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4-30    作者:秦简

欧阳爵很快康复了.婚事也迅速地提上了日常议题。   

孙柔宁来到贺心堂的时候,眼睛都看花了。

    屋子里寂静无声。案几之上,放着两个大概是贡品的透明琉璃酒杯。绿色带蓝,半透明.阳光照射在上面,熠熠生辉。

    这是什么?孙柔宁十分好奇地问道。

    欧阳暖微微一笑,吩咐红玉往琉璃杯里面倾入一些葡萄酒!杯子的颜色一下子改变了,变得深紫.如同水晶一样。

    孙柔宁晃动着杯子.观察着葡萄酒倒入后发生的幻彩变化,感觉确实非常神奇:“这么稀罕的东西,哪里来的?

    是楚王妃特地送过来的,不只是这个,还有不少珍玩呢。”欧阳暖笑了笑。

    孙柔宁奇怪道:“这倒是稀奇了,楚王妃向来是个矜持的人,又自命身份,为什么要送你这么多东西?

    原因么—— 恐怕大嫂就要去问她了。欧阳暖笑笑,眼晴里有一种别样的兴味。

孙柔宁也不是笨人,略略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楚王妃曾经闹着要退婚,和欧阳暖闹得很不愉快,现在欧阳爵没事了,嫣然郡主又马上要嫁给他,这回楚王妃还不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女儿再娇贵,一旦嫁过去也就是人家的媳妇,如果还没进门就大大得罪了夫君的姐姐,以后欧阳暖对欧阳爵说句话,或者给肖嫣然脸色看.都是很有可能的。若是换了其他人家,楚王妃还能仗着出身皇家去压一压,可是换了既是永安郡主又是明郡王妃的欧阳暖,还有什么想头,还不如事先来打好关系,将来也不至于太为难肖嫣然。   

你真是,可见上次你在欧阳家的凶悍表现,让楚王妃怕了你了。别,柔宁笑着叹了口气,然后才想起自己来的事.来,咱们来玩弹棋。

    弹棋?欧阳暖一愣,顿时有些奇怪,“你说的是高昌国的国棋?

    是呀,我在董妃娘娘那里见过,是王爷几年前出访高昌带回来的礼物,真的很有意思。”

    原来王爷去过高昌吗?欧阳暖这一点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就在这时候,孙柔宁已经让人将棋盘摆好了,欧阳暖看着桌子上用玉石制作的方形棋盘,不由伸出手摸了一下,却觉得磨制得十分光滑,纹理玄妙。棋盘中间凸起部,隐隐有一块太阳纹。棋盘的两端,是两个蛟龙装饰的孔洞。

    别看了,这个只是膺品,真正贵重的是在董妃娘娘的屋子里,听说那是高昌国的皇后与董妃娘娘一见如故,送给她的礼物,莫说大历朝,连皇宫里也只有一副而已。我看过了,棋盘是用昆山美玉制作,棋子是象牙、乌木制成的,当真是贵重异常。”高昌国位于大历朝的东边,与大历朝向来交好,一方面,他们的国家地理位置好,风景优美,国家虽然不大却十分的富裕强盛,另一方面,高昌盛产矿石,高昌人又精于锻铁的技术,大历朝最重要的兵器都是从高昌而来,同时大历也向高昌输送物资,两国互通有无,倒也相处融洽。燕王曾经去过高昌,这并不奇怪,因为大多数的王爷都曾经去这个对大历朝十分友好的国家,但是连董妃都带去了,就只能说明,这位侧妃当真是完全取代了燕王妃的作用了。

欧阳暖一边思村着,一边面带微笑地听着孙柔宁向她讲解弹棋的规则,实际上,这种棋与大历朝的棋完全两样,黑白双方仅仅各有六个棋子,双方的弹射棋子.最终是要将属于自己的棋子通过棋盘中间的隆起部位直落对方的圆孔中。弹棋.看似简单,其实非常复杂。作为游戏的一方,不仅要眼手并用,中间不能有丝毫的松懈与疏忽。弹、拨x捶、撇、捻,招招虚实,步步阴阳。在阻止对方棋子入洞的同时,还要想方设法袭击他的棋子使之不能动弹。最后,看谁能使自己的六枚棋子全部攻入对方的孔洞,就算胜利。   

孙柔宁不喜欢琴棋书画,可是对这弹棋却是兴味十足.欧阳暖笑道:“我对此道可不精通,你既然要过瘾,何不去寻董妃娘娘?”

    孙柔宁撇嘴:“我才不去,她只会关照我要好好照顾那个病秧子,怎么会跟我下棋,不训斥我就好了。”

    熟悉了以后,孙柔宁总是称呼肖重君为病秧子.并且毫无顾忌,欧阳暖失笑,这位大嫂还真不是擅长阴谋诡计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这样直言不讳。可见当初,挑拨孙柔宁来对对付自己的那个人,也是利用了这一点。越是直接的性格,越是容易受到教唆,而给别人带来的伤害也就越大。欧阳暖手里的弹棋被孙柔宁所阻,眼看她最后一枚乌木棋子即将入洞,欧阳暖眼睛眨了眨.忽然顺手用手指点蘸了一些滑石粉,朝孙柔宁面上弹去。

    孙柔宁扭头躲闪之时,欧阳暖飞快地把她的两枚棋子弹入洞中。等到别、柔宁回过头来,大势已去,她大声道:“啊,你耍诈!”

    欧阳暖眨眨眼睛,无辜道:“我哪里有耍诈!

    孙柔宁瞪大眼睛看看棋盘,又盯着欧阳暖看了半天,才道:“你真是奸猾,难怪他让我少跟你一起玩。

    说完了这话,欧阳暖立刻知道对方说的是贺兰图,想到贺兰图如今对自己畏惧如蛇蝎的模样,欧阳暖不由自主笑出声来,随即正色道:“兵不厌诈,大性,你以后可要多加小心了。

    孙柔宁看见欧阳暖的眼睛里划过一丝淡淡的流光,心中一动.可是看欧阳暖的模样仅仅像是说笑.却又看不出别的什么,她哪里知道,欧阳暖已经决定,要给那个在背后折腾的董妃一个教训了。一味示弱.绝不是欧阳暖的作风,既然对方三番四次来挑衅,她回敬对方一点小礼物,当然也没什么不妥的,有来有往,才是礼尚往来嘛!更何况,她还能借此机会,为自己解解迷惑,何乐而不为?

    午膳的时候.孙柔宁是在欧阳暖这里用的,她如今很喜爱在这里用膳,因为肖重华为欧阳暖开了小厨房,还不知从何处找来了两个厨艺高超的厨娘,每天变着法子给欧阳暖做好吃的,看的孙柔宁羡慕极了。

    但是等菜端上来,孙柔宁的面色就很讶异了,她看了看欧阳暖,道:“我难得来你这里蹭饭,就用这个招待我么?”

    欧阳暖还没说话,红玉笑道:“郡王说小姐天冷畏寒,不思饮食,为此,他持意吩咐人用赤梁做了粥糜,好消化的。世子妃放心,您的午膳也准备好了,马上就端上来。

    孙柔宁就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欧阳暖.那目光有些让欧阳暖脸红,她轻轻笑道:大嫂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这时候,为孙柔宁的菜肴也端上来了,孙柔宁拿起筷子咬了一口精心烹制的雪花鱼片,哼了一声,道:“嫉妒你的小厨房和好日子。

    欧阳暖失笑。

    有什么所谓的好日子坏日子呢,只要过得舒心,其实就是好日子。孙柔宁嫉妒的不是自己的小厨房,而是肖重华的心意。

孙柔宁继续道:“不过我也知道,很多事情嫉妒是嫉妒不来的,这是你的命,也是我的命,若是我也生成你这样,当然也会有很多人为我神魂颠倒,那位蓉郡主,不也一样吗?成亲的时候好多名门公子哭断了肠子,现在也还是一出门就不知道多少人翘首期盼着看她一眼,这才是上天注定的。   

欧阳暖笑笑,道:“女子的容貌终究有一天会消退的,若他是因为这张脸爱我,不要也罢。

    孙柔宁一愣.道:“就你想得多,说起美貌,那位高昌国的香雪公主才是天下第一美人,我真想一睹她的风采。听说.这一次的高昌使团,领头的就是高昌国的九皇子,这位香雪公主是他的妹妹,也要来大历,只是,高昌似乎有心联姻,我原以为你那位表姐将会坐上太子妃的宝座,这香雪公主一来,你们可得有个心理准备一一”

    有心联姻?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联姻.自然是值得太子拿出正妃的位置来,果真如此,只怕皇帝和镇国侯府也说不出什么。欧阳暖的面容并无一丝忧虑,反而笑靥如花:明日的事情明日再犯愁吧,今天该怎样高兴,就怎样高兴才是。

    孙柔宁点点头.随即道:“也是,何必想那么多呢。”

    欧阳暖道:“待会儿,我和你一并回去吧,重华寻了一些药,我亲自送过去更好。

    孙柔宁的眼睛里有冷光闪过:“他们还真是兄弟情深。

    不管过多久,孙柔宁对肖重君的怨恨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欧阳暖当作没有听见,好整以暇地喝了一口粥。

    孙柔宁看着欧阳暖.只觉得那双柔如春水的眼睛.带着薄雾似的光华,却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想到贺兰图提起过的关于欧阳暖的传言,她实在无法想象,贺兰图。中的那个冰冷残酷的能够在何时何地都屹立不倒的女子,跟眼前这个沉着温和的欧阳暖联系在一起。

    好.一起去吧。她只听到自己这样说着。

    欧阳暖弯起嘴角,显露出一丝淡漠了的温柔,像是高山遗雪,明明是暖阳映在上面,却依旧寒冷。

    孙柔宁被她唇畔的笑容晃了晃神,按照贺兰图说的,欧阳暖这个人,害起人来不偿命,心狠手辣的时候眼睛眨也不眨,只不过,你若是真心时她好,她也会十倍百倍偿还你的。想到这句话,孙柔宁对欧阳暖越发的,害怕,却又好奇。

    两人到了安泰院,管事利妈妈迎上来:“世子妃,董妃娘娘送了药过来,现在人还在世子的屋子里。

    欧阳暖和孙柔宁对视一眼,孙柔宁早已习惯了,欧阳暖却觉得很是不可思议,从来这样的人家,继母和长子肯定是亲近不起来的,可这位董妃娘娘倒是好,对自己的儿子不见得多关怀,对世子肖重君表面上虽然淡淡的,实际上却很是照顾.难怪大家都说.董妃一手抚养肖重君长大.对他是视如己出的。但,可能是欧阳暖对林氏有阴影,连带着对这视如己出四个字,也有一种深深的厌憎。

    想到这里,欧阳暖看着旁边正要端着药碗进去的丫头一眼,惊奇道:“这是千年灵芝么?

    刘妈妈笑道:“郡王妃好眼力,是千年灵芝没有错,而且是上好的火云灵芝。”

    孙柔宁看欧阳暖很好奇的模样,便将药盅接了过来,打开了盅盖,仔细看了看,道:“没什么稀奇的,还不是一个样。

    站在刘妈妈身边的,是董妃的贴身丫头慧娟,青色背心月白裙子,头发光可鉴人,面容也很秀丽,很是端庄得体,听了这话并没有露出丝毫不悦的神情,只是微笑着,仿佛什么都没听见的模样。

    不,这火云灵芝可不同,上次重华倒是寻到了一株,可那户人家说是传家之宝,不管出多少钱.无论如何都不肯卖的,最后他也不得不先搁下来,只是后来听说那家人突然搬走了,便再也找不到踪迹,不知道这一株又是从何而来的。”欧阳暖慢慢道,走过去端详了片刻,随即对慧娟笑了笑,发髻上一枚金累丝翠玉蝉押发上垂下的流苏便娓娓摇晃。

    人家死活都不肯卖.肖重华许以重金都不行,董妃又是用什么手段打动了对方呢?或者……根本是威胁?欧阳暖的心念一转,电光火石之间,又添了一个念头,她转头看了一眼菖蒲:“我的帕子丢在了屋子里,回去帮我取来

    菖蒲还有点愣.随即红玉向她使了个眼色,菖蒲毕竟跟了欧阳暖很久,立刻回过神来,喜盈盈道:“是。

    孙柔宁听了这话,下意识地偏头看欧阳暖,端药盅的手动了一下,慧娟惊呼一声.这可是贵重的不得了的灵芝.若是在这里洒了一点半点,自己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可还没等她惊呼出声.那边的欧阳暖已经笑着上去扶住了药盅,她不小心似的,小指上戴得小小的明珠琉璃萃指套便不着痕迹地在杯沿上划过。

    角度把握的十分巧妙,没有一个人看见;甚至连孙柔宁都松了口气;旁边的慧娟自然而然的去接那药盅:“世子妃,我来端吧,董妃娘娘还在里头候着呢。

    孙柔宁脸上闪过一丝不悦,这位虽然是董妃身旁的大丫头,可这样说话未免也太不客气了。然而欧阳暖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孙柔宁一愣,随即一笑就松开手:“好的.麻烦慧娟姑娘了。”

    慧娟盖上了药盅,可是她却没看见,就在药碗里,有着肉眼不仔细看绝不易发现的粉末状东西,比花粉还要细腻,很快就溶进了水中不见了。

    那是用断肠草磨碎制成的毒粉,不说见血封喉.却也不差了。只是这药粉和指套,只是林元馨作为礼物送给欧阳暖作为防身之物用的,指套虽小却很精致,里面还有薄如蝉翼的一层用来藏毒,她却还一次都没实践过。

    就在这时候,董妃身旁的何妈妈从屋手里出来,一见到孙柔宁和欧阳暖都在,面上闪过一丝意外.随即行了礼,才对慧娟道:“这是怎么了?药煎到现在?”

    院子里自然有煎药的丫头妈妈,董妃居然先后派了慧娟和何妈妈来查看,可真是小心谨慎,这是在防备与世子不和的世子妃吗?欧阳暖淡淡笑了笑,道:“何妈妈别误会,我们在这里看见慧娟姑娘,便和她多说了两句话……,说着,她看了一眼慧娟手里的药盅.道:“天气太冷,会不会让药都凉了?

何妈妈面色一变,她是知道董妃性格的,做事有半点不妥帖都不行,赶紧上去摸了摸药盅,随即狠狠挖了慧娟一眼,还不去热热!

    慧娟一惊,连忙道:“是,这就去。

    何妈妈这才转过身来.笑得满脸褶子:“世子妃,郡王妃,二位进去吧。

    屋子里.董妃正端坐着喝茶.许是刚从外面回来.一身的正装.一件牡丹织金大衫衣服.领间有一道极窄的牙子花边的领子系着金银扣,外又罩了深青卷云纹霞帔.人在一团繁丽胜花的锦绣之中,满脸微笑地看着孙柔宁和欧阳暖向她行礼。

    董妃一面牵住了欧阳暖一只手,一面对她笑语:“令弟身体已经康复了吧?我也该亲去看望的。”

    欧阳暖道:“娘娘言重,哪里敢劳动您的大驾呢。

    董妃笑着拍拍她的手:“真是太客气了,不必拿我当外人,我自己没有女儿,你和柔宁是燕王府的儿媳.就和我的女儿是一样的。”

    这话说的仿佛真心实意,欧阳暖的笑容也很是感动的模样,孙柔宁的背后就有点冷汗,她总觉得,眼前这两个人,都很假,偏偏她们自己却一副真心实意的模样,果真都是勾心斗角的高手。想起自己原先自不量力地去和欧阳暖较量.差点做了别人的马前车,要真是那样,才真是冤枉死了。

    隔着重重的帘幕,肖重君的咳嗽声传过来,欧阳暖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注视着董妃,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在那个瞬间淡了许多,转眼对孙柔宁道:“怎么,前些日子不是好些了吗?”

    孙柔宁的语气淡淡的:“他这是老毛病了,入冬后就要严重些。

    她的语气很冷淡,董妃的表情也有了细微的变化,欧阳暖从对方的眼角眉梢察觉出了些微的厌恶,可是这厌恶,是为了什么?为了孙柔宁?还是因为孙柔宁对肖重君表现出来的漠然?

    欧阳暖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董妃和缓了语气,道:“你也该多上点心才是。随即,她看到欧阳暖似笑非笑的表情,便住了口,转而道:“药怎么还没煎好?”

    孙柔宁的面上划过一丝冷冷的神情.何妈妈看了欧阳暖一眼.却见她微笑着看向自己,不知为什么就有点发怵,不敢提起药凉了的事情,道:“是,慧娟这丫头动作也太慢了,老奴刚走到院子里就碰到了郡王妃,也没来得及顾上找她,现在再去看看。”

    说着,珠帘掀起,自然有丫头奉上白瓷青花茶盏。欧阳暖坐回自己的位置.安静地坐着喝茶,眉眼平稳。一时屋内静到了极处,乌金鼎里燃着檀木香屑,袅袅的烟雾后面,各人面上神色迥异。

孙柔宁耐不住这种静谧,刚要开口,就听见欧阳暖笑道:“听说世子妃养了一只漂亮的牡丹犬,这可是稀奇的东西,不知可不可以让我看看?”   

孙柔宁笑道:若是别人这样说,我还不奇怪,可你是见过大公主那条宝贝犬的,那才是真正贵重的,我这个真是普通货色了,权作解闷罢了。你要想看,待会儿到我屋子里去看吧。

    欧阳暖笑了笑,道:“这是怎么说的,现在就带过来吧,听说极有灵性,很是安静,身上的毛也是半根都不掉的,想来也不会影响世子休息。说着,她看了董妃一眼,“娘娘意下如何?

董妃笑了笑,心底划过一丝异样,却不知道欧阳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只是笑道:“怎么这么大了还像个孩子似的;罢了,柔宁,既然暖儿要看,你就抱出来给她看看吧。”言谈之间,仿佛欧阳暖是个很不懂事的小姑娘一样。

    孙柔宁皱皱眉,却看到欧阳暖笑得美目生辉,知道她不在意,便对旁边的丫头道:“去抱来吧。

    很快,丫头捧着一只乌木刻花的篮子,里面一只纯白的狗儿,身上竟然还带着绣花锦帽,却仍是十分神气的模样。

    董妃微微一笑.仿佛哄着小孩子的语气道:“暖儿,你不是要看吗,好好看吧。转眼又对孙柔宁说:“你别看暖儿都这么大了,居然还像是个孩子一样片刻都不能等。

    屋子里便有丫头妈妈们偷偷地笑了。

    欧阳暖却充耳不闻.只是将茶杯放下,看了一眼红玉,红玉忙道:“小、姐.这狗儿真漂亮呢,你看它的毛,多软和。”说着.欧阳暖点点头,起身走到那抱狗丫头的身边去,有意无意的,正好后背对着门的方向。

    见欧阳暖眼不住在小狗身上徘徊,丫头忙把篮子呈到她面前。欧阳暖仿佛很喜欢它似的.解下身上的香囊,拿在手里撩拨那狗儿。

    就在这时候,何妈妈和慧娟两人,两人一前一后地进来了。何妈妈满面笑容道:“娘,药已经熬好了。

    孙柔宁看了她一眼.董妃笑道:“你别多心,是这药很贵重,我怕有什么闪失,才让她们也去盯着。”何妈妈便走回董妃身旁去了。

    孙柔宁理解地笑笑,千年灵芝么,自然是不放心的,董妃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像是怕自己在药里面下毒似的,从来不准许自己的人去碰肖重君的药,甚至连这个院子里的人也经常更换,生怕自己对肖重君下毒手。孙柔宁在心里冷笑一声,自己虽然早已心有所属,只是做寡妇么.她还没有这个兴趣。

    欧阳暖仿若没听见董妃说话,将香囊重新系好,探指过去,想要摸摸狗儿雪白似玉的毛。不想已被驯养熟的狗儿早被她撩拨的火起,一口就咬了下去。

    欧阳暖哎呀一声,收手时血珠子直冒出来。就在这个瞬间,欧阳暖仿佛痛得很了,啪地一下扬手打翻了篮子,小狗一下子跳到了地上,猛地跳起来又去扑欧阳暖腰间的香囊,欧阳暖仿若不经意地向后挥去,正好和门边捧着药盅的慧娟撞在了一起,慧娟惊叫一声,毫无防备地就将药盅摔在了地上,啪的一下,名贵的药汁摔得四溅。

    董妃一下子站了起来,面色变得十分难看。何妈妈也哎呀了一声,看着自己主子的神色,随后不敢开口了。

    天啊.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咬人?孙柔宁惊呼出声,猛地站了起来,迅速走过去看了看欧阳暖手上的伤口都是只有一小块,破了点皮罢了,为了这么点事情闹出这么大动静,她一愣,看向欧阳暖,却见她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哭丧着脸道:唉,怎么办,我被咬了也就算了,连世子的药盅都摔了,这可真是闯了大祸了。

    你真是太粗心了!好端端的要去逗狗,真是一一董妃的脸色从未如此难看过.这千年灵芝可不是寻常能找见的珍贵药材.看到董妃发怒,屋中众人除了欧阳暖和孙柔宁,就都伏跪在了地上。

    欧阳暖露出怯生生的表情,道:“董妃娘娘,您这是生我的气了吗?这样好了,我再去寻一颗来就是了。”

    这是千年灵芝啊,莫说是千金,就算是万金那也是换不来的。董妃心中想到,可是看到欧阳暖一副仿佛很受伤的表情,再联想到刚才自己当众说的把她当做女儿的话,简直比吞了一口苍蝇还难受。她几乎怀疑,欧阳暖这是扮猪吃老虎.故意让自己难堪的。现在这样子,怪她呢,她是无心之失.不怪她呢,这么珍贵的药材.还真是不能甘心!毕竟是众目睽睽,也不好过于苛责。想到这里,她平缓了怒气,道:算了,还是赶紧包扎一下伤口吧,待会儿再找个大夫来看看。

    欧阳暖露出笑容:“是。请娘娘放心,不过是小伤口。“

    董妃看着那温柔的笑容,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叹了口气道:这也是重君的命,这灵芝吃下去,保不齐他的病情能大有起色。

    换句话说,肖重君的病不好.那就是自己害的了?欧阳暖笑了笑,掩住了漆黑的眼睛里那一丝冷酷。

    孙柔宁却没察觉那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咬伤欧阳暖的狗儿是她的,她现在只是犯愁,怎么跟那个爱妻如命的肖重华解释,她接过丫头侍递过来的纯棉手帕,亲自为她包扎伤口。

    欧阳暖看着那帕子裹好伤口.只觉得凉刺刺的.带着一缕若有若无的甘香气息,想来是抹了酒防止感染,孙柔宁道:“可好了吗?”

瞧大嫂说的,我可没那么娇气。欧阳暖缓缓说,转头看着董妃深沉的看不见任何情绪的眼,笑得更加嫣然,微施了一礼,都是我的错处。” 

董妃斜倚靠后.一双凤目中此时终是绽出冷厉的光,刹那而过。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见一个丫头惊呼一声,众人回头望去,竟然看见那狗儿痛苦的在地上翻滚起来,不一会儿便七窍流血死了!大家目瞪口呆,不过是舔了两。药盅的水,那狗儿便死掉了。

刚才端着药盅的慧娟早已跪侧在地上,此刻看到这一幕,她的脸白得没有了一丝血色,再也待不住一下子扑倒,完全不敢置信:“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

    董妃的面色已经完全变了,再也见不着平日里的冷静睿智的模样,她的嘴唇微微颤抖,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暖看了一眼瘫软在地上的慧娟,嘴角出现了一丝类似于惊讶的情绪,顺着她们的话道:这是怎么了,这狗儿一一

    孙柔宁下意识地道:这药盅有毒!老天啊!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这药盅可是世子的,若不是欧阳暖无意中撞翻了药盅,只怕肖重君此刻早就喝下了这药了,岂不是要一命呜呼?天啊,这是在谋害世子啊!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个瞬间落到了慧娟的身上,随后是何妈妈,最后是董妃。

    董妃一愣,没有想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在电光火石之间,她看向欧阳暖,却听见对方冷冷的声音道:来人,将这个以下犯上的奴婢抓起来!去请王爷和郡王过来!快去!

    丫头知道事态严重,应声去了,看都不敢看屋子里的其他人一眼。董妃的面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她的视线几乎要洞穿欧阳暖的脊背,然而欧阳暖却缓缓回过身来,面色似乎很是为难:娘娘.这丫头是您身边的人,您一一不会怪我吧?

    不会!董妃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字眼几乎是从牙齿缝里面蹦出来的。

    孙柔宁看看这两个人.一下子糊涂了。她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那药盅里面被下了毒,怎么又好巧不巧是董妃娘娘送来的灵芝,还是她身边的人亲自看着煎药的,这一切简直是太奇怪了!若不是欧阳暖这一撞,今天肖重君当真就得死在这里,那么,这屋子里的所有人都逃不脱干系!世子被毒杀,这是多大的罪名啊!孙柔宁想到这里,一下子冷汗涔涔,看着欧阳暖说不出话来。

    欧阳暖向她安抚地笑了笑,道:这件事情兹事体大,恐怕要交由王爷亲自处理了。说着,她看了一眼那被毒死的小狗,惋惜道:这条狗也是帮着世子挡了灾,若非如此,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董妃冷冷地盯着欧阳暖,那目光中几乎要烧出火来!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162章更新啦,喜欢宅斗的亲们,请将www.uxier.com 加入收藏夹,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节:161章
下一章节:163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