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5-30    作者:秦简

    “她身体弱——”肖重华还没高兴多久,立刻沉下脸,抓住王太医道,“这个孩子可会影响她的身体健康?”

    “殿下大可放心,世子妃身体虽然赢弱,但在这之前吃过不少珍稀的药材,而且我也会帮着她调理身子,这孩子应是能保住的。”
 
    肖重华凤眸闪过一丝喜色,抓住王太医的手,急急地说道:“真的!?”
 
    王太医就点头,点完头脸上又露出犹豫的神色。
 
    肖重华立刻又担心起来:“可还有什么麻烦你没说?”
 
    王太医语速有点慢,带着试探的味道:“世子妃,几年前,是不是受过一次大伤?”
 
    “受过伤?”肖重华怔道,“没有了,自她嫁入燕王府……”说到这里,他就“啊”了一声,回过头看着方嬷嬷,“几年前?嬷嬷,暖儿曾经受过伤的,是不是?”
 
    自从他们成亲以后,欧阳暖一直手脚畏寒,别说是冬天了,就是夏天,他都会捂着她的手脚睡……刚才王太医说是几年前,如果是几年前,那么就该是在欧阳家受伤的……
 
    想到这里,肖重华不由脸上闪过懊悔之色。
 
    欧阳家的环境那样复杂,暖儿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的辛苦,才能在那种环境下生存。
 
    方嬷嬷脸上有一丝焦虑之色:“是,我家小姐在闺中之时曾经受过伤,当时伤得很重。”
 
    王太医点点头,道:“因为受过伤,冬日总是要保暖,炭火不断,时间长了,身体难免有股燥热之气;到了夏天,天气转凉,本是散热的好时机,可是世子妃畏冷畏寒,这散热也就无从谈起,体内的寒气没有散尽,再加上陈年旧伤,如此一来……体内虚火上升,已形成宫寒之势……身子自然是很弱。原本趁着夏天,应当先把这热所散出来,然后再把体内的寒气拔出来……”
 
    肖重华皱起眉头:“她有身孕,这时候要去除寒气,等于要了孩子的命!”
 
    王太医颌首:“是,正是如此,所以很是难办,不过,只要这段时间细细调理,我可保大人孩子均是无恙……当然,世子妃的心绪万不可再受到大的波动,也不能过于的劳心伤神。”
 
    肖重华点头,连声催促:“我明白了!你快去开方子吧,记得把孕妇所有要注意的地方都写下来,千万不能有遗漏!”
 
    待太医离去,肖重华连忙坐到床榻边,神情激动地抓住欧阳暖的手,放在唇边细细地亲吻着,只觉心中满是感激又喜意无限。他的拇指一点点地滑过她的额、眉、眼、脸颊,一遍遍摩擦她柔软的嘴唇,凤眸中柔情似水波光迷离。wWw.uXier.com
 
    欧阳暖早已什么都听见了,只是她太过震惊,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她身体虚寒,小日子一向是不准的,晚了一个月,她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谁知道竟然是怀孕了!
 
    心中的喜悦如潮水般涌动在心间。
 
    真的有了孩子……两个人的孩子,盼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小人儿……有着自己的血脉也有他的血脉的孩子……
 
    肖重华握住她的手,“是不是真的,我几乎不敢相信……”
 
    欧阳暖含泪而笑:“嗯……”
 
    肖重华的手自然而然落在了她的腹部,满屋子的丫头妈妈们不由得都笑了,方嬷嬷故意板着脸,瞪了她们一眼。
 
    平坦的小腹,和往日没有丝毫的区别,压根看不出那里孕育了一个新生命。
 
    肖重华像抚摸着稀世珍宝般小心翼翼地细细摩挲着,叹息道:“才一个多月……”
 
    他的手,透露出一种无比的珍惜,欧阳暖嘴角不由翘了起来:“是,才一个多月……”
 
    “我竟然不知道。”肖重华眼角眉梢都是喜悦,那种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喜悦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让人目不转睛。
 
    欧阳暖不由自主地笑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又怎么能知道呢,真是傻子……”
 
    肖重华紧紧盯着她的脸看,白皙细腻如凝脂,泛着珍珠般的莹彩,没有一点怀孕的憔悴和萎靡,难怪他什么都没有发觉,这可怎么好,若是刚才那刀不小心伤到了暖儿,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想到这里,他的眼眶微微湿润,不由凑过去亲了亲欧阳暖的鬓角。
 
    “幸好你没事。”
 
    欧阳暖脸色微红,摸了摸他的头,道:“我没事,你不用再担心了,我真的没事。”说着便要下床。
 
    肖重华突然拦住了她,正色地道:“暖儿,你现在是双身子的人了,可不比往日。有什么事,叫了丫头们做就行了,要是有个闪失怎么办……”
 
    欧阳暖笑他太紧张:“我也不能一直这么躺着啊,刚才手不小心碰着了,总要去洗一洗,这个都让她们来,会叫人笑话的。”
 
    只是这一次,肖重华却表现出少有地坚持:“不要动,我来帮你洗。”
 
    欧阳暖微一犹豫,肖重华就笑着摸了摸她的脸:“坐着,千万别动。”
 
    还不等她说话,肖重华已经转头吩咐红玉去端了水来,亲自用舀子舀起一勺流水,轻轻从欧阳暖的手上浇了下去。
 
    红玉惊叹地看着地位尊贵的世子一丝不苟地做着这件事,半点也没有流露出厌烦不耐的神情,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一般,不由暗自点头,小姐的眼光果然是没有错的,别人家的妻子怀孕了也还是要伺候丈夫,肖重华倒好,平日里就把她宠爱的无边无际,到现在还反过来伺候小姐,要是传出去,只怕整个京都都要跳起来了,还不定怎么说小姐呢!嘻嘻!
 
    等欧阳暖洗完手,红玉指挥了丫头们端了炕桌进来,欧阳暖就惊讶地看着肖重华,他却是笑了,“你刚才没吃多少东西,用一点再歇息。”
 
    欧阳暖点点头,刚要拿筷子,肖重华却让所有人都退下,然后搂了她,像是抱孩子似的把她抱了起来:“我也饿了,和你一起吃!”
 
    欧阳暖一时惊讶,不由惊呼一声,心道他往日里从不会有这样过分的举动,不由笑道:“怎么了,你怎么变得如此孟浪!”
 
    肖重华笑了笑,一双眼睛闪闪发亮的,笑着亲吻她的鬓角:“变得孟浪你就讨厌我了吗!”
 
    欧阳暖便也跟着笑了,轻声道:“都是要做父亲的人了,小心我们的儿子笑你……”
 
    肖重华微怔。
 
    暖儿想要生下一个儿子吗?他轻声道:“我喜欢女儿,一个像你一样的女儿!”
 
    欧阳暖心头一跳,平心而论,她想要一个儿子,因为她身子弱,这一个孩子是否能够顺利产下都很难说,若是不能——如今肖重华做了燕王世子,迫切需要一个儿子来继承,而他又承诺过绝不纳妾,这个孩子,若是男孩儿是最好的!但如果不是呢?
 
    看她突然凝住的笑容,肖重华立刻就明白了她的心思,他就笑呵呵地抱着她安慰道:“你怎么也变得重男轻女了,像你一样的女儿,漂漂亮亮的,软软的,娇滴滴的,我把她捧在手心里,她就是我的掌上明珠,多好!”
 
    “可你需要一个儿子。”欧阳暖本不想在这个时候煞风景,但她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就把话说到了这里。
 
    肖重华看着她,眼睛里莫名柔软下来,手也轻轻抚摸上她的腹部,轻声道:“暖儿,不要奢求太多了,原本我以为,这辈子都可能不会有自己的子嗣了,因为除了你,我不要别的女人为我生孩子。但现在你竟然又怀孕了,我有多高兴,你知道吗?何必去计较他是男孩还是女孩呢?这是老天爷对我们的恩赐,你若是一味烦扰,这才是辜负了天意。”
 
    欧阳暖心中微微动容,却还是止不住道:“万一——这个孩子也保不住呢?”
 
    肖重华看着她,笑容渐渐沉寂下去,然而很快,他的手心在她腹部轻轻摩挲着,语气也变得更温和:“不会的,你这样好,老天不会这样残忍的对待你。就算真的——保不住,也还有我陪着你,我陪着你一辈子,让你永远都不会孤单,有没有孩子,不过是锦上添花,是不是?”
 
    欧阳暖的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重活一世,她整日里心心念念都是仇恨,不惜赔上自己去报复林氏,可是现在,她后悔了,若是她没有用那样残忍的手段,没有一次次的算计,早早离开欧阳家,或许现在老天爷也不会让她的子嗣这样艰难。只是若真是离开了京都,她就再也见不到肖重华了,这样好的夫君,这样好的男人,她何忍心辜负呢?
 
    前世今生,她都没有尝到过做母亲的滋味,虽然他说的对,这个孩子,不过是锦上添花,但是,她还是拼了命的,想要保住他!
 
    屋子外面,方嬷嬷笑得见牙不见眼,一个劲地指使红玉和菖蒲亲自去镇国侯府和大公主处报喜,两个丫头撒开脚丫就跑。老太君得了消息也是喜笑颜开,连声吩咐去红玉要好生照顾主子,有什么需要只管来报,大公主还特地请了王太医去公主府,仔细听了他的诊脉结果,确认一遍后更是乐的赏了好多东西。
 
    这样一来,整个京都也都知道燕王府的世子妃怀孕了,一时之间很多人都觉得,欧阳暖会被肖重华捧上天不是没有道理的,人家旺夫啊,先是夫君很快登上世子之位,接着又怀孕,双喜临门,这不是旺夫是什么?不过,这也同时带来一个麻烦,既然世子妃怀孕了,那关于上次宴会上欧阳暖用来拒绝为肖重华纳妾的理由也就不复存在了,一时之间,不少人蠢蠢欲动起来。
 
    从这天开始,探望欧阳暖的人变得更多了,刚开始欧阳暖还招待一二,慢慢的就没耐心应付了,一概交代下去说自己要卧床养胎,没办法接待客人,索性全都不见了。肖重华特别紧张,不但多派了人手用于护卫,甚至于还吩咐了一律闲杂人等丢出去再说,这样一来,倒让整个燕王府变得草木皆兵起来。
 
    大公主第二天就来拜访了,顺道巡视了一下整个燕王府的环境,把上到燕王下到管家全都提过来耳提面命一番,再三表示女儿很宝贵,怀孕的女儿更宝贵,千万不能磕着碰着摔着,连生气都不能,并且特意关照燕王,冷脸的时候一律不准在欧阳暖面前出现,免得吓着了孩子。燕王无语,天知道这逻辑是怎么来的,孩子都还没出世,他这个爷爷就要退避三舍了,当真是可笑,但这话能和别人说,对于蛮横不讲理的大公主,他就不能多言了,这个皇姐脾气上来,连先皇的话都不买账,更何况自己!
 
    大公主对这样也不满意,那样也不满意,恨不得把贺心堂整个换一遍才好,挑剔完了东西她索性把所有丫头妈妈都叫到跟前,仔仔细细地过了一遍,然后道:“红玉和菖蒲都是小丫头,方嬷嬷年纪大了,你身边也没有一个懂生养的人,我这里给你带来一个,可不许推拒,你有什么事可以叫她去做,这孩子来的不容易,千万不能大意了……”。
 
    欧阳暖只觉得自己被当成了个小孩子,不由笑道:“母亲,她们都是我身边得力的人,会照顾好我的,您不必为我担心。”
 
    大公主的眉头本能地皱了起来,难得斥责:“你这傻丫头懂什么,女人生孩子里面学问大了……”
 
    欧阳暖无语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方嬷嬷,无奈地摇了摇头。
 
    大公主见她神情,不由笑道:“听话。别拒绝,我都是为你好!不管怎样,生孩子要十个月呢,虽然董妃已经不在了,可谁也不知道十个月会发生些什么,你留着她在你身边,我也放心许多,免得牵肠挂肚的,怕你有什么……”
 
    欧阳暖嘴角微翕,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搅,又是窝心,又是心酸……大公主的关怀事无巨细,便是亲生母亲,也不过如此了,上天让她幼年丧母,却又在关键时刻将一个母亲补偿给她,这已经是对她最大的仁慈了,她不由自主地湿润了眼眶,泪汪汪地看着大公主,大公主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转头对陶姑姑道,“让人进来吧。”
 
    欧阳暖抬起头,一个年约三十来岁,梳着个圆髻的女子走进来,她上身穿着白色带蓝色小花的襦衣,下身着深蓝色的襦裙,身材修长,皮肤白皙,五官普通,却有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陶姑姑道:“这位就是世子妃,汝娘,过来拜见吧。”
 
    那女子便曲膝向欧阳暖行礼,并恭敬地喊了一声“世子妃”,然后微笑着站在一旁。
 
    欧阳暖一怔,看她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个奴婢。
 
    她抱着一丝疑惑,用目光询问大公主。
 
    大公主笑道:“汝娘是从宫里头出来的,从她祖母那一代起,就专门在宫里头任职,以前曾经照料过不少怀孕的妃子,后来她到了我府上,只是我身边人多,根本用不上,你这边又缺人照顾,放在你这里我倒觉得很合适。”
 
    欧阳暖脸上便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笑道应承:“母亲想的周到。”
 
    大公主见她不以为然的样子,不由笑道:“她是个有本事的,你一定用得上!”
 
    欧阳暖倒是对从宫中出来的人有所保留,虽然公主是不会害自己的,可难保有人会借着公主的手做点什么,毕竟——皇宫是太子肖衍的地盘。
 
    欧阳暖目光清冷地盯着汝娘的眼睛,想看出些什么来。
 
    汝娘并不胆怯或是回避,落落大方地朝她淡然一笑,反到显得她有点小家子气了,欧阳暖微微一笑,道:“汝娘,你姓什么?故乡在哪里?原在宫里是做什么的?”
 
    汝娘笑着恭敬地道:“回世子妃的话。奴婢姓金,祖籍在南宁江城,原来一直在尚食局当差。”
 
    尚食局?那就是专门伺候皇宫里各位主子的饮食了,欧阳暖微微皱起眉头。
 
    作为一个年纪不大,能被大公主派到自己的身边人,她相信,汝娘这人不简单!
 
    欧阳暖一边说,一边露出大方的笑容:“那这段时间就请你多多照顾了!”
 
    汝娘恭敬地道:“照顾二字实不敢当。还请世子妃随意吩咐奴婢就是。”
 
    大公主道:“你呀,有什么事情吩咐他们去做吧,不要再操心燕王府的这些事情,我已经和你公公说过了,将你肩膀上的担子都卸下来,什么也不让你做,你就安心养胎,到时候给我生个胖外孙就行了!”
 
    欧阳暖一想,笑了笑,道:“是,我一定努力!”
 
    欧阳暖知道汝娘厉害,却不知道她的本事究竟体现在什么地方,观察了她两天,愣是没有看出她有什么出众的地方,若论起伶俐贴心,她不及红玉,若论起活泼讨喜,她不及菖蒲,那么她究竟有什么地方让大公主另眼相看,特意将她送到自己跟前呢?
 
    没有想到,欧阳暖的疑惑很快得到了验证。
 
    第二天,肖重华一早便出了门,欧阳暖独自一人用早膳,桌上却多了一道芙蓉饼,欧阳暖看了一眼,便瞧出与自己的小厨房做法不同,不由笑道:“这是谁做的?”
 
    红玉笑着道:“世子刚才着人送回来的,说是小姐爱吃芙蓉饼,他听说京都雨景阁的芙蓉饼做的精致,比咱们府上的有味道,便特意派人去买回来给小姐尝尝看,若是小姐喜欢,他就把厨子请回来给小姐专门做芙蓉饼。”
 
    肖重华竟然还有这么细腻的心思,欧阳暖失笑,看那芙蓉饼的确做的精致可人,上面还撒了一层薄薄的糖霜,看起来确实比自己的小厨房做的好,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便举起了筷子,可还没送到嘴巴里,却被汝娘伸出手阻了:“世子妃,且慢!”
 
    欧阳暖一愣,旁边的丫头妈妈们脸色都沉了下来,不要说红玉和菖蒲心头不悦,就连方嬷嬷也不高兴了:“汝娘,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姐在用膳,你怎么敢打扰她!”
 
    汝娘连忙跪下,道:“世子妃恕罪,实在是奴婢有要紧的事情要禀报!”
 
    方嬷嬷斥责道:“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等小姐吃完再说,你——”
 
    欧阳暖却摇了摇头,道:“汝娘,有什么事情,你就照实说吧。”
 
    汝娘轻声道:“这芙蓉饼,世子妃不能吃,您若是吃了,不出两个时辰,就会出大事了!”
 
    这一句话出来,所有人的面色大变!方嬷嬷连忙回头看红玉,“这饼是从外头买回来的,可曾验过毒?”
 
    红玉惊慌地摇了摇头,这芙蓉饼是肖重华送过来的,谁会怀疑里面有什么,可转念一想,是啊,毕竟肖重华是派人去买回来,万一中途有人动过手脚,那怎么办?她顿时慌了神,取来银针仔细验看,却发现银针还是雪亮的,并没有下毒的痕迹。
 
    这一回,轮到方嬷嬷不高兴了:“汝娘,你说话也没有根据!这芙蓉饼里头根本没有被人下毒,你却还在这里危言耸听!害的大家都跟着瞎担心!”
 
    欧阳暖却觉得,汝娘并不是信口开河的人,便轻声道:“你可有什么话要解释?”
 
    汝娘目光清亮地道:“奴婢并没有说过这芙蓉饼被人下了毒,之所以说世子妃不能再用芙蓉饼,是因为这芙蓉饼上制作的时候,是用芙蓉花做底,然后加入猪油制成的,猪油这种东西最是荤腥,世子妃身体虚弱,本就不该吃这个。最重要的是,”她取了一点芙蓉糕上的糖霜,尝了一口,皱起眉头道,“果然不错!这糖霜上还含有紫琼花的粉末,这紫琼花的作用形同于红花,有活血化淤的功效,世子妃还怀着孕,这种东西可是会要了人的命的!”
 
    欧阳暖纵然再镇定,此刻也不禁勃然色变!心一度跳得厉害,迟疑片刻,方问:“你可确定?”
 
    汝娘毫不犹豫地点头:“世子妃若是不信,大可以叫太医来验证!”
 
    欧阳暖转头,对上方嬷嬷同样不敢置信的目光,方嬷嬷声音一时之间都哑了:“你是说,有人要借世子的手杀了我们小姐!”
 
    老天爷,这怎么可能!
 
    ------题外话------
 
    温情戏啊温情戏,让重生之高门嫡女里的温情戏来的更猛烈些吧!请大家牢记www.uxier.com 方便以后的阅读!
上一章节:191章
下一章节:193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