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5    作者:秦简

    欧阳暖的笑容很温和,眼睛里却闪动着嘲讽的光芒:“心胸狭窄,刻薄自私,愚不可及,这三点是明郡王最讨厌的女子持质,你样样俱全就罢了.还将它毫不吝惜地表现出来,你说,他会爱你吗?”

    陈兰馨先是惊愕.而后恼羞成怒:“别以为你如今是明郡王妃.便有资格对我说教!”

    “我好言相劝.只望你能好自为之。”欧阳暖微微一笑。
    陈兰馨气的面色发白,失声道:“你不过是个四品官的女儿.你真当自己是金枝玉叶不成”
    孙柔宁冷笑一声.道:“女人呀,不仅要出身好,更要嫁得好,你倒是国公府的小姐,可惜那条腰带的事情几乎在京都传遍了.这宴会上谁都有资格嘲笑欧阳可,你又是什么好东西,有什么资格笑话别人,还是回屋自己照照镜子,看看你这张丑态毕露的脸吧!”
    说完.她拉着欧阳暖,笑道:“好端端的出来欣赏月色,却碰到一条疯狗,当真是讨厌,咱们回去吧。”一边说,一边拉着欧阳暖要离去。
陈兰馨最恼怒的就是那条腰带.若非不是腰带被人抢走,她何至于结了这么一门婚事,何至于现在处处矮人家一头,她哪里不如欧阳暖了.偏偏沦落到这个地步,还不是为了那条该死的腰带,若非她不小心向欧阳暖借了马车.怎么会这么惨!都是欧阳暖害的,此时的陈兰馨.浑然忘记自己是主动跑去逼着人家将马车让给她的.在她的心里.只记得别人的错处.而不会反省自己的过失,她越想越是恨,对于踩了自己痛处的孙柔宁几乎是怒火中烧,见她正要与她擦身而过.忽然伸出脚踩住她的裙摆。孙柔宁毫无防备.顿时失了重心.惊呼一声向前倒去。欧阳暖赶忙伸臂搂住她的腰,将她扶住。   
世子妃”,身后的丫头见状都有些慌乱.围了上来。
    欧阳暖将孙柔宁扶着,关切地问道:“还好吗?”
    孙柔宁面色煞白,惊魂未定,但仍是摆了摆手:“没事.我没事......”欧阳暖眼角一瞥.见陈兰馨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冷冷道:“陈兰馨.你这是疯了不成.她可是世子妃,要是有个闪失,你担当得起吗?”
    陈兰馨冷冷一笑,目中有一丝放肆的冷意:“郡王妃.天色太黑,世子妃不过是自己摔了一跤而已,与我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她自己走路不小心也要怪在我头上吗?这是什么话?”
    红玉气愤道:“明明是你踩了我们世子妃的裙摆!”
    陈兰馨扬起眉梢.淡淡道:“哦.天色这么黑.许是你自己看错了吧。你们!”她回头看向周围的丫头们.道:“谁看见我踩了世子妃的,站出来!”
    一片寂静.没有人应答,所有人都低下头去。谁敢管主子们的事呢,谁又敢出来作证.岂不是自己找死吗?
    看到这种情形,欧阳暖并不意外.她勾起唇畔,冷笑道:“这么说,兰馨姐姐是执意不肯道歉了?”
    陈兰馨作势行了半个礼.掩嘴轻笑着,拖长了尾音道:“今日二位来做客.我们招待不周.倒让世子妃受惊了.请多多见谅了。”
    曾经的陈兰馨虽然自私,却还没这么卑鄙.可现在看她的模样.倒像是在女人堆里面被磨掉了原先的那点矜持,变得更加刻薄.欧阳暖扬起眉头.冷冷望着她。
    陈兰馨见她不说话,越发得意,道:“若是没话说.还是请尽早回到宴会上去吧.不然让人家以为明郡王妃心里有鬼.可就不好了。”
    欧阳暖微微举目.正迎上她笑容得意的脸庞.孙柔宁只沉着脸一言不发。欧阳暖突然笑了,随后对孙柔宁道:“咱们走吧!”
    陈兰馨的脸上.笑容更加得意,就在这时候.欧阳暖和孙柔宁已经走到她的身后.欧阳暖目中有微光闪过,随后仿佛脚下一绊,双手用力往前一推。“啊呀”;陈兰馨惊叫一声.便挥入了荷花池中。“救.救命”她狼狈地在池中扑腾挣扎着。“天啊!小姐!”跟着她的那些丫头随即乱成一团,哭天喊地.却无一人下池去救她。
    这么冷的天气.下水的话非得风寒不可.谁肯在这个时候下水救人?况且这水可不深,不过是及腰.但陈兰馨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整个人在水里面折腾了半响.几乎全身都湿透了。
    “走吧。”胸中郁结之气一扫而光.欧阳暖愉悦地挽着孙柔宁的手,迅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暖儿.....”孙柔宁看着她几乎惊呆了.“你怎么......”
    欧阳暖侧头望着她美丽的脸.嘴角轻挑:“天这么黑.她自己不小心掉下了池.这又怪得了谁呢?”
   陈兰馨敢这样胆大妄为,还不是误以为欧阳暖仍旧是以前那个谨慎小心,被人当众羞辱也情愿为了大局忍受的她罢了,然而却没想到,她如今却早已不是过去的她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
    回到席位上.董妃的目光含笑望过来,欧阳暖笑道:“娘娘.这出戏好看吗?”
董妃点点头,道:“戏是很好,戏子更好。”   
欧阳暖微笑着.道:“是,真是一出好戏啊!”   
孙柔宁听着她们说话.脸上的神情除了迷惑还是迷惑,她永远不明白这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就在这时候,她抬起头,却看见香雪公主向这边走过来.顿时吃了一惊。
慕红雪手里端着一杯酒,主动走到欧阳暖身旁,笑道:“明郡王妃.早已听说过你,却一直没有见到面.我对你真是仰慕很久了。”
    欧阳暖一愣,随即看向对方的眼睛.却只见到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她随即笑道:“香雪公主真是太客气了.我只是个普通人.哪里比得上能令天下女子无颜色,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公主呢。”
    若是旁人说这句话.慕红雪一定会以为这是在嫉妒.可是看到欧阳暖的表情,并无一丝一毫的嫉妒之意.反倒全然都是欣赏.慕红雪不由得笑了.就在这位上坐下来.将酒杯捧起来,道:“那我敬你一杯吧。”
    欧阳暖也不推辞,接了这杯酒就一饮而尽。
    喝完了酒,慕红雪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在众目睽睽之下与欧阳暖攀谈起来:“我九哥的母亲,也是大历朝的女子呢。”
欧阳暖的目光投向上座正在与旁人椎杯换盏的九皇子.笑道:“是吗?”
慕红雪点点头.一颗泪痣在脸上摇摇欲坠.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感:“其实我父皇在大历朝游历的时候碰到了九哥的母亲.被她所打动.将她带回了高昌.可因为她出身异族,又是我父皇在青楼里面认识的.别人本来就瞧不起她.所以封妃之后日子也一直不好过.宫里连太后都不待见她.处处为难。这样的情景下,虽然我父皇十分宠爱她.可是她在宫中却是集宠于一身亦是集怨于一身.几乎树敌无数、举步维艰。想来就是因为如此.她索性借着一次围猎的机会离开了宫殿.也彻底离开了我父皇.我父皇为她伤心了好一阵子.一直也没有忘记她,后来更是无意中得知.她是带着身孕离开的。   
见到欧阳暖惊异的神色,慕红雪喃喃道:“人人都说.九哥的母妃有一张像是月亮一样皎洁的脸孔,才能打动我父皇的心,就连我的母后,也总是说,月亮在大历,我一直不相信.可是那天在宴会上见到你.我才觉得,九哥的母妃,应当就是像你一样的气质。”
欧阳暖笑道:“公主过誉了.席上的主人蓉郡主才是大历的第一美人。”
慕红雪微微一笑.道:“我说你是.并非是刻意夸赞.是真的这样认为。”
    旁边的董妃的眼神倏忽一跳.笑道:“香雪公主.你是贵国皇后所出吗?”
    “嗯。”慕红雪的笑容很美丽.随意地点头回答。
董妃招手让慕红雪走近,拉着她的手细细打量着道:“眉眼生得十分相似,就连气质也是一样的,尤其这双眼睛.长得倒和你母后一模一样。”   
欧阳暖微微偏过头,看着董妃柔和的表情.孙柔宁说过,董妃是去过高昌的.莫非她与高昌的皇后是旧识?
    慕红雪微笑,目光温柔:“是,难道您也认识我的母后吗?”
    董妃“哦”了一声.眉目间颇有点欢喜的神色,道:“当然.你母后真的是一位高雅脱俗的女子.是我平生所见。”
    欧阳暖温和的笑容似天边洁白的浮云,“这可真是巧了.董妃娘娘也曾去过高昌吗?”
    董妃叹了一声,露出欣慰的神色.道:”是啊,这也是缘分。”说着关切地对道:“你母后还好么?”
    慕红雪的笑容更清甜,叫人看的几乎舍不得移开眼睛:”是.我母后一切都好,只是这两年身子骨弱.总是要卧病在床。”
    董妃怅怅叹息.片刻道:“是啊.五年前我去的时候.你母后就说自己有咳喘之症,每年冬天与春天交替的时候就会发作.看来这两年是越发重了。
    看董妃的神情.倒像是真的对那位高昌皇后很是关怀.欧阳暖笑道:“原来董妃娘娘早已和高昌国的皇后成了友人啊。”
    董妃的神情越发温和.道:“从前我与王爷一同出使高昌,结果水土不服,在路上病倒了,等到了高昌,几乎是奄奄一息,我自己学的那些医术,到自个儿生病的时候几乎是丝毫排不上用场。”她十分感慨.“后来住进高昌国皇宫.多亏了皇后多番照顾。”说到此间,董妃默默不语,唯有清朗目光深沉邈远.仿佛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欧阳暖听到这里,不知为什么心头却涌上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只是说不清道不明.只觉得从未见过这样的董妃。
    就在这时候.台上的蓉郡主笑道:“这时辰正好.我精心培育了十盆昙花.此刻想必已经盛开.请大家移步.与我一同去看吧。”
    众人听了这句话.纷纷站起来,随着指路的丫头们离去。
    欧阳暖和孙柔宁一边说话一边向前走.所以落在人样的最后边。就在这时候,前面不远出的董妃突然惊呼道:“咦,我的髻子呢?”
    欧阳暖和孙柔宁同时停下脚步.一旁的香雪公主关切地问道:“娘娘,您的髻子丢失了吗?”
    董妃点点头,随即吩咐周围的丫头妈妈们仔细找一找看一看.结果都失望地来回禀,董妃的眉头深深蹙了起来。随即她吩咐一旁的人道,“去仔细找找.还有来时的马车上,也找一找,那管子是陛下御赐之物,丢了不得了。”
    欧阳暖听了这话.站在原地没有动一下.董妃回头道:“暖儿.让你们的丫头也跟着找找吧。”
    这么多人都在.欧阳暖并不能当众拒绝董妃的要求,她看了一眼对方焦急的眉眼.道:“红玉、菖蒲.你们也帮着找一找吧。”
是。”红玉和菖蒲对视一眼,却都只是在原地找寻.并没有离开欧阳暖走到远处去找的意思。
    反倒是香雪公主.很是相信董妃的话,将身边的丫头妈妈们全都驱散出去找,身边只留下两个丫头,董妃额头上隐隐有一丝冷汗,道:“若是丢了可怎么好呢?”
    一旁的丫头道:“娘娘,会不会是落在来时的花园里了,您当时还说梅花开得好,在梅林那边呆了好一会儿呢!”
    董妃皱起眉头.道:“难道真的落在那儿了?”
    香雪公主关切地抓住她的手.道:“不用担心的娘娘.这样.我也去梅林那边看一看吧,说不准就落在那儿了。”
    董妃似乎大为惊讶.看了欧阳暖一眼.才对慕红雪道:“公主.怎么敢麻烦您?这天色都黑了,若是不小心摔一跤可怎么好?”
    慕红雪道:“没关系的,您与我的母后相识.对我又这样好.我为您做点事情也是应当的。”
    董妃看到她.目中很是感动.道:“公主是客人都这样关怀,真的让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去啊。”
    说着,她看了欧阳暖和孙柔宁一眼,仿佛在谴贵她们的无动于衷。
    欧阳暖微微一笑.当做没有看见的样子.董妃不由得暗暗咬牙.又说了几句.终究挡不住香雪公主的好意,目送她带着丫头离开了。
    “我们就站在这里等一会儿吧 ,.很显然,董妃丢了髻子,没了再去看昙花的心情了。
    欧阳暖看着她的表情.第一次觉得.仿佛不是作伪.那髻子也许是真的丢了.她偏头对旁边的孙柔宁道:“董妃娘娘的髻子什么样?”
    孙柔宁迟疑片刻.回忆道:“是不是那个镶嵌着八颗红宝石的?似乎是先帝御赐.董妃娘娘很爱惜的,平日里都戴在头上的。”
欧阳暖看了一眼董妃空空如也的左鬓,点了点头,看来是真有其事了。想到这里,她对已经回到自己身旁的红玉和菖蒲道:“都仔细找了吗?”   
红玉回答道:“是.奴婢们这一带都仔细找过了,真的没有。”
    董妃的脸色越发沉下来了,如今的希望就在香雪公主的身上了。
    可是足足半个时辰过去,都没有香雪公主的踪影,原先跟在她身边的丫头们都回来了,仍旧是看不见她回来.甚至于跟着她离开的两个丫头也都不见了.董妃的面色焦急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关于这一点.欧阳暖也很奇怪,刚才她们过来的时候看见过那片梅林.就在这里过去不远.怎么会到现在都不回来呢?
    董妃身旁的丫头也很紧张:“娘娘,现在天色这么黑.要不要奴婢们去找找?”
    董妃点点头.脸上流露出一丝焦躁.“快去吧。”
    欧阳暖看着黑沉沉的天色.不知为什么涌起了一阵不安.她总觉得很多事情发生的太凑巧.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可她能够肯定的.就是香雪公主千万不能有什么事.若她有事.一定会影响高昌和大历的关系,甚至可能引起战争。不是她想得太多,实在是这位公主身份高贵.不容有丝毫的闪失。而董妃的表情.却又让她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孙柔宁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道:“暖儿,咱们去找找看。”
 欧阳暖点点头,向董妃道:“娘娘,我和大嫂也去看看。”  
 董妃眼睛里的紧张一下子松了下来,她微笑着点头道:“天黑了.要多加小心。”
    红玉提着灯笼在前面走,欧阳暖和孙柔宁在后面跟着.没走多久就到了梅林.一阵阵的梅花香气在月夜下蔓延.孙柔宁深深吸了一口气:“这香气真好闻。”
    欧阳暖一愣.随即察觉到这梅花林里面影影幢幢的.看来颇有几分隐秘诡异的气息。没走多少步.她们突然听见一阵奇怪的动静.顺风而来的.还有一阵阵哀呼之声。
    “......来人啊.救命!”
    “......走开.走开!来人啊!”
    那声音似极为虚弱.丝丝细细若一枚钢针扎入欧阳暖耳内,带着一种熟悉之感。
    然后,就又传来男子饱含了欲望的声音:“美人.别怕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孙柔宁已经止不住的低笑了出来,附在欧阳暖耳边低语道:“这些男人,保不齐是拉了哪个丫头在偷欢了。”
    豪奢富贵之家.这种事情是常有的.今天在座有不少女眷.否则只怕还会有很多歌姬舞姬伺候.当场宣淫的也未必是什么少有的事。一开始欧阳暖也不作他想.因为这种事太平常了,没有什么奇怪的.可是这声音未免太熟悉了一一
在电光火石之间.欧阳暖突然意识到了这个声音是属于谁的!   
香雪公主!慕红雪!
她吃了一惊,随即道:“怎么会!”   
孙柔宁惊讶道:“怎么了?”
    欧阳暖咬牙:“是慕红雪!”
    孙柔宁不信:“胡说.谁敢对公主”话说到一半,她愣住了,几乎整个人木立当场.怎么回事,这声音好像真的是慕红雪!但怎么可能,谁敢对高昌国的公主做出这种事情来!太可怕了,在这个瞬间.她第一件想到的,竟是要不要去救她.其实现在只要装作不知道就此离开.这件事情就和自己没有半分的关系.但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现在去的话也只会把自己给连累了!
    慕红雪哀哀的呼声越来越微弱.孙柔宁起了不曾有过的心慌,她察觉到欧阳暖的身体发颤,不由自主攥住了她的手:“快......快走吧,不过是一个丫头!”她对那片黑液漆的梅林只觉得无限恐惧.若是牵扯到这件事情里去,一定会倒大霉!一定会的,孙柔宁没有做英雄的想法.更不想无缘无故被牵连!
    在听到慕红雪的呼救声的同时,欧阳暖想到那张美丽的脸孔.刚才对方还温和地对自己说话.转眼间却陷入了这样的不幸,最要紧的是.这其中定然和董妃的行为有某种关联!欧阳暖心尖上微微颤抖.不顾一切猛地一把推开孙柔宁,快步走了过去!
    红玉和菖蒲想也不想.快步跟在欧阳暖身后。
    梅林深处.香风微度间,层层迭迭的云纹织锦衣裳丢了满地,急促间杂微弱的喘息。一个男子压制住身下的女子,在她白玉般的颈项啃咬着,唇辗转过处一点点鲜红就印在了如玉的肌肤上。
    欧阳暖的脚步仓促而快速.那男子一惊,蓦地侧首。那女子的嘴巴已经被他捂住.声音微弱.却在看见欧阳暖的时候,满眼时凄侧之中就又有了哀求的神色。唇微弱阖动.却无法发出声音。
    月色下,欧阳暖仍是清楚看见,她颤抖唇中无声吐出的“救命”两个字。
    不知为何.梅林里有一种甜腻至极的香味.完全不同于梅花的苦寒香气,这种甜腻的味道穿过。鼻来至肺脏.仿佛要让人窒息一般,欧阳暖呼吸不由得开始渐渐急促.阵阵眩晕袭来。她抢过红玉手中的一只灯笼.双手举了狠狠摔在那男子身上。
    火花一下子溅在男子的衣物上.男子惊叫一声,忙从香雪公主的身上跳了起来!好半天才把火星扑灭!
    “连高昌公主都敢动.湘王世子真是好手段.好胃口啊!”欧阳暖冷冷笑道:“我那柔表姐可还盼着你娶她进门,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旧爱另觅新欢了吗?”
湘王世子见了是她,顿时惊慌失措,像是从迷雾中惊醒一样,顿时满头是汗,他连滚带爬地从地上捡起团福的外袍随意披在身上.失声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路过这里,我真的......”   
红玉已经快步上去,忙着把面无人色的香雪公主搀扶起来,替她整理凌乱的衣服.慕红雪满脸是泪水.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欧阳暖见到这种情形,心头火起,脸上轻轻笑了笑:”湘王世子想怎么玩,我本管不着.只是您选谁不好,竟然选中了高昌公主,现在还被我们撞见了,董妃娘娘可就在这梅林外头,现在您说怎么办?”
    湘王世子的面色一下子变了.他四下张望了一下,随即赔笑道:“明郡王妃,今天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是无辜的受害者......”说着,他似乎感到头晕目眩.猛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保持清醒.快速道.“更何况.她也不是什么尊贵到碰不得的人.不过是高昌国送给太子的玩物罢了,明郡王妃何必这么在意呢?”
    听到这两个字.慕红雪的脸色一下子全变了,浑身瑟瑟发抖。
    高昌国力不及大历.尤其是在铁器粮食方面.处处受制于大历.这一年来大历忙于国内的动乱,也顾不上高昌.如今国内情形稳定了,高昌急于派人来向新皇帝示好.这也是可以理解的。香雪公主身负重要的和亲使命而来,也的确是在意料之内,只是,这位湘王世子肖博平说的太难听了,然而更难听的还在后头。
    肖博平又嘲讽道:“听说高昌皇帝懦弱无能,只能通过不断的嫁女儿来保持国内的政局,女儿们个个都是陪重臣睡的,这位香雪公主,长得这个模样,说不定早就被用来飨客了.又有什么不能碰的!郡王妃.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慕红雪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肖博平的话变成了道道利箭,让她无地自容!那样目光.那神色分明竟是在鄙夷她.仿佛在说.你这贱人.你也配称为公主?
欧阳暖见到这种情形.突然冷笑道:“湘王世子骂的不错.可惜你别忘了,就算公主是被送来和亲的.却也不是送给你的.你的身份还没那么高贵,你说若是叫太子知道你动了别人送给他的美人.会不会当场杀了你!”  
月色下,欧阳暖眸光流转间,倒映着灯笼中的烛火仿佛两只明珠,明亮的透出难以捉摸的妖异.肖博平竟一时失了神。欧阳暖高挑的眉峰又渐渐挑起.笑容清脆的到了冷漠的地步:“到时候.只怕你是死路一条!”
    不止是肖博平,连匆匆赶到的孙柔宁都一时惊诧不已。没有人能想得到,欧阳暖敢跟湘王世子硬碰到如此地步。
    肖博平心里恶火乱窜,怒骂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敢吓唬我”说着.他高高扬起了手臂,菖蒲想也不想挡在了欧阳暖身前.唯恐她受到一丝伤害,然而那一巴掌却迟迟没落下来,肖博平却突然像是见到鬼了一样睁大了眼睛看着欧阳暖身后。
    欧阳暖一愣.方转眼.就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走到自己身侧来。
肖重华的唇紧紧地抿着,深黑的眼中神情复杂,任谁都能看得出其中的怒火滔天。
    “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定定看了肖重华良久,肖博平眼里的赤红开始渐次退去.变成了无限的惊恐。
    “我......我......”肖博平看着肖重华.吓得说不出话来.”堂哥……我……掌嘴!”肖重华冷冷地道。
    “堂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堂嫂.我......你帮我说说好话.我真的错了.再也不敢对你无礼了!”肖博平还没来得及说完,欧阳暖就看见一道身影飞快地上前,只听啪的一声.肖博平的面颊被捆的侧了过去,手中的衣裳在已经掉落在了地上,连挂在衣服上的一枚玉佩也掉在地上.如今生生断成了两半.可见这巴掌的力道货真价实。肖博平一下子吐了一口血出来.血泊里还有半颗牙.随即那掌嘴的护卫又退到了一边。
    肖重华冷笑道:“一记耳光只怕你不会长记性,我会和湘王叔说明,从明天开始.你去军营报到!好好学学做人的道理!除非你懂得什么叫尊重.否则再也别出来!”
    欧阳暖盯紧了肖重华,眼神依旧明亮如炬,一笑中说不出的意态温柔:“你怎么来了?”
肖重华看了她一眼.目中隐隐贵怪:“这么晚不回去在这里干什么?”   
欧阳暖无辜道:“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
    肖重华失笑,欧阳暖已经对一旁的红玉道:“送公主回去。”
    欧阳暖正要离去.香雪公主却几步奔上去.一把拽住拉住欧阳暖的袖子,坚持着隐忍住的泪终于自眸子中滚了下来
    “谢谢你....”
    欧阳暖用漆黑眼睛凝视着她.一字一字地道:“不必谢我,这梅林里被人动过手脚.只怕刚才那位湘王世子也是被构陷了.公主以后要多加小心才是。”
    慕红雪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臂,泪水一个劲儿地掉下来,仿佛站不稳一样摇摇欲坠.那颗泪痣在月光下更添一种令人震惊的美态.即便是欧阳暖.也不由看花了眼。
肖重华却淡淡道:“快走吧。”说着.便强拉着她快步离去。   
孙柔宁一愣.也连忙带着丫头跟上去。
你怎么不多穿些衣裳.这样跑到这里来?”   
不知道危险吗.以后先管好你自己!”
    风中.陆续有肖重华看似责备实际上却是关怀的话传来.那语声中的宠溺连外人都能听得出来。
    慕红雪远远看去.他们已经走出了梅林.游廊里的几盏八宝琉璃的灯火,落在那两个人的身上,欧阳暖的裙裾迤逦在乌黑的夜色中,影子般无声无息,再未回头。
    慕红雪轻轻地.轻轻地低下头,慢慢道:“看来.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重生之高门全文免费阅读及时更新网站www.uxier.com ,为亲们第一时间呈现最新章节,喜欢的亲们,请发表您的评论!
上一章节:166章
下一章节:168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