷意.脸上的笑容却更温和    抹元馨看着欧阳暖,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担忧,正要说什么.却听见肖衍道:“馨儿,你这一路风尘仆仆也累了,快带着孩子去休息吧。我待会儿就去墨荷斋看你。”
    林元馨又看了欧阳暖一眼.见她向自己微微点头.便吩咐乳娘抱着孩子一同离去。
    周芷君唇畔带着一丝疏离的笑容.又问了欧阳暖不少问题,欧阳暖一一回答,长睫轻扇.感觉到肖衍的目光炙热而专注.她心里一沉.只能目不斜视,故作不知。
    “唉,”大公主慢慢叹息了一声.声音却是远远的。欧阳暖举目看她.大公主肃穆的面容下也藏着明艳的美,神情却是怔仲的。她轻声说:“我累了.暖儿.你扶我回去见....”
    四周瞬时静了。
欧阳暖立刻站起来.不着痕迹地拂去周芷君的手,淡淡笑道:“是。”   
欧阳暖是坐着大公主的车架回去的,马车上,大公主看着欧阳暖,认真地道:“暖儿.你的确到了应当出嫁的年纪了。”倚着靠垫的大公主,神情安详.温言笑语闲话家常之际.却突如其来地说到了这句话。欧阳暖若无其事地摇头,便看到.她的目光渐渐褪去了蔼然与慈祥。
    “女孩子总是有这一天的。”大公主垂手靠着几案,眉头似蹙非蹙.缓缓地说,”前些日子,我最忧虑的,便是我有个万一,谁来给你找一个好的归宿呢?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只要你点头......我便作主,将你许个好人家。
    什么,许个好人家?欧阳暖怔了怔,来不及回过味来.先忙于隐藏惊诧而迷惘的神情。但到底瞒不过大公主。她挪了挪身子,趋前问:“暖儿,你懂我的意思吗?”
    欧阳暖不安.刚要说什么,大公主却摆手示意她不必多言:“如今尽人皆知,欧阳侍郎家的长女端庄高贵,温柔多才,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再加上你又是我的女儿,不消我多做多说,你的美名已经远近传播了.若是不尽快定下婚事.只怕将来会生出变数。”大公主直望着她,微笑依然.目光中却有更深的内容,”何况.太子眼看就要登基,而皇长孙如今子嗣稀薄,为皇业计,定然会广纳妃子......”
    欧阳暖心中一惊,不安地低下了头。肖衍!肖衍!她何尝不知道那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对.但她从来没有这样恐惧过.因为肖衍过于平静.平静到她几乎以为对方只是一时兴起,可是现在看来,绝非如此。恐怕这件事,连肖重华都知道,那么上次他所说的话,多半是出于一种保护了......欧阳暖低了头去,不堪承受大公主这话中的分量。她隐约能猜到,大公主至今.都是不知道肖衍的所作所为的.甚至于连燕王,只怕也并不清楚...
    静了片刻。还是大公主先开了。.带着不容置疑的沉稳:“暖儿,你告诉我.你愿意嫁入太子府吗?”
    欧阳暖稳住急乱的心跳,举目望去。大公主的眼旁有淡淡的细纹.硬朗而威严:“皇家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宫里又是什么样的地方,你可要想清楚了。我当年是没有选择,可是你有!.,她说。声音微微变了调,不是幽怨.而是一种漠然的恨意。
    欧阳暖早已听得怔了。其实.大公主自小长在宫中,又是陛下宠爱的长公主,数十年来必有一番不足为外人道的辛酸。只是,如今的她.握生杀大权.掌家国斧钱.谁又敢想象她青春年少时的情爱呢?
    欧阳暖在她的目光中慢慢变得坚定:“母亲,我不愿意嫁给肖衍。请母亲成全!”
大公主点点头,声音是柔软的,仿佛含着笑意:“那我就放心了。”说句不好听的话.嫁给肖衍意味着无穷无尽的争斗.就算欧阳暖青春少艾,又美貌无匹,可是肖衍总有一天会是天子,宫里最不缺少的就是年轻美貌的女子.欧阳暖能清醒地看到这一点.大公主觉得很欣慰.毕竟少有女子能够抵挡住成为六宫之主的诱惑,只怕如今京都不少的名门闺秀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大公主继续说:“皇上的宠妃多的是,然而皇后却只有一个。暖儿,你不去奢望那个位子.才是真正的明智。过两日.我便会去与你外祖母商议。   
欧阳暖微觉悚然.前所未有的压力.骤然奔袭,大公主的话.似乎颇有深意。
    从马车上下来,眼前已经是欧阳家的门口,原先坐在后面马车的红玉过来搀扶,欧阳暖才惊觉,额上、背上已逼出了薄薄的汗。
    “小姐.您怎么了?”
    欧阳暖想了想.沉静的面容.波澜不起.眸子黑幽幽的。没什么好怕的.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肖衍再尊贵.也要自重身份.不会做出跌份的事,更不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来求娶,她暂时还可以推一推。
    最担忧的是,将来太子登上皇位,若是赐婚呢?这样,大公主也没办法公然抗旨了吧,到时候.自己又该怎么拒绝.....
    欧阳暖这样想着,心头那一丝阴云慢慢浮起,脸上却露出灿烂的笑容.迎上等在门口的李氏和欧阳治,”祖母.爹爹.暖儿回来了。”
    一一一一一一题外话一一一一一一
    有童鞋问,皇长孙为什么自断臂膀,大家想一想,先帝是他的臂膀吗,皇后和太子妃对他又能有多大的帮助.说到底,杀了她们的不过是秦王而已.这个世上,知道事实真相的.也只有寥察数人.而这些人,这辈子都会让这个秘密烂在心里,提出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个饽论。
更多重生之高门嫡女txt下载尽在wWw.uxier.cOm
上一章节:120章 回京途中东窗事发
下一章节:122章 你不仁我不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