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18    作者:秦简

    孙柔宁静静地抬起头,轻轻道:“我乏了,困得很,你走吧。”

    欧阳暖盯着她,道:“也好。我只来告诉大嫂一个消息:太医说只要有九转圣丹,世子就能活过来。你听到以后,是不是很生气?”
 
    “什么?”孙柔宁的身子一震,似落石入水惊起的波澜壮阔,然而只是那么一瞬,她枯瘦的身影再度回复平静,以平淡的口吻道:“算他命大。”
 
    欧阳暖平静的看着她掩藏在眼底的深恶痛绝,静静道:“为什么要这么冲动。”
 
    “冲动?这不是冲动,这只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她以无限的空洞和干涩的声音道,“暖儿,你拥有的那么多,失去一件东西对你来说算不上什么,可是我和你不同,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他而已,对于将我唯一重要的人夺走的仇敌,我又有什么好隐忍的呢?”她的声音似沉没于波心,再没有一丝涟漪。
 
    “我跟你说过,若是要报仇,要从长计议,可是你这么做了,肖重君不但没有死,连你自己也要搭进去,这样就算帮贺兰公子报仇了吗?孙柔宁,你好好想一想,肖重君不过是受了点伤,不会致命,你却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值得吗?你死了,谁为贺兰公子报仇?肖重华是肖重君的亲弟弟,他纵然再为贺兰公子痛心,也绝对做不出弑兄的事。你的死还有什么价值?别人说起你,只会以为你是个谋杀亲夫的恶女人罢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控制不了,我一想到是那个畜生杀了我爱的人,我就无法让他再活下去,凭什么他这样恶毒的废物还活着,我的爱人却已经……”孙柔宁说这话时,原本握着膝盖的手抬起来,捂住了眼睛,那样温热的泪水一滴一滴从指缝间漏下,逐渐变得冰凉。欧阳暖无言以对,只能长久地看着她。
 
    “现在,我该怎么办?”孙柔宁哭了很久,终于停了眼泪,这样问欧阳暖。
 
    欧阳暖在心底叹了口气,孙柔宁真是太冲动了,要杀肖重君的机会多的是,那么一个病秧子,什么时候不好动手,非要弄得这样大张旗鼓,这样一来,好办的事情也变得难办呢。“董妃要亲自过问这件事,她还命人去搜查你的房间,只怕是——”
 
    “那个老妖婆,不过是想让我死。”孙柔宁毫不犹豫地接口道。
 
    欧阳暖慢慢道:“你要真死了,她只会更开心,所以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千万别这样放弃了。”
 
    孙柔宁顿了顿,目光中有一丝忧虑:“就算我不想死,她也不会放过我的。”
 
    欧阳暖看她笃定的模样,心中终于开始疑惑,董妃的确是一手带大了肖重君,可刚才看她气急败坏的模样,便是亲生母子也不过如此了,这实在是太过令人起疑,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欧阳暖压下了心头的怪异之感,道:“现在你有什么打算吗?”
 
    孙柔宁摇了摇头:“走一步算一步吧。”
 
    欧阳暖道:“我倒是觉得,此事尚有回转余地,只要你好好听我的话,不要露怯。”
 
    孙柔宁疑惑地看着欧阳暖,欧阳暖只是微笑,手上做了个手势。
 
    回到正屋,刚一进去就看到董妃阴沉着脸,欧阳暖道:“重华回来了吗?”
 
    太医看了一眼内室的方向,忧虑的摇了摇头。就在这时候,肖重华风尘仆仆地带着一只锦盒进了门,董妃的眼睛在那一瞬间亮了起来,欧阳暖看在眼中,越发落实心中的疑惑。不能怪她多疑,实在是董妃对肖重君太关怀了。
 
    肖重华和欧阳暖点了点头,便快步和太医一起进内室去了,不多时,太医便遣人出来说匕首已经拔出来了,血也已经止住,伤势一时不会致命。董妃听了脸色立刻放松下来,对丫头吩咐道:“去把世子妃带到小花厅来,我要亲自审问!”
 
    欧阳暖轻声道:“娘娘,您这是做什么?要审问大嫂,也该等王爷回来吧。”
 
   董妃冷眼看着欧阳暖道:“这是内宅的事情,王爷问起来我都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不是很失职吗?当然是先要问明白,若是王爷真的查问我也好回话!暖儿,你说是不是!”
 
    这话说的合情合理,欧阳暖也不能阻止。但若是让董妃单独审问,一定会出大事的,欧阳暖想到这里,微笑道:“娘娘说的是,我也一同听听吧。”
 
    董妃冷笑一声,并不担心欧阳暖会做什么鬼,毕竟那么多人看见世子妃要杀肖重君,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也不能翻出什么花儿来。欧阳暖纵然有心,却也是无力帮忙的,所以她笑道:“既然要听,你就好好听吧。”
 
   到了小花厅,刚才搜过孙柔宁屋子的丫头白芷走上来,捧上来一个小锦盒。
 
    欧阳暖冷眼看着白芷,这个丫头是董妃送给肖重君的,生得美丽可人,温柔大方,半点也没有丫头身上的卑微和小家子气,反倒是很有些书卷气,听说父亲还是个有功名在身的秀才,偏偏还没等到她出生就死了,她也就成了遗腹子,没了依靠,便和她娘一起投身到燕王府来,她娘嫁给了府里的赵管事,她也就跟着成为了燕王府的奴婢。董妃在丫头里面精挑细选,不但要找模样好的,还要性情温柔不轻佻的,挑来挑去找到了她,好好教导了一番送到了肖重君的身边,还将她娘赵妈妈留在了身边。这样一来,说白芷不是董妃的心腹都没人信。
 
    白芷打开了锦盒,里面赫然是一个同心结,还有一个绣了一半的荷包。
 
    董妃拿起同心结看了许久,没有做声轻轻的放下,又拿起荷包看看,道:“怎的没有绣完?这鸳鸯绣得倒是很好。”
 
    这时候,白芷道:“这荷包是世子妃亲手绣的,只是她却没有送给世子,只是在这个匣子里放着,不知道是做给什么人的。”
 
    欧阳暖闻言,似笑非笑地看了白芷一眼,对方被那冷淡的眼神一瞧,立刻低下了头去。
 
    董妃取出放在匣子里面的一条汗巾,道:“这又是什么东西?”
 
    欧阳暖不觉有些诧异,心知不妙,白芷摇头道:“这是什么东西?奴婢却没有见过。如何在这个匣子里?”
 
    董妃亲手解开汗巾,却是一张纸片。
 
    董妃看了一眼,冷笑道:“白芷,念出来,让大伙听听!”
 
    “荣华似浮云,庆幸洁吾身,思君常入梦,长使泪沾巾。”白芷的声音很柔和,可如今听来却十分刺耳。
 
    这分明是一首情诗啊,欧阳暖摇了摇头,这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孙柔宁珍藏的匣子里面搜出来,有一百张嘴巴也说不清了。
 
    董妃变了脸色,道:“这是世子妃珍藏的爱物?满口胡言!世子妃怎么会藏这种东西!”
 
    白芷跪下道:“娘娘明鉴,奴婢确实不知这是哪里来的脏东西,也不知如何放在这里,奴婢不是世子妃的心腹丫头,寻常也碰不到这匣子啊,还请娘娘让世子妃来对峙。”
 
    欧阳暖冷笑一声道:“白芷,要不要世子妃来对峙,这可是主子们说了算的,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丫头擅自做主了呢?”说着,她朝向董妃道,“娘娘,我相信大嫂屋子里绝不会有这种东西,说不定是旁人放进去的!”
 
    董妃看着她的眼睛,道:“你说是别人放进去的?”
 
    欧阳暖淡淡道:“大嫂若私藏此物,如何敢在藏在自己屋子里?必有人蓄意栽赃陷害,欲诬大嫂失贞失德。”
 
    董妃冷笑一声道:“来人,将世子妃屋子里的丫头妈妈们都拘来。”
 
    欧阳暖皱眉看着这一幕,董妃下令后,很快孙柔宁屋子里的丫头妈妈们就都被拉到了这个小花厅,足足有十七个人,全都面无人色地跪倒在地上叩头不止,谁都知道世子妃犯了错,她们是世子妃屋子里伺候的人,只怕是要一起问罪了,她们怎么会不害怕呢?
 
    “院子里的事情,你们应该都听说了。”董妃坐在那儿,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她像往常一样,即便非常恼火的事,说起来仍然不急不慢。但花厅里跪着的丫头妈妈们一个个屏住声息,不敢出一点声音。
 
    欧阳暖明白,这是积年的威势,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有的。
 
    “你们都是安康院的老人了,世子妃身边的事情,你们是最清楚的。谁愿意说说世子妃究竟是不是和人私通,还是被人冤枉的?”董妃继续说着,说到最后,突然冒出一句,众人一听,全都不敢答话,一个个就地低下头不敢抬起来。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么低着头算什么意思!”
 
    人群中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说话。其中一个胆大的妈妈说她是在外院伺候的,并表示她根本不清楚世子妃的事情。“别人呢?”董妃又问别人。其他人也都支支吾吾,你推我我推你,虽没明说,那意思再明白不过,没人肯在大庭广众之下出卖主子。
 
    出卖主子是什么罪名,就算世子妃真的和别人有染,那也是主子的事情,这种事情主子们可以做,但她们这些奴婢是不可以说的,若是说了,也终究要背上一个背叛主子的罪名。
 
    “说呀!不说可要连你们一起处罚了!”白芷说了这么一句。
 
    可还是没有人肯说一句话,欧阳暖淡笑道:“这就可见大嫂是冤枉的了,若真有事,怎么可能一个人都不知道呢?”
 
    其实,她心里也清楚,花厅里跪的这些人,只有四五个是孙柔宁贴身伺候的,其他人是真的不知道什么的,若说是审问,也该是单独把那些人抓起来问清楚,董妃这么大张旗鼓,欧阳暖反倒不明白她想要做些什么了。
 
    “看来真没有?”董妃冷笑一声。“那这些东西也就是你们中有人有意诬陷主子了!我就命人将你们拉出去打,打到你们招为止,看看到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奴才敢陷害主子。”
 
    这一招果然是够毒辣的!
 
    欧阳暖瞬间明白了董妃的意思,挨个审问还有可能造假,一旦众口铄金,那就再也翻不了供了!董妃是要把孙柔宁置之死地啊!
 
    “不要啊娘娘,奴婢全都说了,奴婢说了!”人群中发出一个尖细的声音。众人一愣,全将眼光投向跪在前排的丫头香兰。孙柔宁的心腹霍妈妈急得直向她使眼色,想制止她,已经来不及了。
 
    “你说什么?”董妃面上笑容一松。wWw.uxier.cOm
 
    “回娘娘的话,奴婢知道世子妃每个月都要去宁国庵会情人!奴婢亲眼瞧见过!”香兰大声地道。
 
    按平常人家,婆媳之间总难免为一些事争强斗气,但欧阳暖知道,燕王府的婆媳之间却不是这种情况,一斗气便斗出现在这个局面,动上了真刀真枪,甚至惹上杀身之祸。看着眼前的香兰,欧阳暖发现这里头的情况远比她想象中要复杂得多。这是董妃精心策划的阴谋,决不取决于孙柔宁要杀肖重君的举动,可以说,香兰和那些东西不过是一步暗棋,早晚有一天会爆发而已。
 
    “你没撒谎吗?”董妃沉声问道。
 
    香兰趴在地上,面对董妃点点头。
 
    “香兰,你们主子对你恩重如山,你可要想好了,别错打了主意。”欧阳暖冷冷地提醒她。
 
    香兰打了个哆嗦,颤声道:“奴婢说的都是真的,绝不敢撒谎,这件事情若是娘娘和郡王妃不信,大可以遣人去宁国庵问问,世子妃每次都说去看那位静安师傅,可实际上是去与人幽会的!”她趴在地上,嗑嗑巴巴地说。
 
    欧阳暖盯着香兰,本想教训对方,话到嘴边,她又忍住,心想香兰不过是个棋子,犯不着跟她说那么多。她有这种勇气,肯当着众人面指认孙柔宁,就是把一切都豁出去了!跟这样的人又能说什么呢!
 
    “好吧,你起来。”董妃挥挥衣袖,让香兰起来,然后又问其他人,“还有人愿意说吗?”
 
    董妃一连问了两遍,见没人答应,淡淡一笑,立即拍响巴掌。只听得一片喧啸声,早已埋伏好的掌刑妈妈们,一个个手执木棍冲进花厅。“娘娘有命,所有人一律抓进刑房,收押待审。”话音刚落,掌刑妈妈们一拥而上。
 
    立刻又有两三个丫头大声喊道:“奴婢们也都知道啊!娘娘饶命,奴婢们什么都说!什么都说了!”
 
    董妃得意地看着欧阳暖,大势已去,看她还能有什么招数!
 
    知道?这几个跟近身伺候的香兰不同,不过是怕被打乱说而已,她们根本什么也不知道!欧阳暖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模样看的董妃心头火气腾腾往上冒,欧阳暖却淡淡道:“世子妃呢?怎么请个人也这么慢!”
 
    ------题外话------
 
    亲们,重生之高门嫡女明天的章节将打个翻身仗,让董妃哭死,哈哈哈!
上一章节:179章
下一章节:181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