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6-1    作者:秦简

看到欧阳暖一副好奇的神情,大公主摇了摇头,笑道:“人家男婚女嫁,与我们又有什么相干。”

 

    欧阳暖一愣,道:“男婚女嫁?”大公主拿帕子一掩嘴:“可不是,大皇子这回就是来送婚书的,要把香雪公主嫁给肖衍。”看着欧阳暖面色微变,大公主面容凝重起来:“你怎么关心起她来了?”“母亲,我不是关心她,我只是觉得,这个大皇子和香雪公主的目的并不单纯,而且上次的宴会中,慕红雪分明很害怕这位大皇子的到来,像是对他极为抵触一样。再细想,高昌好好的为什么非要把公主嫁到这里来?现在我们大历这种局面,太子娶一个异国公主,着实不是好事,对于我表姐来说,甚至是极为糟糕的事情。因为香雪公主的身份远高于她,万一将来再生下子嗣……偏偏表姐的盛儿又是长子,我是怕——”

 

    “你这又是做什么?”大公主皱眉,“这都是男人们操心的事情,你一个女孩子,担心这些干什么呢!”话虽然这么说,她的心里却也是这样想的,肖衍本来就很麻烦了,再娶了一个香雪公主,这太子府就成了麻烦窝。

 

    欧阳暖便只是笑,不说话。

 

    大公主招手:“到这里来坐,我有话对你说。”欧阳暖坐过来,大公主看着她的眼睛道:“你生这个孩子,可能会有些艰难,这些,我帮不了你,你夫君也帮不了你,只能靠你自己。所以听我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都别想了,好好的养胎是正经,什么都比不上子嗣重要。子君当年如果能够活下来,我情愿自己减寿二十年。”这是掏心窝子的话,欧阳暖的眼圈儿红了。大公主又接着说:“我知道,慕红雪心地不坏,是个好姑娘,上次在驿馆门口发生的事情我也知道,有一条说一条,咱们得谢她。可是她身份太特殊了,就算她不想做什么坏事,她身后的那些人也会撺掇她,你若是管了这件事,指不定有什么麻烦!说这些,只是让你注意,千万别着了人家的套子!”“女儿谨遵母亲教诲。”

 

    “不说这些了,我看重华待你好,我心里头也高兴,”大公主微笑着说完,便拍了拍欧阳暖的手道,“汝娘在你身边还好吗?”

 

    欧阳暖点点头,笑道:“多亏母亲费心,汝娘很好,帮了大忙呢!”

 

    大公主也很高兴:“那就好,那就好,今天留下来用午膳吗?”

 

    欧阳暖便摇摇头,道:“我是偷偷跑出来的,要是被他知道了又要训我了,我得赶紧回去呢!”

 

    一句话说的大公主和陶姑姑都笑起来。

 

    从大公主府出来,欧阳暖就上了马车,马车一路经过繁华的街道,欧阳暖不时掀开帘子看外头的情形,路过一家书斋,突然道:“停车。”

 

    红玉一看顿时着急:“小姐,要看书的话可不成,您怀着孕,伤眼睛!”

 

    欧阳暖这半个月来听了不知道多少遍这种话,听的耳朵都长老茧,实在是烦不胜烦,便回头道:“我就是去挑两本书,等太阳好的时候再看,不许回去告状。”

 

    红玉还要说,菖蒲道:“好了红玉姐姐,小姐难得好心情,你就别老挡着她了,后头有这么多护卫跟着,还能出什么事情不成?!”

 

    红玉心道你这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不要说出事情,今天偷偷跑出来这件事被世子知道了那都不得了,什么叫爱妻如命,你还看不懂啊!真是不知死活!她暗地里掐了菖蒲一把,脸上笑道:“那好,小姐不要动,奴婢去为您吩咐车夫。”

 

    很快马车停下,欧阳暖进了书斋,书斋老板一看到燕王府的马车眼睛都直了,恨不得把整个书斋里的精品都搬出来,欧阳暖看了几本新到的字帖,又拿了本话本小说翻看。

 

    “看到没?那是燕王府的马车呢!”

 

    “这位是什么人啊!”

 

    “你连她都不认识,真是孤陋寡闻,大名鼎鼎的京都双璧之一的永安郡主,长公主的女儿,燕王府的世子妃啊!”

 

    “啊,原来是她!”

 

    “哎,就是她,所以小心伺候着,千万别弄出什么差错来!”

 

    那边掌柜和小厮窃窃私语,欧阳暖完全没听见,只顾翻着手里的书页,挑了半天,最后选中了七八本,便让红玉付了钱,菖蒲捧着书就要离去,刚走到台阶下,便看到一个丫头跪倒在台阶前,也不敢靠近,期期艾艾地看着欧阳暖。

 

    欧阳暖一眼就认出这个丫头是香雪公主身边的桂华,心中暗笑,这丫头只怕从公主府的时候就盯着自己了,自己故意将马车停下来引她上钩,竟还真的来了。wWw.uXier.Com

 

    桂华还没说话,眼泪水就下来了。欧阳暖微微一笑,忙道:“这是怎么了?”一边叫一旁的红玉去把人搀扶起来。

 

    桂华刚要说话,欧阳暖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上马车吧。”

 

    桂华看了一眼周围瞩目的人群,咬了咬牙,点点头道:“一切听从世子妃的吩咐。”

 

    欧阳暖勾起唇畔,也不多言,便率先上了马车。到了马车里,桂华立刻拜倒:“求世子妃救救我家公主!”

 

    欧阳暖心道果然来了,脸上却不动声色地惊讶道:“你们公主?她怎么了?”

 

    桂华泪水盈盈地道:“大皇子非要逼着公主嫁给太子,可是公主不愿意,今天便去求长公主帮忙,可是长公主说这件事情是高昌国的事,她不便多嘴,公主没有办法便回去了,可是刚一到驿馆,就被大皇子关了起来!”

 

    欧阳暖一愣,高昌国大皇子这是疯了不成,这还是在大历的地界上,他就这样飞扬跋扈?她想了想,慢慢道:“我母亲的确是不方便管这件事,不要说我母亲,就连我,也是不能多嘴的。”

 

    桂华一听更着急了,连忙道:“世子妃,奴婢知道您为难,但是奴婢在这里只认识您,再也不认识其他的贵人,刚才返回去求长公主,可是门房却不肯放奴婢进去了,后来看见燕王府的马车,便立刻跟着您了,奴婢知道这件事情跟您没什么关系,但求您看在公主和您交好的份上去看看她也好,至少让奴婢有个交代!”

 

    欧阳暖只是蹙眉:“可是大皇子是公主的亲大哥,他怎么也不会害她的呀!”

 

    桂华一向是跟在慕红雪身旁的,对慕红雪的事情最清楚,她听到这句话眼眶一红,道:“世子妃不知道,我们大皇子那种性格,便是连皇后娘娘也不放在眼睛里,最是唯我独尊的,他最过分的一次还拿鞭子抽打公主呢!公主的背后到现在还有一条疤痕!从前皇后娘娘想尽了法子教训他,他却半点都不肯收敛,还是要一切都顺着他的心意!”

 

    欧阳暖想起那天宴会上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这倒的确像是对方会做的事情,只要于自己的利益有益,不要说亲妹妹,只怕是亲娘都能出卖。平心而论,她非常不喜欢慕隆平,但是对于慕红雪和慕轩辕,虽然彼此立场不同,她对他们并不讨厌。想到慕轩辕,她道:“不是还有九皇子吗?”

 

    一提到九皇子,桂华的眼眶一下子红了,抹了把眼泪道:“九皇子,九皇子他——昨天不知为什么和大皇子发生争执,被打断了一条手臂。大皇子还怕人知道,不允许叫太医!”

 

    “你说什么?”欧阳暖一愣,这个慕隆平也太霸道了,慕轩辕毕竟是九皇子,他怎么能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这还是在大历朝,若是在高昌,指不定他怎么过分呢!

 

    红玉不信道:“九皇子在你们高昌虽然不是太子,可听说他也是极显赫的,怎么会被打断一条手臂,这太可怕了,你可别用瞎话来骗我们啊!”

 

    桂华的眼泪流的更加汹涌,那神情不像是作假:“奴婢说的都是真的,驿馆就在这附近,世子妃,奴婢求您,求您去看看公主,您是燕王府的人,大皇子再嚣张也不敢把你怎样的!”

 

    欧阳暖当然知道对方不会把自己怎么样,身后带着这么多护卫,就算慕隆平再想怎么样估计也没这个胆子,桂华刚才跪在台阶上的情形很多人都看见,自己是有这个必要走这一趟的。但是肖重华千叮咛万嘱托,让她别管闲事,这一回去估计又要被唠叨个半死。但是——欧阳暖想起慕红雪那一双哭红的眼睛,念头一转,如果对方布出一局请君入瓮,她是不是可以反客为主呢?于是便道:“好,我去看一看就是了。”

 

    不管对方出什么招数,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欧阳暖嘴角逸出一丝笑意,这一局就是个大赌场,买定离手不可悔,她这赌注便下了

 

    驿馆里面十分的忙碌,因为是刚刚建成的,风景布局都很不错,不过因为上次发生过火灾,这一次整个驿馆都加强了戒备,可惜欧阳暖没心情一一欣赏,让桂华在前面带路,一路直接向目的地而去。

 

    刚刚走到了院子外头,就看到八个护卫站在门口。

 

    “请您止步!”其中一人一把长剑横过来,面如寒霜。

 

    哟,这儿还有拦路虎啊!欧阳暖不想浪费口水,有资源不利用那是傻子,绝对的!她轻轻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金良。

 

    金良顿时头皮发麻,这位主子心血来潮要管这闲事,简直是吓死人了,他刚刚给世子传了口讯,却不知道人什么时候才能到,若是赶不及叫这位主子闯出什么大祸来,自己就是个死!若是让这位宝贵的主子磕着碰着气着了,自己更是个死!左右都是死!反正死死死!金良在心底哀叹着,突然看见欧阳暖召唤他,立刻鼓足勇气上前去:“请世子妃吩咐!”

 

    “这几个人拦着我的路了。”欧阳暖不冷不热地说。

 

    金良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一挥手,身后一队黑衣骑兵飞快地上来将那八个人架住了!那八人原本手里都拿着刀剑站在门口,可没想到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儿来这里还没说两句话就要带人冲进去,顿时懵了,刚要反抗却被制服了!

 

    欧阳暖看了一眼,速度很快,训练有素,果然肖重华给自己的都是精兵。

 

    红玉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主子啊,世子叫这些人盯着你是为了保护你,你却用他们做这种事,世子知道了非要气死不可!但是欧阳暖决定的事情,就连肖重华都没办法阻止,她只能认命地叹了一口气,为欧阳暖推开了院门。

 

    欧阳暖刚刚跨进去,就听见一阵呼叫声,她一愣,随后吩咐道:“除了金良,其他人都退在外头等候!”

 

    然后她快步走了进去,刚刚到走廊就听见一阵奇怪的哀叫,欧阳暖突然起了一阵不曾有过的心慌。

 

    这声音,这声音——她目光严厉地回头看了一眼桂华,却看到她眼睛里满满都是哀求,看来,这丫头是什么都知道了!可是这怎么可能,里面的声音分明是慕红雪,她是堂堂的高昌国公主,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

 

    欧阳暖的脚步停了,红玉显然也听见了这声音,几乎浑身都颤抖起来:“小姐,咱们回去吧,小姐,奴婢求您了!咱们快回去吧!”

 

    金良听着那声音,紧紧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欧阳暖会作何决定,但是这样的声音,不难想象主人正在遭受何种羞辱——作为一个热血男儿,他不由自主攥紧了拳头,如果弃之不顾,那也太过分了。

 

    欧阳暖的脚步只是停顿了一瞬间,随后她快步走上去,屋子里的人想是知道不会有人闯入,连门都未上栓。

 

    欧阳暖狠狠的推开门,门撞在墙壁上,发出砰地一声巨响。

 

    一进到屋子里就闻到一种奇怪的味道,像是一种压抑的香气和可怕的酒气,青色地砖上满是扯得七零八落的衣物、衫袍、靴袜。欧阳暖看到层层迭迭的帷幕上起伏薄薄人影,听见急促间杂微弱的喘息,不由紧紧皱起了眉头!

 

    慕红雪黑色长发散着,脸上满是惊恐畏惧之色。慕隆平几乎什么也没穿的压制住她,一点点鲜红就印在她如玉的肌肤上,看起来格外触目惊心。

 

    听见门的动静,慕红雪一下子抬起头来,目中隐隐透着泪光,看见欧阳暖时凄恻之中就又有了欢喜的神色,仿佛一个濒死的人突然看见了生的希望!

 

    “救我——”

 

    慕红雪没有发出声音,可是欧阳暖却分明听见了,看见了她的绝望与希望!

 

    他们是兄妹啊,老天!欧阳暖只觉得心头有一种火气隐隐冒出来,她冷笑一声,道:“大皇子真是好兴致!”

 

    欧阳暖的声音清冷,犹如八月的陡降的霜雪,划破了一室的旖旎!

 

    慕隆平原本很是沉迷,这才一惊,忙抬起头。

 

    “高昌国皇室果然是一如传闻中的过分啊!”欧阳暖冷冷笑道:“常听人说大皇子喜好女色,可我倒是想不到,你连亲生妹妹都不放过!”

 

    慕隆平见了是她,面色一寒,爬起来将衣服披着,淡淡道:“世子妃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外头的都是死人啊,居然连世子妃来了也不招呼一声!”他向着外面大声喊着,想要让那些护卫进来,可是半天没人应声,他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欧阳暖冷笑,那天宴会后,肖重华派人废了那金曼的一条手臂,并且将大皇子狠狠修理了一顿,趁着他一日外出饮酒,便让人将他捉住丢进了湖水里面淹了个半死,偏偏他还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害他,连报仇都无从谈起,一时之间气的要回国,被肖衍硬生生拦了下来,现在看来,拦他都没必要,这种人,让他留一日都是祸害!

 

    欧阳暖轻轻笑了笑:“大皇子喜欢谁,我并不关心,只是我今天碰巧来看望香雪公主,您说怎么办?”

 

    慕隆平的面色一下子变了,两拳骤然握紧,旋即又镇静下,极为张狂的笑道:“凭你想在我手里要人?”

 

    欧阳暖扬起眉头,眼神里有一种刻骨的冰寒:“这么说,你是不想让了?”

 

    慕隆平一把将慕红雪扯下了床,一脚踩在她的后腰上,态度极为嚣张冷漠,像是故意做给欧阳暖看一样,面色冷凝地道:“世子妃,这是我们兄妹之间的事情,你是外人,不方便干预!更何况,这丫头本就是我的人,我要怎么处置都是我的事!”

 

    慕红雪毕竟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这场面实在是不堪入目又让人心中怜悯,就算是铁石心肠的金良都要转过脸去,然而欧阳暖脸上却是一副极为平静的神情:“大皇子说的没错,只是我这么出去,要是去太子府转一圈,你说太子怎么会要一个被你羞辱过的女子为正妃,大皇子,你是看不起我国的太子呢,还是想要挑起两国纷争呢?”

 

    她一边说,眸光流转间,一双眼睛明亮的透出难以捉摸的妖异,慕隆平竟一时失了神。

 

    不止是慕隆平,连金良都一时惊诧不已。没有人能想得到,柔弱的欧阳暖居然说得出这种态度强硬的话。

 

    的确,若是被肖衍知道,这门婚事肯定是要告吹的。

 

    慕隆平不能置信地盯着她,怒极反笑,狠狠地踢了慕红雪一脚,慕红雪闷哼一声,却连哀叫都不敢。

 

    良久过去,慕隆平赤红着双目看着欧阳暖,像是要吃人一样恐怖,金良悄悄地把手放在了腰间的长剑上。

 

    欧阳暖的唇紧紧地抿着,深黑的眼中神情复杂,任谁也看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定定看了欧阳暖很久,慕隆平不知为什么却被那眼中的寒光所摄,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在两人无声的对峙中,慕红雪雪白的后腰上只是一阵阵火辣辣的,一点点渗进肌肤,一点点钻入骨内,痛不可抑。

 

    欧阳暖看见了她的神色,微微挑眉,盯紧了慕隆平,眼神依旧明亮如炬,一笑中说不出的意态冷凝:“怎么,大皇子难以抉择吗?”欧阳暖转头对金良道:“你去把太子请来。”

 

    慕红雪仰头看着欧阳暖,竭力含住眼里滚动的泪,却仿佛是不敢也不能言声。

 

    慕隆平冷哼一声,大声道:“不必了!”说完,他快步走了出去。

 

    原本畏畏缩缩地躲在后面的桂华一看到这情形,立刻扑过去用自己的身子挡住慕红雪,欧阳暖吩咐红玉取衣服去给慕红雪披上。

 

    金良不假思索地退了下去,刚才他在这里是为了震慑慕隆平,现在人都走了,他也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

 

    欧阳暖走过去,递给慕红雪一条手帕让她擦擦眼泪,慕红雪却一把拽住欧阳暖的裙裾,坚持着隐忍住的泪终于自美丽的眸子中滚了下来。

 

    “不要告诉别人——”

 

    欧阳暖用漆黑的眼睛盯着她,认真地道:“我不会告诉别人。”

 

    慕红雪就看向红玉和菖蒲,欧阳暖叹了口气,道:“她们也绝对不会。”

 

    欧阳暖紧紧皱起了眉头,眼下这情况,慕红雪分明不是心甘情愿的,只是兄妹之间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欧阳暖实在是难以接受,世上有这样可怕的兄长吗?而慕红雪,又为什么要忍受这些?

 

    慕红雪必须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臂,才能控制住身体的颤抖。欧阳暖连忙让人将她扶了起来,她立刻将衣服全都裹在自己身上。

 

    欧阳暖吩咐菖蒲去外面守着,只留下红玉一个人在内室,自己在她身旁坐下来:“还好吗?”

 

    慕红雪嘴唇青白,看着欧阳暖的眼睛里像是有巨大的伤痛,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欧阳暖对红玉点点头,红玉会意,立刻问桂华:“公主受到了惊吓,有没有定神的香?”

 

    桂华看了一眼面色沉静的欧阳暖,顿时明白过来,点头道:“奴婢这就去取。”

 

    红玉笑道:“那我跟你一起去。”说着,连她们两个人都退了下去。

 

    欧阳暖伸出手为慕红雪擦掉了眼泪,她可以肯定,慕红雪此刻的眼泪都是真的,这就够了,自己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可是慕隆平的行为,实在是畜生都不如!“他是不是从在高昌就一直欺负你?为什么不告诉别人!”

 

    慕红雪一怔,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她倔强地全都擦掉,擦的整个白玉一样的脸颊都红红的,“告诉了又有什么用,我根本不是皇帝皇后的亲生女儿!”

 

    ------题外话------

 

    每次打肖重华,我都会打成肖葱花,苍天啊!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明天那一章节,会解释大家所有的疑问!比如女主为嘛多管闲事,慕红雪到底有啥目的!请大家收藏www.uxier.com ,揭露真相啊!

上一章节:193章
下一章节:196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