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8    作者:秦简

    欧阳暖没想到肖重华有此一问.她不由笑起来 “怎么.觉得我伤了你的颜面,还是你舍不得那位才德兼备、舞艺卓绝的严小姐?”

    他都没注意那严小姐长得是圆是扁,她这醋坛子倒是打翻了,肖重华乌黑的眼睛里满是笑意,有心逗她:“舍得如何,舍不得又如何?”
    欧阳暖扬起眉.笑道:“刚才众人都说.那位严小姐才德兼备.色艺双绝.所以我就该大方地让她做你的妾室。这一点我实在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你要是舍不得.大可以去和太子殿下说.想要纳她为侧妃。只不过么.刚才我见到九皇子面如冠玉、相貌不凡.更是贵为皇子.才学了得.加上待人处事.谦恭有礼.品节方面必然不成问题。既然严小姐才德兼备.我就该同意她进门.那么九皇子那样优秀.我是不是也该再嫁一次,或者一一那位新进的榜眼.他可是三番四次约我吟诗弄词来着.或许我该问问他.愿不愿意让我纳为男妾呢?”
    红玉的脸上冷汗终于滴落下来.她看了一眼菖蒲.连忙扯了一下她的袖子.强行将她拉出了马车。
    主子的事情.还是让她自已解决吧.而且今天晚上的小姐好像喝的有点多了,一共是八杯酒,红玉跟着欧阳暖多年.知道她的极限不过是四五杯而已.实在是今天敬酒的有点多.郡王可能离得远没有看出来.红玉可是看见自家小姐走路都有点不稳当呢。
    丫头们都退下去了.肖重华这才发现欧阳暖有点不对劲.他在茶格上拿起茶碗.用温水涮了涮.才自暖壶里斟了一小盏茉莉花茶.递给欧阳暖,欧阳暖并不伸手去接.只是歪着头仿佛认真地看着肖重华半响.也不出声.肖重华笑了.将她拉过来.拿着茶盏让她就着自己的手.一点一点地喂她。欧阳暖竟然也乖乖地没出声.没反抗。
    这时候.肖重华才确认自己的猜测.这个丫头真的是喝醉了。依她的性格.就算反抗.也不至于想出这么损的招数.看她今天不但得罪了太子.连那两位开口说话的大人都给得罪了.哈,说的还都挺对,让人无从反驳,只怕明天她的悍妒之命就要名扬天下了。
    马车里很安静.静到可以听见外面的风声.丫头们都不敢来打扰.坐去了后头的毡油小车,肖重华见茶盏中的水已经没了.便将茶盏收回来.可是欧阳暖却突然如玩闹一般地咬住了杯沿。
    “松开口”肖重华像是哄孩子一样地道。
    欧阳暖皱眉.一下子松了,笑的眉眼弯弯,肖重华一个失神,茶盏”咣”地一声.摔在织锦的地毯上.欧阳暖便已歪在他怀里。
    这样的投怀送抱是极少见的.肖重华不由笑起来.乘势一把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在她背上摩挲.低声的道:“都跟你说了.不要喝酒。”
    “你们都欺负我。”欧阳暖语气极软.微仰起的脸象个孩子般.薄薄的雾水在双眸里浮上来了。
    肖重华听了.许久都不说话.眯起了眼睛.心道难怪连自己有隐疾这么狠的话都能说出来.当真是喝醉了。
    欧阳暖似乎感觉到他身上的热度,便将手伸到他的腰间.肖重华索性将她的手放进他的怀中.她穿过了衣襟,覆在了他的心口。她手心极凉.揉槎在他肌肤上.仿佛是块冰.让人只觉一阵寒意彻骨.肖重华自言自语道:“身上竟然这么凉.穿的这么少.冻病了怎么办?”
    欧阳暖也不理睬.只是把脸倚在他胸前.肖重华笑着将手臂合地更紧。一路回了燕王府明郡王妃又是被肖重华抱回自己房间的。一路上惊动了不少的丫鬟妈妈,面上都已经是见怪不怪的神情了,反正明郡王爱妻如命,不知道为她坏了多少原先定下的现矩.这都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了。
    肖重华将欧阳暖放在床上.看她似乎已经睡着了.不由轻声道:“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够蒙混过关。”
    咦,装醉已经被发现了吗?欧阳暖的睫毛动了动.仍旧没有睁开口他的唇齿紧紧贴上她微微起伏的颈窝.而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轻颤着.肌肤上.发上,颈上.拭不清的挑逗:“我今天才发现.自己娶回来的是个醋坛子。”
    欧阳暖睁开了眼睛.至近的看到了他的眼睛.充满了深情与宠溺。还没来得及开口.他的唇缓缓地压含上来.....压住了她的笑,带起一阵战栗。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起了风.在静谧的屋子里都能听到.沙沙.....沙沙......夜风不停的穿梭过屋顶的明瓦.清晰的声音仿佛就在咫尺.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抓到那风。
    不知是靠的太近.还是因为屋子里染了熏炉.温度过高的缘故.她的皮肤上渐渐密密的汗意.凝结成细小的汗珠.顺着起伏优美的曲线慢慢滑下去,落在锦褥上,泅泅的湿了一层。汗意朦朦之中,异样的白衬着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点点痕迹.分外触目。迷乱中,她抬起手臂.如蔓藤般缠上他的背,抓紧了,微弱气息拂过他的耳鬓.与凌乱的发丝料结在一起.断断续续的,想压抑而压抑不住的疯狂。
    水气慢慢的蒙上了她的一双眼。
    窗外风声更大.而欧阳暖只觉得四下顷刻里静了.只余下他的声音.摩挲着.滑入耳内。”你是我的。”他的手带了一种不可抚拒的力量.只顾紧拥着她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休内。
    “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你只是我的!”一向冷静持重的明郡王.孩子似的.特地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所以.再嫁或者男妾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她只是说着玩.他却当真了.欧阳暖忍不住开始笑了。她睁大眼睛,想要看请楚眼前人的表情.才发觉身体困倦无力.依顺的靠到了他怀里.他的手十指分开的将她的手合在了自己掌心口
    十指相扣.不能分离。
    不知何时.窗外天光已大亮.星星点点的晨光.映进锈金纱帐里。床畔的烛已几乎燃尽.堆簇的垂泪,凝成殷殷赤色干涸在琉璃罩上。日影透过明角.穿过床纱.映在欧阳暖的脸上.腆出一抹极恬然的笑意。
    肖重华轻轻起身,穿上衣服.又合起门离开,红玉低声道:“郡王,您要出去?”
嗯.你家小姐若是醒了.准备一碗醒酒汤给她.要热的.嘱咐她不可以贪凉。”
    “是。”
    今天一大早.太子就派人送来了帖子,肖重华很明白.这是昨天的后遗症,肖衍这个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昨天吃了那么大的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不给出个明确答案.暖儿就不得安生。
    书房里,肖衍正在用早膳.林元馨也陪侍在侧.昨晚上太医来看了之后说生产的日子还未到,可能是一时受了惊吓需要静心休养.然而肖衍听了这话.就什么都明白了。
    厨房送了细米白粥.八样小菜.另外配了四样点心,摆了满满一桌子。
    肖衍看着菜式道:“很精致.看着就有胃口.你费心了。”
    林元馨恬静微笑:“殿下喜欢就好。”
    肖衍勾起唇角,笑道:“你费心的事情,怕是不只这一样见 “
    林元馨微微一愣,原本嘴角蕴着淡淡笑意,听到这里.顿时没了.心下渐渐有些微凉意.只隐隐觉得他要说的不只这些,必定是与欧阳暖有关。方才笑道:“我是殿下的妃子.自然全心会意为殿下着想.便是多费心些.也是我的责任.殿下不必放在心上。”
    肖衍刻意留意了一下林元馨的神色.湛湛双目.掠过一丝冷酷.“如今你临盆在即.又刚忙完了父皇的寿宴.诸事烦琐.恐怕你心力不支。我的意思是想让兰妃从旁协助一二.你觉得如何?”他的话说的轻而缓.却像是一根刺.狠狠扎进了林元馨的心里。
    兰妃只是个出身卓微的庶女.他明知升了侧妃已经是天大的破例.现在竟然还要她将协理太子府的权力交给对方.这就是在变相惩罚她。昨天晚上的事情.因为阻止了他将美人赐给肖重华.他就在自己即将生产的前夕用这种法子来给她警告,他的心思太叫人寒心口
    林元馨美丽的容颜上找到一丝半分的不悦与愤怒。天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极力克制住这样的表情.不让它出现在自己的脸上.只是微笑.似乎在认真倾听他的话语。她浅笑道:“殿下体恤我.自然没什么不好。”
    肖衍微笑:“盛儿很喜欢暖儿吧.你又快要生产了.不妨经常让暖儿与他亲近。”
    他毁了自己的一生还不够.到现在还不肯放过暖儿,实在是贪心又令人恐惧。林元馨的面容犹带微笑.得体地隐藏起内心翻滚的恨意。抿嘴思量片刻.缓缓道:“殿下的心意是好的.只是将来暖儿也要有自已的孩子.怕是没办法帮我照顾盛儿,好在盛儿的身边还有乳娘,平日里的事情也不用我费心的。”她小心观察他的神色变化.继续道:“我如今身休不便,不能随时伺候殿下.我瞧那严家小姐在府里住的很习惯.对殿下也很仰慕一一”她略停一停.见他隐约有怒色在眉心.继续道:”不知殿下是否有心将她封为侧妃呢?”
    肖衍冷冷望着她.面色沉静如水.眉心隐隐暗藏惊涛。林元馨忙道:“我一时糊涂.竟私下揣测殿下的心意.还请殿下恕罪。”说着俯首于地。她身子重了,一下子跪下来肖衍自然不好再发怒,只叫人将她搀扶起来。
馨儿是全心全意为我着想.我当然是明白的.只是你如今身体不好.就不要忧思过甚了。”说着,他对一旁的丫头道:“扶你们娘娘回去。”
    林元馨掩住了唇边一丝冷笑.起身告退。
    一个时辰后.明郡王到了太子府。
    肖衍一见到肖重华.立刻满面笑容地迎了上来,像是以前说过的恩断义绝的话从来没有存在过.这就是他的本事.颠倒黑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偏偏他自己还做的十分自在,根本看不出丝毫的真实想法。
    肖重华和他相处二十多年.太了解这位太子的心思了.他今天若是不出现在这里.明天肖衍就会想法子去为难欧阳暖.既然如此.不如由他来解决这件事。
    肖重华在椅子上坐下.早有人送上茶来.那人轻声道:“郡王请用。”
    肖重华头也没有抬.只是喝了一口茶.肖衍笑道:”难为严小姐亲自上茶.重华怎么都没有发现?”
    肖重华语气淡淡地道:“怎么太子府中连端茶送水的丫头都没有么?”
    严花蕊面色一白,几乎站不住差点向后栽倒,人家对自已连看都不看一眼.还冷言冷语的,分明是没有一点意思.这真是让人难堪到了极点.想自己虽然出身南诏.可是比大历京都双璧的美貌也不差了.为什么这位明郡王连看都不看自已一眼?
    肖衍笑道:“严小姐千里迢迢到这里来,可是为了见明郡王一面,昨天晚上永安在.你不好说什么.怎么今天她不在.你还是这样冷冰冰的.莫非真的如同传言所说.你畏她如虎么?”
    肖重华合上茶杯.双目闪过一丝讥嘲的笑意.面上却淡淡的:“殿下要这么说.倒也是事实。”
    天底下竟然真的有畏妻如虎的男人.简直跟传说中英明神武的明郡王判若两人.跟她想象中的明郡王也是差距十万八千里.皮囊再好,功勋再卓著.有什么用!家里有个母老虎.自己还有地方站吗?听到这话.严花蕊的脸色更白了。
    肖衍深吸一口气:“严小姐既然已经到了京都,就不会再回南诏去了,你若是不肯收下她.岂不是要逼死她吗?重华.你虽然对女子无情.可你不会眼睁睁把人逼死吧?其实,你若是不想让永安知道.你的别院不是很多吗,用来金屋藏娇不是更好?我保证.永安绝不会知道的。”
    你惦记我心爱的妻子.还要我给你腾地方.这世界是疯了不成?肖重华心中冷笑.面上越发冷淡:“哦?严小姐无处投身吗?太子殿下宽厚大方.自然不会吝啬一口饭一块地方的。”
    肖衍心中暗骂肖重华狡猾.故意装作听不懂自己的意思.却也不便发怒.只是保持着得体的微笑.道:“人家是送来给你的美人.我怎么能自己留用呢,你说笑了。”
肖重华不置可否.看了严花蕊一眼.道:“那么.严小姐想要谋个夫婿.军中多的是青年才俊。”
    这就是绝对不会收这个女子了,肖衍的眼犀利如剑,无底,定定望注肖重华许久.肖重华也冷冰冰地望着他.两人对峙片刻,几乎连屋子里的气氛都僵硬了.严花蕊只觉得小腿肚子打软.她总觉得.自己根本不是这两人争执的焦点.他们争夺的另有别的.可是无缘无故被牵连进去.她觉得脊背窜上来无比的寒意,恨不得自己立刻消失才好。
    片刻后.肖衍才淡淡道:“好了.你先下去吧!”
    严花蕊大大松了一口气,敛眉垂目朝他们二人福身一礼之后.优雅款步离去。
    肖衍站起来.走到窗前.眼色阴郁深黑.对肖重华问道:“若说.我愿意将幕红雪让给你呢?”
    肖重华一声轻笑.犀利如钩:“殿下,香雪公主的意义.可不只是个女人而已。”
    肖衍当然知道慕红雪的意义.可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迫切地对欧阳暖产生占有的欲望.他希望.欧阳暖只属于他.而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他不惜用从前最重视的某些东西去换。慕红雪是高昌的公主.娶了她.意味着和高昌结盟.如果是从前.肖衍是绝对不会把这样的机会送给别人.可是今天.只要肖重华点头.他会实践这个诺言。
    “重华.我不是在开玩笑.慕红雪是天下第一美人.又是高昌的公主.娶了她以后的好处不用我说你都明白.我只是要你答应一一”
    “抱歉.我不答应。”
    但对于这样的的回答.肖衍整个人几乎变成石塑般,眉端细不可微的一凝。
    鎏金炉内的炭火陡的一窜.爆出声响。wWw.uXier.Com
    肖衍猛然觉得一阵怒火涌上来.用了极大的气力才压抑住哽在心中的怒火。
    阳光在肖重华俊美已极的面庞上涂泽深深浅浅的影,没有半点犹豫的.他的唇微微抿出含着深意的笑.只道:“还有什么话说吗?.’
    肖衍没有想到.慕红雪加上严花蕊.两个美人.背后还携带着绝对不可小觑的政治力量,这样的交易.竟然都换不回一个欧阳暖!他简直是不敢置信!肖重华是疯了不成!
    肖衍是这样想的.肖重华也是这样想的.他没有想到.肖衍竟然会为了欧阳暖作出这种决定,把这样的两个人送到自己身边,情愿交换一个对肖衍根本没有多大用处的暖儿.若非从小和肖衍在一块儿.他几乎怀疑眼前这个太子是换了个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肖家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不顾一切的疯狂因子,更难得的是.他们总是对同样的东西产生执念,譬如肖钦武和燕王.譬如肖重华和肖衍.就像是宿命一样.总是殊途同归.斗个你死我活。
    肖衍冷笑一声,看着肖重华已经走到门口,道:“肖重华,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他情愿彻底毁掉欧阳暖,也绝不让肖重华沾染分毫!
    林元馨没有回到自己的院子.而是乘上马车去了自己的别院.不只如此,她快速地命小竹去请欧阳暖来。
    等欧阳暖姗姗来迟的时候.已经到了用午膳的时候,她一踏进门.就看到林元馨面色沉沉地坐在椅子上.一副心烦意乱的样子。
    欧阳暖晓得她不高兴.遂摒退了众人.亲自端来一杯茶轻声道:“表姐.怎么了.......
    林元馨叹了口气:“暖儿.你也太傻了.昨天晚上你这么做.是要和太子彻底翻脸吗?”
    欧阳暖深深地吸气.心中却另有一种明澈:“肖衍的性格.这也是迟早的事情。况且.若是一味退让.他只会得寸进尺罢了。”
    林元馨小指上戴的金护甲忽然”笃”敲了一下桌面.慢慢道:“眼前是对付过去了.只怕将来还要旧事重提。”
    欧阳暖冷笑:“旧事重提?太子真是吃饱了撑的.往别人后院送美人,他是想要送个奸细来吗?”
    林元馨冷笑一声.道:“他是为了你。”
    欧阳暖紧紧抿着嘴听她说完话.道:”为了我?我可没这么重要.....”
    林元馨默默思索道:“是不是,你自己心里头也明白.我看他根本就是还没有断了念头.把严小姐送过去.一则是离间你们夫妻感情,二则也是在明郡王的身边扎下钉子。”
    欧阳暖怔怔出了会神.终于端起茶碗呻了口茶.慢慢道:“这颗钉子.他自己亲自来钉上,就不怕反弄伤了手?”
    林元馨抑不住心底翻腾的恨意.冷冷一笑.阳光隔着窗纱暖烘烘照在身上.心口却是说不出的寒冷与难过:“他自己做才能放心呢.严小姐不过是块敲门砖,只怕他还有后招。”
    欧阳暖想了想.回眸道:“还有后招?”
林元馨怒极反笑:“严家小姐,明郡王摆明了没把她放入眼里.我倒要瞧瞧肖衍还能生出什么事来!”
    欧阳暖慢慢摩挲着光洁的茶碗.寻思片刻道:“我瞧着.还有一位大美人在那儿.就看太子舍不舍得了。”
    林元馨皱眉,“香雪公主......这不可能吧,肖衍是很看重高昌的.要让他把公主都拿出来做礼物,除非是疯了。”顿了顿又嘱咐:“不过.你也要多加小心才是。”
    送走了林元馨,燕王府的马车在半个时辰后才出了门.可是走不过一个时辰.就被人拦住了.红玉掀开帘子.这时.一名护卫走到欧阳暖身边.说道:“郡王妃.太子有请。”
    燕王府的护卫都在后头跟着.隐隐对这名护卫虎视眈眈.但他却是半点也不畏惧似的。欧阳暖知道大庭广众之下.肖衍做不出什么来.便慢慢下了马车.吩咐他们稍候片刻。
    进了凉亭,欧阳暖一眼便看到了亭中的肖衍。他身上的太子袍.在阳光下有种灿金色的流光.格外地引人注目.仿佛在彰显着身份的与众不同。
    旁边的人悄悄退下.四周陷入一片死寂中。
    欧阳暖微笑,“看来太子殿下已经知道了我和表姐的事!”
    肖衍叹一口气,走出亭,俊朗的面容带了一丝叹息:“世上总没有不透风的墙.她一个月总有两三天不在府里.自然会有人将事情调查清楚了告诉我。”
    欧阳暖看着不远处的马丰:“不知太子有何事?如果没什么事.我得回去了!”
    欧阳暖看着自己的眼神.掩不住那种淡淡的厌恶.想起她看着肖重华时的柔情,肖衍心中涌起一种无法抑制的酸意。他冷笑两声.“你说,若是我将香雪公主送给肖重华.他会如何?她可不是严花蕊.她是真正的天下第一美人.容貌才华身份都远超过你.你说.肖重华会作何抉择?”
    欧阳暖想了想,突然笑了:“殿下.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挑拨我们夫妻感情,叫我们分开?还是为了让我痛苦难过?”
    肖衍冷笑:“你说呢?上次你曾经对我说.只要得到一次我就会放手.我自己也是这样想的,可我现在却依旧没办法忘记你.在我痛苦的时候,怎么能让你们幸福?”
    听听这强盗的逻辑.大概只有肖家人才能说得出这种自私自利的话来。欧阳暖勾起唇角.道:“纵然你让别人成为了肖重华的侧妃.又能得到什么?”
    “侧妃?严花蕊或许只能做个侧妃.可慕红雪呢?她可是高昌公主.你这个正妃都得给她挪地方.就算是大公主出面,你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变成一个平妻!”
    平妻?欧阳暖心中冷笑.肖重华要敢娶慕红雪进门.她立刻就离开.她绝对不会容忍丈夫的身边出现一个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女人.这是她的底线,任何人也不能触犯!
    “怎么.你怕了吗?你怕慕红雪夺走明郡王的心?”
    欧阳暖轻笑一声:”太子.慕红雪对你可是很重要的.你真的舍得?”
    肖衍面部的线条绷得紧紧的.眸中好像是有火焰在燃烧:“为了你.没有什么舍不得!”
    “肖衍.”欧阳暖迎上他的目光,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肖重华绝不会娶慕红雪,若是他娶了她.我立刻离开燕王府,到时候不光他再也找不到我.连你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的双眼亮如星辰.其中所透出的坚定与信心.让此时的她看上去无比美丽。
    他们两个人.都是这样的斩钉裁铁.甚至是一种坚不可摧的默契。
    肖重华同样这样说.没有一丝犹豫的。
    看着眼前的欧阳暖.肖衍的心一阵酸痛。
    他突然伸出手.用力捏住她的手腕.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好.既然你对他如此有信心,我倒要看看.究竟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欧阳暖一把甩开他的手.淡淡道:”殿下执意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欧阳暖,你和林元馨打的什么主意.当我不知道么?”她刚走了几步.肖衍的声音从遥远处传来。
    欧阳暖止住了步子.只觉得一股寒凉之气慢慢升上来.他察觉到了什么,又在怀疑些什么?
    “周芝兰也怀孕了.若她这一次生个儿子.你说会对盛儿有什么影响呢?”
    欧阳暖皱起眉.从盛儿出生开始.肖衍对他就是不冷不热的.盛儿是他的长子.可他对盛儿.还不如对周芷君留下的女孩儿疼爱。凡事总有理由。子嗣关乎皇家根本。若是说肖衍不想要儿子.那简直可以说是滑天下之大稽。除非他是疯了.不然是断不可能有这种想法。那么.为什么呢?欧阳暖的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念头.除非肖衍一直防备着盛儿!不.应该说他其实并不是针对这个孩子.而是防备着表姐和镇国侯府!这事越是细想’欧阳暖越是觉得如此。肖衍一直防备着表姐.欧阳暖不会忘记肖衍的性格,他要求一切都让他安心,如果盛儿没有威胁到他的地位,不会成为他登上帝业的阻碍,那他自然不会怠慢了这个孩子.可若是镇国侯府有了别的念头,比如扶持盛儿登基之类的想法.那他必然会在开局之前除掉自己的儿子’
你最好劝劝你的表姐,让她不要忘记.她先是我的侧妃,然后才是盛儿的母亲.而这一切都是我给她的.不要妄图摆脱我的掌控!”肖衍的声音冰冷.欧阳暖的脚步缓了缓.随即更快地走了出去。
    这个男人.只要谁威胁到了他的地位.他都会毫不留情地铲除.真是可怕!可欧阳暖不明白.既然他这样想要那个位置.就该远离自己.拉拢肖重华.为什么要无缘无故树立燕王府这样一个敌人吗?这不是和他牢牢掌控最高权力的愿望相违背吗?
    回到燕王府后,欧阳暖想的脑壳疼.索性躺着不去想这个问题了,反正想来想去也是想不出什么名堂。肖衍这种人的心思太难猜.也根本猜不透.干脆不理就好了。
 她这里歪在床上休息,肖重华进来的时候.还以为她哪里不舒服.仔细瞧了瞧她的面色:”酒醉还没醒?”
    “没有.”她险些说出自已没喝醉.想了想,把这句话咽了下去.若是承认自己没喝醉,岂不是要告诉他昨天是在装醉的话,他岂肯善罢甘休?
    他见她真的没事.索性也脱了靴子跑到她身旁躺着.她惊讶:”你做什么?”
    “午睡!”他回眼看她.往她边上一躺:”昨天晚上喝多了.我也头晕。
    她要起身:“那你睡吧,我起来了。”他眼也不睁,伸手勾住她,“你别乱动了,陪我睡一会儿。”
    欧阳暖瞅着他的面容.仿佛他还瘦了些许,一时看着看着,却觉得心里有一种揪揪的感觉又上涌。人家都羡慕王侯富贵之家,却不知道要付出比旁人多出多少的辛劳,除非肖重华放下肩头的担子.否则.他这一辈子都比任何人要劳碌。
 她想了想.突然道:“你曾经说过.有一天要卸下这些责任.是不是?
    一一一一一一题外话一一一一一一
    大家问我.肖衍这么讨厌.为什么还不死.我想说.这里每个人的结局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他不死.是因为后面有很重要的情节与他有关联.也与结局有关联一一
    亲们,阅读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网址:www.uxier.com ,大家加入收藏,方便明天及以后的阅读!
上一章节:169章
下一章节:171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