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章 谁是枝头的红杏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4-5    作者:秦简

    太子府

    太子妃,周老太君和大夫人来了,她们要见您。

    周芷君皱眉。自紫檀雕花的椅子上站起来。道:“请她们进来吧”

    周老太君和大夫人走进来。早有人设座。屋子里的丫头妈妈们俱都回避了。只有周芷君的心腹在里面伺候。

    周芷君一身掐金凤凰纹样衣裙。许是牛睡刚起的缘故。只散散的绾了发髻。却不失太子妃的气度。她笑道:“老太君和母亲今天怎么都来了?”

    周老太君喝了一口茶。就将官窑的茶杯在她的手中旋转着。也不答话。若有所思。

    周大夫人脸上则是一副为难的神色。周芷君瞥了她一眼。问:“母亲有什么话。就如实说吧。”

    周大夫人听她这样问。不得不把心一横。面色肃然道:“我们这次来,还带了一人。要一同见你。”

    周芷君一愣。随即轻轻领首。周大夫人看向守在门口的丫头,丫头会意,不多时就引了一人进屋子。周芷君抬眼望去,只见些许的阳光斜斜映在女子身上,她莲步款款。步步间却似乎有熠熠的光在一瞬间亮了起来。

    芝兰拜见太子妃。

    小悚出落的越加漂亮了。周芷君的笑容有片刻的凝固。周芝兰是她父亲的庶女。两人一向是不亲近的。母亲也从未带着此女来看望过自己。她这样一想,心头立刻涌上一阵阴霾。片刻后缓缓道:”小蛛难得来。来人,带她参观一下太子府”“

    周老太君听见这声音里的冷意。抬头看向周芷君。却见她面带微笑。眉宇间毫无不快的神色,依旧那样美丽,就像是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

    看着周芝兰被人带出去。周老太君无声地叹了口气:“芷君。太子是未来的天子。他的身边总是佳丽无数。恩宠亦不过是他一时兴起。能让你长久依傍的。就只有儿子了。可是如今你嫁过来这么久了。膝下也只有一个女儿。”

    周芷君生女儿的时候受了点损伤。一直都未能再怀孕。这个消息。她一直努力瞒着别人。但很多事情。瞒是瞒不住的。没想到,这么快周家人就行动了起来!想到这里,她的眼睛搀杂了焦怒和讥讽。再也按捺不住。忽地高声道:”所以呢?我生不出儿子。你们就要找其他人来代替我?!”

    周大夫人不忍心看自己的女儿。她低头道:“我也不想这样做。可是你父亲说了,太子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如果你不能生下一个儿子,这个太子妃的位置迟早要让给林元馨。与其如此。还不如”

    周老太君沉声道:“你的妹妹生的孩子。也一样要叫你母亲。总比找外人来得好。”

    您的意思是。如果我不让小妹进太子府并且生下太子的儿子。周家就会舍弃我?”周芷君冷笑着望向她们。

    芷君。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从大事计

    没有就好!周芷君一瞬间气息凝滞。但很快又笑起来,我才是这府里堂堂正正的太子妃。任何人也不能取代我的地位!哪怕她出身周家。也是一样!”

    周太君低叹一声:“芷君。你是我亲自教出来的。我培养你那么多年,就是为了让你做太子妃。将来母仪天下,为周家争光夺彩。我又怎么会无缘无故舍弃你呢?芝兰不过是一个庶女。难道在我的心里还会超过你吗?就算我想要舍弃你。难不成你亲生母亲也会害你不成!你真是太多疑了!”

    周芷君现于唇角本就极淡的笑容迅疾地敛去,眸光忽的散射出凌厉:您的恩德。我一日也不会忘记!但是我绝不会让芝兰进太子府!”她可以培养其他女人。是因为那些人不会威胁自己的地位。可周芝兰不同,若是她真的生下儿子。难保她不会生出取自己而代之的心思。到时候周家说不定就会舍弃自己而支持她!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周老太君了。她外表看上去无比慈爱。实际上却是最老谋深算的。自己怎么能在身边养一条随时会反咬自己一

口的狼!她想到这里。继续道:”若是您非要送她进府。您是知道我的。姐妹相助绝不会发生,到时候我会把您亲手教导出来的手段。用在她的身上!若是出现这种局面,将来的事情可就说不准了!”

    周老太君惊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着周芷君。这才惊觉这个孙女。已经不是那个惟命是从的小丫头了。其实她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是打算若是周芝兰能够扶持的起来,到时候就让她取代周芷君,反正对于周家来说,谁做皇后都是一样的。只要是姓周!但她没想到。原来周芷君早就洞察了自己的心思。她摇了摇头。起身。慢慢道:”我只是说说。芷君既然不愿意。这件事就先搁下吧。”

    周芷君冷笑一声。不再多言了。

    送走了客人。周芷君独自一人回到内室,握起一把铜镜。端详自己。映在铜镜里的一双眼睛,原本是黑漆鸟亮。只是在太子府时日久了,打磨的光华尽黯,仅余了一点野心的光亮。

    再精致的铜镜,人影也是模糊的,却遮不住周芷君眼眸里流动着的愤恨。铜镜移得近些。正在衰败的影子一点一点地逼近自己的眼瞳。

    她。毕竟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不再年轻。太子府里美貌的女子多如天上星子,而她早就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女孩。

    周芷君笑着。抬手轻轻地拢过发鬓。重又拿起铜镜。镜中的女子隐着笑意。象春水一般漾开了。这笑。是冷笑。带着恶意。别有用心。

    太子妃。然后是皇后

    母仪天下

周芷君几乎已经看见。那样站在万人之上的荣耀

一个女人一生也不过这样一次机遇。她必须放手一搏。不论是周家人。还是林元馨,甚至包括那个停留在肖衍心里的女人。谁拦在她面前。就非死不可!

燕王府

    一个月下来。虽然还是有些不习惯。欧阳暖还是让自己慢慢熟悉如何做一个郡王妃。这样的经历让她新鲜之余更多的还是头疼。尤其是最近她总觉得。世子妃孙柔宁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奇怪。

好像冥冥中在策划着什么。但是每次看过去。却又找不到任何的痕迹。

    不由得她不留心了。只是。不管是嫁人之前还是嫁人之后,她好像都要操心很多事情,也许自己就是这样的命。正在想着。肖重华突然按住她的手道。”烛光暗了。换一盏灯再看吧。”

    欧阳暖这才惊觉,自己手里的书半个时辰了也没翻过一页。她回神,对肖重华点了点头。这些琐碎都可以等肖重华出门再想。这会儿还是和他说说话比较重要。她和他相处的时间还是太短了。以至于她每每与他独处。还是微微的紧张。

    别的夫妻是这样吗?还是说。她还没有习惯屋子里多一个男人?

    明天还要出门么?欧阳暖寻找话题。

    明早休息。肯重华低声道。过午才出门。

    爵儿给我来了一封信。欧阳暖慢慢道,斟酌着自己的用词。南诏一一一一一一一”

    没有关系。肖重华微微一笑,伸手就将欧阳暖拉近了些,低头端详着她。像是能从她脸上看出什么花儿似的。

    怎么?欧阳暖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微微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脱。

    你是担心爵儿。还是担心别人。肖重华飞来一句。刻眉聚拧。那弧度完美的薄唇紧抿着,紧眯的黑眸中闪过一丝微愠。说的欧阳暖有些迷茫”

    如果南诏突然进攻大历。又要派你去边疆”欧阳暖想也没想地说道。

    不会。肖重华手上轻轻用力,拽她到自己身边,低声在她旁边道,”或者说,你不是担心别人。而是不希望我离开京都吗”“。”

    欧阳暖一愣。脸微微红了:”陛下总不会任你闲这么久。”说着。她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下”

    肖重华盯着她。话语中带着洞悉世事的狡黠。却又似乎还带着什么弦外之音。道,”成亲那么久。还是如此生疏。是我的错。”

    对不丸  欧阳暖这才明白过来。肖重华说的一点都没错。成亲那么久。她却还是习惯不了他在身边的感觉。偶尔他凑近一点就会紧张。或者说,害羞。

    只是,这种害羞在夫妻之间。就有些奇怪了。

    肖重华突然伸出手。摸模欧阳暖的脸颊。低声道。不用为这个道歉,这没什么,你我都在适应。我并没有比你做的更好。”

    欧阳暖只觉得他灼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唇上。像是蝴蝶羽翼刷过般。令她无法抑制地颤抖。

    肖重华轻点着她的鼻尖,像是玩笑。那稍稍垂敛下来的眼眸却让人看不清其中闪烁的光芒:”我会等你习惯。不论多久。”

    欧阳暖被他的话语安抚,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些。肖重华趁机将她因在怀里。揽住她的腰。欧阳暖一时动弹不得。只觉得耳根子都烫了起来。她低下头。将发热的脸颊贴在他怀中。垂下眼睛。“我”““会学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笑。话题突然变换:“肖天烨已经完全控制了南诏。”

    他要做皇帝?欧阳暖一愣。

    不止如此。肖重华低低地笑着。贴在她的耳边轻言细语。揭示着肖天晔那些不为人知的谋算:”暖儿。你难道不知道么?他最后的目的是什么?”

    最后的目的?他手里的动作没有停。将她压在下面细细的吻。欧阳暖的眼神,已经开始有些恍惚涣散了,不过。却还在兀自努力保持着清醒:”哦,得到南诏还不够吗?”

    他的野心可不只是南诏而已。隐藏在眼底的薄笑。随著她愈来愈迷惑而逐渐加深。肖重华湛黑的眼眸闪烁着莫名的光晕。极淡然的语调隐隐压抑着欲望:”我想,他还要得到你。”

    欧阳暖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垂下眼帘。睫毛如羽蝶拢翅。在眼波深处划过一道暗青的阴影,她无奈的轻轻渭叹了一声:”你还真是什么都算到了。”然后。她缓而轻地咬了咬唇。亮得不亚于烛火光芒的眸子望定了肖重华,扬唇笑起时。便独独有了一段难以言喻的妩媚,“我怎么忘了。你是个算无遗漏的人”。

    肖重华并不在意,只是缓缓理着她的发。单等那白哲的颈项裸在眼前,便毫不客气地将炙热的唇舌印了上去,缓慢下移,沿着那细致的线条往下啃吻着。就连那模糊不清的尾音。听起来也似乎是带着笑意:”听起来。你觉得自己的夫君很阴险。”

    欧阳暖想要说话。却被他堵住嘴巴。一个字都说不出了。

    肖重华在心底微笑。本质上。肖家的男人都是一个样。对于想要的东西。都有一种得不到就誓不罢休的执念。

    不管是肖衍。肖天晔。还是骨子里的自己,都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各人的伪装不同。而自己。一向将本性里的可怕执着。掩饰得很好。

    第二天一早。欧阳暖还没醒。肖重华就被宫里传召走了。接着。菖蒲进来伺候欧阳暖梳洗,欧阳暖却没瞧见红玉。

    红玉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吗?欧阳暖不由觉得奇怪。

    菖蒲一边帮她梳理长发,一边道:不知道呢。一大早就不见人了。

    郡王妃。奴婢觉得红玉姐姐有点怪怪的。”碧瑶突然说道。

    怪怪的?哪里怪?欧阳暖扬起了眉。

    就连方嬷嬷也说。红玉姐姐最近总是打碎东西。伺候的时候也有些心不在焉的,昨天让她给郡王妃端茶来,她连茶杯都拿错了呢!”碧瑶端着宝石匣子。笑着道。

    菖蒲狠狠瞪了碧瑶一眼。欧阳暖却笑道:是么?

    碧瑶原先并不在意菖蒲的眼光,可是被欧阳暖这么一看。她心里不由得打了个突。这才意识到。笃蒲说红玉是关心。毕竟她们都是郡王妃带过来的丫头。可自己这样说。就有告状和挑拨的嫌疑了。更何况自已刚刚出卖了碧荷”她立刻低下头。道:”奴婢失言,请郡王妃不要怪罪””

欧阳暖并没有在意。只是笑了笑,道:“除了这些。还有旁的吗?

    茜蒲的眉头皱起来。其他的倒也没什么。

    欧阳暖点点头,道:多多留心,若是身子不舒服。找个大夫帮她看一看。”红玉是她最信赖最倚重的丫头。可性子却有些固执。若是自己去问。她未必肯说。

    郡王妃。世子妃说请您去一趟。碧烟从门外进来。态度恭敬地道。

    欧阳暖点点头,菖蒲赶紧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晨光熹微如雾。空气中隐约有花的芬芳和清新水气。阳光透过树枝斑驳落在欧阳暖身上。带了一丝的朦胧。她一路穿过庭院。进了安泰院的小花厅。

    孙柔宁盯她一眼。慢慢沉下脸。语气里多了几分肃然:“来人。给郡王妃看座。”

    这种态度,透着一股不同寻常。欧阳暖一皱眉。在椅子上坐了,温言道:“大嫂这么早唤我来。可是有什么事?”

    孙柔宁端起茶盏,轻轻吹开浮沫抿了一口,道:原本这种事。我不想惊动你的。你是堂堂的永安郡主。又嫁过来没有多久,我总该顾着你的颜面。可是,这毕竟是你院子里的人。不告诉你一声。到底不好。”

    欧阳暖心中十分疑惑。脸上却不露出分毫:大嫂,你这是何意?

    孙柔宁笑了笑。脸上浮现出一丝冷意:咱们燕王府是个干干净净的地方。几十年来从未发生过这种肮脏的事情。现在弟妹叫我说。我都没脸说这种事。霍妈妈。把东西拿出来让郡王妃看看!”

    霍妈妈早已将所有的丫鬟妈妈们都遣了出去。听见这话。便将一个盒子拿上来,在欧阳暖面前打开。欧阳暖看了一眼。脸色当场变了。

    盒子里,是一件女子的肚兜。淡粉的颜色,上面诱着一技烟霞色的双头并蒂花。欧阳暖心中猛地一沉。刹那间只觉得震惊无比。她缓缓抬起眼睛,盯着孙柔宁:“大嫂。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孙柔宁脸上带着冷笑。却不说话霍妈妈叹了口气,故作惋惜道:“这是红玉姑娘的东西吧。”

    欧阳暖的脸色变得苍白,过了一会儿。她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哦,是么?”

    霍妈妈眼中含笑。道:是。这的确是红玉姑娘的贴身物件,说来也巧。原本是咱们院子里丢了件东西。世子妃下令在各人院子里找了找。谁知在一个护卫莫良的身上发现了这样东西。”

    一般的护卫自然进不了内院。可是莫良却不同。有很多从宫中或者军营送来的紧急消息。都是不能假手于人的。这样的消息。莫良都是亲手交给肖重华”“。,

    霍妈妈笑道:其实一样东西本来也说明不了什么。莫良毕竟是郡王的护卫。又深得他的信任。进出内院十分平常。纵然捡到了丫头们的东西也不奇怪。若是一根管子,一方手帕。这都还不算铁证如山,偏偏是一件肚兜,姑娘家的肚兜可不是随便洗晒的。郡王妃总不能说是一阵风吹过来。不小心

把红玉姑娘的肚兜吹到了莫良的身上吧。哪怕真是如此好了。这肚兜可是从他身上捏出来的。实在是天大的丑事一一唉。这件事。真是让我们世子妃为难了。”

    欧阳暖静静望着孙柔宁。清冷的眼睛里流动着复杂的情绪。

孙柔宁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仿佛真的跟着生了很大的气。眼睛里却闪烁着隐隐的笑意:”要说起来,这是弟妹院子里的事。我本不会多管闲事,可是丫头和护卫私通。这事儿实在是太大了。若是就这么一声不吭。将来一旦被人知咖  。,。红玉姑娘可是你贴身的丫头。恐怕弟妹的名声也会大受影响,唉。我也不是要怪罪你。你毕竟太年轻。太不小心。怎么会想得到下面人瞒着你做出这样的丑事。”说着。她的脸上流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真是想不到。红玉看上去多么老实的一个丫头。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叫人怎么说才好呢。”

    欧阳暖表面很平静。实际上心中还从未如此愤怒过。她的身体几乎气的发抖。自己嫁过来以后。对孙柔宁并没有什么不敬。更从无危害她的举动。可自己不害人,对方却步步紧逼。对,在宁国庵中她的确发现了孙柔宁的秘密,可她也再三说过,绝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更不可能作为把柄来威胁对方!对方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却对自己虎视眈眈。竟然想得出这么恶毒的法子!孙柔宁这样做。分明是知道红玉是自己最信赖最重视的贴身丫头。

故意拿捏了对方的错处来威胁自己!红玉犯下私通的大错。传出去的话。轻则让别人觉得自己管不好贴身丫头。重则连自己的清誉也会受到极大的损伤!

    孙柔宁。果然是一击必中!

    电光火石间。欧阳暖想到红玉一大早就不见人的事情:“大嫂。红玉人呢?”

    刚才我已经传了她来,将她暂且关起来了弟妹,你不会要为自己的丫头求情吧?”孙柔宁微眯了双眼,眉毛曲折成一道冷酷的弧度。

    欧阳暖心中情绪波涛汹涌。却只是沉静地坐着。霍妈妈亲自上了茶,欧阳暖端起来,喝了一口。停了一停。在茶水的苦涩清香里想着如何应对。

    不等她说话。孙柔宁已经正色道:“弟妹。不是我说你。连自己身边的丫头都顾不好,居然让她做出这种事情!唉。若是她年纪大了。想要嫁出去,就该赶紧许人。你留着她反而留下祸患!如今这件事被我知道了。我也很不好办,若是让王爷和董妃知道了。只怕是要闹出大事来!可若是不管。又坏了燕王府的视矩。弟妹。你说我该怎么做?”

孙柔宁与贺兰图有染的事情。没有人能拿出真实的证据。可这次红玉的事情。却是人证物证俱在。若是自己在这种时候将孙柔宁的秘密抖出来,别人都会觉得自己是为了维护丫头而故意诬陷世子妃 。真正红杏出墙的人却口口声声说别人坏了规矩。简直是可笑之极!孙柔宁敢这么做,就是要拿捏自己的把柄,让自己唯她马首是瞻,自己若是今天让步了。那么从今往后,就要对她唯命是从了!欧阳暖很清楚这一点,可若是放着不管”

“自己的名声受损就罢了。红玉必定难逃一死!绝对不能这样!”

    欧阳暖放下茶,勉强压住心头的怒意,脸上露出清淡的笑容,那笑容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这个自然。只是红玉是我从欧阳府里头带出来的人。要怎么处罚她。还是应该我来决定。更何况。我还没见过人。更没有让两人当面对质,怎么能就这么轻易下结论呢?我很了解自已的丫头,也相信她的人品。这件事,我相信。是有人存心诬陷。”

    孙柔宁冷笑一声:这么说。弟妹是要袒护自己的丫头了?

    欧阳暖的笑容不减。眼睛里闪过一丝冷意:大嫂,这不是袒护。我作为她的主子,总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让她受委屈吧。”

    孙柔宁的神情瞬间如被冰霜结住,冷然道:很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必煞费苦心为你遮掩了。咱们就董妃娘娘那儿见吧!”

    欧阳暖沉下脸。道:“大嫂坚持如此。我也没有办法。只有一样。红玉、是我院子里的人。是要问她的罪过还是要带着她去向董妃娘娘请罪。我都必须亲自来!所以人,我必须带走!”

    孙柔宁想了想。挥了挥手对霍妈妈道:“霍妈妈。让她把红玉带走吧!只是一一人可以带走,证物却不行!”

    欧阳暖并不坚持,只站起来。道:“既然如此。就告辞了。

    欧阳暖离去后。霍妈妈道:世子妃。想不到这位郡王妃嘴巴这么硬!您怎么能让她把红玉带走呢?”

    孙柔宁笑了笑。道:有莫良和那肚兜在我手上。红玉并没有什么要紧。只怕连她自己都说不出肚兜怎么就不翼而飞了,哼。欧阳暖不肯求我,有她哭的时候!走,咱们去青莲居!”

    红玉许是受了很大的惊吓。长长的头发散乱地蓬着。手里紧紧攥着衣裙。满脸泪痕斑驳。

    笃蒲面色雪白。道:红玉姐。你好糊涂!

    红玉只哭个不休,瘦弱的身子簌簌颤抖着,几乎说不出话来。

    欧阳暖急痛攻心,又逼出一层怒意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真的和那个侍卫一一”

    红玉身子猛地一颤。眼中泪意更盛。滚滚滴落下来,连声道:没有!奴婢绝对没有!纵然奴婢不顾及自己,也要顾及小姐的名声!怎么可能与一个护卫私通!”wwW.uxiEr.com  

    欧阳暖缓上前,猛地抓住了红玉的手臂。“你说真的?

    奴婢绝不敢说谎!小姐。奴婢从小就跟着你。何曾对你说过一句谎话!”红玉的哭声。如一击重拳击打在欧阳暖胸口。欧阳暖心中酸痛。不觉悲从中来。抓着她的手默默垂下泪来:”我知道”“。我知道你从不曾做过一件对我不好的事。”

    当所有人都背叛她的时候。只有红玉和方嬷嬷肯挡在她的面前。前生是这样。今生也是一样,红玉绝不可能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是自己太疏忽了,竟然没有保护好身边的人。叫她被人算计了!

    不过是一瞬。欧阳暖旋即止住了泪意。用力咬住下唇。待红玉哭得够了,方缓缓拉了她起来坐下。温和道:”不要怕,从头到尾。慢慢将事情告诉我”

    红玉咬着唇。一字一句道:小姐相信我吗?

    欧阳暖抚去她脸颊的泪水。沉静道:我相信你。

    红玉猛地抬头。目光中有无尽的自责与伤痛。瑟瑟道:是奴婢不好,奴婢虽没有与人私通,可奴婢的确是丢了肚兜,是奴婢太大意了一一”重生之高门嫡女

    欧阳暖按住她的肩头。沉声道:怎么会丢的?

红玉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迷茫的表情。她所有的衣物都是在柜子里放的好好的。丢了一件肚兜她也觉得十分奇怪:”奴婢也不知道怎么丢的,只是五天前才发现的。发现之后。奴婢到处去找。几乎要急疯了。却不敢告诉别人。”

    原来是这样,欧阳暖缓了一口气。这才是红玉最近心神不宁的原因。一个女子的贴身物伴事关名节。她怎么可能随便乱放?所以这种东西一定不是丢了。而是被人故意偷了。

    奴婢找了几天也找不到。今儿个一早。世子妃突然让奴婢去。奴婢原要向小姐说一声。谁知那边说栓到了奴婢的东西。让奴婢赶紧去认领。奴婢便去了”““到那里之后。世子妃什么也没说,就让人把奴婢扣了下来。”

    欧阳暖听到这里。气的面色发白。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却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整个人身子晃了晃。

    菖蒲赶紧扶住她,道:“小姐可是气急了?快进去歇一歇吧”

    欧阳暖长长出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来不及了。我没有时间休息,这件事情不查清楚,只怕不能善了。”

    红玉咬着唇忧色满面。“都是奴婢不好。

    你?欧阳暖冷笑一声。“人家针对不是你。而是我!

    菖蒲焦急道:“小姐。您快想想办法。这件事一旦闹大了。红玉姐姐再也抬不起头来。连小姐您的清誉也会”“。”

    欧阳暖摇了摇头,自己的名声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一定要保住红玉的性命。

    红玉拉住欧阳暖的衣柚,抽噎道:“小姐。奴婢连累您了。”

    欧阳暖扶住她的肩膀。“你自然有错。却错在不该隐瞒我。更没有细细思量。但若不是旁人故意设计。也不会严重到这个地步。”想到这里,她柔声道:”知错之余咱们还要振作。待会儿去了董妃娘娘那里。你这副样子。只会叫别人说你是亏心。”

    红玉想了想。道:“小姐。那天在宁国庵。奴婢虽然没进院门。可是那笛音。奴婢是听过的”

    唉。真是个傻丫头。欧阳暖苦笑道:“你以为我没听出来吗?一则咱们没有实在的证据。二则那人是我们的恩人。纵然我憎恶世子妃。又怎能把他抖出来。三则这件事情一旦撕破脸。传到外人耳中。难免以为我因为被她抓住了把柄而蓄意报复。。,这才是孙柔宁有恃无恐的原因。

    那咱们应该怎么办呢?

    欧阳暖心里有灼灼的滋痛。仿佛燃着一把野火。她刚要说话。却听见外头有人推门进来,不由得一惊。却见到肖重华大步流星地从外面进来。

    欧阳暖吃了一惊。他不是刚刚去了宫里吗?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上一章节:136章 爱错便是一生之恨
下一章节:138章 意料之外的真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