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28    作者:秦简

    燕王举起面前的酒杯向着众位来宾说了一番欢迎的话,众人也回敬了一番感谢招待的话。彼此之间寒暄了一番,说了一大堆的场面话后,便有歌姬舞姬上场表演。

    舞蹈是燕王府的舞姬排演的,很寻常,欧阳暖并不想一个小生辰做的太过分。若非肖重华和大公主坚持,她甚至都不准备办这场寿宴。
 
    肖衍的身旁坐着眼观鼻鼻观心的绿腰,林妃和一旁的人说说笑笑,欧阳暖一脸兴趣盎然的表情看着舞蹈,肖重华脸色很冷静,众人揣测来揣测去,当事人的表情都很平淡,让大家没法猜测什么,心中越发奇怪,这四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呀?让人搞不明白。
 
    歌舞进行到一半,就听到门口有人叫道:“高昌国大皇子到——”
 
    接着便有一人大跨步走进来,沉重的步伐将软绵悠扬的乐声压住,显示出一种冷厉的气势来。来人目不斜视地穿过舞姬直接来到太子面前,大声道:“太子殿下,我来晚了,恕罪恕罪!”
 
    所有人都是一愣,高昌国大皇子?这人怎么跑到人家寿宴上来了?
 
    欧阳暖的目光不自觉地向慕红雪那桌看去,这道声音就如同一道霹雳劈中了慕红雪,她的手一松,杯子自手中掉落,砸在地上,酒水溅湿她的裙子。
 
    欧阳暖微微一怔:“怎么回事?”见慕红雪脸色发白,连忙安慰道:“不过是打破了一个杯子,没什么要紧,你不用怕!”说着叫旁边的下人将碎片收拾,又拿过一只杯子给她。
 
    整个过程慕红雪都脸色苍白,一直低着头,欧阳暖低头一看,便知道她在紧张,因为她放在桌子底下的手在微微地颤抖。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慕红雪对这位高昌国大皇子的出现会表现的如此失常?她在恐惧吗?害怕这位大皇子?这怎么会?听说大皇子和她是同母所生的亲兄妹呀,按照道理说,他们应该十分亲近才对,怎么会表现得如此畏惧的模样?欧阳暖心中疑惑,好在歌舞一直在继续,所以没人注意慕红雪这边的动静。然而欧阳暖却注意到,慕红雪将身子缩了缩,尽量往慕轩辕身后缩,仿佛想要从这里悄无声息地退出去。
 
    耳边继续传来主位上的几个人与慕隆平的对话,宴会厅里那么多的声音,笑声,说话声,歌声,音乐声,吵闹喧哗,可是因为慕隆平的声音很大,所以一丝不误地传入欧阳暖的耳里。
 
    太子笑道:“知道你要来,特意给你准备好了驿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是到了驿馆,发现我的九弟和好妹妹都跑到这里来了,实在是抱歉,不请自来啊!失礼了!燕王殿下!”
 
    燕王笑道:“大皇子是请都请不来的客人,怎么会失礼,若是早知道您在,我们一定会去下帖子的!”
 
    慕隆平生得剑眉星目,高大健壮,最醒目的是长着一个鹰钩鼻,为他那张相貌堂堂的脸增添了几分阴霾,欧阳暖注意到,慕隆平的身后还跟着几个身形特别高大的人,往那里一站,几乎把别人的视线全都遮了个严严实实。
 
    慕隆平听了燕王的话,大笑道:“王爷太客气了!当初您去高昌,我代表父皇招待您,礼数不周,多亏您不见怪!今天得知是世子妃的生日,我特来祝贺,叨扰一杯水酒了!”
 
    肖衍哈哈笑道:“一杯?你可是迟到了,要自罚三杯!”
 
    欧阳暖含笑坐在那里,隐隐的,她感觉到一股冷寒之气迎面向她袭来,目光一扫,就看见慕隆平的视线向这里扫过来,她一顿,发现这目光并不是向着自己的,而是向着旁边不远处同一个方向的慕红雪,欧阳暖当即断定,这位大皇子,是冲着慕红雪来的!
 
    舞蹈优美,琴音袅袅。宴会中一派欢乐轻松的气氛。
 
    慕隆平的目光扫过席上的所有人,最后停在一个人的身上,他突然笑道:“这位是——”
 
    肖衍的目光闪过一丝兴味,道:“这位是世子妃的弟弟,欧阳少将军,同时,他也是嫣然郡主的夫君!”
 
    欧阳暖心中一顿,立刻想起来有什么不对劲来,当年向肖嫣然提亲的人当中,这位高昌大皇子也是赫赫有名的!据说他一年前曾经来过大历朝,那时候就看上了肖嫣然!不过当时他已经娶了皇子正妃,虽然他对王爷夫妇许以正妃之位,保证会让肖嫣然与原先的正妃平起平坐,可王爷夫妻终究不愿意女儿受一丝一毫的委屈,硬是没有答应!欧阳暖想到这里,不由皱起眉头,肖嫣然还只是个小丫头,这个慕隆平却早已是个成熟的男子,会喜欢上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吗?她敢肯定,对方看中的不是肖嫣然本人,必定是有其他图谋!
 
    欧阳爵不明就里,此时站起身来,面向来人,弯腰一辑,笑道:“欧阳爵见过大皇子!”
 
    慕隆平的声音冷沉:“原来是欧阳将军,久仰大名。”
 
    慕隆平有二十多岁,而欧阳爵却只有十四岁,不过慕隆平长期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眼睛下面隐隐有一层淤青,皮肤显得有些松弛,而欧阳爵却是在战场上磨练过的,白皙的皮肤或许是因为经常上战场的缘故,而变成一种浅麦色,更添一分英气,少年英俊,相比之下,慕隆平就显得逊色很多了。
 
    欧阳暖的目光在慕隆平和欧阳爵之间转了转,发现一旁的肖嫣然露出一副紧张的神情,不由心中起了些微的忧虑。不管当初拒婚的原因是什么,看样子,这位大皇子对欧阳爵都没什么好感!
 
    欧阳爵早已感受到来自对方身上的敌意,可他的面上却满是平静的神情,正因为如此,慕隆平更有些不舒坦,他笑道:“早就听说欧阳少将军的威名,与南诏国一战,欧阳少将军在战场上勇猛异常,一刀便砍下对方将领的头颅,如此少年神勇,让我们钦佩不已,今日一见更让人惊讶,原来你竟是如此年轻啊!”
 
    欧阳爵的声音依然是波澜不惊:“大皇子客气。”
 
    肖衍看向肖重华,笑道:“欧阳少将军真是越来越有英雄风范了,世子这个姐夫功不可没啊!”
 
    肖重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神情慵懒而闲适,可仔细去看,却觉得他浑身上下不经意间透出一种冷寒肃杀之气,而那双仿若黑宝石般熠熠生辉的眼眸就如同结了冰的湖面,冷气森森,一丝温度也无。此时,他就用这种冷冰冰的目光,用这种不带一丝感情的目光静静地看着肖衍,道:“太子过奖了。”
 
    肖衍与他对视,却觉得心中一震,不由压下满心的不悦,仿佛没事发生一般地看着前面的歌舞,也若无其事地跟旁边的绿腰闲聊。
 
    肖重华的目光冰冷地扫过绿腰的身上,眼睛里泛出一丝淡淡的嘲讽。
 
    不管主座上如何暗潮汹涌,台下的歌舞都照常进行,很快,歌舞表演结束了,燕王当场赏赐了歌舞伎,歌伎们磕头谢赏后,翩翩然离开。
 
    慕隆平微微侧过身,看向肖衍笑道:“听闻大历不仅歌舞好看,武术更是了得。”说完,他看向欧阳爵所坐的方向,大声说:“欧阳少将军,听说你的剑术很是不寻常,不知今天可否为大家表演一场!”
 
    肖衍似笑非笑地看了欧阳暖一眼,笑道:“欧阳少将军,难得大皇子盛情,你不妨为大家表演一场吧!”
 
    欧阳暖闻言,心中微动,爵儿学武艺是用来保家卫国的,不是用来耍猴戏的,大皇子这个要求显然过分了,若按照欧阳爵的性格,是一定会拒绝的,可如今这个喜庆的场合,若是断然拒绝,恐怕要留给人桀骜不驯的印象!欧阳暖很想看看,欧阳爵究竟会怎么做!
 
    谁知欧阳爵竟然从位置上站起,双手握拳,毕恭毕敬地答:“是!”
 
    欧阳暖看着他迈向场中,一步一步走到众人面前,显出一种强大的自信心,慢慢地,她放下心来。
 
    欧阳爵拔出腰间寒光闪闪的佩剑,向主位上的太子和燕王行了礼,随后朗声道:“这一舞,送给我的姐姐。”
 
    众人的目光落在欧阳暖的身上,她终于微笑起来。大皇子,我的弟弟是为我在表演,并不是给你看的,明白了吗?
 
    欧阳爵微微一笑,开始舞剑,刚开始的动作很慢,慢慢地大家才发现,他的动作越来越快,寒光也跃然于眼前。从坐席上看,只能看到台下剑光闪闪,如日落大地,欧阳爵的舞姿矫健轻捷,如同群仙驾龙飞翔一般,手中的剑影如江海面上波涛汹涌的波光,粗犷雄壮,惊魂动魄,竭力抒发战斗豪情的剑舞,使所有的人看着如山失色,神怡目眩,觉得连天地都旋转起来了。此刻的欧阳爵光芒万丈,势不可挡,将自己的才能,技艺尽显人前,真应了那首诗,燿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欧阳暖看着场中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心中感慨万千,这样的欧阳爵比从前那个活泼可爱的弟弟更耀眼,更引人注目,这才是真正的欧阳爵吧,而不是那个一味只知道躲在姐姐羽翼下的少年!
 
    宾客都被这精彩绝伦的剑术震得目瞪口呆,钦佩不已。然而慕隆平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那抹如快如闪电的身影,脸上阴晴不定,眼中冷光闪烁。他的手忽然紧紧握拳。然后他大笑一声,笑声引起场中所有人的注意,他慢慢道:“欧阳少将军果然英雄年少,只是你一个人表演未免过于单调,我也带来了一位英雄,不知可否二人比试一二呢?”
 
    这时候,一直默默观看着局势发展的慕轩辕淡淡道:“皇兄,我们毕竟是客人,这里又是世子妃的寿宴,在这里刀光剑影的,岂不是耽误了人家的寿宴?还是有机会再切磋吧!”
 
    慕隆平冰冷的眼光扫过慕轩辕,那目中含着无尽的蔑视,连欧阳暖都能够看得出来,他冷声道:“寻常比武切磋,不过点到即止,难道皇弟是怕我们的武士伤了欧阳少将军吗?”
 
    这话一说,大历的人脸上都难看起来。这个大皇子说话也太骄横跋扈了,若是欧阳爵不答应,岂不是怕了他们!
 
    慕隆平不再理会慕轩辕,转而看向欧阳暖,抬起下巴道:“怎么,世子妃对自己的弟弟没有信心吗?”
 
    欧阳暖微笑着心道,不怕你光明正大来比武,就怕你偷奸耍滑罢了,她淡淡道:“我是一贯不喜欢这种舞刀弄枪的东西——”话刚说了一半,欧阳爵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姐姐,既然大皇子都开口了,我们怎么好拒绝呢!”他转向慕隆平,面无表情,双手抱拳道:“我正想见识一下贵国的勇士!”
 
    慕隆平微笑起来,眼中却闪烁着阴冷的光:“少将军的胆识真是让小王佩服,不过刀剑无眼,你可要小心了!”话音刚落,从他身后走出一位身材壮硕的男子,面容冷硬,目光凶狠,威势逼人。
 
    等这人走到欧阳爵跟前,众人一眼便瞧出两人的差距,这个陌生的男子身材粗壮,虎背熊腰,看上去非常的威猛。众人的面上不禁露出担心的神色,生怕欧阳爵会输得很难看。
 
    慕红雪不禁有些担心地对欧阳暖说:“世子妃,快阻止你弟弟,这个人是我们高昌的第一武士金曼,他从小在狼群中长大,力大无比,野性难驯,十个正常男子围攻都打不过他!你弟弟一个人会吃大亏的!要是在这里输了,一定会很丢脸的!”
 
    欧阳暖看着场中那挺拔坚毅的身影,轻轻摇头道:“爵儿知道自己的本事,他不会乱来的。”实际上,她心里也没有多大的底,总觉得对方来者不善,可现在要让欧阳爵下来,她怕伤害了他的自尊心,她这样一想,便向肖重华看过去,却看到他含笑看着自己,微微摇了摇头。
 
    这就是他在告诉自己不要过分紧张的意思,欧阳暖镇定了心神,向场中看去。
 
    剑影,刀风,闪电般来来往往,兵刃交锋声,却是一场在众人眼中极为激烈的战斗,出乎众人意料的,这个金曼并不是一般的那种有勇无谋的大块头,他手上拿着的一把大刀也是寒光闪闪,威势逼人,是丝毫也不逊于欧阳爵手上长剑的利器!欧阳暖一眼便能分辨出,那大刀是染过无数人鲜血的凶器!她原本还觉得凭借在战场上积累下来的经验,欧阳爵可以赢过这么一个光有武力的大个子,可是现在看来,金曼绝非如此简单!金曼的刀法之快实在超出常人想象,关键处更是毫不留情,欧阳暖一旁看得分明,那刀尖已经三次向欧阳爵要害之处袭去,都被欧阳爵及时挡开。
 
    肖嫣然到底年轻,终究沉不住气,数次失声惊叫:“夫君小心!”
 
    一攻一守,两人武功精要处已初露端倪。欧阳爵的武功是肖重华提点过的,他的身形如行云流水,稍一闪身避开了对方向他胸前连续袭来的凌厉刀势,待两人站定,他已在对方身后了。但见剑光闪动,一道剑光似已化作十道、百道剑光,真如冰河漫天,铁树盛放,直叫人为这凌厉无匹的剑光的封锁而窒息。
 
    观者中有人欢欣鼓舞地在一旁喜道:“好了好了,就要赢了!”
 
    可就在这时,金曼突然双目圆睁,大喝一声,全身的骨骼咯咯作响,脸上涨得通红,神情变得狰狞可怕,身上的力量狂增几倍,他高举起大刀,如同一头发了狂的猛兽一般冲向欧阳爵,速度快的就如同闪电一般,欧阳爵竟然被那疯狂的力量逼得连连倒退,眼看就要受伤!
 
    所有人惊叫连连,女眷们吓得花容失色,捂住了眼睛,肖嫣然突然站起来,想也不想就要冲下场去,却被身旁的丫头妈妈死死拦住,!欧阳暖情不自禁地从位置上站起,然而她的面上竭力维持着镇定,眼睛却紧紧盯着场下的局势发展!
 
    欧阳爵面不改色,说时迟那时快,忽然扬起身形,快速向金曼唯一的弱点腰部狠狠踢下去,金曼大叫一声,聚集的力量忽的消失,手中的大刀脱手向外飞去。
 
    所有人都呆住了,甚至来不及反应过来就看见那把沉重的大刀以快的叫人心颤的速度向欧阳暖飞过去,所有人都失声叫起来!天啊!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欧阳暖甚至来不及反应,那完全失控的大刀已经快到她的面前,根本没有让她闪避的余地,突然一股大力将自己向后推倒,接着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个人猛地将她护在了怀里,那大刀被他打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地落在肖衍的桌前,坚硬的桌面被大刀硬生生砸出了一个大坑,碎木四溅!
 
    欧阳暖一怔,这才发现抱住自己的人竟然是肖重华,只是他冲过来的时候用自己的拳头去击打那大刀,如今他的右手上已经是鲜血淋漓,隐约白骨可现,可见那刀的来势有多么凶猛,若是刚才那刀落在自己的身上,不死也要头骨破裂!好可怕的力道!欧阳暖震惊地捧住肖重华的手,道:“没事吗?快叫太医来!”
 
    众人的目光一时落在肖重华的身上,竟然没有人注意到肖衍那难看的神色!刚才的大刀飞过来的时候,他也立刻想要赶过去救下欧阳暖,然而他的位置离她太远,刚站起来就发现肖重华已经抱住了欧阳暖,还没反应过来,大刀已经飞过来将他的桌子砸了个窟窿!他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怒声向慕隆平呵斥:“你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暖却没法顾及那边的动静,肖重华正死死地抓住她的肩膀,脸色煞白,满头的冷汗,目光中的惊恐达到了极点,握着自己肩膀的手还在微微地颤抖,欧阳暖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连忙急切道:“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你先坐下,太医马上就到了!”
 
    肖重华紧紧握住她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刚才那一幕,他的心跳都要停止了!就差一点点,如果不是他拼尽自己所有的力量,现在的她可能已经变成一具尸体!想起来都觉得心惊肉跳。
 
    慕隆平也知道闯了大祸,立刻站起来道:“太子恕罪!世子,都是金曼鲁莽,让您和世子妃受惊了!我一定尽力弥补!”
 
    肖重华已然平静下来,他牢牢握住欧阳暖的手,道:“大皇子,我敬重你是贵客,可你今日所为实在是太出格了!若是伤了我的爱妻,区区一个金曼,十条命也不够赔!你怎么弥补!”
 
    燕王的面容冷凝,竟然在这样的宴会上公然下狠手,未免也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慕隆平面上有些尴尬,虽然高昌国力不弱,可是要公然与大历为敌还不到时候,刚才他没能压制住自己的好胜心,差点惹出大祸,回去一定会受到父皇的责罚。他立刻连声道:“世子,刚才全是金曼的过错,他争强好胜,使世子妃受惊了。实在是我管教不严之过,一定会从严处置!”说着便转过身,板着一张脸将刚才的金曼狠狠训斥了一番,又大声叫道:“来人,将他拖下去重重惩治!”
 
    肖重华冷笑地望着这一幕,这样就算了吗?这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燕王府就成了别人随意都能践踏的地方!来日方长,慕隆平定会有痛悔今日所为的一天!
 
    慕隆平看到肖重华的眼神,突然打了个寒战,不由自主地看了九皇子慕轩辕一眼,示意他想办法!
 
    慕轩辕从座位上站起来,端起酒杯走到欧阳暖面前,用一种很真挚的语气说道:“我国勇士鲁莽无礼,惊吓了世子妃,请您恕罪,我在这里给您赔罪了!”
 
    堂堂一个高昌国的皇子亲自来斟酒赔罪,这面子已经很大了,更何况慕轩辕的态度谦卑,看起来比慕隆平实在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众人的面色顿时和缓下来。
 
    欧阳暖淡淡道:“我并无大碍,您不必多礼。”神情只是很冷淡,并不多言。
 
    太子肖衍看肖重华面色沉沉,反倒微笑起来,对方是高昌大皇子,从血统上看是最有机会继承皇位的,难道真的要在这件小事上与他认真吗?不由微笑道:“好了,既然大皇子已经处置了金曼,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改日要大皇子专门送些高昌的礼物给世子妃压惊就是!”
    朋友们,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写的越来越有意思了,请亲们收藏www.uxier.com ,精彩不容错过,敬请期待!
上一章节:189章
下一章节:191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