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章 失去理智的奢望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4-7    作者:秦简

    欧阳暖在肖衍向自已走过来之前,便微微向他一福。然后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肖衍盯着她的背影。咬紧了牙关。反身快走了几步。突然停下。对身边的人低声吩咐道:“留心她什么时候出来。”

    是。

    肖衍的唇畔勾起一丝冷笑。

    转眼间。欧阳暖已到了墨荷斋,院子里设有小门,引路的丫头已不能再入。早有人先通报了。小竹带了两名锦衣丫头恭敬地迎在门前。

    小竹见了欧阳暖。十分的殷勤,上前一步福身道:“郡王妃。林妃刚起身。正用早膳呢。

    这个时候刚刚起身?欧阳暖抬起头看了看天色。不由自主便加快了步子,径自往里走,走了几步又停住,转身问道:“林妃不舒服?”

    小竹一笑,说:“林妃很好。郡王妃放心就是。

    欧阳暖想到自己似乎有些草木皆兵,也不禁一笑,随即走了进去。

掀开门帘进去。阳光从外面映进来,只见室内金、玉、珐琅重重镶嵌。不胜奢靡。穿过以透雕花梨木缠枝葡萄纹落地罩隔出的梢间,便可以看到林元馨端坐在桌子前,她发髻上戴着一只温润厚重的和田白玉凤凰。身穿织金飞鸟染花长裙,腰间攒心广玉兰花样上垂着疏疏的蜜蜡珍珠,正坐着用膳。   

欧阳暖刚刚走进去,就有人开口道:”郡王妃,往梢间外小候片刻吧,林妃这就好。,,

欧阳暖便笑了,林元馨微微一蹙眉,淡淡道:“她是我妹妹,怕什么?”   

丫头不敢再言,欧阳暖笑着走进去落座。

    林元馨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她看到欧阳暖正瞧着她笑,便放下了筷子:我就知道你要笑话我起晚了。说着,她挥挥手,让丫头们把吃的全都撤下去。

    看到丫头们都退了下去,林元馨才对着欧阳暖道:“那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解释给我听听。

    欧阳暖笑了笑。从一旁的珐琅盘子里取了一个已经温过的雪花梨。用一把小银刀,静静削起了皮:”不过是被别人设计了。表姐心里也该明白的。我身边的丫头,会做出那么不知礼数的事情来吗?”

    林元馨看了看面色苍白的红玉,只忽地一叹。似带着些责备的说:“你也真是,这件事情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能够自己解决的。欧阳暖笑了笑。就将手中的削好的雪花梨放在林元馨面前。

    林元馨复又叹了口气:“你总是这样,什么都要放在心里,也不肯跟我商量。若这件事情真的处理得好。又怎么会闹得满城风雨?你可听见现在外头的人都怎么说?

    欧阳暖无所谓地道:”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还能用东西塞住人家的嘴巴不成。”

    林元馨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了她一眼:“你倒是想得开!

    欧阳暖端起一杯茶,缓缓吹了吹茶末,仿若不经意一般。表姐,京都中,有哪些人是你的亲朋好友。哪些是你可以相信可以依靠的人?

    除了镇国侯府。除了你,再没有旁的人。林元馨慢慢地道。

    是啊!我们才是一家人。其他都是不相干的人。欧阳暖款款看着她,既是不相干的人,她们所说的话爱听的就听,不爱听的便当是刮过耳旁的风。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都行,既不能让人人都喜欢。也不能控制旁人说什么。又何必放在心上呢?;,

    林元馨无奈道:“瞧你说的这么容易,那么多难听的话。真的就能装听不到吗?人言可畏啊!

    所谓人言可畏,对于那些不懂事的小姑娘或许还有用,我已经嫁了人。只要我不介意。我的夫君不介意,旁人又有什么紧要的?同样的,红玉自己行的正坐得直,别人再说什么,还能当众来打脸不成?有我在一天,他们不能。也没这个胆子!;,欧阳暖冷冷地道0

    红玉转头看欧阳暖。眼角含了一丝若有似无的泪光。

    林元馨领首,心里漫出一丝欣慰。”不错,咱们不怕这些人。红玉,你主子说的话。你都记住了没有?她既然一心一意护着你。你更要争气点。千万不要因此伤心不振,反而耽搁了你主子的心意。”

    欧阳暖的微笑很柔软:是啊,咱们活着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身边关心的人,若是因为这点小挫折就一蹶不振,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这么傻的事情。咱们才不该做呢!红玉。为了流言纷扰而坏了自己的好心情。才是真正的愚蠢。大大的不值。记住了没有?

闻言,红玉含泪点头。

    欧阳暖不过是借机开导红玉罢了。林元馨看出了这一点。便也跟着劝解了一番。回头却见到欧阳暖盯着自己看,不由笑道:“郡王妃,还有什么示下?

    欧阳暖掩唇而笑:“旁的倒没了。只是我很好奇,表姐一早约了我来。怎么自己反倒还没起来?

林元馨的脸微微一红:“我又有了身孕。自然懒惰一些的。   

欧阳暖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真的吗?

    林元馨笑着点点头:“这种事情我还能骗你不成?真是傻丫头。

    欧阳暖盯着林元馨看了半天。笑道:那边有人想生却生不出来,只怕要把肠子气断了。”

    这份荣宠与福气。外人看来何尝不是花团锦簇、烈火烹油。然而暖儿应当知道。我如今有丈夫却仿佛没有。只能依靠自己而已。”

    太子他。。。。。

    林元馨的声音平静而冷冽暖儿,我现在站得越高。若是被她借机构陷。必定掉得越重。我不能坐以待毙。。。。。

    欧阳暖的脸色在刹那变得雪白,沉默着低下头去。明晃晃的日影投在她左侧脸颊上愈见肌肤的透亮,如白瓷一般,几绺柔柔的碎发从发髻垂落。带来丝丝的暖意。欧阳暖抬起眼睛,静静道:表姐,你的意思是,要先下手为强?”

    林元馨不语,只深深看了她一眼。神色无奈。

    欧阳暖徐徐道:可是太子那里一一你也不能全然不顾。。。

    林元馨的眼中慢慢冷下来。全然没有温润恬和的气息。她的喉咙干涩哑然。我知道。。。。。只是我一早就为棋子一一当初不过是他制衡太子妃所用。如今,他还笃定这颗棋子能够为他所用。暖儿,我真是恨毒了他!

    欧阳暖略低一低头,终究恻然,“表姐,你们终究是夫妻,还有一个儿子。。。。。。

    林元馨柔美的下颌微微扬起,他把我丢在绝境之中,从无怜惜之意,那时候我就知道,我在意的夫妻情分,在他看来当真是一场笑话了。他这样对我,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欧阳暖心下寂寥而伤感,“就算如此吧。表姐也要再忍耐一段时日。   

林元馨深深看着她。“从前我只怜惜你幼年失母。后来我屡遭变故,唯有你陪伴在我身边。现在细细想来,我方对你心悦诚服。

    欧阳暖愕然:“姐姐何出此言?

    林元馨深深吸一口气,你早知林婉柔这样狠毒。却能忍耐那么多年。换作我在你这个年纪,必定熬不住。”

    欧阳暖淡然一笑。“我能忍,表姐也能,所以。。。。。。切勿冲动才是。”

    林元馨抓住她的手,指尖在她的掌心冰凉着,半响才戚然道:“忍字头上一把刀,我真怕自己忍不住口她眼底有默然深沉的恨意。周芷君这段日子以来不知给肖衍送了多少美人,她自己生不出来,就盼着那些地位低下的女人生一个儿子出来对付我。盛儿这里我也已经小心谨慎,可她却还是有机会动手,甚至让人在乳母用食的水里面下了东西,叫她产出毒奶。若非我早有防备。盛儿不知死了多少回了。每次想到这里,我就恨不能一刻斩了她,

    欧阳暖莞尔。“若在当年。表姐必定会这样做。只是如今,表姐又怎么能做这么冲动的事情?”

    林元馨咬一咬唇,迸出一丝笑意,“是自然的。暖儿,若是将来你听说我做了什么,可会厌恶我?

    欧阳暖笑一笑,“表姐要做什么。都是被他们逼出来的,并非出自本心。”

    林元馨的面色哀戚如暗夜。停一停,道:“为了对付她。即便要做些有损阴德的事情,我也不在意了,只盼望若是老天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人便好。不要牵连到盛儿。

    欧阳暖听她所言。似乎早有打算。待要细问。她却不说了。

心中带着不安从碧荷斋出来。走出不远,却看到周芷君身边的顾妈妈走过来,满面笑容地道:”明郡王妃。奴婢奉太子妃的命令来请您过去。”   

欧阳暖看了一眼天色,笑道:“今日天色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改日再一一

    顾妈妈却是面露为难之色:“郡王妃,不是我们太子妃请您,是宫里头的石贵妃出宫上香,回头路过太子府,才来太子妃这里坐一坐。您到这里却不去向她请安。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欧阳暖看了她一眼。心中微微讶异。石贵妃就是当初肖钦武的侍妾,如今肖钦武登基,她反而跟着水涨船高,升了贵妃。自己若是过府而不去拜见。只怕周芷君会故意生出很多事情来。

    顾妈妈一笑。脸上皱纹挤作一堆。轻声说道:“那位主子断没有让您在这耽搁太久的道理,您放心吧,这天时太早,您略坐一坐就好了。

    欧阳暖看了红玉一眼,红玉随即会意。这是让她去与林元馨报备一声。以防有什么事情。随后。欧阳暖便带了菖蒲跟着顾妈妈离去。

    红玉看着欧阳暖离去,心头隐隐觉得不安。便快步回头,直奔墨荷斋的方向。。。。。。

    上一次见到石氏,她还是太子府一个小小的侍妾,可如今却已经是石贵妃了。

    欧阳暖规规矩矩地行礼,然后听着一个温柔的声音:“起来吧。

    欧阳暖抬起头,这位石贵妃生得素净,不过也只有素净二字而已,并不是十分的美貌。可她毕竟是除了过世的正妃之外,陪着肖钦武时间最长的妃子,所以才能得封贵妃的荣耀。

    周芷君陪坐在一旁,满脸温和笑着。说话言语让人如沐春风。看着她那张明媚贵妍的脸颊,欧阳暖恭谨应着。心里涌起很荒谬的感觉,眼前这个美丽端庄。一举手一投足都让人非常惬意的美人。心中却是那么的心狠手辣。对盛儿那样一个幼小的孩子也能下的去手,谁又能想得到呢?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姐姐还在,如今却已经是天人永隔了。石贵妃看起来有几分悲伤,更用绣帕掩了掩眼角。一旁的周芷君连忙劝说道:“娘娘。母后在天有灵,知道您这样想念她。也定然会感到欣慰的。”

    这说的就是肖钦武那位过世的太子妃了。wwW.UxieR.cOm

    石贵妃点点头。面上哀戚之色稍减。转而问起欧阳暖一些旁的话,欧阳暖一一笑着应答了。言谈之中。她意外发现石贵妃与原先印象里的石氏大不一样。竟然是个见识广阔,博览群书的女子。

    仔细一想,当太子妃还活着的时候,石氏只能做好一个侍妾的本分,越平凡越不引人注意越好,如今这个光彩照人、仿佛重新活过来一样的石贵妃,才是真正的她吧。原来,每个人都有一张假面具,欧阳暖这样想着,微妙地笑了笑。

石贵妃喜好诗书。与欧阳暖谈话似乎也很高兴,隔了半晌,才让她回去,只是临分离前。她轻声说道:“本宫喜欢看书,陛下也为我搜罗了些珍本。难得你我志趣相投,我己让宫人们拣其中珍贵的抄了几份,你带回去吧。”  

欧阳暖不知她这是何意,却也不便多言。沉稳深深一礼退了出去。

    这一次的见面。似乎太平常了些。平常之中似乎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周芷君这样平常地放过自己。总是让人觉得不安心。。。。。。

    走到院子里。自然有人引欧阳暖出去,小丫头长得干净利落。说话也很是伶例,一路顺着来时的路走出去,却看见前面不知怎么,围了不少人,还有人大声嚷嚷着将一个人扭打在地。小丫头皱皱眉,道:”好像是抓住了一个小贼,郡王妃。还是从旁绕过去吧。”

    欧阳暖看了一眼那个方向。确实闹得很不像样子。略略点头。

    然而这小丫头七拐八绕,转眼却到了一个陌生的院落,欧阳暖挑眉:“有人要见我?

    郡王妃。太子殿下要见您。小丫头深深跪了下去。

    欧阳暖冷冷看她一眼,转身便走,却发现院子里四周都是黑衣的侍卫,她扬声道:“太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肖衍果真从屋子里打开房门走出来。笑容清淡:“怎么。这么怕我?”   

太子殿下言重了。

那就是不愿意见到我了?   

不敢。

    静默,肖衍冷笑。“进来吧。你若是真心关怀你弟弟的话。

欧阳暖一怔,眼下这局势,她进去也得进去,不进去也得进去。至于欧阳爵,肖衍为什么会提到他?欧阳暖对着葛蒲低声道:“不要轻举妄动!   

菖蒲点点头,略带警惕地看了周围一眼。

    书房里很是古朴大气,靠墙壁的书架上满满都是书籍。一眼望去几乎看不到头。装饰看来也很平常,唯独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板都是寻常富贵人家用的白玉石。却朵朵雕刻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瓣,一路走来,宛若步步生莲,看似寻常。却是世间少有。

屋子里燃着淡淡的熏香,散发出温和的气味。只是稍稍有些苦甜。   

肖衍并没有靠近。只是从袖子里取出一张锦绢,丢给欧阳暖。

欧阳暖接过锦绢打开,上面依次写着两行女儿家的名讳。足足有十多个名字,她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欧阳爵的正妻人选。

     欧阳暖蹙眉,不由自主握紧了锦绢。

是不是很失落。很多事情都由不得你做主。肖衍见她攒起锦绢,冷笑,我知道你不喜欢被人逼迫一  但是,人只要活在这世上,就会有委曲求全的时候。如果你只是想让你的弟弟做一个普通人。或者是纨绔子弟,都不要紧,也没人会在意他,但欧阳爵不是,他是铁了心要做大事一一做大事者,放弃的东西自然要比别人多得多,老天是公平的,没有谁比谁更幸运。   

欧阳暖的眼睛。因这些话沉寂了下来。

    这上面一一嫣然郡主的名字排在第一个。”欧阳暖慢慢地道。

    肖衍便笑了:眼下你的弟弟,可是官家闺秀们眼中的英雄。年轻英气不说,难得还这么受皇帝重用。前途无可限量,这场仗一过,免不得好多人想把女儿往欧阳家塞。我问你,嫣然进得欧阳家门吗?

    郡主天人之姿。又是皇家明殊。是真正的金枝玉叶。爵儿自小调皮。又在军营里待了这么久,野性难驯,恐怕他不懂怜香惜玉”

    你又不说真话。肖衍低眉。笑得漠然。我也知道。你不愿意。但是。此事非如此不可。你是聪明人,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有时候,我倒情愿自己是个糊涂的人。”这个世道,不管什么身份的人,聪明反而不如糊涂的好过,欧阳暖又怎么会不明白。

肖衍回头望着欧阳暖,却见她上身蜜合色透纱闪银束衣,月蓝的藻纹绣裙由内外两层颜色稽有深浅的云栗纱重叠而成。平添了一段飘逸清雅模样。不由心中一动。道:若是旁人。我不会浪费时间与她多这样的口舌。   

欧阳暖明白殿下的意思。也多谢您休恤的心意。只是爵儿的婚事。。。。。。”欧阳暖顿了顿,声音清凌若破冰之水。

    肖衍被她盈盈眼波所及,只觉遍体似被温软恬和的春水弥漫过。骤然洋洋一暖。她向来神色冷淡,如今神色这般温柔。倒叫人意外。他很有自知之明,她向来厌恶自己之极,如今肯这样和煦的说话,不过为着她最关爱的弟弟罢了。

    得知她进府。他就丢下成堆的公务赶去花园,谁知却撞上那一幕。好心为她解困,却被她用那种冷淡的眼神望着,从那时候起,肖衍对欧阳暖的克制经过在那么长的时间的滋长蔓延之后,茂盛的再难以驾驭。他早已不再是小心谨慎的皇长孙。他等待的时刻正是像现在准备好的一般    一个可以把握一切的男人。很快,他将登上御座高处,成为万众瞩目的天子。可是。连一个女人。他都无法得到。

    一旦你弟弟娶了郡主,他这一辈子就和争斗分不开了,想要逃脱也不能,想要平安喜乐更是妄想,就算我会放过他,别人也不会!然而。这件事不是没有转困的余地。”肖衍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只要你 

    我不愿意。欧阳暖一怔。不等他说完便明白了言下之意。她随即回答,很郑重,很认真。

    肖衍心头怒火腾地升起。一把将桌上已经冷掉的茶杯砸在地上。清脆的一声响动,随即水花四溅:大胆!跪下!

    欧阳暖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已经让他的怒火升到了极点,更别提还有血液里渐渐有一种急速的奔腾,他不知这种焦躁从何而来,明明他没打笤对她发怒,更没想要吓着她…

    欧阳暖的目光停留在脚边的茶杯上,静静地跪倒在地。

足足有一柱香的功夫,肖衍都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盯着她。欧阳暖的头垂得很低,只是眉宇紧紧地蹙到一起。他一直强迫自己放弃她,可这个冰块一般的女人,怎么就会如此的摄人心神呢?永安郡主。我听闻你身边有个与护卫私通的丫头,可有此事。

殿下,此事纯属谣言

    谣言?本朝女子专以柔顺为德。你倒是言辞犀利啊。

    殿下。我身边的丫头都是严加管束,绝不会作出芶且之事。

    芶且之事?你未嫁之前,肖天烨曾经向先帝请求指婚。更有人告诉我。他与你两情相悦。这样说来,你们岂不是早已作出了芶且之事?而今。我虽然贵为太子,却对你念念难忘,如此说来,我离你口中的芶且之事也不是很远了?”欧阳暖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欧阳暖,既然你为一己私利可与肖天烨相交,如今为了你的弟弟。为什么不能来求我?你说呢?郡王妃?欧阳暖突然抬起了头,眼睛瞪得很大,她的眼光如此分明。散发出难以形容的光彩。带着点惊诧,带着点怒意。这样的目光。让肖衍复杂的心绪无处遁形。无名火突然升起。肖衍几乎恼怒的不可遏制。

    肖天烨之事,当初。欧阳暖确有私心。可是她又如何能承认当时以她的处境,根本不能挣扎,更不能拒绝,然而却也不曾做下他所指摘的罪状。欧阳暖的膝盖上有一种蔓延的疼痛,几乎是希望他立即让她滚出去,她便不用继续跪在这里。可是他的讥问似乎没有止境。不知是否是因为跪的久了。还是他的话越来越不能让她明白,欧阳暖忽然觉得小腹隐隐酸胀,腰间也是酸软不堪。几乎要跌倒。

    头越来越昏,听到他还在说话,在质问,好像还提到了肖重华。欧阳暖只觉得冷汗布满了额头,一滴滴粘在睫毛上。全副身心忍着疼痛。等她再次凝住心神的时候,就又是看到男子的衣袍遮住了眼前的视野。还没有反应过来,竟被一把带住,然后她整个人也跟着被拖了起来。“欧阳暖,听见我说的话没有!”欧阳暖已经耗尽了所有的体力。更是几乎听不清他说什么。也顾不得所谓的尊严和得体,只得勉强说:“太子恕罪,我想是跪久了,一时没了知觉。”只是浑身止不住地颤抖出卖了她,肖衍放开了手。欧阳暖全无反应的撞在了冷硬的地面上,尖锐的痛刺得她几欲昏厥,胸口像是被巨石一遍遍的重击,嘴里泛满了甜腥的味道。“你究竟怎么了?”

    欧阳暖的身体完全站不起来,哪里还能够回什么话。倒是一连串的汗混同着泪滚到地上。

    肖衍看到她的额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殊,眼里不断的有泪水滚下,一滴滴打在玉石扳上。看着绵软的身休簌簌抖动,这轻颤忽然无可抑制的震动了他。他突然上前捏住她的手腕,似乎略施力气。就会轻易折断0

    肖衍看来十分的怜香惜玉,实际上他从心底槽恶女人的眼泪。因为那是懦弱的表现。然而此刻看到欧阳暖的模样。他的内心却暗涌着无法言明的欲望。他身边的美人太多了,从成年开始就是这样。所以他从来不曾对一个女人这么上过心。倒是遥远的帝位才能吸引他。眼前这个女人似乎是个例外。不知从哪天起,她开始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让他不可理喻的幢憬着。此时他无法思考,只想把她吞入腹中,这个女人是个迷惑人心的妖精,但他一定要得到她。

如果在最初欧阳暖像其他女人一样讨好他、谄媚他,他根本不会看她第二眼。

    下一刻,一阵晕眩。欧阳暖竟被他打横抱了起来。身休离开了硬的络痛骨头的地面,还没来得及反应,肖衍的气息吹在她脸上。带来些凉意,让她霎那间清醒了过来:她竟然在他怀中。而这个太子竟就靠的她如此之近,他的呼吸让人想起步步逼近的野兽。骇得她一阵阵的战栗口她慌乱惶恐的想要离开,被他伸出的一只手阻住了。顷刻间,她的领口被扯了开去。散在肩肿下。他的两只手紧紧地捏住了她的手臂。

    欧阳暖,我实在是好奇到底是什么吸引了我,也许得到了你。我就不会这样发狂。,,欧阳暖只觉得寒意从小腹一路升上来。蔓延到四肢百骸:”殿下,我是明郡王妃!””那又怎样。我想要的女人,就是属于我的!”欧阳暖目瞪口呆的盯着眼前的人,全然不知该如何行事,因为此刻双眼通红的肖衍。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像是被一种可怖的力量驱使着。

肖衍的手上加了力气,探进了她的衣裙,欧阳暖惊恐地叫到:“若是陛下知道此事,一定会。。。。。 

肖衍突然觉得,欧阳暖的肌肤冷的似乎没有温度。更是浑身不住战栗着。他抱着她坐到椅子上。想查看她的身体究竟怎么了,让她如此痛苦。看着她不住喘息,挣扎着要脱离他的控制,他只能在心里耻笑她徒劳无功的努力。他的手指触到她柔软的胸脯,那触觉竟让人如此愉悦。”欧阳暖,现在一切都是握在我手里的,不要天真了!”

    全无预料的。欧阳暖拼了命地挣扎,一不小心从他身上滚下来,整个人无意识地狠狠撞向案几,肖衍冷笑着扬手打翻了书案,把她提了起来。再不给她机会逃脱,撕去了所有的衣裳。扑在了她的身上。

    肖衍的外貌十分清雅,可是此刻却爆发出可怕的暴戾之气,仿佛有什么东西勾出了他的本性:如果你求救。让别人看见你这副模样,会有什么后果,你应当知道!

    欧阳暖紧紧闭起双眸,心中几乎痛恨得发狂。若是肖衍有一点理智。他也应当知道做出这种事情会有什么后果,这是她知道,肖衍却忘乎所以的!    欧阳暖,睁开眼睛,你眼前的不是肖天烨。也不是肖重华,而是我。是我!肖衍的手蛮横粗野的在她的身体上不停掠夺。他的字字句句。一举一动,全都变成残忍的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身体很痛很痛。有抽搐一样的疼痛在小腹如蛇一样开始蔓延。像有什么东西一点一点在体内流失。他的身体滚烫,欧阳暖却觉得浑身发冷,千钧一发之间,突然听见外面有巨大的喧哗,门像是被人猛地打开!

    暖儿?!暖儿?你怎么了?!

    欧阳暖听得出来。这是林元馨惶急的声音,可是她没办法回答,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有一个臂膀突然抱起了她。欧阳暖吃力地抬头。绎纱平蛟单袍。白玉鱼龙玉带,是,是郡王的常服。肖重华!耳边似乎听见他胸膛剧烈的颤动。从未听过他疾言厉色,那般的愤怒。肖重华。你一定是疯了。怎么能擅闯太子府。如今在朝中,肖衍最忌讳的就是你。你怎么能在这时候作出这样的举动!

    欧阳暖想要开口说话,可是腹中好疼,一丝丝刻离身体的温热。那样温热的流水样的感觉。从身体里油油而出。

    最后的知觉失去前,暖儿,她突然听见肖重华这样叫她的名字,他的声音这样惶急、痛苦而隐忍。

有滚烫的眼泪打在她冰冷的脸颊上。   

你在哭了吗。

    朦耽中。她却觉得好笑。肖重华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落泪呢?亦或。这,只是她一场可怕的梦椅。。。。

    一一一一一一题外话一一一一一一

    噗,手一滑把女主给虐了,可见身为女主,也不能一帆风顺的。

    大家猜的测错,流产了。这倒霉催得  。。(Q。。)。。。

    重生之高门嫡女免费阅读网:www.uxier.com ,第一时间更新,喜欢的亲可以在下面发表评论!

上一章节:138章 意料之外的真相
下一章节:140章 被激起的斗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