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19    作者:秦简

    董妃淡淡道:“暖儿怎么也这样着急了,平日里不是都很有耐心么?”

    再有耐心,孙柔宁就要被你整死了,欧阳暖冷笑一声,道:“大嫂平日里从来不会舞文弄墨的,今日都作出这么一首深情并茂的情诗来了,我变得心急了些又有什么奇怪的。”
 
    正在这时候,燕王掀开帘子,面色铁青地进来,身后跟着面如寒霜的肖重华。董妃连忙迎上去道:“王爷回来了?”
 
    燕王点点头,道:“重华都告诉我了,究竟审出什么了?”
 
    董妃道:“王爷,世子妃突然不知为了什么缘故要杀了重君,好在丫头们及时发现将重君救了下来,我觉得奇怪,便命人搜查了柔宁的房间,查出了不少的脏东西。这件事关系到柔宁的清誉和名节,兹事体大,所以我特意招了院子里的人来细细审问,不想这些人真的招出许多事来,我想着这些事情非同小可,不能冤枉了柔宁,所以正想着让人去将她带来当面对质,正好王爷来了,咱们一起问个明白也好。”
 
    燕王的目光扫过跪着的那些丫头妈妈,面色如霜道:“你们想清楚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若是冤枉了世子妃,决不轻饶!”
 
    丫头白芷道:“王爷,奴婢们绝不敢冤枉世子妃,奴婢们所说的都是亲眼所言,亲耳所闻,请王爷明察。”
 
    肖重华看着欧阳暖,她对他微微摇了摇头,肖重华道:“父王,这些人虽然都是安泰院里的,却并不都是大嫂的心腹,说的话可信度也不高,还是分别审问,不要因为一时气愤冤枉了大嫂。”
 
    董妃冷笑道:“重华,柔宁可是要杀你大哥?你还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说话?”
 
    肖重华慢慢道:“一事归一事,大嫂为何要刺伤大哥的原因暂时还未查明,却又生出这些枝节,未免冤枉无辜,还是应当查清楚的。还是娘娘想要就此凭借几个丫头的话定下大嫂的罪名?”
 
    董妃微笑道:“看看你这话说的,我只是——”
 
    燕王道:“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让柔宁过来!”
 
    就在这时候,丫头带了孙柔宁过来,却不是往日里的孙柔宁,只看到她满身灰尘,衣衫上全都是褶皱,一头青丝乱的像是稻草,钗环乱七八糟的挂在衣领上和袖子上,目光也完全呆滞的不像是正常人,欧阳暖一见到她这个样子,立刻就微笑了起来,这个模样,嗯,足够演戏了。
 
    燕王一愣,他身边的董妃脸色立刻变了,道:“柔宁,你这是干什么?!”
 
    孙柔宁竟然丝毫不顾形象地坐在了地上,痴痴呆呆的模样看着燕王,目光里找不到一丝焦距。
 
    燕王是何等精明的人,他冷冷望着孙柔宁道:“你以为装疯有用吗?”
 
    孙柔宁却像是没有听到,竟然摘下自己的耳环放进嘴巴里,不知嘀嘀咕咕在说什么,董妃使了个眼色,白芷连忙上前去道:“世子妃,您这是干什么!地上多脏啊!”
 
    谁知孙柔宁一下子爬起来,动作迅猛地撞了白芷一下,将她整个人撞向了桌几,毫无防备地翻了过去,所有的果盘全都哗啦一下摔在了地上,白芷后脑勺着地,一下子懵了,坐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大家震惊地望着孙柔宁,包括刚才还怀疑她装疯卖傻的燕王。贵族女子最看重的是脸面,没有贵夫人愿意豁出自己的脸面这样干的,难不成她是真的疯了?
 
    欧阳暖状若无意地转了转自己的玉镯,孙柔宁重新坐了下来,那边她的心腹霍妈妈连忙上来扶住她,泣不成声道:“世子妃,您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啊!”
 
    欧阳暖面带急切地道:“霍妈妈,你瞧你家世子妃像不像是中邪了!”
 
    霍妈妈嚎啕大哭:“世子妃啊,您快醒一醒啊,这要紧的关头,被人这么冤枉连个替您申辩的人都没有啊!您要是一直这样,就只能任由那些小人冤枉你了!”
 
    欧阳暖道:“霍妈妈,你别着急,是非公道自在人心,王爷和明郡王都不是糊涂的人,不会只听几个丫头的一面之词就给世子妃定罪的,你放心,世子妃若是清白的,绝不会有人冤枉了她!”
 
    董妃道:“这些就不必多说了,刚才丫头香兰说过,世子妃每次去宁国庵都是去与男子幽会,这样看来,她早就有了异心,才会想方设法要杀重华。”
 
    燕王打断她的话,冷冷地道:“在没有证据之前,不要口不择言!”董妃忙请罪道:“是我太心急,不小心说错了话,请王爷恕罪。”
 
    燕王看了董妃一眼,没有说话。董妃缓了口气,接着说:“若是香兰信口雌黄,屋子里必无别的男人的东西,可偏偏搜出了汗巾和情诗。我也真的没法说什么了。”
 
    欧阳暖冷笑道:“董妃娘娘有的放矢,自然能搜出证据来。可是我们还不知道,这些证物是不是丫头故意放到屋子里诬陷大嫂的呢!”
 
    董妃笑道:“既如此,就要问世子妃身边的人了。”说着问道,“你们可曾有人在世子妃的屋子里看过这匣子里的情诗?”
 
    众人皆摇头不知,说不曾见过。
 
    欧阳暖变了颜色,正要说话,却见香兰怯怯的道:“回董妃娘娘,这张纸,奴婢半月前给世子妃整理物品时,曾在她的匣子里见过一次,只是奴婢是下人,终究不敢多想多问,只能装作不知道罢了。”
 
    董妃看着欧阳暖冷笑道:“听到了吗?暖儿,我知道你和柔宁一向交好,我何尝不是把她当做亲生女儿看待的,可是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我也不能包庇她。”
 
    欧阳暖慢慢道:“三日前我在世子妃屋子里还曾和她一同看这个匣子里的东西,并没有看到这张纸,你却说半月前就已经见过,岂不是很可笑?”
 
    燕王冷冷道:“暖儿,你要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欧阳暖道:“事情是这样的,大嫂说在学着打同心结,让我给她看一看,我便看了那匣子里的东西,就在三日前,可偏偏当时没见到这张所谓的情诗和那条汗巾。就不知道,是不是事后有人放进去的?”
 
    董妃皱眉道:“你的意思,是香兰在撒谎吗?”
 
    现在说孙柔宁不贞的有力证供,就是那首情诗和香兰的话。只要能将这两者推翻,这件事情就会有很大转机,欧阳暖脸不红气不喘地道:“娘娘是情愿相信一个丫头的话,也不肯相信我了?我有什么理由要帮着大嫂撒谎?反倒是这个丫头,随随便便就说出些子虚乌有的话来,不知是不是背后有人指使!”
 
    香兰吓得软在地上,口中只叫王爷做主,再没有别的话说。
 
    欧阳暖三两步走到那匣子前,取出那纸片细细端详了片刻,仿佛在仔细查看的样子,不由面上浮现出一丝冷笑,道:“这纸片上有一种味道,不知大家注意到了没有?”
 
    肖重华快步走过来,从她手中接过纸片,仔细查看了一番,突然笑道:“这是西域进贡的幽兰香。”
 
    幽兰香?!董妃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欧阳暖忍住笑,淡淡道:“这幽兰香,味道独特,香味芬芳,人一旦沾上,许久都不会消散,十分的珍贵,只是——这香只有董妃娘娘的屋子里有,就不知道怎么这纸片会沾上这种香气呢?不是很奇怪吗?”
 
    听了这话,董妃的脸色变得铁青。
 
    肖重华在这个瞬间看到欧阳暖将原先带着的玉镯向袖子里藏了藏,不由得失笑,就算这件事情是董妃策划的,也不可能会沾染上幽兰香的味道,只怕是欧阳暖刚才借查看纸片的机会动了手脚,目的么——自然是要将董妃拉下水了!
 
    燕王冷冷地看了一眼董妃,淡淡道:“你怎么说?”
 
    董妃的神色变得慌张,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欧阳暖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是我在诬陷柔宁吗?我怎么会!你简直是信口雌黄!”
 
    欧阳暖微笑道:“娘娘,你太激动了,我可没有这样说过,更不敢认为娘娘是幕后主使,我只是说,这纸片上的香味很独特罢了。”说着,她对肖重华责怪道,“你也是,就算闻出来这是什么香味,也不该当众说出来,这不是明摆着说是娘娘指使香兰从中作梗吗?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就是指桑骂槐,颠倒乾坤了,肖重华看着欧阳暖,失笑,这不是你使眼色让我过来的么,怎么罪过都是我来承担了?
 
    欧阳暖也不理会他,走到燕王面前道:“王爷要不要闻一闻这纸片上的香味?”
 
    燕王取过纸片闻了闻,面色更加冷凝,幽兰香他是在董妃屋子里闻过的,的确是这个味道。欧阳暖微笑,董妃能够在这院子里安人,未必她们就不能在青莲居想想法子,总是要有来有往,这游戏才玩得下去呀。
 
    董妃阴沉了脸,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幽兰香也不独是我有的,柔宁去我院子,说不定什么时候沾上了这香味。”
 
    欧阳暖就等着她这句话,慢慢道:“是呀,娘娘不必心急否认,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沾上了,所以我也没有怀疑您呀,我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助王爷判断而已。”她话是这样说,可实际上却是在说,若非你心里有鬼,为什么要这样急切地撇清关系呢?
 
    燕王蹙了眉,不再说话,脸色越发难看了。
 
    欧阳暖淡淡道:“这纸片的事情的确非常蹊跷,偏偏香兰一口咬定是大嫂有问题,我倒是觉得这丫头问题大得很,既然查了大嫂的屋子,为什么不去查查香兰的屋子?说不定也能查出什么来!”
 
    香兰壮着胆子道:“奴婢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呀!”
 
    欧阳暖道:“那就让人搜一搜吧。”
 
    所有人面带疑惑地看着四个管事妈妈去搜查,不一会儿,一个妈妈竟然带来了一件大家都想不到的东西。
 
    管事妈妈将那布娃娃带到燕王面前,燕王拿起来一看,布娃娃上面扎满了针,上面还写着生辰八字,燕王立刻明白,这是巫蛊之术!他的脸色一下子变白了!
 
    欧阳暖看了一眼那布娃娃,惊呼道:“这不是大嫂的生辰八字吗?怎么会——”说着,她看向香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难怪大嫂会突然发疯地要去杀世子爷,原来是你在作法!你这丫头,大嫂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陷害她!还冤枉她和别人有染,你到底是何居心!”
 
    鬼神之说和巫蛊之术,是所有人都不得不敬畏和相信的。
 
    香兰吓了一大跳,脸色白的如同纸一般,不敢置信地喊道:“奴婢没有,奴婢真的没有,这娃娃不是奴婢做的,真的不是啊,王爷,王爷,奴婢真的不敢啊!”
 
    欧阳暖摇头道:“还不承认?这东西既然是在你屋子里搜出来的,怎么会不是你的!别人冤枉大嫂还有可能,谁会花心思来冤枉你一个丫头?”刚才欧阳暖问了孙柔宁,谁最有可能背叛她,孙柔宁便说自己身边最信任的就是霍妈妈和香兰,所有事情只有她们二人知道,联想到那条腰带的事情,欧阳暖第一个就怀疑到了香兰的身上,原本她还想不到这件事该如何解决,突然想起当年林氏所为,索性以恶制恶,用同样的法子,迅速让菖蒲在香兰的屋子里藏了一个巫蛊娃娃,果然现在派上了了用场!
 
    欧阳暖偷眼去看董妃,董妃惨白着脸,低了头摆弄着手上的护甲,只作不曾听到的样子。察觉到欧阳暖的目光,董妃抬起头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几乎藏不住眼中的憎恶。欧阳暖微微一笑,恭谨道:“王爷,这丫头胆大包天,诅咒世子妃伤害了世子不说,还冤枉世子妃与人有染,这事情绝不单纯,背后一定有人指使!请王爷允许,将这丫头拉下去细细审问,为世子和世子妃讨一个公道!”
 
    董妃终于沉不住气了,只可惜她做梦也没想到欧阳暖会反将一军。她实在是高兴得太早了,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她用香兰害了孙柔宁,却不想竟也栽在香兰这丫头的手上。欧阳暖心中道,这才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为了能够以后阅读重生之高门嫡女大结局的亲们,请收藏www.uxier.com/ ,方便您最早知道结局!
上一章节:180章
下一章节:182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