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4-22    作者:秦简

    孙柔宁愣住,反倒有些不能理解欧阳暖的想法,只因在她看来,这世上所有的女子.不外乎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可为什么眼前的欧阳暖明明找到了,却还是要把这依靠往外推呢.....

    为什么我听来,觉得你实在有些奇怪。

    欧阳暖叹了口气.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试着相信,她一直尝试在感情面前放下自尊戒备。却也因着陌生.益加彷徨无措:我只是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

    她根本没有信心.能够给别人幸福。

    孙柔宁的眼睛里有泠然的怜悯:你似乎,总是对自己过于严苛,却忘了你我都是凡人,不能做到十全十美的。”

    欧阳暖眨了眨眼睛.心里其实并不赞成孙柔宁的这种看法:事事倚人扶助,一天两天也就罢了,十年二十年......谁喜欢背上一个包袱。

    你这样美的包袱,天下的男人会抢着要。孙柔宁打趣。永安郡主既然嫁给了明郡王.就该把所有烦恼丢给他.无须为任何事费心。”

    见到欧阳暖的脸上虽然带着笑容,眼底却是不以为然的神情,孙柔宁忍不住轻叹:他对我说.你已经做得够好,好到让男人都惭愧.可是你却总是对自己太过苛责,苛责地不容许自己犯一丁点的错误。

    欧阳暖静了一瞬:“是贺兰公子告诉你的?”

    嗯。孙柔宁凝视着欧阳暖微颤的长睫.声音极轻:欧阳暖.你很出色,配得上任何人.我可不是你的朋友,不会说谎的。说到一半,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怅惘.肖重华他有眼光,也懂得珍惜,他会让你幸福,所以,你比我要幸运得多。

    欧阳暖一怔,看着孙柔宁,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终究道:谢谢  ...你对我说这些话。”

    孙柔宁摇了摇头:昨天那种局面.我实在是不能多说什么,真的很抱歉。

孙柔宁毕竟是世子妃.世子既然旗帜鲜明地要问罪.她又能说什么呢?难道要她站在自己这边反抗自己的丈夫吗.这样岂非是太不近人情了.更何况还有董妃在,孙柔宁自然保持沉默是最好的,欧阳暖能够体谅她的心,便拍了拍她的手.道:“没有关系,你能来看望我,已经是你的心意了。”   

送走了孙柔宁,欧阳暖看着红玉道:让她起来吧,不必再跪了。   

菖蒲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跪在院子里.跪了整整一夜,不管谁去劝都不肯起来。

    红玉面上一喜.知道小姐这是原谅菖蒲了,连忙道:是,奴婢这就去。

    等等。欧阳暖突然出声。

    红玉回过头来,”小姐?菖蒲知道错了。”

    知道红玉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欧阳暖摇了摇头,道,你去取一百两银子.并且去找管家,就说是我说的,给菖蒲三天的假,让她回去看望她的母亲。

    可是.....菖蒲是卖身入府的丫头.这样.会不会被人说闲话?红玉先是惊喜,后又十分的担心。

    欧阳暖笑了笑:别人议论我议论的还少吗?不必多说,快去吧,再让她这样跪下去.膝盖都要跪穿了。”

    是。红玉欢天喜地的去了,欧阳暖看着院子外面,红玉正用力去搀扶葛蒲,葛蒲却死活不肯起来.红玉似乎说了一句什么.菖蒲不敢置信地看向屋子的方向.随后才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一个踉跄又差点栽倒。

    欧阳暖见到这一幕,轻轻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菖蒲固然有错,却也是人之常情.若非别人故意布下陷阱.也不至于会让菖蒲受告....

    黑夜里.欧阳暖独自坐在窗前.看着古琴.已好些日子,她一直都没有碰过琴。南诏的圣琴她连碰也没碰过.便让人收了起来.连带着近日里她看见琴都觉得不高兴.或许是有些迁怒。

    肖重华每天早出晚归,通常她未起他已经离开,她睡了他才刚回来.两人之间说不到一句话,僵局也就无法打开了。虽然欧阳暖多日来始终表现得若无其事.那被压在心底最孤独一角的心事.在此刻无人静夜里.终于还是漫上了心头。

    回想起自打进入燕王府以来,他总是陪在她的身边,她平日里并不在意.虽然如此.后来却不得不承认一个慢慢领悟的事实,就是他已早潜移默化地使她有所改变。她与他一起生活了半年.慢慢了解了这个男人,知道他十分的挑剔.每顿用膳未曾见他动过三碟以上的菜式,喝茶则只喝固定的那几种,茶饼儿放多了一片或放少了一片,水温高了一点或低了一点,只要。味稍有一丝不合,浅抿之后便再也不碰。真不知道这样的人上了战场是怎么存活下来的.那里总不能由得他挑三拣四的吧。她看不出有何种东西是他不绝顶挑剔的......大概.只除了她罢。

    这些日子以来.方嬷嬷时不时对欧阳暖提醒,肖重华毕竟是她的丈夫.今生有缘两人结成夫妇.为何要因为一时意气而冷战?就连红玉.话里话外也是小心翼翼地提醒她要好好惜福,千万不要继续闹下去.以免给有心人可趁之机。

    其实个中道理,她又怎会不明白?

    只是,她们都不是她,没有人是她,所以也就没人能体会得到,当他问她那些过去是否遗忘之时.她的心,是怎么样失控.内里五脏六腑都蔓延起一种冰凉彻骨的痛。这并不是为了肖天烨,而是在他排袖转身的刹那.她看见了他深深受伤的神色,若非如此,她就不会那般心乱如麻了吧.....

    连续弹错几处.曲声已不成调.最后余袅缓止。

    欧阳暖并不知道.此刻.肖重华正静静站在走廊处,其实他早已回来,只是不知道她是否愿意见到自己。远在书房隐隐听闻琴声,无法控制心头那抹思念,他竟然忘记了那些不快,快步走过来.如今她就在咫尺,他却不能与之相见。他怕,怕再一次在她脸上看见那种异样的神情.从未试过,如同那一刻那样心痛难忍,宛如刀害。wWW.uxier.COM/

    天空不知何时.开始飘起了雨丝。

    肖重华轻轻伸出手掌,盛住雨丝.良久.看着它在掌心变成了水珠。

    从出生开始就拥有一切,事无不得意,哪想得到.他的情路会走得如此艰苦。

    夜深了,寂寥的光影里.欧阳暖拥被而卧.长长的黑发像瀑布一样散在枕旁.她闭着眼睛.呼吸绵长。

    肖重华走过去,脚步很轻,几近无声。

    烛光落在欧阳暖脸上,她的睫毛与鼻翼下落了淡淡的阴影.熟睡中的五官.看上去十分的平静而柔和。

肖重华坐到床边,对她凝望半响,眼底像有什么东西化开了,变得深邃和柔软。他伸出手指.轻轻抚摩着她的嘴唇.小心翼翼,迟迟停停。   

睡梦中的欧阳暖,似乎有些不安稳。

    肖重华目光闪动,随之笑了,突然弯下了身子。

    床上的美人肤似象牙,五官明丽。尤其此刻.依枕浅眠,纵然仍在梦中.但眉梢眼角,蕴了道不完的温柔.美得叫人心颤。

    他维持着那个弯腰的姿势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终究没有真的亲上去.慢慢的重新收回来。再看向床上的欧阳暖时,目光深处一片冰冷的寂寞。

    他紧紧抿着唇.掩住刺痛的心。是的,她不要他。从头到尾她就不曾想过和他在一起。趁着她需要,谋求这门婚姻的人.只有他。

    突然一阵风吹来,呼啦一声吹开了窗子。欧阳暖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却看到一道人影坐在床前.她心头猛地一跳,却瞬间明白过来.眼前这个人是谁.....

    重华?她下意识的.半撑起来.刻意压低了声音。

    然而肖重华没有回答。他心念一转.趋近深深吻住她的唇.双臂将她箍入怀中.紧得令人透不过气。欧阳暖一怔,想推开,却被他勒得死紧。迟疑之间,头脑渐渐昏然。肖重华的眼睛在暗夜里亮如寒星.一分一分的索要。炙热的气息火烫.欧阳暖烫得僵硬的身子一点点软下来.手慢慢搂住了他的颈。他却没有更进一步的侵袭.清朗的眸子幽深而沉静.隐隐有危险的火焰。细看她的脸,像要从中找出隐藏的一切.或许发砚了什么答案.他的神色逐渐柔和下来,不复刚才的狂烈。忽而轻如蝴蝶般吻了吻颊,替她拉上了衣襟,温柔地把她放回床上。

      ...她的头脑一片茫然。他的身上.有一种馥郁的酒香.喝了很多酒?”

只是喝了些。他避重就轻.没有关系。   

她僵了一下.没有说话。

暖儿。他突然轻唤一声.欧阳暖没有回答.他只觉得心中有一种温柔的痛涌起.不由地:“暖儿.暖儿.....”喃喃的,不断地唤着。   

欧阳暖愣了一下.横梗的意气忽然消失.默默垂下了眼。

暖儿...随着喃喃轻语.肖重华的指尖慢慢划过她漆黑的眉睫.犹如触抚着一件无价珍宝,......我不知道,在你的心里.我究竟是什么。”   

重华......

我喜欢你偶尔变傻一点。肖重华慢慢地道,变得依赖我一些。   

欧阳暖心中一怔.又静了好一阵.她几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对不起,我不是个好妻子。

我会是个好丈夫。  安然的语气像是已等待许久。  

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你高兴。欧阳暖的长睫颤了颤。  

你是我心爱的人。他的手轻摩着她的颊.神色温存。不管将来怎样.都不会改变这一点。”

    可是....她咬了咬唇,话语犹疑。”我让你很失望,是不是?”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变得不像我了。今天是不是吓到你了.那些话.不是我的本意。他笑得有些伤感.又极温暖。别这么害怕.你不知道我多想你理直气壮的命令我,而不是不断的把我推开,我才是那个陪你一辈子的人.是不是?

    一辈子....听起来那么长.长得仿佛充盈着希望。欧阳暖笑了笑,一辈

子的承诺啊.她的一辈子,能有多久呢?

    不要生我的气.你不喜欢那些人.我们就离开京都.不去管他们。等你的身体调养好了.我陪着你去江南.在那里.冬天赏雪,春天赏花,夏天赏荷,秋天看色彩斑谰的村叶.....这都是你喜欢的,是不是?肖重华慢慢地说着,一个字一个字的.他将心。涌动着的那些嫉妒与伤痛全都掩了下去.用层层的冰雪尘封.让它们再也无法影响他。他的语气.那样的轻柔.像在哄一个倔强的孩子。

她没有回答.只是悄悄的收拢双臂.把头依了上去。   

胸口微微潮浸,他环拥着她,暖暖的气息拂在发上。   

是不是很累了。肖重华抚摸着她的长发.慢慢道。   

我没事。欧阳暖很自然地侧过身.枕着他的肩头.伸手抱住他的腰。

    肖重华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馨香.闭着眼一直没吭声。

    欧阳暖听着他渐渐平缓下来的呼吸声,以为他睡着了,一时思潮如涌,不由得轻轻叹一声。

    肖重华忽然问道:怎么了?还在为今天的事心烦?

    他的声音很低.欧阳暖还是微微一惊,随即笑了.轻轻地道:嗯.我只是觉得.身边危机四伏。”

    肖重华将她搂紧了一点,慢慢地说:不管他们做什么,咱们只求无愧

于心罢了。”

    话是这么说.可人心难测.也不可不防。欧阳暖委婉地说着。你看,今天咱们是应付过去了.可我总觉得,背后的人一定还会下圈套。”肖重华沉默片刻.平静地说:暖儿,你是不是怀疑我大哥?

    他没有说董妃,而是提到肖重君,欧阳暖愣了愣,才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大哥只是过于关心你.才会怀疑我......可能他的情绪是激动了些.却也未必是背后的人。因为他完全没有理由害我的.对不对?”

    没有理由么......肖重华重复了这四个字.轻轻点了点头.我也相信.大哥不是那样的人。”

    的确.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肖重君和肖重华是亲兄弟.就算他与董妃亲近,也绝没有帮着董妃害他们的道理.更何况.欧阳暖从未与肖重君有过什么矛盾,他又何必针对她呢?

    这一点.欧阳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今天你宽恕菖蒲.别人可能会利用你的好心再

来害你。”肖重华摸了摸她柔滑的头发,将心中的疑问问出了。。

    欧阳暖笑了笑: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做的,譬如救人。即使我知道有人利用我的好心来布局.而最后我会受伤.我也不会后悔。菖蒲是个好姑娘.母亲染病危在旦夕.即便是换了我.也是不惜一切代价的。她唯一的错就在于没有将事情先告诉我,若是我知道.纵然违背了视矩.也一定会帮她实现自己的心愿。再说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她是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的。不管是什么情形,我都觉得情有可原.我们能帮就帮一把吧。至于以后会有什么麻烦,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肖重华立刻被她这一席话说服,想想又有些感动,不由得叹息道:“暖儿,你外表那样坚强,心里却很柔软。”

    也不能这么说.对待我关心的人自然是要护着一些。对待仇人.也是毫不留情的。欧阳暖在心中悄悄地说道,侧过头去.不由自主地轻轻吻了吻他的额.温柔地说.你肩负的贵任太重.得思维缜密,不能像我这么任性行事。

    肖重华笑了笑,道  你任性吗?

    欧阳暖看着他.黑暗中他的眸子闪闪发亮.闪耀着令人心动的光芒。白天发生过的不愉快,此刻竟烟消云散了。她没有回答.只是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欧阳暖便得了消息.说林元馨邀请她一聚。欧阳暖猜测她定然是有什么话要说.便向肖重华说了一声.亲自去了青莲居。

    你要去太子府董妃问道。

    嗯。欧阳暖点点头.脸上露出些许遗憾的神色.表姐身子重.外祖母吩咐我要常常去陪着她。”

董妃微微蹙了蹙眉.你要是真的想去.那我就让人派车送你过去。   

若是换个聪明一点的人,一准儿能听出她话里的提醒。意思就是别总是往外跑.尤其是去太子府。

    偏生欧阳暖跟别人不一样.不知道是完全听不懂,还是故意装傻,一脸欢喜道:谢谢董妃娘娘!那我早点回来。”

    董妃轻轻咳了咳,有点惊讶于欧阳暖这样明媚的神气.毕竟昨天发生过那样不快的事情.一转眼欧阳暖像是全然没放在心上。等人走了.董妃方才对身边的孙柔宁说道:到底是郡主身份,养得任性,不像你这样懂事贴心。

    孙柔宁不愿说欧阳暖的坏话.又不敢逆董妃的意思.只得笑了笑,弟妹年纪小.过几年自然就稳重了。

    董妃又道:昨天的那件事,听说她不但放了那叫菖蒲的丫头.还送了银子让她回家看望,这件事情可是坏了规矩的,重华也是.半点也不管着自己的媳妇,让她做事这么没规矩。说着,她看了孙柔宁一眼.道,不止如此,那天鲁王妃还跟我说,现在京都都知道.重华身边连半个通房丫头都没有.皇家从没有过这样的先例.很多事情我不好说,你有空的时候,劝劝你这位弟妹吧.让她不要只顾着自己痛快.让妒名满天飞都装作看不见。”    贺心堂看守的十分严.愣是连水都泼不进.不知多少人想要塞美人进来.都被明郡王妃轻轻松松打发了.屋子里就连一个通房丫头都没有。京都里的贵妇们说起欧阳暖.都说她年纪轻轻的居然心机这样深.将丈夫管的这样严.简直就是个妒妇了,可惜心底下个个都是羡慕嫉妒恨,只是自己没那个本事管得住丈夫罢了。孙柔宁见董妃似乎有一种压不住的火气,不由在心底冷笑.脸上却点头道:是.往后娘娘多教导她.弟妹自然就学得贤惠了。    董妃听出孙柔宁。不对心,不由冷笑了声.不言语了。

    欧阳暖上车的时候.只觉得天空灰蒙蒙的.寒风十分凛冽.村叶枯飞.她没有坐燕王府的马丰,只因为太子府的马丰早已在外面等着她。上了马车,林元馨已经在车里坐着,只是脸色显得不是很好。

    欧阳暖看了她一眼.不由道:表姐,你真的要去看吗?

    林元馨笑了笑.眼角眉稍划过一丝冷意: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若不亲眼看见他们一家处斩,我怎么能安心呢?

    欧阳暖看了她一眼,不再说什么了。

    今日,要处斩林文渊和他的儿子们,还有曾经追随林文渊的人。在三司会审之中.林文渊虽然拒不认罪.可还是在他的书房中拨出了他图谋不轨的证据,很快,与他过从甚密的那些人都被牵扯了出来。所有这些人,无论长幼,都身穿皂色的囚服,双手反剪,被捆搏着跪在尘土中等待被杀。一声令下,刽子手。中呐喊.齐举大刀.对犯人进行斩首。由于受刑者嘴里面都被套上一种避免喊叫的衔木嚼子.这些人们呜呜哀号着,黑发的,白发的脑袋,纷纷滚落在地。刹那间,近百个人颈血狂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巨大的血腥味道。

    主谋林文渊是最后被押出来的.他拖着有点僵硬的步履被人扭着.一阶一阶地走上那高高的圆形的石台。他与旁人不同,他被判腰斩,这是大历最为残酷的刑罚之一口林文渊一直保持着很镇定的神情.直到铡刀到了眼前.他才慌了神似的.拼了命地向外爬.却又被刽子手抓住,开始伸长脖子尖叫。

    欧阳暖远远看着那刑场上的人,这个人.曾经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在他的手上不知道染了多少的鲜血,可现在他却也沦落到了这个地步。在今天以前,欧阳暖还不曾觉得什么.可是此刻.她突然意识到.也许肖衍没有一刻忘记太子妃的死,他只是在等待一个有利的时间,将林文渊和他的同党一网打尽。

    肖衍,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男人。

    屠夫举重若轻地将那铡刀狠狠地按下......然而不知为什么.本该一刀了结的.可是那铡刀按下去只害断了林文渊的半个脖子,没有能立刻解决掉这他的性命。那活着的疼痛使他的身体猛烈地抽动着。他大声喊着并立刻被淹没在血泊中。死亡的疼痛使他爆发出死亡的疯狂。他的身体竟骤然间站立了起来。血从他脖颈上的那伤。喷溅了出来。最后林文渊无助地倒了下来.终于鲜血流尽.气绝身亡,了结了作恶多端的一生。顿时血花四溅.那鲜红的带着休温的血水骤然如泉水般喷涌了出来.在半空中开出无比艳丽而恐怖的血花。

    众人高声欢呼  ...欧阳暖别过了眼睛。

    很久之后,人们满足地散去,很快广场上空无一人。林文渊被拦腰斩断的身休抽搐着。血流在刑台上,同细密的雨丝融会在一起,顺着石阶一直向下流着,流着......刑台上的杂役赶紧冒着雨收拾残局。就在这时,一辆豪华马车从刑台前穿过.那车奔驰着绕着刑台转了一因,将地上带着血污的泥浆溅起.....

    马车里坐着的就是欧阳暖和林元馨。欧阳暖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她的确是恨林文渊.恨不得他早点死去.可是亲眼看见.她的心里.终究觉得怅然。放下了车帘,却听到林元馨问道:尸体会送到哪儿去?

    这——奴婢问过,说是不得收尸.要交由官府处理。旁边的小竹谨慎地道。

    林元馨冷笑一声,道:“你去传我的话.就说将尸体扔在城郊的乱坟岗上,暴尸荒野。”

    欧阳暖看着林元馨,感觉到了她身上那种强烈的憎恨,几乎是要淹没一切。

    看到此刻的她,仿佛看到前生枉死的自己,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若不是林文渊,很多事情都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欧阳暖轻轻叹了一口气,并未开口劝阻,而是悄悄地,握紧了林元馨的手。

    回到太子府.已经到了用午膳的时辰.欧阳暖不好现在这个点儿回燕王府.便去了墨荷斋。横竖现在肖衍对她都是视而不见.她也就没有那样躲避他了。

    刚到了门。.屋内忽然有孩童欢快清脆的嗓音惊起.扑落落像鸟翅飞翔的声音,划破一片的冷寂。

    推开门,却是盛儿笑嘻嘻地冲过来抱住林元馨的身体.旁边的乳娘吓了一跳.连忙拉开他:可不能啊.快松了手!

    盛儿似乎刚才疯玩了一阵,现在脸上尽是汗水的痕迹,明蓝色锦袍上沾满了尘土.此刻他听了乳娘的话,只是咬着手指头,困惑地看着林元馨滚圆的肚子。

    欧阳暖弯下身子.主动抱住他:盛儿。

    盛儿格格的笑起来,欧阳暖特别喜爱孩子,喜爱和他们亲近。她微笑牵他的手,我来抱你,好不好?

    盛儿乖乖地点点头,那边的丫头已端了盘子过来.盛了数种精巧的吃食。盛儿却不碰,只看着欧阳暖道:姨姨.为什么母妃不能抱抱呢?

    欧阳暖笑了:因为你母妃的肚子里有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你若是要她抱,会压坏了他呀!

盛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欧阳暖才问道:已经用过午膳了吗?   

乳娘笑道:还没有呢.小殿下说要等娘娘回来一起用膳。

    林元馨的脸微微一肃,道:盛儿.谁让你等了.竟然不按时用膳.何时这样不听话了。

    盛儿仿佛吓了一跳,又答不上来。

    欧阳暖忙替他打圆场,他是盼着你回来呢,怎么这么凶巴巴的,没得吓坏了孩子。

林元馨看着欧阳暖护着盛儿.不由就笑道:说的我像是个后娘似的,还不是为了他好,若他总是胡闹,又该被人说他资质平庸不堪大用了。   

这些混账话是谁说的?欧阳暖的脸色微微一变。盛儿才两岁多.怎么就看出资质平庸了,上次太子不还夸他聪明伶俐吗?

    林元馨的笑容中带了一丝冷意:“那些人哪儿能由着他出风头.现在到处在传.说是我为了让太子看重这孩子,天天逼着他背书.说他的资质原本平庸,根本不是什么聪明的孩子!”

    欧阳暖歪了头.对盛儿道:我们盛儿最聪明了.他们是真正的嫉妒。对不对?

    盛儿听了,完全都不明白,只是看到欧阳暖露出笑意,就欢快地笑起来,一笑,露出带着小白米一样的牙,很是可爱。

    林元馨看欧阳暖宠孩子宠过了分,不由得摇摇头,对乳娘道:把盛儿抱下去先用膳吧。

    乳娘赶紧点头.从欧阳暖的怀里把盛儿接过来,盛儿顿时眼泪汪汪的看着欧阳暖.欧阳暖便向林元馨眨了眨眼睛:“表姐——”

    你不要和我撒娇,小孩子不能像你这么惯着,会惯坏的。林元馨不

理会,吩咐旁边的丫头准备摆膳。

    欧阳暖无奈的看着盛儿被人抱走.那眼神说有多不舍就有多不舍。

    林元馨刚要说话.却哎呀了一声,欧阳暖一愣.随即看到林元馨无奈地笑了笑,欧阳暖心中担忧道:这是怎么了?要不要找大夫来看看?

    林元馨失笑,只觉得欧阳暖还真是个孩子.并不懂得这些.便老实告诉她道:是孩子在动呢。

    欧阳暖心中少有的好奇.她俯身过去.还没等林元馨反应过来,便将头贴在林元馨的肚子上,听了又听,摸了又摸.在感受到胎动的一刹那,满眼惊奇.”原来怀孕是这个样子......”

    林元馨看她这样欢喜,心中好笑.口中不假思索地道:是啊,可惜上次……她说到一半.底下觉得不吉利.又赶紧打住了。

    欧阳暖知道.林元馨说的是上一次自己流产的事情......只是她顾忌自己.没能说完,欧阳暖的脸上,笑意一点一点淡了下去:表姐.我也好想要个孩子......

更多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尽在www.uxier.com/请持续关注。

上一章节:153章
下一章节:155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