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章 牢牢握在手中的流沙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3-31    作者:秦简

    明郡王回京后,皇带派轩辕将军李德接管了边境上的三十万大军,把鲁王给招了回来。这个李德.很巧合的,是出自燕王的麾下.这样一来,他在边境上推行肖重华的计刮,重新改编军队、继续练兵,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

    事实上,自肖天桦与南诏皇帝结盟以来,南诏派出了十万军队驻守深城.与肖天桦经过重新整修的五十万军队成合围之势,对大历虎视眈眈。为此.李德一连派出五名将领负责统兵迎敌.誓要拿下深城.打击南诏的气焰。可惜五人都接连失利.在这种情况下,欧阳爵的崛起,就十分的引人注目了。他追随李德,领八百人歼敌两干,俘获南诏的四皇子,并杀死南诏右将军,勇冠三军.扬名沙场。消息传到京都,皇帝很是高兴;给了欧阳爵膘骑将军的封号。这一下.引来无数人的非议.没有人会相信欧阳爵是靠自己的实力与努力拿到这样的封号.大家看到的,只有他是明郡王的小舅子.是永安郡主的亲弟弟,所有人都认为,这不过是李德为了讨好明郡王,刻意将这样的功劳让给了他。
    欧阳暖虽然不这样以为,却在这样的议论中很沉默。然而她越是沉默,京都的议论声越是厉害。直到欧阳爵独自率领精兵一万,闪电奔袭南诏大营.六天中他转战五城,一路猛追南诏人,并在兰山与南诏大皇子打了一场硬碰硬的生死战。在此战中,欧阳爵惨胜,一万精兵仅余三千人。而南诏更是损失惨重一一承相和二皇子都战死,大皇子重伤逃回,斩故两万八千人。看起来,大历朝也损失了七干人,可是南诏的损失却已经是数倍于大历了。在这一场对战之后.大历朝再也没有人质疑欧阳爵的能力,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他用兵灵活,注重方略,不拍古法,是个很有才干的少年将领。
    一时之间,欧阳家门庭若市起来,不少人登门要为欧阳爵说亲,李氏深知欧阳爵有今天和燕王府的提携分不开,在这件事情上也不敢托大,将帖子全都送到了欧阳暖这里。欧阳暖诧异之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弟弟是真的长大了,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众人凯觎的对象。
前方大胜.后方少不了君臣同乐的盛况,南诏向来气焰嚣张,今年尤甚.如今前庭出了个少年将军.接连打得南诏没有还手之力,当然值得庆贺。   
太子府的前院是男人们畅饮的地方,不远处的花池,便是女眷们谈笑饮茶的地方了。端看各家对饮、聊谈的状况大概能知晓眼下朝廷里谁家的风头最盛,谁家在跟谁家套近乎。
    欧阳暖是新出炉的明郡王妃.又有个少年英雅的弟弟,自然也有不少人巴结奉承,只是她毕竟不是最主要的对象。原本眼下真正需要巴结的,当属太子妃,其次才排得上她。可是奇怪的.太子妃周芷君跟前的人.远没有围着林元馨的多。wWw.uXier.cOm
    董妃深居简出,很少出席这种场合.而因为燕王世子身体不好,世子妃孙柔宁也没办法来。欧阳暖垂下眼眸.静静喝着酒杯里的花酿.听着旁边的允郡王妃朱凝碧说起京都的趣闻。
    自从欧阳暖出嫁后,朱凝碧奇迹般的对欧阳暖热情了起来。欧阳暖隐隐知道缘由,却也并不点破,只是笑着听她说话。
    “听说定远公家的小少爷打死了人,可把太子妃气坏了,发了好大一顿脾气,不过我瞧她倒是很会笼络太子的,要不然太子也不会将这件事情轻描淡写地揭过去了。但事情发生就是发生了,这京都里又有谁家不知道,看,现在大家对她的态度都不同了呢!”朱凝碧小声地说着。
    冷落一个人有时候并不一定需要刻薄的言语,尤其在这种大场合,端看林元馨身边围着的人比周芷君要多得多,就很能说明问题了。这样的场景.对于太子妃周芷君而言,已经形成了莫大的压力。
    就在这时候,林元馨微笑着走过来.坐在欧阳暖身边,原先围着她的那些贵妇人原本也想要跟过来.可看这边明显没有了位置.便也不敢太过火了。
    林元馨松了口气,手里的象牙扇上的金丝在夜明珠下熠熠闪光:“暖儿.这些人可真是太露骨了。”
    欧阳暖笑笑.为她倒了一杯花酿:“逢高踩低是人的天性,表姐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朱凝碧看她们姐妹二人坐在一起说话,也不避讳,压低声音在林元馨的耳边说:“林妃娘娘,太子妃脖子上戴的是什么呀?”
    林元馨侧目看了一眼周芷君的脖子,没什么表示。
    “听说那是北疆进贡给太子的芙蓉暖玉,天下只此一块。”朱凝碧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艳羡,同时也在观察林元馨的神情。
    林元馨勾唇笑笑.没说话.对于这种小醋她根本不会去吃。
向来喜欢看热闹的朱凝碧有点没趣,索性转到旁边去与别人说话去了。   
欧阳暖的嘴角轻轻向上扬了扬:“表姐,看来近段时间,太子妃深得太子心意。”
    林元馨轻轻笑了.如一抹轻淡的流云,神情渐渐沉静下去.缓缓道:“这是自然的,她送了一个叫做如云的美人去太子身边,你可知道,这如云长得倒有七分像你.不光是长相,还擅长舞艺,很得肖衍的宠爱。而这,不过是周芷君无数手段里的一种而已。”
    欧阳暖无言,心中百感交集。周芷君竟然当真这样做,为了固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林元馨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周芷君的方向,手上的护甲镶嵌着美丽的南珠.在辉煌的烛火下闪烁起冰凉的光泽,这时候,就听到欧阳暖低声道:“自从陛下登基,对定远公府一直不冷不热,她自然要用点手段,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反正那如云不过是一个舞姬.怎么都翻不出她的手掌心。”
    的确如此,林元馨也很是赞同这种看法。她四下一瞧,见已经有夫人跃跃欲试地向这里靠过来,不由心中厌烦,道:“暖儿,这里人太多.吵得我头疼,去我院子里坐坐吧。”
    欧阳暖笑笑,道:“好,我都想念盛儿了。”
    两人站了起来,那边的贵夫人看到这里的情况,连忙要跟过来,林元馨身边的丫头一一挡了驾。
    到了墨荷吝,还没走近内室,就看到满屋子的礼物,林元馨皱眉:“这些东西怎么还没收起来。”
    小竹笑道:“娘娘,昨儿个的已经点算清楚,送进库房了,这可是刚刚、送来的,还来不及收拾呢。”
    欧阳暖静静瞧她一眼,粲然微笑:“表姐,你现在可是炙手可热了,礼物要堆成山了吧。”
    林元馨不免失笑,”连你也来打趣我,眼下正是用人的时候;不管是前方战事还是后头补给,这些事情都是需要人干出来的;也都是能挣钱的,当然就会有人争着抢着来献殷勤了。这些礼物你若是有看中的,就全都拿走,放在我这里都没地方搁。”
    欧阳暖笑了,想要知道谁的分量更重,并不能看表面上肖衍宠爱谁.而是要看官吏们更愿意孝敬谁。如今太子府的局面,跟当初完全掉了个儿。太子妃,想尽一切办法讨好肖衍,似乎丝毫不顾自己高贵的身份。而林元馨却恰恰相反,她走的是另外一条路。肖衍对她虽然没有专宠,却因为她生下了长子而对她另眼看待,再加上镇国侯在朝中的地位越来越显赫,林元馨在肖衍面前说的话也变得很有分量。事实上.很多人去求太子办事,都绕过太子妃,反而将礼物送去了墨荷斋。
    欧阳暖略略一想便已经想的通透,却突然听见盛儿咱咱呀呀地在摇篮里晃荡,盛儿已有一岁,生得眉目清秀,粉白可爱,想是哭累了眯着眼,看见欧阳暖,咧着嘴笑。
    “说来也奇怪.他看见旁人都要哭,唯独看见你就要笑,可见是真的认得你。”林元馨看着儿子,笑道。
    盛儿流着。水笑嘻嘻地咬着小手,大眼睛就那么看着欧阳暖,也不知是不是林元馨说的话逗乐了他,时不时扑腾两下小胳膊,欢喜得紧。
    欧阳暖看了越发喜欢,拿着拨浪鼓逗他玩。
    林元馨笑着望向他们,然后轻声吩咐小竹把礼物都收起来。就在这时候;突然听见欧阳暖轻声道:“为什么要收起来呢?”
    林元馨心中微微一动,转了语气:“就放在那儿吧。”
    小竹很错愕,放在外面不是一眼就能看见嘛.这要是太子来了,见到这么多东西,岂不要生气?
    “太子府有什么动静都瞒不过他的眼睛,藏起来又有什么用。”林元馨思量片刻,慢慢地道”
    小竹很疑惑地站在原地,欧阳暖笑着抬起眼睛,道:“这些礼物是不可以拒绝的,不收下来.表姐的麻烦会更多,所以她必须收下来。这么一来,也算安了外面那些人的心,让他们知道,表姐是很平常的女人,可以讨好,可以钻营,先把众人的心给安下来,这对于镇国侯有帮助,对表姐也有帮助。
    生了嫡长子已经是众矢之的了,别在朝廷上也让人记挂着。表现的俗气一点,平凡一点,反而更安全一些。至于肖衍;太子府的事情瞒不过他,还不如让他看见.更显得表姐单纯。
    小竹点点头,命人将礼物原封不动地放回原位.越显眼越好。
    盛儿大大的眼睛盯着欧阳暖手里的拨浪鼓.嘻嘻哈哈地笑.露出一口没牙的粉嫩小嘴。欧阳暖把拨浪鼓递到他手心里,他就要放进嘴巴里去,她吓了一跳,赶紧把拨浪鼓从他手里头拿出来。
    盛儿扁扁嘴,像是要哭的样子,欧阳暖摸了摸他的头,他的嘴巴扁的更凶了。
    林元馨笑道:“这个小不点儿.才多大年纪,就知道撤娇。”
    欧阳暖看着盛儿,点头道:“为了他,表姐才会变得这么坚强。”
    林元馨静静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盛儿道:“别人已经把刀榈在了我的脖子上.要么死,要么反击,难道我还能忍么?”
    人人都说她生于富贵的侯门,又嫁给未来的天子,却没人知道她的苦楚,她也不过就是普通人,不是生来就会争风吃醋、玲珑手段。刚嫁给肖衍的时候,也许她是真正的喜欢他.只是可惜,现在她已经明白.男人的宠爱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尤其是肖衍这样冷酷无情的男人。
    欧阳暖走过去,拍了拍她的手,慢慢道:“表姐心意已定就好。”
    林元馨缓缓的吁出气道:“从盛儿出痘开始,我才真正明白,若不想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要拼力一争!”
    欧阳暖在心底叹了口气,如今的形势看来,林元馨是想不争也难了。人都是被逼出来的,她们都不是天生的阴谋家,是那些人将她们一步步逼到了这个份上。表姐和前生的自己一样,并不是天生蠢笨.只是将心思用在男人身上太多,却忽略了身边的人和事,如今却大不一样了。
    就在这时候,小竹从外头进来,低声道:“娘娘.太子今晚要歇在太子妃那儿。”
    林元馨脸上的笑容很平常:“知道了。”
    晚宴还没有结束,肖衍在哪里过夜的消息就到了墨荷斋,表姐果真在太子身边下了很大的力气。
    说完了这件事.小竹并没有退出去,而是俯身在林元馨的耳边又说了几句话,欧阳暖不由侧目,看到林元馨的满色微微发白。
见到欧阳暖在看自己,林元馨镇定了神色,露出一个笑容道:“没事。   
没事?那她的神情却为何欲言又止?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自己知道的呢?欧阳暖心中暗暗奇怪。
出墨荷斋的时候,林元馨持地让人拿来了一伴干净的孔雀翎斗篷。   
你怕冷.披上吧。”林元馨轻声道。
    欧阳暖点点头,不由自主问了一句:“表姐?”
    “嗯?”
    “你有几成把握?”
    林元馨扯出些微笑意,”那就只能看老天更眷顾谁了。”
两人的对话因为外人的出现而终止,太子传话,请她们俩回宴会上去。   
这场宴会,算得上宾至如归。临走的时候,林元馨又被客人缠住了,欧阳暖对着她微微一笑,转身向外走去,却在这时侯,有一道柔和的嗓音道:“明郡王妃,林妃没有空.我送送你吧。”
    是一身盛妆的周芷君,她笑意莹然地上来拉住欧阳暖的手臂.十分亲密的模样,身边的丫头不着痕迹地挡住了身后众人的视线。
我想你们最好不要那么快打我的主意。”周芷君陡然说了这么一句。   
欧阳暖失笑,”太子妃说笑了,怎么算.都不该是我们打您的主意。”   
明对宁远侯;暗对我,如果你们镇国侯府是想打这份主意,依我看;现在还不是时候。”真正有实力与他们周家针锋相对,且等肖衍登基后,有可能问鼎太子位的.眼下只有镇国侯府.因为他们手里握着肖衍的嫡长子。而自己虽然没有儿子,却名正言顺地占着太子妃的位置。换位而处,镇国侯府又怎么会不想除掉自己这块大石头?周芷君理所当然地这么想。
    “宁远侯站错了队,可您这太子妃不也一样站得稳稳的吗?又有什么好担心的。”欧阳暖淡淡地道,周芷君能够顺利地继续做这个太子妃,不仅仅是因为肖衍需要宁远侯来平衡镇国侯,更重要的是,周芷君是个真正聪明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装傻,什么时候隐晦,可是现在又是为了什么?突然跑到她面前来说这一番话。
周芷君脸上的笑容异常冷漠,男人们掌控全局、斗心斗智的游戏,在这深宅大院里,也一样如此。周芷君其实不在意镇国侯府会有什么动向,她关心的.是燕王府会不会牵扯进去。今晚之所以这样试探欧阳暖.不过是想要从她的言谈中得知燕王府的动静,或者说,是肖重华的意向。她看了不远处的烛火辉煌,脸上的笑容慢慢变得无情:“欧阳暖,你可知道如云是谁?”   
欧阳暖双瞳中已燃起了细小的火苗,然而声音却很平静:“说到如云,我刚刚还在想,太子妃竟如此宽宏大量,对一个舞姬也这般照拂。”
    周芷君仿佛听不懂她语气里的微讽,笑道:“如云虽然出身差了些,却有一样别人没有的东西.她和你生的有七分相似。”
    欧阳暖微微一笑:“太子妃说的,可是旧闻了。”
    周芷君猛地转头盯着她,鬓间步摇缀饰的缨络犹在珊珊作响,她微顿了一下,唇边就噙了淡薄的笑:“那我就说说新鲜的,就在宴会开始之前,如云说错了话,惹怒了太子,被乱棍打死了。这件事,你还不知道吧。”
    欧阳暖心中一震,目光不由自主冷了几分:“愿闻其详。”
    周芷君这才笑了出来”,她向来是知情识趟的,可也许是这些日子太得宠了些,让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居然向丫头说,要来瞧瞧这位正主儿长得怎么个模样.竟能引得太子殿下都神魂颠倒的.就为了这一句话,传到了太子耳中,他竟命人将她活活杖毙了。明郡王妃,你说是不是很可惜?”
    欧阳暖突然想到林元馨欲言又止的表情,当时表姐也知道这件事了吧,所以才会犹豫是否将此事告诉自己。可是,为了这样一句话,竟然不惜生生将宠爱了这么久的美人杖毙,肖衍究竟是怎样的心肠,而周芷君又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欧阳暖微微蹙眉:“如云是太子府的人,太子都不觉得可惜,我又何必觉得可惜?”
    周芷君拉长了语调,含着阴狠的轻笑道:“不过是个替身而已,又有什么可惜的呢?若是得到真人,可就大不一样了。”
    欧阳暖映着满庭如昼灯火的乌色眸子一瞬不瞬望定周芷君.刚要说话.却被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打断:“暖儿,我们该回府了。太子妃,不知您说完了吗?”
    周芷君猛地回头,却看到肖重华头冠明珠.腰结上的碧色绦络,迎风飞扬.寒风冷冽中更衬着他身形高大,俊美至极。只是他此刻冷冷看着周芷君,如鹰阜般森然,偏要掩蔽在暗潭之下。而那隐隐显现的幽光,让周芷君顿时有了种被寒刃剖开的错觉。
    周芷君握着香雪扇的手骤然抽紧.微微敛目:“明郡王还真是爱护妻子;走到哪里都不忘记保护她。”
    “暖儿毕竟是个柔弱女子,不比太子妃心思细腻、手段高明,只是您的这份心思,还是多多用在太子身上为好。近日,可是不断有奏章呈上去,说镇国侯府的千金比您更适合做太子妃的位子,您应当多多自省。若是再这样咄咄逼人,可能下次我们再来作客,太子府的女主人就要换人了。”肖重华的声音隐隐有了寒气。
    欧阳暖看着他,微微吃惊,她竟然不知道,肖重华什么时候竟也说得出这么言辞冷酷的话,这些话简直句句在戳周芷君的心窝,要是别人说这种话,周芷君当场就会翻脸,偏偏说这话的是位高权重的肖重华。
    果然,这一席话如一桶雪水自周芷君面上倾盖浇了下来,一股子阴寒从脚底升起来直撞向心窝,周芷君气的脸色发白,嘴唇都在不住的颤抖,”明郡王说这种话,就不怕别人说你欺负女人?”
    肖重华淡淡笑了,面色平静:“若是任由你欺负我的妻子,传出去才真是要被人笑话。”
    周芷君一股怒火直冲上来,熊熊燃烧的似要喷出胸。:“明郡王这是要站在镇国侯府一边了?”
    被乌云半遮的昏昏月光射来.肖重华的眸子亮的耀目:“这一点,我以为从我向陛下请婚开始,太子妃就该有觉悟了!”
    周芷君咬牙切齿,瞪着眼前这一对璧人,她当真没想到,居然还有夫妻两人合起来欺负人的!这时候的她已经完全忘记,是她自己先去挑衅欧阳暖的了!半响.她冷冷一笑:“那就走着瞧吧。”
    就在这时候,一个丫头走到了近前,才发现明郡王夫妇都在,见情形似乎不对,忙跪礼道:“太子妃,太子请您过去。”
说完便又一时噤若寒蝉,不敢再吭声。   
周芷君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燕王府
    欧阳暖下了马车一路快走.直走到花园里的假山瀑布旁.哗哗的水声激在铺满了晶彻的雨花石之上,湿重的凉气瞬时扑来。她蓦然止住脚步,一时间瀑布如银浆在假山上泼橄下来,水波绮色七彩,四处轻漾。她回过身,盯着肖重华:“为什么要这么做?”
    肖重华看着她,”这三天来,你一直都对我这样冷淡.是因为我做错了
什么事?”
    欧阳暖皱起眉;她刚才明明是在问肖重华为什么要听她和周芷君的对话;现在他却说起了别的事情。的确,她三天来对他都持别客气,特别疏离,就是为了碧荷.这当然不是因为她因为别的女人亲近他而不高兴,只是因为主母的威严受到了挑战。
    “您会做错什么事呢?你不过是不留心周围发生的事而已。”欧阳暖淡淡笑了笑。
    没有留心周困的事情?肖重华还从来没被人这样说过.他微微皱起眉.看着欧阳暖。
碧荷姑娘这要委曲求全,明郡王要给她怎样一个交代呢?”   
碧荷?”肖重华微微挑眉,”谁?”
    谁?欧阳暖一愣,突然失笑,”你总不会连自己身边的丫头名字都叫不出来吧?”
    肖重华看着她,陷入了一阵奇特的沉默。
    欧阳暖顿了顿,只出神看着肖重华,看着看着,唇角的笑意就敛了:“你是真的不知道?”
    欧阳暖真的是错怪肖重华了.这院子还是成婚后才长时间住着的,之前他哪里会留意到一个对他芳心暗许的丫头?要是肖重华会注意到每一个偷偷肖想他的女子.他岂不是要累死?更何况,他从不让丫头近身的,碧荷虽然美貌,却也还没到能让他多看一眼的地步......
    欧阳暖觉得自己似乎无形中闹了个乌龙.便摇了摇头,径直转身要走,然而徘色百褶裙拖曳迤逦,不慎勾住一旁的栏杆边角.眼见就要倒入瀑布下的池中,肖重华忙伸手拦腰揽住.但因用力过大,倒使两人歪在了白玉栏杆上。
    后头的红玉慌忙上前搀扶时,欧阳暖碧绿翡翠的答子已掉到了池中,发如乌瀑飞散而开口肖重华一愣,突然笑了起来。
    “还笑!我的管子!”欧阳暖反身要探向水池。
    “池水不深,我待会儿派人来打捞,不会丢的。”肖重华低声道。”夜太凉,先回房吧。”
    感觉他的手扶在她的腰上.带来阵阵的灼热,欧阳暖脸一红,正要说什么,就感觉有一对极阴冷的视线望向这边。
    欧阳暖微微一震,侧头望过去,不远处站着一个女子,此时见欧阳暖望过来,那双沁了刀子的眼里立刻荡漾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是世子妃孙柔宁。
    看到欧阳暖的异样.肖重华也转过头.看见那女子稍愣了一下,便淡淡点头。
    孙柔宁微笑着走过来:“宴会结束了吗?”
    欧阳暖站稳了身子,笑道:“是,这么晚了,世子妃还没有休息?”
    孙柔宁的目光在肖重华身上转了转.隐隐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复杂,随后她看着欧阳暖.淡淡侧首一笑.并不言语。她身旁搀扶的妈妈,轻声极温柔的道:“世子身体不适,整夜都无法入睡,世子妃担心的睡不着呢。”
    担心的睡不着?那不是应该在身前照料?欧阳暖笑了笑,没有开口,然而身旁的肖重华眉头却深深皱了起来。
    孙柔宁此时缓缓开口,笑意暖如春风,然而声音极细,面上竟然是一丝十足的柔弱,与平日里的状态判若两人:“二弟,你大哥一直念着你,何时有空去看看他?”
    欧阳暖凝视着眼前的孙柔宁,只觉得水光将她的影子拉得忽长忽短,波动不定,心中不由自主起了一丝怪异的感觉。
上一章节:131章 新婚燕尔亦有波折
下一章节:133章 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