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4-23    作者:秦简

    丫头捧了各色珍肴,鱼贯而入,每样菜式都格外精巧雅致,更是欧阳暖素日喜欢的清淡。味。馥郁花香扑鼻而来,一个丫头棒了玉壶,为她们各自斟上。林元馨含笑道:“这是三十年陈酿的青梅酒,好难得才找到。回去的时候记得带几坛走。”

    欧阳暖心下泛起暖意,含笑抬眸,道:“多谢表姐盛情了。

    时下天气寒冷,少饮些许青梅酒,只让人浑身都舒坦暖和起来。

    林元馨有句话没说,欧阳暖身体虚寒,青梅酒不但有驱寒之效,还能暖宫。她心里也一直希望,欧阳暖能早日拥有自己的孩子,也免得地为了失去的孩子而伤心难过。

    “其实今天你真不该出来,我知道燕王府里的那一位娘娘面上慈善,手段却是十分厉害。”林元馨亲自为欧阳暖布了葬,才道出了心头的忧虑。

    她还要让马车送我呢。欧阳暖抿嘴一笑,压低声音道:“我瞧着她不是太乐意,可是不管她高兴还是不高兴,我又没做什么坏事,只当没看见好了”

    林元馨的一笑,怎么越大反而越厉害了;以前你可是谨小慎微的,从不逾越本分的。”

    那又怎样?欧阳暖冷冷一笑,说道:反正我不是世子妃,又不用主持中馈,将来就是跟着分府出去过也就罢了。”

    林元馨好笑的看着她,问道:“嗯,所以呢?

    所以,我早已想通了,旁人的事情都不用去管,只管我自己舒舒服服的过日子。”欧阳暖端起酒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在家中,我要做个才华横溢、小心谨慎的大家千金,嫁了人,还要给自己套上无数贤惠能干的枷锁,这又是何必?横竖他从来没有要求过我什么,我又何必那么累?”

    你呀,现在是被惯坏了。林元馨笑得不行,忍了半晌才道:“老太君要是听见你说话,肯定以为是燕王府的风水不好。竟然把她乖巧懂事的外孙女变得这样厉害。”

    什么厉害?他们千方百计算计我,我自己也得好好排遣,苦中作乐也好,全部丢开也罢,想通就好。”欧阳暖淡淡地道,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

    林元馨叹了口气:“唉。这是各有各的苦。

    听了这话,欧阳暖抬起眼睛盯着她“表姐,太子妃的位置一一”

    林元馨一愣,随即摇了摇头,欧阳暖的笑容沉寂下来,却见到林元馨神色如常,淡淡微笑如被风零散吹落的梨花。

    为什么?既然太子妃已死。最有资格继承正妃之位的不是表姐么?

    大臣们几次上书。都被太子压下来了。”林元馨语气清淡,可其中却有隐隐的锋芒。叫欧阳暖心惊。

    肖衍?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欧阳暖凝眸:哦,那表姐可知道是什么原因。”

    镇国侯府这样风光。大哥又领着要职,他自然是要压一压我的。林元馨勾起唇角一笑。而且,“兰妃怀孕了。”

    周芝兰?欧阳暖皱起眉头,入府不过寥寥两个月,就已经怀了身孕,想必是十分得宠了。她慢慢道:“表姐,其实你腹中的孩子康健最要紧,母体开怀些,孩子在腹中也长得好些,其他的事情,也就不必去计较了。”

    林元馨神色一黯。勉强笑着抚摸衣柚上的比翼鸟:“只怕”,“我肯放过她,她未必肯放过我。”

    怎么,周芝兰很不安分吗?欧阳暖扬起眉头。

    林元馨道:“她平日里则是谨言慎行,可是背地里却十分的厉害。说着,她叹了口气,一旁的小竹愤愤然道:“表小姐,您是不知道,那个兰妃甚至挑唆着前太子妃的女儿来欺负人,明明是她自己掉到了水池里,偏偏冤枉站的远远的小殿下,惹怒了太子,说小殿下太过顽皮,将他的手都打肿了”

    欧阳暖不笑了,任是谁欺负盛儿,她都很不高兴。她慢慢地道:“孩子之间玩要,自然有磕磕碰碰的,根本分不清谁是谁非,太子这样做,不是过分了吗?”

    林元馨闹言笑容微暗,轻声道:“他的为人。如今连我都摸不透,真的是喜怒无常。更何况,那位兰妃娘娘,也是十分会讨好的,刚一怀孕,就在她的屋子里挑选了两个漂亮的丫头服侍太子,所以肖衍一直都是宿在她院子里的。”

    哦?她竟然这样大方?欧阳暖惊讶,她委实看不出上次那个一身孝服的美人儿是个这样的女子。

    林元馨笑了笑:“不是大方,是善于逢迎,照我看,她很有可能坐上下一任太子妃的位置。”

    欧阳暖摇了摇头:“她只是个庶出的女儿。

    可是周家已经别无选择了。林元馨道,“你别忘了,周家百年根基暂且不论。还有位颇有战绩的将军”

    虎贲将军周宁远。多年来镇守西部边陲,牢牢防着回鹞,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当初周家向恭王上了降书,后来却没有受到过分的追究,多半也是看在这位虎贲将军的面子上,欧阳暖叹了口气:“是,可惜镇国侯府没有这样的人物,爵儿的年纪毕竟太轻了,根本无法撑起大局。”镇国侯府虽然显赫。但族人故吏多半是文官,武将的确是廖寥无几,与百年世家的周家相比,还是稍微弱了些。

    林元馨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她摇了摇头道:“其实大哥也有过握住兵权的想法,但一一”

    但是当初林文渊虎视眈眈,林之染根本抽不出手去,林文渊也绝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如今,一切都已经晚了。

    欧阳暖看着林元馨。心中有片刻的犹豫:“重华他

    林元馨止住了她的话,“不必,肖衍已经很防范他了,这个时候,万不可把他牵扯进来。将来的事情。还要多多倚重他。这句话,你帮我带到吧。”

    欧阳暖赞许的点了点头,林元馨能沉住气,自然是最好的。她想了想,眼睛里突然流露一丝笑意:“其实,咱们可以想一些其他的法子。”

    林元馨想了想,道:“你是说从别处着手?

    欧阳暖点点头,打断她的话问道:“她送给太子的两个丫头,有没有哪一个比较受宠?”

    不知道。林元馨摇了摇头,“太子对哪个女人都是一样的,也没有特别允许”

    欧阳暖想了想,说道:“你可以等一等,观察一下那两个丫头的性情,到时候,你就抬举最受宠的那个做姨娘。”

    一个

    对,只抬举一个。

    林元馨愣了愣,继而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明白了。”自己想想又好笑,“你这是要我想法子让她们窝里斗啊。”

    欧阳暖微笑着道:“这可不是窝里斗,人都是兰妃桃选出来的,想必都是出挑的,你只是给个机会让她出头,想必她会感激你的,到时候兰妃和另外一个丫头,可就不知道会怎么想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原本同等出身,一个上去了另外一个还是低贱的丫头。这个与兰妃结成的同盟自然会出砚裂缝,等她们三人斗起来;兰妃就没这个闲工夫来找茬了,至少,不会公然与林元馨为敌。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见一声巨响,屋外雷电交加,闪电不时地照亮天空,雷声轰隆,眼看一场大雨马上要下了。

    欧阳暖站了起来,道:“快下雨了,我还是赶快回去吧。她最厌恶雷雨的天气,若是在这里耽搁,不知要耽胸多久了。

    林元馨点点头,吩咐丫头去准备雨具,又让人安排马车,还要亲自去送。欧阳暖推了。林元馨却还是坚持让小竹将欧阳暖送上马车再回来。欧阳暖笑了笑。也不再推辞,让红玉收了雨具,便匆匆向外走。

    刚刚出了墨荷斋,天上就下了一阵猛烈的雨水,红玉撑起伞,却还是被雨水淋了个湿透,欧阳暖原本想要先走到马车上再说,可是看到红玉只顾为自己撑着伞。雨丝已经彻底打湿了她的头发,水珠从她的额头垂落下来,裙摆也被污泥染脏,十分狼狈的模样,欧阳暖顿时转了念头,脚步一停,快速地避入花园的凉亭,却不料哪那里已经有了人。

    真是无巧不成书,竟然在这里碰见了郡王妃。一名盛装少妇坐在凉亭里。只着了件银白勾勒宝相花纹的里服,外披一层半透明的的浅掼红外衣,只手持着一奈月白的手绢,身旁跟着两个伺候的丫头。

    欧阳暖淡淡笑了笑“原来是兰妃。真是巧了。”

    周芝兰笑了笑,指着旁边的一张椅子说:“这场雨这样大,若是现在就走,回到家也怕是湿透了,多有不便,还是坐坐吧。”

    欧阳暖微微一笑。也不推辞。在椅子上坐下,转头看着劈礴的大雨。她一进来见兰妃在这里,便知她今天是特意在这里等自己;看样子是有什么话跟她说。只是她与周芝兰之间又有什么好说的?她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她揭示谴底。

    旁边的小竹从看到周芝兰开始,眉头便一直皱的死紧。脚步也悄悄向外挪去,然而还没走到凉亭边上,就被周芝兰喝止了:“这不是林妃娘娘身旁的丫头吗?这么大的雨是要千什么去?难不成我身上有什么味道熏着你了?要你这样退避三舍?”

    小竹原本是没想到周芝兰会在这里等着欧阳暖,生怕欧阳暖吃亏,想要借机会去向林元馨报信,谁知却被她发现了,顿时红了脸,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欧阳暖的笑容变得更温和:“小竹。兰妃说的对,既然雨下的这么大,你就不必回去了,陪我一起等吧。等什么时候雨停了。”说着,她看了一眼周芝兰,慢慢道“咱们再离开。”

凉亭里除了周芝兰和欧阳暖的心腹,便只有小竹了,她实在有些惶恐不安,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在这时候,周芝兰轻轻地说:“昨日,禹城使夫人来为我讲了一个故事,十分的有起,不知道郡王妃听过没有。

“说着。不等欧阳暖回答,便继续说下去,”故事说的是,前朝有一位出身平凡的官家千金,仗着有几分姿色和才情,嫁入了王府,成了王妃。可是她心高气傲,野心勃勃,并不廿心于这个身份。偏偏要勾引当时在位的皇窜,说来也是她的造化,居然能紧紧地抓住机会,利用自己的美貌使皇帝喜欢上了她。她以为她很快就能当上皇后了!”周芝兰用丝帕捂住嘴轻轻地笑,笑声中有种鄙夷的味道。

    欧阳暖面上带着淡淡的笑,静静地听着,她心里明白,周芝兰绝不只是给她讲故事那么简单,可是她说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说起来。她的盘算倒也没有错,皇帝喜欢地。她当然可以一飞冲天了。后来的确也是如此。皇帝命她以出家清修为名招入宫,经过一番暗渡陈仓后。终于封为贵妃,也算是荣宠后宫了。这位贵妃,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就是前朝最有名的禧贵妃了。”

    欧阳暖心中一震,眼神淡漠地看向周芝兰,而周芝兰也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双目透出冷光。

    周芝兰收回目光继续道:“可是朝中的大臣都很不喜欢这位贵妃的存在,也是。谁又能接受皇帝娶一个早已嫁过人的女子为妃?于是,那些大臣们联名上奏,要求皇帝将她驱逐出宫。

    最后四个字,周芝兰转过脸紧紧地盯着欧阳暖,椅意加重了语气!

    听到了这里。欧阳暖已经明白她的故事另有所指,而且还跟自己有着密切的关系。她想起第一次见到周芝兰的时候,当时,肖衍也在场。周芝兰看他的目光非常的持别。一副柔情似水的样子,再结合起如今她所说的这个故事。欧阳暖已经明白。周芝兰故事中的皇帝指的是肖行!而她说的这个贵妃。只怕就是指的自已了!她会这么说,难道是已经知道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其实。周芝兰并不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会这么说,只是因为肖衍在一次酒醉后曾经失态地抓着她。却叫着某个人的名字,这令她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一切。猜到那个夺得肖衍全部青睐的女,就是赫赫有名的京都双璧之一。如今的明郡王妃!

    欧阳暖笑了,她面带微笑地看向周芝兰:“哦,那么皇帝后来是怎么做的呢?”

    周芝兰叹息了一声,摇摇头说:说起来。这位禧贵妃着实是太愚蠢,她也不想想自已是什么身份,竟然还想一辈子稳坐钓鱼台。不过,我也能理解,她好不容易抓到了这个机会,又怎么会放弃?可惜的是,她太自不量力,结果不但是害了她自己……更害了别人。“她体了停,双眼看向欧阳暖;光芒闪烁,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那皇帝的确是很宠爱她。坚持不肯处置她。后来那王爷痛恨爱妻被夺、起兵造反,皇帝仓皇逃离京都。西幸胡城。然而当时护驾的所有将士都认为这场兵祸乃是因为禧贵杞,上万人的队伍不肯前行,要求皇帝杀了她以平军心。皇帝宠爱她又怎么样,总不能丢下江山不要。最后,还是命人绞死了她。唉,真是可怜,你说她要是老老实实的做她的王妃。又怎么会惹来杀身之祸呢?

    一旁的红玉也听明白了,心中一凛,再也保椅不了冷狰,她看向周芝兰,沉声道:“兰妃这是什么意思?这又关我们郡王妃什么事?你说这个故事到底想要干什么?“

    欧阳暖笑了笑,对红玉道:真是不、傻丫头,兰妃这是在给你讲故事呢,你怎么也这样认真?“

    见欧阳暖完全不在意,周芝兰心中气恼,眼珠一转,轻轻笑了笑,笑容中带着一丝冷酷的意味,“郡王妃如此聪明,又怎么会想不明白?“说完了这句话,看见欧阳暖的笑容丝毫不改,周芝兰强迫自己沉住气,面上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她知道欧阳暖聪明过人,她就不信她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不错,她就是要警告她,让她小心一些!

    欧阳暖笑意十分寻常。道:兰妃,看样子你听过不少的故事呀,竟然能讲的这样生动。“

    周芝兰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的表情。生动么?她慢慢地向着欧阳暖打量了一番,先是用一种轻佻的目光将她从上至下扫视一番,然后冷笑一声说:“要说这个故事带给人的教习,是,人是应当识相的!要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更应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郡王妃。你说是不是?

    欧阳暖心中冷笑,这个周芝兰,虽然如她姐姐一般狠辣,但是因为年轻未免有些沉不住气,她现在到她面前这么警告一番,又有什么意思?虽然得到一时的痛快。可是她就不怕激碍她心怀怨恨,私底下与肖衍告她一状?这对她又有什么好处?还是她仗着自己怀孕。就无所畏惧了吗?

    见欧阳暖沉默,周芝兰以为自己已经将她教训了一番,心中正觉得痛快,原本想见好就收,可是又一侧目,看到欧阳暖那张美丽的脸,莹白的皮肤,修长纤细的眉,清澈明亮的眼,淡雅温和的气质,无一不清丽,无一不引人注意。她想起肖行看着这张脸微笑的表情,一股恨意油然而生,便管不住自已的嘴了!”有些人就是仗着自己有些姿色,就以为那些男人一定会被自己迷住!却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说不定那位皇帝就走看着这种女人主动送上门容易上手,想玩玩而已,还真以为人家就会喜欢她了,做梦吧!不知羞耻的东西!

    因为愤怒与嫉妒。周芝兰美丽的脸有些扭曲,紧盯着欧阳暖的双眼射出阴冷。狠毒的目光。

    欧阳暖倏然抬头。看着周芝兰。

    轰隆隆天空中像是突然爆发了一颗炸弹,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将大地所有的声音都掩盖了过去,让人胆战心惊。与此同时,一道闪电陡然划破夜空。那一瞬间将大地照得亮如白昼,也照亮了欧阳暖那张清丽柔美的脸乳。她美丽的容貌变得冷酷,双目中有一丝一闪而过的锐芒,这道锐芒,仿佛那声惊雷一样,叫周芝兰吓了一跳。地心中一惊,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说不出的畏惧。她怎么会想到,眼前这个说话轻轻柔柔的郡王妃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她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嘴巴会给自己闯下多大的祸事!

    闪电过去,欧阳暖美丽的侧脸已经恢复刚才的平静,原先在她脸上一瞬间出现的冷酷无情早已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未发生过一般。

    雷声过后。风狂雨急,整个天地都笼帛在一片密集的雨声中。就在这片压例一切的雨声中,欧阳暖淡漠的声音很清楚的响起:“兰妃所说的故事的确是很有趣,只是故事听多了。未必是好事。“

    周芝兰刚被那声巨雷震得心惊肉跳,心神不稳。突然听到欧阳暖这句话,便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什么?

    欧阳暖的笑容很轻,很美丽,唇畔却带着一丝讽刺的弧度:“听说兰妃娘娘怀孕了?

    周芝兰不想她突然捉起这个,不由微微变色。wWw.uXier.Com

    欧阳暖双眸微睐,轻轻笑道:故事看多了,人自然就想的多了,譬如这样的天气,本该在屋子里好好歇着的,偏偏兰妃娘娘跑出来伤春想秋,你说若是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什么损失,你可怎么向太子交代呢?

    周芝兰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好端端的会出什么事?

    欧阳暖宁和微笑道:这也不一定吧,比如被风吹倒了啊,自己滑了一跤啊。不小心摔下湖啊,这种事情都是很常见的。更何况,十月怀胎,一个母亲要把孩子平安生下来可是不容易呢,像兰妃这样整日里忧思过度,替古人担忧替今人操心的,自然是容易发生祸事。

    一旁周芝兰的丫头脸色一变。勃然变色道:郡王妃,你竟然诅咒我们兰妃!”

    欧阳暖用手绢拂落身上的雨丝,慢慢笑道:这叫什么诅咒呢,我是好心提醒罢了,怎么就能误会?见周芝兰脸色大变。欧阳暖笑得更轻松:“对了。忘了跟兰妃说。就算平安熬到了十个月,也有那些难产的,产后受风的。多了去了,兰业雌娘千万小心才是。

    周芝兰的神色阴睛不定,几番变化,好半天也没能恢复正常:“你敢这样无礼!

    欧阳暖笑了笑:兰业雌娘,说到无礼,我不过是向你学习罢了。其实训才那个故事。我则有不同的看法。身为女子,看好自己的夫君才是最要紧的。要想尽方法让夫君喜爱她,宠爱她,只爱她一个人。与其花心思在别的女子身上,不如检计自身到底有什么做的不好,更不如好好研究下怎么才能抓住男人的心。不过。依我看……”“欧阳暖说到这里,稍微回过头,温柔笑道:”这个道理看来浅显。做起来却难得很,尤其是那些愚蠢的女人,连听只怕都听不懂。这一辈子想要碍到夫君的心,是白日做梦了!现在还能趁着年轻美貌风光两年,等一朝红颜老去,只有枯坐等到天明的结局了。兰妃娘娘。你说这走不是世上最痛苦的事?”

    羞辱谩骂算得了什么?打蛇要钉死三寸,欧阳暖最檀长的,就是往对方心。上钉钉子。这才是最让对方难受痛苦的事!周芝兰,我是否说到了你的痛处了呢?

    周芝兰气得脸发白,她指着欧阳暖,手指不停地颤抖,…………你胡说!“她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欧阳暖笑着:兰妃这是怎么了,我只是随。说了两句对那故事的感想,您就受不了吗?唉,刚才我怎么说的来着,怀孕的时候人容易想太多;你看现在不就验证了这一点么。我劝你,还是好好回屋子里休息去吧,千万不要这样到处跑才是。“说完,她看了对方尚算平坦的小腹,面上浮现一丝冷笑,“毕竟这府里,妒忌兰妃的人可真是太多了呢。

    周芷君被欧阳暖的话气的浑身发抖,几乎不能呼吸,她完全忘记了贵女的风范,恨不得破。大骂,但是她及时控制住了自己,却还是性的几乎要吐血!

    欧阳暖微微一笑。看着天色道:雨小了,我也该走了,今日真是多谢兰妃的故事。告辞。“

    小竹几乎是目瞪。呆,红玉的笑容更深,随着欧阳暖一起离去,岸然不顾脸色已经气的铁青的周芝兰。

    兰儿,你怎么独自站在这里?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

    周芝兰听到声音。一抬眸,竟发现肖衍走到了自已身边。

    肖衍走到周芝兰的身边,感觉到她神色有异,月芝兰用最快的速度掩住了脸,像走在抹去什么,却被肖衍拉开了手。却已经是泪水旋涟。

    肖衍皱眉道:这是怎么了?

    周芝兰近来很是受宠,自从她怀孕后,肖衍对地的态度也比以前更温和,见他问起,周芝兰只是掩住面孔,下意识地看了旁边的丫头一眼;那丫头便恨恨地说:“还不是郡王妃”

    听到郡王妃三个字,肖衍的眼中陡然一亮,说:她来了吗?

    周芝兰点点头,刚才我在凉亭里赏雨,后来郡王妃也来避雨,我们说了几句话罢了!”她一边说,一边擦眼睛,仿佛受了多大委屈。却不言语。

    肖衍心中一紧,问:你们说了什么……”他心中一跳,一种恐慌袭上心头:你对她说了什么!

    周芝兰面上一片哀戚之色,旁边的丫头义愤填膺地道:殿下,刚才我们娘娘只是好心和郡王妃说话,她却字字句句都含沙射影,明知道兰妃娘娘怀着身孕,却还有意说些恶毒的话”

    肖衍听了周芝兰说到欧阳暖来过,心中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啃噬一般,又麻又痛,他头脑里有很多纷乱的情绪闪过;终究抵不过心底的渴望。一把抓住周芝兰的手臂:她人呢?去了哪里?已经回去了吗?”

    周芝兰手指着欧阳暖离去的方向,她刚往那边走了。啊,殿下。你抓的我好疼!

    肖衍顾不得理睬她。转身向欧阳暖离去的方向大踏步地追去。身后的随从惊了一下。快步地跟了上去,想要为他撑伞,然而肖衍却顾不得身上被雨水淋湿了一片。大踏步地离去。

    欧阳暖这时候已经到了太子府的后门口,即将上马车,却听到后面有急促的脚步声。她无意地回头,却看到肖衍快步地向自己走过来,不由停住了脚步。肖衍走到门口,低声吩咐了一声,随从立刻吩咐所有的护卫地站得远远的。廊下一时只剩下肖衍和欧阳暖。

    欧阳暖微微蹙眉,肖衍的那一双秀窄丹凤眼睛,神光敛含,牢牢盯着她,似有无底之深。

    肖衍的唇畔犹含着似是而非的笑意:既然过了府,为什么连招呼都不打?”

    欧阳暖神色如常道:殿下贵人事忙。我又何必打犹呢?

    肖衍看着她,目光深处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贪婪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你;自然是不会出尔反尔的,你不必畏惧。”这言语,句句都不曾逾越本分,却又隐含着极之危险的气息。一丝冷锐的寒气,随着他淡漠的声音钻进了欧阳暖的脊梁,寸寸盘绕深入,像是要冻结了她的骨髅。

    其实,欧阳暖并不畏惧周芝兰,那不过是一条狂吠的京巴狗罢了,可是眼前这个男人,才是真正难以对付的人。肖衍狼毒、残酷、懂得忍耐,又有无数的手段,这样的男人一旦确定了什么目标,就是非得到不可的。所以欧阳暖才会作出委身于他的假象,按照他的性格来说,一旦得到,这东西不论多么珍贵也就放下了。可他这又是为什么?欧阳暖感到有一丝迷惑。

    肖衍看着她,正要说话,突然眼角寒光一闪。一旁的廊柱后有人骤然动手,身形快如鬼魅,挟一抹刀光从背后扑向欧阳暖。变起仓促之间,肖衍不假思索,合身扑到欧阳暖身上,猛的将她抱住。

    欧阳暖耳边寒气掠过,似已触到刀锋的锐利,身子却陡然一轻,被肖衍揽在怀中,仰身急退,只觉一股凌厉的杀气”碎骨声,痛哼声,金铁坠地声,尽在电光火石的剂那发生!

    左右随从惊呼声这才响起,有刺客!来人呐一一

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地址:www.uxier.com ,请喜欢的亲在下面发表属于自己的评论!

上一章节:154章
下一章节:156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