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25    作者:秦简

    “绿腰?”欧阳暖看着林元馨,语气里带了一丝只有彼此才能明白的震惊。她以为不会再听到这个名字,可是居然在这里听见了,甚至绿腰还在太子的身边,这是否意味着,太子已经知道了一切? 

    “可不是嘛!又不是什么高贵的身份,太逾礼制了。”正因为这个女子出身青楼,所有的侧妃才会更加难以忍受。
 
    “而且殿下还吩咐给的是侧妃的待遇。”周芝兰身旁的冯侧妃伶俐的眼珠如黑水银般滴溜一转,唇角已经含了盈盈春色,不禁补上一句。很显然,她们是希望已经生下两个儿子的林元馨出来说句话。
 
    欧阳暖虽然震惊,却也不由得暗自摇头,这些女人啊,平日里争风吃醋,到了这时候居然还知道要团结起来对抗外敌,可见肖衍真的是非常宠爱绿腰了。
 
    林元馨低下眼睑,默默无声,众女的视线都盯在了她身上……“如果真是殿下的意思,我看——也没什么好说的,殿下要是喜欢谁,还容旁人插嘴吗?”
 
    众女听此言,不免泄气。
 
    “林妃娘娘说的是,可若是大家都不去讨嫌,不就便宜了那个整天唱些轻浮曲子的女人了?”周芝兰难得这样尊重林元馨,然而见对方只是微笑摇头,不由得心浮气躁道,“算了,既然娘娘都不肯管,咱们更加没立场管那狐媚子。”
 
    说着,她们几个人纷纷站起来,向欧阳暖告辞。
 
    林元馨刻意留在最后,看着她们几个人的背影,冷笑一声,道:“看看,这都是来向你探听消息的。”
 
    欧阳暖回首道:“表姐,绿腰真的进府了吗?”
 
    林元馨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是,是我送她进府的。”
 
    欧阳暖一双眼眸睁得极大,似不甘心一般燃着黑色的火焰,她豁地抓紧林元馨的衣襟,急切道:“表姐,为什么,你明明知道——”
 
    “暖儿,我有些话,早该跟你说。相处的日子愈久我就愈明白,肖衍是何等想念你、牵挂你,拼了命想要得到你——虽然他从不告诉任何人。”她牢牢迫住欧阳暖的视线,含笑凄微,“傻丫头,他偶尔愿意来看我,不过是喜欢向我谈起关于你的事情。你知道么?”她忽然凄艳一笑,带着无尽的叹息,“绿腰和你那样相像,肖衍他得不到你,至少他的身边得有一个你的影子,才能暂且安抚,你看他近来可曾来烦扰过你--”
 
    欧阳暖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林元馨道:“绿腰出身微贱,在府中举步维艰,她事事都要依靠于我,所以很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放心,她不会将那件事告诉肖衍的,还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咱们隐瞒。”
 
    话虽如此,终究是觉得忐忑,欧阳暖摇了摇头。
 
    林元馨便笑了:“不必担心,我自有控制她的法子,她虽然进了府,可抚养她长大的鸨母和原先的那些姐妹们都还在我的手里,你以为她当真敢说那件事吗?真说了,第一个死的就是她!”
 
    欧阳暖只是沉默,林元馨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暖儿,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林元馨的性情和以前大不相同,未出嫁前,她是幸福而快乐的,只需要担心绣鞋用什么花样,今天穿哪条裙子,可现在呢,她变得自知而隐忍的。欧阳暖怔怔想,要多深的仇恨,才能将一个人变成这个样子。她轻轻反握住林元馨的手,骤然惊觉她是这样的瘦,手心的骨头在掌心崎岖凸显,仿佛微微用力就能折断一般。欧阳暖心下沉静,表姐一直都是不快乐的,兼之肖衍之事更是心灰意冷,她本就是敏感多思的女子,如何能经得起这番波折。
 
    “表姐,你已经有了两个儿子。”欧阳暖柔缓道:“不必再为我担心,你照顾好他们就行了,我可以自己想到办法。”
 
    林元馨的目光倏地一跳,轻轻摇头,唇角的一缕微笑却渐次温暖明亮。“若是没有你,我的孩子根本保不住,你救了他那么多次,他也是你的孩子。”她的眸子底处越来越冷漠,有华彩流溢,“你这样好,我不能让肖衍毁掉你。”
 
    欧阳暖看到她眸子里的冷光,不由提醒道:“他毕竟是盛儿的亲生父亲。”
 
    林元馨摇头,“我说过很多次,这种人,根本不配做盛儿的父亲。”
 
    欧阳暖不得不提醒她:“表姐,肖衍已经对你和镇国侯府起了疑心,你要多加小心,千万照顾好盛儿。”
 
    林元馨一震,顿时明白了欧阳暖的意思,她皱眉,虎毒不食子,这话在皇家是行不通的,欧阳暖能说得出这种话,必定是有了预感,看来,她原先的打算需要作一些变化才是。
 
    当天下午,欧阳暖去了一趟大公主府,再回来的时候看到燕王府门前车水马龙,心道和上午也差不多,可等到她进了院子,才看到珍品赠礼满堆廊下,不由心中雪亮。
 
    她由侧门而入,吩咐迎上前来的菖蒲道:“都有哪些人来了?”
 
    菖蒲报上诸位送礼人的名号,她们或是亲来拜望,或是谴人送来厚礼,都是口称:“为世子妃生辰而送的贺礼。”
 
    的确,自己再过十天就是生辰了,欧阳暖微微纳闷,看着菖蒲道:“谁跟他们提过我的生辰?”
 
    “小姐,这京都有什么事情都瞒不住,您的生辰吉日又不是什么秘密,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呢。”
 
    菖蒲笑得慧黠,欧阳暖摇摇头,肖重华刚刚坐上燕王世子的位置,这边的礼物就源源不绝的送过来了,当初肖重君可没这么吃香,想想却也不觉得奇怪,肖重君就是个没用的病秧子,谁会注意到他呢?可肖重华却不一样。欧阳暖扫视着那些珊瑚珠玉,丝缎锦绣。感叹道:“世上果然多有锦上添花,少见雪中送炭。”
 
    一旁的方嬷嬷听见了,不由道:“人情世故,本就如此,锦上添花能让她们借力上青云,何乐而不为?雪中送炭只是平白添了晦气,谁肯做傻子?当初夫人就是看不清这一点,才总是叫人算计。”
 
    欧阳暖微微一笑,不以为忏:“大家求的不过都是荣华富贵罢了!”她瞥了眼各色珍玩,没有丝毫兴趣道:“红玉,最近大家都辛苦了,你挑出几样来,分给大家。其余按来处造册存库——下次转赠给其他人,也就罢了!”
 
    红玉答应着,又道:“小姐,曹姨娘还在小花厅等着……”
 
    欧阳暖点头,转身换了身衣裳,便在众人簇拥下,到了花厅。
 
    曹姨娘正在低头喝茶,但见珠帘微闪,欧阳暖款款而入。她一身碧衣纱裙,乌发挽了个如意髻,以几点珠花零散点缀着,明月一般的宝钗,斜斜插于髻后,摇曳间,神光潋滟。面容清秀素洁,脂粉不施,整个人透出雪玉般的晶莹光华,看来叫人心折。
 
    “郡王妃真是气度不凡。”曹姨娘望着她,由衷叹道。
 
    “曹姨娘说笑了,你是难得到我这里来坐坐的。”欧阳暖点头寒暄,很是友善,丝毫不曾有倨傲的意味,曹姨娘见她平易可亲,心下暗自稍定。
 
    曹姨娘顿了顿,开口道:“十日后便是世子妃的生辰吉日,我备了一点薄礼,实在不成敬意,还请世子妃笑纳。”
 
    欧阳暖看了看曹姨娘递过来的一件绣工极为精致的屏风,知道对方是狠下了一番心思的,不由笑道:“不过小小生日,无足挂齿,姨娘这次却是为我费心了……”
 
    曹姨娘见她喜欢,难得露出高兴的神情。
 
    欧阳暖看在眼里,并不再说,只是问了问曹姨娘的情况:身体最近好不好,肖重云读书的情况等等。
 
    曹姨娘见她问起肖重云,立刻抖擞精神,郑重以告,欧阳暖听了,思索道:“听说如今朝中最有学问的师傅是赵先永先生,他是太子府的西席,若是重云能够得到他的指点,学业必定能够大有进步。”
 
    她这若有若无的一句,让曹姨娘在瞬间眼睛一亮——这可是梦寐以求的好事啊!董妃当家的时候虽然没有对自己母子怎么样,却也是在夹缝之中生存的,而孙柔宁,更是不会正眼看人的高傲贵女,哪里会想到自己这个姨娘和庶子的生存处境,碍于董妃的霸道,曹姨娘也是有苦说不出,这才想来欧阳暖这里碰碰运气,谁知东西刚刚送过来,对方竟然主动提出要给肖重云换个老师,她怎么可能不高兴呢:“可是赵先生寻常人是请不到的。”燕王才不会为一个庶子下这种心思。
 
    欧阳暖看着她的表情,不动声色地道:“这位老师我是认得的,只要请林妃娘娘说一句话,这件事情也就办成了。”
 
    曹姨娘喜不自胜,连连道谢,欧阳暖看着那张和自己亲娘有三分相似的脸,不由暗地里摇了摇头。
 
    说了一会儿话,曹姨娘起身告辞,走到门口却又停住。
 
    “曹姨娘,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欧阳暖开口问道。
 
    曹姨娘一回头,咬一咬牙,郑重道:“世子妃,我有一件事,一直想要告诉你!”
 
    一边说着,她一边细咬银牙,珠泪扑簌而下,转眼之间已是哭得梨花带雨,突然跪倒下来。
 
    “你有什么委屈,且慢点说话!”欧阳暖微微示意,一旁的红玉便将她轻轻搀起,劝慰道:“曹姨娘有什么冤屈,不妨跟我家主子细说,容她帮你想想办法!”
 
    曹姨娘抽噎着,这才说出了原委。原来燕王四年前还有一位侧妃,姓孟,是曹姨娘的表姐,原本和曹姨娘感情十分要好,因为性情温柔,燕王也待她不错,欧阳暖点头道:“我听说过,不过她已经无意失足溺死了,曹姨娘为何要提起这件事?”
 
    曹姨娘说到此处,黯然叹息道:“哪里是无意失足,这件事情实在是有内情的。”
 
    欧阳暖一听便是心中一跳,面上却平和道:“你既然耿耿于怀,莫非孟妃是冤死的?”
 
    曹姨娘又是低泣:“这件事情我埋在心里四年多了,一直不敢告诉任何人,孟妃长在京都,从小没去过河边,不识水性,怎么会跑到荷塘戏水呢?那时候正巧赶上酷暑,孟妃去王爷书房送茶水,谁知撞上了董妃娘娘,没有见着王爷就回来了。不知为什么,王爷从那天开始就派人禁了孟妃的足,我们当时还很奇怪,孟妃又没有做错什么,怎么就惹怒了王爷,后来我才知道一封重要的战报丢失了,王爷怀疑孟妃,便将她拘了起来,不出三天,孟妃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欧阳暖一怔,随即道:“战报?”
 
    曹姨娘警惕地看了一眼周围,欧阳暖道:“你不必担心,这里都是我的心腹,不会有人出去胡言乱语的。”
 
    曹姨娘这才接下去道:“这事情十分隐秘,但孟妃和我熟悉的很,若说她是奸细,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我反倒觉得那个人——”她看了一眼欧阳暖,不再往下说了,道,“若是她今天还得势,这个秘密可能我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不过,若是你现在让我出来作证,我却也是不敢的。”
 
    欧阳暖心下明白,面上丝毫没有恼意,只是淡淡道:“我明白,曹姨娘有这份心,已经很难得了。”
 
    曹姨娘扶着小几,又是颤巍巍跪下道:“我表姐死的实在凄惨,就算到了现在,我还时常梦见她,若说要洗刷孟妃的冤屈,还得靠您了!”
 
    欧阳暖微一沉吟,笑道:“这都是王爷的决定,我等怎好干涉?不过,这件事情我会放在心上就是,曹姨娘放心回去吧。”
 
    “全凭世子妃做主了。”
 
    送走了曹姨娘,已是傍晚时分,归巢的鸟鹊在窗外轻轻呢喃。杨柳翠碧,在晚风中飘摇,驱走了暑气,只剩下淡淡花香萦绕。
 
    欧阳暖喝了一口茶,突然向红玉道,“你看曹姨娘的话,有几分真假?”
 
    “会不会是看着董妃倒台,故意再推她一把好立个功劳?”红玉猜测。
 
    “曹姨娘不是蠢人,她该知道搬弄是非会有什么后果……所以,这件事情定然是值得推敲的。”欧阳暖抚摸着手中的青瓷茶杯,浅笑道:“董氏这个人,还真是不简单得很。”她眼中没有嘲笑,只是怜悯和叹息。
 
    “那么——”
 
    “这件事情,暂且不要声张,燕王府出了奸细,未必王爷和重华没有察觉。”金黄色的夕阳照在梳妆镜上,漾出散乱细碎的光点,照得欧阳暖的面容如同梦幻,她轻声道,“董氏现在如何了?”
 
    “明天就要押送三司衙门了。”红玉回答道。
 
    “那咱们还真得送她一程才是。”欧阳暖站起身,轻轻地道。
 
    说是将董氏关进监牢,可王府毕竟不是外头的监狱,董妃的身份也与众不同,所以透过层层看守,也不过是将她关在最内的那间狭小的屋子里而已。
 
    欧阳暖到门口时,却看到肖重安正站在门口,被护卫拦了下来:“王爷有命,除非有他的令牌,任何人不得入内。”
 
    肖重安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欧阳暖走过来,所有护卫都跪下行礼,脸上的表情明显和缓了许多。
 
    欧阳暖淡淡道:“王爷的令牌在我这里。”说着,她将肖重华给她的令牌在护卫的眼前晃了晃,这灵牌是从燕王那里得到的,自然很有效果。护卫对视一眼,道:“可是三公子他——”
 
    欧阳暖道:“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难道还怕他将人劫走不成?他不过是想见见自己的母亲,便是到了王爷那里,也是要放行的。”
 
    肖重安只是个庶子,欧阳暖却是手握实权的肖重华放在心尖上的人,谁敢再多说什么呢?只能放行吧。
 
    欧阳暖看着脸上露出难堪窘迫的肖重安,道:“走吧。”
 
    肖重安的脸上露出感激的神情,平心而论,这个男孩子并不像他母亲一样可怕,甚至比起肖重华,他和稳重的燕王更相似,性情也更温和,所以帮他一把,欧阳暖并不在意,她率先走了进去。
 
    毕竟是牢狱,即使在盛夏高温,甫一踏入,仍能感到一阵阴凉之气扑面袭来。屋内家具简陋,角落四隅各点了盏铜灯,以此照亮室内不太明亮的逼仄空间。
 
    屋子里,只要走近些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发霉的味道,里面只有一张床,上面挂着半幅床单权作帐幔,谁会想到,曾经煊赫一时的董妃居然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门一响,“谁?”帐内有个沙哑的声音警惕的叫了起来。
 
    欧阳暖不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幔帷帐。少顷,咳嗽声起,有个影子在帐内坐了起来:“到底是什么人!”
 
    欧阳暖回身看肖重安,示意他过去。肖重安蹙着眉,最终下定了决心,慢慢地走到床边。
 
    这时候,幔帐内的人还在不停的咳嗽,肖重安伸出手,似乎有一瞬间的犹豫,随即有些颤抖地伸手将帐子撩起一角。
 
    欧阳暖站在七八丈开外,看到那掀起的一角露出董氏看起来比三天前要枯槁憔悴十倍的脸来。肖重安震惊地望着她,瞪大了眼,手忽然一哆嗦,撒手向后弹跳了三四步:“你——”他显然没想到,一向风光的母亲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啊……”董妃惊呼一声,急急的挥开帐子,“重安!”
 
    肖重安又往后缩了几步,董氏侧身趴在床沿上,尖叫:“别走,我有话要跟你说……”右手笔直的伸向他,脸上泪水纵横,“你过来,你快过来……”
 
    一向高贵冷傲的董妃何曾有过这样激烈的情感表达,肖重安似乎被这种场面吓到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复面前这位涕泪俱下的妇人,惶恐的侧首求助似的看向欧阳暖。
 
    欧阳暖向他点点头,示意他不要过于忧虑。
 
    董氏注意到儿子的异样,顺着他的视线慢慢转过头来,欧阳暖与她目光相接。
 
    董氏一瞬不瞬的盯住欧阳暖,表情由惊讶变成错愕,再转变为惊怒,眼中强烈的恨意似乎要在欧阳暖身上烧灼出一个洞来。
 
    “欧阳暖!”她突然尖叫起来,状若疯癫,“你……你跑到这里来,安的什么心?你这个心肠恶毒的女人,你把我害成这样,抢了我儿子的世子位,如今又想使什么阴毒无耻的手段谋害我?欧阳暖,你个下作的贱人,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满门全都不得……”
 
    “你住口!”肖重安大声地道,几乎从未有过的失态,“不许你这样羞辱二嫂!”
 
    董氏完完全全愣住了,脸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你……”她张大嘴,不敢置信的呢喃,“你不是重安……你疯了!你竟然这样和我说话!”说完,她却突然大叫:“我知道了,欧阳暖这个居心歹毒的贱妇,想用这种法子来挑拨我们母子的关系,你带着我儿子来看我落魄的样子,你……你好毒的心思……”
 
    “你……你快住口!”肖重安的身体在颤抖,声音却带了从未听过的冷意,“你才是真正的毒妇!”
 
    “你说我毒妇?!当真疯了……我是你娘!”董氏倒吸一口冷气,脸上似哭还笑,仿佛凄然悲愤到了极处,一口气深深的压在喉咙里,然后猛然爆发出来,她疯狂的拍着自己的胸口,痛心疾首,“你看清楚,你刚才骂的是谁!是我生了你,我怀胎十月把你生下来,难道为的就是让你这样帮着外人来羞辱我么?”她像是疯了一般,举止癫狂,只是嚎啕:“你是我的儿子!为什么要帮着外人这样对我?你辱骂生母,你可还有半点为人子女的孝心?”
 
    肖重安狠狠咬唇,脸上神情闪烁,一半是害怕,一半是倔强。他望着董氏道:“娘,你何曾真的当自己是我娘!这么多年来,你眼睛里只有大哥,什么时候有过我!你从来只认那一个儿子,因为他是世子,将来会做燕王!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废物,你只会觉得我没用,这么多年来,可曾夸过我一句,抱过我一次?!”
 
    董氏震惊地望着他:“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娘!我被害成这个样子,你还站在他们那一边!”
 
    肖重安痛心疾首:“我有眼睛,有耳朵,有心,会看,会听,会想,你自己做了什么才会到这个下场你自己清楚,父王对你一向敬重,他为什么会这样对你,他跟你做了这么多年夫妻最后都对你忍无可忍……你有什么脸面自称是我的娘?”
 
    这番绝情的狠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后,他快步走了出去,像是后面有鬼在追!
 
    董氏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的背影,脸上露出无比的绝望。
 
    欧阳暖突然微笑起来:“董妃娘娘,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
 
    董氏看着她的眼神像是要杀人,欧阳暖笑道:“这一切都是你种下的因,自然要你承受这果!”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一通急骤的剧咳后,董氏手捧胸口痛苦的蜷缩起身子。
 
    欧阳暖看着她面容憔悴、披头散发的凄惨模样,忽然觉得那口长久以来一直压抑在心上的怨气终于发散出来,她居高临下的睥睨她,冷眼望着她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哀号。
 
    “娘娘的风寒看来不轻啊,也是,这环境的确不好,不过三司衙门更可怕,听说经常有人在这里染病最后一命呜呼的,董妃娘娘,你说是不是?”欧阳暖慢慢地道。
 
    董氏抬起眼睛,目光幽暗,道:“你今天来,到底是什么目的!”亲们,阅读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的话,请牢记由/免费提供,请收藏!
上一章节:186章
下一章节:188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