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6    作者:秦简

     入夜,深宅

    外面的客人都已经散了,这间房间里依旧走丝竹管弦,婆娑舞影,甚是醉人。
    通常在大宴之后.主人会请尊贵的客人留下来赴小宴,很多时候.这才是重头戏。
    陈景睿一手持着美酒,一手对慕轩辕道:“九皇子,这是幽兰阁的花骋”也是我送给您的一点心意,虽然比不上贵国公主的国色天香,却也是世间少有的美人。”
    慕轩辕向台下那唱曲的美人一眼,果然是肌肤胜雪、粉面娥眉,身穿着薄薄的织锦软烟罗楗裙,更衬得一身肌肤如玉,映着薄纱,便如透明一般J且不说她巧笑侍兮,那双眼波流转的眼睛.只需一眼,便可让人心折。
    幕轩辕感觉到身旁作陪的几个人那种迷醉的眼神,他嘴角轻扬,对陈景睿笑笑说:“多谢您的美意了。”
    “来,替九皇子斟酒”“
    花魁娘子微微一笑,拿着酒壶耍态婀娜地走到嚣轩辕身旁坐下,慕轩辕凝目望她,更觉得她眉眼如画,十分消丽,嚣轩辕淡淡然地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叫阅月,九皇子可以叫我月牙儿小”女子轻轻柔柔地回答,不想这婉约多情在他眼中形如虚设。
    “哦,月牙儿?”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风流怨肆地对她笑着,指骨微微发白,显然用了力,闲月的脸上忽现痛苦之色,不由得点头说:“是,是……皇子,请您手下留情……”
    慕轩辕冷哼一声,手一推她便整个向后跌洌在地,他把杯中酒往她衣衫上泼去,一边冰冷地怒道:“就凭你也配叫月牙儿!”
    陈景睿看到这一幕,笑着说:“九皇子何须动怒?若是不喜欢她,再换就是.....”
    珠帘忽被人掀起,一个侍卫走进来行礼后,在慕轩辕耳边说了几句话,慕轩辕面色一变,道:“可出了什么事?”
    侍卫摇头.道:“公主说.幸得明郡王妃出手相助,并无大碍,只是受了些惊吓,现在已经送回别馆休息去了。”
幕轩辕紧皱的眉头才松了下来,随即对陈景睿道:“我的属下来报,贵国的湘王世子在梅林意图对我妹妹行不轨之事,这件事,你们怎么解释?”   
陈景睿一愣,面色立刻变碍难看起来,湘王世子一向是个二世祖,到处惹是生非.看见美丽的女子往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前调戏,可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至于敢打高昌公主的主意,毕竟人人都知道,高昌公主是要嫁给太子肖衍的.肖博平虽然胆大,却还不至于敢和太子叫板。陈景睿的目光变得谨慎.他站起来,道:“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不日会给您一个解释。”
    慕轩辕冷冷地道:“既然如此,今天就先告辞了。”说着,他丢了酒杯,带了人扬长而去。
    陈景墨走到大哥陈景睿的身边,面色不大好看:“这位九皇子,气焰也太嚣张了,大哥你这是给他面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高昌国,竟然也敢这样放肆!”
    陈景睿冷笑一声:“这位九皇子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跟他那个恬弱的父亲,可完全是两样呢!”
幕轩辕走出花厅,便被一阵冷风吹散了酒意。   
怎么这酒,喝了这么多还是不醉?
    怎么自己的心,佳人在怀还是很苦,很痛?
   寒风吹来,仿佛是很多年前的那个冬天,那时他又脏又臭,而且没有志气。那天他到街上行乞,因为过于饿了,他偷了店主的包子,结果被他们追着打。只要闭上眼睛,都能够想起那时候人们的斥骂。
狗杂种,竟然敢偷东西..”    wWw.uxier.cOm/
贼种贱小子!全都吐出来 ...   
去他娘的,斩了这些贱种的双手吧!”
    从店铺里面涌出好多人,捉住他狠命的揍,他一向不求人,所以咬紧牙苦撑,几乎把牙根都咬断了。
    每一天,他只是浑浑噩噩地过日子,经常被打得脸青鼻肿,所以被马车撞到的时候,他也以为会像平常一样,被打一顿然后像死狗一样被人丢掉。但是他见到那只手,从马车里伸出来,他不知人的手也可以那么好看的,可是这女子的声音更好听。她让护院放开他,在他的心中,这女子的声音像他小时无意撞在弦琴上一般清脆好听。
    从来没有人对他释放过善意,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就算后来有无数的女人匍匐在他的脚下,可他也不会忘记她,因为她是唯一那个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给他温柔的人,尽管他当时甚至没有机会向她道谢,尽管她只是通过一个少年给了他银子,甚至没有对他这个卑微肮脏的乞丐说一句话,可他绝不会忘记她的声音。他很庆幸,风吹起了那帘子,才让他有机会见到她的面容。
    当时,他看着马车姗姗行去,年轻的心灵里只觉有一股热血涌出.几乎要在地上,向她膜拜。
    这些年过去,即便他闭上眼睛,也可以隐约看到那玉琢一般、羊脂一般的手。然而,他却从来没有冒犯之心,只觉得无限憧憬。
    一一他要见她!他要见她一次!他为了这个意愿和信念而活着,情愿忍受一切的苦楚.忍受一切的轻贱,哪怕连高昌的那些兄弟们也说他是个杂种.他也不在乎.他没有把这些告诉别人也没有勇气去打听她的下落。
    每次想起她,他心里都有一种甜蜜的温柔。他只知埋头苦干,拼了命地往上爬,他以为自己终有一天可以配得上她,他想要见到她,告诉她,她对他有多么的重要!她是他那段最卑微的日子里唯一的阳光!
    他如今已经是高昌的九皇子,谁也不敢小瞧他,谁也不能轻贱他,他还在一步步往上爬,总有一天他会得到那个至高无上的地位,而且他知道自己会比自己懦弱的父皇做得好,他知道即便找到了心目中的仙女,她也不会认出他来,因为他以前是个瘦弱的乞丐,而今天他能够徒手杀死一头凶猛的老虎,而且他此刻有了权力,有了名声,有了地位,一切的一切都有了。
    现在他终于鼓足勇气来找她,他其实想过她已经嫁人;可是那又如何,他反正不在乎,他总觉得老天爷不会让他和她就这么擦肩而过,他以为自己一定能在她的生命中留下很重要的东西所以他有这个自信,不管她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都不能阻止他要见到她,并且告诉她一切的决心。
        当被人向他介绍,那位清丽脱俗的美人就足京都双璧之一的永安郡主的时候,他不知怎么形容内心的狂喜;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确实已经嫁人了而且她嫁的人是大历朝最有权势的男人。他看到她在人群中,清丽高雅一如当年,不.甚至比当年更加令他心动,可他却没有告诉她的机会了。
    任何人在看到肖重华的时候第一个念头都会是自惭形秽,别人不知道他心底的自卑,这种不能摆脱的来自于私生子的自卑,那种狗杂种的称呼他一直没办法忘怀,他骨子里就很自卑,所以他看到肖重华这样的男人,他知道自己不再有这个机会,他没办法走到她面前,告诉她他一直为了她奋斗到今天。
    他看到红雪去和她说话的时候,甚至不敢往那边看,因为只要是跟她有一点点关联的事物,都能刺伤他的眼,刺痛他的心,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虚弱?其实他一听到肖重华站在她的身边时便已经开始有一种疯狂的想要把他给杀了的冲动。
    因为,那个男人毁掉了他的梦想,一个拥有心目中的月亮的梦想。
    燕王府的马车走到云何桥上,红玉透过车窗,轻声呼出一口气道:“小姐,河灯真美啊。”
    欧阳暖一怔,手里的书卷顿了片刻,这才想起大历朝的平民女子,每每到了春天快要来的时候,便会在刚刚开化的河水里放灯,祈求来年平安幸福。但这个,只在平民之中很流行罢了。她的心微微一动,突然道:“停车。”
    红玉忙吩咐车夫停了车,肖重华骑着马,此刻快速下了马,道:“暖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我想看看河灯。”
    肖重华一怔,随即微笑,竟然伸出手.将欧阳暖从马车上抱了下来,欧阳暖吃了一惊.急忙道:“我自己能下来。”
    肖重华失笑,牵住了她的手道:“走吧,我带你去看。”
    欧阳暖微微一笑,举目望去,就看到辗转而过的河水微波粼粼,青色如一匹无绣的盈亮丝绸。河下的台阶上,有不少年轻的女子正在将手里的河灯放入河流中,河灯顺着流水一路向前.燃起艳丽的火,几乎遮住了半边的河道,只留下耀眼穿梭的红。桥上.还有成样结队的小孩子,手牵着千在唱童谣:“河灯亮,河灯明,牛郎织女喜盈盈。”河灯一放三千里;女娃岁月甜如蜜”、”放河灯,今日放了明日扔!”
    “她们在许愿吗?”欧阳暖轻声问道。
    “是,在许愿。”肖重华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格外温柔。
   欧阳暖微微笑了,前生的她紧守贵族女子的礼教,从不曾有丝毫的逾越,更不曾像是平民少女一样跑来河边放河灯,许下自己的心愿,她远远看着那些少女将河灯放下去,又闭上眼睛诚挚许愿的棋样,眼中流露出一丝的羡慕。
    肖重华突然松了她的手,快步走向河道,欧阳暖吃了一惊,却看到他向一个年轻的粉衣女子说了几句,那女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欧阳暖愕住,很快见到那女子面红耳赤地将手里的河灯交给了肖重华,随即肖重华快步走了回来,将河灯给了欧阳暖:“许个愿吗?”
    欧阳暖彻底呆住,她简直怀疑眼前这个温柔的男人是不是她一直以来认为的那个冷酷的夫君明郡王,她没有想到,他一点点在她的面前剥去了冷酷的外壳,变碍温柔的同时,他将自己最软弱的一面展现在了地的眼前。
这样的变化,让欧阳暖不知所措。   
不要吗?..他这样问道。
    欧阳暖笑了,从他手中接过了白莲般的河灯。低头一看,灯纱红得很耀目,扎得甚为精美,令人看了就觉得很开心小手不知不觉地攥紧了,她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仿佛心跳得持别快。
    她一步步走到河边,将灯放进水里,看到那河灯摇摇曳曳地在水中打了个圈,就缓缓地朝下游飘去。
    欧阳暖一直盯着那河灯消失,才收回眼神。她转头望向肖重华,脸上泛起了笑意.淡淡地道:“我们回去吧。”
    刚要转身.却被他抓住了手腕,她抬眸,听见他问道:“许了什么愿望?”
    欧阳暖勾起唇畔.头上的一支黄金花钗坠于右鬓,一簇流苏如金蛇,粼粼垂下.随着话语闪闪曳曳于颊畔,映着水光,绚丽夺目:“重华,我想要个孩子。”
    肖重华望住她,突然笑了。夜色里.那笑意有着一神不可思议的温柔。仿佛生命中除了她,便再无其他.仿佛失去了她,他就会了无生趣。
    欧阳暖愣愣地望着他,不知是灯火还是河流的反光,雕刹出他俊美的侧脸轮廊与身休曲线,他的眼中泛着淡淡的光芒,那原本清冷的光却如同冰冷的火焰.要将她一起点燃。
    “走吧,好像要下雨了。”他攥紧了她的手,一路走回去,却没有上马,抱着她上了马车。红玉和菖蒲相视一笑,两人都退到了后头的小车上去了。
    还没到燕王府的门。,就听到天空响起了沉闷的雷声。一下又一下。欧阳暖心中惊跳.肖重华像是知道她的畏惧似的,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即便是下了马车,也一路抱回贺心堂。
    欧阳暖几次要下来自己走,肖重华却都没有答应,欧阳暖索性将自己的脸埋进他的怀中,反正明天也没脸见人了。肖重华的爱妻之名,只怕明天要传扬的人尽皆知。
    一瞬间,九重惊雷,骇浪般又落了下来。
    贺心堂的丫头们含着暧昧的笑,将他们迎了进去。随即,红玉将整个屋子的窗都关了起来,无声的消失。
    欧阳暖听着雷声,竟然不受控制地在他的怀中颤抖;受了惊一般。
    肖重华坐在榻上,她紧紧抱住他的腰,趴伏在他的膝上;如同孩蛮一般。她也不想这样失礼的,只是听到雷声,总是让她想起那些不好的过去,那些本该已经丝毫不能影响到她的过去。
    肖重华摸了摸她的额头,叹息了一声,她的眉眼间,有一丝疲惫的影子。
我很怕打雷,所以,打雷的时候,要在我的身边。”欧阳暖的手指悄情抓紧了他的袍柚,像是任性的孩子。   
肖重华一愣,神色瞬间柔和。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需要,我便在你的身边。”肖重华静静地,如同许诺一般地道,”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跟他走?”虽然他隐约知道那个答案,她也隐约提起过,可他想要更多,更多的保证。
    闻言,欧阳暖的脸庞染上胭脂似的红,双颊染上一阵湘热,微抬起身来,道:“我以为你知道。”
肖重华望着她,眼睛里是一层薄冰,然而那冰层之下,却掩饰不住的热情,带着一种狂热,垂眼时,灼灼的,俊美的脸庞上依稀有些哀伤的痕迹。   
告诉我。”
    “现在就告诉我。”
我真的很想知道,一直想要知道,想的心都痛了。”   
他慢慢地,一句又一句,丝毫没给她喘息的时间。
    看着那双透亮列近似犀利的眼睛,让肤阳暖颤动的心弦,好似一下子崩断的琴弦,,心跳声嘎然而止。
    他身上那种强烈的悲伤,一点一滴的挤压过来,压得她无法呼吸。
    她什么时候.竟然在伤害他了吗?因为她的自我保护意识太强;过于不坦白!让他受伤了?怎么会,他那样强大的人,强大到让她有安全感;竟然会被伤害吗?他的手抚上了她的发鬓,轻轻地、柔柔地摸索着,她再次茫然抬起头,眼中蒙上了一层疑惑。
    他的手指圳过她的眉心、睫毛,她的眼睫在他的指下,如蜓虫颤动透明的翅。终于下定了决心,她仰起头,吻上了面前人冰冷的唇。肖重华只觉得唇畔好似一丝温软的风卷过,微温之时竟然幽幽散出花的香味。
    “我不会离开你,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但是这辈子,我都不会告诉你答案,自己想。”她轻声地说着,吐气如兰。
    肖重华微微怔住,随后,眼中扬起宠溺的笑意?然后就反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敞开的身休,柔软的任君采梅,碎而凌乱的发,垂在她的身上,和他的嘴唇一起、他是一团冰冷的火焰,看似无情,却带着一种温柔的狂热,要将她一起点燃,而她以为自己可以对他免疫;对他无情.终究被他拉着一起燃烧了起来。打雷的声音很大,春雨开始肆无忌惮的落下,却无法停止这种燃烧”...这一梦极沉,再没有那种搅得连骨头都痛的寒,她心中无比舒适.只愿一直这样陷落下去,不再醒来。
    天终究还是亮了,昨夜的雷雨早已过去,恢复了一片朗朗的睛空。
    屋檐下仍是燃着火红的灯笼,红玉低声斥责小丫头:“跑什么跑,懂不懂现矩.主子们在休息呢!”
    小丫头们便吃吃地笑起来”.昨天郡王妃是被抱回来的呢!红玉姐姐,咱们郡王从前不这样呢!”
    “胡说什么!当心主子听见!”
    “嘻嘻,听见也不怕,砚在京都人人都这么说呢,他们说咱们郡王一见到都王妃就什么事情都忘了,什么陛下啊王爷的召见,全都抛诸脑后,他们都说他不爱江山爱美人呢!”
    “你们这帮奴婢的骨头痒痒了是不是,说什么呢!”这是菖蒲的声音,却含着笑意。
    “菖蒲姐姐,要是我是男人,娶了夫人那样的美人,也要夜夜春宵的!”
呸,小丫头懂什么夜夜春宵,不许瞎说!”   
接着是一群丫头嘻嘻哈哈跑走的声音。
    她们的声音很小,但是早晨极静,即便在珠帘重重的屋子里,欧阳暖还是听的脸红。她虽似熟睡.却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床前灯火未熄,眼前的轻黄色镂藤花床帐,晨曦旧烛的光映在上面,藤花就变得极碎、极浅山睡得久了,锦绣的被褥一团掭搓似的凌乱,欧阳暖将自己埋了进去,当做没有听见。
    肖重华长臂一伸,将她捞了出来,欧阳暖狠狠道:“这院子里的丫头都成精了,一个个翻了天!”
    肖重华轻笑:“怪你自己这个主子太仁慈,谁让你不好好管教!”
    欧阳暖哼了一声,扬起眉梢,却没说什么,屋子里静谧的连呼吸都能听闻,暖意正浓,犹如春日。良久,她叹了口气道:“看来,我在外人的眼睛里,成了迷惑明郡王不务正业的妖精了。”
    肖重华失笑:“怎么,你不是吗?”
    欧阳暖皱眉,声音里犹带着熟睡未醒的沙哑:“我才不是。”她说话的时候,却是嘴唇微翘,似笑非笑,翼色的长发恍如洒了浓墨,淌在明黄花罗的锦褥上。他只是静静望着她,伸出手去模她的头发,过了片刻,她将脸从半边锦被中露出来,蹭着他的掌心,声音柔软的似象涟漪的春水,绵绵潺潺:“做妖精好吗?”
    肖重华凑近,俯在她的耳边,哝哝絮语。很低的声音,”你说呢....”可温温湿湿的气息蹭过,挠得耳朵痒痒的,欧阳暖不由地皱起鼻子,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欧阳暖抿起了微红的唇,眼波如丝,浅浅地笑道:“还是说,你用我来营造避世的假象吗?”
    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哪怕把他弄得不知所措,她也能保持清醒的分析能力.毫不留情地将他的爱看成是利用,肖重华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欧阳暖,似要把她刻入自己的眼中,他颤抖的手抚摸上她的脸颊,滑过,拢入发间,倏然抓紧.粗暴地扯起,吻住她的唇。欧阳暖微微吃掠,然而他温软的舌已经探进了她的。.狠狠的、软软的技索着,绕上缠下.搜刮走了她的每一丝呼吸。渐渐地.粗暴的动作变得如丝一般的轻巧而细致,犹如羽毛拂过,让她舒服得觉得困倦,不由又眯起了眼睛。
    狂野地索求,迷乱地挑逗,绵绵的吻。
    半晌,他才抬起头,欧阳暖这才发现,他们的发不知不觉纠缠到了一起,再也无法分开。
    “若是假象,只怕会持续一生。”持续到你厌倦的时候也无法停止,肖
重华说时,唇仍忍不住,或轻或重地印下。
    欧阳暖心中蔓延过淡淡的暖意;。中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知道了。”
    守在屋子外面的侍婢.隐隐听见欧阳暖闷闷的笑声。渐渐的又变成了低喘。反复不休的其少只是几个音节,却掩不住的旖旎。
    起身的已是晌午,红玉面带喜色地上来服侍她盘洗了,菖蒲摔托盘走了进来。
    马上就要开春了,可是欧阳暖却很是畏寒,榻前还燃着一个火盆,炭火红彤彤的正旺,带来浓浓的暖意。红玉走过去,把香炉里的香换了,紫铜熏炉里燃起了薄荷香屑,清爽的气息自香炉里面升起,沁香偻偻,一条条丝丝缠绕,把呼吸都熏得甜了。
    肖重华自已早已穿好了衣裳,黑色的绣金锦袍穿在他身上更加显得他俊美出众,欧阳暖看了他一眼,突然好奇道:“昨天你没看见天下第一美人吗?”
    肖重华随意地点头:“看见了。”
    “把我还要美丽得多吧,你觉得一一她会成为太子妃吗?“
    肖重华想了想,道:“肖衍的心思,是常人猜测不到的,他若是有心迎娶,早该提出来了,可目前来看,他似乎没有这个意思。”
    “这样一来,香雪公主的立场不是很为难吗?”
    肖重毕也是这样看的,但他并不觉得肖衍会考虑到一个女子的立场问题.他慢慢道:“你似乎很关心这位公主?”
    欧阳暖笑而不答.红玉正在将欧阳暖的青丝挽起,然后为她配上一朵水晶芙蓉花,肖重华突然皱眉,走上去突然伸手,将她的芙蓉花取下来.道:“太艳丽。”
    欧阳暖一愣,肖重华若无其事地将一根玉慧递给她,”这个更好。”
    欧阳暖哭笑不得,他这是怎么了?旁边的红玉只是笑,郡王这是吃醋了呢.看到昨天晚上小姐打扮的那么出众,引来别人的目光,郡王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小姐,今天太子府也有晚宴呢!是不是要换伴鲜艳点的衣服?”菖蒲没眼力见地道,惹来红玉一个白眼。
    菖蒲很无辜地看着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欧阳暖却扶额道:“他们这样也不知道累不累,昨日有宴,今天也有宴,我真是佩服。”
    肖重华微微一笑:“若是不想去,就不去好了。”
    说的轻巧,他昨日是抱着她回府的,不知道多少人看见了,若是她今日不去,恐怕要被人说纵欲过度结果爬不起来了;这多难听;她当然是非去不可的,好在太子府的宴会,她只要过去一趟,向林元馨打个招呼就回来了;也不会耽搁太久”欧阳暖这样思忖着,便吩咐红玉取了一件玉色的罗裙来穿上。
    太子府的晚宴是在殿内举行。
    肖重华一露面,就披那些公卿大臣们缠住了,而欧阳暖则坐到了林元馨的身旁,一边的肖嫣然连忙走过来,紧紧挨着欧阳暖坐下。欧阳暖看着对方如同表忠心一样的举动,不由得失笑,这个孩子,嫁了人也还是一样的单纯。嫣然为了让欧阳爵高兴,什么宝贝都往自已这里送,这也可以看出,她真的是一心扑在爵儿的身上,为了欧阳爵,连心都可以掏出来。
    当初,她为了苏玉楼,不也一样是这样吗.只是……所遇非人罢了,而爵儿,欧阳暖相信,他一定会好好珍惜爱护这颗明珠的。
    欧阳暖这样一想,却愣住了,什么时候,她竟然可以这样平静地想起那个人了呢?竟然没有了怨恨,只利下平静?
    这次的宴会是林元馨亲自安排的,每个人面前都有一道黑色的小茶几.上面各摇着十个白玉瓷梅花纹小碟,里面盛着精美的菜肴.一看便让人垂涎三尺.旁边又有丫鬟倒上美酒,服侍的很周到。
    肖重华挺身正坐,一身太子袍服,尽显气势.一旁坐着高昌的九皇子.依旧是高大健壮的身形,让人不可忽视他的存在,只是,似乎比昨天憔悴了点?欧阳暖想了想,不由心道,莫非这位九皇子也水土不服吗?只是,怎么没见到香雪公主呢?是不是昨天晚上受到了太大的惊吓?欧阳暖心中一叹.要在大历朝生活,要不就像大公主一样彪悍,要不就得像蓉郡主一样圆滑,否则的话.....只怕这位香雪公主根本活不下去。
    像是感觉到欧阳暖的目光,肖衍稍稍别转脸,向她看来,目光复杂,如有实质.让她有种怪异的感觉。不过才一会,他又转过头去。
    就在这时,肖衍举起酒杯说道:“今日是我为高昌国的贵宾举办的宴会,感谢各位赏光,我敬各位一杯小大家随意,不必拘束。”
    场面的气氛慢慢热闹了起来,人们纷纷离席;开始相互敬酒。
    肖重华隔着人样,示意欧阳暖不要多喝酒,欧阳暖微微点头,两个人虽然没有坐在一起,也没有亲密的动作和言语,可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已经代表了一切。
这一切都落在肖衍的眼里,他看着欲阳暖那白里泛红的面孔,那盈盈如水的眼眸,此时的她多了一种属于少妇的妩媚,而平日里.她的眼神总是冰冷的,淡漠的,笑容也是若有若无,从未露出这样柔情似水的模样.肖衍的目光不自觉地逡巡在欧阳暖的眼角眉稍,心道;你何曾用那种眼神看过我...   
肖衍的手情不自禁地捏紧了杯子,嫉妒像毒蛇一般咬噬着他的心。
更多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尽在www.uxier.com,不断更新中,请持续关注!
上一章节:167章
下一章节:169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