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4-16    作者:秦简

    林元馨修长入鬓的细眉如新月一钩,猛地扬起,你说什么?

    欧阳暖顿了顿.终究没有说出。.只是道:我是说.事情已然过去这么久.表姐还在生太子的气么?

    林元馨一向端庄的面容露出一丝浅浅的哀伤与不屑.生气么?我觉得连为他生气都不值得。这段日子.我冷眼旁观.只是觉得此人越来越叫人心凉。欧阳暖静静地听着,林元馨慢慢道,这种男人.不值得任何人真心对待。说着,她浅浅一笑,那笑容里浮起一缕清冷的疏淡,譬如周芷君,她一心一意地巴结攀附.最终也落到了这个下场.真是叫人心都冷了。只是我对他尚有所求.还不能翻脸罢了。”

    欧阳暖淡淡一笑,饱满的唇如鲜妍的花瓣.含了一缕微带讥讽的笑意,他的确是很无情的人。

    林元馨顿一顿.语气中难掩哀戚之情.女人这辈子.痴心错付这四个字的厉害,我算是真正尝到了!

    痴心错付!这四个字几乎如针一般扎到欧阳暖心上,若在从前.她定然会想起自己前生做过的傻事.然而此时此刻,痛楚的感觉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已是麻木。

    表姐   

    你不必劝我.不过是今天看到周芷君的下场勾起旧事罢了.我看穿他的时候,也曾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然而如今.伤心过了,也就不伤心了。只觉得为了这样的人是不值得的.所余的,不过是对往事的感慨而已。”林元馨的容色淡然了下来.伸手拨一拨耳边的发丝.”不过.你从今往后不要轻易进太子府,若是我与你有话说,可以约在旁处见面。现在的太子府,与以往不同了.谁都不敢拦我的,也不必那么小心翼翼。”

    知道表姐是担心意外的事情再度发生,欧阳暖的眼睛在瞬间有什么一闪而过,声音里也有一丝隐隐的波动:好。

    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得忙呢。林元馨拍了拍她的手。

    欧阳暖点了点头.一路回到燕王府.肖重华还没有回来,她便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这伴事.照常脱了外衣.靠在榻上午睡。

不过一个时辰.她犹在睡梦中,便听红玉在榻旁轻唤。   

恩?她半梦半醒.含糊地问了句,何事?

    太子妃没了.....,红玉有些吞吐.但其中的意思欧阳暖瞬时便明白过来。

    哦...欧阳暖起身披衣.平静地颌首。

    红玉为她梳发,神情甚是古怪:还有一事,太子妃身边的心腹胡妈妈,也死了.....

    她?欧阳暖略顿了下.双眉微皱.”细细说来。”

    说是知道太子妃没了,她就一头撞在廊柱下,以身殉主了。红玉嘴上说着,手上也未闲着.熟练地为她挽了个髻.等发现的时候.早已断了气。

    欧阳暖扯唇冷笑.哪里那么容易就徇身的.这件事情,必然没那么简单。

    小姐,素服已经备好了。

    欧阳暖点点头,起身穿好了衣裳,这才带着红玉蓄蒲一起去了花厅。

    刚刚到了花厅,董妃和孙柔宁已经在了。和孙柔宁这是上次之后第一次碰面,她已经不复往日咄咄逼人的模样.却也不十分柔和,只是淡淡的.看不出心绪。欧阳暖并不指望她能一夜之间有改变.所以并不放在心上。

    董妃道:太子妃去了,我们都该去吊丧才是。她和孙柔宁,也都是一身的素服。

    欧阳暖点点头.便问道:宫里知道了这个消息没有?

    董妃面色沉沉.道:消息应该报到宫里去了,只不知道陛下有什么示下。”说完.她看了欧阳暖一眼。

    欧阳暖问这句话.当然是知道皇宫比燕王府更早一步得到消息,她真正想要知道的.是皇帝的态度,因为他的态度.直接决定着丧礼如何办,什么样的礼仪,送多少祭礼等等的事情。wWw.uxier.cOm

    孙柔宁慢慢道:“旁的不说了,咱们还是先去太子府吧。若是去晚了,失了礼数就不好了。”

    这样一来.再也没有别的话.大家各自上了各自的马车.一路往太子府而去。

    一路上.不断有马车与他们一同前行.方向都是太子府.看来都是各家得了消息前去奔丧的人。其实也很好辨认,因为一应的车骄全都是用了素色。到了太子府,从大门开始,扇扇大开,孝棚、楼牌早已村立,管事小厮都穿起了孝服.进进出出地忙着事。

    见了燕王府的马车.立刻有管事迎了上来.叫了引客的妈妈带她们去了内院。还没进院子,欧阳暖就听到了呼天抢地的哭声。

    你们来了!迎接她们的是林元馨。

    欧阳暖点了点头.向她介绍董妃和世子妃。

    大家行了礼,林元馨才淡淡道:刚才送旨的太监刚走.说陛下得了消息.亲自口谕谧号:淑孝宽和。着内阁大学士们为太子妃表奏丧仪,并令内务府总管带领五十名亲兵,为太子妃穿孝守丧。

    欧阳暖听了这话.点点头.肖钦武果然是个仁慈的皇帝.太子妃去世用这样的丧仪.已经是很大的恩赐了。

    林元馨亲自领着她们进了内室。

    周芷君睡在黄花梨木罗汉大床上.带着太子妃的冠仪,穿大红色翟衣.表情安详.神色温和.像睡着了一般。她头顶点了一盏长明灯,周老太君和大夫人等人已经到了.大夫人显然伤心过度.整个人都哭的失去了仪态。旁边站着一个容貌美丽.一身素服的年轻女子.她的手里还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看样子就是周芷君的女儿了。

    周老太君看着林元馨带着人进来.唇边浮现出一丝冷笑,可还是站起来迎接道:董妃娘娘。

    老太君不必多礼,我来送送太子妃。董妃忙搀扶着她.面上像是真正的哀戚之色,很是同情地拍了拍周老太君的手。

    老太君,您要节哀。孙柔宁轻声道.逝者已逝,您身子骨才是最要紧的!”

    周老太君嘴角微翕.泪珠又滚落下来。

    一旁的丫头含着眼泪道:老太君,您从得了信儿就一直哭到现在......可要仔细身体。

    大家也七嘴八舌地安慰着周老太君。她连连叹息:是我这个孙女儿没福气啊——”她一边说,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林元馨,林元馨却低下头去.并不理会。

    大夫人一听.哭得更厉害了。一边哭.还一边抽泣道:什么没福分.我的女儿才是真正的太子妃,那些个没良心的下毒害她.一定会遭老天的报应!

    不知为什么,所有人都看向林元馨.面上或是面面相觑,或是若有所思,或是惊愕不己...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董妃的表情也很是讶然.看着周大夫人哀痛欲绝的样子,半天没有说话。

    此刻.林元馨的脸上划过一丝难堪.欧阳暖皱起眉头.太子妃突然遇害,又是林文渊下的手.旁人看来多少会和林元馨联系到一起去,周大夫人这句话是颇有深意的.但是在这时候说出这番话和

    好在一旁的妈妈十分的机灵.见气氛不对,立刻道:各位还是先去外面坐吧,切莫打扰了太子妃的安宁。

    董妃先点点头,又安慰了周老太君几句,便带着欧阳暖和孙柔宁出了内室。

    花厅里.早已坐了不少来吊唁的客人。

    董妃一路细细地问林元馨:停几天灵?哪天发丧?钦天监择了日子了没有?“人手够不够,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添减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来燕王府就是。

    林元馨有条不紊地回答:因为天气热,原本要停灵七七四十九日,如今最多不过十日。发丧的日子还要等.陛下的旨意是文武百官都要来吊唁.所以太子殿下吩咐了要把院子里和花园都摆上流水席.人手和物件全都准备好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花厅里的客人们看到董妃进了门.全都站起来行礼.面上的笑容都是和煦而亲热的。

    欧阳暖不由暗暗吃惊,董妃的身份远远不及高贵的大公主,可是却很显然,比起身份尊贵的皇家公主,这位出身不高又很少出门的燕王府侧妃更受人尊敬。

    念头闪过,她就听见有人叹了口气:太子妃年轻美貌又有才情,可惜……可惜没能成为大历朝的皇后就这样死了吧!欧阳暖的心中自动补齐了这句话。

    因为先行一步.欧阳暖并没有看到董妃都准备了什么祭礼,等管事随后带着东西到了.把礼单交上来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包括猪羊祭品x金银山、缎帛彩缯、冥纸烛香.足足有一百抬。欧阳暖看到礼单.不由得惊讶万分.从太子妃报丧到现在也不过两个时辰.所有的东西都准备的妥妥当当,既风光又体面还合乎身份,光是这样的手段,自己就远不能及,看来.这位董妃娘娘,当真不可小觑。

    就在这时候,却听见外头有人喊道,陛下有旨。

    欧阳暖一愣.和林元馨对视了一眼.随着众人一起出了花厅,跪下接旨。宣旨的太监道:陛下有命,在京百官服斩衰十日,之后素服至百日.在外文武百官素服三日。军民素服三日。京城禁屠宰四十九日,在外禁屠宰三日。

众人谢了恩.这才纷纷站起来.宣旨太监对林元馨道:林妃娘娘.陛下听闻这件事后十分哀痛,命咱家转告您.虽说正是国业待兴的时候.太子妃娘娘的丧事本不宜大加操办.可是太子殿下亲自进宫去为她求了恩典.陛下便决定按照国丧的礼节来,现在太子府没有女主人,您可要多担待一些。   

欧阳暖听到这里.不免目光微微冷凝,原来是太子去求来了这第二道旨意  ...她微微一笑,这个人可真是会做戏。不管周芷君的死究竟是何人所为,与他肖衍都脱不了干系.他却能做的这样冠冕堂皇.仿佛情深一片的模样,倒真是叫人觉得讽刺。

    是,请公公转告陛下,我一定竭尽全力。林元馨说道。

    送走了宣旨的太监,欧阳暖低声嘱咐旁边的丫头:林妃自己还怀着身孕.你们要多看着点.切莫让她太劳累了。

    是。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丫头来禀报道:郡王妃,大公主已经来了,太子殿下正陪着.请您一起过去。”

    欧阳暖、林元馨一脸诧异.不约而同对视了一眼。林元馨向欧阳暖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她不必担心。

    欧阳暖微微一笑.对董妃说了一声,便跟着那丫头离去。她们一路向肖衍会见重要客人的小厅走去。

    大公主果真在小厅里坐着,只是面色不是很好,一旁的肖衍也是面色入水,脸上冷冰冰的。欧阳暖虽然不知道他们刚才在说什么,但也可以想见.谈的不是很愉快。

    看见欧阳暖进来.大公主顿时住。不言了,只是站起身道:暖儿.你来的正好.听说董妃也过来了,可是真的?

    是.董妃娘娘就在后院的小花厅。欧阳暖微笑着回答。刚才夫人们还提起母亲,我说您一会儿就会到的。”

    恩.你陪着我一起去看看吧。大公主站起身.看了肖衍一眼,今天就到这儿吧,现在你府上这么多人.那件事以后再说。”

    肖衍听了,点点头,眼睛却看着欧阳暖道:姑姑.请容我与永安说几句话。”

    大公主猛地回头.冷冷看了肖衍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似的,欧阳暖垂下眼睛.掩住了眼睛里的冷笑,该来的总是会来.肖衍这种性格,得不到手是不会罢休的。

大公主缓缓吐出一口气:暖儿,我在外面等你,别耽搁太久。   

是。

    看着大公主走出去,欧阳暖重新调整了呼吸。

    殿下.....,她转头望着肖衍.眼睫扑闪了几下.过了一阵子.才想起什么似的.就待行礼。

    肖衍脸上的表情好看了许多,没有半点犹疑伸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不必多礼。他的声音很低沉,刚才你在门口下车的时候.那么多女人站在一起,我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你。”

    欧阳暖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一丝的抗拒.相反.她的微笑带着一丝动人心魄的美丽.因为是参加丧礼,她的头上坠着的白色的流苏.颤颤排在耳畔.眼眸和笑容都是一片请澈。光是看着她.肖衍手上的力气就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几乎要将她的肩膀寸寸捏碎。

    欧阳暖察觉到了肩头的沉重感,不过嘴角弯了弯.蓦然的就觉出什么一片温软贴了过来.触在颊边。她挑眉.肖衍已经撤回.那触感还在.她由诧到惊,心思几转.最后之用幽瞳望定了他,笑道:“殿下,您选在这个时辰,就不怕太子妃在天有灵.死的不安心。”

    肖衍盯着她,似笑非笑地问:怎么,原来你都猜到了?

    欧阳暖所答非所问:我的那位二舅舅虽然趋炎附势、翻脸无情,却并不是愚蠢的人。大庭广众之下他毒杀太子.却误杀了太子妃这种事.他是做不出来的。

    肖衍微笑道:你就没有怀疑过你的表姐?周芷君一死,她很有可能会成为第二个太子妃.不是么?更何况她是那样的悦恨林文渊。那可是她的杀父仇人,又差点害死她的兄长,她借由他的手杀掉太子妃,是真正的一箭双雕。”

    欧阳暖连眉毛也不抬一下.不动声色道:表姐不会。她说话含糊.并不是说林元馨不会这样做.而是说林元馨如若做了此事.断然不会瞒着自己。

    肖衍正色道:好.那么告诉你也无妨。不错,一切都是我做的。

    欧阳暖没想到他会这样痛快的承认,顿时眨了眨眼睛,神情有一瞬间的怔忸。

肖衍淡淡地道:欧阳暖.那一日国猎.你还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吗?   

欧阳暖看着他.一时没有说话.良久方道:我说过什么?”

    肖衍道:你说,若是我想要你的原谅.便棒上周芷君的心给你,还记得吧。”

    听了这话.欧阳暖的脸上一瞬间有妖艳的潮红汹涌,一对原本清亮的眸子似看不到底的深渊.雾气氤氲:殿下,你总不会为了我的一句话,就杀了太子妃吧?

    肖衍平静地望着她.不全是为了你.但也有大半的原因。自从你说了这句话.我仔细的思量了很久.还是决定这样做。”

    欧阳暖略一低头.乌深的眸底似有血染的锋刃般的薄薄影子.极淡的一抹。压一压心口,再抬头时眉目间已换做柔情似水,婉转如盈盈流波:如此.我要多谢太子为我出这口气了。

    肖衍神情有瞬息的凝滞.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欧阳暖,我总有一天是要登基的.你是个聪明人,应当明白这一点。”

    欧阳暖柔和微笑.平静地道:我是明郡王妃,殿下将来是否继承皇位,都不干我的事心  ...

    肖衍打断她的话:谁说的!我当了皇帝.你自然可以不必再做这个明郡王妃!”

    欧阳暖笑道:殿下莫非疯魔了不成.我是明郡王妃.这一点什么时候都不会变的。”

    肖衍的面容一下子冷下来.眼睛里越动着冰寒的光芒:欧阳暖,你的意思是说.在围场的所作所为.都是在耍我不成?”

    欧阳暖轻轻笑一笑,一张美丽的脸被疏落滑进的阳光照的明暗一片:自然不是。

她的态度.就仿佛慵懒的猫儿在戏耍老鼠一样.让肖衍捉摸不透却又觉得心中更是难耐,正要抓住她的手细问个究竟.却听见外头人声喧哗起来。   

欧阳暖笑道:殿下,现在可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你有什么要求.还是挑个更合适的日子吧。

    肖衍一震,率先打开门走了出去。望着他的背影,欧阳暖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冷沉.旋即恢复正常。

    外面的院子里.林元馨正在和大公主说话.她的身后还有不少人,其中一个由年轻素服女子牵着的就是刚才在屋子里见到的周芷君的女儿肖茉莉.另一个被乳娘抱在手里的两岁小男孩就是盛儿。

    盛儿一看到欧阳暖,就睁大眼睛、张开双手要她抱.欧阳暖笑着走上去抱住他,他便依赖地靠在她的怀里,用嫩嫩的豆腐一样的小脸来蹭蹭她:“姨姨。”

肖朱莉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欧阳暖.随即拉紧了一旁年轻女子的手。   

林元馨笑着对欧阳暖道:这位是太子妃的妹妹芝兰小姐。

    欧阳暖笑着对那名年轻美貌的少女点了点头,心中暗付看来这位芝兰小姐马上要嫁入太子府的事情是真的,只是不知道她大姐一死她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太子府来.是不是稍微急切了一些。

    欧阳暖拍了拍盛儿的后背.他软软地道:姨姨,姐姐抢你给我的东西。

    林元馨忙道:盛儿.不要乱说话。

    盛儿听话地闭了嘴,眼睛里却泪花闪闪。那边的肖亲莉捏紧了手里的糖荷包,脸上露出很愤怒的神情。

    肖衍正色道:你们两个.成天顾着玩儿.真是不像样子。

    大公主笑道:什么话.盛儿才多大你就教训他.别忘了,你自己小时候还经常因为顽皮被你父皇打呢!

    盛儿天真地道:样子?

欧阳暖笑着道:你父亲是说.让盛儿以后多看书.少玩耍.长学问。   

盛儿黑葡萄样的眼睛忽闪忽闪,得意地说:姨姨.我会背诗呢!

    肖衍饶有兴致地:你才多大,就会吹牛皮了。

    谁知盛儿小嘴一张,果真吧嗒吧嗒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大公主、肖衍都惊讶地笑了,周芝兰亦勉强一笑。   

盛儿回头笑道:父亲,盛儿背得对不对啊?   

肖衍笑道对.对,背得好!

    大公主笑道:盛儿真聪明!正是鲜花盛开的时候.什么鸟啊、花儿的!瞧这孩子.奶声奶气的,念出来还真好听!

    欧阳暖看着盛儿.神情越发柔和.盛儿今年刚刚才两岁半.虽然很晚才学会说话.可他现在已经会认些字,还会背二十几首诗了。她笑着看向林元馨道:表姐真是把儿子教导的很好。

    林元馨笑着不说话,旁边的小竹道:是呀.我们小殿下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孩子呢.记的也特别快,默默听林妃念上三五遍后,他自己就记住了.念一句.让他跟一句.他就会了。

    周芝兰看了身旁的肖案莉一眼,笑道:看来.林妃娘娘真是会教孩子,叫人羡慕呢。

    肖朱莉小小的脸上,果然浮现出羡慕嫉妒的神情来.眼睛里也对林元馨产生了一种孩子气的敌意和抗拒。欧阳暖看在眼里.不由地摇了摇头,这位周小姐,只怕也不是省油的灯。

    大公主笑道:太子,盛儿背得好,该赏他点儿什么吧?

    肖衍原本正盯着抱着盛儿的欧阳暖看.旁人看到都以为他看的是盛儿.听见大公主说话,他回迂神来.勉强笑道:当然,该赏!我书房里有一套好的文房四宝,回头就给盛儿送过去。

    林元馨笑道:不过是个孩子,哪里用得着。

    大公主看向盛儿的眼神带着若有所思,很快就用的着了。

    听到这句话,肖衍的表情一下子变了.他看了一眼盛儿.又看了一眼大公主,心中的喜悦一下子淡了下来。

    林元馨温柔地道:殿下.还有很多客人在前面等着.我们不能失礼于人呀。

    肖衍这才恢复如常,又不自觉地回头看了欧阳暖怀中的盛儿一眼,转身快步走了。

    欧阳暖看看面沉如水的大公主,心里越发奇怪了,刚才自己进去之前,大公主和肖衍究竟在谈些什么呢?

    丧礼后过去两个月.京都的一切都已经恢复如常。十月里的京都和风遍播.枝枝摇动柳梢黄。一行车马缓慢出了燕王府.径自往京都外的一所庄园去了。

    欧阳暖转头撩起帘子望向窗外,只见窗外露润黄土,万条半黄柳丝,如绿藻般沉沉坠下.看到这样的场景,她不由觉得心情轻松了起来。

    这座庄园是林元馨名下的产业,肖衍知道.却很少过问。

    到了园子,自然有人领着欧阳暖进去,进到内院门口.小竹便亲自来迎接。欧阳暖一路顺着曲曲折折的廊道走进去.顿时觉得连踩在脚下的影都变得弯弯长长。进了内室,林元馨已经在了,欧阳暖走进去,看见林元馨手里是一本游记.不由笑道:表姐何时喜欢看这种书了?

    林元馨的眼睛里划过一丝细微的复杂,只低头看了那游记一眼,转眼却将书收了起来.笑道:不过是闲暇时候的消遣。”

    这次唤我来可有什么事?一旁的小竹送了茶上来.欧阳暖接过.轻轻抿了一口。

    上次你托我帮你找的人.我已经找到了,却不知道你有什么用途。林元馨问道。

    欧阳暖听了这话,手一顿.茶杯缓缓搁下.却不曾回答反而问道:人呢?

    说话时,丫头们已在花厅的桌上.呈上了几碟糕点。

    林元馨道:已经在外面候着了.只是她出身低下,并不适合见面。你若是寻个丫头.我便将她送过去,可你要是做其他用途.就一定要告诉我做什么。

    欧阳暖笑了笑.道:“其他先不说了.先让我看看是不是合适吧。”

    林元馨对着一旁的小竹点了点头,小竹便指挥着其他人在她们的面前拉了一道帘子.又隔开一道屏风,这才让人领着那女子进来。

    红玉原本站在最外头,这时候也向内退了一步,隐去了自己的眉目.可是看见那进来的女子时,顿时吃了一大惊。

那女子进来便行礼.随后自然有妈妈吩咐她抬起头,隔着屏风和珠帘,欧阳暖还是可以看到她的整个样子。女子头上只随意挽了一个松散的乌髻.誓了几只金钗,容貌说不出的清丽,只是身上有一种难以摆脱的风尘气息。   

欧阳暖静静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林元馨一字一句道:“怎么样......”

    光是看容貌身形,的确是有四五分相似了。

    欧阳暖的目光转了几转.别有深意地停在外面女子的身上。

    林元馨道:这已经是我花了许多心思去找的了.天底下的女子虽然多,可要找到与你一模一样的实在是不可能.这一个,已经是极难得了,就是......艳俗了些。但是她生长在烟花之地.这也是在所难免的。

    外面的妈妈道:怎么教你的规矩.都忘了吗?还不给贵人们问安。   

那女子慌忙上前几步.捏紧手里已经攥出汗的帕子.结结巴巴的说道:给贵人请安。话虽说的不流利,可音色筝音乍起般动人心弦。握住帕子的指隐隐轻颤.可见到手上肤色白暂如玉。

    欧阳暖不由微微讶异.看向林元馨。

    林元馨笑道:连声音都有七八分相似吧.你可满意了?

    女子明显格外精心打扮过的了.松花色的裙下.锦白缎绣鞋.鞋端两簇翠绿流苏,恍如撇下的柳丝.长长的几乎委至了地下,格外的娇艳,也不难想象,行步时又是怎样的轻佻。欧阳暖看着那女子的脚下.那绣鞋上绣的是一双七彩的鸳鸯,一片一片的羽毛,颜色一层一层的浅淡了下去.绣工精细如画。

    容貌四五分,声音七八分,若是再加上一段时间的毛,练,配上合适的时机和手段.任由谁也很难分辨。

    欧阳暖暗暗思忖着。

    眼前的女子不过十六七岁的光景.虽然是在风月场所打滚惯了的.却很少有机会见到身份尊贵的女客.更何况她只是看到屏风里面隐隐约约的.却见不到究竟是谁,不由得更加紧张。

欧阳暖看着,半晌.反而笑了,只笑得十分开怀。   

这个人很好,多谢表姐。”

    林元馨只定定望住她,道:只是.你究竟要她有什么用?

欧阳暖这才转过头,对林元馨别有深意道: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一句话.让林元馨微愣.轻轻叹息了一声:你的心思.我是越发猜不透了。

    欧阳暖像是很有兴致地挥了挥手.红玉忙附耳过去.然后立起身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的女子脱。说:绿腰。

    好名字。欧阳暖带着一点漫不经心勾着唇角,浅浅的笑道:看来,我这一趟是大有收获了。”

    声音是低低的.倒仿佛是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冷意。

    红玉如今是最明白欧阳暖心意的人.只是看着林妃脸上的疑惑.红玉也摇了摇头.她也弄不懂,小姐究竟要做些什么.找这样一个容貌声音形体和她自己都有几分相似的女子来,为什么呢?

    ——————题外话——————

    我想.大家都猜到她要干嘛了....对吧,望天.不过应该只猜对了一半儿,还有一些隐线索.不告诉乃们。

更多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不断更新中,请持续关注www.uxier.com

上一章节:147章
下一章节:149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