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1    作者:秦简

    重重帘幕动了一下.随后肖重君被人扶着走了出来,面色一片青白,眼眶深陷.显然多日不曾好好休息过了。他看到屋子里.慧娟已经被捆了起来.面无人色地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而一旁的董妃与何妈妈.都是面色凝重的模样。肖重君一愣.旋即道:“这里......究竟怎么了?”

    欧阳暖看了一眼病歪歪的肖重君,神情很温和地道:“大哥怎么起来了.唉.都怪我们太大声了.竟然惊动了你。”
    肖重君看到欧阳暖一副老神在在的神情.顿时有些不悦地转向孙柔宁问道:“这究竟怎么回事!你说!”
    孙柔宁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夫君.迟迟才开口道:“世子.还是等王爷来了再一并处理吧。”
    肖重君一愣.目光划过一丝阴狠的光芒.只是随即一阵重重的咳嗽打断了他即将出口的冷斥。欧阳暖笑道:“大哥.你还是坐下吧.看看.这站都站不稳呢。”
    肖重君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董妃却突然道:“还不扶着世子坐下!”一旁的丫头一愣.一下子惊醒过来.连忙上去扶着肖重君去椅子上坐下.又倒了茶水给他。
    欧阳暖笑了笑,当作整个屋子里的人都不存在.好整以暇地端起茶杯,静静地等候燕王和肖重华的到来。
    燕王先进了门,肖重华则因为人还在军营,没办法立刻赶回来,欧阳暖合上了茶杯,眨了眨眼睛.和孙柔宁一起站起来行礼。燕王摆了摇手.示意不必多礼.他一进来.便已经看到了屋子里的情形.再看一眼肖重君.便知道没有出大事。只是他已经很久没有进过这个院子里.这次来.还是为了这样的事.多少心中很是不悦,面色也很是阴沉。
    “出了什么事?”燕王这样问道。
    董妃面色冷凝地坐着,慢慢道:“这件事情,我也很奇怪.怎么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没有说下去.因为她正在快速地思考.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又该如何摇脱这样的困局。
    欧阳暖笑了笑,对慧娟冷冷道:“王爷.就是这个丫头.董妃娘娘好心给世子送来了千年灵芝.说来也巧,我无意中打翻了药盅.却害得大嫂的宠物犬被毒死.这药可是这丫头监督着熬的.想来.她背后的人.想要的不是一条狗的性命吧。”
    这话一说出口,不要说肖重君他们.连燕王的脸色都变了。
    欧阳暖看了一眼慧娟.慧娟正一个劲儿地叩头.拼命道:“王爷.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啊.奴婢是无辜的!”
    无辜?欧阳暖冷笑.慧娟可是董妃身旁的心腹.她必然掺合了不少事儿.什么无辜.这世上会有真正无辜的人吗?哼,当别人都是俊子不成!当初红玉和菖蒲接连被陷害.矛头直指自己.慧娟可没闲着!
    肖重君冷冷地道:“弟妹.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慧娟可是董妃娘娘的丫头.她怎么会来害我?这根本没有道理!”
    欧阳暖叹了口气,像是很遗憾的模样:“大哥,俗语说得好啊.奴大欺主.我也不知道怎么这个慧娟会在你的药里面下毒.可是看她的行为.可是要将你置诸死地呀!不过.你才是真正的苦主,你若是觉得这件事无关紧要,要饶慧娟一命.这也不是不可以的。”
    孙柔宁一听.差点笑出来.心道欧阳暖真是黑心的够可以的,若是肖重君点头说慧娟是无辜的.等于是告诉别人.谋害他的罪名不过是小事一桩了,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这不是告诉别人来杀我吧来杀我吧没关系吗?这简直是太可笑了.莫说肖重君是个精明的人.他就是个傻子.也该发现欧阳暖是在挤兑他了.而且这话还挤兑得他噎得不行。
    欧阳暖对着燕王笑道:“王爷.世子想要息事宁人,您看该怎么办?”
    肖重君显然也很是气愤的模样.刚要开口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就在这时候,燕王看了欧阳暖一眼道:“这件事情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主子是天,奴婢是地,若是奴婢都起了谋害主人的心思还不会受到惩罚.这个世界岂不是没有上下尊卑.彻底乱了套了。
    慧娟嘶声道:“奴婢不是要毒死世子.奴婢怎么可能会毒死世子!奴婢根本不知道药盅里有毒啊!”
    欧阳暖轻轻一哼:“你不知道这药盅里的药有毒?这药可是你煎的.除了去寻你的何妈妈,没有人真正经手吧?你不是想毒死世子.你是想做什么?难道你是算准了药盅会捧碎.想要毒死那条狗吗?。”
    慧娟眼睛都红了:“奴婢没有.奴婢怎么敢毒杀世子!何妈妈.何妈妈呀.你快给奴婢作证啊!您可是在旁边看着的,若是奴婢下了药.您怎么可能不知道啊!”
    何妈妈心里咯噔一下.顿时道这一句坏了,若是慧娟自已认下了错,那么最多就是她一个人死.若是她把自己扯进去,就非得牵扯到主子董妃不可,毕竟千年灵芝是董妃娘娘带来的.慧娟和自己都是董妃的心腹,若是真的要毒杀世子.怎么可能跟董妃无关呢?她一惊.顿时望见董妃冷冰冰的眼神向自己望过来.何妈妈连忙斥责道:“死丫头,你自己做事不用心.被人动了手脚都不知道.定然是在你不留心的时候有人陷害你,还不快仔细想想!”
    慧娟一愣.随即想起刚才在院子里的情形,她猛地抬起头看着欧阳暖.却听到对方盈盈笑道:“何妈妈.今天来过这院子里的人,除了董妃娘娘,就刺下大嫂和我了。你的意思是董妃娘娘派人动了手脚呢.还是大嫂要谋杀亲夫呢.或者是说我下了毒?”说罢.她看向董妃.叹了口气.道:“娘娘.您身边的人.这回可真是太过分了.连您都要怀疑不说.我和大嫂可真是无辜的.大哥若有个不幸.她可就要孤苦一生了,她有什么道理谋害大哥?至于我.那就更不可能了。”说到这里.她对着慧娟笑道.“你是不是要说刚才你送药进来的时候.看见我和大嫂都在?很可惜.虽然我们都在,可是众目睽睽之下.难道我们还能在你面前掀开药盅把毒药放进去不成?”
    慧娟愕然.她怎么知道欧阳暖是怎么做的,她根本都没有看到.可是她知道.这件事情一定跟欧阳暖或者孙柔宁脱不了干系.可是那又如何.没有当场抓住,任是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何妈妈讪讪道:“郡王妃.您这是误会了,老奴怎么敢怀疑您和世子妃?纵然给老奴一千个胆子.老奴也不敢啊!”
    欧阳暖笑了.“那么.看来是你突然多出了一万个胆子.开始怀疑董妃娘娘了?”
    何妈妈被这句话惊得顿时面如土色.一下子跪倒在地.如同筛糠一样颤抖个不停。
董妃看了欧阳暖一眼.宛若被人从头顶塞入无数冰屑.那蚀骨寒意细碎而迅疾地蔓延到四肢百骸之中.她终究......太小看欧阳暖了.她太小看眼前这个只有十五岁的女子.她没有想到,欧阳暖加上前生,已经足足有三十三岁了了.心机谋略丝毫都不逊于任何人!
    董妃慢慢地.脸上涌现出一片哀凉之色:“殿下.这丫头跟在我身边多年.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一定是有所误会。”
    欧阳暖笑了笑,道:“是不是误会.只要验看那狗的尸休和茶水就知道了。”
    燕王眉心一紧.眼眸暗沉极是动怒:“来人.仔细验看!”
    护卫们最擅查这些事.因为燕王的严令.所以格外雷厉风行。屋子里静静的.过于寂静的等待格外悠长.簌簌的.竞能听见屋子外有雪花扑落的声音.欧阳暖微微扬起唇.是下雪了呢。众人皆束手茫然.或立或坐.连大气也不敢出,唯独欧阳暖面色平静.还对一旁的丫头道:“茶太凉了.去换一盏”
    外头的侍卫不敢怠慢.早有一人径自取过银针往己经洒去半碗的药盅一探.雪亮的银针才探入汤汁,顷刻之间变得乌黑,那如漆如墨的颜色刺得人心头发痛。
    欧阳暖笑了笑.面色如常.道:“再验一下狗的尸休吧.免得是那条狗患了什么隐疾,突然病症发作死了.也是有可能,若是这样.可不能冤枉了这千年灵芝。”侍卫一听,立刻换过一根银针探入狗的尸休.银针亦在顷刻间变得漆黑如夜空。孙柔宁神色大变,望向燕王:“王爷.这真的是中毒,看来.”她又看了一眼慧娟.“的确是有人要谋杀世子。”
    肖重君说不出话来.目光出现了一丝惊惧。差一点儿.差一点儿自己就会没命 ...他倏然抑起头来.目色如电:“是谁?谁要害我?”如果说刚才他还站在慧娟一边.不.是站在董妃一边.现在他却已经是谁都不信了!
    肖重君看着,就是一个很多疑的人.而且他躁狂的本性.似乎被压抑在那种虚弱平静的外表之下.欧阳暖看着他泛白暴起的指节:“世子.毕竟没有得手.您别过于担心。”她目光冰凉凉从董妃面上刮过:“谁要害人.想必王爷都不会轻饶!”
    肖重君盯着欧阳暖看.像是在揣度她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燕王的声音听起寒冷如冰:“立即查.这些脏东西怎么会进药盅里。”
    慧娟再也顾不得许多.尖声叫道:“是世子妃.不,是郡王妃.不,奴婢也不知道是她们之中的谁.奴婢本来端着药.偏偏世子妃还打开盖子问过是什么东西,郡王妃也看了一眼的.除此之外再无旁人。”
    孙柔宁似玉容颜惊得毫无颜色.惊惧不定道:“你这丫头疯了不成.竟然胡乱攀咬!”
    一会儿世子妃,一会儿郡王妃.难不成还能是妯娌两个联手起来毒杀肖重君不成,简直是胡扯!一个是夫君,一个是大哥.她们俩有什么理由非要杀肖重君不可!更何况一一
    欧阳暖早已猜到把这丫头逼到极点.自然会咬自己出来.不由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董妃.笑道:“瞧瞧.我刚才说的不错吧.这丫头果真是要将此事冤枉在我和大嫂身上呢!可惜.你也不想想.若是我和大嫂都想要杀世子.我又为什么要打翻药盅.让他直接喝下去不是更好吗?我先下了毒.然后再救了他,你是怀疑我脑子有病.还是对燕王殿下的英明有所质疑,非要说出这种低级的理由来为自己脱罪?”
    她的语气咄咄逼人.却因为如此眼眸更亮,面庞更美丽.倒是看呆了屋子里的一众丫头妈妈,她们眼中的欧阳暖平日里都是谨慎的.矜持的.何曾见过她如此疾言厉色、声势夺人的时候.简直就像是蓄势待发,非要将此事落实一样.顿时一阵心惊.难道她们都看错了这位平日里看起来十分温和的永安郡主?!
    燕王盯着堂下众人.神色冷峻.只一双眼底似燃着两簇幽暗火苗.突突跳着:“这个家里的规矩简直是乱了套了!”
    董妃起身,低低一笑.神色凄艳,若绽放的一朵艳色牡丹.盈盈拾裙拜倒:“殿下,我执掌燕王府多年.从未出现过这种事情,如今不管谁是谁非.都是说不清楚的。慧娟是我的丫头.纵然她是无辜的.也有监管不力的罪过.而我这个主子.也是难辞其咎.请殿下连我一块责罚了吧。”
    欧阳暖冷静地看着.阴睛未定的神色照映着董妃的身影在她脑海中浮荡的波澜.董妃比林氏高明的地方.就在于一旦出了问题.林氏总是会将身边人送出来替死.而董妃却懂得避重就轻.保着身边的人,这样一来.别人也就会对她更加尽忠,而在府中并无太深根基的自已.无疑是村立了不少的敌人。想到这里.欧阳暖恢复了柔和的笑容.主动走上去扶住董妃:“娘娘,您这是怎么了.您不必担心.慧娟虽然要谋害世子.又是您身边的丫头.可谁都知道您是不会指使她去毒杀世子的.所以您不需要太过忧虑.王爷一定会主持公道的。”
    这话说的.仿佛董妃是因为心虚了才说刚才那番话的一样.孙柔宁听得目瞪口呆,她没想到欧阳暖三两句话就让董妃陷入了这样的窘迫境地.显然,她已经将董妃意图为慧娟脱罪的话扼杀在了摇篮里!
    “殿下.慧娟定然不是这样的人.她和世子无冤无仇.怎么会毒杀世子.如果 ...没有道理啊!”董妃不着痕迹地椎开欧阳暖的手.继续道。
    欧阳暖笑了.叹口气道:“娘娘,我知道您和慧娟相处多年,感情深厚.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谁知道慧娟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行为.不只是她.连您身边的何妈妈.这回都是包庇了罪犯.若是彻查.说不定能查出她们的幕后主使,您就不要因为一念之仁.为她们脱罪了!”
    她声声句句.几乎已经将何妈妈一起拖了下来!董妃猛地转头.盯着欧阳暖的目光划过一丝雪亮的冰寒之色.欧阳暖却像是受了惊吓一样往后一退:“娘娘,您怎么这么看着我?难道您是觉得我说错什么了吗?”
    就在这时候.肖重华大步进了门.欧阳暖想也不想.快步向他走过去.肖重华还没反应过来.欧阳暖已经扑入他的怀中.他一愣.随即反手楼住她:“怎么了?”
    欧阳暖轻声道:“好可怕.刚才有人要杀大哥呢!”肖重华当然不相信欧阳暖是个懦弱到会躲到自己怀中的人.刚要说话.就发现欧阳暖掐了他腰间一把:“去那边坐着.不许说话!”
    肖重华一愣.顿时无奈地看了怀中貌似柔弱的女子一眼.看看.他怀里的这个丫头这是又要算计人了吧。他看了一眼肖重君.见他虽然面色苍白如纸.却没有什么大碍,便放下心来.索性将欧阳暖一搂,到旁边坐着去了。
    “这个丫头胆大包天.董妃.你不必替她辩解了.至于她背后究竟是什么人.”燕王缓缓吸一口气:“我也很想知道。”
    董妃一愣,背脊就是一凉。慧娟再也顾不得许多.怒目向欧阳暖.神色凄厉而狰狞.“王爷.这事情是有人有心构陷!一定是!奴婢是冤枉的.奴婢是被人冤枉的呀!”
    “顽固不化!自己不认错就罢了,竟然还要胡言乱语!”肖重华扬一扬脸.示意侍卫将慧娟拖走。
    欧阳暖就在这时候听见,似乎有什么“喀嗒”响了一声.她凝神看去,原来一枚折断了的染了鲜红丹蔫的指甲从董妃的掌心落下.不由失笑.看来董妃这回是真的气坏了.可她也不想想.当初她找机会要整死红玉和菖蒲,连带自己一起冤狂的时候可没有留过情面.她这回可要将这口恶气出到底!慧娟是董妃的人.她都获罪,董妃又怎能幸免?!纵然燕王暂时没有动她,从此以后她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想要做自己的婆婆?也要看她够不够资格!欧阳暖心中想到,保不齐.慧娟还能再交代出别的什么东西来,那就更好玩了。更何况.这出戏还没唱到最热闹的时候!就在这时候.菖蒲从外头走进来.满面都是喜色,看见屋子里凝重的气氛,她笑容微微收敛.走到了欧阳暖的面前,递上一条帕子道:“小姐,取来了。”
现在已经差不多过了一个多时辰,算算也差不多了。欧阳暖面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肖重华一愣.就听到外面侍卫大声回禀道:“殿下,外头有一个女人.跑到咱们燕王府门前,闹着要上吊寻死!”
    燕王一愣.随即站了起来.惊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孙柔宁看着这目不暇接的一幕.完全愣住了,她根本不明白,怎么一霎那间风云突变.一个女人跑到这里来闹自杀.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啊!
    肖重华眉头皱了起来.道:“慢些说清楚。”
    侍卫急忙道:“那女子......那女子说咱们府上有人谋夺了她家的祖传之宝千年灵芝.还烧了她家的房子.逼死她的父亲.要......要去皇门前告御状一一一一一一一”
    燕王一愣.目光冰冷地扫过董妃的脸.厉声道:“立刻把那女子带进来”
    欧阳暖无声地笑了笑.如今自己和董妃.就如虎视眈眈的两头猛兽,各自小心翼翼地对峙.没有十全把握之前谁也不会轻易扑上去咬住对方的咽喉。可是谁都不会善罢甘休.在不能彻底扳倒对方的现在.欧阳暖唯一能做的,是先削弱对方的力量。如同.董妃不动声色地试图将欧阳暖身边的人斩断一般。而欧阳暖此时的目标,正是将被对方视如心腹和臂膀的人置之死地!不.或许还要更严重些.比如.将董妃的半边羽翼彻底斩断!
    想到这里,她的笑容悄悄地隐了。
    而这个时候.董妃却已经恢复了平和端庄的表情.欧阳暖看她这个模样.就知道对方心中或许已经有了应对.不经冷笑.却没有露出一丝半点来。
    那女子被带上来,只看到她三十五六岁年纪,容貌姣好.却是披麻带孝.竟然还举着一道白幡.额头上扎着的布条上还有隐约的血痕.仿佛是被人打伤的。她一进门.便一面扑向正座上的人.一面惨烈地呼号着:“王爷.王爷.我冤枉,我冤枉啊!”
    这样的事情前所未闻.护卫一路把这女子带进来.一路引来无数下人惊奇.外面院子里的丫头妈妈们不敢靠近院子.只能在院子外头争先恐后的往前挤.个个伸长了脖子.要把情况看清楚。七嘴八舌.议论纷纷。wWw.uXier.cOm
    孙柔宁被这样一个突发状况给吓住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张大了眼睛.目瞪口呆。
    肖重华也震了一下.下意识地看着欧阳暖,却见到她对着自己笑得很平和.顿时在心里笑了一下.原来如此。
    燕王蹙眉.旁边的丫头妈妈们连忙上去按住她.那女子对着燕王大叫:“王爷.你们为了一颗灵芝迫害普通百姓.逼死我爹爹,害得我家破人亡,我是下等人,我不怕什么.你这样的贵人.身娇肉贵.你就不怕苍天有眼吗?”
    肖重君的脸.在到那间就转白了。他回头直着脖子喊:“快把她拉下去!这成什么体统了!”
    护卫看了一眼肖重君.没有动弹,肖重君的脸色更难看.就听见欧阳暖柔声对那女子劝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闹呢?无论如何.燕王会为你主持公道的!你有什么话.好好说就是了.不要这样激动.你若是一直这样,别人会以为你是疯子.或者是故意来闹事的.借机会堵住你的嘴巴不让你伸冤.这又何苦呢?”
    那女子一惊.满面泪水地抬起头,看见面色温和、相貌清丽的欧阳暖,顿时脸上浮现出一丝矛盾的神情.像是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欧阳暖继续道:“我只是一个女子.和你无冤无仇,是不会害你的。这堂上坐着的是燕王殿下,我身旁的是明郡王.”她看了一眼气的不行的肖重君.语气越发温和,“当然,在那里的是世子,有这三位在这里,你有什么话照实说就是!”
    也许是燕王和肖重华的名声这女子都听过,也许是欧阳暖的和颜悦色打动了她,她一下子丢了白幡,泪水纵横道:“我是城南张记药材铺掌拒的女儿张五柳.我爹原先有一株世所罕见的千年灵芝.不知多少人家想要来买.我爹都不肯卖,因为他自己有寒症.怕将来自己要用.谁知有一天有一个客人到了我们店里.非要强买了我们的灵芝.我爹不肯.他就想了不知道多少主意来逼我们.连我们的铺子都给封了.我爹一生气,就一病不起.我们一家想方设法偷偷搬到了外面去住.就是不想被人找到.结果那人还是找来了.一分银子不给就要抢走灵芝.我爹死活不放手.他们就烧了我家的房子......还把我爹活活气死了!”张五柳泣不成声.她原本嫁了个女婿结果是个短命鬼.不得已回到娘家.就这么一个爹相依为命.现在还没了.她以后有什么依靠呢?她不得不又重新回到京都.想各种法子谋生...”.
    肖重华听到这里,已经全都明白了.他也曾经想要这颗灵芝.可是开价到一千两黄金,对方都不肯出售.人家是留着救命的.所以他也不曾再强求.谁知这颗灵芝还是给对方留下了祸患。刚才听欧阳暖说.董妃找了一颗灵芝.看来就是这一株了。
    燕王冷冷道:“你怎么知道灵芝在我们府里头?”
    张五柳哭的更大声:“我爹跟我说过.寻常人是不会吃这种灵芝的.定然是个富贵人,而且一定病得很重.非千年灵芝不可!后来有人说.燕王世子是个常年卧病的,不知道捏了多少好药都治不好.这灵芝一定是被燕王府寻来了.我就寻来了一一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相信燕王您这样的贵人.又是高高在上的王爷.是不会欺压我们普通百姓的.若是真的燕王府拿了.求您发发慈悲,将灵芝还给我吧!爹爹已经死了,我如今无依无靠.就指望着这颗灵芝过下半辈子!”
    “太不像话了!”何妈妈勃然大怒.失声道:“你明明是收了娘娘的钱,居然反过来咬一口,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何妈妈的这几句话一出口,原本还镇定自若的董妃的脸色微微一变。
    菖蒲在欧阳暖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欧阳暖勾起唇畔.这张家姑娘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张五柳泪痕满面.心中却很忐忑.除了她之外.别人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爹爹是被气死的.实际上,张家掌柜是被逼得躲出了京都.却是无意中掉下河摔死的.那灵芝也是她自己主动卖给董妃的,然后又重新把药铺开了起来.....还多亏菖蒲机灵.迅速派人找到了张家药铺.给了她整整五千两银子.她才闹上门来。这样的人.只要有钱.当然是什么都敢干的。董妃能用银子收买她.欧阳暖当然也可以.只是这一回.却决计不会再让她反口了.因为她唯一的儿子.还指着安排今后的锦绣前程,为了这个许诺.张五柳也会豁出性命去。
    欧阳暖微微含笑.这件事情.显然弯蒲办的不错。
    孙柔宁叹了口气,道:‘‘这还真是太惨了,唉.董妃娘娘.您怎么能一一这不是坏了王爷的名声吗.真是.....”她像是说不下去的样子。
    董妃冷冷看了她一眼.看来.孙柔宁已经是旗帜鲜明地站在了欧阳暖的一边。
    孙柔宁一句话使那张五柳放声痛哭了起来,一面哭着.她一面呼天抢地的喊:“爹爹.你显显灵.谁欠你的债.你找谁去还哪!”
    何妈妈怒意几乎涨到了头顶:“王爷.您千万别相信她.她是在妖言惑众!全都是假话.没有一个字是真的!”
    “我妖言惑众!你要不要脸?”张五柳悲切的喊:“你还敢说没有一个字是真的?这灵芝难道不是我家的吗.你敢说吗...天啊!天下有这样无情无义的人!爹爹死得冤哪!这灵芝可是我爹爹收藏了一辈子的宝物啊 ...可你们一到手就不认账了.不但不认账,还把我爹爹逼死.....”她说的没有错,董妃干万个抵赖,也不能不承认这灵芝是人家的.这是她无论如何赖不掉的.当初也的确是她派人去买灵芝.那张家掌柜不堪骚扰跑到城外去也是真的.虽然董妃的人并没有真的逼死张掌柜.可对方也的确是死了,现在人证只剩下张五柳,还不是任由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董妃冷笑一声,欧阳暖.你这个圈套挖的好啊!很好.真是太好了!
    她的面容越发冷凝.道:“张家姑娘.你胆子真是大.就因为觉得燕王府抢了你家的灵芝.就在灵芝里面下毒.谋害世子吗?!”
    这话一说,张五柳的神色变了,变得惊慌失措.目瞪口呆,泪水挂在脸上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
    欧阳暖勾起唇角.果然不愧是董妃娘娘.这心思转的真够快呀!
    朋友,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第163章第一时间更新啦,喜欢的亲们请收藏www.uxier.com ,方便以后阅读!
上一章节:162章
下一章节:164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