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4-25    作者:秦简

    欧阳暖定定的看着他。望进他的眼睛里。

    他不是在开玩笑。她很确信这一点。当爱情变成了憎恨。会引来怎样的结局呢?

    不管你是爱还是恨。她深深吐出一口气,“我都该走了。他却仍然握着她的手不放。

    你会回来的。他说。

    她有些意外。她以为他会说再坐一会儿或是干脆不让她走。可是。他说。你会回来的。那样笃定。那样胸有成竹。

    这令她的心里莫名起了一阵一阵的不安。仿佛有些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

    她太了解肖天烨这个人了。他和肖衍是完全不同的人。至少对她的感情不一样,她能够轻贱肖衍的占有欲。却不能小看肖天烨的感情。因为他的感情很真挚。也很认真。正因为如此。她才那样狠心绝情。不肯给他一点希望。这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他好。

    终究甩开他的手,她快步向暗道走去。他又在身后叫住她。

    暖儿。三日后。我在这里等你。

    你就不怕我告发你?欧阳暖冷声道。

    肖天烨却笑了笑。“欧阳暖。不只你了解我。我也很了解你。

    是。她做不出来这种事,若她去告发。恐怕这一辈子她都要亏欠他的,她不愿意这样。

    所以,她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就往外面走去。

    回到燕王府,肖重华还没有回来。欧阳暖坐在榻上看书。足足有一个时辰。一页纸都没翻过去。红玉走过来端上茶给她。小心翼翼地问:“小姐。你真的没事吗?今天早上……

    今天,我不过是去了一趟金铺,仅此而已。她望着红玉,认真地道。

    红玉一愣,随即会意,点点头,说:“是的,小姐还挑选了不少的礼物。”

    欧阳暖合上书页,肖天桦的确是了解她。可她不会去的。这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为了肖重华,更是为了肖天烨。彼此之间既然早就说清楚了。就再也没有见面的必要。只是。他为何会这样笃定。她会回去找他?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缘故。可一一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就在此时,窗外突然爆发出一阵闪亮的烟花。欧阳暖起身走到窗边,看着暗夜被美丽的烟花一点点照亮。

    真是美丽啊。她轻声渭叹。

    红玉刚要说话。却看见肖重华从外面走进来。便躬身退下了。

    肖重华的脚步声很轻。并没有惊动正在观赏烟花的欧阳暖。又是一束烟花升起。绽放的瞬间仿佛点燃了欧阳暖的脸。

    一股悸动从心底闪电般地窜入肖重华的脑海,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拉过她。唇触上了她。

    欧阳暖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想要向后退。对方却搂住了她。

    那个吻就像烟花一样带着一种绚烂的感觉。

    肖重华的手指托着欧阳暖的后脑。用力将她带向自己。

    欧阳暖无法维持平衙。终究倒进了他的怀里。

    这个吻并无往日里的温情脉脉在里面。难以言喻的炽烈在两人间弥漫。

欧阳暖下意识地渴求更多。笨拙地回应起对方,她能感觉到对方在向她表达着什么。这个吻,让她有一种错觉,她好像从肖重华的心中掠过,一瞥的瞬间领略到了他的世界。

    又是烟花崩裂开来。和着巨大的响声。如同惊雷在脑海中炸开。

    恍然惊悟这样过于孟浪的欧阳暖轻轻椎开了肖重华。


    肖重华闭着眼睛,似乎还没有从那个吻里醒过来。他微垂着眼帘。还沉浸在其中。眉目间流露出静谧的美感。

    欧阳暖原本想说什么。但是她将一切哽在喉间。就怕碰碎这一刻。

    缓缓地。肖重华勾起一抹笑。“是不是很喜欢烟花。

    恩。欧阳暖看了一眼窗外。目光在这一瞬间被烟火照亮。

    第二天用了午膳。欧阳暖便回了欧阳家。新府还在修整。欧阳爵此刻还是住在松竹院里头。出乎意料的。李氏竟然也在。看见欧阳暖来了。便由张妈妈搀着站起来

    欧阳暖看着李氏。笑盈盈地上去行礼。

    李氏虽然也是满脸笑容,可是面容却已经苍老了许多。欧阳暖知道,从李月娥生下一个女儿开始。李氏便与她有了不少矛盾。李月娥仗着掌了府里的权力。又得到欧阳治的宠爱。俨然成为第二个林氏。什么都要把持在手心里。对李氏也不再唯唯诺诺了。李氏如今年纪大了。多少有些力不从心。手段也比以往缓和了许多。李月娥或许就是看在对方不能把她怎么样,索性在府里更霸道起来。

    这一点。欧阳暖虽然知道。却不打算采取行动。因为如今自己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欧阳爵也马上要分府出去单过,这欧阳家闹得再厉害。跟自己姐弟已经没有关系了。而且李月娥再过分。也不敢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毕竟她出身低微。并不具备林氏当年那么显赫的靠山。欧阳治又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把李氏逼急了。两方真的掐上。说不准会给欧阳治再娶个填房回来。反正林氏也就是一口气吊着。如今早已成了半死不活的活死人。谁还在意她呢?

    李氏道:“暖儿,你来的正好。我瞧着爵儿身子不太好。你还是赶紧帮着想想办法。”

    欧阳暖一愣。“前两天我来的时候他还只是受了些风寒。今天这是怎么了?”说着。她自己亲自去掀开帘子。却看到欧阳爵躺在床上昏睡。似乎病情比以前重了三分。

    这可怎么好。再过一个月可就是婚期了。欧阳暖蹙眉。若是真的拖久了。拖成别的毛病,可怎么办。可她也在疑惑。爵儿年轻气盛,身子骨一向很好。怎么会突然病倒。难道真的水土不服吗?可他在边关那么久。也没发生过这种事情啊。

她想了想。回头对红玉道:“你拿我的帖子。去请王太医过来。

恩”

    李氏点点头。旁边的李月娥看在眼里。羡慕的眼睛都要滴血。心道这位大小姐如今可是不同了。太医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请的动的,要说欧阳家也算是官宦之家了,老太太生病的话想要请太医都是很难的。可现在大小姐是郡王妃了。随随便便就能请太医过来。真是好有派头。再看看欧阳暖全身上下虽然还是素净的装扮。可那些首饰却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李月娥不禁感叹,嫁得好就是不一样。

    李氏瞧着李月娥那模样。就知道她心里头在想什么。不禁冷笑一声。别过脸去。

    欧阳暖可不管那边的人心里面怎么明争暗斗,如今她回到欧阳家就是贵客。横竖他们不敢在她面前多说什么。就当作没看见了。

    松竹院。太医刚为欧阳爵诊完脉,丫头放下帐子。太医道:“欧阳少将军的病情,应当是一般的风寒。”

    欧阳暖松了一口气。道:“王太医。再过一个月就是婚礼了。方子可要好生斟酌!”

    太医道:“是。这个自然的。

    王太医出去开药了。欧阳暖坐在床边上。看着欧阳爵的睡颜,心中还是有些忧虑。正在这时候。欧阳爵突然醒了。看见欧阳暖在。顿时一愣,挣扎着要坐起来:“姐姐。你是怎么了?”

    欧阳暖心中一热,忙按住他道:“傻孩子,不要起来。

    欧阳爵就笑了。眼睛亮晶晶的。“姐姐。你永远都把我当成小孩子。我都多大了。”

    欧阳暖为他掩了掩锦被,道:“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个孩子。你看,若没人照顾。就生病了吧。”

    欧阳爵眨眨眼睛,勉强笑道:“谁没有个病呀灾的,姐姐真是太爱劳心了。”

    欧阳暖道:“不许瞎说,不是病,不是灾,只是有些风寒罢了。三五天就会好的’只是有一条。吃药的时候不准叫苦。。。。。。”

    欧阳爵苦苦一笑,在外面这半年来。他与普通士兵们一起吃。一起住,早已习惯了风餐露宿的艰辛生活。谁知回来以后姐姐还是把他当做怕吃药的孩子。真是让他哭笑不得。他仍旧挣扎着要坐起来。旁边的丫头连忙上来帮忙。他笑道:“婚期还有一个月是不是。姐姐。”

    欧阳暖微笑打断道:“是啊。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才是。

    他道:“我今儿个觉着好多了!再过几日就能去新府上看看事情都准备的怎么样了,也免得姐姐为我这样担心。”

欧阳暖陪着他说了一会儿话。看到欧阳爵很困倦。便不再多言。起身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又遣了人来问情况。得到的是高烧没有退的消息,欧阳暖的心一直悬着,到了晚上。又去问。却仍旧没有好转。到了第三天,李氏竟然遣人来报。说半夜开始咳嗽的很厉害。

    欧阳暖心中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一早刚刚用过早膳便赶到了欧阳府上。李氏显然也很着急,拉着欧阳暖颤声道:“昨天夜里就是咳嗽。喂下去的东西都会吐出来。太医说饮食减少,头疼休软是风寒常见的症状,可我们只听到他说胸腹之中若火灼水烫。热不可耐。躺在床上只是呻吟。暖儿。你看这可怎么办好?”

    欧阳暖皱眉。对红玉道:“再去请太医来。”

    这一回,她请了三位太医来为欧阳爵会诊,可是太医虽然开了方子。却都是些无关痛痒的温和之药,吃和不吃一样。欧阳爵的情形明显比往日里更严重了。

    欧阳暖心中焦痛,却不知道这病究竟从何而来。掀开帘子。只看到欧阳爵苍白的面色,似乎染上了一层红晕,人却还是乖巧地蜷缩着。

    欧阳暖轻轻碰了碰他的额角。方才大惊失色。原来他竟不是睡着了。而是因为发烧。已失去了知觉。

    他的身体冰凉,额角却是滚烫。

    欧阳暖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痛苦,情不自禁的落下眼泪来。

    就在这时候。一双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欧阳暖仓皇回头。却是肖重华穿了一身雨过天青色的锦棉长袍。织锦遍地的袍身上满布锦绣暗纹。腰系暗银嵌玉厚锦带。看起来风尘彳卜仆的模样。不知从何处赶来的。他站在她身旁,默默地看着她。

    他看她的目光有压抑的怜惜。“他病的这样重。为何不告诉我?

    欧阳暖低头,神情反而平静。“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原先只是说普通的风寒。不知怎么就会如此。。。。。重华,我很怕一一”

    一旁的丫头小心翼翼的放下帐子,肖重华看向欧阳暖的目光了然中有一些隐忍的疼痛,仿佛晶莹的琥珀中凝住的一片冰晶。他道:“不要怕。太医说过。只是寻常的病症。”

    我不知道。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对,可是哪里不对劲,我也说不上来。”欧阳暖低低呢喃。神情中第一次流露出烦躁不安。

    肖重华看着欧阳暖。她一向是个冷静克制到了极点的人。虽然近些日子她的性情已经放开了许多。但是他知道。冷静是她的一副面具,笑容是她的另一副面具。她和任何人都能够谈笑风生。绝不会让别人感觉到她的喜好或者厌恶,她对天底下每一个人都那么客气温柔’但这仅仅是她为人处世的方式而已。

    他很了解,只要是个人,就会有快乐有悲伤有兴奋有愤怒。只在于她能不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不将情绪表露出来。他一直以为。欧阳暖就是个冷静到了极点的人。可是现在。她的表情和声音都在颤抖。就像是一个站在悬崖边上的人。令他觉得心痛,他揽住她的肩,语气肯定而随和,“暖儿,不会有事的。”

    欧阳暖的心稍稍定了定。点点头。

    肖重华拍了拍欧阳暖的肩膀。道:“你在这里陪着,我去处理一些事。”

    欧阳暖一怔。肖重华已经快步走了出去。她回过头,看了帘幕重重的帐子一眼。心头越发沉了下去。

    走出内室后。肖重华低声对一旁的丫头道:“召集所有人到院子里去。我有话要问。”

    明郡王亲自到欧阳家来,除了三朝回门之外,这还是头一回,众人都面面相觑。却没一个人敢违背。管事的妈妈将所有下人都集合到了院子里。全都毕恭毕敬地站着等候问话。

    欧阳暖不知道肖重华都问了些什么。只是他回来的时候面色寻常,并没有看到什么异样。看着欧阳暖脸色还是很不好看。肖重华道:“我已经着人去贺家送信。雨然接到信。一定会立刻赶来。只是平城距离京都太远。还需要时日。你不要紧张。”

    贺雨然?欧阳暖一怔。突然惊悟。对。还有他!他既然能从阎王手中抢回表姐和盛儿。当然也能救爵儿一命!她急切地抓住肖重华的袖子:“从平城到这里,最快要多久?”

    肖重华面沉如水。“舍弃马车。最快要五天。

    五天,五天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变故吧。欧阳暖这样对自已说。爵儿福大命大。一定能撑过五天的!

    这几日。你就住在这里吧。我每天都会来看看。若是情形有不对,随时告诉我。”肖重华静静地道。

    欧阳暖身子一震。嫁出去的女儿除非是被休了。若要回到娘家居住。几乎是不可能的。肖重华竟然因为欧阳爵的病情而点了头。让她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是看着对方。她又觉得此刻什么都不必说了。

    肖重华回头道:“从今天开始。这院子将由我的护卫守着,不准任何人打扰欧阳将军休养。”

    这是不是做的有些夸张了。欧阳暖一愣。刚想要说什么。可是看见肖重华凝重的神色。止住了脱。而出的话。他做的没有错。婚事在即。若是这时候传出什么不好的风声。一定会引起某些变故。到时候才是雪上加霜!

    这件事,还是暂且不要到处宣扬为好。欧阳暖定了心。道:“我不能搬过来。一旦我搬过来。反倒掩不住了。”

肖重华看着她,微微一笑道:“婚事在即,你们的母亲又不在。长姐如母,有不少事情需要你操心,你帮着料理也是常理。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欧阳暖心里一松,终究舍不下爵儿。从这天开始搬到了松竹院。一心一意地照料欧阳爵。可是吃了太医开的药。他的病情丝毫都没有好转。反而越见沉重了。刚开始还能维持一两个时辰的清醒。又过了一天。却是整日陷入昏迷了。欧阳暖心急如焚。唇上都起了水泡。日夜都守在床边,不肯回去休息。wWw.uXier.Com

    下午的时候。红玉进来禀报道:“小姐。世子妃来了。

    孙柔宁?欧阳暖面色一变。她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她缓缓站起身,道:“请她去客厅稍候。我很快就到。”

    孙柔宁坐在客厅里。丫头给她上了茶,她却是一副焦虑的样子。控制不住地向门口张望。

    不多时。欧阳暖出现在客厅的门口。身上只穿了一件寻常的葱绿盘金银双色缠技花的衣裙,明显是家常的打扮。她略带浅笑地迎上来,道:“大嫂怎么来了?”

    孙柔宁寒暄了几句。神色却很是不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欧阳暖知道孙柔宁实际上是个直性子的人,便道:“大嫂究竟有什么话。不好对我说吗?”

    孙柔宁把心一沉,咬了咬牙便一口气说了:今天董妃娘娘让我陪着她一起上山去敬香,本来好好的,谁知遇上了楚王妃。说了几句话。”

    欧阳暖心里一跳。面上却笑道:“哦。有这么巧的事情?”

    孙柔宁苦笑了下,摇头道:“只是这样也就罢了!董妃娘娘身边的一个妈妈嘴快。告诉楚王妃说您搬回了欧阳家来住。”

    是么?欧阳暖微微蹙起眉头,嘴快?她可不觉得董妃身边有嘴巴快的妈妈。

    我总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对。可实际上。我却也说不出哪里有问题。总之,你多小心吧。”

    孙柔宁的话还没说完。外头正堂就响起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红玉在外头传道:“小姐。老太太有要紧的事情请您去!”

    欧阳暖一怔,对孙柔宁道:“大嫂。你快回去吧,多谢你的告知。”

    孙柔宁点点头。看着欧阳暖急匆匆地快步离去。心头不知为什么。涌上来一阵很不好的预感。

    刚刚走到寿安堂。却听到欧阳治似乎低声说了什么。然后是李月娥的劝解。接着。李氏勃然大怒。厉声大骂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待会儿楚王妃就到,她来干什么!”

    声音愤怒尖锐。欧阳暖向一旁要进去通报的丫头挥了挥手。自己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却听到欧阳治急急道:“这些日子来。府中上下都不曾露过口风。人前人后也没人知道爵儿生了病。谁知道楚王突然得到风声。他今日朝会后也只是向我提醒。说听闻爵儿身休不适。楚王妃关怀女婿。想要亲自来看望。。。。。。

    的一声清脆响声。一个茶碗遭了秧。李氏的声音气的发抖:“什么亲自来看望。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爵儿才刚生病。他们就急吼吼地来探视。到底想要干什么!”

    欧阳治满脸忐忑:“老太太。楚王的意思是。只是想要来看看一一

    想要看看?只怕没那么容易吧。欧阳暖淡淡一笑。人心如此,并没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她快步走进去。对李氏道:”老太太。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楚王要怎样都随他吧。最要紧的是保住爵儿的性命。其他的都不用去管他。”

    李氏一愣,面色凝重地盯着欧阳暖。却见到她一脸的平静。显然是下定了决心,不由得也跟着点了点头。沉沉叹息了一句:“这真是飞来横祸啊!

    下午的时候。楚王妃果然到了。脸上是一派笑盈盈的模样,跟往日里并没有什么不同。欧阳暖在花厅招待她。李氏也作陪。

    说了几句婚事的筹备。楚王妃笑道:“听说少将军病了。可把嫣然那个傻丫头急坏了,她闹着要来探视。可我告诉她,新嫁娘的现矩还是要守的,万万没有婚前一个月还跑到新郎家中去的道理。这可是犯了大忌讳的。可她又实在不放心。我便替这个丫头跑这一趟了。”

    李氏原本还心存侥幸,听到楚王妃的话。顿时心狂乱一跳。容色大变,强忍着不满道:”不过是偶感风寒罢了。”

    楚王妃恍若不觉她脸上的不悦。笑道:“风寒?只怕不是呢。听王太医的家眷说,少将军病的不轻呀。”

    欧阳暖还未来得及开口。李氏已经白了脸色。嘴唇微微发颤。抢着道:“是谁满。胡言!”

    楚王妃脸上冷笑一声道:“世上并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欧阳少将军真的只是风寒。何必遮遮掩掩呢?”

    欧阳暖微蹙了眉头。神色平静。心中却如翻江倒海一般。道:“生病自然是真的’只是不知道楚王妃今日来除了探望’还有什么意思要传达”

楚王妃淡淡道:“若是真的病入膏育。还是不要耽误我家嫣然的好。

    李氏勃然大怒道:“楚王妃。这门婚事可是陛下钦赐的婚姻,难道你还想要反悔不成!”

    楚王妃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停顿片刻。才露出忧愁而无奈的表情:“嫣然毕竟是我的女儿。从小到大是一点委屈也没有受过的。原想着欧阳少将军年少有为。是个值得托付的人。我们才想要将女儿嫁给他。谁知道他竟突然得了急病。这叫我们怎么办?难不成要让嫣然做望门妨吗?”

    望门妨说的是姑娘还没进门。未婚夫婿就死去的情形。欧阳爵还在病中。这简直就是诅咒他早死了!

    王妃。请您慎言!欧阳暖也忍不住怒气上涌。她竭力克制道。“娘娘要退婚,便退婚好了。不要在这个时候诅咒我的弟弟!他只是生了病,不会死的!什么望门妨。那是你们自己胡乱猜测!”

    楚王妃叹了口气道:“我只是实话实说。郡王妃何必动怒呢?

    欧阳暖冷冷地道:“婚事是彼此你情我愿的。虽然还未过门。可嫣然已经是爵儿的未婚妻了!夫妻之间本就是荣辱与共、生死一起的。我从未听说过因为夫君生病妻子就要求去的!更何况这门婚事并非我们家有意高攀,难道不是楚王和王妃你们首肯的吗?我们不是不讲理的人家。王妃的心情我们也都休谅。心疼女儿我们可以理解,嫣然不嫁过来也没有什么。可您何必。。声声诅咒爵儿命不久矣!”

    楚王妃脸上越来越难看,显然她也觉得这事情做的有点不地道。可是不管怎么说。都不能把嫣然嫁给一个快死的人。原本她还只是怀疑。可是现在看来。欧阳爵真的是病入膏盲了。否则欧阳家也不会拦着不让她见人。这门婚事。非退不可!

    欧阳暖并不是怪楚王出尔反尔。楚王夫妻的想法,她都能明白。可是现在这种时刮。他们闹着上门退婚。实在是很不地道的行为。

    楚王妃踌躇片刻道:“既然你们也同意退婚,还请欧阳少将军自己上表。。。。。。”她没有说下去。欧阳暖心中霎时冰凉而雪亮。楚王不但要退婚。还要欧阳爵承担全部的罪责!这是皇帝赐的婚姻。断然没有退婚的道理。正因为如此。他们要爵儿自己上表辞婚。到时候若是皇帝震怒,倒霉的也是欧阳爵!

    楚王妃,你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李氏猛地站起来。面色冰寒如霜。

    楚王妃慢慢道:我们嫣然毕竟还年轻。若是要我们承担突然退婚的罪过。将来人人都会觉得我们家嫣然不好。她以后还要嫁的。。。。。。”

    临阵退婚。还是因为未婚夫婿生病就起意退婚,这说出去是很难听的,谁都会觉得楚王府仗势欺人。背信弃义。楚王的意思是。要欧阳爵自己承担这罪过。不要连累肖嫣然。

    实在是欺人太甚!欧阳暖几乎切齿。她深深的后悔,为什么没有阻止这门婚事。爵儿是心高气傲的人。若是他病中听到这件事。不死也要被气死了!退婚就退婚。爵儿都病成这样了。什么荣华富贵娇妻美眷根本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欧阳暖这几天已经反复想过,若是爵儿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便请燕王向陛下陈情,说明缘由,将婚事取消。这样一来。也不至于拖累肖嫣然。可是她没有想到。人家心急退婚也就罢了。楚王妃竟然字字句句都在说欧阳爵早死’这简直是拿刀子在戳她的心窝!所有的怨毒瞬时涌上心间。只觉得痛恨异常,良久才吐出一句:“好!我答应你们!”

    暖儿。你这是疯了不成!李氏尖锐地道。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欧阳暖深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冰冷:“强扭的瓜不甜。既然楚王妃说了要退婚。我们也不会强求,不日就会向陛下上表。请求他取消这门婚事。”

    楚王妃看了面色决绝的欧阳暖一眼,眼底有一丝犹豫。终究还是道:“不必了。陈情书我已经带来,就请少将军在上面署名。今日就送上去吧。”

    欧阳暖的目光猛地看向楚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楚王妃有点不敢看她冷冰冰的眼睛。旁边的妈妈道:“郡王妃。您就别为难我们王妃了。谁知道少将军能撑多久一一”

    这话一说,欧阳暖是真的气愤到了极点。然而就在此刻。她突然想到,若是自己当着面发怒,与楚王家闹成仇人。只会让背后将消息泄露给对方的人高兴。哼。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计策真是毒辣!

    我写!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道声音传来。

    众人都是一惊。却看到欧阳爵只着中衣站在帘外。欧阳暖快步走上去:“爵儿。你怎么起来了?”她望向一旁的红玉’红玉眼里含着泪道。”奴婢不好。少爷醒了以后就要找您。奴婢说您正在会客。结果一一”

    欧阳暖沉下脸。对欧阳爵道:“回去!

    欧阳爵沉重地摇了摇头,虽然摇摇欲坠的模样。还是从欧阳暖手中拿过那张陈情书,挣扎着走到桌边。未曾提笔。胸中冤屈难耐。已经是气地面色发白。他半点犹豫也没有。看都不看就在陈情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写完最后一笔,他却是再也支撑不住。欧阳暖冷声对旁边的妈妈道:“还不快把大少爷扶回去!”

    话还没有说完。却听到丫头尖叫一声。欧阳暖回头。就看到欧阳爵竟然吐了一口血出来。顿时惊骇到了极点!

    一一一一一一题外话一一一一一一

    这章写得非常不错,喜欢重生之高门嫡女的亲们,赶紧收藏www.uxier.com ,方便下次直接阅读!玻璃心的同志们,剧情发展需要,要拿刀子砍我的,一定要保持理智的心态”

上一章节:156章
下一章节:158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