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4-28    作者:秦简

    一天?

    欧阳暖回过头来,肖天烨只见她一向明亮的眼睛此时竟然失去了神采,神情也是异常憔悴,心中一酸.声音和缓下来,说道:“我如今说的话太过分了。”

    欧阳暖没有说话。肖天烨眼睛不看她,低声说道:不过我的意思不会变.我一定要带你走。”

    威胁.他用爵儿的性命威胁自己.自己当然必须跟他走。欧阳暖的唇畔浮现出一丝冷笑。

    肖天烨看着欧阳暖.忽然说道:你如此看着我.是不是真的另有所爱?还是真心希望不再见我?”

    欧阳暖不再看他,却点了点头,肖天烨的面色变得惨白.过了一阵,忽然说道:“你变心真快。”

    欧阳暖抬起头来,眸光冷厉.说道:我什么时候对你动过心?

    肖天烨忽然笑了一笑,说道:我的确是自作多情。

    他说完这句话,从怀中拿出一块碧望,欧阳暖一看,是那块他曾经送给自己的碧玺,却是早已用金丝镶嵌好,变成了完整的项链.他将项链放进她的手心,慢慢说道:“欧阳暖.虽然你不再喜欢我.不过我的心意.你也得明白.我是永远不会放开你的。好好想想我的话.你走吧。”

    欧阳暖心神不安,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欧阳府的,红玉惴惴不安地跟着她.她不知道小姐究竟去见了什么人.也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会不高兴.只是.她什么也不敢问.什么也不敢说。

    小姐的事情.红玉不明白.她只知道.要对主子忠心.所以这件事,她不但没向任何人提起.还特意看着菖蒲.让她不要对方嬷嬷说。潜意识里,她觉得这样对欧阳暖才是最好的。

    欧阳暖一进松竹院的门,她就发现气氛不对。管事妈妈急匆匆地走过来对她说:“郡王妃.您可回来了.大少爷烧的比昨天更厉害了.三位太医都来了.施了针却没有好转.说如果...

    说什么?”wWw.uxier.cOm/

    说是,情形很不好。

    欧阳暖的心无端地沉了沉.连忙赶到内室。李氏一脸忧虑地在外厅坐着.一见欧阳暖.连忙说:“暖儿.你快去看看爵儿.他好像很严重。”

    欧阳暖走进卧室,满屋子的丫头妈妈们连忙给她行礼.她一眼便瞥见肖重华站在床边,他看见她.抬起头.渚黑沉静的眸光落在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复杂的神情冷冷地说:“这个清早你去哪里了?”

    他知道了什么?!欧阳暖心下一惊.只说道:出去办点事。你何时来的?”

    肖重华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了看已经昏迷的欧阳爵。欧阳暖也不能再说什么.快步走到床边坐下。欧阳爵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欧阳暖皱着眉问:“吃药了吗?”

    刚刚吃了药.太医也施了针.现在好了一些.可是如果明天不退热,只怕  ...

    一旁的肖重华忽然转身.大步离开了房间。

    欧阳暖一怔.他的冷淡让她不适,可是她这时无暇想太多了。

    欧阳暖一直留在欧阳爵的身边照料他.一步也不肯离开.现在什么都不能去想.想到都害怕.她只希望贺雨然能够顺利赶到.可以救回爵儿.那样,她也就不必考虑其他的提议。最坏的打算.是让金吾卫控制肖天烨.逼他交出解药,只是——在京都动手的话,一定瞒不过肖衍。到时候,就是真的要了肖天烨的性命.也会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到时候连自己这个人.也没办法再在京都立足了.否则.她要如何向人解释自己和肖天烨的料葛呢?欧

阳暖知道这一点.肖天烨.肯定也知道。

    因为太累.欧阳暖斜靠在床头小寐.迷迷糊糊中被人拦腰抱起.闻到熟悉的气息.她的心一下子放宽了.伸出双臂绕紧了肖重华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她在听暖阁一睡就是一个上千。醒来时午后的阳光已经灿烂地透过玄窗照了进来.她惺柚地睁开双眼坐起来.帐子早被挂起.一个丫鬟都没有.她只见到.肖重华站在窗边.不知在想些什么.脸上的表情凝重而莫测。

    他不会是.一直留在这里.等她醒来吧?

    醒了?不要担心.爵儿已经好些了。他走过来坐在床沿,她笑笑,有些疲累,带着几分未褪尽的睡意.低低的说:“我知道你很忙,不必在这里守着的....”.

    肖重华淡淡然地笑道:怎么.吓了你一跳?今天早上.你去了哪里?

    我......她欲言又止.想到肖天烨.想到欧阳爵,心里不知怎的又乱了起来。只得不自然地一笑,掩饰自己的心虚,说:“只是金铺的掌柜说所有的金器已经准备好了......”她抬眼看向肖重华,看着他认真倾听的模样,觉得想要开口似乎越来越困难了。

肖重华眼神轻震,似是有所触动,暖儿,这就是你要说的吗?   

欧阳暖垂下头,似下了什么决心一般重重地点了点头。

    他忽然抱紧了她,下巴抵着她的青丝.说:好.我信你。

    欧阳暖埋下头.再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重华.爵儿现在病得很重......娘死的时候.最放不下的就是他.我这个姐姐没有照顾好他.或许......我真的欠他很多。”

    肖重华一直静默着.就连手指都没动一下。

    欧阳暖却紧紧拽着被子,用力到指节都有些发白:所以......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做……声音越来越小.到她自己都快听不到.原本还想再解释一下,都因为肖重华的沉默无法继续。

    半晌,肖重华才轻声说:“如果,我是说如果.要用你的性命去换他的,你也在所不惜吗?”

    是。

    你可以待在他身边.直到他完全康复。肖重华捧着她的脸.迫使她看向自己.”但是.不要说什么不惜一切代价.这样,会让我觉得你要抛下我。”

    欧阳暖一怔.几乎说不出话来。她觉得肖重华的感觉太敏锐,敏锐到令她觉得害怕。

    肖重华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温柔地说道:你真的那么担心吗?

    欧阳暖微微点头。

    一切都会好的。肖重华在她的额上吻了一下,暖儿.这些只是暂时的危机,我们一同面对.好不好?”欧阳暖仍旧无法动弹。

    这已不是担心不担心的问题。她相信.肖天烨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如果爵儿死去,她等于间接的凶手。面对一条生命的生死.感情真的不堪一击。而且...”.如果爵儿死去.她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也无法和肖重华像现在这样在一起了......

    重华……

    嗯?

    欧阳暖心念一动,脱口道.你为什么会爱我。

    肖重华淡淡笑了笑.暖儿.我从小到大,都戴着面具.不许哭.不许笑.不许动怒,更不许欢喜,总而言之.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情,我不可以做。直到我见到了你,我才发现……”说完看了欧阳暖一眼.脸上微微一红.说道:“其实我会选择进欧阳府避祸.也许就是因为我潜意识里想要再找借口见你。我看到你一个人坐在屋子里看书、出神.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也许就喜欢上了你。可是那段日子.我的处境十分艰难.不能向你表白心迹,

我发现我越是和你相处.越是离不开你。只要和你在一起.我每天都过得快乐无比。可是我也知道.你始终没有真的爱上我。.,

    不.她对他,....与以前也是不一样了.但这句话.欧阳暖根本说不出口,因为现在,她根本没有儿女情长的心思。所以欧阳暖听他这么说.只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肖重华轻轻牵过她的手,苦笑道:不过我这人.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就不会变更.说出口的话.也从不收回。要是喜欢上了一个人,更是如此,你对我万分厌恶也罢.你另有所爱,从此心里没有我这个人也罢,我对你始终是不会变.不管你是否能够爱上我.从此以后.我也不会再对别的人动心了。”欧阳暖听他这么说.不知为什么.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肖重华慢慢的伸出手来.似乎想要抚摸一下欧阳暖的脸颊.她没有闪躲.肖重华顿了顿.忽然将她抱在怀中,吻着她的嘴唇.越吻越深.过了半天才松开.低声说道:“暖儿,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我真的很喜欢你。这些话.我从前一直放在心里没有说,可是现在还不说的话.我怕我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对你说了。”

    欧阳暖心里一跳,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说出这种话。

    她有一种感觉.仿佛肖重华是知道什么的.可是他没有说出口.她也不能问。

    肖重华忽然将她松开.转身就走,再也不回头.欧阳暖站在那里,嘴唇动了一动,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中乱作一团。刚才他说的话,初听之下.自己还懵懵懂懂.如在梦中.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却是字字铭心刻骨.叫她心中震动。

    宫中

    肖衍处理完最后几份奏折.直起身来长吁了口气.外面.天色已晚。

    一名长期侍奉在皇帝身边的老太监在御书房外躬身道  殿下.陛下召您说话。”

    肖衍站起身.喜道:父皇身体好些了吗?

    是,陛下已经醒了.请您赶紧过去。

    肖衍脸上露出微笑.加快脚步往皇帝的寝宫走去。

皇帝正坐在御榻上闭目养神.一旁的石妃正在伺候他喝药。皇帝听得脚步声.慢慢睁开眼睛:“衍儿.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父皇请放心.一切都有我在.您好好养病吧!

    从入冬以来.肖钦武生了一场大病,虽然这些日子好些了,可始终恹恹的.没什么精神处理政务。于是便将事情都交给了肖衍.肖衍也因此暂时住进了皇宫.负责处理所有的奏章.代理国务。

    石妃退下去后,肖衍很有条理地向皇帝详细汇报了几件朝中的事务.皇帝听了他的裁决.很满意的点点头:“衍儿.你做得比我好.我也放心了!”

    肖衍平静的看着父亲.也不说什么谦让的话,只道:为父皇分忧是应该的!”

    皇帝笑了笑.突然道:嫣然的婚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肖衍的眼睛里有一丝异样闪过。原本欧阳爵生病之后.他有心挑拨楚王上门去退婚.并且要求欧阳爵自动请求退婚.这样的羞辱是人就无法承受.欧阳暖若是为了欧阳爵好.肯定会想方设法来求自已压下这件事。可是,他却没有等到对方。相反.欧阳府上平静的很.仿佛根本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任何的影响.这是他不能理解的。甚至于.连楚王那边都没了音信.想也知道.是肖重华在其中动了手脚。

    肖重华啊,肖衍想到这个人.就不禁暗地里磨牙.这个人,总是在和自己作对,难道他不怕自己登基后.第一个就将他除掉吗?事实上.这件事情他已经想了很久.不光是为了自己的雅图霸业.也是为了那个女人.为了永远的得到她。

    他慢慢道: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一个月后的婚期.昨天看到楚王叔.他还捉起坞然天天在屋子里绣嫁衣.迫不及待的要嫁出去呢.可见父皇做主的婚事当真是天作之合了!”

    皇帝微笑着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是真正的欣慰。皇室之中.少有幸福的婚姻.嫣然能够嫁给自己喜欢的人.这是天大的好事。

    皇帝想了想,突然又皱起眉头:南诏的使臣快离开京都了吧?

    肖衍点点头.肖天烨虽然派了使臣来.提出的条件却没多少诚意.竟然开口就想要大历朝与南诏之间的十八座城池.真是好大的胃口.这次皇帝委婉拒绝了,依肖天烨的野心和兵权.绝无可能就此罢休。肖衍当然也知道这个祸患一日不除.这御榻是一天也坐不安稳.他笑道:“父皇请放宽心思.好生保养身休才是上策.南诏再来.我们兵来将挡就是了。.,

    皇帝看着儿子镇定自若,再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略略放下些心来,低叹一声:“衍儿.联知道.你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孩子.政务交给你.联也就放心了。只是还有一件事.你应当心里有数.关于太子妃的人选.....”

    听到这句话,肖衍一怔。

    皇帝道:如今你膝下只有一个儿子.当务之急还是赶紧立妃、开枝散叶.这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头等大事!皇室的子嗣单薄,一定会带来很多的后患.你明白了吗?”

    肖衍点头.道:是.我很明白.只是太子妃毕竟刚刚去世没有多久.若这么急着新立.只怕会寒了周家的心,不妨再等等。”

    皇帝也知道.太子妃毕竟是未来的皇后.一点也马虎不得.但如  ...想了想.他还是道:“衍儿.就算现在不立妃.你也可以先想好人选。依照联看.林妃为你产下一子.镇国侯又是忠心耿耿,若是让她做太子妃.其他人想必不会有什么意见,也免得你再重新挑选,这样的话,反而生出许多事情来”

    肖衍一直都在专心聆听,见皇帝停下,才从容道:父皇.等南诏事情彻底解决后,我一定马上处理此事。如今朝局未完全稳定.人心多有动荡,决不是立妃的好时机!立妃是大事.不宜萃率行事.不知父皇意下如何?”

    说得也是.唉,联只是提一提,你自己看着办吧。

    是!

    肖衍掩住了唇畔的冷笑,林之染的确是忠心耿耿.可林元馨看似温柔,却心机颇深,又有一个儿子做靠山,更可恶的是,他们竟然将肖重华拉到了一条船上.将来会生出什么变故.都是很难说的……他怎么能任由这种情况发生!

    燕王府书房

    蒙展是你身边的得力将领.这次他被人参了一本.说他贪污受贿、吞没赈灾的粮饷,陛下命令将他苹职查办.你怎么看?”贺兰图这么问道。

    肖重华面色也是很凝重.他慢慢揉了揉眉心.道:这不是冲着蒙展去的.是冲着我来的。”

    肖衍?贺兰图几乎一口说出了这个名字。

    肖重华淡淡地点点头.不甚在意的模样。

    可恶.我们明知道这一点.却不能向陛下说明吗?”

    若是我现在出面.再无凭无据指控太子.岂不更像是在参与党争?

    那就找证据啊!

    吞没赈灾款项是什么罪?肖衍又是什么人?他栽赃给蒙展的时候.会留下一丝一毫的罪证吗?”肖重华的唇边浮着其寒如冰的笑意.”漫说你找不到证据,就算你找到了,他也有本事让蒙展百口莫辩。”

    贺兰图并不擅长这些勾心斗角的事.脱口问道:为什么?

    当今皇上登基不久.别的我不予置评.但无论如何不是一个果决之人。蒙展一案.关乎赈灾大事,他断不会把这桩案子只交给一个人来独办,所以……多半是三司会审。”

    这倒是.贺兰图不由点了点头.这原本就是应该三司出手的事情。

    不错.既然这原本就是最该三司会审的案子.所以肖衍在栽赃给蒙展之前.首先考虑要应付三司的三位长官。最起码.他有自信一定能将蒙展定罪。这就是说,他已经将三司牢牢掌控在手里。”肖重华微笑着用指节敲了敲桌面.”而且.他说不定已经向陛下说明.蒙展是我的人.我一定会出面保下他.到时候.如果我真的上折子为蒙展求情.皇上就不会只是吃惊,而是忌惮了。”

    嗯……贺兰图皱眉,确实如此。

    不只是这样.还有一件事我必须捉醒你。肖衍现在不光是防备我.他也对你起了猜忌之心。肖衍最喜欢把一切牢牢控制在手心里.他不能容忍任何人脱离他的掌控,而如今你太过游离于朝政之外.却又经常破坏他的计划.他会愈发觉得以前没有看透你.会觉得尚未完全驾驭住你.这样反而为你惹来不测之祸。所以.你要多加小心。”

    贺兰图冷笑:“你的意思是.要我退避三舍吗?蒙展不光是你的得力属下.他也是我的好友.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他死?”

    肖重华淡淡道:唯今之计.只有示弱.要让他看到你处境危殆、艰险难支.头上的罪名一件都雅不掉.全靠他对你开恩。这样他才会认为自己拿捏得住你,不用担心你对他造成危害。”

    贺兰图面上肌肉紧绷.愤懑的表情中还夹杂着一丝悲哀.咬着牙根道:你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我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他可是把蒙展的家人全都下了监狱.甚至连对方年事已高的母亲和三岁的小儿子都没放过!若是你不管.我就会采取非常手段!”

    贺兰图毕竟是闲云野鹤,他所说的非常手段,当然是去劫狱。

    你!肖重华没料到一向平和的贺兰图此时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禁微微动了气,”你不惜自己的命.难道也不惜蒙展的命!这样天真的话,你也只能说说罢了,真要做,那就不是义气.是愚蠢了!”

    那怎么办……贺兰图有一些心烦气躁.不是他愚蠢.而是肖衍最近做了太多的事情.逼得他不得不痛恨起来。

    肖重华凝目看着他.面色如雪.我已经安排好了.蒙展和他的家人一定都会平安无事。”

    贺兰图猛地一抬眼:你保证?

    肖重华点点头.接着道: 肖衍闹出这个动静.应该不会想一招收手。所以你的金吾卫要更周密地护卫京都,绝不能再出任何乱子.让事态更加恶化。”

    哎.现在金吾卫可不是我的.是属于你那位美丽端庄的郡王妃的。要说周密布防,把京都守的如铁桶一般.我有这个自信。可肖衍是名正言顺的太子.他可以调动禁军。”

    肖重华微微一笑:禁卫军在明处.并不难对付。不管是肖衍也好.禁军也好.我都有办法监控住。依肖衍的精明.察觉得到被人监视,必然不敢在没把握的情况下做什么.如果他没能察觉.真的有所行动.这就更有意思了。”

    贺兰图清眉一扬,面上突然现如霜傲气,我明白了.肖衍不过是先发制人.真的要论起实力.我们怎么会输给他!”

    肖重华有些感慨地叹息了一声.道:其他倒没什么.只是.将你拖下了水。”

    贺兰图失笑.他以前虽然欣赏肖重华.可并不会这样帮助他.因为不管是名还是利.他都觉得无所谓.但现在……因为孙柔宁.倒叫他和肖重华上了同一条船。他到底也是进退有度.不可小瞧。只不过这京城乱局.毕竟不是他所熟悉的战场。如今为了孙柔宁,不是一家也是一家.他今后再想全身而退.只怕不容易了。想到这里.他口气微微冷洌地道:“说到底.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有什么结果.也只有我自己吞下去。”

    听了他这句话,肖重华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怔怔地看着窗外出了回神.喃喃道:“为了暖儿.这件事也要速战速决……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书房里的宁静。

    郡王.属下有要事禀报。

    肖重华将手中的密信放在了书桌上.足足有半个时辰的功夫.他没有说一句话。

    书房里除了青衣轻裘站着的贺兰图.还有一个跪倒在地上的面色阴寒的俊秀少年。

    贺兰图唇角扯起一抹冷笑.凝视着肖重华,又看向跪倒在地上的少年,眸色幽幽摇曳.又问道:“消息属实吗?”

    被他一问,岳亮顿时冷声道:是.属下绝不敢将不实的消息奏上来.....”

    岳亮是肖重华手下最得力的属下之一.办事果敢迅速.沉稳历练.他是不会报上错误的讯息给主人的。

    贺兰图的双手慢慢紧握成拳.眉头深锁.想不到.竟然出现这样的意外.....”

    这并不是什么意外。肖重华冷冷地道。

贺兰图呆了呆.看着他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自已对这些弯弯绕绕的事情不在行.恐怕理不清这一团乱麻.不过从一开始,他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肖重华能够处理此事.所以倒也没怎么着急.结果现在听到这样一句论断.一时竟反应不过来。

    我们没有时间了。肖重华微微闭上眼睛。

    贺兰图道:这件事....真的没别的办法吗?

    除了贺雨然,没人能查出究竟欧阳爵是中了什么毒。肖重华缓缓道,”我现在差不多已经可以肯定.幕后之人一定是肖天哗.....京里其他人没这个动机,也没这个能耐。”

    现在唯一的救星都没了.那欧阳少将军岂不是......

    是的口肖重华容色宁静。

    可我还是不相信.肖天烨怎么可能会进京?他不要性命了吗?贺兰图摇了摇头。

    肖重华看着窗外天边的云.只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欧阳暖一直在等待平城来的人.然而殷切的等待中,等来的却是肖重华。

    肖重华看一看欧阳暖眼下一抹黛色的乌青,不免道:夜里都没睡好么?暖儿.你真是不想要命了?”

    红玉隐隐含忧道:郡王.您不是说贺大夫今天就会到吗.可是现在已经到了傍晚了,还是半点他到京都的消息也没有。小姐难免焦急.昨晚又做噩梦了.可不是又没睡好。”

    欧阳暖心中一跳.然而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分毫.反倒淡淡微笑若风中轻扬的梨花,道:“噩梦是不当真的.红玉.他一定很快就会赶到,爵儿一定不会有事。”

    肖重华自进门就一直闷声坐着.听到了这句话.忽然眼皮一跳.倏然抬起头来.突兀冒出一句.道:“他不会来了。”

    欧阳暖一时没听清.回头笑道:你说什么?

    肖重华用力闭一闭眼睛,突然硬声道  马车在清平县城山崖上.突然受到不明龚击,我派去护卫的五十名高手只有一个活着回来.其他人.全部都掉下了山崖。”

    他的话生冷地一字一字的钻入耳中.像有无数只可怕的飞虫.在耳中嗡嗡的嘈杂着.吵的欧阳暖头昏眼花。

    欧阳暖的面孔失去了血色.她全身冰冷.愣愣的转过头来.喝道:“你说什么?!”她的声音凄厉而破碎.她完全不能相信.贺雨然也死了?这怎么可能?

    肖重华一把按住她的手.急切道:暖儿.马车掉下了悬崖,我已经派人去山崖下找.可至今没有着落。”

    此时红玉手中还端着茶杯.听得肖重华的话,茶杯咣螂一声跌破在地上摔的粉碎.碧色的茶水倾倒在她的裙裾上.一摊狼藉.却丝毫也顾不得擦.只是惊慌失措的看着欧阳暖。

    贺雨然死了.那爵儿怎么办?最后的一丝希望都没了.欧阳暖怔怔地听他说着.很安静的听.心中”咯咯”响着.仿佛什么东西狠狠地裂开了.心里的某中纯白的希望被人用力踩碎.踩成齐粉,挥洒得漫天漫地.再补不回来了。

    那爵儿——”她只觉得身上像被一把钝刀子一刀一刀地狠狠挫磨着.磨得血肉模糊.眼睁睁看着它鲜血蜿蜒.疼到麻木。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腥甜汁液蔓延在口中齿间.胸腔的血气澎湃到无法抑制,说出的每一句话,也都是带着一股说不清的神情。

    肖重华静静地看着她.带着一种深深的忧虑。

    欧阳暖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落空了,她已经别无其他选择.必须去找肖天烨拿解药。

    缓缓地,她抬起头.对着肖重华,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我想休息一会儿。”

    肖重华望着她.点了点头.仿若没有看见她的异样.慢慢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打开门的时候.他向后看了一眼.却看到欧阳暖面色已经恢复了平静.那种平日里最常在她身上见到的冷酷又回来了。

她已经做出了某种决定,肖重华知道这一点.而且这个决定.恐怕不是自己想要见到的。走出院子,他叮嘱一旁的护卫:“好好保护郡王   

下午的时候.天空还有朵朵的云彩.可是此刻.天色却完全变了.黑暗沉沉地压了下和...

    ——————题外话——————

    今天过渡章节.明天有突破.后天开始虐董妃.

更多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尽在www.uxier.com/请持续关注!

 

上一章节:159章
下一章节:161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