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章 你不仁我不义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21    作者:秦简

     李氏看见欧阳暖,笑容满面。在最危急的时候.欧阳暖毫不犹豫地将皇长孙的侧妃带出城去,老太太心里还埋怨这个孙女儿不懂事,生怕一个不好自家被太子府牵连了,可是转瞬之间.京都的局势就已经天翻地覆,那林元馨还为皇长孙肖衍生下了长子!在李氏看来,欧阳暖这次是真真正正押对了宝!

李氏的手亲热地搭在欧阳暖的手臂上:“孩子,你可算平安回来了。”   
是,让祖母担心了。”欧阳暖轻声细语道。
老太太,暖儿才刚刚回来,有什么事进去再说吧。”欧阳治穿了件宝蓝色团花束腰掇衣.目光明朗.气质绝佳,脸色却不知为何,有些淡淡的。   
院子里,李姨娘缓缓地走到台阶处.曲膝给欧阳暖行了个礼.喊了声”大小姐。”
    欧阳暖冲她笑了笑,特意看了她两眼,李月娥微微一笑,并不在意欧阳暖看到她隆起的腹部。
    回到客厅,大家分主次坐下.欧阳暖这才有机会打量屋里的陈设。一水儿的黑漆家具.茶几上娇黄鲜艳的迎春花,墙角青翠可人的富贵村,墙上八仙过海的大屏风,整个客厅重新装扮,焕然一新。看来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才对.欧阳暖的心里闪过一丝淡漠的笑。
    几个小丫鬟轻手轻脚地上茶.欧阳治客气地问她:“路上可平安?”
    欧阳暖裣衽行礼,恭敬地应了一声”是;”接着笑道:“有皇长孙派来的人护送.一路上倒也没出什么岔子”。
    欧阳治听了轻轻”嗯”了一声,望着她的表情闪过一丝不悦:“要出远门.怎么也不事先说一声,这么没现矩!”
    就这一句话.欧阳暖听着目光一冷,脸上却笑着道:“事发突然,女儿也是没有主意,只能派人回来通知一声,就连随身的衣服都没有带.这次的不少东西还是平城贺家的老太太为我们准备的。,.
    平城贺家?欧阳治听到这里,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
李氏却没注意到这个,突然问道:“怎么爵儿没有跟着回来?”   
屋子的空气一滞。
    欧阳暖笑容恭谦:“他一直闹着去仓州,表姐就写了一封信推荐了他去.”
    李氏微微蹙眉:“那儿不是还打仗吗?你怎么能让他去啊!”
    “仓州情形一直时好时坏的,但去了那儿爵儿也会有人照应.总不会叫他吃亏。”欧阳暖表情平静而自然.”他也是个大人了,因为咱们担心,总这样拖着他的前程也不是个办法。他既然有心要建功立业,自己出去闯荡,这是好事情,咱们总该支持他的。”
    李氏仍旧有点不悦,欧阳治却点了点头,不再提欧阳爵,而是问欧阳暖:“你去过太子府了吗?”
    欧阳暖恭敬地道:“回父亲,我是亲自送表姐回去后,才敢回家里来的。欧阳治看了她一眼,笑道:“你表姐和你从小感情要好,如今又是患难与共,能得她的青眼很不容易.可要懂得珍惜。”
    这是要借由自己攀附太子府了,欧阳暖心中冷笑,口中却恭声应”是,”欧阳治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又问欧阳暖:“大公主那里呢?可拜偈过了?”
    他并不关心自己的儿女.他关心的只是前程.这一点.从他问的话里头就能够看出来。欧阳暖慢慢道:“在太子府见着了,父亲放心,公主还请我向祖母和父亲问候一声。”
    “那就好   “欧阳治大大松了一口气。Www.uxier.coM
    “好了好了,先用膳吧。”李氏打断了欧阳治的话,看他的样子,还想要说什么,却碍于李氏不便再多言了。
    众人纷纷入座,张妈妈指挥着丫鬟们上菜,李姨娘则站老太太身边帮着布菜。
    看着李月娥还站着,欧阳治大手一挥,道:“这里也没有外人.坐下来吃饭吧!”
    李月娥面露忐忑地看向李氏,老太太笑道:“说的是。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坐下来吃饭吧!”
    李月娥就笑着坐到了欧阳治的身边,欧阳暖看了她一眼,不由得微微瞩目。想当初.她可是椎辞不肯坐的.就算坐也是坐在下首.可是如今,她竟然只是表面上客气了一会儿便坐下了,而且还是坐在欧阳治的身旁.再加上刚才从进了门.就没有见到王娇杏,这位王姨娘可是一向很得欧阳治宠爱的.为什么却没有出现呢?实在是颇费思量......
    李氏笑了笑,吩咐负贵上菜的丫鬟:“上菜吧”。
    胭脂鹅、翡翠白玉,银芽鸡丝、香糯紫菜苔、美人肝、蜜汁火方......摇了满满一桌子。就在大家以为菜已经上齐的时候,丫头端了一碗酸辣汤放到了李月娥面前:“李姨娘,这是老太太特意吩咐给您做的。”
    李月娥微怔,随即看了一眼欧阳暖.却见到她满面含笑,表情并无什么异样。
    李氏已道:“这两日丫头说你食欲不佳,我命厨房持地煮一碗醒胃消滞的酸辣汤.很开胃.你尝尝。”
    李月娥喜不自胜.颊边泛起一丝红晕,面上无限欢喜和感激:“老太太,这怎么使得?”
    李氏笑着问她:“有什么使不得?怎样?还合口味吧!”
    李月娥尝了一口,笑道:“正如老太太所言.这汤酸酸辣辣的,很是开胃。多谢老太太了!”
老太太笑了笑,拿了筷子夹了一筷子银芽鸡丝,其他人才开始动筷子。大家都举止优雅,细嚼慢咽,桌上除了轻微的碰瓷声,再没有其他声音。   
吃了饭.丫鬈们上了茶。李氏突然对欧阳暖道:“我和你父亲商量过了.这个月十五是李姨娘的生辰,咱们给她办个热闹的生日,你也要为她置办个礼物才是。”
    欧阳暖心里一震.但很快收敛了情绪.笑着应了一声”是”。
    见她没有一丝不情愿的样子.李氏面上带笑,道:“还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说,月娥那个红蕊院太凉.春天都没有太阳,对孩子很不好,我便做主.将你的听暖阁后头空着的明丽轩给她住了,你没有意见吧。”
    欧阳暖带着笑容道:“孙女怎么会有意见,祖母觉得好就成。”
恩,这样就好.今天不早了,你下去歇着吧!”李氏满意地点点头。   
欧阳暖刚到听暖阁.葛蒲便一脸欢喜的迎了出来.”奴碑给大小姐请安,” 欧阳暖看见她爽利的样子就不由自主笑起来,”家里还好吗?”
菖蒲看了一眼周围,吞吞吐吐道:“其他都没什么,只是方嬷嬷病了。   
欧阳暖一愣.随即道:“带我去看看!”
    “我们走的时候,嬷嬷还好好的.怎么就病了?”红玉急切地问道。
    “嬷嬷原先只是身子不适,可是后来却不知怎的.越来越严重起来,先头只是咳嗽,后来就开始卧床不起.嬷嬷一病倒,奴婢就去请了李姨娘,让她给嬷嬷请个大夫来.可是她却说.府里头的大夫都是给主子看病的,断没有给奴婢请的道理,让奴婢自己出去给嬷嬷抓几服药就是了......奴婢气不过.理论了几句.谁知....”.
    欧阳暖一边听着.脚下生风,已经走到方嬷嬷住的房间门口,就在这时候.有一个穿着丁香色十样锦妆花猎子的妇人掀开帘子走了出来。
    那妇人不过三十五、六的样子,乌黑的头发整整齐齐梳了个圆髻,露出光洁的额头.透着几分精明干练。
    菖蒲忙停下未说完的话。
    妇人看见欧阳暖俏脸寒霜的模样就是一愣,随即跪在了地上磕了一个头:“大小姐......奴婢管氏,给大小姐请安了。”
    欧阳暖面上神色很淡,眼中却有一丝愠怒:“原来是管妈妈!”
    “正是奴婢!..管妈妈站起身来,口中道:“李姨娘听说方嬷嬷病了,就回禀了老太太.老太太吩咐奴婢在这里暂时代替方嬷嬷照顾。”
    欧阳暖笑起来,只是那笑容中带着一层冷冽的寒气:“哦,祖母可没说过这回事。”
    管妈妈心里有些忐忑,低头道:“奴婢......只是按照老太太的吩咐做事。
    欧阳暖冷冷笑道:“既然如此.明天一早我就会去回了老太太.让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管妈妈一愣.刚要说什么,欧阳暖已经急步撩帘而入,大丫头文秀正站在外室抹眼泪,一看到欧阳暖满脸惊喜,道:“大小姐,您可回来了。方嬷嬷病的很厉害呢....”;
    欧阳暖见她两眼泛红,心中不由一惊.一面问她:“现在怎样了?”.一面疾步进了屋。
    文秀跟在她身后:“人已经醒了,却说不出话来了......”说着,低泣起来。
    欧阳暖已进了内室,一眼就看见了脸色腊黄地躺在床上的方嬷嬷,她原本少有白发.如今却已经满头皆是.整个人苍老、衰弱,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欧阳暖快步走了过去:“嬷嬷,您怎样了?要不要紧?”
    方嬷嬷望着她.眼中先是高兴,然后开始有了泪光.嘴哆哆嗦嗦地要说话,却一阵猛烈的咳嗽。
    跟过来的管妈妈忙道:“方嬷嬷,你别心急.静心养着,你有什么话,等好了再说也一样。”
    “红玉.拿我的帖子,去请大夫来。”欧阳暖冷声道,旁边的管妈妈要说什么,欧阳暖冷冷看了她一眼.管妈妈只觉得那阵寒气令人心惊.顿时语塞不说话了.她悄悄退了出去,只想着要赶紧去禀报李姨娘,谁知葛蒲正守着门口,一见到她要走,连忙拦着:“管妈妈.您这是要去哪里?”
    管妈妈讪讪笑道:“奴婢只如....想起有些事.....”
    “菖蒲,让她去吧。”欧阳暖回过身来,”记得告诉李姨娘.我这里还有一块上好的料子是从平城带回来的.明天带给她。”
    “是。”管妈妈刚一应下.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明明说过自己是奉老太太的命令来的,又怎么能给李月娥梢带东西,她连忙补救:“奴婢是回老太太那儿,大小姐若是不急,奴婢碰着了李姨娘再传加 ..”
    欧阳暖冷冷一笑,挥了挥手.道:“你去吧。”
    管妈妈每次看到大小姐那漂亮静谧的脸,不知道为什么,都有些如坐针毡的忐忑不安.这时候听到她说可以走了,忙不迭地行礼退出去。
    大夫很快过来开了药,说方嬷嬷的病已经转成了肺炎.若是再拖两天.神仙也难救活了,欧阳暖听到这里,微微合上了眼睛,葛蒲在旁边道:“大小姐,您是不知道.自从您走了以后.京都里头到处都在说您胆大妄为,居然敢带着谋逆太子的家眷逃跑.那天开始老太太脸色就不好看了.李姨娘原本就掌管家务.后来又怀了身孕,这府里头更没人敢与她争夺。她原先想要的可不是咱们后面的院子,而是听暖阁.老太太竟然也答应了,可是方嬷嬷死活不肯将所有东西搬出去.与她据理力争说这是小姐的院子,断然没有给姨娘住的道理.李姨娘就委委屈屈地去老太太跟前告了一状,惹得老太太动怒,说方嬷嬷倚老卖老,罚她在大冷的夜里去跪祠堂......”菖蒲一边说,一边掉眼泪,红玉气的满脸通红。
    “她真是好大的胆子,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提携了她?”红玉愤愤然。
    欧阳暖冷笑一声.有句老话是,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她看着葛蒲.慢慢道:“然后呢?”
    菖蒲继续道 “后来方嬷嬷就病了.李姨娘派了这个管妈妈来,说是替方嬷嬷管理听暖阁,这个管妈妈刻薄又坏心,三不五时打丫头闹院子.弄得鸡飞狗跳.还扣着咱们的月钱.丫头若是有谁敢多说一句,她就禀了嫉娘将丫头关到柴房去。”
    “这府里,就没有人肯管一管?”红玉气的眼睛通红,咬牙道。
    “到处都说,大小姐已经......在半路上被乱军杀了......李姨娘还对方嬷嬷说,大小姐是再也回不来了......”菖蒲忐忑地看了欧阳暖一眼,照实说道,”再说李姨娘掌家久了,王姨娘也很不服气.可是两个月前,李姨娘说王姨娘带了麝香进她院子,惹得老太太大怒,叫人把王姨娘领出府去了,从此后谁还敢招惹李姨娘呢?”
    欧阳暖站起来,走到方嬷嬷身旁,见她满脸是泪水的看着自己,声音不由自主变得柔和起来.”您先歇着吧!”欧阳暖帮她掖了掖被角.”我已经回来了,一切都有我在。”
方嬷嬷就闭了眼睛。   
屋子里变得静悄悄。   
欧阳暖向文秀做了个照顾方嬷嬷的手势.然后走了出去。
    红玉看向欧阳暖道:“小姐.您一定要好好教训她!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欧阳暖淡淡的道:“世人都是逢高踩低的.这又有什么稀奇.也不独她李月娥是这样,只是她的脸变得太快.手段也太毒辣了些.连一个老人都不放过。”
    红玉的气平了一些,不过还是嘟囔了一句:“她怀孕又怎么了.这府里又不是她一个人的天下.....”,
    “你今天没有看出来吗?这府里,早已是她的天下了。”欧阳暖的声音还是软软的:“红玉,她肚子里的就是她最大的筹码.这个筹码.如今可是娇贵得很。”
    红玉眼因一红:“旁的倒是没有什么,只是看到方嬷嬷这样被人欺负,奴婢心里、心里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欧阳暖轻轻摇头:“没有什么咽得下去咽不下去的.如今她是会高兴,只是能高兴多久,便不知道了。”
    李月娥这样做.不过是在府里立威罢了.只是她做的太过分.伤到了欧阳暖关心的人,这样一来,她就不能任由她这样的得意了。
    第二天一早,欧阳暖便去了寿安堂.将管氏的事情回禀了李氏.李氏先是惊讶,后来笑道:“这件事情月娥也是好意.暖儿不要多心了。”
    人都派到听暖阁了,还叫她不要多心.有这样的好事吗?欧阳暖笑笑,望向李月娥。
    李月娥心中原本还有些忐忑,听到这话立刻有了底气.笑道:“老太太说的是,我只是想着方嬷嬷病了,大小姐又不在,怕听暖阁没人照料。”
    李氏摆摆手,道:“我都明白,暖儿,这件事就别提了,爵儿可有消息没有?”
    欧阳暖笑着点点头:“孙女正要给祖母看.今天早晨收到了一封信,信上只说他一切平安.在仓州一切都好.其他的就没有提及了。许是怕咱们知道他在哪儿.派人去找他回来。”
    “唉,仓州那儿还在打仗,谁会跑去捉他回来,这孩子也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李氏叹了口气,发自内心的担忧道。
    欧阳暖略略出神.李月娥面上忧虑道:“本来叛军都要败了,听说那秦王世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军资.如今前线闹得凶呢!”
    欧阳暖微微垂首,望住墙上自己的倒影,看不清容颜,只觉得侧影如见,清瘦了许多,她忽而一笑,声音仿佛是从古旧的记忆中穿来:“这场仗,不知道要拖上多久了。”
    李月娥瞧她神情有异,以为她还在忧虑欧阳爵的安全,便笑道:“好在老太太是个有福的人.而且还是极有福的人啊,大少爷自然也能沾上福气.平安归来的。”
    李氏笑道:“我哪里有福了——!”
    李月娥驾轻就熟地笑道:“老爷官居侍郎,眼看着还要升迁,而且以老爷的才能,日后官居一品不敢说,但是官居二品、三品还不是一句话?到时候,老太太一定会一起册封的!这还不是天大的福气吗?”
官居一品?欧阳暖心底冷笑一声,李月娥还真是拍马屁不打草稿,欧阳治可也是上了劝进书的,太子不过是看在镇国侯府的面子上没有追究,欧阳家这些人却还不懂得自我反省.依旧活的迷迷糊糊.拼了命的想要往上爬。   
李氏被李月娥说得眉眼又笑开了:“嗯,被你一说,好像我还真有那么一点儿福气。”
    李月娥笑道:“当然是有福了,何止是一点儿福气,将来我也要跟着您沾沾福气呢!”
    欧阳暖看着她们二人,脸上自始至终保持着冷淡的笑容。
    府里进人出人,向来是有定例的,尤其李月娥管事以后,谁都别想在她眼皮子底下安排人手.可偏偏她如今怀了身孕,精力大不如前,欧阳暖看准机会,悄悄在府里的书库里安排了两个看守书库的丫头。书库不同于书房,欧阳治十天里头也会去个三四天.却又不是天天在,旁人看来并不显眼,却实在是个很重要的地方.欧阳暖送去的这两个丫头,一个会吟诗一个会作画.温柔体贴.相貌美丽,都十分的出挑。
    一切都安排好了以后,红玉十分疑惑地道:“大小姐.这两个丫头毕竟出身低,就其是她们伺候了老爷.老太太只要不松。.也不一定能成姨娘的啊,对李姨娘更是没什么作用了。”
    欧阳暖笑吟吟地道:“这就未必了。”
    红玉看向欧阳暖:“小姐有法子?可是老爷会看得上那两个丫头吗?她们的容貌比起李姨娘还差了点.更是比不上当初的周姨娘和王嫉娘.老爷只怕是不会将她们放在眼里。”
    欧阳暖淡淡一笑:“以前爹爹身边的姨娘.大多是不通文墨的,就连李姨娘,虽然是个秀才家的女儿.却也并不十分通晓这些,爹爹自然会有些曲高和寡的寂寥。这两个丫头.是我请母亲特地为我高价买来的,你以为只是认识几个字的寻常丫头吗?李姨娘怀了孕,爹爹身边就没有了嘘寒问暖、知冷知热的人.这两个丫头颇有才情,自然该知道怎么做。”
    红玉依然听得似懂非懂.不过她听明白了一伴事儿:大小姐很有把握.欧阳治会喜欢这两个丫头。刚刚放下一个担心.又想起了另外一个忧心:“大小姐,这两个丫头毕竟不是府里头的,她们的品行如何我们也不知道,要防她们得了老爷的欢心后,会像李姨娘一样反咬您一口。”
    欧阳暖淡淡一笑.道:“母亲既然将她们送过来,自然就有拿捏她们的法子。这一点,你不必担心……”
    “那......要不要奴婢交代她们几句?”红玉小心地道。
    欧阳暖笑笑:“有些事情不必咱们交代.全靠她们自己的本事,若是没有本事,就只能老老实实认命地被李月娥压一辈子,若是她们有能耐,事情就大有可为了。”
欧阳暖从来没有想过压制李月娥,毕竟这欧阳府上的一切她都不在乎,可是李月娥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方瑭毋来立威.这一点让欧阳暖极为恼怒,李月娥也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她既然不想过好日子,大家不妨试试看!   
明丽轩
李月娥走进屋子,心情极好:“佩儿,把燕窝捧上来。”   
佩儿奉上了一盅燕窝:“姨娘请用。”
    李月娥看向那汤盅,立时便皱起了眉头:“库房里不是有上好的血燕吗?”
    佩儿一愣.随即低着头:“姨娘,奴婢今儿去领的时候,库房的管事妈妈说那血燕是皇长孙侧妃送给大小姐的.大小姐不在的时候她还敢放出来一点.现在是真的不敢动.....”
    李月娥瞪了佩儿一眼:“没用的东西!既然她送进了公中,那就是谁都可以用!还不快去领来!”
    佩儿点点头,快步去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却依旧是两手空空:“姨娘,大小姐把血燕全都送去了寿安堂......”
    “什么?”李月娥把脸一沉,”我还真是小看了这个丫头,哼.她心眼儿多着呢!当初夫人就是被她扳倒了,当真是个笑面虎!”
佩儿想了想,道:“如今老太太这样疼姨娘,您不如去寿安堂说说.....   
说什么说!”李月娥重重点了一下佩儿的额头,”真是个蠢丫头!你认为我怀了儿子就是修成正果了?不是!左不过是一个姨娘罢了。想要过上好日子,这府里上上下下要费多少心思?而很多事情不是费心思就可以做到的,还要打点一番才可以。老太太的确是宠着我,那也是看在我肚子里孩子的份儿上.这份宠爱得用在刀刃上,哪儿能为了这点小事就去闹腾.岂不是显得我很没道理.知道嘛?!”
    佩儿有些忐忑:“可是大小姐回来.咱们做事就不方便了.公中的那些账目.....”,
    李月娥想了想,不由自主叹了口气:“我也知道,好在前些日子咱们已经攒下了不少休己.没有老太太的吩咐,欧阳暖也不敢去查。现在最要紧的是生个儿子.到时候我想吃多少燕窝就能吃多少燕窝了,就是将她听暖阁披空了,她也得笑盈盈的!”
    就在这时候.李月娥突然想起了要紧的事:“老爷呢?”
    佩儿脸色微微一红,道:“老爷用完膳后就去书库了,说是要找两本书,待会儿再过来。”
    “都这么晚了看什么书。唉。罢了。让人在小厨房里整治些小菜吧。刚,才老爷晚饭吃的很少,别饿着才是。”
    欧阳治这些日子还是每天都到李月娥这里来.不过现在李月娥已经不能词候着留宿了.她为了笼着欧阳治的心.特意将佩儿送去给欧阳治侍寝,这样一来.也算暂时安抚了他,免得他在自已怀孕期间再去惹什么事。在这一点上,李月娥比林氏大度,也比她看得更长远。
    佩儿给李月娥梳了头、更了衣。可是她们主仆折腾了半晌后。又等了足足两个时辰.欧阳治却依然没有来。
    佩儿有点奇怪地扫了一眼沙漏,看向了李月娥,李月娥皱眉道:“收拾一下睡吧。”
    佩儿有点不死心:“姨娘.要不要奴婢出去找一找?”
    找?去哪里找?这话说的居然透出一股亲热劲儿,李月娥狠狠瞪了佩儿一眼,佩儿一惊,赶紧低下头去。
    可是这时候.李月娥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老爷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佩儿便去收拾床铺.李月娥坐在那里却一直在思索事情,她的心里有一丝丝的不安,可是却又找不到哪里不对劲儿。
    一连七天,欧阳治没有来过李月娥的院子.他每天都宿在书房.唯一不同的是,书房里多了两个如花似玉的丫头。欧阳暖说的对,这两个丫头是早已经过调教,又经过别人的指点,相当了解欧阳治的喜好,她们虽然还没有名分,却并不心急.本本份份的按着丫头行事.对欧阳治照顾的极周全外.没有一丝举止逾规。她们的存在,很快让老太太注意到了.出于要开枝散叶的考虑.主动替欧阳治提了她们两人做通房。
    李月娥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惊得目瞪。呆,她真是想不到,书库里头竟然不知不觉多了两个温柔多情的丫头.更不知道欧阳治去书库是别有隐情,她思来想去,这两个丫头只怕还是和欧阳暖有关系.只如 ...人是放在书库的,又是欧阳治自己看中带回书房的.怎么也怪不到欧阳暖的身上。她想来想去,只能去老太太那里诉诉苦:“我也不是容不得人.只是老爷年岁日长.现在再纳妾实在是糟蹋身子骨啊!尤其那两个丫头又年轻,实在不适合留在老爷身边.倒是我身边的佩心……,;
    就在这时候,欧阳暖掀开帘子进来,满脸带笑道:“姨娘在为什么事情忧虑呀,老远就听到你在叹气呢!”
    李月娥心中怨恨,脸上却不敢露出来,讪笑道:“我是怕那两个通房太年轻,词候不好老爷罢了......”
    欧阳暖微微一笑:“按照道理说.这些话本不该我来说,只是娘卧床不起.祖母又年事已高,很多事情都不管了.我不得不说两句。其实呀.爹爹身边多两个人也好,姨娘最起码不用太过操劳,爹爹的一切事情可以交由她们去做,姨娘也好安心养胎了。”
    “可是.她们毕竟刚刚进府,很多规矩都不知道...”;
    “姨娘真是说笑了,咱们府里头的丫头.不要说是家生的.就算是外头买进来的,也都是妈妈们好好管教过的.没有谁不知道身份现矩的.如果真得不识瞅巨,不还有老太太和姨娘在嘛,错不到哪里去的。”
    李月娥一听,顿时觉得一口气堵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什么叫憋屈,这就是了。
    欧阳暖看着她面色发黄,心中却也没有感到很痛快.她对李月娥本人没有好恶,本来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偏偏李月娥非要拿她的人开刀,这就怪不得她无情了。至于那两个丫头.也是处心积虑想要往上爬的人.欧阳暖给了她们这样的机会.她们就毫不犹豫地抓住了。
    想到这里,欧阳暖轻轻一叹,人生在世,总是有些无奈,上一世是如此,这一世还是如此。心软、心善是不能让她活下去的。
就在这时候.张妈妈捧着一张帖子急匆匆地走进来:“老太太.刚才皇长孙侧妃派人送来帖子,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请大小姐过府一趟!”   
——————题外话——————
更多重生之高门嫡女txt下载尽在Www.uxier.coM
    有人说女主不关心世子,这是男人的战争,女人要靠边站.同样的.后院是女人的战争.男人也要靠边站!女主本来就是心黑手狠的人.可不是善茬,指望看白莲花的出门左拐!

 

上一章节:121章 太子府内婚事重提
下一章节:123章 欠我的你自己来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