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11    作者:秦简

    燕王府,共分为两部分。前院是燕王处理政务的地方,府前是十来米宽的石板路,四扇的红漆鎏钉大门敞开着。隐隐可以看见巡值的士兵,左右各伫立十来米高的石狮子,看起来威严庄重大气。这次九皇子暂住燕王府,便是被安排在前院住着。后院则是分为东院和西院,东院的百兽堂是燕王居住的地方,百兽堂正后面是燕王妃曾经居住的鸿馨阁,而左边的青莲居,则被僻出来给董妃住着,而燕王的妾室则分散住在小院子里。西院以世子居住的安泰院为中心,东北侧的是贺心堂,规模皆与安泰院相类,东南侧是另外两位公子居住的。东、西两院间有一道宽敞的青石甬道,甬道尽头有一个两扇的红漆门,轻易不会打开。

 
    欧阳暖带着慕红雪看了一圈,笑道:“公主在这里养病,总不能一直憋在屋子里,总要出来走走的。”
 
    半月过去,慕红雪的伤口已经结痂,一直在屋子里憋着,陈院判来看了诊,说是可以适当出来走走,只是不要坐马车,不能颠簸。欧阳暖便带着她在花园里看景色,一边对她介绍整个园子的情形。
 
    慕红雪略带好奇的眼神在园子里的一草一木上流连。
 
    欧阳暖笑道:“还要多谢公主送给我的比甲,很暖和。”她只是随便说说,慕红雪送来的东西,她是不敢轻易动用的,好好地锁在柜子里,生怕被动过什么手脚。
 
    谁知慕红雪道:“这些日子天气热了,那比甲是冬天用的,我改天做个薄的再给你。”
 
    倒是一副真诚的样子,欧阳暖就是一愣,有些不好意思道:“公主的伤势还没痊愈,就不劳烦了。”
 
    慕红雪只是笑道:“我的女红很不好,不,简直可以说是一塌糊涂。送给你的那个比甲也是别人代我绣的,只是宫中的嬷嬷说我的绣工不能见人,特意找来的绣娘帮我做替身,逢年过节或者要送什么礼物,都是她替我做。所以,就算是再做比甲,也是身边的丫头替我,你不必忧心,不会要我亲自动手的。”
 
    这话说的的确是很真,真的不能再真了,欧阳暖从来没听一个身份高贵的女子自爆其短过,尤其还是在自己这个外人的面前,竟然连女红不好要找替身的事情都说出来了,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原本她以为慕红雪是个心机特别深沉的人,如今看来,倒像是很意外。
 
    欧阳暖笑道:“公主不喜欢女红吗?”
 
    慕红雪脸上有点羞窘的样子:“是,我不喜欢那东西,我知道你是京都有名的才女,最擅长书法、琴艺和绣活,我却完全不是,我从小就写字不成,练琴不成,女红也不成……我母后常常望着我叹气了!她不知道给我请了多少位名师,这些都没有进步,母后说身为公主应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我却偏偏只懂了不太入流的唱歌跳舞,她的头发都被我愁白了。”
 
    欧阳暖不由自主就笑了,她的眉宇轻舒,明亮的眼睛迸射着温暖的光芒,神色间有一种温柔的亲切。
 
    慕红雪接着道:“……母后生怕我嫁不出去,平日里只能让我苦练跳舞和唱歌,你们都说我跳得好,可若是一个人每天什么都不做就光是唱歌跳舞,怎么也比你们琴棋书画样样都要学好很多吧,母后说这是专攻一样,以勤补拙……”
 
    欧阳暖轻轻笑了起来,如新月绽现:“不,世上少有人的舞能跳的像公主这样好。”
 
    “啊!”慕红雪的脸色红了红,怔怔地望着欧阳暖有几秒钟的呆滞,“今天我和你说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这次母后让我来,其实是想让我嫁给太子的,可我觉得,他似乎不太想要娶我。”
 
    欧阳暖一愣,只觉得这位公主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什么都说了出来,又是这样一副容貌,难怪……孙柔宁不过短短半个月,就几乎将这位公主当做知交看待了,她的确——很难让人讨厌。
 
    想到这里,她神态轻松,语带打趣:“太子只是较为威严罢了,公主不必介怀。话说回来,公主若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天下女子可真是都没有活路了,还是这样好吧,给我们也留一些余地……”
 
    一时之间,旁边伺候的丫头妈妈们都笑起来了,气氛很是和谐融洽。
 
    慕红雪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突然开口道:“郡王妃,可不可以……我们单独说两句话?”
 
    周围的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位香雪公主,似乎很喜欢明郡王妃的样子,现在居然还要单独与她说话?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到了欧阳暖的身上,欧阳暖轻轻点头,红玉便带着其他人退出了凉亭。
 
    欧阳暖有些奇怪,不知道慕红雪究竟有什么悄悄话,非要让所有人都退下去才说。
 
    “公主有什么话要单独与我说吗?”欧阳暖惯有的恬淡笑容一闪而过。
 
    慕红雪低下头,似乎下定了决心,再抬起头时,已经是一脸的哀凄,她望着欧阳暖,一言不发。
 
    欧阳暖很有耐心地等她开口,等了又等,慕红雪终于幽幽吐出一句话:“郡王妃,我刚刚才知道,你——是九哥的心上人。”
 
    “九皇子?”
 
    欧阳暖知道自己脸上一定是惊讶的神情,事实亦是如此,她还从未如此讶异过。慕轩辕那古怪的反应,实在是……只要对感情敏锐一点的人都会去猜想慕轩辕的动机,但实际上的情形是:她没有思考过这个可能性。
 
    欧阳暖对感情向来是迟钝的,她的敏锐只用在别的地方。换言之,她根本没有自作多情这根弦,若非当年肖天烨的态度明朗,十分强硬,她也很难劝说自己相信被别人爱慕。
 
    “公主,是不是你误会了什么?”
 
    “不是误会,我九哥的母妃是大历人,这你是知道的,但他在认祖归宗之前,曾经在大历流浪过一段时间,这件事情,其实少有人知道,那段时间,他过的很苦,缺少衣食不说,还到处被人奚落,就是那个时候,你曾经对他有过恩惠。”
 
    欧阳暖几乎说不出话来,这叫什么呢,她在脑海中迅速地搜索起来,结果是,压根想不起来这个人,她笑了笑,道:“我从未见过九皇子,这件事,一定是他认错了人。”
 
    慕红雪的笑容很肯定:“我九哥不是那种糊涂的人,他这次来大历之前对我说,要来寻找他的救命恩人——他的月亮,可是看到你,竟然发现你已经嫁了人,他真的很伤心。郡王妃,我知道你可能完全都不记得这个人了,可我九哥从未忘记过你。我知道,这件事是他太一厢情愿了,他满脑子都是你,知道你成亲了,他的心都碎了呢。”
 
    欧阳暖静静听着,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件事给她的冲击太大,脑袋中一片空白,心碎了,这和那个古怪的慕轩辕搭得上边吗?
 
    “郡王妃,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九哥,也不会和他在一起,所以我想,以后他来的时候,我都会想办法让人通知你,以便你能够躲开他。”
 
    “你的意思是,要我对九皇子退避三舍,只要他出现的地方就不露面吗?”这里是燕王府,可不是高昌国,她是明郡王妃,不可能为了这种莫须有的理由就一直躲着慕轩辕吧?更何况,就算私下见面的场合可以躲避,可公开的场合呢,难道能避得开吗?再加上,慕轩辕说不准是认错了人,欧阳暖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曾经见过他,又为什么要一直躲着呢?
 
    “我自然不敢作出这种无礼的要求。”慕红雪苦笑,“我只是想,若是他见不到你,说不定就能死心了。你不知道,我九哥看着很聪明,可他这个人很死心眼,这几年来,他总是对口中说的救命恩人念念不忘,心里眼里都只有你,连父皇逼着他成婚他都拒绝了。他总是说,他的心上人是天底下最善良,最高贵的小姐,是救过他性命的人,他一定要找到你。你可能不知道,从几年前我就知道你的存在,他虽然不太信任外人,可对我这个妹妹却一直很好,他总是反复向我说起你的善良。”
 
   “善良?”欧阳暖啼笑皆非,她非常有自知之名,她的双手染满了鲜血,和善良连一点边都搭不上的。虽然长袖善舞、温柔体贴,但那不过是假象,她用来迷惑别人的假象而已,真正的她,冷酷,无情,未达目的不择手段,慕轩辕若是真的认识她,那他看见的,并不是真实的她。
 
    “那天九哥是不是吓到你了?我后来都听丫头说了,他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邀请你去高昌,真是太失礼,真的很抱歉。”慕红雪这样道,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没有关系,我想他只是好意罢了。”欧阳暖微笑着回答。
 
    “九哥那样做固然不对,但情有可原,他一直默默地想着你,当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人,又发现你已经成了亲,难免心里头暂时接受不了,做出古怪的行为。”慕红雪的眼睛里隐隐泛出泪光,她抹干眼泪,再一次恳求:“郡王妃,我知道现在对您作出这样唐突的要求很不妥当,可九哥是个可怜的人,就算看在他对你用情至深的面子上,你以后尽量躲着他吧,我想,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好的。”
 
    “我尽力而为吧。”在一段长长的沉默后,欧阳暖吐出这个回答。
 
    她不停不停地思考着这令人难以相信的局面,想着九皇子居然爱慕自己的这种事实,太……匪夷所思了,世间有这样巧合的事情吗?因为自己曾经救过他,所以他就一直念念不忘?他甚至不了解她,没有与她说过一句话,竟然就默默地喜欢她很多年,这是不是……太叫人不能相信了。欧阳暖叹了口气,没好意思说自己根本没想起九皇子这个人是谁。
 
    慕红雪何尝不明白呢,她也语露无奈道:“郡王妃,谢谢你,你真的是个好人。”
 
    好人?欧阳暖的眼睛眨了眨,麻烦自然是越少越好,知道九皇子的心思,欧阳暖当然会离这个人越远越好了。更何况,在敌我未明的情况下,谁知这是不是烟雾弹呢?
 
    就在这时候,红玉扬声道:“小姐,董妃娘娘请您和公主移步青莲居。”
 
    欧阳暖点点头,对慕红雪道:“公主要不要回去休息?”
 
    慕红雪摇了摇头,站起来道:“既然是董妃娘娘让我去,我又怎么敢托大呢?我还要多谢她照顾我呢。”
 
    欧阳暖笑道:“那便请吧。”
 
    一进青莲居,先是一片粉白的壁影,绕过了壁影,对面是五间的正房,两边是三间的厢房,青色的落地柱子和门窗,透明的琉璃窗上挂着烟霞色的帘子,整个氛围很是清新雅致。明明院子里站着数个丫鬟妈妈,可整个院子还是静悄悄的,所有人都是神色恭敬地立着,看到欧阳暖她们来了,立刻跪下行礼。
 
    丫头掀开帘子,欧阳暖走了进去,一眼望进去,椅子上的董妃,富丽堂皇,雍容华贵,明艳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如果不是早知道董妃的年纪,欧阳暖绝不会相信眼前的女人超过三十岁。
 
    董妃的目光暖暖如春阳般,从欧阳暖身上扫过,落到香雪公主的身上:“公主,身子好些了吗?”
 
    慕红雪微微笑着,语气中带着慎重:“董妃娘娘,托您的福,我身体好多了。”声音甜糯,就显得很温柔。
 
    “那就好,我还一直担心会留下后患呢,这样一来我就放心多了。”董妃点头,仿佛很是欣慰地道。
 
    慕红雪很真诚地道:“若不是董妃娘娘三天两头往我那里送珍贵的药材,郡王妃又总是陪着我说话解闷,我也不会这么快下床走路呀。”
 
    “公主真是识大体的人。”董妃声音里就有了一丝的满意。“你是为了我们暖儿受伤的,为你做点事情,也是我们在尽心意。若是就这样丢着不管,岂不是要让良心不安,传出去更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暖儿,你说是不是?”
 
    欧阳暖笑了笑,喝下一口茶,声若银铃,悦耳却淡薄:“董妃娘娘说的是。”
 
    就这么淡淡一句,没有半点情绪,董妃微微皱起眉头,慕红雪觉得自己鬓角生汗,忙道:“我现在好多了,能够搬出去……”
 
    董妃展颜一笑,瞬间迸发出如烈阳一般灼热的光芒来,好象把这屋子都照亮了似的:“真是傻孩子,院判大人只是说你可以在院子里走走,可没说你能离开燕王府,要走的话定然要坐马车的,你这身子骨,还不能颠簸呢。”
 
    的确如此,伤口刚刚结痂,如果现在就颠簸,原本养好的伤势又会加重,欧阳暖搁下茶杯,轻声道:“公主,董妃娘娘一片盛情,你又何必拒绝呢?若是你真的走了,娘娘会怪我们招待不周的。”
 
    慕红雪脸色一红,道:“可我总在这里,怕娘娘嫌我吵闹。”
 
    董妃笑道:“不妨事,不妨事,我年纪大了,身边又没有小辈,最喜欢你们来看我!”
 
    这话听着……还真是有点急迫的味道,欧阳暖不由抬起了头。
 
    董妃为什么千方百计留下慕红雪在燕王府呢?这样的念头也是一闪而过,欧阳暖的眼里立刻荡漾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董妃深深地看了欧阳暖一眼,转头吩嘱身边人:“公主是何等身份,寻常丫头怎么伺候呢?从我这里再拨四个懂事点的丫头去伺候公主。”
 
    丫头很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董妃还真是关怀备至啊,不是早已送了两个去吗?欧阳暖心中想到,不由摇了摇头。这个董妃娘娘,先是对世子视如己出,后是给自己下绊子,现在又对慕红雪这么好,总让人有点毛毛的。
 
    就在这时候,孙柔宁笑着走进来,她额上围着紫貂昭君套,一色紫貂的斗篷围着,腰上束的一条玫瑰紫的绦子,自石青刻丝银裘皮裙直耷到靴上,显然是刚才外面回来:“这里这么热闹,怎么不叫上我呢?”她一边向董妃行了礼,一边道,“对了,今天我在外头撞见一件儿新鲜玩意儿,带来给你们解解闷。”说着,她回头叫道:“来!把它带上来!”
 
    它?一屋子里的人,都往门口看去。不一会儿,就看到孙柔宁身边的丫头带了个鸟笼子进来,里面有一只浑身碧绿羽毛的红嘴鹦鹉,看起来很是精神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欧阳暖面上笑意正浓,那双美丽的眼眸都眯了起来。
 
    “你们快来看,这鹦鹉会说人话,有意思极了!” wWw.uxier.cOm
 
    慕红雪是第一个动的,她满脸欢喜的样子,问道:“这鹦鹉会说话吗?会说什么?”
 
    她方还要说话,一个清脆声音已先一步传来:“主子万福,主子万福,主子万福!”
 
    慕红雪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脸上的泪痣越发显得惹人怜爱:“真的会说话啊,董妃娘娘,你快听听,这鹦鹉会说人话呢!”
 
    董妃笑道:“是啊,这种鹦鹉很少见,大多是人多年驯养的,需得费上好多心血才行呢!”
 
    孙柔宁笑道:“正是如此,我听驯养的人说,要花上好几年的功夫才能学会一句两句的,真不容易,而且只得听那一个人的话,所以我把养鹦鹉的人也一并请进府来了,等王爷过寿辰的时候,让它说几句吉利话,王爷一准高兴!”说完眼睛扫向欧阳暖。
 
    欧阳暖仍旧懒懒的坐在那里,并不起身,白皙的面颊被午后薄灰色的阳光勾勒得格外清晰,她微微眯着眼睛,仿佛漫不经心似看非看的神情。
 
    慕红雪却是很喜欢这鹦鹉,不禁伸手抓了一把剥好的瓜子送到鸟笼边上,驯养有素的鹦鹉果真来吃,不想啄痛了她细嫩的手心,她哎呀一声,退后一步,好在孙柔宁在后面扶住了她,她的脸上却是更加开心的神情:“真是好玩呢!不知道在哪里卖的,我也想去买一只。”
 
    董妃细细看了看那鹦鹉,见却是寻常那种作为宠物的鹦鹉,便点了点头道:“公主若是喜欢,下次我们想法子为你找一只。”
 
    欧阳暖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微微含笑。
 
    孙柔宁端过一盏温茶,朝着慕红雪一笑,道:“这种鹦鹉可不好找呢,公主若喜欢,领走就是了。”
 
    慕红雪原本开口要拒绝,可是看那鹦鹉羽毛发亮,神采奕奕地在笼子里呆着,便有些犹豫不舍,眼光在那鹦鹉上恋恋不去,于是轻声道:“这样……不好吧。”
 
    董妃心道不过是一只鹦鹉罢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不免笑道:“既然喜欢,就留着吧。”
 
    一旁的桌上一色以玛瑙细琐入釉烧成的蛋白汝窑盘子,莹润犹如堆脂,盛了各色点心。慕红雪忍不住似的,取了那糕点去喂鹦鹉,董妃注意观察了一下孙柔宁和欧阳暖的神情,见到她们脸上都是无所谓的神情,这才放了心。
 
    鹦鹉是不能吃这种粉末状的糕点的,如果一点疏忽都可能会致命,如果这鹦鹉背后有玄机,她们肯定不会不管,看她们这模样,是真的是一时兴起把鹦鹉带回来了,不过是一只鹦鹉,也翻不出花来。董妃点点头,慢慢放下心来。出声阻止道:“这可不是鹦鹉吃的东西呢!”
 
    慕红雪止住手上动作,回头看向众人道:“那它吃什么?”
 
    孙柔宁无奈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呢,得问问养鹦鹉的人,回头我把人送到芙蓉阁去。”
 
    看到董妃小心谨慎的样子,欧阳暖拿着绣兰花的绢帕掩了唇,淡雅的流苏在唇边荡了荡,才生生逼回了那抹笑意。
 
    这鹦鹉的确是自己动的手脚没错,因为这鹦鹉真正的主人是欧阳爵,爵儿后来离开家从军,欧阳暖便将鹦鹉交给了别人照料,如今么……自然是派上一定用场了,董妃再怎么怀疑都是没用的,她敢做就不怕别人抓到把柄,欧阳暖的眼底压抑着极深的冷笑,却不浮上来。
 
    慕红雪的脸上仿佛洇了两团红晕,如同沁了水的胭脂在宣纸上晕开,微微含笑道:“那便多谢世子妃了。”
 
    孙柔宁含笑点头,只出神看着慕红雪,看着看着,唇角的笑意就敛了。
 
    就在这时候,听见欧阳暖手中的茶杯盖子响了一下,她轻轻地道:“我该回去了,公主,你再陪娘娘坐一坐吧。”
 
    孙柔宁一听,看了眼外头的天色,道:“是,我也该回去了。”
 
    这两个人都走了,慕红雪反而不太好意思立刻离开,便说要再陪着董妃坐坐,欧阳暖听在耳中,也不在意,起身和孙柔宁一起走了。
 
    那鹦鹉,便有意无意的,被留在了屋子里。
 
    董妃看到欧阳暖和孙柔宁相继离开,她嘴角轻轻地翘了翘:“公主,你怎么总想着离开燕王府呢?你母后的意思,你是真的看不出来吗?”
 
    慕红雪身子颤了颤,仿佛有些难堪地道:“娘娘,母后是想让我从太子和明郡王中……我不想这样做,而且明郡王对郡王妃一往情深,他不会喜欢我的。”脸已涨得通红。
 
    董妃猛地回过头来,明艳地眉宇间闪过如冰似霜的寒光:“不喜欢……”
 
    讨论这样的话题,慕红雪的头都低到了胸前,声若蚊蝇:“是!”
 
    董妃冷冷弯了弯嘴角,眉宇间就有了一丝嘲讽的意味:“这世上还有不喜欢天下第一美人的男人嘛!”
 
    天下第一美人,身后还有一个高昌国,谁会傻得拒绝这样的好事,肖重华可是个精明的男人呢,他难道意识不到这一点吗?如今不过是顾忌着欧阳暖吧,董妃这样一想,不由冷笑。
 
    慕红雪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鹦鹉的羽毛,慢慢道:“明郡王妃是难得的好人,她虽然不爱说话,可我觉得,她并不是一个冰冷的人。”
 
    董妃看慕红雪的神色更冷了,她目光凌厉地望了旁边的丫头一眼:“快扶公主回去休息吧!”
 
    慕红雪便起身,吩咐人替她拎着鹦鹉的鸟笼,告退离去了。
 
    董妃面无表情,静静地坐在那里,眼角的余光掠过炕前的光滑如镜的青砖,窗外的阳光,汇有细细碎碎的明亮,时隐时现的投射在上面。
 
    “娘娘,奴婢已经打听清楚了。”一旁的丫头湘怜低低回禀道:“按照您的吩咐,奴婢仔细调查了公主来大历朝之后的情形。”
 
    “哦”,董妃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来。
 
    “太子殿下对她很冷淡,虽然有谋臣进言请太子尽快迎娶,可太子依旧没有动静,这次公主受伤,太子也迟迟没有来看望。”
 
    董妃眼宇间冷冷的:“终究会来的,不过早晚罢了。”
 
    湘怜很谨慎地笑了笑,道:“奴婢以为,太子只怕是不想娶香雪公主。而这位公主也很奇怪,对太子也从未亲近过。”
 
    董妃冷笑一声,高昌送慕红雪来的真正目的,不过是为了挑拨太子与肖重华之间的关系,让他们起争端,借以从中渔利罢了,可这慕红雪迟迟没有行动,算是怎么个意思?高昌皇后怎么会派这样的人来?或者是香雪公主不信任自己,所以才表现的那么平常?
 
    湘怜眼光流转,凑到董妃耳边低语:“奴婢瞧着,这位公主倒是和明郡王妃走得很近,郡王妃可是很会收买人心的……”
 
    “走得很近?”董妃的身子一震。
 
    湘怜点了点头:“您去看望,公主三次不过见一次,可明郡王妃去,她倒是热情的很……”
 
    董妃面色一下子沉下来,目光炯炯,急切地道:“当真?”
 
   湘怜低声道:“是,奴婢详细问了芙蓉阁的两个丫头,不会错的。”
 
    董妃面色冷凝。
 
    湘怜被董妃脸上的表情震慑,怔了怔,才回过神来,低声地道:“就怕公主年少糊涂,被人糊弄了去……”
 
    董妃突然间就笑了起来,冷笑慢慢变成了沉默。
 
    湘怜面露犹豫之色,欲言又止。
 
    董妃笑了笑,道:“你是不知道她那个人……怎么会派出没用的人来?慕红雪年纪虽不大,却是很讨人喜欢,只要她能爬上肖重华的床,用什么手段又有什么要紧,横竖与我们没有妨碍。索性再观察一段时间,看看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湘怜越听越糊涂,然而却不敢问。
 
    董妃嘴角轻挑,带着一丝嘲讽:“欧阳暖只顾防着我,总有疏忽的时候……”
 
    “娘娘——”湘怜眼中闪过仓促之色。
 
    董妃的目光变得悠远,像是在回忆什么,“人人都说燕王妃是个柔弱的女人,我却觉得她很不简单,不能教育世子,就把希望放在肖重华的身上,她借着卧病在床的机会,将肖重华送到燕王身边亲自教养,就是怕他长于深宅大院,教于妇人之手,变成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哼,也亏得她狠心!”
 
    湘怜不敢吭声,世子因为身体不好,先天不足,不得不静心养着,就像是院子里的牡丹花,看着是花开富贵,前途似锦,实际上一阵风吹来,也就一片残枝败叶了,可明郡王却不同,听说王爷在他三岁就请了文、武师傅启蒙,七岁的时候就把他丢到了大营……这样的人,湘怜不敢肯定,董妃娘娘是不是能够扳倒他。
 
    董妃突然醒了过来似的,挑了挑眉,声音冷冽地道:“湘怜,你可是跟着我从东的老人了,什么事情该说……”
 
    湘怜忙跪在了地上:“请娘娘放心,奴婢明白。”
 
    董妃淡淡笑道:“咱们且不用做什么,等着看大戏吧。”
 
    贺心堂,欧阳暖困倦地坐在美人榻上,一副悠闲的样子。孙柔宁笑着道:“你把鹦鹉想方设法送过去,是个什么用心?”
 
    欧阳暖笑道:“你说呢?”
 
    孙柔宁笑了笑:“要是我的话,我会挑选个丫头想法子送过去,就像是董妃所做的一样。”
 
    欧阳暖微笑:“香雪公主是从皇宫里出来的人,纵然她真的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耳濡目染之下,对宫中那些龌龊的事情也会很明白了,又怎么会看不出别人想法子往她屋子里送人呢?你若真的送进去,也什么都打探不出来的,不过白费心思,还枉做了小人。”
 
    孙柔宁皱眉,不解道:“那只鹦鹉不过是只畜生,你送它进去又有什么用呢?”
 
    欧阳暖摇头道:“它可不是一只简单的宠物而已,你若是不信,大可以等着看。”
 
    孙柔宁的脸上更加疑惑,不是一只简单的畜生,这是什么意思?她不由开口问道:“难不成,还能开口说人话吗?”

    更多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尽在www.uxier.com同步更新,精彩不断!

上一章节:172章
下一章节:174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