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29    作者:秦简

    有了这么一出,众人的面色都变得有些微妙。

 
    丫头们按照正常饮宴的顺序,为大家送上点心,以及美酒。燕王端起酒杯敬了两位皇子后,所有人的心才略微放松了一些。
 
    太医很快就到了,肖重华退下去包扎伤口,欧阳暖心中为他担心,可毕竟她是宴会的主人,不好就这样离席,否则别人会以为她对高昌的人心怀怨恨,所以只能留下来陪着众人饮宴。
 
    女眷坐的离正席远一些,她们看到绿腰一直柔顺地坐在太子的身边,目光不由得变得鄙夷。
 
    朱凝碧悄悄问一旁的蓉郡主:“郡主,你瞧那绿腰是怎么回事?怎么和世子妃这么相像?太子还这样大摇大摆地把她带出来?”
 
    蓉郡主的表情似笑非笑,一直没有开口。自从上次武国公府的夜宴后,她一度沉寂,不敢再轻易得罪欧阳暖,此刻听见向来多嘴的朱凝碧这么说,心中暗暗高兴,脸上却不动声色。
 
    “难不成太子是喜欢世子妃的么?这怎么可能啊!林妃娘娘是世子妃的亲表姐呢!她们关系还那么好!世子妃以前还经常出入太子府,莫非他们早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了——”
 
    蓉郡主抿嘴一笑,道:“大家也不要轻信外面的谣言,燕王府的世子妃和太子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并不知晓,一些毁人家清誉的话还是不要乱说为好。而且她一个女子小小年纪就能让这么多人为她神魂颠倒,我还真是甘拜下风。”
 
    此刻,蓉郡主显然已经忘记去年两名少年为她拔剑相向最终横死当场闹得满城风雨的事情了。
 
    一旁的钱香玉对于她的这番话很不以为然,撇撇嘴道:“蓉郡主为人真是善良厚道,可这种女人明明暗地里勾搭男人,表面却装成玉洁冰清的样子。就她那种人,名字竟然还和你的名字一起被人提起,实在是让人气不过!”
 
    钱香玉虽然已经嫁人,仍旧对肖重华一直念念不忘,所以她说的话,总是处处针对欧阳暖的,在她看来,若是刚才那大刀一把将欧阳暖劈成两半,她可能会高兴的跳起来!
 
    蓉郡主轻轻摇头,像是不在意似地,“哪里,你言重了!”
 
    欧阳暖淡淡地扫视了这边一眼,几个闲言碎语的女人立刻闭上了嘴巴。她心中暗叹,这几个人还真是不消停,在别人的地盘上还这样嚣张,待会儿吩咐丫头在她们的饮食中放一点巴豆,看看她们还有没有力气总是胡言乱语。
 
    慕红雪亲自倒了一杯酒,走到欧阳暖身旁坐下,轻声说:“世子妃,那位绿腰姑娘生得和你很像,是不是很麻烦?”
 
    欧阳暖喝了这一杯酒,轻笑道:“人生在世,总是堵不住别人的嘴巴,关于我的流言从没有断过,清者自清,我从来都不在乎。公主也不必放在心上。”
 
    慕红雪微微一笑,她的眼眸漆黑而湿润,“可是大历朝极重女子名节,世子妃真的不在乎吗?”
 
    欧阳暖抬眼看向她,笑容明亮而清澈,不染一丝杂质:“在乎如何,不在乎又如何,她们永远只会在背后议论别人,为何不敢到我面前来说呢?本身就说明她们很是心虚了,这种宵小之辈,我若和他们一般计较,岂不是显得我自己也不上台面?”
 
    慕红雪为她话中的坦率所震慑,半天后才轻轻点头,沉默了一会,又问:“你说的对,流言蜚语这种东西,不外乎清者自清就好……”
 
    欧阳暖笑道:“公主,你和大皇子是亲兄妹么?”
 
    慕红雪一愣,随即道:“是,大皇兄是我母后的长子。”
 
    欧阳暖点点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既然是亲生兄妹,为什么慕红雪这样畏惧慕隆平呢?她和慕轩辕的关系不是很好吗?
 
    晚宴结束后,人们纷纷离去,肖重华和燕王都在前院送客,欧阳暖只是亲自把林妃送上马车便转身回来,走过花园却看到肖衍跌跌撞撞地走过来,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看起来像是有些喝多了。他笔直地走过来,双眼牢牢盯着欧阳暖,像是要和她说什么的样子。
 
    周围的客人都散了,丫头妈妈们也都在前面忙碌着撤去宴席,欧阳暖的身旁只带着红玉和菖蒲,她们两人看到这情景一下子紧张起来,红玉立刻抓住菖蒲的手狠狠掐了她一把,菖蒲一个扭头转身就跑!
 
    肖衍也不去管菖蒲,望着欧阳暖,目中泛出赤红的光芒,像是有些失控的模样:“你若是不想让所有人都看见我和你在这里,就乖乖地听我的话!”肖衍一把拉住欧阳暖的手臂,脚下飞快地将她拉到凉亭。
 
    欧阳暖向红玉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远远跟着,这才跟着肖衍来到凉亭,她还没站稳,就被肖衍一把压在廊柱上,肖衍双眼牢牢地盯住她,不同于以往的平和,此时他的目光中有一种炙热的温度,像是有一簇火苗在燃烧!
 
    他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就这么阴沉地看着她,只有一双黑色的眸子,在仅余的光线里泛着幽冷的光芒。WwW.uxiEr.cOm
 
    外面的宾客还没有完全散去,隐隐能够听到喧闹的人声,可是隔开层层的树木,传入欧阳暖耳中的只剩下淡淡的余音,更显得整个环境一片空寂。
 
    她深呼吸,努力地平静自己的情绪,然后开口打破了这片寂静:“太子,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说?”
 
    肖衍向她走近两步,面容在光影中忽隐忽现,目中的光彩更甚,一股浓浓的酒气喷面而来,混杂着她所厌恶的气息,让欧阳暖皱起了眉头。他轻声道:“你还在装什么?难道今天我带绿腰来,还不能让你明白一切吗?”
 
    欧阳暖心里一跳,几乎以为他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伸出手来,抚上她的脸,他的手指冰冰凉凉,轻轻地碰触却让她的脸腾地一下热起来,她转过脸想逃避,他的手却如影随形抚摸上她脸上的肌肤,带来阵阵可怕的战栗!
 
    “我没办法忘记你……”他的声音低低的,“你可以说这是占有欲,也可以说我是因为得不到你才如此,就连我自己也一直是这样认为的。我一遍遍告诉自己我喜欢的不过是你这张脸,得到一次就不会那么渴望的,所以从那天开始我再也不来找你,因为我以为自己已经将你忘记了,一个女人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什么也比不上我的宏图霸业,比不上高高在上的皇位,那是我一直追逐的东西,我没必要为了一个你就得罪肖重华,我花了十年的时间来笼络他,让他站在我这一边,何必为了你就和他彻底翻脸呢?这笔交易怎么看都不划算,是不是?可我无法忘记你,每次你出门的时候我都躲在暗处看你?你知道这些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可笑的要死!肖衍怎么会在暗处看一个女人而不现身呢?我竟然会做这么愚蠢的事——”他的眼睛里盛满了无尽地悲凉。他的脸微微靠近,呼出的气息一阵阵地喷在她的脸上,带着浓郁的酒香,“我这么说你不相信是不是?不奇怪,我自己也不信,但该死的他都是真的!我不能得到你,但我得到了绿腰,她长的和你相似的,是不是?我第一眼看到她还以为你来到了我的身边,她躺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几乎有错觉,她就是你!可她不是!她那种庸俗的话语和谄媚的表情让我觉得恶心,可越是恶心越是让我想要她,因为我得到她就和得到你是一样的,是不是?每次她在我身下尖叫的时候我就幻想她是你,就像是那天我们一起度过的下午一样,对不对?”
 
    欧阳暖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的眼睛,她觉得眼前这个人一定是疯了,怎么会说出这么失态的话来,而且还是用这样癫狂的语气。只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肖衍还不知道那天的人就是绿腰,她的心中稍稍安定,口气也慢慢变得冷凝:“太子,你喝醉了,我让人扶你回去休息吧!”
 
    肖衍只是笑,抓住她的肩膀,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放开,“我只是想要和你说几句话,你连这样的机会都不肯给我吗?哦,你是怕别人看见?不用怕,我是太子,谁敢拿我怎么样?今天我带绿腰来,你不是也看见了吗,大家的表情?他们现在都知道,我喜欢你,我想要你,所以我找了一个很像你的女人在身边,你说,这是不是给了肖重华一个响亮的耳光?我要是他,我会老老实实把你让出来!”
 
    欧阳暖深吸一口气,道:“太子,你这个样子不成体统,若是让陛下知道你做出兄夺弟妻、君夺臣妻的事情来,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想要闹到金銮殿上去吗?你就不怕自己千辛万苦夺来的太子之位化为泡影?”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想要你,发疯了一样想要你,比我想要得到帝位,我更想要得到你!看看你,时间过得越久,你这张脸在我的脑海里越是挥之不去!你有什么好呢?若论风情万种,你比不上蓉郡主,说倾国倾城,你比不上香雪公主,可我就是喜欢你,只喜欢你,你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蛊,把我弄得神魂颠倒,你说!”他的手越来越不规矩,放肆地在她脸上轻轻地摩挲,滑过她的眼,她的颊,她的唇,所到之处,带起一阵阵的可怕的感觉。
 
    欧阳暖拼命使力,想推开他:“太子,你放开我!”
 
    可是肖衍是个男人,身体又十分健壮,不管欧阳暖怎样用力推他,他的身子如泰山一般推之不动,她的挣扎,反而让他贴了过来,身子紧紧地压制住她。他一只手撑在廊柱上,将她圈在他的怀抱里,一瞬间,他的气息密密麻麻排山倒海地向她袭过来。
 
    她完全不能动弹,微微喘着气。
 
    他几乎是近在咫尺地说话,“为什么要躲开我!我有哪里比不上肖重华,我是未来的一国之君,不,我马上就要登基了,若是你答应,我可以让你做皇后,甚至我可以保证,将来只有你给我生下的孩子才能继承皇位,这是全天下女人梦寐以求的,肖重华能给你的我全都能给你,他不能给的我也能给,哪怕你要我驱散后宫只留下你一个人都可以,只要你点头,这一切马上就能实现,我这么这么喜欢你,我这么这么爱你啊……”他的脸上充满痛苦之色,眼中逐渐燃烧起一种疯狂,“你想想看,和我在一起你什么都能得到,你会很快乐的,再也不用小心翼翼,你的弟弟不用上战场也能得到最高的尊荣,你不是最爱他的吗,你若是继续留在肖重华的身边,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保证不会只有一次!你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我的话!”他的声音有着一股威胁。
 
    今天的事?欧阳暖立刻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难道刚才大皇子的挑衅是肖衍默许甚至鼓励的?那么金曼的目的也是真的要杀了欧阳爵警告自己?她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冷漠起来,厉声道:“放开我!”
 
    肖衍毫不理会,仍旧死死抓住她,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人在肖衍的身后出现,欧阳暖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肖衍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来人重重地踢了肖衍的下盘一脚,肖衍没有防备,一下子跌倒,整个人匍匐在地,他的酒一下子全醒了,震惊地望着来人!
 
    欧阳暖吃惊地望着满面寒霜的肖重华,对方一把抱起她,重重地又踢了肖衍一脚:“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对暖儿动手动脚,哼!”他冷冷哼了一声,再也不顾肖衍震惊的神情,抱着欧阳暖立刻离开。
 
    肖衍在后面大声地道:“肖重华,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肖重华的手伤的很严重,一路抱着欧阳暖回到贺心堂,他受伤的伤口流血不止,染红了包扎的布巾,欧阳暖很担心,轻唤道:“没事吧?”
 
    肖重华摇了摇头,低下头来深深吻住她的唇,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柔软,刻骨铭心的甘甜,他的身子紧紧地靠住她,他的双手捧住她的脸,他的唇他的舌,贪婪而又饥渴地掠取她嘴中的每一丝甘甜,他的吻带着深深的情,带着强烈的愧疚,还带着难以压抑的无奈与愤怒!
 
    他总是没办法护她周全,他的身边太多的人,太多的事,这些人和事总是不断地阻挠他,让他没办法一直保护在她的身边,他怪她过于独立,实际上是这个环境逼得她不得不独立!而他呢?他都做了什么?他一直没能从繁杂的事情中脱身,他总是被那些所谓的国家大事拖累,那些东西和她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眼看着她一次次被肖衍纠缠,他有机会可以杀了那个男人的,可是肖衍是太子,杀了他这个国家又会再一次发生争夺!他不能这么做!这让他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痛恨,为什么不能将那些伤害她的人一举铲除,为什么要被这些所谓的责任和义务所牵绊!他不想失去她,不想让任何人夺走她!这样强烈的情绪,远远超过了一切的心!
 
    今天的连番变故,让肖重华一贯冷静的心,彻底失控了!
 
    他的动作有些失控,让她疼痛难忍。她轻轻的推他,可是却换来他更强烈的亲吻,更疯狂的索取,他就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用力地压下她一切反抗,狠狠地吻着她!直到他筋疲力尽,直到他的嘴中隐隐尝到了一种奇怪的铁锈味,他才放开了她。他抬起头看着她,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发现她的嘴唇红肿不堪,嘴唇上有几处的破裂,正往外淌着血。
 
    肖重华猛地一愣,随即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竟然在失控之下伤害了她,而她竟然也没有反抗,就这样任由他亲吻!她已经很脆弱了,他竟然还伤害了她!他这么走,和那些让人讨厌的苍蝇有什么不同!
 
    “为什么不用力推开我!为什么不叫醒我!我刚才是一时——”
 
    “我知道,我都知道。”欧阳暖轻轻按住他的嘴唇,不让他说下去,“因为是你,所以我愿意。”她刚才就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就在宴会上,他救下她的时候,他的脸色那样苍白,神情那么惊恐,她从未看到过他那么失控的模样,她似乎吓到了他……这是她史料未及的。
 
    看见她苍白的面孔,肖重华的情绪顿时松懈了下来,所有的惊慌失措似在一瞬间消失,他情不自禁,将她温柔地拥入怀里,拥着她,抚摸着她的头发,“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用了太大的力气,吓到你了吗……”他轻轻的声音,像安慰,像呢喃,又像是倾诉,“以后我再这样,你就打醒我……”
 
    欧阳暖觉得刚才肖重华的情绪很不对劲,像是被另外一个人附体了一样,她想了想,轻柔地揽住他的腰,柔声道:“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这样?”难道仅仅是为了肖衍抓住她不放的事情吗?说起来也很奇怪,肖重华不是那样激动的人,为何会有这么强烈的情绪?让她觉得有些陌生。
 
    肖重华轻声地道:“对不起,对不起,暖儿,我昏了头了,看到肖衍死死抓住你不放,所有的冷静和自制都烟消云散了,不,早在宴会上见到你遇险那一刻起,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暖儿,这些年来,我在战场上疯狂地搏杀,一次又一次地冲锋陷阵,我以为我很强大,我什么都不会畏惧,可现在我知道,我不是那么强大的,我有畏惧的东西,我最畏惧的就是失去你,我怕失去你!看到那刀向你劈过去,我几乎以为自己要失去你了!那一刻我无比的后悔,为什么要管什么天下管什么百姓管什么责任,那些都不重要,什么都比不上你重要!你是我的一切,如果失去了你,若是再也看不见你,我该怎么办!”肖重华一边说,一边忘情地吻着她的头发,她的耳垂,她的面颊,她的脖颈,他的唇灼热无比,他的热情让她的皮肤都似乎燃烧起来。
 
    欧阳暖静静地听着,她的心却是无比的惊讶,肖重华是个无比冷静无比自制的男人,他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自己的风度和姿态,可现在他却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这表示,他非常的在意她,比她所以为的,还要在意的多。她并不曾奢望如此的,她原本以为,自己在他的心里,比不上那些国家大义,可现在,她觉得高兴,从未有过的高兴,这高兴让她的心里生出一种甜蜜,她紧紧地闭着眼睛,她什么都不敢说,她怕只要一出声就会管不住自己的嘴,管不住自己的心。
 
    “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了!从今以后,绝不会让肖衍靠近你半步!”肖重华深深地看着她,眼中闪烁着无尽的光彩,带着说不尽的浓情蜜意,他抚摸着她的脸,轻柔的,不舍的,爱恋的,然后他的吻密密麻麻地落下来,落在她的眼睛上,她的鼻子上,她的额头,她的脸颊上。
 
    这本该是柔情蜜意的时候,欧阳暖却突然面色发白,身体颤抖起来,肖重华惊愣之下,连忙对外面喊道:“叫太医,快叫太医来!”
 
    贺心堂忙碌异常,王太医满脸喜色地从床边退下,走到一脸焦虑的肖重华面前,停顿了片刻,似乎在考虑如何开口更合适。
 
    肖重华的担忧已膨胀到了极点,急切道:“还不快说!”
 
    王大人没想到肖重华这么着急,脸上便换了副极高兴的神色说道:“世子妃……世子妃已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什么!?”肖重华一把拽住了王大人的前襟,大声喝道。这怎么可能,暖儿不是这辈子都可能没有孩子的吗?
 
    王大人一愣,连忙说道:“我绝不会误诊……世子妃是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肖重华神情恍惚地松了手,眸中霎时溢满了狂喜。

    重生之高门嫡女内容越来越精彩了,亲们记住www.uxier.com哦,明天精彩继续!

上一章节:190章
下一章节:192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