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22    作者:秦简

    梁妈妈道:“当初王妃不得王爷喜爱,一直心思郁结,董妃……不,现在应该叫董氏了,她出身杏林,父亲是一个军医,她自己也略通医术,又一向对燕王妃礼敬有加,王妃产子,她一直侍奉左右。”

    欧阳暖微笑道:“的确如此,外人都说,她日夜照顾燕王妃,让她平安生下世子,自己原本再过一个月就要出生的孩子反而胎死腹中,这件事情实在是让人扼腕。”
 
    梁妈妈啐了一口,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她要么不做,做了就终究会被人知道。旁人可以瞒得住,可何妈妈是她的心腹,又怎么能瞒得住呢?实际上董氏正是利用照顾燕王妃生产的机会,亲手扼死了真正的世子,用药物助产后,拿自己未足月的孩子替换了世子,也正因为孩子是未足月出生的,才体弱多病,也就是说,现在的世子爷压根不是燕王妃的亲生子,而是董氏的儿子!”
 
    欧阳暖一愣,旋即面上笼罩了一层寒霜,冷声道:“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原本她想要说上一句你竟然胡言乱语混淆嫡庶血脉,可话到嘴边儿,联想到当时董妃的神情,还是变成:“你当真敢肯定?”
 
    梁妈妈赶紧点头,只道:“奴婢不敢胡言乱语。”
 
    欧阳暖瞧着她,认真道:“梁妈妈,这种事情一个弄不好,不光是你,连我都要受到连累的,我凭什么相信你。”
 
    梁妈妈一口咬定,道:“奴婢敢以项上人头担保!”
 
    欧阳暖微笑道:“你的项上人头,只怕别人还没有兴趣,光凭三言两语就要动摇世子的地位,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吗?”
 
    混淆王府的嫡庶血脉是大事,开国以来还从未有过这种事,若是查实,董氏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就连肖重君都难逃重惩。一向谨慎的董妃,可能留下把柄被人捉住吗?欧阳暖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相信。旁边的红玉和菖蒲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狐疑的神情。
 
    梁妈妈斩钉截铁道:“郡王妃,我的儿子女儿可都是在王府里头,我敢拿他们发誓,若是今天所说有半句虚言,我全家都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在这种时候发毒誓,就是真的有把握了——欧阳暖慢慢道:“燕王妃生产的时候有那么多的丫头妈妈在,怎么会让董氏换了人?”
 
    梁妈妈便道:“郡王妃有所不知,燕王妃是个孱弱多思的人,她的院子里从来不要太多的奴婢伺候,嫌她们太过吵闹,更何况王妃生产的时候除了产婆就是一两个心腹在,董氏不但买通了产婆,还以难产为借口,将燕王妃当时的心腹打发去请王爷和太医过来,剩下的都是她的人,还不是任由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欧阳暖思来想去,只觉得此事太过荒谬,不由得道:“这件事,总是过于匪夷所思。”
 
    梁妈妈立刻道:“郡王妃,您想一想,孩子到了月份就稳当了,董氏怎么会因为过于劳累孩子就掉了?这世上谁会这么傻,冒着自己没了孩子的危险也要伺候别人生孩子?她根本是早有预谋的,可怜王妃自己太傻了,居然会相信这么个白眼狼!”
 
    欧阳暖只是盯着梁妈妈看,像是在思索她说话的可信度。
 
    梁妈妈着急了,立刻道:“郡王妃要是不信,大可以去搜查青莲居,一定会有收获!”
 
    随随便便怀疑肖重君不是燕王妃的亲生儿子,这对肖重华也会是个巨大的冲击,若是拿不出确实的证据,反倒自己会被人误会。旁人会以为是自己想要做那个世子妃的位置,才非要弄出这么一个子虚乌有的事情来冤枉董氏,要真是那样,自己不但会声名扫地,还会间接送一个翻身的机会给董氏,可就太得不偿失了。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放过又太过可惜。欧阳暖心中思虑了很久,突然起身道:“梁妈妈,这件事情我要调查一下,在我有结论之前,麻烦你就在这院子里呆着,一步也不许离开!”
 
    梁妈妈立刻低头道:“是,奴婢就在这里等着,若是郡王妃需要奴婢作证,奴婢一定尽心尽力。”
 
    欧阳暖不再多说什么,吩咐菖蒲带了梁妈妈去安顿,自己则去了后宅的一个小院子。
 
    徐姑姑看见欧阳暖的时候,表情很讶异:“郡王妃怎么来了?”
 
    徐姑姑是燕王妃仅剩的心腹了,其他人要么还乡,要么生病死去,剩下的唯有她而已,若是真的能够查出什么端倪,徐姑姑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欧阳暖笑道:“我来看看姑姑可安好。”
 
    徐姑姑只是笑,面容平静安详:“我很好,多亏了郡王的照料。”
 
    欧阳暖的面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阴影,衬着白玉一样的面庞有了一些阴霾,徐姑姑的表情更显得惊讶了:“郡王妃有话要问我?”
 
    欧阳暖知道,徐姑姑是个很通透的人,她轻声问道:“徐姑姑,当年燕王妃生产的时候,你在她身边吗?”
 
    徐姑姑的脸上在这个瞬间现出死灰一样的神情。
 
    欧阳暖只是看她的表情,就什么都明白了,她只是问道:“为什么?”
 
    徐姑姑倚着门槛,慢慢跪坐下去,低着头半天也没有说话,良久,她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道:“是奴婢的罪过,这件事情,奴婢永远都没办法赎罪。”
 
    欧阳暖看着堂中挂着的燕王妃的画像,那样温柔的眉眼,不由低声叹了口气,道:“你是王妃的心腹,为什么要出卖她?”
 
    徐姑姑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
 
    欧阳暖慢慢道:“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告诉重华,他一直很敬重你,我想,你不希望他亲自来问你吧?”
 
    徐姑姑身体一震,慢慢抬起头来,苦笑道:“郡王妃,你的确和婉清小姐太不一样了。”
 
    欧阳暖眉头微微扬起:“你认识我娘?”
 
    “怎会不认识?”徐姑姑低下脸,颇有些伤感,“王爷表面上对王妃很好,可他心里头一刻也不曾忘记过林小姐。”提到燕王,她面上闪过一抹粉色红晕,似一朵合欢花徐徐绽放。“我是和王妃一起嫁过来的,从小在王妃身旁伺候,她曾经说过,将来要留下我在身边,一辈子。”
 
    这就是说,燕王妃许诺过,要让徐姑姑作为真正陪嫁的丫头了,欧阳暖慢慢道:“是想抬了你做妾?”
 
    徐姑姑微笑道:“我们当时是这样想的,后来王妃嫁进了燕王府,我见到王爷,还曾偷偷欢喜,因为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男子,他让我心生倾慕,我开始希望如王妃允诺的一般,会让他娶我做妾室。”
 
    竟然是这样,徐姑姑对燕王会有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欧阳暖看了徐姑姑一眼,只觉得她的面容十分柔美,依稀可见年轻时候的如水美丽,她轻轻垂首,“然后呢?”
 
    徐姑姑缓和神情,继续道:“我盼着,盼着,终于盼着王妃站稳了脚跟,原有一份痴心妄想,可是……”她怃然叹息,“王妃确对我很好,把我当做好姐妹一样看待,事实上,我也是她的另一个妹妹,因为我的母亲和我的身份一样,是一个陪嫁的丫头,做了王妃父亲的女人,只是,她根本没有名分,因为主母好妒,她连通房都算不上,我的名字便连族谱都没上,外头只知道家里出了个燕王妃和江海王妃,我只是个卑微的丫头罢了。”她暗自神伤,“燕王妃知道这一点,所以待我与旁人不同,格外亲厚,嫁给燕王后,她却像是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于是我继续留在她身边,做我的丫头。”
 
    “你喜欢燕王,可偏偏燕王妃反口不同意将你嫁给他,于是你因爱生恨报复王妃?”欧阳暖下意识地推测。
 
    徐姑姑摇头,“她不愿意与人分享丈夫而已,我何必为此害她,真正让我生怨的是另一事!”她道,“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王爷身旁的护卫向她提亲,她也希望我嫁给对方,做正房夫人,不用再伺候人。原本对我来说,如果不能和心爱的男子在一起,做正房夫人又有何益?所以我就拒绝了。”她的眉际逐渐生出一缕秋风般的幽凉,“可是后来董氏不知从何处知道了我的身世,她对我说,我的母亲是王妃家中的奴婢,我也要嫁给燕王府的奴婢,这样王妃才能放心。我心中才起了怨恨,难道我就天生是一个奴婢的命吗?我母亲做了奴婢还不够,她还要让我也嫁给一个奴才,这样才称心如意?她忘记自己曾经的诺言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这样羞辱我!”
 
    欧阳暖眉心隐有怒气:“所以你便反过来帮着董妃做出那种事?”
 
    徐姑姑悯然失色,“只因当日我在气头上,董妃又告诉我,我的母亲当年是因为受宠所以受到主母的嫉妒,后来她生了病,渐渐失宠,主母竟将她赶出了府,活活让她这样死去了,所以我的心中起了很深的怨恨。我自知出身轻贱,平生最恨被人轻视,更何况其中还有我母亲的冤屈,是而一怒之下犯下大错。”
 
    “所以她教给你如果你在王妃生产之时保持沉默,一切任由她作为,就可以报仇雪恨?”欧阳暖接着道。
 
    “是,”徐姑姑垂首,原先的怨愤之气逐渐消弭,“等到我看见董氏偷梁换柱的时候,我才知道,大错已铸成,我不知如何去弥补,所以后来我更加尽心尽力的照顾王妃,王妃死后,我把一切心力都放在照顾郡王的身上,希望能够借以补偿自己的罪过。”
 
    欧阳暖摇头叹气,“你是糊涂,然而也是受人挑拨。若是旁人也就罢了,偏偏是你。若是让重华知道,他还不定会如何伤心。”她平一平胸中怒气,“不过,还是谢谢你一直在想方设法保护重华。”
 
    徐姑姑美目一扬,“你怎么会知道?”
 
    “王妃身体孱弱,燕王又冷漠,不能总是护着郡王,董氏既然用自己儿子换了世子,自然想要除掉其他的嫡子,重华从小到大不知道受了多少次的暗害,他曾经告诉过我,你帮他挡过无数次,所以他感激你。”wWw.uXier.cOm/
 
    徐姑姑戚然一哂,“事情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确是我一手造成,若非我一时恶念助纣为虐,也不至于让人钻了空子,我只有尽力弥补。”她眸中盈盈有泪,“小世子一出生就惨死,世子之位更是多年来被人霸占,郡王生活在朝不保夕之中,几年前王妃也是染上时疫而死,我当年一时之气,的确不曾想会有如此后果。我很后悔,真的很后悔。”
 
    欧阳暖心中一动,急问:“哦?王妃不是身体过于虚弱病死的吗,怎么会染上时疫?”
 
    “世子被换之后,我虽然起了后悔之心,可董氏与我手中互有对方的把柄,一时谁也不能奈何谁。王妃死后,我起过疑心,曾问过治病的太医,确是死于时疫。”她沉吟道,“不只是我,郡王心中也很怀疑,只是后来肖重君突然病重,郡王也就没有时间纠缠于这件事了。”
 
    欧阳暖觉得此事很不妥,“时疫极易传染,若有一人得病必定会迅速蔓延。那么府中还有其他人染病吗?”
 
    徐姑姑点头,“有,王妃身旁的一个贴身丫头叫做青荷的。”
 
    欧阳暖点点头,道:“如今董氏已经快要倒台,不知道你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
 
   徐姑姑思忖片刻,紧锁的娥眉已稍稍松开几分,慢慢道:“好。”
 
    欧阳暖颔首,“姑姑有帮助他人混淆嫡庶血脉之嫌,只怕董氏一倒,姑姑也会被牵连。我会向王爷说明你被她迫使的原委,希望王爷可以宽恕。”
 
    徐姑姑淡淡一笑,似春梅绽雪,总有些凄冷之意,道:“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也一直在等着。何况,你今天这样做,也并不是为了你自己,不过是为了重华罢了,我做错的事情,也终究要付出代价的。”
 
    三天后的下午,大公主突然到访,燕王吃了一惊,立刻亲自出来将这位近日已经很少出公主府的皇姐迎了进来,并且让明郡王和欧阳暖都来作陪。
 
    欧阳暖着一身烟霞银罗长裙,光洁的髻上只斜簪一枚胭脂花长簪,托着从发簪上结丝串下的水晶坠儿,看起来越发低调朴素,大公主斜倚在软榻上,看着她笑道:“怎么给你做的裙子也不穿,这样简素哪里像是个郡王妃呢!”
 
    欧阳暖便只是笑笑,不说话。
 
    燕王为难道:“这也不怪她,府里出了些事,还没来得及处理——”
 
    大公主闻言微微蹙眉,旋即淡然道:“哦,燕王府一向不是管理的井井有条吗,哪里会出什么事?”
 
    燕王挥挥手,只留下一些极为亲近的人,这才道:“很多事情,我本不想让皇姐跟着担心,但你既然亲自来了,想必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我也就不再瞒着你了,先是重君遇刺,接着是柔宁发疯,现在这件事情都和董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倒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大公主的叹息几乎难以辨清,“和董氏有关?怎么什么事情都和她有关了?”
 
    燕王蹙眉:“还有什么事情与她有关吗?”
 
    大公主沉默片刻,道:“把人带上来。”
 
    众人便看到一个用长发掩着半张脸的老妪被人带上来,只听大公主温和道:“你抬起头来。”
 
    那老妪一下子抬起头,吓得旁边伺候的丫头倒退了一步,这老妪的脸上有一块被火烧伤的痕迹,斑斑驳驳几乎毁掉了半张脸,纵然现在是白天,也十分的可怖。
 
    大公主对着燕王道:“她是什么人,你还认识吗?”
 
    燕王盯着那老妪看了半响,终究只是摇头,“她的脸已经被毁了一大半,根本认不出来了。”
 
    大公主微笑道:“你自己说,究竟是什么人。”
 
    那老妪慢慢地道:“奴婢是当年伺候燕王妃生下小世子的产婆桂娘,王爷可还记得,当初选择产婆的时候,燕王妃还当着奴婢们的面上说过,要选个面容和善端正的,莫要吓着了小世子。”
 
    燕王一怔,旋即猛地站起来,道:“你——怎么变成这个模样?”依稀记得,当初的产婆桂娘虽然年过三十,但面容姣好,比一般的产婆都要干净爽利,如今也不过刚刚五十多岁,就老得如同七十岁的老妪呢?还毁掉了半张脸?大公主又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里来呢?燕王心中的疑问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几乎不能自已。
 
    桂娘道:“奴婢变成这副鬼样子,都要怪贵府的董妃娘娘所赐!”
 
    燕王闻言一愣,不由色变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初王妃产下小世子的时候,王爷还在宫中,府里是由董氏主持大局,奴婢和其他两个王妃的心腹丫头留在产房里伺候,其他人都退出了院子。当时王妃娘娘体弱,刚一生下小世子就昏过去了,董氏立刻命一个丫头去向王爷报信,只留下另外一个人和奴婢在。借这个机会,她亲手掐死了小世子,再用催产药提前催生了自己的儿子,将他说成是小世子——”
 
    “满口胡言!”肖重华目中似有火苗灼灼亮起,他勃然打断,厉声道,“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桂娘面上出现一丝惧色,她看了大公主一眼,停了停,才接着往下说:“奴婢绝不敢欺骗各位贵人。奴婢的确是收了董妃的五千两银子,帮着她替换了那孩子!奴婢这辈子就做了这一件昧心的事,是至死也不会忘记的!本以为拿着五千两银子,足够奴婢一家八口人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谁知董妃居然派人在奴婢归乡的路途中杀了奴婢全家人,还放了一把火,伪装成是拦路打劫不成杀人灭口的样子,奴婢若非命大,也绝活不到今天!奴婢全家都死在她手上,又怎么能放过她呢?只可惜她是主子,奴婢只是卑微的下人,怎么敢随随便便出现在燕王府门前,若非此次听在府中的远亲说起董氏犯了错已经被关了起来,奴婢是死也不敢去拦大公主的轿子告状的!”
 
    燕王心中巨震,冷冷地盯着她道:“世子是王妃的亲生儿子,她怎么会不认得?!”
 
    桂娘冷笑:“王爷,刚出生的孩子都一个模样,再者出生在这样的显贵人家,便是亲生母亲也不过是刚生下来的时候看一眼,随后就被乳娘抱走,等出了月子才能再继续照顾孩子。王妃身体虚弱,连孩子一面都来不及看就昏过去了,认不出自己的孩子又有什么奇怪的?不管是不是王妃的亲生儿子,都和王爷您的面容是相似的,既然这样,她又怎么会怀疑?最重要的是,还有奴婢们在,王妃再精明,也想不到奴婢们都被董氏收买了吧!”
 
    燕王顿时语塞,他怎么也难以相信,肖重君不是真正的世子!
 
    肖重华看着桂娘,一个字一个字,几乎是从齿缝里蹦出来的一般:“证据呢?”
 
    桂娘低下头去:“当初在王妃外院里的丫头都已经不在,当初产房里留下的那两个心腹,一个是被董氏支走去请王爷的丫头青荷,还有一个是徐真。如果您不信,大可以去找她们来对峙。”
 
    肖重华看着燕王,目中冷光一闪而过:“父王,青荷在母妃过世的时候也染病死了,只剩下徐姑姑还在,请您容许传召她来对质!”
 
    燕王点了点头,混淆王府的嫡庶血脉是大事,更何况,产婆还口口声声说世子是被董氏亲手掐死的,这种事情,真的可能发生吗?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他道:“让徐真立刻到这里来!”
 
    徐姑姑来的时候,却是一言不发就跪下对着肖重华磕了三个头,肖重华震惊地望着她,她慢慢抬起头,道:“奴婢今日所言,并无半字虚言,请郡王和王爷都听好。”
 
    “当年小世子一出生,青萍就被董氏找借口调走了,奴婢是唯一留下的王妃心腹。奴婢亲眼看着董氏掐死小世子,然后用自己的孩子替代了真正的世子,再作出自己因为照顾王妃过于劳累而流产的假象,这样谁也不会怀疑她是因为刚刚生产过而身体虚弱了……”
    童鞋们,这样的剧情猜到了吗?是不是很惊讶呀!保证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还有更精彩的,请大家收藏www.uxier.com ,方便阅读精彩章节!
 
上一章节:183章
下一章节:185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