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20    作者:秦简

    燕王脸色阴沉,也不说话。丫头端了茶来,董妃亲自送到燕王面前,他抓起茶盅狠狠地摔在地上。哐啷一声细瓷的碎片和着茶水溅了一地。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除了肖重华,所有人都一起跪下了。欧阳暖刚要跪倒,手臂被肖重华托了一把。

     这是不用她下跪的意思?欧阳暖眨了眨眼睛,她还不想跪呢!

    燕王深深吁了口气,道:“这后院简直是乌烟瘴气。”董妃大惊,道:“王爷息怒,不过是丫头胡言乱语——”燕王怒道:“你也知道她是胡言乱语吗!”
 
    董妃看了欧阳暖一眼,轻叹口气道:“多亏了明郡王妃揭穿了她,否则我们还真要冤枉了世子妃。”
 
    燕王早已将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对董妃越发厌恶,口中恨道:“府里没有几个人有胆子指使这丫头乱攀咬。即使没有证据,我也猜得出几分是谁。”
 
    董妃心里一惊,顿时住了口。
 
    欧阳暖沉默片刻,道:“王爷,这件事情要是闹大了,不管是移交三司还是由陛下亲自处置,多少都会有损府里的名声,再者世子妃是遭人陷害才疯疯癫癫,也才会不小心刺伤了世子,能不能从轻发落?”
 
    肖重华点点头,赞同道:“就算要处罚,也要等大嫂的神智恢复清醒。”燕王听了沉思片刻,目光在这对夫妻的身上转了一圈,便点头允了。
 
    肖重华早已看出来,孙柔宁是在装疯,他知道,既然自己能看出来,燕王不可能不知道,知道却没有揭穿,说明他也觉得事情很有可疑,既然如此,不如就此为孙柔宁争取一个恩典。
 
    欧阳暖就是笃定了燕王哪怕知道孙柔宁是在装疯卖傻,也不会当众拆穿,一个因为被人诅咒而生了病的儿媳妇,可远远要比一个红杏出墙的世子妃要好听太多了。董妃若非因为肖重君生病而乱了手脚,这个计划还能更完善一些,现在这局面,燕王是无论如何不会再相信她了,这屋子里的丫头妈妈们的那种怀疑的眼神也会让所有人将这逼疯世子妃、杀害世子、买通丫头诬陷她的罪名栽在董妃的身上,就算燕王不问罪,董妃这几十年的好名声也已经彻底到头了。可是——目前大家不过是怀疑,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欧阳暖并不打算这样轻易放过董妃。要知道,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可是极难寻找的。
 
    她看了跪在地上的香兰一眼,淡淡道:“大哥受伤的事情,归根结底也是这个丫头引起的,但是她一个小小的丫头,又如何有这样的胆子呢,所以还请王爷为世子和世子妃住持公道才是。”
 
    她一口咬定孙柔宁是被香兰咒着了,董妃又能如何呢?
 
    燕王看了欧阳暖一眼,道:“依你的意思,该如何处置她?”
 
    欧阳暖笑道:“这也很简单,请王爷将她交给我审问。”
 
    董妃冷冷道:“暖儿,要审问这丫头也是该交给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肖重华目光微冷,道:“娘娘,幽兰香的事情到底与您有关,若是交给你审问,对于大嫂来说并不公平。”
 
    董妃勃然色变,道:“可暖儿过门不过半年,若是交给她审问,传出去像是什么样子?”
 
    燕王道:“算了,这件事我亲自审问,来人,将整个安泰院都搜查一遍,看看还有什么脏东西!”
 
    董妃用目光恨恨地盯着欧阳暖,欧阳暖却端起了茶杯,燕王愿意亲自审问,这件事情就不会轻易了结,这样才是最好的!
 
    庭院中列队立着几十名护卫,他们将整个安泰院搜查了个仔仔细细,然后将结果禀报了燕王,只看到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半响方道:“刚才我命护卫仔细搜查了一遍,竟在一个丫头房中搜出了一包药粉。方才验过了,是一种轻微的毒粉,若是每天服用,不过三个月就有虚弱致死的可能。”
 
    燕王正说着,护卫将一个被打得鲜血淋漓的丫头扭了出来,她一见到燕王立刻就吓得扑倒在地,哭喊道:“王爷饶命,这药是白芷姐姐让奴婢悄悄拿出去丢掉的,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呀!”
 
    白芷一愣,随即面色大变,“你信口喷人!我何时让你这么做了!”
 
    欧阳暖嘴角凝了一丝冷笑,亦是从心底冷笑出来,这毒粉看来是董妃让白芷用在孙柔宁身上的了,若非燕王突然命人搜查整个院子,还不会这么轻易被发现,董妃还真是厉害,一直让白芷想办法给孙柔宁下药,让她在不知不觉中死去,可见对方是真的很厌恶孙柔宁,厌恶到要将她置于死地的地步。可是,为了什么缘故呢?就算是自己总是和她作对,她都没有这样做到这个地步,为什么要对她没有威胁的孙柔宁下这种狠手?莫非是为了肖重君?欧阳暖心中的疑云一点点揭开,似乎窥见了其中一角。
 
    小丫头面无人色道:“白芷姐姐,这药粉是你每天要我下在世子妃要我们采集的花露之中的,你怎么翻脸不认人了呢?”
 
    白芷还要说什么,燕王冷声道:“住口!”
 
    白芷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肖重华口气里隐藏着漫不经心似的冷淡,道:“白芷,你可认罪?”
 
    白芷抬头看了一眼肖重华,强自镇定道:“奴婢不知郡王此言何意,奴婢是冤枉的。”
 
    肖重华冷笑道:“你是拒不承认指使那丫头放药了。”
 
    白芷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道:“奴婢绝对没这个胆子。”
 
    肖重华轻笑一声,道:“听说刚才那小丫头被搜出了药粉,也是什么都不肯说,后来挨了十几仗,疼昏死了几遍。不知你能挨几下?”
 
    白芷不禁颤栗起来,眼角向董妃悄悄看去。董妃淡淡道:“随随便便动用刑法,岂不是屈打成招吗?”
 
    欧阳暖微笑如和美的春风拂面,说话时耳坠上的金珠子点点碰着脖颈:“娘娘这是什么话?刚才你不也一样让人将这院子里的丫头妈妈都拖出去打吗?焉知这法子不可行?更何况,此事若是送到三司去会审,也是要过堂的,那板子可不比
 
    燕王府的轻多少!”
 
    燕王道:“白芷,你听见了没有?你是想要被送到衙门里去吗?还不交代!”
 
    董妃闻言身子一抖,几乎是不可置信地看着燕王,眼神中的不忿与惊怒几乎要压抑不住。转瞬间目光狠狠逼视向欧阳暖。欧阳暖不由一凛,却微微一笑,只含了一抹几乎不可觉的冷笑弧度回视于她。
 
    白芷犹自低着头,一声不吭。
 
    肖重华看着白芷,目光森冷道:“既然不肯说也就罢了,拖入刑房直接处死。不只是她,还有敢于用巫蛊之术谋害世子妃的香兰也是一样。”说完,他拍拍手,屋外的护卫应声而入,拖了白芷和香兰便走,香兰瘫软在地,白芷拼命反抗,一时之间众人面面相觑,十分害怕的模样。
 
    肖重华补了一句:“贱婢谋害主子,罪大恶极,不只是她二人,连同他们的父母也一并赶出府去。”
 
    香兰一听立刻吓得晕了过去,白芷绝望地哀号道:“奴婢知错了,奴婢该死。奴婢一人做事一人当,求殿下放过奴婢家人啊。”
 
    护卫正要将两人拖出花厅去。白芷死死抱住一根柱子,死活不肯放手,肖重华对护卫首领点了点头,护卫们松了手,白芷拼命手足并用地爬了回来,使劲叩头。口中直叫殿下饶命。只见她额上磕得血肉模糊,满面泪水血水,十分凄惨,看得人心中不由得产生强烈的恐惧。
 
    肖重华的身上那种冰冷的气息让人震慑不已,所有下人都不由自主低下头去,他冷冷喝道:“够了!”白芷伏在地上只是颤抖。肖重华道:“你好好招了,便饶了你的家人,至于你,也可考虑网开一面。药可是你下的?”
 
    董妃的神色瞬间一冷,硬撑着腰身站得端正。
 
    白芷颤声道:“是。”肖重华又问:“是何人指使你下药谋害世子妃?”白芷拼命叩头道:“奴婢不知,是外头管事的卓妈妈给奴婢药的,奴婢只是按吩咐将药下入世子妃要奴婢们采集的花露中,并不知道别的。”
 
    燕王原本一直冷冷看着,此刻勃然大怒,旁边的丫头正好重新奉茶过来,燕王看也不看,将茶盅重重掼在旁边的黄花梨香几上,细瓷的茶盅磕在大理石几面上,发出刺耳的声音。他厉声道:“好个护主的贱婢,死到临头还不老实。拖出去乱棍打死!”白芷凄惨地尖叫道:“奴婢不敢撒谎,奴婢真的不知道,只有卓妈妈知道啊!”
 
    欧阳暖摇头道:“也许是真的不知道。如今只能再审那卓妈妈。”
 
    燕王深深呼了口气,道:“叫那老妈子过来!”
 
    护卫首领点点头,立刻去带那卓妈妈。不一刻又回来了,面色极难看,请罪道:“奴才该死,卓妈妈偷偷咬舌自尽了。奴才进去她的屋子,才发现她已经气绝了。”
 
    欧阳暖早已料到了,淡淡道:“她的动作倒是很快,自己了断图个痛快。只怕是听到这院子里的动静,才畏罪自尽的。”
 
    燕王的脸色隐隐发青,一双眼里,似燃着两簇幽暗火苗般的怒意。肖重华却并不着急,道:“这也并不难办,查查这三个奴才平日里和谁走得最近,尤其是刚才有什么人去过卓妈妈的居所就知道了。”
 
    董妃额头的冷汗涔涔下来,强作镇定道:“这样一来,只怕会人心惶惶,最重要的是,事情这样容易走漏风声,万一被外头知道了,岂不是笑话我们燕王府治府无方吗?依我看,王爷不如把事情交给我,以后慢慢调查就是了,总比这样大张旗鼓地好。”
 
    欧阳暖神色淡漠地道:“话虽如此,这毒瘤一日不除,终究是心腹大患,眼看大嫂疯疯癫癫,大哥人事不知,若是任由背后之人逍遥法外,还不知道要闯出什么祸事来呢!娘娘,我知道你是心慈手软,可对付那些阴险恶毒的人,是半点心软也不能有的!重华说的对,如今最好的法子就是让下午进过卓妈妈院子的人等都先拘来才是。”
 
    董妃还要说什么,燕王却已经点了头,董妃的脸色一白,不说话了,额头隐隐有汗渍流下。
 
    不一刻,护卫便将唯一进过卓妈妈院子的张管事带到了,张管事行了礼躬身侍立。欧阳暖看了看他,只见他面色沉静,只是低头看着脚下光洁的地面。不觉暗暗点头,此人定是个难对付的角色。
 
    燕王道:“张平,你是唯一进过卓氏院子的人,你和她说了什么?”
 
    张平略愣了愣,脸上一副无辜之色道:“奴才是有事和卓妈妈商议,才会过去的,不知王爷有何吩咐?”
 
    欧阳暖淡淡道:“张管事,你不知道卓妈妈已经自尽了吗?”
 
    张平很吃惊的模样:“怎么会?刚才还好好的,难道是——”他说了一半,突然醒悟的样子,叹息一声道:“唉,这想必是因为奴才多嘴了,郡王妃不知道,卓妈妈唯一的女儿原本走失了,好不容易找到,却偏偏是在那种龌龊的地方,奴才受了卓妈妈的托付去赎她出来,可还没等那苦命的孩子熬到奴才去,就已经染病死了,奴才今日才将这事情告知卓妈妈,想必是她一时想不开,生出了这种心思——”
 
    欧阳暖嘴角蕴一抹淡淡的笑,道:“王爷刚刚派人去宣召,就传来卓妈妈自尽的消息,张管事去的时机真是巧啊!”
 
    张平为难道:“郡王妃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怀疑奴才故意挑这个时辰去的么?”
 
    肖重华冷笑:“主子不可以怀疑奴才吗?”
 
    肖重华与欧阳暖的的威势并不可同日而语,张管事一听脸色顿时收敛了两分,赔笑道:“当然,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奴才绝不敢有怨言,只是这事情的确是事有凑巧罢了,难怪郡王妃产生误会。”
 
    肖重华唇际隐一抹淡淡冷冷的微笑:“郡王妃从没有误会过别人,你若非做错了事,何惧之?”这话说的十分冷漠,让张平头上冒出了冷汗,不管肖重华说什么,他都不是不能和他争辩的。肖重华见他这模样,接着道:“听说香兰被许给了你的儿子,再过四个月就要成亲了,而那白芷,也是她的母亲托了你举荐给董妃娘娘,再被送来这安泰院的。这样说来,两个丫头都和你有关系,怎样你都脱不了干系。”
 
    张平听了,这才有点慌神,跪倒在地道:“是,奴才也是识人不明,原本奴才是觉得世子妃身边的丫头不会有错,求了她的恩典,便将香兰许给了我儿子,谁知香兰会做出这种事来,当真是辜负了世子妃的信任!至于白芷,奴才也不过是因为和她继父赵管事很要好,才为她寻个差事谋生罢了,奴才实在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惹怒主子啊!”
 
    闻言,肖重华长眸微睐,俊美的脸庞上忽然微蕴笑意看向欧阳暖,欧阳暖不由心道平日里看你不声不响,原来这么奸诈,她微笑道:“张管事,从你进来到现在,没有人告诉过你香兰和白芷做了什么吧,可你刚才却说你没想到香兰会做出这种事来?!难不成你根本早已知道她干了什么?”
 
    张平的脸色顿时大变,额上隐隐渗出冷汗。
 
    燕王怒道:“还不说实话!”
 
    张平并不糊涂,知道若是交代出了背后的人自己绝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索性死硬到底,“奴才只是看她们二人都跪在这里,猜想她们是犯了错,没有其他意思!”
 
    燕王道:“很好,那两个丫头一个用巫蛊之术诅咒世子妃,一个用毒谋杀她,你还敢说什么都不知道,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张平大惊,道:“奴才该死,这两个丫头胆敢作出这样的事,奴才是当真不知道啊!”却是坚持不肯说出背后受到何人指使,。
 
    燕王冷笑道:“你是该死!”
 
    张平跪在地上,额上滚下豆大的汗珠,口中只道奴才不敢。燕王越发震怒,叱道:“把他拉下去!”
 
    董妃松了一口气,燕王却气得面色青黄,董妃施施然端了几上的茶盅给他,柔声道:“王爷为这几个刁奴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燕王摇了摇头,道:“朝堂上的事要我操心,家里也没个安宁。”
 
    肖重华看董妃一眼,笑道:“父王,将张管事交给我吧。”
 
    燕王蹙了眉,一言不发,放下手里的茶盅起身:“由你处置吧。”随后他看了一眼那边周妈妈照顾的孙柔宁,道,“照顾好你大哥,看好世子妃。”
 
    董妃看着燕王走出去,想要说什么,嘴巴动了动,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欧阳暖对周妈妈道:“快将大嫂扶回去休息吧。”
 
    周妈妈擦了眼泪,应声搀扶着孙柔宁离去了。
 
    董妃冷冷道:“不管是何种缘由,她终究伤到了世子,还是关起来好。”
 
    欧阳暖微笑道:“娘娘,大嫂不过是一时心神受损罢了,王爷都还没说如何处置,你怎么这样心急呢?一切还是等事情水落石出再说吧。”
 
    董妃沉下脸,道:“要是在事情完结之前她又伤了人呢?”
 
    肖重华打断道:“这就不劳烦您费心了,我自然会派人看着的。”
 
    董妃冷哼一声,便带着人走了。
 
    欧阳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道:“这件事,我还是不甘心就这样轻易算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肖重华看了她一眼,微笑道:“你又想使诈了吗?”
 
    什么叫又想使诈,这是说她一直在使诈吗?欧阳暖微微一笑,道:“就看你愿不愿意配合了!”
 
    肖重华的目光有一瞬间的笑意,仿佛被拨开了重重云雾,有云淡风清的清明:“不管你要做什么,别伤了自己就好,其他都不要紧。”
 
    欧阳暖强忍着笑道:“那就借一位武功高强的刺客给我吧。”
 
    肖重华心中微动,道:“这是要杀谁么?”
 
    欧阳暖点点头,仿佛很认真地道:“就是要去杀人,你去不去?”
 
    肖重华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他目光沉沉地看向门外,道:“倒是个好主意,但愿这法子有效吧。”
 
    当天夜里,一名刺客潜入地牢,要将张管事杀了灭口,好在护卫及时发现,刺客谋杀不成立刻逃跑,丢下惊魂落魄的张管事,事情惊动了燕王,燕王下令将张平带到正厅。
 
    肖重华和欧阳暖赶到大厅的时候,燕王已经面色阴沉地坐在那里了,而董妃也坐在正厅里,面色有些发白,只是还算平静,看不出究竟心绪如何。
 
    董妃道:“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非要把王爷请到这里来?”
 
    肖重华伸手击掌两下,须臾,候在门外的护卫带了一个人进来。这人满面尘霜,发髻散乱,衣衫上多是尘土,只跪着浑身发抖。
 
    肖重华冷冷剜他一眼,道:“抬起头来!”
 
    欧阳暖微笑着看向董妃,却见到她的表情瞬间变了。那人浑身一抖,终于慢慢抬起头来,不是张管事又是谁!
 
    燕王转瞬目光冷凝,冷冰冰道:“出了什么事?”
 
    张管事吓得立即伏地不敢多言。
 
    肖重华森冷地对张管事道:“我不会对你严刑逼供,但是你今日说的话若有半句不实,我会教你比死还难受。”
 
    张管事的身子明显一颤,浑身颤抖不已。
 
    欧阳暖看到这情形,忽然微微一笑,对张管事道:“张管事,你自然可以像白天一样什么都不说,但你若是继续用这样的态度,那燕王府也不会再留着你,一旦走出这道门,会发生什么事情,可就不一定了。”
 
    张平想起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早已吓得一身冷汗,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张管事停了半天,颤颤道:“奴才真的是不能说。”
 
    董妃用杀人一样的眼光盯着他,他要是说出了什么,只怕是——
 
    欧阳暖笑道:“那你立刻离开这里吧!以后是死是活与燕王府无关!”
 
    张管事吓了一跳,立刻仰起头,眼中略过一道暗红惊惧的光芒:“奴才的确是奉命去卓妈妈的住处,逼着她自杀的。”
 
    燕王的目中有冰冷的寒意,凝声道:“奉命?奉谁的命?!”
 
    张管事犹豫再三,吞吞吐吐不敢说话。欧阳暖看了面色煞白的董妃一眼,道:“人家可是要杀你,你现在不说,准备去地下向阎王说么?”
 
    张管事惶急不堪,终于大声尖叫:“是董妃!是董妃!一切都是她主使!王爷饶命啊!”阅读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的亲们,请牢记网址:www.uxier.com/ 第一时间更新,呈现给书迷朋友们!
上一章节:181章
下一章节:183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