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9    作者:秦简

    肖重华闭上眼睛,轻声地道:“我答应过,决不会忘记。但是你答应我的事,也不可以毁诺,不管到了何时,你都要记得。”

    欧阳暖一怔,随后笑了。wWw.uxier.cOm
    肖重华说了这话.就仿佛安静地睡了。她看着肖重华的睡颜,想起曾经见过的燕王妃的画像.那可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而肖重华的容貌.其实像燕王妃更多过燕王。有着俊美的五官,便是蹙眉含厉之时,也是带着一种令人心醉的麂力。而他的长兄肖重君,虽然身体孱弱,可眉眼之间却更像燕王一些。
    她一时想着,再复看他。不由微微的含笑,眼前也恍惚起来。想着成婚以来的点点滴滴,满心也溢出那甜暖之味,也因眼前静睡的容颜,让她也有了些微的温情。此时帐垂幔掩.红玉几个也都在外远远服侍勺她微微一笑,用手指小心翼翼的去临摹他的五官,指腹一点点地抚去,一时触到他下巴轮廓四周,他仿佛不舒服,也许是还未熟睡,眼睫动了动,让地忍不住更是笑。心里“咚咚”地,有种说不出的温软。她抚了一阵,眼见他没什么反应。便大了胆子凑近去瞧他,眼睫毛竟也是如此浓长的,眼尾线拉的秀长,引人也想摸上一摸。鼻尖挺翘的,鼻粱笔直的像是拿尺子量过。别人说过,肖重华是皇室第一美男子,这称号的确不是浪得虚名的,她接了摸他的唇,觉得很温软,身体已经主动凑贴过去,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小突然觉得唇一下被他吸住了!她脑海里这才冒出羞窘的意识.仿佛这样做是极不妥当的,
    抬眼间见一双愚亮的眼睛正瞅着她。她脸上差点就要滴出血来,正想躲,谁料后背一紧,他的双手已经按住了她的后背:“这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哦。”他轻声笑道。他难得温柔地像潭水,引着她不由自主地沉迷。只觉他唇齿之间淡淡含馨。越发胶着让她越是沉迷醉。一时间手也顿住了”此时他摁着她的手在松,由着她慢慢往他脖子上绕。
    肖衍的建议,肖重华一下就听懂了,可是看着眼前的人,明明外表很温柔,可内心却是一团冰,他不知捂了多久才能捂热一点点,杀了他也不会让给别人!别说用什么公主来换,就是用江山来换,他也绝不会点头的。江山容易得到,可是他若是失去她,去哪里再找一个让他不由自主地就想宠爱的女人呢?怀里的小冰块,是绝对不能让给任何人的。
    过了很久,肖重华睡得熟了,欧阳暖还是睡不着,却不敢翻来覆去,生怕吵醒了他。这时候,红玉悄悄走近了,向欧阳暖打了个手势。
    欧阳暖微微挑眉,随即轻手轻脚地起身,走出内室,红玉才在她耳边轻声道:“小姐,董妃娘娘去上香,请您同往。”
   董妃?欧阳暖愣了愣,对方可是有一段日子对自己比躲避如蛇蝎了啊,怎么今天这么好,居然邀请自己一同去上香?她想了想,红玉低声道:“是不是找借口推了。”
    欧阳暖笑了笑,怎么能雅,推掉的话,等于在告诉董妃,自己很畏惧她,不战而降,她可不会做这种事。所以她笑道:“她既然请了我,那么世子妃也是要请的吧。”
    红玉道:“是,世子妃已经准备好了。”
    欧阳暖点点头,轻声道:“既然如此,让方嬷嬷留在家中,等郡王醒了,告知他我陪着董妃娘娘去上香就是。”
    “是。”
    出了府.董妃入眼就是欧阳暖那一身素净的淡紫色长裙,欧阳暖笑着上前行礼,董妃也是言笑晏晏地扶起她:“不必多礼了。”
    旁边的孙柔宁微微侧首,自从上次董妃身旁的何妈妈和慧娟出了事,董妃就闭门不出,当真一副因为仆人犯错而受到牵连的思过模样,而燕王府上上下下,虽然好奇董妃娘娘为什么会闭门不出,却碍于主子们难看的脸色不敢多话.当然私底下还是传出了不少风声。
    看到董妃一身正装,欧阳暖不由微笑道:“今儿既非初一也非十五,娘娘怎么想起来要去拜佛了?”话里已隐隐带了一丝讥讽。
    董妃垂眼,唇际只略有笑意:“拜佛可不是非要初一十五的,只要想去,什么时候佛祖都不会拒绝”
    欧阳暖微一凝神,一旁的丫头早已在董妃脚下搭了脚凳,董妃扶着身边丫头的肩拾阶而上,步态极慢,仿如行在棉絮上一般,飘然无声”随后她回过头,又道:“今天轻车简从,就委屈暖儿和我一辆马车了。”
    燕王府这次拜佛,一共三辆马车,前面较为宽敞的是董妃的;茁二辆是羽柔宁的,第三辆就是丫头妈妈们坐的马车,既然马车已经订下了三辆,欧阳暖自然要在董妃和孙柔宁的马车里选一辆。若是欧阳暖金下董妃这宽敞的马车选择了孙柔宁,自然是告诉别人她和董妃之间有嫌隙,欧阳暖微微一笑,顺着凳子上了马车。
    马车的窗子上蒙着一层窗帘,透过窗帘的阳光已经变得很淡,董妃的日光很沉静,半点也不见失意人的落箕,欧阳暖被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也不免暗自感慨,姜果然是老的辣。
    董妃并无一丝白发的黑丝上戴着一只凤凰发簪,发慧上垂下的猫眼红宝石顺着马车的行进而微微晃动,欷歔有声。马车里,就只利了董妃和欲阳暖,伴着两人的呼吸声.静谧的近似死寂。
    董妃却陡的轻笑一声,对欧阳暖说:“暖儿...”前些日子.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
    欧阳暖一愣,她以为,董妃绝不会主动提起这样的话。
    她扯开唇,笑道:“娘娘,您这样体恤我们,哪里来的误会呢。”
    董妃微笑着,唇畔带了一丝惋惜:“我十六岁就嫁进了王府,跟着王爷那么多年,时这王府里的事情,看得最清楚了,我相信;何妈妈不会做出那么糊涂的事恃给别人留下把柄,而慧娟也绝对没有那种胆子.竟然敢谋害世子。这就说明.背后有人在陷害她们。”说到这里,她的语音又是一转,已带着些许森然道:“她们都是我的心腹,针对她们的人,真正要对付的人是我!”
    说着.董妃的眉峰一挑,眼稍处掠过一抹阴鸠。转头望向欧阳暖.然而欧阳暖笑容平静,浓密的长键安静无波,什么也看不出来。
    “所以呢?”欧阳暖这样问道。
    看到欧阳暖这样平静的笑容,董妃只觉得自己太阳穴上血脉在激烈跳动:“我觉得,这个在背后设计陷害我的人,必然是对我有所误会。可是,我与任何人都是没有利害冲突的.我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平安长大,希望王爷身体康健.其他的就不再奢求了。”
    欧阳暖只觉得董妃说的话别有深意,然而却不知道对方究竟想要说什么.或许.董妃是在后悔自己以前的所为,打其求和吗?
    现在求和,已经搭上了两条人命,是不是太晚了点?欧阳暖心中这么想,就听到董妃和煦地道:“什么事情.都比不上家庭和睦重要,纵然有误会,说开也就好了,根本没有必要将事情弄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这样,反而会让王爷他们为难,暖儿,你说是不是?”
    欧阳暖微微笑道:“娘娘念旧,舍得何妈妈和慧娟的性命吗?”那两个人都是死在自己手上,董妃这。恶气能忍得下吗?
    董妃一声长叹.伸出手扶在欧阳暖手腕上,轻声说:“暖儿,那些不过是下人而已.最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和睦,因为只有我们和睦了,这日子才过得下去。”
    欧阳暖已经可以肯定,董妃是来求和的了g低下头,可以见到董妃那保养的胜似少女的纤嫩手指,指甲上鲜红的丹尧,明晃晃的,都映在了欧阳暖的眸子里。她默默地笑了笑,垂下了头:“娘娘放心,我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既然娘娘说了家和万事兴,自然是以大事为重的。”
    这是答应了?董妃目光蓦然一颤,一时波光流转,竟仿佛少女般清澈灵动,一丝一丝喜悦已无法抑制的渗了出来。手下意识的抓紧欧阳暖的手,笑道:“你应了?”
    那双看起来无比亲切的眼睛看着她,欧阳暖不禁微笑,殷红的唇中慢慢吐出这两个字,”自然。”旋即,乌金似的眸子深处就有了火光微烁。
    应才怪,若是人的承诺可以随便相信,欧阳暖早不知道死了八百回了。董妃如今的示好,欧阳暖不认为是对方因此痛改前非了,与此相反,她觉得董妃是换了策略罢了。不过,不管董妃在打什么主意,欧阳暖都毫无畏惧。董妃对她凝视良久,方压低声说:“暖儿真是宽宏大度的人”
    欧阳暖抽出手,恭谨笑道:“娘娘才是最宽宏的。”自己的丫头被逼死了,还能与对方言笑晏晏地谈天,欧阳暖还真是非佩服不可。
    马车行到南大街,却突然听见有人大声疾呼:“走水啦,走水啦,快救火啊!”声音由远及近,马车一下子停住,欧阳暖掀开窗帘,后面车上的菖蒲动作最快,迅速到了欧阳暖跟前:“小姐,是前面不远处的房子着火了。”
    菖蒲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丫头,然而欧阳暖只看了一眼,就判断出那是驿馆。驿馆就坐落在南大街上,足足有大小房屋数十座,外观华丽巍峨,内在雕粱画栋,多年来用于款待来大历的各国使臣和贵宾。
    不多时,驿馆的方向已经是火光冲天,人声鼎沸,火头如潮水般由驿馆向街道上延伸,烈焰滚滚,浓烟熏得人睁不开眼。
    欧阳暖看着汹涌的人群皱眉,回头对董妃道:“娘娘,前面着火了,恐怕现在南城门都封住了,咱们是不是另外改道?”
    董妃的面色也显得很惊讶,道:“火势很大吗?”
    欧阳暖看了一眼驿馆的方向,已经有京兆尹的人匆匆赶来救火,不少百姓也拎着救火的木桶木盆之类的冲过去,但是火势太大;这样的大白天居然能烧红半边的云彩,恐怕只凭这些人是救不了火的,继续留在这里还会有性命之忧。
    董妃面露忧虑之色:“香雪公主还在驿馆里吧.要不要派人去问问?”香雪公主?欧阳暖一怔,随即淡淡地道:“娘娘,现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我们派人过去,是在拿他们的性命开玩笑,火势这么大,一定会有人受伤的!”
    欧阳暖说这句话,原本是打算好不管董妃是否坚持,都直接调转马头回去的.可奇怪的是.董妃并没有坚持,只是道:“那你做主吧。”
    既然如此.欧阳暖也不再客气,吩咐车夫立刻调转马头回去,并且让人将孙柔宁请到前面这架马车上来,等到孙柔宁过来,脸色已经是非常难看:“怎么回事?前面怎么会无缘无故着火的?”
    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欧阳暖打断道:“回去再说吧!”孙柔宁点点头。
    车夫立剂调转了马头向来时的路离去.就在这时候,后来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欧阳暖回头望去,竟然是高昌的九皇子兼轩辕,他一马当先,怀里还抱着一个人,等他跳下马,快速抱着那个人向燕王府的马车走过来。董妃主动掀开了帘子;关切道:“香雪公主怎么了?”
    慕轩辕看到燕王府的马车,想也没想就走过来,现在发现欧阳暖竟然也在马车里,不由得一愣,随即道:“她足被迷烟熏得晕了过去,不碍事的,我得赶紧回去帮着救火!我妹妹就拜托给您了!”说着,他看了欧阳暖一眼;迅速转身就耍走”就在这时候,慕红雪突然睁开了眼睛,虚弱地道:“九哥。”
    慕轩辕一愣,赶紧问道:“红雪,你还好吧?”
    幕红雪猛地呛了几声,欧阳暖连忙吩咐红玉为她训了茶,她才缓过一口气来:“我好多了,谢谢明郡王妃。”
    欧阳暖看了一眼越来越汹涌的人潮,发现整各街道几乎堵了一半,马车已经没办法行进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的事情很奇怪,怎么好端端的出个门都能遇到失火呢?
    欧阳暖正要问慕轩辕驿馆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一阵劲风迎面疾至,慕轩辕面色一变,突然伸手将欧阳暖向前一拉,欧阳暖一下子失去了平衙,整个人向马车下掉去,红玉几乎尖叫起来,欧阳暖只见慕轩辕挥刀斩落了什么,“叮”的一响,原来是一支箭,欧阳暖还没挥落到地上,就被慕红雪抓住了手臂,这就够惊吓的,谁知从街道两旁的屋子里,接二连三地射出二支诗、第三支箭.....慕轩辕斩落了好几支,可是箭密如蝗,将车夫在瞬间变成了靶子,鲜血流了一地,那场面是前所未有的混乱.人群开始爆发出疯狂的动乱,人们不知道这些箭究竟是从都里出来的;也无从分辫该怎样躲避。
    慕轩辕和他带来的人又打落了数支箭,墓轩辕快速指挥武功稍微好点的人围成保护因.挡开利箭。红玉和菖蒲都在这个瞬间被欧阳暖椎到了车底下躲避.而欧阳暖眼睁睁看着有支箭突然朝自己射过来,躲避已经是来不及了.谁知就在此刻,慕红雪突然将欧阳暖推了一把,欧阳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就看到那箭头”噗”一声器进了慕红雪的肩头,顿时鲜血四溅,董妃显然也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她大叫了一声”公主”,随后扑上来查看慕红雪的伤势。
    在密密麻麻的箭雨中.那些羽箭穿破马车的顶部,“砰砰”连声激起的碎屑溅在欧阳暖的脸上.带起十分的疼痛.跟在马车后面的燕王府护卫拼命的想要保护主子,然而人群太多,太过疯狂,将他们越挤越远,几乎无法靠近马车。四面落箭似一场急雨,铺天盖地将整个马车笼罩在其中。
    是谁?什么人在京都这样明目张胆的杀人?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杀高昌国的人?还是要杀燕王府的人?一时之间,欧阳暖的心中起了无数个念头,然而情形已经危险到她没办法再准确地判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恃,她只听到无数羽箭撞在马车上,”啪啪”的像是无数扑火的飞蛾,那些蕾带着尖利的啸声,不光是箭,那边持馆的火势也越来越大,空气里企是灼焦的味道,在这个瞬间,欧阳暖几乎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
    欧阳暖下意识地回头.却被慕轩辕一把重重将她背心一按,大喊道:“伏下。”
    火云狂卷,”咯喇,,声不断传来,驿馆的房梁纷纷断裂.砸在地上发出巨大声响.溅起更烈的火团,救火之人纷纷四散逃离」而马车这边的情形也是危急到了极点,慕轩辕既要护着马车上的安全,又要保护马车上的人,几乎是捉袂见射,要不是他身后的护卫及时赶过来防护着马车,马车早已变成最危险的地方了!就是这样,慕轩辕的身上已经中了两簧,可他却还是死死守在欧阳暖的前面。
    一支支喷着火焰的长箭便在他们四周落下,将地上的青石板炸开一个个坑键。
    欧阳暖没想到慕轩辕竟然会保护自己,她回头看了一眼面露惊恐的董妃和奄奄一息,血流如注的幕红雪一眼,孙柔宁已经整个人躲在桌几之下,恐惧的洋身发抖!眼下这情景,不管是什么情况都好.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刻!不能再这样下去,欧阳暖目光给凝,衣柚一扬,竟然是一道光影倏地直冲天空。
    如同响箭一般的暗号在半空中炸开,化成炫丽夺目的烟花散落。
    欧阳暖心中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疑惑,她不知道慕轩辕为什么丢下慕红雪不管,始终档在自己前面,这不合逻辑不是吗?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然而一阵箭雨过后,慕轩辕正定定地凝望着她.他的目光,竟然很温柔,欧阳暖急道:“九皇子,这群人究竟是为何而来?”
    九皇子?浓眉微颤,慕轩辕彷佛被这异常陌生的称呼烫到了心;霎时间,几乎连气也喘不过来!
    欧阳暖一愣,幕轩辕此刮的眼神,突然变了,变得如同腊月深潭般的寒‘千年冰山般的冷!
    慕轩辕在她这样的眼神下黯淡了眸光,心底,慢慢漾起了不为人知的悲哀痛楚...”
    “小心!”话音方落,无数利箭”嗖嗖嗖”地破空袭来,顷刻将保护慕
轩辕的人统统射倒!
    就在这紧急的时刻,五十名黑衣人凌空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救下慕轩辕,随即护卫在马车旁边。
    欧阳暖心里一松,来了,然而此刻,她却察觉到身后有一道炙热的眼神,她知道,那是董妃在看着自己!
    不远处,一匹烈马风驰电掣地从街尾而来,一个人从马上跳下来,一把将欧阳暖揽在怀中:“没事吧?”他的心跳急剧的跳动,几乎乱了节奏。肖重华的额上隐约可见汗珠,眼睛里的惶急几乎是欧阳暖从未见到过的,他只看到她,搂住她.其他的一切都没有看在眼里。欧阳暖握住他的手:“我没事,是公主受伤了。”
    肖重华看了一眼,随即挥手做了个手势,接二连三地,原本藏匿在两旁屋檐上的刺客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人射倒,一个接一个地从屋檐上滚落下来.随后如潮水般涌出数也数不清的官兵,街面上,屋顶上,四面八方到处都是.一时之间.已经完全掌握了局势。
    慕轩辕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他不知道这些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比禁卫军更早地出现在这里!
    欧阳暖松了一口气.这才回头查看慕红雪的伤势,却看到她整个人都已经昏了过去.董妃正用一块帕子捂住她的伤口,董妃抬眼看见欧阳暖,急声道:“先回燕王府再说吧!”
    欧阳暖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慕红雪,未发一言。
    驿馆的这场火,因为禁卫军扑救不及,烈火吞噬了整个驿馆,数十座房屋付之一炬。当时除了高昌国之外;还有不少人居于馆内,大火突起,仅有十余人由火场及时逃生,其余一百余人葬身火海。待大火彻底熄灭,已是傍晚时分。
    等到慕红雪被带到燕王府的后院,就别提所有人有多么震动了。幸好,府里养着大大,经过诊治,只是肩头中了箭,并不业近要害,不会致命,幕红雪虽然痛得眼冒金星,额冒冷汗,但因有外人在;始终都勉强维椅着笑容。使董妃对她的公主气度,梦不绝。”
    而另一边的慕轩辕,匆匆包扎好了伤口,肖重华便将他送入宫中见皇帝去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和袭击,简直是太蹊跷了!
    等到肖重华回来,已经是深夜,他才有机会细问出事的详情。欧阳暖摇了摇头,没有出声,旁边的红玉简单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欧阳暖在这个过程中,只是默默的出神小肖重华问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在想”.”欧阳暖颇有深意的说:“这伴事情实在是太巧合了!”
    “为何有此一说?”肖重华心中深以为然,只是看欧阳暖似乎已经看出了蹊跷之处,才接着问道。
    欧阳暖慢慢沉吟道:“我怀疑,此次驿馆失火,是南诏所为,意在破坏和约,搅乱两国局势,他们坐收渔翁之利。”这只是其中一个怀疑,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理由。
    肖重华会意,点头道:“的确,陛下和高昌皇子同样有此怀疑,早不失火,晚不失火,偏偏就在高昌人入住驿馆的时间内着火,而且一旦着火就无法扑灭,实在太过蹊跷。可是,还有一重,驿馆防卫森严,京都里有禁卫军的上万人,南诏人再猖檄,怎么可能在这么严密的防卫下潜入驿馆放火,你觉不觉得很奇怪?”
    欧阳暖慢慢道:“那陛下是如何处置的呢?”
    肖重华笑了笑,道:“陛下将禁卫军的指挥使高将军收押问罪了.若是罪名属实.就是处斩。”
    “高将军?这不是太冤枉了吗?”欧阳暖笑道,”禁卫军虽然是拱卫京都,但这火可是从驿馆内部烧起来的,禁卫军最多就是承担一个救火不及的罪名,大不了削职就是了,怎么还要了他的命呢?”
    “这件事情问起罪来,总得有个替罪羊。如果最后结论是失火,那么仍需高进这个禁卫军指挥使来担起防务松懈、护卫不周的责任。这也是陛下对两位贵客的交代。不过,你怎么知道是驿馆内部失火?”肖重华惊讶地望着自己的小妻子。
    欧阳暖微微一笑,道:“驿馆若是外围失火,旁边的兴业酒楼和红柚招应当是第一个烧起来的,因为这两家的二楼都有无数布蔓,可现在反而是整个驿馆付诸一炬,不是很明显吗?”她想了想,随后道,”这位指挥使是属于哪一派?”
    肖重华看着她,眼睛里都是笑意,欧阳暖就知道自己问到了关键之处。肖重华慢慢道:“禁卫军指挥使官阶不高.却是个要职,掌控着上万的禁卫军人马,还掌控着各个城门,京都一旦有事,这上万人马是谁都不可忽视的。应该说.高进是忠于陛下的,而不完全隶属于太子,因为性情耿直,也与太子有诸多争执。此时各派人马,只怕谁都是虎视皖眈,要将此职夺过方才罢休。”
    欧阳暖想了想,道:“按照道理说,禁卫军的确应该最先得到消息赶赴现场.为什么等你的人都到了,他们却还没有赶来呢?”
    肖重华摸了摸她的头,道:“你想的果然很多;出事之后高进就被关押了起来,我只能从他的副将着手,可惜,一无所获。”
    若是高进的消息渠道出了问起,那就证明,有人想要借此机会除掉他“欧阳暖看着肖重华,认真问道:“那么;你要争夺禁卫军指挥权吗?”
    肖重华摇了摇头,道:“这个敏感的时机,我和父王都不宜荐人;还不如按定心思,将整件事情调查清楚。”
    欧阳暖挑眉:“调查清楚?”这幕后的人,会容许这件事情被查清楚吗?”
    肖重华道:“目前陛下着三司牵头,派出老练的官吏查勘火场,因为此事关系到高昌,九皇子已经要求全程参与查案过程。”
    想到慕轩辕,欧阳暖摇了摇头,从始至终她就不明白,这个皇子有什么理由放着妹妹不管只顾护着自己,她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情还真是巧,难得董妃约了我去上香,又难得碰上驿馆着火,更难得的是.居然还有大批刺客劫杀,将我们不明不白的卷进去。如今,这位公主可是成了我的救命恩人,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
    肖重华见欧阳暖三言两语就说清了事情最诡异之处,不由失笑:“你呀.把你的怀疑收好,不要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就是,横竖人家挖了个坑给你,你就好好跳下去,别让人失望。”
    欧阳暖点点头,笑道:“不管别人的什么用意,慕红雪救我的确是真的,若不是她.我可能就无法活着回来了。”
    肖重华将她揽在怀里,只觉得心头那阵惊痛几乎要让自己丧失呼吸的能力,在听到她遇到险地的那一刻,他狠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愫绪,甚至失去了理智判断情势的能力,好在......她没事。
    正在这时候,红玉端了膳食进来,欧阳暖脸上微红,轻轻退出他的怀抱,笑道:“刚才还不觉得,现在才发现肚子饿了。”
    肖重华却没有丝毫觉得,欧阳暖举起筷子,见他只足含笑望着自己;不由道:“你不饿吗?”
    肖重华州才得到下属来报,说欧阳暖遇袭,惊得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现在见到她平安无事就足够了,哪里顾得上肚子饿不饿呢日他笑道:“以前行军作战,连续行军十日不见人烟的时候很多,我是和将士们一道,饿着肚子过来的,就这一顿不吃饭,也不会如何。”
    欧阳暖吃了两筷子,突然笑起来,肖重华惊讶地看着她,她咳嗽一声,正色道:“郡王,从今天开始.天下第一美人就住到咱们家来了,你说这样的娇客,怎么办才好?”
    肖重华听到她说咱们家三个字.面上已经浮动起笑意,听到后来,脸色却阴沉下来:“不只是她,还有那位九皇子。”
    “什么?慕轩辕?这怎么可能?!”
    更多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尽在www.uxier.com,请持续关注!
上一章节:170章
下一章节:172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