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2    作者:秦简

  屋子里犹如洒满了火药粉.情势一触即发。   

    董妃说着这话.看了一眼欧阳暖。

    欧阳暖没有回避.面对董妃的目光.选择了坦荡无畏的回视,继而微微一笑。
    欧阳暖并不失望一一即便证据确凿.也不可能将董妃一举扳倒,看当年林氏的事就知道了。不要说燕王府,便是欧阳家都是家族观念很重.纵然董妃真的做出了这种事情.只要没有闹大.大可以推在不懂事的下人们身上.横竖她并没有真的出面去做这些事。至于闹大了,欧阳暖才没那么傻,这样欺压平民的事情可大可小,燕王毕竟不是当年因为仗势欺人就被削除爵位的代王,皇帝也不可能将他如何.顶多批一顿.更何况依照皇帝那性格,只怕对这个兄弟太过信任绮重,连批都舍不得.但传出去总是很不好听的.更严重影响燕王在百姓心中的威望。不管此事真假.只要一点捕风捉影的消息.就会让大家面子上不好看。所以,越是钟鸣鼎食、富贵豪奢之家,出了丑事一般都是烂在家里。
    欧阳暖看着被董妃一句话吓得目瞪口呆的张五柳.慢慢道:“董妃娘娘的意思是.你可是因为心怀怨恨,在灵芝里动了什么手脚?”
    张五柳一愣.顿时反应过来.她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那个在背后给她银子让她上门来闹事的人是谁,可她不傻.她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对方可是许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一辈子的好前程,她不能临阵退缩,更何况还是被冤枉说在灵芝里下了毒,她连忙道:“这怎么可能!我爹爹虽然是药铺掌柜,可毒药这种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能买到的.我家的药铺都封了,我去哪里弄毒药!更何况.灵芝不是寻常的东西.这毒药怎么下我都不知道!”
    欧阳暖笑了笑.道:“其实呀.张姑娘,我也相信你是无辜的.出事之后.我已经派人去后头查看了那最后的一丁点灵芝,那上面并没有毒素.若是你真的在灵芝上下了毒,应该整个灵芝都染了毒素。更何况.你一个外人,总不会跑进世子的小厨房里头在药盅里面动手脚吧.这有点不合乎常理了,董妃娘娘.您说是不是?”
    董妃的脸色僵住了。她刚才对旁边的丫头使了个眼色,就是让她在剩下的灵芝上动手脚.现在听欧阳暖这么一说,她才意识到.只怕那丫头根本没有得手不说.还被对方抓住了把柄!
何妈妈更是神色变了又变,半晌反应过来.对着张五柳骂道:“你这个下贱的丫头!还敢拿来污蔑人.你...”不等她说完,便被一记断喝打断。   
够了!”肖重华没有继续听下去的意思.”这里是主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奴才发号施令!”
    何妈妈一惊,看着面如寒霜的肖重华.只觉得他身上的寒气逼人.叫人恐惧的说不出话来.她住了口.艰难地转头看向董妃。
    董妃在这个瞬间已经下定了决心.她看了一眼何妈妈.慢慢道:“你真是太糊涂了.我命你去买灵芝.你却做出这种强取豪夺的事情,叫我怎么保你!”
    何妈妈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面色一白.讷讷地再也说不出一句话.重重叩头下去:“都是奴婢的过错.奴婢不察.竟然那些个小人捉住了话柄来陷害娘娘,奴婢有罪啊!”
    这小人.说的是张五柳,也是在说欧阳暖.欧阳暖听着,眉眼越发舒展,慢慢道:“是啊,我们都相信.娘娘是无辜的.在背后做鬼的,应该是那些小人才对。”
    何妈妈气的浑身发抖.盯着欧阳暖说不出话来。
    孙柔宁冷冷道:“何妈妈.你也真是老糊涂.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先是有人在世子的药里面下毒.接着又暴出灵芝是仗势欺人抢来的.这事情一件套一件.纵然孙柔宁傻了点,也知道这是很好的时机。
    董妃面色如同寒霜.美目在瞬间划过一丝冷厉:“世子妃,何妈妈也不可能事必躬亲,面面俱到,下面办事的都是一些不懂事的,她也是被人蒙蔽了。”
    “住口!”燕王一直默默听着,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显然已经是气极怒极,声音愤怒而悲凉,”你们闹够了没有!”说得是”你们”,目光却是直直的看向董妃.又骂下人.”都是一群不省心的东西!”
    欧阳暖和肖重华对视了一眼.都保持了沉默。何妈妈仗势欺人.夺了平民百姓家的灵芝还逼迫死了人,慧娟无论如何解释不清世子药盅里面的毒药究竟从何而来.这件事情越发的扑朔迷离。事情到了这一步,再追查下去的意义已经不大。这不是判案子.一定要人证、物证和作案时间,因为这种事根本不能公开处置.查得再透彻也是一样。不管是谁下毒,谁被诬陷,谁抢了灵芝.反正桩桩件件,都和董妃有了关联。
    燕王不禁怀疑.难道这个向来温柔体贴端庄大方的侧妃.内心绝不如她表面一样平和温顺?!他看到的.她精心照顾自己儿子的那一面.莫非都是假的?
    可不管怎么说.燕王不能让这件事继续发展下去,他冷声道:“管家.带这位张氏下去.送两千两银子给她.若她还有什么要求.都一并满足了.好好照料。”
    这一句话.已经把她纳入到他的保护范围了.谁都不能再伤害她.张五柳眼睛里不由自主闪过一丝喜悦.脸上却泪水盈盈的.”多谢王爷为我做主。”说着,便擦了眼泪跟着人退下去。
    肖重华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掩住了唇畔的笑容。看来今天这出戏,欧阳暖功不可没了!
    燕王没有直接发落,反而问肖重君和肖重华:“你们看,此事要如何处置?”
    肖重君的面色已经变得难看到不能再难看了.刚要说话,就听见孙柔宁道:“王爷.世子身体不好,不能操心这样的事情,还是先请他回去休息才是。”
    燕王点点头.让丫头扶着肖重君离开,肖重君一把椎开那丫头,冷声道:“我没事.这件事情,父王既然问我,我就照实说了,慧娟一个丫头.又是董妃身旁信任的人.你们都会自然联想到董妃的身上.但她若是想要害我,这些年来不知道多少次机会.何必拖到现在才动手?她只要不理会我.不到处替我寻医问药,我不是死的更快吗?!所以.我相信.....董妃娘娘一定是无辜的!一定是有人蓄意诬陷!”说着,他的目光在自己的妻子身上盯了一眼.又转向一脸平静的欧阳暖。wWw.uxier.cOm/
    肖重华淡淡地道:“大哥,没有人怀疑董妃娘娘.是你自己多心了。今天的事情.谁是谁非父王心中自然早已有了定论.慧娟是真的端了有毒的汤药给你.这一点是所有人亲眼所见,而何妈妈也的确是强抢了平民家里的灵芝.还迫得人家无路可走,这也是毋庸置疑的。虽然没有铸成大错.但也不能不罚。不然人人都以为我们燕王府的主子可以任意谋害!燕王府的名声可以随意败坏!”
    肖重君震惊地盯着自己的弟弟.随后看向欧阳暖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怨愤。
    燕王点了点头:“当然要罚.而且要重重的罚!”说完话,他似是无意的扫过了董妃!
    董妃绕是再镇定.也一下子出了一身的冷汗.燕王从来没有用这样冰冷的眼神看过自己.那目光太过冰冷了,她似乎还感觉到了几丝彻骨的寒凉,等她凝神去看,却发现只是若有若无的.而燕王又是一扫而过,她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怀疑了。她刚要开口,却听见欧阳暖道:“王爷,儿媳虽然进门不久,却已经深受董妃娘娘的照顾.儿媳相信,她并不是背后那个谋害世子的人,说不准早已有人收买了慧娟.让她陷害董妃娘娘呢?因为灵芝是娘娘送出的.出了事情一定会让人以为娘娘才是幕后主使呀!”
    这话说的很巧妙.明面上听大家都以为欧阳暖是在帮着董妃.可是燕王听了却深深皱起眉头.”就算如此,抢夺灵芝的事情也是事实!”
    欧阳暖道:“既然无法定罪.不如就将慧娟与何妈妈赶出府去.王爷意下如何?”
    孙柔宁也点头附和道:“媳妇也是如此认为。”她们当然不是如此认为,只是外人听起来.都觉得这两个媳妇都很温和贤惠大度罢了。
    两人的话音一落.何妈妈和慧娟便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被赶出府去.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
    董妃在心底叹了口气,她知道事情很不妙,燕王是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这两个人的.因为她们一个牵扯到了谋害世子的事情里,一个是强取豪夺.传出去都是天大的事.燕王怎么可能会留下个隐患呢?欧阳暖说这样的话.分明落井下石,她不是让燕王饶了这两个人.而是要让她们死!
    果然.燕王听到欧阳暖的话,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沉声道:“不可!慧娟一个丫头.竟然以下犯上.连世子都要谋害!”燕王用极森然的语气说着这些话:“这个人绝不能留下!而且她已经身犯大罪.就是送官她也不会留下一条性命的。”说着,他冷冷哼了一声.又似无意的扫过了董妃。
    董妃的心头大震,她几乎想要上去扇欧阳暖一巴掌.都是她!一切都是她搞出来的!不但将她身边最信任的两个人置诸死地.还让王爷对她二十年来的信任产生了动摇!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燕王冷冷道:“全部拖出去.仗毙!”
    何妈妈一惊,悚然望着董妃,而慧娟只是哀哀求饶.可是燕王已经铁了心肠,她的哭求自然无用。
    董妃在这个瞬间.冷冷看了何妈妈一眼.警告她不要有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言辞,她大多数的事情,何妈妈都是知道的.她可不希望有什么事情泄露出去!
    何妈妈跟随董妃多年,自然很明白对方的意思,她跪下身去.重重叩头道:“主子.奴婢不能服侍您了,只盼着您长命百岁.永远安康。”自己的女儿还在董妃的院子里,若是自己说出什么来,只怕她也逃不过惩罚,何妈妈这一辈子为董妃做了很多事情,但这些事情......都是她绝不会说出口的.只是她没想到.今天她要为这些付出代价了!
    何妈妈说完这些.就被人拖了下去,慧娟还要挣扎,却被人堵住了嘴巴,也一并带走了。
    董妃心里五味陈杂,然而燕王却已经唤她了:“董妃!”只听燕王的声气.董妃就心中一凉。
    “你是这两人的主子,我虽然相信你不会做出谋害世子的事,世子也为你百般澄清.可那抢夺灵芝逼死无辜之人的事情.你虽然辩解说不是.但多少总是不能脱了干系!如果你好好看住下人.张家的人也就不会找上门了!”燕王虽然没有声色俱厉.但是话中的意思却是不善。
    “是.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从今往后我一定好好约束下人!”
    燕王很沉默地盯着她.仿佛在想应当怎么处置.屋里没有人再说话.都各自沉默;而董妃没有得到燕王的允许.也不敢起身.只能跪在地上.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最终.燕王冷冷的道:“你回房去禁足一个月.好好的反省自己的错处,日后府里的事情.暂且都交给世子妃吧!”随后.他看了看一屋的人,忽然道:“这院子里的人,还有外面那些看热闹的的下人都给打发掉.处理的干干净净一一如果有什么风声传了出去.决不轻饶!”
    这是要开杀戒吗?欧阳暖不着痕迹地盯着肖重华看.肖重华笑了.淡淡道:“父王.此事不宜大动干戈.依我看,我们府中一些老实可靠的人.还是请大嫂挑着留下来,但是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能说的.什么是不能说的;其余的人你挑一些打发到远远的庄子上去 确保今天发生的事情,不会有一丝半点传出去就是了。”
    燕王听到这里立刻明白了肖重华的意思:若是为了封口杀了太多人,难免会引人疑窦.不如全都把人打发到燕王府的庄子上去.他们既不会将此事传出去.也保住了性命.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也是一个很仁慈的法子。燕王看了一眼肖重华,心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慈手软了.随即听到欧阳暖笑道:“王爷,您说这个法子好不好?”她微笑着,眼睛带着一丝温暖.这样问道。
    燕王发现.对着这样一张脸.很难说出一个不字.他叹了一口气,道:“就这样吧。”
    碰到这样的事情.大家都没有了继续说话的心情,燕王第一个走了,董妃冷冰冰的甩袖回房。走过欧阳暖身边的时候.董妃看了欧阳暖一眼,表情倒是淡淡的,并没有大悲大怒的样子,唯有眉头似是不经意微微一跳。眸子里覆盖的薄冰轻轻晃动,只一眼便犹如千里冰”,那种椎枯拉朽的寒冷,令得人心里微微异动。欧阳暖却是微微一笑.很是恭敬的模样。
    董妃突然明白了.正是这份恭敬和柔顺,一点一点把她的对手送上了西天。果然是个可怕的丫头.她心中想着.快步带着自己的人走了出去。
    欧阳暖早已预料到董妃的态度,也不以为意.转过头来,肖重君的眼神像把冰刀子似的.直直看向欧阳暖,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只是抿了抿嘴。
    孙柔宁全都看在眼里,朝欧阳暖笑道:“弟妹,我送你们出去。”
    肖重君看向孙柔宁的眼神,近乎恶毒。孙柔宁却眼神冰冷地直视对方.都到这步田地了,实在没必要再作那些虚假的掩饰.况且燕王和董妃也都不在.所以她转过脸.便挽着欧阳暖出了门。
    出了院子,肖重华看着她们二人.笑道:“既然没别的事,我就回军营去了。”
    欧阳暖点点头,目送他离去,随后便听见孙柔宁嗤笑道:“感情这位是来给你撑场子的?”
    欧阳暖莫名地脸红了:“大嫂说的是什么话?”
    “他是怕你吃亏吧。”孙柔宁笑了笑,似羡慕似嫉妒地叹口气,”今天这件事,和你有关系吗?”
    两人这时候已经走出了很远,身旁除了欧阳暖的心腹并没有其他人.然而欧阳暖也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孙柔宁见欧阳暖目光朦朦.唇边含着满满的笑.似望着她.又似没有望着她.心中顿时就明白了,道:“你怎么不等他喝下去再说!那样不是更好!”
欧阳暖忍不住笑了,随即道:“他毕竟是重华的大哥.若我真的用这样狠辣的手段.岂不是叫他伤心?也无端端坏了我们夫妻的情分,不值当的。   
孙柔宁却觉得很可惜:“我倒是很想做个寡妇的.可董妃和肖重君一直都防备着我.生怕我下毒一样.哼,还不是百密一疏?”不过.她的脑海里随即想起,董妃离开时候的表情,心中还真有些惶恐,“咱们得罪了她,以后还是要小心些。“
    欧阳暖笑了:“大嫂,以前咱们不够小心吗?她不是一样千方百计陷害我.既然如此,何妨斗到底?”
孙柔宁一愣.顿时有些语塞:“可我每次看到她.总觉得心里很恐惧。   
欧阳暖笑了:“这十几年来,我只学会了一个求生的技能,就是谋算人心以及争斗竞逐.我是不会输的.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孙柔宁看着这样的自信的欧阳暖,不由自主感到一种臣服.慢慢道:“我相信你。”
    送了欧阳暖一直送到门口.孙柔宁都不肯走.欧阳暖奇怪道:“哪儿有这么送客的?”
    孙柔宁撇撇嘴:“我才不要回去看他的臭脸.保不定怎么折腾我呢!”话是这么说.语气里却没多少恐惧的模样。欧阳暖笑了笑.近一个月来,肖重君的病情因为天气时而反复.只怕没有折腾孙柔宁的力气,但是今天却不同.明显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孙柔宁现在回去.少说要被修理一顿.不由笑道:“那就在我院子里呆一会儿吧。”
    孙柔宁便也笑道:“好。”说着吩咐丫头回去取针线来,“你不是会双面绣吗,也教教我吧。”
    欧阳暖点点头.便让人在廊下摆了桌椅.和孙柔宁坐在走廊下.一边晒太阳一边说话。不多时,孙柔宁的丫头匆匆而来.手里一块密绣如意的帕子,上面的牡丹花绣了一半儿,孙柔宁道:“你看反面。”
    欧阳暖将帕子翻过来,却看到背面的绣线乱成一团。孙柔宁颇有点不好意思,一双杏核眼熠熠生辉,不经意时却总是带着一点稚气:“你帮我看看!我绣了好几块.这个可是最好的一个了。”
    话是这么说,可她的手攥着那反面被绣的歪歪扭扭的牡丹帕子.倒似宝贝一样的。以今时今日她的地位,只要开一声。什么样的得不来.偏要自己歪歪扭扭的缝出来.必然是要送给贺兰图的。欧阳暖心里不知为何忽悠悠一沉.这两个人明明相爱.却注定了一辈子不能在一起.就算是肖重君死了.孙柔宁也永远都是他的妻子,这一点绝对不会改变,贺兰图的身份更是不能在朝上立足.这两个人,如何能在一起呢?孙柔宁这样对他念念不忘,真的很可怜。她笑道:“这里要拆掉,我们重新来过。”
    欧阳暖垂着头.将帕子翻过来给孙柔宁.指着其中的一各线道:“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错了。“说话的时候,她细密的刘海曳出一点阴影挡住眼睫.睫梢却是烁着盛极的日色。手中的红色绣线只是一股.袅袅如一缕淡薄的烟.灵活地穿梭于指间。
    “你的手真巧啊。“
    欧阳暖笑了笑.也不多言.就在走廊下指点了孙柔宁一个下午.不知不觉的到了天黑,孙柔宁用了晚膳.磨磨蹭蹭地也就不得不回去了。
    晚上.肖重华刚一进门.欧阳暖就迎了上来,很殷勤地替他解了外袍,还问道:“用了晚膳没有?”
    肖重华一怔,随即失笑:“看你的这个模样.可见下午真的是你在其中弄鬼了。”
    “哪里话。“欧阳暖甜甜一笑.“夫君大人还在.我怎么敢在你眼皮子底下装神弄鬼。”那样的笑容,还梢带着一丝顽皮,眼睛潦黑,仿佛是无底的深渊,将人硬生生给吸了进去。千金难换美人一笑.肖重华一直听人这样说.却觉得很可笑.可今天.却是他第一次真正这么认为。欧阳暖还是望着他.伸手指了指桌子.“不用些饭吗?”肖重华挑眉,欧阳暖很快斟满两小、杯酒.一杯递给他.一杯自己拿着,肖重华喝完自己的酒.拂袖一甩.便将两只杯子都准确无误地扫到了桌上。他微微一笑.瞬间欺近欧阳暖的身子.柔软的双唇覆上她的嘴,雕琢品味。耳中弥漫着压抑的喘息声,仿佛水中荡开的涟漪.一波一波地侵袭着大脑,让人麻木迷醉。咫尺之间,只听到他笑道:“想要这样蒙混过关?我不是说过.做什么之前都要跟我商量吗?怎么全忘光了。”
    这不是……没来得及吗?时机稍纵即逝.怎么能先去军营和你商量?还不如先设个套子给董妃比较快吧。欧阳暖在心里情悄说道。
    当然.今天这件事情做的确实比较冒险.她也没有十足把握.所以就算和肖重华商量,万一他不同意呢?毕竟这其中还牵扯到他的兄长呢.反正她只是送份礼给董妃.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阴谋,这也要汇报吗?可是吧,她有一点点心虚。
    当然,肖重华是很了解自己这位心黑手狠的小妻子的.她若是心虚.也真的只有一点点而已。没等欧阳暖开口.肖重华逐渐加深这个吻.尝尽她每一处柔软.冰冷的指尖在她身上摩擦巡回,一处如冰.一处如火,唇上是那灼热得炙人的缠绵深吻。欧阳暖就忘了刚才想要辩解的话.脑中一片空白.被他引进无边无际的混沌中,铺天盖地.措手不及。瞬间回过神,恍然发觉自己的衣裳不知何时已被解开.飘然跌落地面.只有那一件绯色的肚兜半垂半落地挂在身体上.引人遐想。
    夜,越来越深。欧阳暖醒来的时候.习惯性地撑起身子.可还不等她坐起.就发现自己裸着身子,还有一条坚实的臂膀揽在她腰身处。她怔了怔.昨晚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进脑袋,脸色微微一红.侧过脑袋凝视睡在身旁的男人。柔顺光滑的的黑色长发.睡脸不见往日里的冷漠.睫毛微微上翘.唇畔柔嫩。仿佛无忧无虑.什么烦恼也没有。
仿佛觉得很奇怪,欧阳暖怔怔地望着他,清风从院子里拂来,带来了阵阵清香.窗帘飘扬.也惹得肖重华的几根发丝垂落面颊.轻飘飘的,拂过心头的一阵瘙痒。欧阳暖几乎无意识地去撩开那几根头发.可也才一靠近.就被人给抓住了。迎上那双如漩涡般的黑眸,欧阳暖一愣.他醒了?肖重华拽住她的手腕,拉近她的手放在唇边,黑眸微微带笑,道.“这样就算你过关了。”以身相许还不够?欧阳暖的身体用被褥半掩着.墨黑的发丝更衬地她肤色白哲.俏生生的脸庞含着笑意,“我可没有做错事哦。”“你还不够黑。“肖重华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厚实的大掌抚在她脸庞,在她的俏鼻上轻咬一口.说话的。吻有些无奈,“她的段数太高,跟她相比,你不过是只小狐狸,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不要命。“欧阳暖因昨晚而略微松弛的神经立刻敏感起来.表面不动声色.笑眯眯地问.“你怕我斗不过她吗?”“傻丫头。“肖重华笑道.“若是她的把柄那么好抓.她还能平安坐在那个位置上这么多年吗?今天能若是先告诉我.说不准这一拳能打得更重。”   
告诉你就来不及了,欧阳暖心道。下手就是要快、狠、准,磨磨蹭蹭.婆婆妈妈.这样的好机会可是稍纵即逝的。她眸中的幽光一闪而逝.“今天我不是一样成功了吗?”
    肖重华点了点她的鼻子,领首,“那是因为她没有防备,在她心里,你只不过是翻不起风浪的小丫头.想想看.你才多大,她怎么会想到你已经是个成精的小狐狸了呢?被你咬一口,也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
    欧阳暖认真地听着,眨了眨眼,“你好像比我还厌恶她。”“不过是表面上过得去。”肖重华微微一笑.他搂紧了欧阳暖,轻声道.“当年,我随着父王上战场,立刻引来众人注目。一时间.父王的依赖,大臣的支持.世人的赞誉排山倒海地涌到我面前.那个时候.我曾经天真的以为自己会一帆风顺。可是后来我发现.这种风光对没有斗争经验只懂得向前冲的少年来说,简直就是催命符。也多亏了她的一次次设计.让我明白.光是风光.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就是死路一条.不想死就只有活下去.想活下去就只有斗争。我若死了.别人也不会为我伤心,最多给我建个漂亮点的坟墓.或者再假惺惺地流几滴眼泪.所以我非得活着不可。”
    “这么说,你早已知道她的用心险恶?”欧阳暖问道。
    “只有我自己知道,而且也只是怀疑,这么多年,我都没有找到实质性的证据。”肖重华回答。欧阳暖似笑非笑地撇了撇嘴.“可见,后院女人的阴谋诡计,男人还是不在行。“肖重华目光温柔.温柔地可以滴出水来。他捏了捏她的脸蛋.貌似不高兴道.“傻丫头.我一年有大半年都不在家.察觉了又能如何?只要她不伤害父王,不伤害大哥.不触及我的底线.不理睬也就罢了。“欧阳暖想了想,慢慢道:“没有什么阴谋是无懈可击的,总有一天,她的真面目会暴露出来。”
    更多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不断更新中,请持续关注www.uxier.com/
上一章节:163章
下一章节:165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