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4-14    作者:秦简

    从宫中的事情开始,燕王府变了风向,人人都开始意识到。虽然孙柔宁才是世子妃。可是怀宁侯府早已没落了。比之权势逼人的大公主和节节上升的欧阳侍郎,实在是微不足道了。再加上那天的事情在众人面前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一时之间。燕王府的访客多了起来。

    若是以前。欧阳暖即便不耐烦,也就忍下作陪了。可现在她全都椎了。管她是谁。红玉看着如今的小姐。心里实在是奇怪。可是看欧阳暖的心情却比往常开心好多,也便不吱声了。

    这些访客之中。总有不能推拒的。比如一一

小姐。楚王妃和嫣然郡主来了。红玉禀报道。   

欧阳暖手里的书一顿。不由得扬起眉头:“她们?   

楚王妃和嫣然郡主可是稀客,只是这个时候来。。。。颇为耐人寻味啊。红玉道:“是不是推说小姐身体不适。。。

    欧阳暖摇了摇头。道:“王妃亲自拜访。我若百般推脱就不是拒亲而是结仇了。你去请她们稍坐,我马上就到。

    是。

    等等,去请董妃娘娘少陪吧!”孙柔宁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就闭门不出了。这次还是不请为好。

    欧阳暖来到花厅。只见到满屋子珠光宝气绫罗绸缎,董妃正陪着楚王妃说话。楚王妃一身大红锦绶藕丝缎裙衣裙。耳髻一支卷须翅三尾点翠衔单滴流苏的凤钗,额上挂的露垂珠帘金抹额精致无匹,容貌虽然不是很出众,却越发显得尊贵无比。一看到欧阳暖进来。周王妃旁的少女立刻站了起来。她身量娇小,穿着樱草色盘金彩绣衣衫。显得脸粉雕玉琢。分外可爱。

    平心而论,在皇室之中,先有美貌无匹的大公主,艳压群芳的蓉郡主,后有空谷幽兰的周芷君。温婉美丽的林元馨。甚至连朱凝碧。容貌也要胜过嫣然郡主,她的脸可爱归可爱。要说动人心魄。。。。。就差很多了。

嫣然郡主姗姗走来,盈盈下拜,嫩嫩的声音道:“嫣然见过明郡王妃。”   

欧阳暖笑了笑,便拉了她的手,先给楚王妃见了礼。才塞了一个鼓鼓囊囊的绣袋给嫣然郡主。见面礼给出去。众人才坐下来好好说话。

    欧阳暖对皇家的人并没有什么反感。可这些人一个两个逼着非要把嫣然郡主塞给爵儿,她心里就不那么舒坦了。

    董妃看着嫣然郡主,不由笑道:“那年你母妃来时。还没有你呢。她原就说生了儿子以后,极想要个贴心的闺女。果然如愿。说着又转向楚王妃,“如今郡主出落得这般可人。真个羡煞旁人。楚王妃真是好福气!我就没有女儿的命!

    楚王妃笑道:“董妃别夸她了,这孩子。在平日里瞧瞧还使得。可要是跟京都里头的美人儿一比,哪里还有摆她的地方!她呀。便真就只落下个孝心,还能让我略感宽慰。”

    董妃笑道:“你是太谦虚了。我瞧这孩子文静的紧,性子是极好的。女孩子家,旁的都没什么紧要,惟端庄二字最为难得。为人端庄。又懂孝道,便是天大的福气了。她这么随意的说。诸人也随意的笑着,可这视线却全都落在了欧阳暖的身上。

    谁都知道,楚王妃今天是冲着欧阳暖来的。

    果然。说了没几句,就听见楚王妃笑道:“这个孩子没有旁的爱好。就是喜欢琴,因着学了个把月的曲子还是弹不大好。昨日同大公主谈起。她说明郡王妃尤其擅长琴曲,这孩子便闹着要来。想着请郡王妃指点一番,也好有些进益。”

    嫣然郡主果然眼光闪闪地盯着欧阳暖。wWw.UxIer.cOm

    欧阳暖一愣,随即有些惊讶。楚王妃这句话,是不是在暗示些什么?

    看到嫣然跃跃欲试的样子。楚王妃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道:“别太得意了,这回我千方百计才为你请了个好师父。若她答应了。你可要跟着好好学。

    董妃笑道:“王妃言重了。暖儿不过是略懂些罢了,嫣然若喜欢,随时过来找她便是。

    肖嫣然笑着谢过董妃,又拉了拉欧阳暖的手,笑道:“董妃娘娘可是应了的。郡王妃以后再也不要推辞啦!不光是琴,我还想着你身上那个锦绣荷包好生漂亮。要跟着好好学呢!”

    肖嫣然如果不是出身皇室,一定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光是这闪亮亮的眼神就像是可爱的宠物一样。魅力无法阻挡。欧阳暖笑了笑。点点头道:“嫣然郡主不必客气。

不要叫我郡主,我老早就想说了,偏偏母妃不许我说。你是公主姑姑的女儿,就是我的表姐。然后你又嫁给了我重华堂哥。就是我堂嫂。所以这关系好复杂。以后我就叫你姐姐。你叫我嫣然就好啦!肖嫣然天真地道。   

楚王妃无奈地扶额,道:“明郡王妃,你不要笑话我家这个傻丫头。她就是这个德行。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也没有。”

    欧阳暖愕然之后。有些怀疑,眼前这个活泼跳脱的肖嫣然,和平日里看上去很规矩的嫣然郡主是不是同一个人。或者。。。。。。他们肖家人都有两副面孔?随时随地都会变脸么?

    董妃笑了起来,道:“这才是天真可爱呢。

她说是天真可爱。可是这样的姑娘。一定是被爹娘保护的很好。欧阳暖看了一眼虽然面露无奈可是眼睛里满是慈爱的楚王妃,不知不觉间就带了几分感触。若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还在,也会是个这样温和慈祥的母亲吧。

    看到女儿这样开心。楚王妃笑得也畅快了几分。

    董妃见嫣然一个劲儿地盯着欧阳暖看。便笑道:“让孩子们一起玩去吧。我陪着你在这里聊天就是了。

    楚王妃笑着点了点头。对欧阳暖道:“实在是打扰你了。

    欧阳暖倒是不很在意,横竖她一个人在屋子里也是看书写字弹琴,多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跟着,也没什么妨碍的,更何况,没准还能从这孩子的嘴巴里套出点话来,主意一定。她立刻站起来,道:“王妃客气了。嫣然妹妹,来。我带你去参观一下。

    说是四处逛逛。欧阳暖只带着小姑娘在花园里转了两因,随后就领着她去了贺心堂。一进了书房。肖嫣然立刻惊叹开了:“哇,原来重华哥哥真的将自己的书房全让给你了呀。我还以为是误传呢?”

    误传?欧阳暖一时愕然。

    你不知道呀。这里我偷偷背着母妃来玩过的,不是这样的呢!

    欧阳暖一愣。这里的摆设自己嫁进来之后就是纹丝未动。除了窗下的绣架。其他都是原来的。她不由看了看整个书房。一旁的博物架陈设着不少古玩。皆是精巧简洁的。并不过分华丽考究。以雅致为主。壁间挂着一幅张大师的书法,行笔大气,匀力平和,气韵十分古雅,一排书架上皆是装订的齐整考究的古籍。传来淡淡的墨香。”这里,原先不是这样的吗?”

    当然不是。我来的时候。这屋子只摆着几伴金柚木家什,除了书还是书,墙上悬挂着名剑兵刃。你看看现在,整个变了样子呢!肖嫣然嘻嘻的笑,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啧啧称奇道。难怪人家都说重华哥哥爱妻如命。看来是真的!

    欧阳暖听到爱妻如命四个字,不由得失笑。虽然肖重华为了她显然改了这屋子的摆设。也不见得就对她多情深意重。说不准只是为了表示敬重而已,应该吧。。。。。

    肖嫣然看完了书房后就赖着不肯走了,伏在宽大的花梨木案几上。翻看欧阳暖写的字。因为她人十分娇小,所以趴在大大的案几前更加显得很可爱。竟然还兴致勃勃地拿了一张宣纸出来。学着欧阳暖的字涂抹。

    欧阳暖哭笑不得,不晓得这位郡主是不是闲得无聊。竟然跑到这里来写字,难不成楚王府没有纸笔吗?

    姐姐。往后你若得空,我过来你这边学琴学字学绣活可好?肖嫣然笑眯眯地抬头,眼睛亮晶晶的。

这样的表情和语气,让欧阳暖不由自主就想起欧阳爵那双充满依赖的黑眼睛,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刚一说好。肖嫣然立刻无比兴奋,丢下笔拉着欧阳暖,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说着说着,就指着欧阳暖在书桌上放的画道:”姐姐,我喜欢你,才和你说真心话,这幅画,是不是太萧条了呢?”  

欧阳暖一愣。看向桌子上的画,原来是自己随意画的夏夜荷塘。

    哦,嫣然何出此言?

    肖嫣然也觉得自己这话很唐突,脸一红。便有些着急。道:我。。。。。。我没有旁的意思,我只是想,这画里面有月亮,有荷花,有池塘。可是却没有活物,是不是一一是不是缺乏生气?

    欧阳暖看了一眼。果真是如此,便笑道:是吗?她捉起笔。递给肖嫣然,那你帮我添上吧。

    肖嫣然这才高兴起来。擎着画笔。凝神琢磨着。然后道:池塘里没有鱼。天空没有鸟。荷叶上也没有露珠,这样。。。。。。再加好多荷花。含苞未放的,花开满池的。。。。。

    她一边说,一边认真地提着笔一一将说的东西落实到纸上。

    欧阳暖看着她。不知怎么,就觉得很惋惜。这样天真可爱的姑娘。若非出身皇家,她一定会同意这门婚事。肖嫣然这样的性格。一点也不骄纵。反倒十分活泼。可惜她有一个太过高贵的身份。让人望而却步。

姐姐,告诉你一伴事。我早就认识你了呢!   

哦?

    我大哥曾经也很喜欢你呢,为这个大嫂还吃了好久的醋,不过现在他更喜欢我大嫂了。两个人的感情好得不得了呢!如果当初你能嫁给我大哥。其实也挺好的,我大哥虽然没有重华哥哥长得好看。可他也是很英武的呀。肖嫣然毫无防备地说着。

    红玉和笃蒲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肖嫣然的大哥。。。。。。欧阳暖的脑海中浮现起曾经见过的楚王世子肖皑山,那个十分沉默寡言的少年,她笑了:嫣然,你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呢!说完,她笑眯眯向肖嫣然道:嫣然。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肖嫣然立时起身拉了她的袖子。满脸哀求道:啊。我还想着问你绣活   

不用着急。你若是喜欢,随时可以来这里。欧阳暖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肖嫣然抿上一张小嘴儿,眼睛眨啊眨,让我再待会儿吧。

还要再呆一会儿?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才是。欧阳暖看着她。笑道:嫣然转年也及并了呢。现在急着要问绣活,是不是要绣嫁衣了?

    肖嫣然只觉着脸都滚烫了,转身便是要走,口中哼道:姐姐居然笑话我。。。。。”

    欧阳暖拉了她回来。笑道:不提便是。咱们说正经的。。。。。,她瞧着肖嫣然满脸飞红,眸子里雾蒙蒙的,长睫毛忽闪忽闪,越发娇妍,忍不住伸手轻轻掐了她的脸。低声叹道:嫣然,你可知道你母妃为什么要让你来这里。”

    肖嫣然原是羞的厉害,扭着头,然听她说得郑重其事,声音里没半点儿调侃意味。忍不住抬眼去看她,却见她确是一脸正色。甚至带着些悲悯。眼晴黑沉沉的。隐隐一丝光华,像在瞧着自己。又像不如  。。。

    肖嫣然不由怔住。半晌方推了推她,低声道:姐姐。。。。

    欧阳暖看着她。慢慢想到。这些皇族少女,从生下来就是注定了的命运,肖嫣然也许还不知道她父王打算将她嫁给自己的弟弟吧?这个孩子。分明纯洁得很,根本没有半点要攀附新贵的意思  。。。

肖嫣然瞧着她那神情。心里忽地有些难受起来,咬了咬下唇,将欧阳暖的袖子都攥得皱皱的。方轻声道:我喜欢欧阳少爷。”   

欧阳暖一愣。顿时不敢置信地看着肖嫣然。

    肖嫣然像是鼓足了勇气,道:姐姐,我喜欢欧阳爵!

    肖嫣然顿了顿。瞄了欧阳暖一眼。脸愈红。声音越发低了,道:母妃说一切都有她在。是她去帮我求了父王的,她还让我不要告诉别人说是我的主意。。。。。”

    欧阳暖一头黑线。你自己还是小孩子呢!她甩掉了一脑门子的黑线,压住心头的讶然。勉强一笑。道:你怎么会喜欢他呢。,,

    肖嫣然手又紧了紧,红着脸,糯糯道:我。。。。。。那天从楚王府的后门墙头往下爬。结果。。。。。。摔下来了。。。。。。不小心掉在他马上。。。。。。是他救了我。。。。。。。”她头埋得低低的。再说不下去。

    欧阳暖良久没有说一句话。最终目光跃过肖嫣然头上的珠花。落到窗边的一只小鸟身上。那小鸟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在窗台上跳来跳去,兀自玩得开怀。

    刚才她听了这句话。一度怀疑肖嫣然在撤谎。甚至觉得可能是燕王故意派她编造这样一个故事,逼得她成全一对小儿女的婚事。

可是。她能够清晰地看到。肖嫣然的手在颤抖。   

那只握住她的手,真真切切的在颤抖。

看多了人心。看惯了丑陋。她第一次对这样的天真无所适从。   

原来。是真心么。。。。。。

    将肖嫣然送走,欧阳暖便向董妃告退了。出来之后就一直很沉默。书也看不下去。显得心绪十分烦乱。

红玉看了她一眼。小心地禀报道:小姐。奴婢打听过了,世子妃从回来开始就一直不肯用膳。听丫头说,不吃饭也不喝水。倒像是要寻死。。。。。   

欧阳暖蹙眉。寻死?这么容易寻死,她当初何必从宫里头出来?若真是寻死,也不会等到回燕王府了。除非。她知道了什么。。。。。。

    您是不是去看看呢?

    既然消息都到我这儿了,自然是要去的。欧阳暖淡淡的道。

    欧阳暖到了安泰院,刚踏进去,就看到刘妈妈形色匆匆地往外走,欧阳暖问道:“刘妈妈,大嫂怎么了?”

    刘妈妈顿时愣住。看着欧阳暖神色变幻不定。终究深深拜倒:“郡王妃。然后张口要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算了。我自己进去看看。欧阳暖意识到了什么。慢慢道。   

刘妈妈跟在欧阳暖身后。为她打起了帘子。

    孙柔宁脸色有些苍白地躺在临窗的美人榻上。乌黑的青丝迷迤拖在白衣上。美艳之余更让感到一种零落的感觉。霍妈妈守在她跟前。几乎是以泪洗面。

    这是怎么了?欧阳暖心头一沉。冷声问道。

    霍妈妈擦擦眼泪。低声道:世子妃不肯吃饭,奴婢连水也喂不进去了。

孙柔宁像是死了一样,半点动静也没有。欧阳暖看着这场景,微微挑起眉。手上月白纱扇子轻轻拍在掌心。扇柄的碧色流苏上本系着一枚玉玲珑。随动而响,铃声迭迭:“哦?不肯吃饭,也不肯喝水?这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霍妈妈一听,顿时对欧阳暖怒目而视,可是欧阳暖说完了这话,却快步走过来,霍妈妈一惊。赶紧挡在前面。欧阳暖放缓了脚步,盯着霍妈妈手里的茶碗,反倒是微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伸手。却不是推开霍妈妈,而是随手丢了扇子,将茶碗接过来。“我来吧。

    霍妈妈一愣。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反应过来后连忙赔笑道:郡王妃,这不合礼数。还是奴婢来得好。

    走开口欧阳暖突然沉下脸,一双眼睛如同冰霜。在霍妈妈的脸上滑过。带起一阵冰凉的感觉。

    霍妈妈还要说什么。欧阳暖已经冷声道:“我是在救她。不是害她。若你还要阻拦,是想要眼睁睁看着你家主子这么死了么?”

    霍妈妈一怔。顿时不出声了。旁边的丫头们也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除了霍妈妈。其他人都出去吧。欧阳暖淡淡道。

    其他丫头们听了这话。看了看霍妈妈。霍妈妈愣了半天。终究沉重地点点头。的确。众目睽睽之下,郡王妃不会伤害世子妃。可若是自己坚持。驳了郡王妃的面子是小,世子妃的性命是大。所有的丫头都退了出去,欧阳暖只留下红玉和菖蒲两个人。

    把水往下灌。欧阳暖把茶碗递给菖蒲。

    霍妈妈吓了一跳。刚要阻止。却被红玉隔开了,”霍妈妈,小姐可是为了你家世子妃好。若是她还这样不吃不喝。虚弱到了一定程度定然是要了命的,到时候惊动了燕王和董妃娘娘,她不死也要死了。”

    霍妈妈一愣。菖蒲已经快步上去。捏着孙柔宁的下颌把她的。给掰开了,然后举着茶碗水往孙柔宁的嘴里撵。孙柔宁原本在昏睡。没想到突然有水流进去,就咳了一下。水从嘴里溢了出来。

    霍妈妈连忙跑上去,想要阻止又不敢。

    霍妈妈,菖蒲手太粗,还是你自己喂下去吧。菖蒲,你在旁边帮着。”欧阳暖的声音有些低沉,但语气平稳,莫名就让人镇定下来。

    霍妈妈不得已。只能点点头。于是菖蒲托着孙柔宁的头。然后她小心翼翼地把茶水喂进去。

    再灌。欧阳暖吩咐道。

    孙柔宁一阵猛烈的咳嗽,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当她看到欧阳暖的时候,眼睛里一下子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欧阳暖不以为意。主动走近。坐在美人榻旁边的绣凳上。对霍妈妈道:“好了,就到这儿吧。我和你们世子妃有话要说。

    霍妈妈担心地看了一眼。便和菖蒲退到一旁。却也不敢走远。用一种极为戒备的眼神看着欧阳暖。

    欧阳暖突然伏下头去,在孙柔宁耳边说道:你是知道了他将金吾卫交给我的事情了吗?”

孙柔宁盯着欧阳暖的眼神里全是怨愤,看得一旁的红玉打了一个寒颤。   

欧阳暖轻声道:“大嫂在宫中的时候面临绝境也不曾想到要死,宁愿忍受别人嘲讽也要忍辱保身。可是今天却想不开。甚至准备赴死了么。看来你说的是真的。你活着。也就是为了一个男人。

    孙柔宁深深凝视她,忽然低下头去,声音伤感如一钩惨淡的下弦月色。“若没有他,我余生再无任何欢愉乐趣。她眼里的愤恨在此刻已经慢慢淡了下去,你一嫁过来就受到千般万般的宠爱。怎么能明白我这样的痛苦。肖重君根本不是个男人,他能想出一千种一万种法子折磨人,可是我刚开始却和大家一样。以为他只是身体孱弱。后来才发现。他根本就是个疯子。是一头野兽。”说到这里。孙柔宁的眼睛里闪现出一种强烈的畏惧之色。

    欧阳暖静静听着。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可是孙柔宁知道,对方都听进去了。许是因为长久没有喝水的缘故,她的声音软弱而寂寞。如同拂过的凉风一般飘忽。透出深深的自伤,其实一早就明白。我和贺兰图是不可能的。但我总还是怀着一种期待,我只是想他再陪我一段时日。哪怕只有一天也好。可是那天在宁国庵,他却对我说。你是见过他的,若是我们再来往下去。一定会引起旁人的怀疑。到时候我就没办法自处了,从那天开始。他就不肯见我了。所以。一切都是因为你。”

    欧阳暖深深震动。这样嚣张跋扈的女子。亦有如此深重的无奈和沉痛。她静一静神。轻轻道:“他只是为了保护你。才不肯再与你见面。

    孙柔宁微微吃惊。随即释然苦笑。我早知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他又何苦如此?

    欧阳暖轻轻颌首。“那天在宫中,你一出事。他便得到了消息。这消息,的确是我送过去的。因为我想要他手里的力量。可是我并没有威胁他,愿意还是不愿意,全凭他自己的决定。可他还是答应了,这说明你在他的心里,比什么都重要。你说羡慕我,嫉妒我。可我也羡慕你能得到这样一个真心人。你不必难过。也不必为了他的选择而求死。若是你真的死了。他才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孙柔宁浑身一震,看着欧阳暖说不出话来。

    欧阳暖笑了笑。道:“贺兰公子曾经说过。你原先也不打算与我为敌的,可是后来的举动却完全相反,像是背后有人在策动一样。其实这背后的人是谁,我并不知晓。我只告诉大嫂一句,若她真心为大嫂好,必然不会故意挑拨你与我斗个你死我活,她却鸦蚌相争。渔翁得利。不管是你死。我死。左右不过是两败俱伤的结局。大嫂,你细想就是。”

    孙柔宁完全呆住。片刻后悚然惊起。“你是说那人是想要我们自相残杀!”

    大嫂明白就好。欧阳暖低低叹息一声,我与贺兰公子是友非敌,将你们的事情捅出去,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可是背后那个人定然也是知道大嫂的事情。她却蓄意在其间挑动,要让我们势成水火。大嫂,我承认。在宫中的事情的确是我陷害你,可是我若真的想要你死,骗到了金吾卫的指挥令便可以让陛下处死你,到时候贺兰图身无长物。他拿什么与我抗衡,可我并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从始至终就不想与你结仇,纵然你三番四次想要我的性命也是一样。。。。。”,

孙柔宁听了,面上微微露出一丝窘迫,轻轻道:可是你害得我那么丢脸。。。。

欧阳暖笑了:丢脸?这种事情算得了什么。太子妃都变成那副模样了,不也一样安坐与席上么?也不妨告诉你,原先我真正的想法,是想要你假死脱身的,到时候你就可以与贺兰公子双宿双栖。可惜。。。。。他拒绝了。   

你说什么?!孙柔宁完完全全愣住了。与贺兰图双宿双栖?这是她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贺兰图又为什么要拒绝呢?

    贺兰公子的身世,想必你是知道的,他也有皇位的继承权。他说自己如今已经在这场浑水中没办法脱身,就算你假死。他也不能带你离开口所以这个计划。终究没能完成。欧阳暖面上似乎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这话却是真的。她的确是没想过要孙柔宁的性命。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她欠贺兰图一条命,这一回就算是还给他了。当然。金吾卫就当做是孙柔宁百般迫害自己的利息好了。横竖大家不吃亏。

    欧阳暖眼睛眨巴眨巴,笑了。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金吾卫的指挥令到手有什么用。关键是贺兰图得为自己所用。孙柔宁在自己的手上,贺兰图就得更老实了。。。。。。

    孙柔宁要是知道这位面目可亲的弟妹在想什么,估计要吐血三升了。然而她此刻自然是不知道的,听了欧阳暖的话。她心底的怨恨不知不觉淡了许多。还多了一丝愧疚:”欧阳暖。我并不是有心害你。我不想你死。也不愿看你失子。我只希望他能一辈子在我身旁。。。。”,她垂下目光。”我以后再也不会害你了。”

    欧阳暖平心静气抿了一口茶水,“大嫂。这些话就不提了,你多保重身体就是。

    孙柔宁停一停。长叹不已,“我现在才明白,无论是借你之手扳倒我。或是借我之手扳倒你。背后那人都是有益无害。

    欧阳暖摇头,婉声道:大嫂未必没有想得周全。只是为了心上人才不得不冒险行事罢了。她低低感慨。情爱之心会叫人盲了眼睛,蒙了心智,只想护住自己的心上人最要紧。既然话已经完全说开了也是好事。贺兰公子对我有恩。我自然会帮着你们。将来若有机会。你们能一辈子长相厮守。那才是皆大欢喜。”

    真的么孙柔宁闻言大震,仿佛是不能相信一般。她的双肩微微颤动。显然是长相厮守这四个字真正打动了她。她的双手抚在心口。凭此极力安定自己的心,欧阳暖,只希望你莫要忘记自己说的话才是。

    绝不会。欧阳暖的话极轻。然而字字有斟酌后的肯定与坚决。

    说到这里。话已经说完了。欧阳暖告辞后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孙柔宁道:你一一小心董妃。”

欧阳暖心里一跳。脚步也顿了顿。却头也不回地道:多谢大嫂提醒。”   

从安康院走出来。欧阳暖举目望向天空。想是日色太过刺目。她以手遮蔽。自那薄薄的纱袖望去。天色恍惚阴阴霾霾了起来。

    似乎要起风了。她思忖,脚下的步子不由的加快了许多。

    晚上肖重华回来的时候,欧阳暖已经睡了。肖重华轻轻摇起了她。她迷迷糊糊睁开眼,不知所措的懵懂。

他还从未这样打扰过她的好眠,不由得皱起眉:“怎么了?   

肖重华微笑。递来一张帖子。

    不光请了你我。还请了太子和太子妃。”肖重华慢慢地说道。

    欧阳暖一看,却是愣住了。林文渊的儿子要娶新妇了。并且还大摆筵席。这是怎么个情况。。。。。

一一一一一一题外话一一一一一一  

亲,觉得重生之高门嫡女精彩的话,请牢记网址:www.uxier.com ,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过渡章节,明天唱大戏。

上一章节:145章
下一章节:147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