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章 新婚燕尔亦有波折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30    作者:秦简

    不知为什么。欧阳暖在这一瞬间有些微的不自然。她和肖天晔见面,并没有做出过分的举动,也没有背叛的行为。可是她还是不由自主地微微低了头。脸上甚至有一热的感觉。忙走过去道:“你醒了。我去叫大夫来。”   

肖重华摇了摇头,道“不要了。我很好。

    欧阳暖看了看他。点了点头低声道:“好。说着。她安慰的微微一笑道:“还好。大夫说只是皮外伤。你不要担心口”

    肖重华突然握住欧阳暖的手。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房门打开口燕王和董妃走了进来。欧阳暖急忙想挣开他的手,肖重华却用力一握,欧阳暖一顿之后。只有让他握了。却迅速涨红了脸。

    小夫妻间的小动作让燕王抿起了唇角。要笑不笑的,但在看到欧阳暖羞窘的表情之后又生生忍住。意味深长地看了肖重华一眼。

    燕王的态度比上一次见面的时候自然了许多。他不动声色。但眼里的目光无疑却是带了一丝笑意的,出声问道:“他醒了?还好吧?”

    听话是问自己的。欧阳暖无奈。只好微微抬头。红着脸看了燕王和董妃一眼,轻声回道:”父王。是,已经醒了。大夫检查过都没事,只是皮外伤,应该没有大碍的。”

    董妃满面笑容。转头对燕王道:“娶了妻子。就不必咱们担心了。重华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燕王点点头。对欧阳暖道:重华养伤的事。你要多上心了。

    欧阳暖闻言微微一怔。印象中。燕王似乎对自己还没有这样和颜悦色过。

    燕王看着她。眼睛不由自主地移开了。从心底来说。每次看到这个女孩子。都会令他想起林婉清。牵起他心头无限的心痛。然而重华偏偏下定了决心要娶他,甚至于,他对自己这个父亲说。认准了她。

    认准了啊。这样的肖重华。在燕王看来。是极度陌生的。

    肖重华的性格,一向是冷静过度,沉稳有余,从小到大。他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从来没有开过。。他总是能够游刃有余的压制自己的喜爱。这一次对欧阳暖。是第一次。”

    既然他已经认定了她。作为父亲,他还有什么好说呢?

    燕王目光灼灼。一直看到欧阳暖点头。才转了视线对肖重华道。这次,陛下命你掌管左营,没有办完事就敢擅离值守,你的胆子着实不小。等伤好了。我再和你其帐!”

    这。气。还真不像是父亲对受伤的儿子说的话。

    燕王盯着肖重华看了一会儿。突然怀疑起他从军营赶回来的原因。肖重华不像是这么没有算计的人,他这次匆匆赶回来。一定有什么原因。而且一定是和欧阳暖有关。想了想。他回头吩咐向侍卫道:“这几天军营里头的事情暂时交给副将。让他好好养伤吧。”

    是。

    董妃走上前。似乎想要查看肖重华的伤势,肖重华淡淡一笑,疏离地道:“就不劳烦您了。”

    董妃的手微微一顿。看了欧阳暖一眼。笑了笑道:“是。有暖儿照顾。重华一定会很快康复的。”

    欧阳暖站在一旁。微微含笑点头。董妃毕竟不是肖重华的生母。可她表现出来的担忧却很是真挚。外面都说世子和明郡王对董妃都很尊敬。现在看来。尊敬有余,亲近不足。

    董妃这一回来。带了不少疗伤的药材。等他们一走。肖重华便命人将之放到库房里去。显然并没有使用的打算。

    肖重华躺在床边,看着欧阳暖若有所思地站在一旁,于是笑道:“暖儿。过来坐。”欧阳暖看了他一会儿,方慢慢走了过去。刚靠近便被肖重华伸手拉住了左手。一个用力便让她在床边坐了下来。细细看着她的眉眼和神色,肖重华低声道:睡得不好?昨夜辛苦你了。

    我没事。欧阳暖回答他的问话。声音很低却很轻柔。

    我昨晚睡得够多了。你应该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好好睡一觉。”肖重华的眼睛里微微有一丝异样。慢慢地道。

    我不困。欧阳暖低声回答道话音刚落。肖重华指了指铜镜。欧阳暖望了一眼。只见铜镜里头的女子发髻松散。面容憔悴,她的脸不由自主一红。

    肖重华低低轻笑:“暖儿。你放心睡觉就好。说着。便将她往床上拉过去。欧阳暖连忙说道:“你。先放手。我换衣服。”

    肖重华的眼神落在她昨晚匆匆批起的外衣上。欧阳暖知道。自己昨晚上太匆忙。没有来得及更换。这一身衣服还是白天在宁国庵的时候穿的。身上有很浓的檀香味道。

    他放开了她。笑道:“快去吧。

    欧阳暖阅言看了他一眼,见他依然一脸淡淡的笑容,没有其他的表情,稍稍放了心。可能肖重华还不知道肖天桦来了吧,要不然就是他根本不在意。于是,她起身去换了衣服,随后小心避着肖重华。到了床的里侧躺下。这一来才发现情形实在尴尬。尽管两人早已同床共枕。且有了很亲密的关系’

但毕竟都是在晚间。从来没有白日躺在床上。想到这里,欧阳暖涨红了脸。不得已将身子背了过去。

    肖重华没有动。欧阳暖只好闭了眼晴假装睡去。

    肖重华幽幽叹了。气。低低问道:暖儿,若是我昨夜再也回不来了呢?你可会为我难过?”

    那语气中的萧索,让欧阳暖的心险此漏跳了半拍。等了很久。不见欧阳暖回答。肖重华努力伸了右手出来,轻轻拉住了欧阳暖的一只手臂:“暖儿。你睡着了?”

    欧阳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心跳。尽量不让自已受他的影响。肖重华等不到她的任何回应。也不再说话。只是抓了她的手再不放开口似乎在坚持着什么。欧阳暖有些紧张地等待着他的动作。谁知肖重华却只是就那样十指交叉地握了她的手。欧阳暖慢慢放松下来。很快。几乎整夜未眠的困倦袭来。欧阳暖沉沉睡去。似乎这些天从来睡得都没有这样踏实。醒过来时,已经是下午。

    欧阳暖慢慢张开眼睛。入目处。却是男子健壮的手臂。欧阳暖一惊。忙向后退了一下,才看清自己竟然是抱着肖重华的手臂睡得香甜!

    微红了脸。欧阳暖急忙轻轻闪避开口抬眼处。却见肖重华也正睡着。唇角微杨。还带着淡淡笑意。那抹淡笑使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柔和了许多。

    想到两人一直都没有用膳。她收回了视线,轻轻坐起身来准备下床去。稍微一动。便见肖重华烦长的睫毛轻轻动了两下。接着睁开了眼睛看向她。

“暖儿。你醒了?”

    欧阳暖想到他也没吃什么。便微低了眉眼道:你也饿了吧,我吩咐她们准备。”

    肖重华摇摇头,想要说什么,手无意识地抚上了欧阳暖的腰肢。欧阳暖一愣。旋即急忙起身下床:“我。。。。出去叫人进来。”

    肖重华看着她快步走了出去。仿佛是落荒而逃。眼眸一下子黯淡下去。

    他以为,她会解释。

    可是。她没有。

    没有的意思是否证明。她已经默认了她真的在宁国庵和那个人见面。

    肖重华不是个会追问到底的人。他问不出。。用在别人身上的玲珑手段,在她的面前,却使不出来。因为她是他的妻子,是他的伴侣。

    从前燕王府只是休息和睡觉的地方。从娶她进门口他开始迫切的希望,这里变成一个家。

    他一直以来想要的。不过是一个真正温暖的家。也只有她,才能给他这样的一个家。

    可而今一一他不知道。她是否也是这样想的。

    欧阳暖从门外走进来。笑着道:红玉早已准备好了。马上就送上来。

    暖儿一一他垂着头,低低地唤了一声,本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有机会再唤她的名字了。当他离开京都的时候。。。。。。然而此刻。那两个亲昵的字眼轻轻地绕过舌尖。擦过唇际。

    你去了宁国庵。这是陈述,并不是问话。

    终于还是问出。了。欧阳暖的心底滑过一声悠长的叹息。声音里也多了一丝清冷:“是。我遇到了肖天烨。”

    她说的是遇到。不是约好在那里见面。可肖重华也知道。能让肖天烨冒这样大的险。只有一个理由。就是为了欧阳暖。她的承认。无疑是在肖重华那备受煎熬的心里火上浇油。

    可是。我并不知道他会突然来到京都。欧阳暖说话的时候神色漠然。表情始终是冷淡的。波澜不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起伏。只是在说的时候。细细的秀眉不经意地微微一跳,眸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晃动,犹如海水之上漂浮的碎冰,心中的不安。全都被掩盖在眼睫之下,没有让他窥见分毫。

    我明白了。肖重华一怔,幽黑的眼眸闪过一丝细微不可察的情绪,他突然意识到,欧阳暖的个性。愿意对他作出这样的解释。已经是十分的难得。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可以避开肖衍的安全的身份。可是自己想要的,并不仅仅如此。

    他总是贪心的,想要更多。

    红玉带着其他丫头端着饭菜进来。欧阳暖看了看肖重华。觉得他实在不太适合起身坐着吃饭。她有些为难和踌躇。肖重华微蹙了眉头道:”我不饿。

    欧阳暖看了看红玉。红玉倒是很有眼色地装好了一碗饭。想走过去喂给肖重华。刚动身却被肖重华冷淡的眼神阻止了步子。那双眸子中的意思很明显。不要你喂,要你们小姐喂。

    红玉心里既好笑又心疼地看了看欧阳暖。郡王。我家小姐可也还饿着呢!”

    欧阳暖也看懂了,不由心里暗暗摇头。于是伸手接过了红玉手里的饭碗。坐到了床边。

    肖重华的唇角扬起。眼里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笑意,看的菖蒲直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整天冷冰冰的明郡王。竟为了小姐喂他一次饭。这样欢喜。

    红玉悄悄向后退了退。想小心地在旁边看看。一众丫头也都瞪大了眼睛。

    肖重华冷冷望了她们一眼。

    红玉和弯蒲对视一眼。心里暗地可惜。但却不敢再停留。桔着嘴巴笑了笑轻轻转身出去。还好心地关上了房门。

    欧阳暖被她们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

    这样永远在状况外的人,需要换另一种方式和她相处。否则他们之间,永远也不会有所突破。肖重华低低笑道:”暖儿,我饿了。你也饿了吧?我们一起吃饭。”

    欧阳暖猛然回神,肖重华侧了脸,张开嘴巴,倒是乖巧的很。看的欧阳暖不由微皱了眉头。吃了半碗饭。欧阳暖的匙羹伸出来。肖重华却闭紧了嘴巴。笑着说道:“你先吃。”

    然而欧阳暖却觉得礼不可废。汤匙坚持伸出去。就是不收回来,低声道:“你先吃完,我一会儿再吃。”

    肖重华知道她太过构谨的性格。也不过分逼迫她。只是低头吃了饭。便督促她一起把饭吃了。

    喂他吃完了饭。红玉才再进来。站在一旁为欧阳暖布菜。

    这时候。丫头碧荷小心翼翼地进来。对着欧阳暖微微一福。径直走了进去。陪着笑脸对明郡王道:“郡王。奴婢帮您换衣服好不好。”

    欧阳暖手中的筷子顿了顿。回想起肖重华身上的衣裳。的确是沾了不少的血迹。很快,她低下头继续吃饭。这个叫做碧荷的丫头。越过了自己去和肖重华说话,倒真是很有意思。

    碧荷穿着桃红色软绸罗衣。用乳白色绸子配做领,一色桃红裙子。比一般的丫头身上的衣裳要出挑许多。她有着线条柔和的脸颊。小巧的下颌,气质温软,容色娇美,就一个丫头来说。她的容貌过于美丽了。早在欧阳暖新婚的第一天。丫头们过来请安的时候。方嫉嫉就提醒过欧阳暖。将这个丫头打发出去。欧阳暖却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后来红玉又悄悄去打听了。知道这位碧荷的确不是一般的丫头。她是燕王出门的时候带回来的。听说是罪臣之后。被永世没入奴藉。身世十分的可怜。如今见她跑到肖重华身边去嘘寒问暖。欧阳暖仿佛远远旁观一般。隔了老远老远,隔了几重纱幕似的。这样可望不可及,心底虽然漫漫生出一股淡若无味的落寞和孤寂来。却也没有上去阻止的意思。

    她想要看一看。肖重华是怎样对待她的。

    菖蒲看了里面一眼。不言不语。去旁边泡了一杯茶来。送到欧阳暖面前。茶水是杭白菊泡的。微黄的花朵一朵朵在滚水里绽放开来。明媚鲜活。绽出原本洁白的色泽来,连茶水都带着青青的色泽。欧阳暖轻轻一低头。便闻得到那股清逸香气,她屏住呼吸。就听见肖重华的声音淡淡传过来:”去请郡王妃过来”。

    碧荷似乎怔了怔。到了欧阳暖面前说话的时候。神情还很是不自然。她低声道:”请您进去。”

    欧阳暖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却没有动。

    碧荷咬住嘴唇:郡王妃。请您进去。

    欧阳暖吹了吹茶杯里的菊花。看着它淡淡浮起来。又飘飘摇摇地沉下去。

    碧荷向里面看了一眼。眼睛里顿时有了委屈的泪光,却只能强压下去,跪下身子去:“主子。奴婢奉郡王的命。请您移步。”

    红玉冷冷看着碧荷。几乎要把她的头顶看出一个洞来。

    碧诗的头也就越发垂了下去。

    足足有半盏茶的功夫。欧阳暖都没有说半句话。也没有站起来。只静静坐着喝茶。

    她不说话。碧荷只能这么跪着。跪倒整个身休都发麻。心里将欧阳暖骂了七八百遍的时候,才听见她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碧荷这才敢站起来。想要退出去。却不小心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菖蒲走过去把她搀扶起来。微笑道:“碧荷姐姐这是怎么了,骨头软吗?要不要奴婢待会儿帮你松松骨?”

    碧荷想到菖蒲一个人单手能够举起大水缸的怪力。顿时吓得面色发白:”不必不必!”接着,像是后头有鬼追她一样一瘸一拐地跑了。菖蒲掩嘴偷笑。红玉低声在欧阳暖的耳边道:“小姐。碧荷她

    欧阳暖微微摇了摇头。现在她还不知道。碧荷究竟是怎样的来历。在这府里头又是怎么一个身份。这样村敌,于自己不利。更何况。若是肖重华有心,她做什么都没有用。若是他无意,一千个碧荷又有什么用?

    欧阳暖走回床边。看着肖重华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便低声道我帮你换衣裳。”

肖重华一笑。点点头。想不到这一受伤。竟然享受到这些平日想都不敢想的待遇。暖儿要亲手服侍换衣呢。

    装作没有看到肖重华眼里带着喜悦的光亮。他一直很是配合。含笑的眼一直没有离开过欧阳暖的脸。

    欧阳暖脸上依然留着一抹晕红。发拜微乱。明眸带嗔。那盈盈风姿令肖重华不由看的再也移不开眼睛。他轻轻咳嗽了一声。道  不光是外衣。大夫谨要换药了。

    换药?欧阳暖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  我去请他过来。

    不必了。只是一此小事。我自己来也可以。  肖重华这么说道。你帮我。

    我?欧阳暖惊诧地看着他。肖重华笑了  怎么。不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她又不是大夫。欧阳暖心中暗道。脸上笑容依旧那我去叫碧荷来。”

    暖儿。做事要有始有终。  肖重华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这就是还要她词候了。欧阳暖迅速会意。她看着肖重华。发现他正挑眉看着自己。

    欧阳暖睁大眼睛看了他半天。最终低下头。替他解开内衫。手上的动作却无意中重了一此。肖重华疼得面色发白。欧阳暖心一颤急忙停下手来。心里却暗暗道。这就是让她词候的后果’

    脱掉内衫并不难。但是换药却异常麻烦。因为是伤在腰部。为了更好的圆定。纱布要从腰间缠过。现在肖重华又是躺在床上。所以裹纱布时要将纱布很小心地从他身下穿过。最讨厌的是。必须是贴身动作才行。欧阳暖看了

看伤。。恢复得倒不错。也没有再流血。只是伤。看着有此吓人。迟疑了一会儿。久到肖重华也转了头有此不解地看着她。

    欧阳暖一狠心口拿起纱布靠到了肖重华身边。明白了她迟疑的原因。肖重华微微一笑。

    欧阳暖替他换了药。又将纱布慢慢缠到了肖重华腰上。每缠一因。就要紧贴到肖重华胸前一次。然后手伸到他身下接住。拉过来接着再缠第二因。

    身上传来的温腻柔软。令肖重华似乎感觉不到伤。的疼痛。他微微抬起身体。让她可以更好地包扎。只是手却若有若无地碰触着欧阳暖纤细的腰肢。

    欧阳暖直觉得心跳加速。缠着纱布的手都有轻微的颤抖。肖重华明显没有把他自己当作伤患的自觉。看来他这是故意的了  忙了大半个时辰。欧阳暖才勉强帮他换了药。背后出了一层簿汗。额上也有细密的汗珠渗出来。一张清丽的脸平日里总是显得很冷淡。如今却是染上了一层胭脂色。

    明日还是让大夫来帮你换药吧。欧阳暖低声道。

    肖重华笑了笑。也不过分逼她。只是点了点头。

    窗户半掩半开口带了花香的晚风自窗外廊下徐徐朗朗吹来。吹得帐子隐隐波动如水面波澜。欧阳暖心中一动。训要说什么。突然听见外头红玉道“小姐。蒋妈妈有事要见您。

    欧阳暖看了肖重华一眼。点点头。低声道  我去看看。

    好。  肖重华躺下来。欧阳暖替他盖上锦缎。便走了出去。

    到了小花厅。却看见方瑭嫉面色轶青地站着。蒋妈妈在一旁陪着。脸色却也不太好看。碧荷更是跪在地上。垂头擦着眼泪。

    欧阳暖看她们一眼。兀自去正位上坐下。并不忙追问。反而微笑接过红玉奉上的茶。徐徐吹散浮起的泡沫。道  这是怎么了?

    碧荷一听。泪水更是连连而下。看起来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蒋妈妈笑道  郡王妃。事情是这样的。碧诗做事太莽撞。训才不小心打碎了您的玉暮。方瑭嫉恼了。许是说的重了此。碧荷要自请出府呢。老奴觉得她毕竟是王爷安置在府里的。这样一来十分不妥当。才想来请您的不下。

    方瑭嫉冷笑道  小姐。碧荷将您最心爱的玉髻打碎了。老奴说了她两句。她就哭哭啼啼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这样的奴婢谁敢用?自请出府。哼。赶出去才是正经,

    欧阳暖轻轻地拿起青色茶钟的盖子。发出了一声叮当的清音。目光状似漫不经心的一掠。方才悠悠地道  哦?是这样么?她看了方嫉嫉一眼。心中已然明白。这位老嫉嫉必然是知道了碧荷训才借越的举动。有心要教函她。可偏偏眼前这位蒋妈妈。似乎很不买账。

蒋妈妈道  方瑭嫉。虽说碧荷犯了错。但到底是燕王府的奴婢。您看”     

说着笑  是不是禀了郡王再说。

    欧阳暖淡淡道  只是打碎了一根玉管。哪里用得着去惊扰郡王呢。不过就是以后做事要多用点心罢了。欧阳暖微微冷笑。自己嫁过来不过四天。为了一根玉髻就撵出去一个丫头。传出去就算别人不说她刻薄。也会说她不知礼数。

    蒋妈妈陪笑道:郡王妃宽容大量。”

    欧阳暖轻轻笑了笑。道  今日的事只是一件小事。蒋妈妈是这院子里的老人了。方瑭嫉也是自小照顾我长大的。将来你们还要长久相处。为了一个丫头有了心结就不好了。你们俩原该不分彼此才好。怎能因小小误会伤了彼此的情分呢。说着。红玉会意过来。十分严厉地看向碧荷。“你怎么也不劝着点。硬是让两位妈妈为了你生气?

    碧荷一愣。有此语塞地望着欧阳暖。原本欧阳暖若是处罚她。就是因为她打碎了对方的髻子。现在却在三言两语之间就成了她故意在两位妈妈之间挑拨。让她们在主子面前掐起来。这传出去。自己成什么人了,她想到这里。脸色一白。立刻道:郡王妃。是奴婢不好。可来两位妈妈为奴婢生了闲气。以后再也不敢了!

    欧阳暖浅浅而笑:知道错了就好。便罚了你三个月的月钱。下去吧。

    碧荷面色为难地看了一眼蒋妈妈。似乎还有话说。蒋妈妈向她点了点头。她眼里有一丝喜色利过。快步出去了。

    欧阳暖看着蒋妈妈。笑道:蒋妈妈还有什么事?

    蒋妈妈是一直在这院子里管着所有丫头妈妈的。欧阳暖刚刚嫁过来四天,这位妈妈除了第一天向她介绍了一下院子里的人之外,其他可是一样也没有交代。这种态度十分的耐人寻味。

    蒋妈妈眼珠子转了转。笑道:老奴此来是有事要提醒郡王妃。这事不太方便其他人知晓,您看一二,说着眼角扫了扫方嫉嫉、红玉和菖蒲。wwW.uXier.cOm

    欧阳暖道:不妨。她们都是我身边信得过的人。蒋妈妈您请直言。

    老奴有件事情,要禀报郡王妃,请您答应。蒋妈妈抿了抿唇。突然起身朝欧阳暖跪了下去。脸上的容色也变得十分的正经,说着也不等欧阳暖相询。她自顾自的道:“相信经过这几天的相处。郡王妃应该看出来。碧荷不是一般的丫头。她的身份很特殊。当初她父亲跟着燕王后头打天下。是他手底下的一名得力的副将。当初他是和燕王说好的。将来要把女儿送进来给咱们郡王做侧妃。谁知后来她父亲杞了点错,满门都遭了罪。碧荷也从好人家的小姐变成了丫头。王爷看她可恰。便将她带回来。本来要将她当做小姐抚养的。偏偏她不肯。只求能跟在郡王身边伺候。”

    话说到此处。谁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方嫉瑭脸色大变。上前一步瞪着蒋妈妈,开口要说话。欧阳暖出声将她唤住:“方嫉嫉别急。让蒋妈妈继续说下去。”

    蒋妈妈道:郡王忙于军务。常年是不在府里头的,碧荷也是个痴心的。一直以来。心中就只有他。一直都在等他。这事儿大家都知道。王爷也尽力给他们创造机会。本来在郡王回京都后。王爷就要让他纳了她做侧妃的。但碧荷说,她是个奴藉。不能连累了燕王府,宁愿做个通房或是个妾侍,谁知道很快郡王就娶了您。这样一来。王爷也就不好提此事了。碧荷是个好姑娘。虽然伤心口却从来没有怪过谁。只是老实本分地继续做丫头。”

    红玉脸上现出极端的气愤来。她已经知道蒋妈妈是做什么的来了!

    蒋妈妈盯着欧阳暖道:王爷一直很关心碧荷姑娘的终身大事。但现在她已经家破人亡。无依无靠。又是个死心眼。您若是不成全她。她这一辈子就毁了。老奴是这院子里的管事。总要为这个可恰的孩子说句话,所以只能

恬着脸来求您,望您看在她真心实意对待郡王的份上。让她伺候郡王。以她的性情,老奴敢保证她一定会安分守己。知恩感恩。”说罢深深拜下。

    这话说得好。若是欧阳暖不肯答应。就是毁了这位情深意重的丫头一辈子?欧阳暖淡淡一笑,蒋妈妈这是要逼着她替肖重华收妾室?这才成亲不到四天呢。这些人就这么按捺不住了。可算是头一次见到。

    方嫉嫉气得浑身发抖。道:蒋妈妈。您这样的做法太过分了吧?我家小姐嫁过来不过四天,哪有上门来逼着她为郡王收妾室的?您若是真要这么做。不妨自去寻郡王。在这里逼小姐算什么?”

    蒋妈妈抬起头来,微微笑道:方嫉嫉。男人三妻四妥。平常得很。王爷原本可是想要让碧荷姑娘堂堂正正从王府嫁出去的。不要说做妾。就是去普通人家做正室也是当得起的!若论起她的品貌。不是老奴夸口。便是官宦小姐也是断不能比的。她愿意伺候郡王妃。将来将她带出去。也是一种体面’”

    方嫉嫉听不下去。冷笑道:这么说来。她厚着脸皮硬往前凑给人做妾。倒是我们小姐无上的荣光了?老奴倒要问一问。她不想堂堂正正嫁给人家做正室。倒留在这里做丫头,这是怎么个想法儿?还不是看中了郡王?说到底。她如今已经入了贱藉。若非燕王府收留,她只会无路可走,又是什么身份?又有什么休面!你一个老奴才。凭什么敢在永安郡主的跟前说休面。话说大了也不怕风闪了舌头!”

    蒋妈妈却不理方瑭嫉。低头道:郡王妃,对不住,是老奴说话不中听。老奴是想请求郡王妃慈悲。收下她在您身边伺候您和郡王。”

    方嫉嫉几乎怒到了极点,欧阳暖却淡淡一笑,若是没有人在背后指使,蒋妈妈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声声是仗着燕王。可实际上燕王一个男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操心起儿子的妾侍来了!分明是有人借机给自己下一个伴子!不过是吃定了自己身为新嫁娘。根本抹不开面子来拒绝。欧阳暖抬手止住方瑭瑭,淡淡地道:“蒋妈妈。你的意思我听懂了。我若是不收下碧荷,便是不识大体、不知礼数。是个心肠冷硬。不识好歹。气量狭窄的主母?是不是这个意思?”

    蒋妈妈有些迟疑,却还是咬了牙,道:老奴相信,郡王妃必定不会是这种人。”

    欧阳暖垂下眼道:既然是要给郡王收妾侍。他知道不知道呢?

    蒋妈妈皱了皱眉,意欲在欧阳暖素净容颜上找到一丝半分的不悦与愤怒。然而欧阳暖只是微笑。似乎在认真倾听她的话语。蒋妈妈沉默片刻。叹道:“如  他不知道。可郡王很是爱重您。只要您答应。他断然没有不肯的道理!”

    就算她能容忍肖重华娶妾。却决不能容忍任何人爬到她头上来威胁!欧阳暖冷笑:“蒋妈妈。你听好了。我不答应!如果有人要进这里的门口让郡王亲自来和我说!你呢。还不够资格!”说着,欧阳暖站起身。

    蒋妈妈见她转身要走。急了。爬起来去扯她的袖子。大声道:郡王妃。老奴知道你们成亲的时间不长。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容不下旁人。但您想想。将来您也有个不方便的时候。与其便宜了别人。为何不找个老实可靠的丫头?既成全了自已的好名声。又得了一个对你感恩戴德的人做帮手。哪里不好?”

    菖蒲三步两步上去。一巴掌推开蒋妈妈:“您省口气吧。我们小姐这是宽宏大量,换了旁人早就把你打出去了!”

    欧阳暖回过头来望着蒋妈妈。淡淡一笑。道:蒋妈妈。您真是操心的太多了!”

    出了花厅。方嫉嫉和红玉齐齐劝欧阳暖不要为这种人生气。

    欧阳暖笑道:我可不生气。她不过是在为人做事罢了。这样一来,反倒让我知道了他们的机心。”

    方嫉嫉沉默片刻。担心地道:明郡王那里一一

    欧阳暖淡淡一笑,他若是肯。还等我点头么?肖重华对待碧荷的态度。和一般的丫头妈妈没有丝毫的不同。他若是点了头。碧荷还会被人拿来当刀剑用么?

    只是,刚进门就遇见这种事。如今她不高兴,很不高兴!

    一一一一一一题外话一一一一一一

    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网站:www.uxier.com ,第一时间手打更新!

    不论是哪条线,男主都没有妾侍,没有通房,没有侧妃。就这样。

    Ps:有童鞋问为啥明郡王线还要写世子。因为他是个对情节发展非常重要的人,以上。

上一章节:130章 宁国庵鸳梦难圆
下一章节:132章 牢牢握在手中的流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