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4-26    作者:秦简

    欧阳暖还从未如此愤怒过。她猛地回头。声音近乎严厉:“楚王妃。请你立刻出去!”

    楚王妃一下子愣住了。显然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弃到这个地步。她瞧见欧阳暖眼中已凝了一团戾气,不禁心头一突。一时也不知如何。上前一步道:“欧阳少将军。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不对。只是一一”

    欧阳爵重重咳嗽了一声,挥手道:“不。不是你们的错。这份陈情表请拿回去吧。”

    爵儿!欧阳暖心乱如麻。低声叫了一声。

    欧阳爵微笑着看向她:“姐姐。这一次。希望你听我的。

    欧阳暖心中早已对楚王妃起了无限的怨恨。这门婚事是对方再三要求的,现在看到爵儿有病要退婚也就罢了,这并没什么值得指责的,可明明知道爵儿病重,却逼得他现在就写什么陈情表。真可谓是毒辣到了极点。这些皇家的人。没有一是慈悲的心肠!无限的怨毒在心头涌现,只是面对着欧阳爵。仍旧现出了三分柔情露在眉间。欧阳暖轻缓絮语着:“好。姐姐都听你的

    她让人扶着欧阳爵坐下,这才回过身。对着楚王妃道:“王妃。这份陈情表请你带回去吧。”语罢一笑。七分酸楚掩入眼底。笑声低沉而支离破碎的近似冷语,只是脊背却挺得笔直。红玉缓缓走过去。将陈情书递了过去。楚王妃将除情书收好,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如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郡王妃。今天得罪了。祝欧阳少将军早日康复。”

    欧阳暖蝶翅一般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晦暗的痕迹。窗外绿荫浓重。微风中树叶一直在沙沙作响。楚王妃只听到对方极为清冷地道:“这就不劳烦王妃费心了。来人。送客。”

    看着欧阳暖近在咫尺的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楚王妃的笑容僵了僵,终究没说什么。转身离去。

    那边李氏已经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狠力的将手中的佛珠扯下来。念珠穿在藏青的丝绳上。非常结实。只扯下了一个。剩下的珠子在线上轻轻地滑下去,哗啦啦的洒满了一地。

    欧阳暖回头望了她一眼。目光冰冷:“张妈妈。扶老太太去休息。

    张妈妈低声道:“是。

    李氏却不死心。道:“暖儿。你就眼睁睁看着别人这么欺负你弟弟!欺负咱们欧阳家!”

    都到了什么时候了。李氏心心念念的还想着欧阳家的名声。欧阳暖面上神色几转。脸上浮起一层十分冷漠的神色。慢慢地对李氏道:“老太太。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我只希望爵儿一切平安。什么郡主,什么将军。我都不稀罕!”

    李氏一震。刚想开口说话。可是看到欧阳暖那双冰冷彻骨的眼睛。一时之间心头涌出一种从未有过的胆怯。

    这个孙女。早已不是任由自己摆布的人了,她刚才敢对着楚王妃那么不客气。更何况对自己……她想了想。不敢再说什么了。

    欧阳暖温柔地扶着欧阳爵回到内室,将他重新安顿在床上。正要出去,却突然听见欧阳爵浅浅地叫了一声:“姐姐。”

    欧阳暖微微一怔。蓦然停住脚步。迟疑了半晌。终究还是坐了下来陪着他。

    欧阳爵想要说什么。却没了开口的力气。慢慢闭上了眼睛。他在做着梦。

    梦里的自己,还是很小很小的样子。姐姐的手温暖地摸着他的头。

    姐姐的手总是很柔软。然而冰冷。

    他深深呼吸着,片刻后,才意识到口中弥散着浓重的苦涩。在他的呼吸之间。已经灌满他的胸口。再度睁开眼睛。已经是晚上,正看见欧阳暖。一身家常的衣裳。发中碧绿的誓子已在昏暗烛光下失了颜色。那双同样朦眨了的眼。不闪不避。定定望住他。

    欧阳爵微微地对着她笑了笑。

    欧阳暖只觉得在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熠熠的光芒点燃了昏暗的周围。

    爵儿。该喝药了。”欧阳暖一手端着药。一手禁不住又伸出。将欧阳爵略长的刘海向两边掠了掠,然后覆在他的额头上。

    他的额头。仍旧是滚烫的口欧阳暖脸上的笑容不变,俯身下去。扶起他把药送到他的唇边。

    欧阳爵喝过药,却依旧偎依在欧阳暖的臂弯中。一偻发丝顺着她俯下来的肩颈飘垂下来。欧阳爵笑了:“姐姐。我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你还记不记得?”

    欧阳暖的身体立刻僵住,看他因发热而烧得赤红的面颊。便觉得心如刀绞。

    欧阳爵却只是伸出手。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他抬起眼。很柔软地笑了一笑,轻声说:“姐姐,我是不是要去见娘了。姐姐。对不起。我没能实现自己的诺言。我曾经说过。要让你为我骄傲。要让你做一品夫人。要让你一辈子开心的。”

    欧阳暖只觉得欧阳爵的话似化成了一把刀子刺进了心口。一腔沸血似要喷薄出来。她以手掩面。用尽全部气力。将那一腔悲愤强咽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为难他们!她已经很努力了,爵儿也已经用了全部的力气。为什么还要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她的重生,根本不能改变爵儿的结局吗?为什么……

    欧阳爵脸上这样的微笑,将欧阳暖平和的心整个撕裂。在这个世上,她最爱的人就是这个弟弟。没有他的话,她为什么要这样拼命!所有无法消融的委屈与绝望奔涌而出。人之一生。富贵地位都是虚妄,她只要爵儿平平安安的。其他什么都可以不要!积郁日久的苦痛化为无数毒蛇的牙。啃噬着她,欧阳暖强忍着这样的痛苦,微笑着对欧阳爵道:“姐姐一直都在这里陪你,哪儿都不会去,你睡吧。”

    看到欧阳爵重新闭上眼睛。欧阳暖缓缓站起来。走了出去。等她走到院子里。那种无可抑制的痛。撕扯着全身。她猛然掩面。刹那间痛哭出声。

    女子的哭泣也是一种学问。无声的。抽泣的。掩面娇羞的。怎样都不会失了礼节和颜面。而肖重华第一次听到这种毫无顾忌的支离破碎的哭声。几乎难以相信,欧阳暖会痛哭成这种模样。

    暖儿一一他大步地上前。难以置信地扶住她的肩膀。

    欧阳暖哭的眼睛都已经模糊了。眼前的人影影绰绰只存在一个轮廓。盯在肖重华的脸上好久。才能看清。他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是震惊,欧阳暖恨极了。想也不想。扬手就挥。

    肖重华不躲不闪,只听到啪的极为响亮的一声。耳光实实落在面颊上。“放开我!”欧阳暖冷冷地道,声音几乎像是从地底下爬上来的。

    肖重华像是没感觉到脸上的痛。他只是惊痛地望着欧阳暖。他一听说楚王妃来过欧阳府。知道事情不好。立刻赶了过来,却没想到会看见欧阳暖露出这样的表情。她是多么坚强的人。能把她逼成这个样子。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欧阳爵的病无可挽回!他想也不想。紧紧将她搂在怀里。欧阳暖随即挣扎撕打。然而终究不敌男人的力气。落进他的怀中。她不甘心继续挣扎。而肖重华则仿佛在对待一个胡闹的孩子。手指一下又一下的轻抚在她的后背。

    欧阳暖拼命地挣扎。她的手指冰凉。肖重华只觉得她整个人都很冷。冷得像一块寒冰。冻得他的心,也一片冰冷。

    她一边挣动。一边放肆恸哭。终究是哭得累了。才持在他的胸前。

    肖重华的声音在欧阳暖耳边低暗:“对不起……”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脸,又说了一次:“我应该在你身边……

    欧阳暖狠狠抓住他的手。手指止不住地颤抖着。面色死白。极慢、极坚定地摇了摇头。两点滚热的泪就砸在他手上。她厉声道:“为什么。我和肖家的人是不是有仇?!你们为什么一个一个都不肯放过我。肖衍,肖天晔,还有楚王。你们一个一个都要来逼我。就算我欠你们的,爵儿和你们毫无瓜葛。为什么要拖他下水。为什么!”

    肖重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

    欧阳暖却再也不能忍受。猛地推开他的手。肖重华一时都愣住。随即伸手去拉她,欧阳暖狠烈挣脱,转身踉踉跄跄的向外跑去。失了神智的脚步被高高门坎一伴。就跌倒在了门前。肖重华快步追了上去。

    回身抓住他的袖子。像是抓住一块浮木。她仰起脸,满月的夜空银镜高悬。水银似的光落在她的脸上。照得她的眸子激滟生波:“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一切的坏事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为什么不肯放过爵儿!为什么!”

    肖重华看着欧阳暖紧攥着他袖子的手。只是静静望着她。欧阳暖十根纤长的指头不停地颤抖。抖的渐渐失去了力道。摇摇欲坠。

    肖重华的眼清澈的映着她。其中却分明有着一丝令人哀恰的惊痛。

    我不想见到你,这句话已经无法说下去。

    一时间。欧阳暖泪如雨下。

    肖重华听见欧阳暖的哭泣。那哀痛欲绝的控诉。不知为何,却让他的眼前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耳边是一阵寂静却也空洞的盲音。这世上。发生任何的事情,他都无所畏惧。于他而言,没有哪一种痛能比得上让她厌恶的痛。明明痛得恨不得就这么死过去。可却只能苦苦地撑着,这世上,有哪一把刀哪一把剑能比她指控的泪眼更加锋利。更加直刺人心?

    若不是肖衍步步紧逼。爵儿不必娶郡主。若不是楚王翻脸无情。他也不会病得更重……肖家的如果…………好可怕……好可怕。

    泪珠子滴到肖重华胸前的衣襟上。淡蓝色的颜色又深了一层。欧阳暖最后的一句话像是一句咒语。狠狠侵蚀进肖重华的心里。层层磨蚀,累积成无药可救的剧毒。慢慢沉淀入血脉之中,随着奔腾的血液流动。把毒带到全身各处。似冰又似火的肆虐着。那巨大的冲击力太过强悍,似乎一个浪湘。便将那摇摇欲坠的心墙瞬间便雅得轰然倒地!

    他紧紧闭上眼,凄凄地,胸膛里的火和疼互相攀附着。烧灼磨噬。几欲喷薄而出的火焰无边无际地在思绪里缭绕蔓延开来。许久许久之后。才讷讷地轻叹了一声。像是包含了千种心酸万种情绪:“是。是我的错……

    他的下巴正好抵在她的额上。他的呼吸。带着温热的气息扫过她的发鬓,他的手哄着婴儿一般拍着她的后背,纵然声音里面压抑着无尽的痛苦,他却只是平静地说着,都是他的错。他的手毫不迟疑的轻轻地抱住她。她微一挣动。随即缓缓的猫一般缩到他怀内,脸贴着他的胸口。再一次痛哭出声。

    不哭,不要哭。

    他掌心的温度透过衣物传入她的肌肤。她竟起了一身寒栗。欧阳暖的手缓缓举起,想要雅开他。可手指停在半空中。颤抖着。手指颤抖着。颤抖着,最终抱住了他。院子里静极了。只两人的呼吸声交缠地轻响。

    她抱住他的脖子。只觉得过往的一切瞬间。竟似一股脑压到她胸口一般,仿佛有无数油星子溅开来,烫得心一颤一颤的,连那掩饰不了的泪水,也和他的面容混在了一起。怎么也辨识不清。“我很疼。”她喃喃地道。只觉有一种绵绵的料缠,像是绾了一个结,在心尖上透迤拖动着。想哭。可最终。欲哭无泪。

    暖儿。他涩涩地开口。费力地伸手紧紧抱住她,瞬间,某种强大却又陌生的力量撞击上他的胸口。像狠狠打碎了什么。再也拼凑不起来。好半晌。才轻轻低语。在无法逃避的情况下。只能选择直面一切:“爵儿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今天欧阳暖完全的失态。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让肖重华觉得。比用刀划出的伤口更疼得尖锐。尖锐地穿透他的心坎。像汹涌的海潮一瞬间将他淹没。尽管想装作毫不在意。可是那颤抖的双手到底是泄露了他起伏的情绪。他竭力克制着心头的痛楚。将欧阳暖送回房间。随后走出了房间。将管事妈妈叫到身旁。冷声道:“楚王妃究竟说了什么?”

管事妈妈见他面色很不好看。惊得颤抖不已。老老实实把下午楚王妃所说的话全都重复了一遍。肖重华的脸色越听越是冰冷。最后管事已经不敢在说下去了。

    难怪欧阳暖会如此愤怒。这门婚事是楚王想方设法逼着欧阳家答应的,现在却因为对方生病而反悔。完全是没有道理!凭借嫣然的身份。哪怕欧阳爵真的有什么不测。谁还敢说她什么不成?到时候只要皇帝出面。为她另外指一门好婚事。也没有什么大碍。可现在他们逼上门来,将欧阳暖气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做的太过分了!楚王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自私自利。难怪欧阳暖会说肖家的人可怕。肖重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的确。肖家的人。骨子里那种执拗。何尝不是一种自私呢。为了实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哪怕将别人的心踩碎也毫不留情……楚王为了保护嫣然。自然是能做得出冷酷无情的事。同样,他为了欧阳暖,也是不惜一切代偷的。

    好好照顾郡王妃。肖重华冷冷地道。随即快步向外走去。

    管事看了一眼这位郡王。心里头一阵阵的害怕,却也不敢问他究竟三更半夜的还要去哪儿。只能低头应声道:“是。”

    第二天一早。欧阳暖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红玉掀起帘子,欧阳暖用手掩住刺目的阳光。她猛地一惊。连忙坐起来。红玉赶忙道:“小姐别着急。大少爷还在休息。”

    欧阳暖松了口气。突然之间。昨夜的记忆一下子涌入脑海。她轻轻扶住额头。竟然这样失态。爵儿生病这件事情根本与肖重华无关。为什么要怪责他呢?她轻轻咬住自己的嘴唇。终究叹了口气。

    刚引梳妆好,方嬷嬷突然进来道:“小蛆,燕王妃又来了……”

    欧阳暖手里的茶杯一顿,面色顿时沉下来。红玉道:她又来做什么?不是已经把陈情书拿回去了吗。难不成还要逼着我们大少爷进宫去不成?”

    欧阳暖将茶杯搁在一旁,起身道:“走吧。

    是。

    到了松竹院。却看到信妈妈挡在门口拦着燕王妃。道:“燕王妃。不是奴婢斗胆。实在是大小姐吩咐下来。所以奴婢不能让您进去。”

    欧阳暖快步走过去。冷声道:“燕王妃。您这是干什么?!

    燕王妃回过头。却是一副冷面的模样。昨日里的心虚忐忑都像是消失了。声音也变得很严厉:“欧阳暖。你弟弟真是好厉害。把我的女儿迷得神魂颠倒。我倒是想要问问他。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为什么要拖累我的女儿!

    燕王妃也是气急了。竟然口不择言起来。

    欧阳暖心里更是一股焦灼燎了上来。脸上却笑得极为清冷,透出一种冷厉:“燕王妃。你究竟在说什么!”

    燕王妃气恼道:“嫣然死活都不肯取消了婚事!这不是你弟弟给她下了蛊是什么,她知道他病了。竟然就再也不肯吃饭。说他若是死了,她也要一起给他陪葬。这不是你弟弟害的么。他自己死还不够。难不成还要拖着我的女儿一起死!现在她人还失踪了。不是你们藏起来的是什么!”

    欧阳暖冷笑一声。厉声道:“燕王妃!你女儿要死要活都是你家的事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既然昨天已经说好。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你女儿要绝食要自杀要逃跑都是她自己的事。难道还要我家去为她负责吗?”

    燕王妃没有料到欧阳暖如此的反应。顿时失了仪态,气恨道:“欧阳暖。你敢这样与我说话!”

    欧阳暖心中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百味都俱全了。然而面上仍旧却不曾露出分毫:“王妃真是说笑了。你是燕王妃没有错。可你站的地方并不是燕王府。这里的主子也不是你!请你别在这里大声叫嚣。坏了我们府上的现矩!”

    阳光之下。欧阳暖的眸光流转间,明亮的透出难以捉摸的妖异。楚王妃竟一时失语。她身旁的妈妈也知道楚王妃闹得有点不像话。赔了笑容道:“郡王妃。这件事情也是我们王妃急得很了。今儿个一早,我们郡主就不见了,王妃找遍了王府都没找见人。这才急着跑来这里问。实在不是有心得罪一一一一一”

    话还没有说完。楚王妃已经急道:“快把我的女儿交出来!

    欧阳暖的笑容已经冷到无以复加:“这里没有嫣然郡主。请回吧!

    楚王妃咬牙。道:“那就让我搜一搜!

    欧阳暖嗤笑一声。“王妃只怕是有什么搞错了。就算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大历朝也是属于陛下的。不是你楚王府的!若是你不明白这一点。大不了我陪您一起去宫里头说说清楚。看看是不是连我欧阳家的生死也被你们捏在手里了!或者什么时候楚王掌控了禁军。说搜查就能够搜查了!”

    楚王妃气急 欧阳暖,你当真不肯让我找?就不怕我真的一状告到陛下那里。说你们诱拐郡主!”

    欧阳暖越是生气。笑容却越是冷静。“诱拐?是你那好女儿自己哭着喊着要嫁给我弟弟。昨天又是你咄咄逼人的说要退婚。现在咱们两家可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若是非要说什么诱拐。或者要到陛下那里告状。就请便吧!”

    燕王妃向来被人敬重,便是她做事有过分的地方。别人也是百般忍让,她看欧阳暖平日里做事稳重。为人谨慎。料想她不敢与楚王府为敌。这才这样咄咄逼人。但万万没想到。在欧阳暖的心里,欧阳爵是她最重要的人。若是旁人伤害了他一分半分。欧阳暖是会拿出性命去拼的!楚王妃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总而言之。今日你若是不让我们捏查。我是不会走的!”

    欧阳暖怒极反笑。一甩衣袖。高呼道:来人!

    不止是楚王妃,连院子里的其他人都一时惊诧不已。没有人能想得到,欧阳暖敢跟楚王府硬碰到如此地步。

    护卫似是早就守在门外,此时听见呼喊方匆匆而入,齐刷刷地跪倒在地,欧阳暖冷声道:“替我请楚王妃离开!”

欧阳暖这样倨傲的神色更是让楚王妃心里恶火乱窜。怒道:“欧阳暖。你疯了不成!你难道连半点上下尊卓都不顾了!”

    上下尊卑?爵儿若是没了。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在乎。还在乎什么上下尊卑!欧阳暖冷笑一声。道:“都聋了吗?”

    这些护卫全都隶属于肖重华的直系。他们没有片刻犹豫。甚至没有提出丝毫的异议。便快步向楚王妃走去。其中两人一人一边架起楚王妃,不顾旁边的丫头妈妈们的尖叫。将王妃整个人抓住向外走去。

    原先跟在楚王妃身旁的妈妈尖叫起来。欧阳暖冷冷道:“叫她闭嘴!

    立刻有人堵住她的嘴巴,将她一起拖出去。

    所有人都震惊地望着欧阳暖。她们无法想象。欧阳暖竟敢这样对待楚王妃。红玉忐忑道:“小蛆一一”

    欧阳暖淡淡道:“不必多言。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郡王妃。请放开我母妃。”

    欧阳暖听见这个声音。皱起了眉头。然而却看到欧阳治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走进了院子。

    欧阳治一看到楚王妃被人硬生生架出去。真的是吓坏了。连忙让人将她放下来。可那些护卫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一个人听他的。

    暖儿,你疯了吗?你不要命,不要连累我们府上!欧阳治大声地道。

    欧阳暖淡淡一笑。心道就凭欧阳治这种自私自利的作为。若是爵儿死了,她哪怕烧了这欧阳府。也要为爵儿陪葬。还说什么连累府上四个字!她回过身。冷冷道:“爹爹。旁人闯进你的宅子,羞辱你的儿女。你还能说出这种话。难怪连陛下都说。你是一颗墙头草。叫人看不起!今天我的话就放在这儿。旁人怎么说怎么做我都不在乎,可要是谁羞辱我的弟弟,便是拼却这条性命不要,我也要去金銮殿前问一句。当初是谁非要上赶着嫁女儿。又是谁死乞白赖要退婚,既然毫无关系。又跑到我这儿来闹什么?难不成皇家仗着自己有权势。就能横行天下吗?这天下纵然是姓肖。却也还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他楚王若是有理,怎么自己不来。要一个女人跑到我家来撤野!

    欧阳治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可是看着欧阳暖冷酷到了极点的眸子。他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能说什么呢。欧阳暖如今是永安郡主。又是郡王妃。她的背后就是大公主府和燕王府,纵然是楚王府也是不能与之匹敌的,他转念一想,突然不那么害怕了。算了。暂且作壁上观为好。反正两个他一个也得罪不起。

    楚王妃被欧阳暖说的面红耳赤。只觉得这辈子的人都被丢尽了。只是欲哭无泪,一旁跟欧阳治一同进来的年轻女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姐姐,都是我的错。请不要怪罪我母妃。”

    欧阳暖冷冷地望着她:“郡主。请你起来吧,我担不起你行这样的大礼。”若说以前。她对肖嫣然的天真还有一分喜爱。可现在。她却是无比的痛恨她。若不是肖嫣然任性妄为。非要嫁给欧阳爵。爵儿也不会被气成这个样子!wWw.uXier.Com

    天真和任性妄为。本就是一线之隔。天真过了头。对于别人来说。就是一种负担,一种残忍。

    楚王妃这才认出了肖嫣然。顿时惊骇的满面都是不敢置信:“嫣然,你疯了。你穿的这是什么!”

    众人的目光这才注意到。肖嫣然身上穿着正红色流彩飞花的衣裙。并以金银丝线细细勾勒成形。镶滚袂袖摆边缘处。下摇与大襟上闪烁着黄玉、祖母绿、水钻与大颗粒的南珠盘成的春兰秋菊的华茂图案,这件衣裳,繁华锦绣。殊光宝气。且不失温文尔雅。肖嫣然穿着它。像极了一朵江南烟雨里盛放的花苞。

    纵然再气恼。欧阳暖也能一眼看出来。那是一件嫁衣。

    震惊在这个瞬间。涌上欧阳暖的心头。

    肖嫣然直直对着一旁的楚王妃。跪下大声说:“母妃。女儿今生非他不嫁。若是你非要取消这门婚事。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吧。”

    楚王妃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看着自己向来乖巧可爱的女儿。几乎怀疑她是不是疯了,还是妖邪上身。究竟是着了什么魔,竟然会让她做出这样的事情,说出这样的话!

    良久,整个院子里都是一片死寂,欧阳暖静静看着肖嫣然。像是第一天认识她,的确。她所知道的嫣然郡主,是一个活泼可人,小鸟依人的小女孩。而不是眼前这个倔强的少女。

    肖嫣然静一静气息。转头看着欧阳暖:“郡王妃。今日我穿着嫁衣进了欧阳家的门。这辈子就不会再出去了!”

    欧阳暖一语不发。面色沉静如水,看不出一毫情绪的波动。只一双眼睛清明如水。半晌。她方轻轻一笑。道:“嫣然,你知不知道自已在说什么?

    姐姐。”肖嫣然一挣声:“我要的是欧阳爵。我要做他的妻子。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做他的妻子!”

    欧阳暖的目光锐利如宝刻的锋芒从她脸颊上深深扫过。直看得她颊上微微发疼:”嫣然。你根本就不清醒。回去用冰水凉一凉头脑再来说话。”

    肖嫣然深吸一口气:我的心意已定。若是今日欧阳府不收留我。我便去宁国庵落发出家!”

    听到这句话。燕王妃的身子微微一抖。发鬃上累累的钗环玎玲一响,鼻翼微微张阖。呼吸渐次沉重起来。终究是怒极了。一下子气得晕了过去!

    欧阳暖看了一眼燕王妃,冷笑了一声。面庞似乎是含着温润的笑容。然而肖嫣然只觉得寒气逼人。欧阳暖慢慢道:“嫣然。你的好意我替爵儿领下了。你是个好姑娘,他不会肯连累你的。”

肖嫣然霍然站起身子。目光灼灼逼视着欧阳暖。此刻对方的冰雪姿容有种不真实的冷冽神气。迫得她如同浸在寒冬腊月的冰水中。凉意从脚底直窜而上。“我说出的话。绝不反悔!”说着。她竟然从怀中取出了一把剪刀。

    欧阳暖面色一变。还未来得及说话。已经有一道人影冲了上来。

    肖重华正从门外走进来,看到那把剪刀。头脑似被烈火轰地一烧。即便是不看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眼睛必定是血红了,怒气在胸口不顾一切的汹涌跌荡。如万马奔腾不休。毫不犹豫地。他快步走上去。一把夺过肖嫣然手中的剪子,用力扇了她一个耳光。

    看着肖嫣然震惊的神情,他竭尽全力屏住气息,慢慢一字一字吐出。如同金石掷地有声:“这里不是你们闹事的地方,要死要活要出家,都给我滚出去!”

    一一一一一一题外话一一一一一一

    女主的人生已经很顺遂了。不管是前期宅斗还是这时候的婚姻。她从来都没有真的吃过一点亏。怎么这样乃们就觉得承受不了了。世界是要有多美好啊。又不是童话故事。唉,至于说女主要聪明要事先防范。最好的防范就是宰掉肖天晔。你们肯哪!

    发现重生之高门嫡女越来越好看了,喜欢的亲们,请收藏www.uxier.com 方便您下次阅读!

上一章节:157章
下一章节:159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