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7    作者:秦简

    九皇子恰好在此时端起一杯酒。道:“多谢太子的盛情。我在这里敬你一杯。”

    肖衍这才收回目光。他伸手接过酒杯。面带笑容。

    慕轩辕笑道:“大历人才辈出。英雅如云,此次出访。实在令我很是大开眼界。就连红雪也说……”他一边说。一边暗自观察肖衍的神色,然而肖衍却始终漫不经心的。并没有表示什么。这次来,他的目的是促成两国的联姻,肖衍的太子妃已经去世,慕红雪将是最好的太子妃人选,然而他们来了五天了。明示暗示都已经提过几次,可偏偏肖衍既没有摇头,却也没有点头。
    这实在是不寻常,慕轩辕冷笑,红雪倾国倾城,他不相信肖衍不动心。关键在于,对方一定另有所图,可这图的究竟是什么呢?
    肖衍微微一笑。道:“既然喜欢。大可以多住一些日子。”
    慕轩辕不易察觉地蹙眉,多住一些日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挽留,还是说他无意迎娶慕红雪呢?就在这时候,突然听见肖衍道:“歌舞都准备好了吗?”
    一旁的内监拍了拍手。整个大殿一下子安静下来。不一会儿。乐声轻扬,下一刻,一群身穿白纱衣的舞女云贯而入。随着乐声翩翩起舞。旋转间长袖飘飞。衣裙拂动。便如同仙女下凡一般。让人目眩神迷。
    这样的舞蹈极是寻常。虽然舞蹈的女子都是青春少艾。可在座的众人谁没有见过美人呢。哪一家都是蓄养了很多的舞姬。所以看到这样的舞蹈,众臣之间更为热络。敬酒声不断。只是顾忌太子在此。没人敢贪杯多饮。以防酒后失态。
    过了片刻,舞姬们一甩长袖后,忽然退回到殿门,静默不动。
    欧阳暖扬起笑容。对林元馨道:“怎么。太子殿下还准备了别的节目吗?”
    林元馨冷笑一声,“他最近不知从何处寻回了一个绝色佳丽。命宫里的乐师编排了舞蹈。成日里都在府中训练。原来就是为了今日。”
    “绝色佳丽?”欧阳暖不自觉地重复了一遍。
    林元馨唇畔的笑容带了一丝讥讽:“不过是个舞姬罢了。还能翻出天去。”
    舞姬,因为出身低贱。就算容貌再美。也不可能与名门闺秀相提并论,欧阳暖端起手中的酒杯。微微抿了一口。尤其在真正的名门望族眼中。这类的女子不过是个玩意罢了。
    “不过。她的确是很美丽。虽然容貌上略逊于香雪公主这样的美人。但那身楚楚可恰的气质。也足以弥补了。”林元馨又说了一句。随即不着痕迹地道,“我倒是很高兴。他既然得了新的美人,也就不会料缠于你了。”
    欧阳暖听了这话。微微一笑。转而问道:“你是不是很快就要生了?”
    林元馨的笑容温柔起来,道:“就在最近了。也不知是哪一天。所以要格外小心。”
    欧阳暖点点头。看了一眼对方高高隆起的腹部。在心底想到,这是表姐的第二个孩子了啊。不知不觉中。自己嫁给肖重华已经半年。什么时候,她也能尝到做母亲的滋味呢?
    这时候。不知从何处响起一阵乐声。琴音一波一波,婉如高山流水,清脆悦耳。
    紧接着,一声绝妙的歌声从殿门处传来。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一点月窥人。教枕钗横云鬓乱。起来琼户启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
    歌声轻灵飘渺,如梦如幻。宛如小溪涂涂地流淌。又宛如百灵鸟愉快的歌唱。总之,那时一种至纯,至净。至真。至美的歌声,这样的歌声带着一种清越和谆扑。与往日里听见的乐声相比。更加动人心弦。
    这样一来。就连欧阳暖都开始好奇这唱歌的女子长得什么样子了。就在此时,朦胳月色下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进了大殿。一身白色的罗裙,却是一副弱不胜衣之姿,让人心生恰惜。可高洁之态,又让人不敢轻易接近。她轻轻移动莲步,随着歌声的婉转起伏,不盈一握的腰身轻轻地摆动,那柔媚的曲线,牢牢地牵引着大家的目光,琴音忽然一个急急拨高,女子扬手将手中的月白罗带抛出,众人抬头看向飞舞在半空中的罗带,琴声居然奇妙地贴合着罗带在空中的飘扬回荡,引得众人的心也随着罗带起伏低落。蓦然低头间只扫到她面纱下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睛。
    欧阳暖不禁笑道 “果真是个美人。”
    林元馨失笑:“你说得倒轻巧。慕红雪也就罢了。横竖她不是大历人,出身又是公主。就算输了也有说法。眼前这个可是横空冒出来的,你就不怕被她夺走了你京都双璧的名头?”
    欧阳暖的面容沉静。慢慢回答道:“再美丽的容颜都要衰老,这是天意,也是自然现律。我不能阻止。又何必庸人自扰呢?”
   林元馨叹了口气。道:“说的也是。”
    就在这时候。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将这位神秘舞姬的面纱吹起一角,顿时引来众人的惊叹。面纱下的脸孔。眉如青黛。眼如秋水,顾盼回眸间有种说不出的风流韵味。她的舞没有因为这个意外而停下。反而旋身扭腰。衣袂翻飞。长柚飞舞。如神女飞天。如彩云飞旋。悠扬婉转的歌声如天簌之音回旋在殿中的每一个角落,让场中所有的人都如痴如醉。宛若梦中。的确是个难得的大美人!
    欧阳暖看向对面的肖重华。白缎袍碧玉冠,灯火掩映下华贵倜傥,他的五官棱角格外分明,逼人的俊美。只是神色清冷异常,如千古积雪,寒气逼人。本应温暖的烛火,在他的身周却都泛着冷意。看到欧阳暖的眼神,他微微挑眉。欧阳暖失笑,从他的表情里猜测出,他在提醒自己,这是第三杯酒了。
肖重华啊!意外的是个很细腻的男人,就是,偶尔有点太唠叨就是了,欧阳暖扬起笑容,轻轻晃了晃手里的空酒杯。
    慕轩辕笑道:“我一直以为。红雪的舞艺当属天下第一了,想不到大历还有这样歌舞双绝的女子。”
    肖衍的眼睛看了一眼欧阳暖的方向。随意地道:“殿下过誉了。你若是有机会看过蓉郡主的舞,听过明郡王妃的琴,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其实蓉都主和欧阳暖若是剥去了高贵的身份,与这舞姬的技艺也不过在伯仲之间。
    慕轩辕听到明郡王妃四个字。不自然地笑了笑,“那真是可惜。”
    一曲毕。女子盈盈立在场中,身姿绰约,她低垂着眼,雪白的肌肤泛出潮红,含羞带怯地上来行礼,一开口声音便如清泉的叮咚声,“花蕊拜见各位大人。”
    肖衍朗声笑道:“好。果然是色艺双绝,诸位说是不是?”
    众人大声附和:“是是。”
    “这歌声真是曼妙,舞姿也极为动人。”
    “是啊是啊,便是当年的蓉郡主也没有这样的身姿啊!”
    “这位美人究竟是谁啊,怎么从未见过呢?”
    一时赞叹声不绝于耳。
    此时,自然有人上前一步。解释道:“这位是南诏使臣送来的佳丽,也是南诏国严家的嫡女。”
    此言一出,众人面上皆露出惊讶的神色。
    严家?欧阳暖想了想,南诏最显赫的世家就是严家,不但世世代代出将入相,还出过两任南诏皇后和四个贵妃,所以世人皆知。严家的女子一般都是送入宫中给南诏皇帝作为皇后妃子的后备人选。尤其是这位严花蕊,凭她的容貌和出身。怎么会被送来大历?欧阳暖越发觉得奇怪。
    旁边的林元馨却已然想通了:“原来是从南诏来的。怪不得我查不到底细。”
    欧阳暖不禁问道:“严家为什么不把她送进南诏的后宫?”
    林元馨冷笑一声:“听说严花蕊是当年南诏三皇子的未婚妻。可惜……南诏现在落入肖天晔的手中,严家的家主宁死不降。随后被杀,肖天烨紧接着又扶持别人上位,现在他这么做,摆明了是打压严家了。”
    将南诏三皇子的未婚妻当作廉价的舞姬送来给肖衍。肖天烨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呢?欧阳暖慢慢摇了摇头,她现在越来越猜不透。这些人究竟在想什么了。眼前这位花蕊姑娘,美丽的像是一朵清丽的白莲花,就这样被当成低贱的舞姬送出国,命运还真是悲惨。不过。若是她能够把握住机会,却也未必没有出路。
    肖衍笑道:“都说南诏出美人,果然如此!”
    严花蕊柔声道:“谢殿下赞赏!”
    肖衍道:“听闻严小姐不仅擅长舞艺。琴棋书画也是很精通。不知各位大人可愿意一试?”
    太子有这雅兴,众人自然兴致高涨。礼部尚书站起来道:“严小姐,昨天我写了两句诗文,请你帮我接下去。”
    “请大人赐教。”
    “你听好。上两句是,春风一夜到汴梁,谓水雅关万里长。”
    严花蕊思付片刻。道:“莫怪春来懒归去,江南虽好是他乡。”
    “好诗,好诗啊!”顿时赞扬一片。
    肖衍继续笑:“这样的美人。对了……”他语气忽然一转。转头看向肖重华。“不知道是不是值得明郡王也动心呢。”
    肖重华的目光。慢慢扫向肖衍。
    众人一下子都愣在那里。连欧阳暖都扬起了眉头,等待太子的下一句话。
肖衍察觉到欧阳暖的目光,心中冷笑。面色如往常一般柔和。“明郡王,你觉得这位严小姐的舞艺如何?”
    肖重华微微一笑。目光清冷:“殿下身边的女子。自然是不同凡俗的。”
    他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冷淡地说肖衍的女人,自然不同一般。肖衍的目光顿时冷了几分,忽然扬声大笑,他对众人说:“可惜啊。这样的美人却不是我的!”
    林元馨忽然皱起眉,看向肖衍。低唤一声:“殿下…”
    肖衍像是没听到般,目中有寒冷的光芒闪过。他扬声道:“这位严小姐,是南诏送给明郡王的佳人啊。只是暂且住在我府上罢了。君子有成人之美,我怎么好夺他人心头好呢?”
    在这个瞬间,欧阳暖面上清淡的笑容冷寂下来。手中的酒杯也不由自主捏紧了。林元馨更是立刻明白了肖衍的想法。脸色一下子全白了,连嘴唇都在微微颤抖。
    肖衍看也不看欧阳暖。继续将话说下去:“明郡王现今身边只有一位王妃。那么今日就将这位严小姐带回去吧,依她的身份,做个侧妃也不为过!”
    台阶之下,严花蕊如弱风杨柳般的身子微微一颤,头低得更低。然而耳根却浮上一层徘红。
    众臣无不露出充满羡慕和嫉妒的神色。而原本嫉妒欧阳暖可以独霸夫君恩爱的女子们,则对她流露出了既同情又惋惜的神色,女人就是这样奇怪,当欧阳暖一支独秀的时候,她们羡慕嫉妒恨,看当欧阳暖变得和她们一样的时候,她们又重新结成了统一战线,对她产生了同情。
    立刻有人出声恭贺:“恭喜明郡王得到如此佳人!”
    自已虽然说过若是不能生育。就允许肖重华纳妾的话,可那并不代表,她会允许一丝一毫超出自己掌控的情况发生,尤其这个女子是肖天晔送来的,是肖衍亲自开口塞给肖重华!这两个人可都没安什么好心思!欧阳暖看向肖重华,眼睛里闪过一丝冷冷的光芒,你敢将这女子带回去,我可就不会跟你回去了。
    肖重华也看着自己的妻子。在一瞬间,他就读懂了她眼睛里强烈的情绪。想起当初,她信誓旦旦地说可以允许他纳妾的神情,他不由失笑,几乎是毫无疑问的,肖重华淡淡一笑道:“多谢太子殿下美意。不过这位姑娘,我是不会带回府的!”
    众人面上一时之间都出现了惊讶的神情,随后就是震惊。欧阳暖的面色稽稍缓和,旁边的夫人们都掩口惊呼。
    男人们不能理解肖重华拒绝美人的原因。虽然永安郡主是个清丽脱俗的美人儿,可对着一个女人也会腻啊,再美丽的面孔也就变得平庸了。况且男人三妻四妾乃是寻常之事,肖重华堂堂一个郡王,平日里畏妻如虎不敢接受美人就罢了,怎么今天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太子亲自开口赠送美人。而郡王妃明显不敢当众开口阻止的情况下他也要拒绝吗?难不成…他是怕郡王妃回去秋后算账?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欧阳暖,那目中流露出的窥探几乎要将她淹没,看看那清丽的脸,柔和的笑,纤细的身姿,摆明了是柔情似水的美人一个嘛。根本看不出是会上演全武行的悍妇。不过一一肖重华这样作风强硬,从战场上下来的男人。会畏惧一个女人吗?众人沉默地看着这几个人,果然看到肖衍的面色一下阴沉了下来:“明郡王这是什么意思?”
    肖重华语气淡淡的:“殿下,我只是向妻子承诺过,终身不纳妾而已。”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什么叫终身不纳妾,这明郡王是疯了还是傻了,竟然说得出这种话来,大历朝开国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不纳妾的皇室子弟吧!莫说没有皇室子弟这么干,哪怕是寻常的富贵人家,也断然没有为了一个正妻就不再纳妾的道理,什么时候都是子嗣最重要的大历,只娶一个女人,就意味着断绝了更多开枝散叶的机会,万一明郡王妃生不出儿子。那他肖重华这一支,岂不是就要子嗣单薄甚至有断子绝孙的可能?再看看欧阳暖这样纤弱的身姿,怎么也不像是个很能生养的女子吧,明郡王真是疯了。
    肖衍的声音冷得像冰:“可是南诏皇帝将此女送来,指明是要送给明郡王的。南诏与大历的关系刚刚有所回转,重华你便是为了两国的和平,也该接受这位美人。”
    肖重华的脸色也变得冷漠起来:“殿下的意思是,南诏为了一个女子,就敢与大历再起硝烟吗?”
    若是自己承认了。岂不是说怕了南诏?肖衍默然片刻。道:“我也是一片好意。你却如此弃若敝履,难道说——你是刻意让我颜面扫地么?”
    众人本来还是抱着看热闹的心里,到这里,面上都收住笑,一些夫人甚至出言相劝,“郡王妃,快劝劝你家郡王,不过是一个侧妃。就算娶进门也动摇不了你的位置!”“是啊是啊。你是大公主的女儿,她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异国之女。难道还能威胁你不成?”“你若不喜欢。先娶回来放着就是!怕什么!”
    欧阳暖在这样的浪潮中,却是面露冷笑地望着肖衍。他这么做,是诚心要让自已不好过么?她曾经对肖衍说过,要个一心人,所以肖衍这么做,是要刻意破坏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肖衍的面色冷淡。看着欧阳暖,眼中分明透露出一种寒意,你们不是夫妻和睦,恩爱无比么,我倒想要看看你们中间夹了一个美人。还能不能这样情真意切!严花蕊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丽,她的歌喉,她的舞姿,她独特的风韵,无不是她的利器!将这么一个女人留在肖重华的身边,长此以往。他真能不动心?肖衍不相信。
    林元馨面色忧虑。却笑道:“殿下,这是好日子。您这样面若寒霜,可别吓着贵客了。”
    肖衍看向旁边的慕轩辕。道:“九皇子以为如何?”
    慕轩辕看了一眼肖重华。实在压不住眼中的戾气。低头道:“太子殿下是一番好意。我实在不明白,怎么会有人不接受呢?”
    肖衍冷笑一声,目光转向欧阳暖道:“莫非。是担忧明郡王妃不答应?明郡王你真是太多虑了,明郡王妃端庄识礼,心胸宽大,绝不是那等因为丈夫纳妾就罔顾女子妇德的妒妇!明郡王妃,你说是不是!”
    肖嫣然从未见过太子露出这样疾言厉色的神情,一时竟然忘了言语。而那边的欧阳爵握紧了拳头要站起来。却被一旁的镇国侯林之染一把按住:“不要冲动!”
    林之染的目光向欧阳暖望过去。她始终是他藏在心底的一个很重要的人,他宁愿忍受心痛,也希望看见肖重华好好照顾她,绝不愿意看到她因为丈夫宠爱另一个女人而落寞寡欢。可是,现在并不是说话的时候,若是现在贸然开口。就落实了欧阳暖是妒妇的名声。这样对她太不利了!
    大历开国以来。向来重视女子的德行,以前欧阳暖私底下若是不许夫君纳妾也就罢了。毕竟没有摆在台面上。她如果今天还一口回绝,只怕将来会受到别人的排挤,欧阳暖向来为人谨慎小心。林之染几乎可以判断她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多一个妾而已,就算是侧妃,林之染相信,欧阳暖的才智也足以应对。
难道眼睁睁看着姐姐受气?”欧阳爵的手爆出了青筋。
    “不可轻举妄动!你姐姐是大人了。她知道权衡利弊!”林之染始终抓住欧阳爵的手腕,不许他有任何的举动。
    “我不管。任何人都不可以欺负我姐姐!若是在她需要我的时候我还是要隐忍。我还上战场干什么!”欧阳爵刚要大声开口。却看见欧阳暖突然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往桌上一放,在静谧的大殿内,这样的声音格外令人心惊。
    “殿下的意思是,若我不同意夫君纳妾。就是妒妇么?”欧阳暖的声音清冷地。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
    肖衍也同样冷冷望着她:“不许夫君纳妾,难道不是妒妇么?”
    欧阳暖经自微笑:”殿下。我虽然孤陋寡闻。却也曾经听闻太祖皇帝的第二位皇后贤明皇后,自从她进入后宫。就废除三妃六嫔之惯例,太祖陛下的五子五女全是她一人所生。太祖皇帝上朝时。她与帝同辇而进,至阁乃止。在幕后注视着朝堂的一切,候其退朝之后又一起回宫。二人同返燕寝。相顾欣然。不仅如此。她见朝士及诸王有妾孕者,必劝上斥之。然而大家都对这位贤明皇后十分敬重。甚至将她与陛下称为二圣。依照殿下的说法,贤明皇后不让太祖陛下亲近其他女子。就是妒妇吗?应当不是吧。太祖陛下曾经说过。他日理万机。辛劳过度。若是后宫嫔妃过多。反而会不利于他身体康健。所以贤明皇后一举一动,皆不是出于妒忌,而是因为对太祖陛下的身休过于关怀所致。甚至被人误为妒妇也在所不惜,这样的女子。行事作风非同一般。我不敢效仿贤明皇后的所为,却也知道要为夫君的身休着想。明郡王在战场上曾经受过重伤。不适宜纳妾。我虽然愚钝。却也是为他的康健着想。当然一一”她看了一眼台阶下的严花蕊。叹息一声。道:“若是严小姐不在意这一点的话。我自然不会吝惜燕王府这一点地方。想来。养她终老还是没有问题的。”
    肖重华:“……”
    林元馨:“.......”
    众人:“……”所有人的目光落在肖重华的身上。那目中渐渐带了一丝怀疑。莫非郡王妃的意思是,这位明郡王有某种隐疾?这才不肯纳妾?在战场上受了伤?难怪一一难怪一直拖着不肯娶妻啊!
    身为众人面前被怀疑有某种隐疾的明郡王面无表情地坐着。听着自己的妻子对别人大谈关于他的身休健康问题。一言未发。
    欧阳爵不禁一手扶额。老天爷。姐姐你也太狠了吧。这样一招才叫永绝后患。以后估摸着再也不会有人把美女往燕王府塞了。
    要与肖重华攀上长久的关系,必须送上有分量的嫡女。但今天明郡王妃当场说了明郡王有隐疾。而明郡王也没有当众反驳。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难怪……明郡王妃嫁入燕王府半年也没生出孩子来。难道……明郡王在外从不寻花问柳。身边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大家深深觉得。今晚若非明郡王妃说出了真相。这辈子他们都要被瞒在骨子里了!
    严花蕊的面色忽红忽白。却是完完全全地去了要嫁给明郡王的心思。且不说这件事情的真假。看明郡王妃这样说话。简直是让一个男人威风扫地了,明郡王却不发一言。简直就是默许了郡王妃的意思,这样畏惧妻子的男人。就算嫁给他。她自己也没有出头的机会。她千里迢迢从南诏到这里来。可不想就这样藉藉无名地过一辈子!孤独终老。她一想到都浑身发寒。
    肖衍却完全不相信这种话,欧阳暖摆明了是要故意这样做。当真是可恶至极!他转眼看到欧阳暖扬起笑容。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顿时“唰”的一下变了脸色。
    “明郡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肖衍冷冷道:“你的意思是,你是为了明郡王的身休考虑,才不让他纳妾的吗?”
    欧阳暖微微一笑。丝毫也不脸红地道:“是。太子的好意,我为夫君心领了,只可惜,他不能接受而已,还请殿下为严小姐另择他人。”
    肖衍手里的酒杯啪地一下捏碎了,众人的脸色也都变得恐惧。太子这是真的被明郡王妃惹怒了!也是。这个女子太过伶牙俐齿,怎么能和太子对着干呢!哪怕她说的话句句属实,在众人面前说出来。也妨碍了太子的威望啊,
    “明郡王妃。你实在太放肆了!”肖衍冷冷地道。
    旁边自然有一位大臣应承道:“有道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传宗接代乃是人生大事,明郡王玉村临风、身居高位,却是至今并无自己的血脉,不许他纳妾,难道是要他绝子绝孙。后继无人吗?若是一味阻止夫君纳妾,岂止是刁妇,简直是毒妇!”
    欧阳暖微微一笑。面不改色道:“刘大人,你年轻的时候风花雪月,终日流连青楼楚馆,还娶了六个妾室。怎么不见有子传承呢?可见立妾太多很是伤身体呀,反倒弄的不能传宗接代了呢。”
    刘大人顿时语塞,面红耳赤。旁边的李大人看了一眼太子的脸色。道:“照你这么说。前朝富商武能后院妻妾一百,理应伤身过度。无子终老?又怎么会开武家昌盛之先河呢?”
    “前朝代宗皇帝也有三千妃摈。理应子孙满堂了吧!为什么终无所出。要兄位弟及呢?可见能不能传宗接代,与娶多少妾室是无关的。”欧阳暖冷笑一声。
    “你一一”
    男人三妻四妾,乃是寻常之事,尤其是明郡王。他身居高位,面容俊美,就算他不想纳妾。也依旧有无数美貌女子前仆后继地扑过来,这是挡不住的。欧阳暖也没想过挡住,但她最在意的,是肖重华的态度。既然他都坚决不肯,肖衍的行为与逼迫无疑。
    肖衍心中暗潮汹涌。脸上却是一片寒霜:“明郡王妃。你这是坚决不肯让严小姐进门了?”
    就在这时候。肖重华却突然站了起来。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到欧阳暖的面前。温言道:“殿下。我酒后头晕,身休不适,恕我先告退了。”
    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如果说刚才是明郡王妃对太子不敬,现在简直连明郡王都要跟太子对着干了。
    肖衍的脸色从来没有这样难看过,他刚要发怒。却听到林元馨惊呼一声,随后吸引了众人的面容。小竹大声道:“不好了。不好了。林妃娘娘好像要生了!”
    众人全都站了起来。面色发白地涌过去。“林妃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哎呀不好。真的要生了吗?””天啊。快把人抬回去!””快快快,轻一点啊!”一时之间宴会上乱成一团。
    肖重华微微皱眉。却听到欧阳暖轻声道:“咱们走吧。”
肖重华看了她一眼,立刻明白过来。低声笑了笑,道:“又是你的花样?”
    欧阳暖轻轻笑道:“走吧。”
    马车上。肖重华面色沉沉地盯着她:“今天的事情。是不是请郡王妃为我解释一二?”
    欧阳暖心道终于来了。她就知道他要秋后算账。她扬起眉:“我只是实话实说。为什么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女人稍有差池就会被人说失德败行。难道我不准你纳妾,是错了吗?”
    红玉额头上一把冷汗。小姐。你这口气也太嚣张了吧。小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肖重华瞧见她一副娇蛮的模样。眼睛里不由泛起一丝笑意,像是很开心。可是笑到一半突然止住了笑,面色阴沉地道:“不要转移话题,我怎么不知道。我有隐疾了呢?”重生之高门嫡女每日一更,精彩呈现,喜欢看宅斗、宫斗小说重生之高门嫡女的亲们,请收藏www.uxier.com ,以便下次更快的阅读!
上一章节:168章
下一章节:170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