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3    作者:秦简

    二月初三。皇帝寿诞。

    从腊月开始。太子亲自在崇正殿内忙了一月有余。总算把一切安排停当。
    欧阳爵和嫣然郡主。像是一对金童玉女。齐步向前。手中各执一柄鲜红的珊瑚如意。跪进皇帝。难得这一对如意大孝形状、颜色都很相近。在洁白的长丝穗的映衬下,更显得红似云霞。玲珑可爱。
    皇帝笑了笑。显然对这一对新人很是满意。
    欧阳暖坐在位置上。笑着看向这一幕。旁边的林元馨笑道:“怎么,对这个弟媳另眼看待了?”
    欧阳暖笑了笑。没有回答。欧阳爵的婚姻。只要他自己满意就好。如今看他气色很好。看向肖嫣然的目光也隐隐透出一种浅淡的温柔,这说明,这桩婚事。他是心情愉悦的。其实。从肖嫣然穿着嫁衣走进欧阳府。欧阳暖便有一种预感。她是一定会嫁给欧阳爵的。
    “你总是全心全意为了爵儿。现在他也长大了。如今你的心思也该放下许多。”林元馨道。
    欧阳暖点点头。道:“的确如此。我现在吃得好睡的香。丢了爵儿这个小包袱。心情正是愉悦的很。”
    林元馨用手指戳了她的面颊一下:“你就嘴硬吧。”
    失落么。倒是有一点的,毕竟从小照顾到大的弟弟就这么让给别人了,心里总会有些难受,不如……她相信,肖嫣然能够用生命去爱爵儿。她一定会让他幸福开心的。相比之下。她的这点小伤心。也就不算什么了。
    欧阳暖正要说话,却突然愣住,她低头一看,一个小男孩扑倒在她身上,他衣饰精致。藕一般短臂上还带着金镯子,笑嘻嘻的十分讨喜。正仰着小脑袋看着她。
    “抱抱。”小人儿扯着她的衣角。圆圆的眼睛满是亲近之色。
    林元馨瞥了一眼。旁边的乳母立刻抱起他:“小殿下。不要闹”
    盛儿却不甘心,小手推着她。口里嚷嚷。“姨娘抱,姨娘漂亮。”童稚的话语令欧阳暖忍俊不禁。盛儿小胳膊乱挥,扑着要过去。
    林元馨笑道:“瞧瞧这个小家伙。小小年纪已喜好亲近美女。当真是不知随了谁。这里这么多客人,真是胡闹得很,还不快抱下去。”
    乳娘正要抱着盛儿离开口结果他涨得小脸通红。乳娘抱着轻哄。怎么也止不住盛儿。他眨巴眨巴眼睛。泪珠子就掉了下来。
    原本在这样的宴会上,的确是不适合抱孩子。别人看着也很失礼,可欧阳暖终忍不住。将盛儿接了过去:“别哭了。”她温柔地拍拍他的背,小人儿转瞬破涕为笑。变化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盛儿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努力伸着手要摸欧阳暖的脸,探进她脖颈磨蹭。似嗅到了什么。“姨娘香。”确定了事实,他努力直起来嘟着嘴扑近。眼看要贴上粉颊。欧阳暖纤手微动。怀里的重量忽然被一旁观望的人拎开。
    偷香未遂的孩子傻兮兮的悬在空中许久,才意识到自已又被拖离了软玉温香的怀里。再次大哭。
    肖重华拎着盛儿看了一会儿。将他丢给旁边的乳母:“带下去吧”!
    盛儿不情不愿地被强行抱走。趴在乳母的肩头。依依不舍地和欧阳暖摇手。
    欧阳暖抬起眼睛看向肖重华。对方挑眉:“马上表演就要开始了。宴会结束后等我一起走。”
    表演要开始了你还跑到女眷这里来做什么,没看到很多人侧目吗?欧阳暖失笑,肖重华就像是为了说这一句话特意过来的,说完了便向林元馨略一点头。快步走回自己的席位去了。
    林元馨叹了口气,道:“你家明郡王。行事越发古怪。叫人捉摸不透啊。”
    欧阳暖的脸色莫名红了红。好在现在已经是晚上。看不见她脸上的红晕。
    台上的嫣然郡主回到欧阳暖身旁坐下。她选择靠着欧阳暖坐。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纵然那边的楚王妃感到心中失落,毕竟是嫁出去的女儿。却也无可奈何。
    周围与嫣然交好的小姐们开始追问肖嫣然的新婚生活。七嘴八舌的调侃令美丽的少女晕红了颊。娇嗔的打断。“各位姐姐怎么说着说着就不正经了,净拿嫣然取笑,难不成是要欺负我不成?”
    “谁敢欺负嫣然郡主,怕只有对面你的姑爷啦”,手帕交的姐妹戏言调笑。
    “说的哪里话,欧阳家也是高门,欧阳公子又知礼谦让,怕是嫣然压着人家也说不定”闲闲的戏语指名道姓。点破了隐秘的心思。
再说笑。仔细我撕你的嘴。”嫣然羞恼的掐过去,众女争相躲让,笑闹成一团。“哎呀哎呀。再不敢了。”出言的女郎笑避。
    “好妹妹,你这擒拿手该对付的夫君才是,怎么倒来针对我了”。说着爆起了一阵娇笑。引得旁边的人纷纷望过来。
    欧阳暖只笑着听她们说话。眼角眉梢仿佛也感染了肖嫣然身上的活力。带了一丝浅淡的开怀。
    就在这时候。肖衍站起来道:“父皇。我持意为您准备了乐舞。是不是现在观赏?”
    肖钦武难得的满面红光,对着肖衍点了点头。
    就在此刻。如梦幻般。安排在宫墙四周的焰火忽然点燃。整个天空完全充满了神奇的、徇丽的、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明亮彩色。乐声响起。鱼龙百戏开始表演。在摇曳高舞的鱼龙队伍引导下,各种各样的新奇杂耍,徘优、诛儒、山丰、拔井、种瓜、杀马、剥驴等。千奇百怪。炫人眼目。陆续杂沓而来。飞跃于夜空中的烟花砰砰地爆闪着。从一个图案幻化出另外新的图案。而本来还沉浸在暗影中的地面。全部亮如白昼。杂耍百戏队伍跳跃欢舞。须臾之间。消失在大殿后面。完全给人如梦似幻的感觉。
    这不过是为皇帝寿宴准备的前戏。还未等观者喘息过来。忽然殿庭内集水满衢。琶毫龟鳌,水人虫鱼。在冬天的夜晚,非常骇异地出现在陆地上。那些戏子们的服装上都绑有内部安置蜡烛的微细灯笼。活灵活现,怪模怪样。十分逼真,未等人们赞叹出声。一条硕大的鱼凭空出现。从鱼嘴内喷出数丈高的水柱。在天上焰火的映衬下。怪异无比。不少胆小的人。惊呼后退。倏忽之间,鱼化成黄龙。长七八丈。耸踊徜徉,昂首摇尾。口吐火舌。
    欧阳暖看向天空。焰火不停地放。
    不知什么时候,在庭院中竖起了两根大柱,红绳系于两柱间。相去十丈。两个少年。以让人眼晕的速度攀爬升上柱子顶部。在距离地面十多丈高度的绳子上面对舞盘旋。打着筋斗。互相从对方头顶跃过。而后。他们时而后退。时而向前。相逢切肩而过。腾挪换易。歌舞不缀。所有参加舞乐的伎人,都衣锦绣彩。灯光照耀下,他们的服装千奇百怪。五光十色,让人眼花缭乱。乐人们手中拿着千奇百怪的各种乐器在演奏者。每个人。都是绕一装束,身穿绯底白点的袍裤。头上裁金丝合欢绣帽。喜气洋洋的模样。
    万众瞩目中。欧阳暖却轻轻叹息了一声:“这场宴会。只怕要花费不少”
    林元馨的冷笑在这巨大的乐曲中根本听不分明:“这次焰火、百戏的表演费用。足足五百万两银子!”
    五百万两。当真是好大的手笔,欧阳暖的唇畔拂过一丝讶然。
    观此胜景,微醺中的肖钦武啧啧生叹。他举杯畅饮,赞赏地道:“衍儿,你做得很好!”
    他略微有些气喘。饮酒加上微寒。他有气疾发作的迹象。肖衍赶忙过去,给他披上黑貉皮的披风。然后他的目光随意地抬起。却看到了欧阳暖。随即。向她淡淡的一笑。
    欧阳暖说不清。那笑容中分明是有些什么的。可是隔的太远,等她再看的时候。肖衍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
    就在此时。乐器和烟花以及百戏全都停了,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欧阳暖转头。向台上望去。
    旁边的人们微微讶然:“怎么了?”
    林元馨才要说话。欧阳暖隐隐听得悠扬清淡的丝竹之声徐徐奏起。在此刻的静谧中显得格外分明。
    空中不知何时。吹来了无数的美丽碎片。片片都是晶莹美丽的。就在众人迷惑的时候。有一女子着白色的轻绢衣裙翩然而出。笼着粉色攒金银丝线绣的重重莲瓣玉绫罩纱。如烟霎一般。裙摇缀有无数流光溢彩的细碎晶石。光辉璀璨。她满头青丝梳得如黑油油的鸟云,两鬓长发微垂。轻轻如柳技,随风轻动,并且还用飞金巧贴带着翠梅花铀儿,周围金累丝管,自发髻后整齐佩入。珠钗上晶莹流苏半堕。微微摇晃。
    随着乐声,她轻轻起舞。
    那美丽的女子。每一次舞动间。天空中就有晶莹的碎片纷纷扬扬拂过她的云鬓青丝。落上她的衣袖与裙摆。又随着奏乐旋律飞扬而起。漫成芳香的云,仿佛红花与白雪都是出自她的呵气如云,寒夜里,更显轻薄罗衣下纤纤娇躯散发出的独特魅力。叫人心动。
    众人看得又惊又愕。几乎痴了目光。
    因为是夜晚。空气渐渐地更加寒冷。尤其这次的宴会还在殿外露天举办。一阵风吹来。欧阳暖只觉得身上发寒。不由缩了缩身休。一旁立刻有一件披风落到了她的身上,欧阳暖一愣。红玉低声道:“郡王送来的。”
    欧阳暖的眼睛不由越过重重人群,看到对面的席上,肖重华正向她这边看过来,表情看不清楚。那一双眼睛却漆黑的叫人心悸。那边的美人舞的正热闹。他却浑然没在意。只盯着欧阳暖,目中颇有贵怪之意。欧阳暖叹了口气。她也没想到宴会竟然在露天举办呀。哪里会准备的这样充分。
    旁边的林元馨哪里想到他们夫妻两人的目光交流。由衷道:“这舞。便是当年的蓉郡主也是比不上的。”
    欧阳暖看了那舞蹈一眼,却还是觉得肖重华灼热的目光盯着自己,不由脸上一热。转开脸。对林元馨道:“这女子是什么人?”
    “是——。林元馨还没有说话。那美丽的女子已经停了舞蹈,走上台阶来。柔声道:“高昌国慕红雪。拜见陛下。祝愿陛下万寿无疆。”
    因为距离近了。欧阳暖第一次看清她的样子。只觉得第一眼见到她。几乎连呼吸都因为她的出现而微微凝滞了。这女子的确是美丽。却不是世俗里的污浊烟尘,而是像山风过处。晓雾初起的那种烟霞四散的迷蒙。她静静伫立在众人面前。只隐隐约约见脖颈如同白雪一样的肌肤。让人几欲伸手去抚上一抚。光线的反射下。可以看见她脸颊上细密如五月最新鲜的水蜜桃般的细细绒毛,左眼下的一颗泪痣在烛火下摇摇欲坠,使她带了一点点动如脱免的温柔。
    旁边的名门贵妇们开始议论纷纷:“真漂亮啊!”
    “难怪说是天下第一美人。你看看那吹弹可破的肌肤。简直比得上天上的仙女呢!”
    “比蓉郡主跳的都要好呢!是啊,长得也更美!简直是把京都双璧都压下去了呢!”
    这些断断续续的话不断传入欧阳暖耳中,林元馨却笑了:“这位香雪公主的相貌。与蓉郡主也就在伯仲之间。她们还真是夸张!”
    “不过。这位香雪公主的容貌要远胜于我。”欧阳暖笑着道。她很明白,自己的容貌比之蓉郡主要略逊一筹,更加不能和这位香雪公主相比。却不知道为何众人非要将她们三人放在一起比较。
    蓉郡主的目光紧紧盯住台阶上的如玉美人,心中酸涩难忍。她不由自主地向欧阳暖望去,却看到欧阳暖正笑着和林元馨说话,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众人的议论一样。
    男宾那边,显然也早已炸开了锅。
    “那位就是高昌国的公主吗。是那个天下第一美人?”
    “真是国色天香,我还以为蓉郡主就已经是美绝天下了。谁知天底下还有这样的美人儿?简直像是玉雕琢的一般呢!”
    “看她年纪。好像比永安郡主年纪大些吧?怎么还没有出嫁呢?”
    “是啊,香雪公主今年是十七岁,比永安郡主要大两岁呢。是因为高昌国的皇后去世。所以要守孝三年吧。”
    允郡王肖清寒向来喜欢美人。当初对欧阳暖很是爱慕。谁知却娶了朱凝碧那么一个小夜叉,正是被管得死死的。平日里连欣赏美人的机会都没有,连房里的两个侍妾在朱凝碧进门的一个月也被她打发了。如今一看到这个高昌国的公主也不由得怔住了。
    蜀王家的永郡王肖月明拿他取笑:“怎么样,这才是国色天香吧。比你的仙女如何?”
    京都里谁都知道,肖清寒最仰慕的就是欧阳暖,还曾经试图半夜去爬自己家的围墙。想要偷偷溜出去看欧阳暖。结果失败后被关了一段日子。直到成婚了还是对人家永安郡主念念不忘的。这时候不由得拿他开心。
    肖清寒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很是不屑地道:“各有千秋罢了,我还是更喜欢请丽脱俗的永安郡主!”
    旁边的人捅了一下肖清寒。示意他不要。没遮拦。明郡王向这边看过来了。
    “既然是美人。说说有何不可。”肖清冷寒毫不在意。”佳人难得。既然他得了永安。还不兴让我看看!”
    肖重华当然听到了这边的议论。他却抬起头看向对面的欧阳暖。而这个时候欧阳暖的眼睛却看在众人的那个焦点一一香雪公主的身上。肖重华看着欧阳暖。她却汗然不觉。长长的睫毛闪动。认真的盯着慕红雪。单手支着领,看起来纤弱可爱,肖重华不由就笑了。
    他知道。她心里是不会嫉妒的,她仿佛。并不是很在意容貌。而肖重华自己。也是如此。见多了美人。便也觉得很麻木了。再美丽的容貌也都会枯萎的,又何必在意呢?所以,他没有注意到周围的骚动,只是觉得今晚的欧阳暖似乎很开心。她的笑容像一道灿烂璀璨的光,耀亮了这个大殿。也耀亮了他的心魂。让他的呼吸。随着她的一言一行、一辇一笑跳动起伏。
    一名高大的男子在此刻站到了香雪公主的身边。那名男子拥有强健壮硕的休格,毫无赘肉的线条,厚实债起的筋骨。宛如一只完美的雄狮,在绚烂的烛光下。毫不保留地展现出力度与美感。他的轮廓有棱有角。五官深邃。异常英武。即有着神勇莽猛的气概。又带着王族子弟独特的尊贵气质。这个男人和大历惯常的美男子不同。他的身上有一种野性的美。阳刚的美。狂悍的美。即便隔得远远的。欧阳暖也能察觉到他身上有一种逼人的气势与魁伟。
    他扬声道 “高昌国慕轩辕参见陛下。祝您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不等欧阳暖问。旁边早有女子议论道:“这人是谁?”
    “是高昌国的九皇子。听说这个人很可怕呢,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皇子!
    “他和香雪公主是同胞兄妹吗。怎么一点都不像呢!”
    “不,不是同胞呢!香雪公主是皇后生的,听说慕轩辕是高昌国皇帝寻回家的私生子!”
    “啊,不会吧,竟然是私生子。这是皇家的丑闻啊!”
    “高昌国的皇帝好像跑到大历朝微服私访的时候。和我朝的一个女子生了他。谁知这女子竟然后来生下了一个儿子。听说呀。过了没多久这女子就死了。这孩子也就流落到民间。说是几年前才寻到了这个皇子呢!”
    “你看他的气势就很吓人!不过,长得也很俊!”
    “是啊。看起来好强悍!”
    眼前这个男人,并不符合大历朝女人的审美观。但还是让一众贵妇们看得愣住了。他的身上并无大历贵族身上的文推之气。一看就知道很凶悍。可正是这种凶悍的美,让人觉得有一种被征服的错觉。
    欧阳暖点了点头。对林元馨道:“看来这高昌国盛产美人啊”
    林元馨笑着解释道:“是。高昌国的俊男美女特别多。国中的男子大多高鼻深目、身形高大,这位九皇子。被誉为高昌国第一美男子呢!”
第一么?”欧阳暖笑了笑。她还是比较欣赏肖重华那种俊美。对这种看起来就很可怕的男人 ……不太喜欢。
    林元馨显然也是这样想。下一句话就是:“不过。还是你的明郡王更俊美些,文武兼备。比这样的蛮人要好上许多。”
    欧阳暖听着这些无关紧要的八卦消息。不由笑了。
    肖钦武显然很高兴高昌国九皇子和香雪公主的到来,给了他们两人特设了位置。就紧紧挨着肖衍的旁边。欧阳暖看着这一幕。微微扬起了眉头。看皇帝的意思。这是真的想让香雪公主成为太子妃吗?她下意识地看了旁边的林元馨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已经听到林元馨说道:”很多事情。是避免不了的,既然避免不了。还不如笑着去面对它。”
    欧阳暖点点头。深以为然。与其担心香雪公主会成为竞争对手。还不如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横竖再过一个月表姐就要生产。到时候若是再生下一个儿子。那么任由谁来,都不能动摇她的地位!
    而台上的香雪公主正在对自己的兄长说道:“九哥。这里的人都盯着我看呢!”
    慕轩辕笑道:“那是因为香雪你是我们高昌的第一美人。他们才都盯着你看”。
    “才不是,你刚才走上来的时候没看到吗?那边坐着两个年轻的女子,其中一个美得叫人目不转睛,艳丽得不得了,而另一个,面容就像是我们高昌的诗歌里面说的月亮一样皎洁呢!”
    慕轩辕顺势看向妹妹所说的那个月亮。只看了一眼,他浑身都僵住了!是她。竟然是她。是他心心念念不能忘怀的恩人!
    慕香雪吃惊地看着慕轩辕。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怎么眼睛一下子发直,好像见了鬼一样,就算看到漂亮的女子。也不至于露出这样的表情吧?!她悄悄扯了一下他的袖子:”九哥,太子在向你敬酒呢!”
    慕轩辕恍惚的收回眼神。看向对面的肖衍。果然见到他向自己举起了杯子。慕轩辕立刻举杯,满满地干了这一杯酒。
    慕香雪轻声地道:“九哥。你怎么了。你为什么总是盯着那个女子看?你认识她吗?”
    慕轩辕正在强迫自己从对方的身上收回眼神,可是他却觉得,从她身上把眼睛移开是多么的困难。她坐在那里也好像会发光。她的脸庞比其她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亮。让你除了她。什么也不想看。什么也看不到。可他真的不能再看她了,她也许已经注意到了。
    不,她也许已经把自己忘记了吧,这是一定的。那时候他还没有认祖归宗。只是一个四处流浪的乞丐。受了她一点恩惠从此就再也没有忘记过她的脸。虽然她当时在马车里没有现身。可他却在丰帘掀起的瞬间看到了她的脸,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可他绝不会忘记的。一定就是她!他甚至能记得她那只美丽的手上月牙一般的指甲。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自己的恩人的!他突然想要走到她面前去。问问她是不是还记得当初受过她恩惠的小乞丐?尽管他和当年的模样已经是有了天壤之别。可他还是寄希望于,她能认得他!
    可是。慕轩辕的这个想法没能实现。因为他一直被大历的贵族们争相灌酒。直到他看见欧阳暖起身离席。马上就要走的时候。他佯装喝醉了要出去如厕。趁着旁人不注意。悄悄甩掉了送他去如厕的太监,跟在了欧阳暖的身后。
    慕轩辕的心隐隐激动不已。他这次主动请缨来大历。就是为了寻找这位恩人,一别数年。端庄娴推的女孩已有了成熟的妩媚。秀眉凤目,唇若红菱,玲珑有致的身段高挑动人,行止自有无限风情。
    就在他想要出声拦住她的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前方!他的脚步陡然止住。下意识地藏到了一旁的假山后。
    “觉得里面太闷了?”肖重华微笑着看向欧阳暖。
    “还好。只是敬酒的人太多。头有点晕。”欧阳暖笑道。身后的红玉立刻推开了一步,不打扰自己的主子。
    “是不是喝多了?”肖重华自然地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宫里的酒有些入。香甜绵软,后劲十足。不小心很容易喝醉。你别逞强。要是不想喝就全推了。”
    欧阳暖坐在一旁凉亭里的石凳上。摇了摇头:“不过喝了一两杯而已。难道我的酒量这样差吗?”
    “什么一两杯,还要骗我。我亲眼看你帮着林妃挡了四杯酒。”肖重华的语气里带了一丝笑意。
    欧阳暖一怔。随即道:“你老盯着我干什么”,
    “不盯着你的话。肯定又不知道要怎么胡来了!”肖重华一时很想在她身上磨磨牙。“不是我让人在酒里兑了水。你现在早就站不起来了。”
    “你真是爱操心。”欧阳暖忽然发觉斗嘴意气的滑稽之处。俩人同时笑起来。”暖儿 “”嗯?”“咱们早些回去吧。”他的声音低下来。柔如春风。“我想和你两个人单独在一起。”
    月光落在欧阳暖的额角。像踱上了一层白芒。听了肖重华的话。她细嫩的脸上也有了微红。如一只鲜美诱人的春桃。肖重华默默凝视了许久。探手拉住细腕用力一带,纤小的身子跌进胸膛。重重的撞入怀中。欧阳暖有点恼火的抬起头。
    “你干什么。”
    不知从何处吹来一阵风,原本积在村上的雪花纷飞,顿时落满了一身,扬扬洒洒犹如柳絮。欧阳暖忘了生气。愣愣的仰望。黑眸映着一天一地的落英。像蕴着无数星芒。
    “暖儿”。
    肖重华喃喃的叹息响在耳畔。还来不及应答。温热的吻便落了下来。
甘甜的酒气盈散齿间,她的意识有点模糊,不自觉的环住了他的颈。他强势的在唇上辗转,肆意索取着甜美,幽暗的眸子仿佛隐着火。熟悉的气息又莫名的安心。连带着她也热起来。益发昏然。吻越来越深。纤缠难分。呼吸逐渐紊乱。抚在她颈后的手很烫。健臂慢慢收紧。窒息般的贴在一起,忘了世间的一切。直到砰的一声动静划破了静谧。抬眼望去。一个陌生的男子惊愕的看着两人。目瞪。呆的表情。
    欧阳暖这才惊觉这是在皇宫的花园里。一时连忙想要退开口却被肖重华挡在了身前。
    “九皇子有事?”肖重华被打扰了一亲芳译的机会,心情不大好。客套的询问,并无半分窘迫难堪。倒显得对方的惊惶失态有些可笑。
    “你们……你……”慕轩辕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对面的年轻男子。一身锦袍,眉目是从未见过的俊美。偏偏气质沉潜而内敛,如一把利剑被鞘隐去了锋芒。炫目的飞扬转为难以捉摸的扑朔。却更加致命。那双深遂的眸子,在看见他的一瞬垂落下来。覆住了所有的不悦。教人无从窥视。
    这样的场景。如一枚利刺扎入了心底。周围一片沉默。意外的场面措手不及。谁也不知该如何反应。
    慕轩辕没有想到,竟然会撞见这样的场景,身后的太监不知何时寻过来了,一时激动地拉住他的袖子道:“哎呀九皇子,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奴才到处在找您!陛下要寻您说话。快过去吧”,
    慕轩辕猛地一回头。刚才压抑在心头的那种愤怒一下子爆发出来。“松手!”
    太监吓了一大跳。这才发现这位高昌国的九皇子目中射出无限冷光。很是可怕的模样。顿时吓得动了手。跪倒在地道:“是。奴才逾矩,求九皇子恕罪!”
    慕轩辕一甩袖子。怒而离开口
    欧阳暖看着他的身影。突然觉得一种奇怪的念头涌上心头:”这个人一一一一一”
    “怎么了?”肖重华问道。
    欧阳暖对着那背影细细的看了又看。想了再想。黑白分明的眸子抬起,清冷的声音脆而好听。“有点奇怪。”
    一一一一一一题外话一一一一一一
    乞丐哥哥出来了。憋了好久才放出来,唉!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新配角出来啦,后面肯定更精彩,亲们及时收藏www.uxier.com ,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节:164章
下一章节:166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