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14    作者:秦简

    欧阳暖轻声道:“娘娘,现在可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外面那么多客人在等着。”

    董妃猛地回过头来,欧阳暖并不回避她的目光,却是无比镇定的模样。
 
    董妃知道,欧阳暖说的没有错,这绝对不是可以随便处理的事情,事情是一定会传出去的,怕只怕燕王知道,那肖重安就麻烦大了,想到这里,她实在控制不住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这时候,丫头过来回禀道:“娘娘,王爷请您去陪客人们。”
 
    董妃气得够呛,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点点头,道:“将三少爷送回他自己的院子,没有我的吩咐不许放出来。至于这位严小姐,让她就在这里呆着。”
 
    出了这样的事情,董妃是不能将严花蕊放回去的,但是别的处置也不妥,她必须先去和太子府的人打个招呼,没有太子的同意,她是不能处理这个女子的。
 
    肖重安和严花蕊就这样被单独关押了起来,董妃甚至派人看守在静心阁门口,随后对欧阳暖和孙柔宁道:“这件事情关系到燕王府的声誉,你们应该知道轻重吧。”
 
    孙柔宁面色凝重道:“您放心,我们晓得轻重,不会多言的。”
 
    董妃带着人走了,走的时候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欧阳暖一眼。孙柔宁直到她走的看不见了,才笑着道:“燕王府的声誉?只怕是她和她儿子的声誉吧,暖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有热闹看都不早点告诉我吗?”
 
    欧阳暖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让她浓俪的眉目如夏花般盛放,有种动人心魄的惊艳:“我要是知道这位三公子借酒装疯,早就拉你来看这热闹了,我是真不知道啊。”
 
    她只是透露了一下肖重华的所在,至于人家上当与否,就不在她的控制范围内了,又不是她拿刀架在严花蕊的脖子上,更何况,肖重安是完完全全的意外收获。
 
    欧阳暖的笑容看得孙柔宁一愣,今天看到的夫人小姐们不少都是美人坯子,可是都及不上欧阳暖,瞧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透着一层水雾,木棉般红润的嘴唇,娴静中带着一丝的娇美,清亮的眼睛像一弯皓彩的明月,有着女子少有的睿智,偏偏这女子还一肚子机敏狡猾,让孙柔宁几乎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欧阳暖突然问道:“公主去了哪里?”
 
    孙柔宁一愣,道:“不是和董妃一起离去了吗?”
 
    “若是在一起,为何刚才没有一同前来?”欧阳暖微微蹙眉。旁人也就算了,慕红雪身份特殊,董妃是不会将慕红雪丢下的,那么,慕红雪为什么没有出现呢?
 
    回到宴席上,果然不见慕红雪的踪影,欧阳暖思忖片刻,难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安排了这场戏让对方露出马脚,却被她反将一军?!欧阳暖这样一想,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孙柔宁看那边正与众人寒暄的董妃,低声道:“你瞧,她跟没事儿人似的。”
 
    欧阳暖笑着点点头,却心不在焉地站起来:“晚上风大,我回去加一件衣裳。”
 
    孙柔宁一愣,随即点头道:“快去快回,这宴会可要散了,待会儿只怕还有出大戏要看呢!”
 
    欧阳暖便带着丫头悄悄离开了宴会,却没有回贺心堂,反而一路向肖重华的书房而去,走到廊下,却看到金良在屋檐下守着,欧阳暖的心莫名安定了下来。她太着急了,重华是什么人,若是那么容易被人算计,也就不是明郡王了。
 
    金良看见欧阳暖,也很是吃惊,忙迎上前来,急急地道:“郡王妃,您怎么来了……”
 
    平时肖重华在书房议事,应该是交待了什么人都不见的吧!
 
    欧阳暖看了一眼书房里重重的人影,似乎不只一个人在场,她站住了脚,笑道:“怎么,燕王府的谋士们都在吗!”
 
    欧阳暖还真猜对了。这书房里的确是坐了燕王府的谋士们,他们显然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向肖重华禀报。
 
    金良其实很为难,明郡王虽然成亲了,可在他谈正事的时候,明郡王妃是不会过来书房的,明郡王也就从来没有交代可以让郡王妃进去。做为侍卫,当然也就得遵照原来的规定,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可他又是知道郡王是把位王妃看得比眼珠子还重要的,所以欧阳暖要是真要闯进去,他还确实没那胆量去拦着。
 
    看见她站在了廊下,金良就松了一口气。
 
    欧阳暖淡淡道:“我不进去,不过是有几句话问你。”
 
    金良大为松了一口气,只要欧阳暖别在这时候非要进去,一切都好说,更何况只是问几句话:“郡王妃请问。”
 
    欧阳暖慢慢道:“今天郡王一直在书房吗?”
 
    金良一愣,抬头看见欧阳暖目光锐利地望着他,突然间就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与自己平时看到的判若两人,好象完全不认识了似的,露着精明。
 
    在这个瞬间,金良额头不由冒汗,他不敢迟疑,立刻道:“郡王从宴席上回来,先是贺兰公子进了书房,再是招了几位谋士,其他的人就没有了。”
 
    欧阳暖心道,莫非自己真的是猜错了,将慕红雪想得太复杂了吗?
 
    金良的表情越发的疑惑,不知道自己说了哪句话不对,让欧阳暖露出沉思的表情。他越发觉得惶恐不安起来,欧阳暖却笑道:“好了,在郡王身边当差,你要多多留心才是,不要让闲杂人等打扰了他。”
 
    望着欧阳暖那亮晶晶的眸子,金良就只觉得背脊发凉,他战战兢兢地露出一个笑容,道:“郡王妃教训的是!”
 
    欧阳暖就朝着他笑了笑,转身而去。
 
    “小姐,咱们回宴会上吗?”红玉这样问道。
 
    “不,公主就这么不见了,总要去找一找,咱们去芙蓉阁。”
 
    欧阳暖一行人进了芙蓉阁,阁里的小丫头迎上来,欧阳暖淡淡问道:“公主呢,她回来了吗?”
 
    “还没有。”
 
    “她去哪儿了?你们怎么没人跟着?”
 
    小丫头的脸色立即变得更加难看,好半天才说出话来,“奴婢也不知道,公主嫌弃奴婢们麻烦,就没让跟着。”
 
    红玉一听,不禁扬起声调,“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伺候公主的?”
 
    小丫头急忙道:“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也是听公主的吩咐。”欧阳暖看了那丫头一眼,只看到她的手指攥在一起,身子直打颤,除了说不知道,别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这时候,菖蒲匆匆赶到,对欧阳暖小声道:“奴婢已经遣人悄悄找过了,并不在园子里。”
 
    “其他院子呢?”
 
    “不在。”
 
    欧阳暖想了想,这倒是奇怪了。小丫头谨慎地道:“要不要奴婢去寻?”
 
    欧阳暖摇了摇头,道:“倒不为了旁的,就怕今天客人多,哪个不长眼的冲撞了公主。”
 
    小丫头因为这句话,吓得面无人色,忙不迭地道:“奴婢这就去禀了周姑姑,让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出去寻。”
 
    欧阳暖点点头,那丫头拎着裙角飞快地跑了。
 
    找来找去都找不到慕红雪,欧阳暖反倒真的有些说不出的焦虑,她虽然对慕红雪有防备之心,但并没有伤害之意,她突然不见了,欧阳暖的心里只觉得奇怪。
 
    “算了,咱们先回贺心堂吧。”欧阳暖道。
 
    “啊?”菖蒲很惊讶地看着欧阳暖,出来这么久,还不回宴会上去啊!
 
    红玉批评道:“跟着小姐这么久了,怎么都不动动脑子,小姐说回去换衣裳,难道衣裳都不换就回去宴席上吗?这不就露馅了吗?”
 
    菖蒲啊了一声,道:“对,我怎么忘记了。”
 
    红玉瞪了她一眼,道:“以后一定要好好想想,别给小姐丢脸了!”
 
    菖蒲红着脸不吭声了,欧阳暖微微一笑,率先走了出去。
 
    回到贺心堂,刚到院子里,就看到丫头碧雨迎上来,欧阳暖低声道:“我回来换件衣裳。”
 
    “郡王妃,香雪公主在您的书房里。”就在这时候,书房的门一动,慕红雪笑盈盈地走了出来。
 
    欧阳暖愣了一下,才笑着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还当你在园子里跑丢了,正要丫鬟妈妈们到处找去呢。”
 
    慕红雪忙道:“让你费心了,我本来是跟着董妃娘娘一起走的,谁知到了半路娘娘不知为了何事被叫走了,其他人都回了席上,我嫌那里憋闷,就在园子四处看看,没想就走到这里,恰好想起上次你写的上半句诗,我突然得出了下半句,这才巴巴地进来了。”
 
    慕红雪说自己不擅长诗文,非要跟着欧阳暖学习,有时候半夜三更得了好句子,一大早就巴巴的找过来,所以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是不稀奇。
 
    欧阳暖笑了笑,“要是平时也就罢了,今天正好有外人在内院,生怕你会遇见不该见的。”又伸出手拉起她,“咱们进屋去说。”
 
    欧阳暖看了一眼书桌上,那桌面上已经放了好几张写好的诗文。欧阳暖看那字清婉挺秀,又随手翻了翻写成的几张,也是如此,然后笑道:“这句子倒是工整了许多。”
 
    慕红雪笑道:“等我回去,一定把这些诗文都带回去让母后看看,以后她可再不能小瞧我了。”
 
    欧阳暖细细看了一眼诗文,微笑道:“若是要炫耀,这些还是不行的哦。”
 
    慕红雪也认真看了看,扁嘴道:“已经是很有进步了。”
 
    欧阳暖拍了拍她的手,道:“横竖你在这里还要留两个月,到时候可能有突飞猛进也不一定。现在,咱们快回宴席上吧。”
 
    两人如常地回到宴会上,一直等到宴会结束,董妃将所有客人都送走,才冷着脸吩咐道:“来人,请公主回去休息,宁儿和暖儿跟我来。”
 
    慕红雪疑惑地看了一眼欧阳暖,欧阳暖对她点点头,轻声道:“你先回去吧。”
 
    慕红雪点了点头,道:“我明天再去找你。”
 
    董妃的目光已经带了怨毒,慕红雪不敢停留,径直走了。
 
    所有人都到了花厅,董妃命令身旁的妈妈捧出一个托盘。她冷冷望着严花蕊道:“这件事情,我已经向太子禀报过,他说——”
 
    严花蕊抬起了头,目光中充满了希冀。
 
    “一切任由燕王府处置!”董妃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完,目光冷峻地扫过欧阳暖。
 
    欧阳暖微微一笑:“不知娘娘要如何处置严小姐呢?”
 
    董妃对一旁的妈妈点了点头,于是托盘上的丝绸被掀开,露出里面的三样东西。
 
    望着红彤彤的漆盘,严花蕊好象这时才回过神来,她一下子跌倒在地上,面无人色。
 
    “太子说,严小姐是送给明郡王的人,居然做出这种丑事,他不想再看见你!这三样东西,你自己选一件吧!”
 
    托盘上放着一把匕首,一碗毒酒还有一条白绫,欧阳暖皱起眉头,这是肖衍的意思,还是董妃的意思?
 
    严花蕊也没想到事情居然这样严重,吓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她刚才还以为肖衍会为自己做主,逼着燕王府给出一个交代,谁知肖衍竟然放弃了她!
 
    在场的人,没有谁比欧阳暖更了解肖衍,一旦别人对他没有用了,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放弃,严花蕊原本是他用来对付自己的美人计,一旦变成了让他难堪的人,就会被除掉。
 
    严花蕊嘶声道:“不,我不信!我要见太子,我要见太子!”
 
    事到如今,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严花蕊在世上彻底消失,才能遮掩今天发生的事,董妃笑道:“严小姐,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了,不然,会连累整个燕王府的声誉。要怨,你就怨你命太苦吧!”
 
    孙柔宁紧张地抓住了欧阳暖的手臂,“怎么办?快说句话啊!”
 
    欧阳暖向她微微一笑,轻声道:“董妃娘娘,这件事是不是要禀报一下王爷再行决定?这可是一条人命,若是太子殿下事后又后悔,咱们可担不起这样的干系呀!”
 
    董妃狠狠地看了欧阳暖一眼道:“王爷事务繁忙,哪里顾得上这些小事,秦妈妈,还不动手!”
 
    秦妈妈一愣,赶紧按着严花蕊的脖子就要把毒酒灌进去,严花蕊尖叫一声,拼命挣扎,就在这时候,一个年轻男子突然从门外扑了过来,秦妈妈拿酒的手一颤,杯里的酒一半撒了出去!
 
    “母妃,我愿意娶严小姐,我愿意负责的,我愿意娶她!”肖重安的声音响起,带着一种不顾一切的神气。
 
    在这一瞬间,欧阳暖看到董妃的面色变得雪花一样的白,若非旁边的丫头搀扶住她,几乎要摔倒了,这么精明强干的母亲,却生出一个不用脑子思考的儿子。今天这件事,董妃若是处死了严花蕊,事情纵然传扬出去,找不到当事人也就没有多大杀伤力,但若是严花蕊还活着,肖重安又不肯给她一个交代的话,那事情真是个大麻烦。肖重安若是知道错了,就不该拦着董妃,就算他想要留下严花蕊的性命,也不该这个时候冲进来,这只会让董妃怒火中烧!
 
    果真,听到董妃从未有过的疾言厉色:“谁放三少爷出来的!”
 
    一道声音在门外响起:“我!”随后,众人看见肖重华大步从门外走了进来,行云流水之间,衣服带起一阵华光。
 
    “董妃,重安是个男人,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若是今天你处死了严小姐,重安只会一辈子抬不起头来!”肖重华的声音很郑重,欧阳暖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这是男人的考虑,宁可名誉受损,也要承担起责任,而不像是董妃,宁愿斩草除根,也要永绝后患。
 
    “母妃,请您放过她吧!”肖重安激动地道,额头上青筋暴起。
 
    他的话还没有落音,董妃就一个嘴巴扇了过去:“你疯了!她什么身份,不过一个下贱的礼物,怎么配得上你!”
 
    肖重安眼泛红丝,脖子上青筋凸起,大声地叫嚷:“我不娶,我谁都不娶,你若是不让我娶了她,我就一辈子做和尚!”
 
    董妃整个人气的发抖,一口气上不来,恨不得冲上再给肖重安一巴掌,她强行压抑住愤怒,说话的嗓子有点嘶哑,“难道你为了这个女人,要气死我吗?”
 
    肖重安的声音和神情却都镇定下来:“是我轻薄了她,总不能害了她的性命。”
 
    欧阳暖看着肖重安,在心里对这个少年另眼看待了,他虽然做事鲁莽,或许还对慕红雪存有爱慕之心,又一时糊涂做出侵犯严花蕊的事情,可他懂得承担责任,怜香惜玉,甚至不惜为此反抗自己的母妃,要知道,从前他可是连一句大声的话都不敢对董妃说的。这样,才有点肖家男人的样子,而不是一个唯唯诺诺跟在女人身后的废物。
 
    董妃被气的脸色苍白,突然间好象老了十岁似的,脸上尽是疲惫。她望着自己的儿子,已经没办法再来强硬的法子了。
 
    欧阳暖本来应该幸灾乐祸地看着这对母子彻底决裂,可现在看到肖重安为了严花蕊的事情居然敢反抗董妃,欧阳暖决定,帮他一把。
 
    若事情是他轻薄了严花蕊,性质就很严重,但若是两个人一见钟情,情投意合,就大不一样了。最多被人说肖重安年少风流,严家小姐的名誉虽然会受点损伤,可毕竟没有性命之忧。
 
    欧阳暖眨了眨眼睛,微笑着对肖重华道:“你瞧瞧三弟,喜欢严小姐就直说好了,为什么要绕这么大的圈子,把我们都吓了一大跳呢!”
 
    董妃闻言,气哼哼地看了一眼欧阳暖,冷着声音道:“郡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
 
    肖重华淡淡笑道:“暖儿的意思是,燕王府该办喜事了。”
 
    董妃愕然地看了一眼欧阳暖,眼睛里的愤怒慢慢被理智所取代,她冷静地分析情势,将这件事变成一件风流韵事,总比让别人知道肖重安轻薄女子要好,娶了严花蕊进门,也比被人戳脊梁骨要好。想到这里,她眼中闪过嘲讽:“重安,你既然喜欢严小姐,就应禀了长辈才是,怎能私自……事已至此,那就等你父王点头,挑个好日子,抬了严小姐做姨娘吧!”
 
    肖重安脸色苍白。低头不语。
 
    做姨娘?还是燕王府庶子的姨娘……刚才听到事情还转还满心欢喜的严花蕊,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孙柔宁的笑容有些掩不住的冷笑:“唉,重安你这件事情做的可真是太不地道,让董妃娘娘也跟着费心了。快起来吧,这样跪着像是什么样子,你还是自己去向王爷说明比较好。”
 
    肖重安打了一个冷战,燕王是个冷酷到几乎严厉的人,若是他知道这件事,自己不死也要被他打成残废,这该怎么办呢?他求救似的向董妃望去,对方却冷冷别开了脸,就在这时候,肖重华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拖起来:“好了,我陪你一起去,父王不会将你怎样的。”
 
    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肖重安,脸上几乎露出惊喜的神色,有肖重华陪着,燕王也不会勃然大怒了。
 
    董妃恨怒地看着欧阳暖,这一场仗,对方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不但除掉了一个觊觎肖重华的苍蝇,还把这苍蝇塞给了自己的儿子,甚至不着痕迹地挑拨了自己母子的关系,肖重安什么性格她再清楚不过,肖重华这样对他,他还不感恩戴德吗?
 
    这样一想,董妃感觉被欧阳暖扼住了咽喉,难受得厉害!
 
    肖重华看了欧阳暖一眼,那目光之中隐隐流动着关怀和温情,“我晚点回来。”说完,他便带着肖重安去了燕王的书房。
 
    孙柔宁忙不迭地吩咐人给严花蕊掐人中,敷凉水,欧阳暖向她打了个招呼,便向外走了出去,却在走到廊下的时候被董妃叫住了。
 
    “今天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她这样直言不讳地问,欧阳暖便也回过身去,认真回答:“不是。”她没有预料到,严小姐会钻进这个套子,更没有安排肖重安在那里等着,最为吃惊的是,肖重安会对慕红雪有倾慕之心,居然会那么凑巧的抱着严小姐叫公主的名字。
 
    董妃的目光闪了闪,显然是不相信,却没有再多说半句话,带着身边的人走了。
 
    欧阳暖刚要下台阶,却突然看见一道人影闪过,不由厉声道:“谁在那里!”
 
    一个穿着粉彩衣裙的年轻女子走出来,面容却是带了说不尽的惶恐:“姐姐——”
 
    是肖嫣然,欧阳暖骤起眉头:“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廊下虽然挂着红彤彤的灯笼。欧阳暖的面容却还是显得那样的干净清冷,肖嫣然瑟缩了一下,似乎有些畏惧,一句话说不出来。
 
    欧阳暖扬起眉,道:“若是有什么话说,就跟我来吧。”
 
    走到凉亭,欧阳暖的脚步停了下来:“嫣然,你为什么没和大家一起回去?”
 
    肖嫣然脸色有点发白:“是夫君觅到了一方上好的砚台,让我一定要亲手送到姐姐手里,谁知后来在宴会上我一直没看到姐姐……这才找了出来。”
 
    肖嫣然以前看到自己都是一副亲亲热热的模样,还从来不曾这样畏缩。现在这种表现,只能说明她亲眼看到了一切,或是,她猜到了什么。
 
    欧阳暖的脸上并没有一丝的慌张,更没有丝毫内疚的表情,让肖嫣然很是不解,她终于忍不住道:“姐姐,今晚……你是故意冤枉严小姐的?你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
 
    欧阳暖如玉般晶莹剔透的手指轻轻抚了抚衣裙上的褶皱,低声地道:“若是我真的与她有深沉大恨,我完全可以看着董妃处死她,何必还要为她解围。”
 
    肖嫣然呆呆地望着她。wWw.uxIer.cOm
 
    那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她却说的这样轻描淡写……
 
    “嫣然,你应该想一想,我并没有请她去,我只是说明郡王在那里。如果她真的没有一点贪念,就算是别人想陷害她也没有下手的机会……”
 
    欧阳暖的声音很温柔,可是她说的话在肖嫣然听来却十分的残酷。
 
    “可是——她实在是太可怜了。”
 
    欧阳暖黑白分明的眸子亮地象一团火:“可怜?她可不是真心喜欢我的夫君,她是想要嫁给他,慢慢再取代我的位置。我这样对她,就是残忍吗?我陷害她了吗?逼迫她了吗?没有吧,这一切难道不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吗?嫣然我告诉你,不只是我,将来也会有数不清的女子这样谋夺你的丈夫,你同情她们,那你愿意把你的夫君让给人家吗?”说到这里,她的嘴角绽开一朵如芙蓉花般雍容的笑容来。她一字一顿地道:“你不过是身后有个强大的父王在为你撑着,可他不能活一辈子,总要死在你的前头,到时候你若还这么天真,会被那些人吃的骨头都不剩!当然,这些人里面,也包括那个接近你的李月娥!”
 
    她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危言耸听,因为欧阳爵告诉她,最近肖嫣然到欧阳府去的很勤,和李月娥也十分亲近。那个女人,欧阳暖很了解,对于段数比她高杆的自己,李月娥是连吭也不敢吭一声的,可是对于肖嫣然这种傻丫头,就不会心慈手软了,她自己没能生出儿子,自然对欧阳爵更加忌惮,靠近肖嫣然又能有什么好心肠!偏偏肖嫣然没吃过亏上过当,对这种口蜜腹剑的女人丝毫没有抵抗力,欧阳暖这是在提醒她,不要被天真蒙蔽了眼睛!
 
    “李姨娘……她是好人呀!她对我很好,还教我怎么照顾夫君……”
 
    欧阳暖露上露出嘲讽的表情:“好人?好人会暗示你,欧阳爵在战场上杀人如麻过于残忍?这是好人说的话吗?”
 
    肖嫣然一愣,随机脸色发红,几乎被堵的说不出话来,良久才辩解道:“她……她确实说过这话,她也只是好心,想要劝夫君不再打仗,别再造杀孽!”
 
    欧阳暖冷笑一声:“杀孽?他如果是那种在京都里呆着,整天遛鸟跑马的公子哥,你嫣然郡主能看得上他吗?他若是没上战场锻炼过,他能有那样英武果敢的性格吗?他要不是杀人如麻,能够立下赫赫战功吗?能够做上将军的位置吗?能够娶到你嫣然郡主吗?你或许从李月娥那里听说过,我是如何除掉自己的继母的,她说不准还带你亲眼去看过林氏如何垂死挣扎的,可我告诉你,若非我比她更狠心,今天你的夫君根本活不下来,早不知死了八百回了!嫣然,你好好想想我的话,若是下次再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就不要来见我了!”
 
    肖嫣然的眼睛在她一句句的质问声中慢慢地红了起来,欧阳暖的话锐利地像一把刀,让她无地自容。
 
    “红玉,嫣然郡主累了,你送她到门口。”
 
    肖嫣然这时候已经知道自己错了,她想起母妃对付父王那些女人的手段,再也说不出一句责怪欧阳暖的话了,她说的没错,自己真是太天真了,丈夫的亲姐姐不相信,居然相信一个外人?她慢慢站起来,看着欧阳暖道:“姐姐,我再也不会说这种话了,你不要生气。”
 
    欧阳暖摇了摇头,淡淡道:“天色晚了,你快回去吧。”
 
    肖嫣然忐忑不安地走了,欧阳暖轻轻叹了口气,只觉得一件外衣披在了自己的身上,她一愣,抬起头来,却看见肖重华的笑容:“这么对她,后悔了吗?”
 
    欧阳暖微微地笑了起来:“后悔什么?我知道,她只是被保护的太好。”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只是想要告诉她,有时候,你不去害人,就只能等着别人来害你了,一味的天真善良智慧变成别人的踏脚石而已。”说到这里,她的声音里带了一丝讽刺,“有些人,不是你不去碰就能躲开的,与其如此,还不如先下手为强,可惜她不懂这个道理……”
 
    她的话音一落,肖重华的手轻柔地落在了她的肩膀上:“我明白。”
 
    一阵温暖的感觉滋润了她的心,欧阳暖知道,不论自己做什么,他都会在她的身边,这就够了。为了他,为了自己的生活能够平安喜乐,她什么也不会畏惧!
    亲们,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牢记网址:www.uxier.com ,第一时间最快更新,请大家收藏!
上一章节:175章
下一章节:177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