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章 惨遭毁容的太子妃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4-10    作者:秦简

    没人敢过去,唯独周芷君身边一个叫翠如的丫头靠得最近,她拼了命想要把周芷君从地上拖起来,然而周芷君却因为太过惊慌失措,根本爬不起来,她只是死死抱住翠如。

豹子极其凶猛。轻而易举便扑出,周芷君只闻得有腥风阵阵扑面,那狂怒的豹子转瞬即至。翠如再也不敢停留,惊呼了一声,正要往外奔去,她的裙裾却不知何时已被周芷君抓住,一挣扎反而跌在地上。几乎就在那豹子的腥气可以扑到周芷君身前的一瞬,周芷君毫不容情地拖住近旁的翠如往前一挡。翠如惊呼一声,那豹子毫不犹豫,伸出利爪一撕几乎把她整个人撕碎。   

浓烈的血腥气在全场迅速弥漫开来,有些胆小的女眷吓得连声惊呼,晕了过去,在众人都几乎被吓得目瞪。呆的时候,大公主轻声道:“她还不能死。”

    欧阳暖笑了笑,道:女儿知道。所以,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玩笑。

    翠如便是当日引自己去书房的丫头,当真是忠心耿耿,不光是秘密地跟着周芷君,还帮她做了无数伤天害理的事,今天被她最亲爱的主子当成人肉盾牌。也是咎由自取了。

    场下的豹子还不罢休。一爪已从周芷君脸上划过,周芷君几乎吓得魂飞魄散,根本顾不得什么太子妃的体面,她眼睛暴突,头发散乱,衣服都被撕裂了一半,浑身都是泥泞,堪堪躲过一击之后,只顾抱住自己的头,不断的尖叫。在豹子再次向她扑过来的一刹那,一支飞簧尖啸着”‘嗖”的一声,直贯豹子咽喉。豹子一声哀号,在地上滚了一个困,就不动弹了。

    射箭的人,是大公主身边的卫峰。

    周芷君像片村叶子似地颤抖着,早已被脏污血痕遮盖了丽色,倒在那儿说不出话,直到众人来搀扶她,才发现她的裙角一片濡湿。却闻见一股异样的味道。

    堂堂太子妃竟然吓得失禁了,这次还真是要被天下人笑死。

    有人窃笑,却被她疯狂凌厉的眼神震慑,周芷君大声尖叫道:陛下,有人要害我!陛下,您要为我做主,为我做主啊!”

    一时之间。场中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周芷君尖锐地指着早已跑到一边去的马,厉声道:是它!那匹马一定是被人动了手脚!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一匹桃花马,场面一时变得非常僵硬。

    原本坐在台上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的周老太君闻言身子一抖,几乎是不可置信地转头看着林元馨,眼神中的不忿与鲸怒几乎要压抑不住。

    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林元馨害了周芷君。

    林元馨在那样的目光下,却不肯示弱。只含了一抹几乎不可觉的得意弧度回视于她。

陛下,这一定是有人要谋害太子妃!周老太君站起身,严厉地道。   

林元馨微微一笑,站起来道:陛下,周老太君想必是一时糊涂了,哪里有这么大胆的人呢?不过是一场意外罢了。

    众人纷纷看向对峙的这两个人,下面的周芷君已经被人扶了下去换衣服。

    欧阳暖明白。表姐这是要全部承担下来。其实,她很清楚的知道,表姐对上次的事情十分自责。可若是没有她,肖重华也不能那么快赶到。。。。。。所以,她很明白对方的心意,却不能让她一个人承担过错。所以,她手中的扇子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笑道:陛下,有什么事情,还是等太子妃回来再说吧。”

    正在达时候,满载而归的皇族们骑着马飞快地跨过了围栏,然而等待他们的不是欢呼声。而是一片死寂。

    死一般的沉寂,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写满了不敢置信与惶恐不安。整个猎场弥漫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崩裂感。

    父皇,这是怎么了?肖衍刚下马,便有人将一切告诉了他。

    几乎在那个瞬间。肖衍下意识地看了台上的欧阳暖一眼,然而欧阳暖却面容平静,没有流露出半点异样的情绪。

    肖重华却淡淡一笑,将手中的猎物丢在地上,经自下了马,快步走向高台,很快就来到欧阳暖身旁:“吓着了吗?”

    欧阳暖还没有说话,旁边的人先笑道:郡王妃在这里坐的好好的,倒是太子妃才是吓着了呢?

    肖重华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在欧阳暖身旁坐下。

    等周芷君重新换了衣裳出来,众人才看清了她的脸,顿时大惊失色。原本美丽娇嫩的皮肤上,不知何时竟然带了三道极深的血痕,鲜嫩的红肉外翻。十分狰狞可怕,赫然是三道爪印。周芷君面色惨白,眼睛几乎都在喷火,她一见到肖衍立刻扑倒在他脚边上:殿下,你要为我做主啊!有人要害我,

    肖衍的眉头皱的死紧,周老太君已经满面怒容地道:“陛下,请你彻查此事。给我的孙女儿做主!”

    肖钦武面寒如霜,对着侍从道:去检查那匹马!

    从一开始到现在,那匹马除了最开始发疯一样甩了周芷君下来,之后就一直表现得十分平静。在那儿悠闲地啃草。侍从当着众人的面,拆开了马鞍。仔仔细细地栓查了一遍。

欧阳暖扬眉一笑,抬眼既不看皇帝,也不看台下,只是看向天的尽头。   

肖重华瞧见她的神情,便知道那些人什么也查不出来。

    果然,就听见那侍从道:回禀陛下,什么都没有。

不可能!周芷君断然喝道,她快步走下去,几乎是凶狠地从侍从手里抢过马鞍。仔仔细细地投查了半天。却终究一无所获。   

是什么?肖重华俯身在欧阳暖的耳边轻声问道。   

欧阳暖抬起明亮到藏不住一丝阴霾的眼神看向肖重华,眼睛笑起来的时

候弯弯的,竟有一丝很无邪的味道:“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吗?”

    肖重华头痛似的摸了摸额头:你还真是大胆。

能让马儿神不知鬼不觉的受惊,自然是有尖锐的东西刺中了它;这个手脚必定是动在了马鞍上,周芷君的猜测没有错。只是,为何一无所获呢?   

这一点,周芷君自然是想不明白的,她盯着那马鞍,仿佛要把马鞍看出花儿来,直到皇帝道:这马鞍是联亲赐的,难道你怀疑联不成?

    周芷君面色一凛,几乎说不出话来,半响方道:“我当然不敢怀疑陛下。可难保有人借着陛下的赏赐从中使坏!”说着,她的眼神近于凌厉地扫过林元馨和欧阳暖。

    林元馨的眉微微纠结了一下,道:可是大公主刚刚也是从马上下来的,若说这马鞍有问题,大公主怎么没有受伤呢?

    周芷君一时语塞,她也不明白,明明有人在马鞍上动了手脚,为什么半点线索都查不出来呢?

皇帝漠然道:你总不能说是皇姐要害你吧?  

 周芷君一惊,忙跪下道:不敢。

    肖衍看了一眼欧阳暖的方向,却见到她缓缓回过头,一对清澈的眼睛,带着迷蒙的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表情似笑非笑。而肖重华凌厉的眼神也同时看了过来,在那个瞬间。他迅速权衡了利弊,当机立断道:“这匹马儿究竟是谁养的?”

    一旁的侍从连忙跪下:殿下恕罪,这桃花马一向温驯,今日竟如此发狂。实在是奴才的过错,求殿下饶恕!

    肖衍冷冷盯着他。刚要借题发挥,却听见大公主喝道:去把那只畜生找来狠狠打死。竟然闯下这样的弥天大祸,断断不能再留了!”

    桃花马被拉了下去,肖衍原本要杀了那个养马的侍从。听见大公主如此说,反倒不好说什么了,睨了周芷君一眼道:“你虽然也受了伤;但今日之祸与你的莽撞脱不了干系,还不回去思过!”

    周芷君脸色煞白、含羞带愧,低头嗫泣不已,实际上眼睛里却有无数的愤恨一闪而过。

    皇帝叹气道:“今日的事的确是迭番发生,令人应接不暇。可是太子妃你也太大意了,幸好没有性命之扰,若是有一点半点不妥,传出去真是要被人笑话了。

    就像是故意的一样,大公主责骂周芷君身边的丫头道:叫你们好生服侍太子妃,遇到事情一个两个都往后躲,只有一个翠如忠心耿耿,万一太子妃今天有什么差池,把你们全都杀了也不够赔命的!

    这样一说,众人不由自主都想起刚刚被太子妃拿来挡灾的翠如;一时之间,看向周芷君的神情都有些说不出的怪异。奴婢的性命虽然不值钱;可是这样残酷的死法,还是头一回看到。太子妃的自私自利,今天真是深入人心了,这样一来,大家对她的同情也就跟着她这样的做法烟消云散了。

    大公主笑容满面对皇帝道:太子妃平安无事,可见上天赐福与我大历啊,陛下要放宽心,继续狩猎才是。”

    周芷君重新被人扶着上台来,众人七嘴八舌。诸多安慰。惟有林元馨笑道:太子妃脸上的伤痕可要好好保养,千万别留下疤了。

    周芷君气的脸色都发青了,几乎说不出一句话来,她能说什么呢?皇帝都发话了,总不能继续嚷嚷着要报仇吧!找谁报这个仇?!她有一种隐隐的预感。林元馨,欧阳暖,肖重华,甚至于大公主都是知道这伴事的,这些人根本是合伙算计她!想到这里,她用近似杀人的眼神看向欧阳暖,欧阳暖却对她微微一笑,周芷君的眼不禁微微一眯,唇边的肌肉轻轻抽搐起来。

    朱凝碧在欧阳暖耳边道:郡王妃,太子妃的眼神好可怕,像是要吃人似的。

    欧阳暖扑哧一笑。迎着日光的乌眸随着笑意晕开来。蔚蓝的天影溶散在其中。朦朦一片,竟让人觉得微微的眩晕。

    周芷君会气的发狂是自然的,因为真正的罪魅祸首是藏在马鞍下一颗珍珠内的小小冰团。这颗珍珠内部当然也是动过手脚的,大公主月上去的时候自然无碍,可是时间一长,珍殊孔隙内的温度升高,原本填满整个珍珠乳隙的冰团会逐渐融化,沿着珍珠孔隙上宽下窄的形状变成一根极细的冰针,大公主下来后周芷君接着上去,冰针从珍殊内刺出,马儿当然会受惊。等桃花马将周芷君甩下来以后。周芷君又碰上了无意被放跑的豹子,更加无暇顾及那匹马。不多时。冰针也会融化,自然痕迹什么都找不到。这时间的计算上。多一会儿不行,少一会儿更不行,可是一旦成功了,自然是没有法子能找到证据的。

    这样的做法,是名正言顺地阴了周芷君一回,还让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当然。那可爱的豹子的利爪,上面也抹了点药,周芷君的脸,这辈子都要带着这三道疤痕了,可惜,她现在还以为能够医治。。。。。。

    欧阳暖略带惋惜地对着孙柔宁笑道:大嫂,刚才那豹子好可怕,你说是不是?

    孙柔宁原本正在发呆,被她问起,手里一抖,原本的茶杯哗的一下子打在了地上,挥得粉碎,她盯着欧阳暖,那模样惊恐至极。

    大嫂,你不是害怕了吧?欧阳暖十分关切地问道。

    孙柔宁只顾低着头去擦群摆上的水清,几乎不敢答话。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弟妹。并不是任由她搓圆揉扁的人,她似乎,把对方想的太简单了。今天这件事,若是换了自己。只怕这条命就捡不回来了”…。地一抬头,看到欧阳暖写满笑容的眼睛,只觉得毛骨悚然。

    贺兰图曾经对她说过,不要去招惹欧阳暖,可她偏偏不听,现在”…。孙柔宁看了一眼那边强压愤怒的周芷君,现在自己已经回不了头了,若是现在说不做,太子妃会放过自己吗?更何况欧阳暖手里还拿捏着自己的把柄,她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她的眸中数度变换,终究回归平静,低声道:不过是个意外罢了。

    哦,这话的意思就是,她死也不肯悔改了。欧阳暖抿了嘴唇,淡淡笑了,很好。她正愁她万一害怕收手了,这游戏就不好玩了,多一个人来玩;多一分乐趣。

    周老太君看到这场上所有人的脸色变化,知道此事已经被压了下来;不由得气冲牛斗,今天这件事,伤了周芷君还是小事,最重要的是重重打了太子妃的脸,一个身份高贵的太子妃,当着众人的而吓得花容失色;甚至还当场失禁,传出去一定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精心培养的孙女儿身上,更是打了自己一巴掌,别人都会觉得周家培养了二十年的太子妃也不过如此罢了。…“她越想越是恼怒,腾身而起道:“陛下,我身子不适,且先告辞了。“

    周芷君向她看过来,周老太君向她使了个眼色,周芷君顿时明白过来,祖母这是要请父亲来向陛下施加压力,彻底调查此事!对,重新调查,连那些接触过马匹的侍从也从头到尾挨个栓查一遍,就不信什么也查不出来!到时候查出来,看大公主这些人还如何自处,想到这里,她的眼睛里迅速拂过一丝喜色。

    周老太君的举动,全都落在了肖重华眼里,他微微一笑,仿佛没有看见一样。

    定远公原本在猎场外的行宫里休息,和一众大臣坐着喝茶聊天,听到周老太君来了,连忙起身迎出来,周老太君急匆匆地将话带到,便强压着怒气道:这件事情你一定要让陛下给我们一个交代!说完。她便一阵心急气喘,旁边的同大夫人慌忙扶着她,道:老太君真是气坏了,我先扶着她回去,老爷要为太子妃出了这。恶气才是!

    你们放心吧,我这就去面圣。定远公一怔之后立刻醒悟了过来;正了正衣冠便慌忙快步走了出去。谁知刚刚走到猎场门。,却见到肖重华缓慢踱步过来。

    参见郡王!

    肖重华扶起定远公。笑吟吟地道:定远公乃是国之重臣,我不过是一个晚辈。哪里敢受您的礼?见定远公连连谦逊,他又轩释道,太子妃刚才受了惊吓,若是因此而回去又觉得扫兴,所以还在宴会上。陛下已经赐了不少礼物给她压惊。

    原来如此。定远公心下暗松,连连点头道,陛下如此荣宠,敝府上下实在感恩不尽。“

    肖重华脸上的笑容有些捉摸不透,想到此人在找场上的杀伐果断,定远公不由得有些心惊肉跳。他想了想,刚要说话。肖重华突然停住脚步,似笑非笑地盯着定远公看了半晌,突然开口唤道:“定远公!”

定远公心中一凛,慌忙停住了话头:郡王有什么吩咐?   

你可知道陛下最近心情不好?

    这个…”定远公原本就不明白肖重华为什么在这里等着自己,一时间不知道回答什么是好。数次欲言又止后。他突然咬咬牙道,请郡王明示。

    最近总是有人旧事重提,关于周家曾经站在秦王那一边的事情。肖重华见定远公头上层层密密的冷汗。微微一笑,“至亲之人临阵倒戈,陛下虽然面上隐忍,实际上对于达种事向来忌讳,更遗论太子的性格。“。你也是知道的;倘若不是看在你定远公和虎贲将军的面上,只怕是当场一碗鸩酒给了太子妃,就是你定远公也逃不过加罪,你可明白?“

对于肖重华的这种说法,定远公自然是深信不疑。毕竟,肖衍的性格十分的多疑而且善变。他一面连连称是,一面试探着问道:那陛下这一次”

如今京城的显赫世家还有十几家,比不得立国初期的时候了。肖重华不入正题,淡淡地道:想当初太祖皇帝分封公侯的时候何等风光,一晃眼,那些顶尖的府地倒是败落了不少。”

定远公以住只是听说过这个郡王心机颇深,冷漠无情。并没有和肖重华真正打过交道。此刻见他顾左右而言他。不由心下暗恨。然而,他这秀、定远公能够稳稳当当做到现在,心机自然少不得,低头琢磨了片刻,脸色不由大变。想到这几个月来,肖钦武和肖衍对自己的疏远和防备,一时间,他也顾不得其他,竭力克制住心头惊慌:郡王,是不是陛下有旁的心思……”   

肖重华慢慢道:旁的话也就不必提了。定远公,你算是德高望重的,又是真正的皇亲国戚,以后也许要提醒一下太子妃,凡事别做得太过头。御殿上参周家的折子可是不少。若是陛下震怒,太子也保不住你们!”

    听到这些,定远公不由脚下一滞,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肖重华已经去得远了。定远公怔怔站在那里许久,将肖重华的话从头到尾想了一遍,不由硬生生地打了个寒战。各府之间往往都是姻亲关系,但是,再盘根错节的利益纠葛,倘若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为侍靠,哪里有资格和皇帝作对?眼下;皇帝和太子除了忌讳周家和各府的关系,也是笼络自己的堂侄虎贲将军……可若是周家真的太放肆了,皇帝就未必会姑息了。他站在原地想了又想,太子妃可以换个人,他周家也不是没有女儿了,可周家一旦倒了,再想东山再起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定远公——”身旁的侍从看他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由有些奇怪。   

定远公左思右想,终究长叹一声,这口气就忍下罢了,旋即一跺脚,转身走了。

    肖重华走到半路。却被一个人拦住。那人递过来一杯酒,肖重华微微扬眉。道:太子。这是围猎,可不是酒宴。”

    肖衍冷冷一笑,一仰头。他饮尽了杯中香醇的酒,那微醺的味道瞬间便烧辣了喉头,也唤醒了那一直以来藏在心里的诸多情绪。这段日子以来,他经常喝的半醉,平心而论,他的酒量一直是很不错的,而很多时候,在他看来。自斟自饮。浅尝独酌未尝不是一种消遣。不过,也仅只是消遣。他从来没有喝醉过。然而此时,他却没了那沾遣的心,只恨自己酒量太好,竟然不能“一醉解千憨”。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初可以再心狠一点,直接讨要了欧阳暖,那么,抱得美人归的也是自己,可是每当他恢复理智,他就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疯了,中邪了,对一个已经嫁人的女人还念念不忘!

    那天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肖衍低声道。这件事,他的确没有顾料到会到这个地步。

    肖重华淡淡望着他。眼中原本的冷静已是被极重的戾气取代了;就连那双漂亮的眼眸如今也越来越具有野兽一般凛冽的寒意。

或许吧。这么多年的朋友和兄弟,肖重华怎么会不了解肖衍的胖气呢?他的确不是故意要侵犯自已的妻子,但他一直存了这样的心,才会让人有机可乘。肖重华漠然地笑了笑,轻轻哼了一声:这事谁知道呢?!   

周芷君是背后的黑手,可是,正是因着这一原因,竟然无意中逼出了肖衍的野心。这一点。肖重华一直忽略过去了,他正是因为了解肖衍,才断定他不会在这种时候对欧阳暖动手。就连欧阳暖,只怕也是这样笃定的。然而,中间出了那样的变数。肖重华什么都能忍,却不能容忍别人横刀夺爱,再冷静的男人。也无法忍受这一点,更遑论,欧阳暖是他那样珍惜的人。

    你。。。。。。还有太子妃。。。。。肖衍有一丝迟疑。

    若不是担心暖儿被牵连,我定会让她尸骨无存!此时此刻,肖重华逼近肖衍,冷冽的眼眸中几乎要喷出熊熊火焰来。不过,眼前的人,他也不会放过。

    肖衍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肖重华会这样震怒,他慢慢道:我想不到,她在你的心里这样重要。”

    重要!?肖重华垂下眼眸,不置可否,清俊的脸上常着澳然,唇边谦满毫不掩饰的冷笑,文雅的面具之后藏匿着暴虐之气,与。中那淡然的语气很是不搭。他唇角微桃,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眸底一片冰冷:“早在我向陛下请求赐婚的时候,你就该明白。”

    那倒也是。肖衍虚应了一声,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恃让我很惊讶,我以为,你至少会念及我们兄弟这么多年的情意。却没想到,你竟然纵着她对太子妃动手。

    不念兄弟情谊的,不只是我——”隔了约一步的距离;此时此刻,肖重华的心底翻腾着说不清的复杂情绪,语气冷漠:太子,你不是也一样么?

    肖衍盯着肖重华。一时竟然语塞。他从前便曾经旁敲侧击地询问过肖重华,只因察觉他看欧阳暖的目光似乎已是不寻常,那时,肖重华就没有反驳,等同于默认。他心里不是没有疙瘩的,只是一直兀信自己能从肖重华手里把欧阳暖抢过来,并没有太把他看在眼里。可是,渐渐的,他开始发现,太子的身份,乃至于身边的太子妃和林元馨拖累了他,欧阳暖竟然也对他不屑一顾,甚至选择了肖重华,怎令他不心生恨意?常听人说,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他从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陷入这两难的境地之中。要怎么选。他的确是苦恼了好一阵子的!

    我怎么就不念兄弟情谊了?肖衍这么一想,说话的语调已变得冷漠起来。就连声音也一并冷凝了下来。

    她是我的妻子,可你又做了些什么!”肖重华深吸一口气,强行将心底欲爆发的怒气压下,可是,那咄咄逼人的语气早已泄露了他此刻的情绪:“太子身边向来不缺女人,怎么会是个挖人墙角、趁虚而入的无耻之徒呢?”

趁虚而入。这我倒是承认,不过,趁虚而入的远远不只我一个人。,,见一直以来暗暗烧灼的火焰终于被摆到了台面上来。肖衍旋然一震,脸透着死灰的黯淡。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暗哑,双手紧握成拳,再也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却还要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极力掩饰自己内心那难以言喻的恼恨:我劝你也不要太笃定,至少也该问问欧阳暖,看究竟她有没有想过要做你的妻子!她若得了自由选择的权力,只怕,便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妻子。,,    一下子便明白了对方言语中的暗示,肖重华只是冷漠地看着他,那种神情,淡得几乎没有颜色。原本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他的面色又渐渐恢复了疏离深沉,黑眸愈显幽黯:我倒是不知道,太子殿下这么会耍嘴皮子!   

重华,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翻脸?你好好想一想,她哪里值得你这样与我发怒。肖衍缓了缓语气道。

    肖重毕决绝的转过身,眼里流动让人猜不透的洪流,一字一顿地从唇缝中挤出话语来:“不必多言了,肖衍,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伊始,你我兄弟之谊;恩断情绝!”

    没错,一直以来,他为了大局,束手束脚,无可奈何地被肖衍利用,但那也是他的底线范围之内的,可这绝不包括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投入了他人的怀抱。倘若以前是因为放不下那些青任,那么。现在,他便可以就地放下一切,且绝不让任何人有机会与他一起分享她!包括眼前这个所谓的兄弟!

    肖重华。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无话可说。肖衍丢了酒杯,将最后的一杯酒,祭奠似的徐徐刮入黄土之中,话语中带著一丝淡淡的苍凉:不过,我要提醒你,为了一个琢磨不透的女人这样做,不值得!”

    对于他虚伪的规劝,肖重华冷笑一声,径自离去。

    肖重华回到场中。却看到女眷们都上了马;只要看一眼,他就找到了欧阳暖在哪里。他微微一笑走过去,对着马上正在苦恼的欧阳暖道:怎么了。

    红玉偷笑:小姐的马术不好呢!当初只是跟着少爷一起学了两天,哪里就能上马呢?可是小姐又任性,偏不肯在人前落了面子——”

红玉,你皮痒了是不是,敢这么笑话我!欧阳暖瞪了她一眼。   

红玉也不怕。只吃吃地笑。

    肖重华突然一个腾身,欧阳暖惊叫一声,才发觉他已经到了她身后,顺势楼住她的腰肢,低声道:“我带你。”

    重生之高门嫡女第一时间更新网址:www.uxier.com ,请大家牢记!

上一章节:141章 皇家猎场猛兽惊魂
下一章节:143章 是猛虎还是毒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