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6-3    作者:秦简

    肖重华静默了半响,突然道:“暖儿,你等等。”

    欧阳暖看着他取出一盒东西,“你看看。”
 
    “这是什么?”
 
    “鲛人泪。”
 
    盒子一开,一颗又一颗饱满浑圆的鲛珠,让人目眩神迷,欧阳暖愣住了。
 
    鲛珠本就贵重,而这些鲛珠,还是鲛珠中的极品,一颗颗细腻凝重,光泽非凡。当初在镇国侯府的宴会上,她曾经看过那一颗鲛人泪,可以说是瑰丽多彩,举世无双,她也深深为其打动,林元柔更是陷害不成反而获罪,如今在她面前出现的,却是整整一匣子,她实在是太惊讶了!
 
    “这是我让人找来的,古书中说能够辟邪。”
 
    “辟邪?你什么时候开始相信这个了?”她诧异的问道,想不出一向对鬼神之说嗤之以鼻的肖重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这种东西可以辟邪。
 
    肖重华笑道:“信则有不信则无,我相信你戴在身上,一定能够趋吉避凶、百毒不侵。”
 
    “就算是真的,可——这一盒鲛珠都是给我的?”欧阳暖有些难以置信,这样价值连城的东西还要她佩戴在身上,是等着让别人来抢吗?一颗鲛人泪抵得上一座城池三年的收入,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移动金库!
 
    “这——”
 
    “我已经叫了珍宝斋的掌柜过来,看你喜欢做什么式样的首饰都可以。”肖重华微微笑着,这样说道。
 
    “你这是什么时候找的这些?”这种名作鲛人泪的珍珠不但价值连城,最重要的是有价无市,不要说这样一匣子足足有四五十颗,就算是一两颗也要耗费巨大的心思去寻。
 
    “从你嫁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生辰八字了。那时候我想,等你过第一个生辰的时候送给你,可半个月前还是没赶上。”肖重华的语气很平淡。
 
    欧阳暖盯着那一盒子闪闪发亮的鲛人泪,心道还是做一颗珠钗意思意思就算了,头上戴着一颗就够引人瞩目的了,若是做成项链或者手串,明天这燕王府就会成盗贼最眼红的地方了。所以她将盒子轻轻盖上,笑道:“红玉,先收起来吧。”
 
    肖重华看她如此谨慎,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午睡之后,欧阳暖起身,红玉赶紧过来替她掀起帘帐,欧阳暖慵懒的撑起身子,长发如丝缎般垂落,一头青丝顺势滑过身下柔软滑溜的锦缎,柔如轻雾的的双眸,带着一丝丝的困惑:“世子呢?”
 
    “世子看您睡了,就在旁边批阅公文,后来又被王爷派人请去了。”
 
    欧阳暖点点头,菖蒲老早备好热水与毛巾,不会儿就捧着热水入内,伺候着她擦手洗脸,洗去残余的睡意。
 
    欧阳暖坐在铜镜前,看着镜子里面的女子气色很好,半点都不像是怀孕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红玉替她轻轻斜绾了个坠马髻,再换妥绣鞋、穿妥衣裳,打扮得整齐精神。
 
    “小姐,管事们早就来了,在外头等着您吩咐。”菖蒲小声提醒道。
 
    自从怀孕后,欧阳暖就把事情大多交办了下去,分配给她选中的两个管事,但他们在处理好所有事情之后,还是会来向欧阳暖汇报一下,以示尊重。
 
    看见欧阳暖出来,那两个管事连忙起身,迎了上来:“世子妃。”
 
    欧阳暖弯唇浅笑,温和地道:“二位久等了。”
 
    “不久不久,能够在这里等着也是我们的荣幸,别人想求这福气还求不来呢。”说话的是长着一张忠厚面孔的张管事。
 
    “张管事,你妻子的病好些了吗?”欧阳暖坐下来,询问着张管事,心思细腻得教人讶异。“前几日打开仓库的时候我瞧见还有两株上好人参,你今日就带回去吧!”
 
    “世子妃,您这……奴才承担不起啊!”张管事诚惶诚恐,头垂得更低,对这个年纪轻轻,却和善体贴的的世子妃,早已心悦诚服。
 
    “快别这么说,我身子弱,上上下下还得靠你们二位,我身边要是缺了你们,还真不知该怎么办呢!”欧阳暖笑了笑。
 
    “是。”
 
    “最近送礼物的不少,给世子和您下帖子也很多,因为很多人身份都特殊,奴才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妥当,还要请世子妃定夺。”
 
    做事情好做,送礼却是最为难的,什么人送什么规格的礼物是小,送错了就要挨骂还会被笑话,这是每个当家主母最头疼的事情,他们倆恐怕不是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妥当,是怕送错了回礼得罪人吧,欧阳暖笑着摇摇头,所有递过来的帖子已经分门别类放好了,欧阳暖一一过目,便吩咐下去,不过半个时辰,便处理得有条不紊,该送什么,送给谁合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两个管家早知道这位世子妃是个厉害的,却没想到她处理事情这么干脆利落,一时都有些惊讶。
 
    欧阳暖刚刚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偏偏又有访客。
 
    欧阳暖在宴会上拒绝为肖重华纳侧妃之后,虽然招来不少的嫉妒,但是却得到了很多贵族女子的羡慕和亲近,其中以允郡王妃朱凝碧,楚王世子妃徐明熙最为热情。欧阳暖私底下猜想,允郡王的性格活泼好动,最欣赏美人,这一年局势平稳后纳了两位侧妃一位美人,惹得朱凝碧勃然大怒不说,夫妻两个更是闹得不可开交。而另外一个楚王世子肖皑山虽然沉默寡言,却也因为太子馈赠不得已接纳了一个美人,谁知这美人手段了得,硬生生逼得才貌双全、心高气傲的徐明熙没地方站,徐明熙与她同时生产,却只得了一个女儿,家中硬生生多出一个庶长子,徐明熙自然看了来气,对太子也就恨上三分,再加上徐明熙现在是肖嫣然的大嫂,肖嫣然又嫁给了欧阳暖的亲弟弟,刚开始她还因为少年时曾经暗恋过明郡王这点事儿抹不开面子,与欧阳暖不对付,后来随着肖嫣然来了两回燕王府,发现欧阳暖根本没提过这事情,对她还特别温和亲切,这关系自然就亲近起来了。
 
    欧阳暖让人将这几位夫人引进来,自己则坐在红木镶玉玫瑰椅上,喝着上好的花茶,从怀孕以后,她就再也不碰茶叶了。
 
    朱凝碧和徐明熙穿的都是珠光宝气,后面的肖嫣然则是一身红裙,明媚耀眼,三人高高兴兴地走进来,欧阳暖这才笑着迎上去,“你们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自从你怀孕后,大小宴会就都不肯参加了,我们这不是担心你,就来看看呀!”徐明熙笑嘻嘻地道,面上的脂粉掩了眼底的憔悴。
 
    旁边的肖嫣然笑道:“夫君从宫中回来,得了陛下赏赐,特地关照我带了一些新鲜的水蜜桃过来。”
 
    欧阳暖微微含笑,明知道她们此行必然有其他缘由,却也不说什么,便招呼她们几个人坐下。
 
    三人左一言、右一句,天南地北、闲话传闻,全都无所不聊,欧阳暖只是微笑听着,间或说一两句,让话题继续下去。等徐明熙说完了自己女儿有多么聪明可爱,让欧阳暖赶紧生个小子来玩之后,话题暂告一段落。重生之高门嫡女
 
    徐明熙看了肖嫣然一眼,肖嫣然却摇摇头,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徐明熙便和朱凝碧交换了个眼神,朱凝碧才清了清喉咙,正式切入主题,开口问道:“暖儿啊,我们有件事想问你。”
 
    朱凝碧虽然脾气坏,嘴巴大,心地其实还是不错的,以前她和欧阳暖作对的时候整日里想法子针对她,现在和欧阳暖走得近了,便处处帮着她,在外面听到什么风声第一个就跑来告诉她,这样的朋友还是很有趣的。欧阳暖笑着望向她,鼓励她继续往下说。
 
    朱凝碧向前倾身,表情好奇又狐疑:“我们都听说,早上的时候你去了一趟驿馆,把那个香雪公主带回了燕王府?”
 
    “是。”欧阳暖早已料到她们会说起这个,便很干脆地承认了。
 
    朱凝碧狠狠瞪了她一眼:“你怎么这么傻啊!”
 
    欧阳暖挑起眉头:“哦,此话何意?”
 
    徐明熙像是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她:“我还以为你是个明白人,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呢!还是真的啊!”
 
    欧阳暖点头:“真的呀。”
 
    “哎呀,你是疯了不成,这是引狼入室啊!”朱凝碧惊讶地道,“我家那个狗胆包天的,今年都第四个了,还看上了我身边的丫头,我死活都不肯答应他收房,还拿燕王世子的忠贞不二做例子,让他收敛一点,你这不是叫我自打嘴巴嘛!”
 
    欧阳暖:“……”她只是让慕红雪回到燕王府来住,最终的目的不过是彼此合作演一场戏,看她们说的,仿佛她给自己夫君找了个侧妃一样。
 
    徐明熙虽然含蓄些,话却是一样的:“暖儿,你当初推拒严家小姐的时候可是言之凿凿的,我们都以为你是打定主意不让其他女人进门的,可是一转脸你就带着那个公主进府了,这是什么意思呀!”
 
    肖嫣然眼睛亮闪闪的,虽然不敢多说什么,却也分明就是这个意思。
 
    欧阳暖失笑,慢慢道:“重华他不会的。”
 
    徐明熙不以为然,凉凉地道:“我当初也是这样以为,太子赐给肖皑山美人的时候,他向我保证过绝对不会染指她,以后还会找机会送她出府,我还真的相信了,结果呢?我不过回徐府半日,回来却在那美人的床上发现了醉醺醺的他。他还对我说是因为那美人留他饮酒,可怜巴巴的说不求别的,只求共同吃一顿饭,结果就莫名着了道儿,我原本想要找个机会处置了那女人,谁知她却怀孕了。照我说,他若不是早就生出了怜香惜玉的心思,怎么会跑到她住的地方去吃饭?简直是可笑!由来只见新人笑,有谁见到旧人哭?男人啊,总是喜新厌旧的,你欧阳暖再美貌,也比不过那个倾国倾城的香雪公主,你真是傻,有了她,他迟早把你丢在脑后。”
 
    欧阳暖只是弯唇浅笑,没有作声。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啊!”朱凝碧气呼呼地道。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徐明熙看了欧阳暖一眼,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冷冷的哼了一声。
 
    “姐姐——”肖嫣然怯生生地开口了,“爵儿有些话让我带给你,他说若是姐夫敢怎样,他一定打上门来!”
 
    欧阳暖:“……”怎么连欧阳爵都搀和这件事了。
 
    “我就不绕圈子,摆明着问你了。”朱凝碧是一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真的要把那个狐狸精嫁给肖重华吗?”
 
    欧阳暖摇了摇头,嫁给肖重华?只怕她愿意,慕红雪还没这个胆子呢。
 
    “唉,你这个人啊!”徐明熙叹了一口气,“你真是的,没事儿给自己找事儿,人家都说她马上要嫁给太子了,偏偏你这时候把她弄进府里来,难道就不怕和太子府的矛盾加重吗?所以说,听我们的劝,赶紧把她轰出去!”
 
    欧阳暖听着她们说的话,只是摇了摇头。
 
    朱凝碧见她不听劝,很是恼怒地站了起来:“算了,好心没好报!”
 
    她刚要往外走,被徐明熙一把抓住袖子:“你这性子怎么还这样!难怪你家那个那么喜欢温柔的美人,你这性子怎么压得住!”
 
    朱凝碧冷笑一声:“压不住?等那两个美人生了儿子,我就抱过来自己养,把她们赶出去!我可不会像她一样在自己府里招狼!”
 
    欧阳暖不能再保持沉默了,她郑重地道:“你们的好意我都明白,我不会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理由,并非你们所想的那样。”
 
    朱凝碧和徐明熙对视一眼,刚要说什么,就看见菖蒲走了进来:“世子妃,世子回来了。”
 
    朱凝碧和徐明熙看了一眼欧阳暖,表情都有几分胆怯,心里已经萌生去意。
 
    “既然世子回来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朱凝碧赶紧说道,她最害怕肖重华那张冷漠的脸了。
 
    “姐姐,我改天再来看你。”肖嫣然对这个堂兄也很是畏惧。
 
    朱凝碧看着门口方向,虽然还看不见人影,表情却有些惊慌:“暖儿,我们可什么都没说过呀!先走了,下次再来找你。”
 
    她们匆匆忙忙,从侧门走了出去。刚一走出去,菖蒲立刻快步走到欧阳暖身旁,俯身说了两句话,欧阳暖的面色一变,突然站了起来。
 
    “去外面的大厅准备一切。”她吩咐菖蒲道。
 
    接着,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重新整理了仪态再走出来,从红玉手里接过一壶茶,亲自捧着走入大厅。
 
    红玉其实心中很惊讶,小姐吩咐奴婢们准备的最顶级的碧螺春,一年所产不过三两左右,比金玉都要精贵,便是燕王府,如此珍贵的好茶,也为了贵客所准备的。翠玉屏风前,螺钿厚角桌旁,红楠木太师椅上,两个男人相对而坐。一个精神烁烁,面容苍老,另一个则是俊朗颀长,一身青衣。
 
    瞧见肖重华的身影,欧阳暖的心神略定。她带着微笑,走上前去,亲自为两个男人奉茶。
 
    “陛下,请用茶。”她轻声说道,对着面容温和的肖钦武微笑,才端起另一杯茶,递到肖重华面前。
 
    看见欧阳暖,肖钦武的目光中飞快地闪过一丝什么,很快只剩下温和。
 
    欧阳暖福身:“见过陛下。”
 
    “不必多礼,你嫁给重华,就是一家人了,你也坐下吧。”皇帝笑呵呵的说着,像个长者在招呼自家儿媳似的,亲切的点头。
 
    “是。”欧阳暖敛裙,在丈夫的身边坐下。才刚入座,肖重华的手便从桌面下伸过来,悄悄握住她的小手,温热的大掌轻握着她,微微的一紧,有着无声的安慰。
 
    欧阳暖心中有一丝的震惊,她没想到,皇帝会亲自来到这里。选择这种时候,他的来意,一定是和慕红雪有关了。
 
    肖重华握紧妻子的手,表面上不动声色,直视着肖钦武:“陛下,您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宣召我进宫,这样突然到访,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这件事情,说什么朕都得亲自来一趟。”肖钦武连连摇头,面色微沉。
 
    “父皇刚刚去了军中,是否要通知他?”
 
    “不必了。”他摇了摇头,从袖中取出一张密信,搁在桌上。“你刚刚送进宫的信,可是真的?”
 
    某种光亮在肖重华眼中一闪而过,瞬间就消失不见。他表情未变,徐声说道:“是真的。”
 
    肖钦武的面容变得更加冷凝:“可有证据?”
 
    “高昌国的香雪公主就是人证,她出身高昌,是最接近真相的人,绝没有欺骗我们的必要。”
 
    “可她毕竟是高昌人——”
 
    “正因为如此,”肖重华答道,“我才会将她拘进府中严加看管。”
 
    “好!”肖钦武赞赏的点了点头,“但也不能向外透露一字一句!这件事,咱们要从长计议!”
 
    “一切遵循陛下的命令!”
 
    肖钦武一边端起茶杯,啜了一口茶,表情慢慢缓和下来。他顺势看了一眼欧阳暖,道:“还有,太子做的那些事情,朕也有所耳闻。”
 
    欧阳暖一愣,没想到皇帝会突然提起这件事。她以为,肖钦武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君主,因为他什么都看在眼里却不闻不问,可是今天,他居然会主动提起……
 
    “暖儿,你别在意那个浑小子,他从小就是这种性子,看见好的东西就想要,以前朕带他和重华一起去打猎,重华打着了一只漂亮的火狐狸,眼睛水灵灵的,漂亮的不得了,他非要从重华手里抢过来,重华不理他,他就闹个天翻地覆。”肖钦武连连摇头,显然对肖衍的行为非常不赞同。wWw.uxIer.cOm
 
    欧阳暖摇摇头,自己的价值在肖衍的心里,说不定就等于一只得不到的火狐狸了。
 
    “你放心,有朕在,不会叫他翻出天去的!除此之外,朕会警告他,不许他再打扰你!”
 
    看着那张温和的笑脸,欧阳暖眨了眨眼。原本以为,肖钦武会有护短之意,万万没想到,他竟能说出这种话,实在让她讶异极了。多人说肖钦武庸碌无为,懦弱无能,可是此时此刻,在她面前的皇帝,却是那么和蔼可亲,就像个温和又有威严的长者。
 
    “朕身体不好,大位总是要交出去的,他若是一心一意地胡来,这个皇位,不能给他坐!”肖钦武目光慢慢变得凝重,语气却是说不出的惋惜。
 
    “陛下硬朗得很,这种事情可以三十年后再考虑。”欧阳暖笑道。
 
    “哈哈,别尽说好听话来哄朕。”肖钦武频频摇头,感慨的叹了一口气。“朕的身子自己最清楚,再者说谁能千秋万代呢?那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欧阳暖觉得这话题不宜继续下去,便笑道:“我为陛下再换一壶茶来。”
 
    肖钦武一笑,然后慢条斯理的起身“不必了,也待得够久了,朕该回去了。”
 
    “陛下不再多坐一会儿?”
 
    “不了,叨扰一杯茶也就够了。”
 
    肖钦武走到半路,突然回头:“重华,那只火狐狸的结局,你还记得吗?一定多加小心。”
 
    “陛下放心。”肖重华行礼,嘴边笑意不减,双目却敛着眸光,看不出眼里的情绪。
 
    “好了,暖儿你留步吧。”肖钦武挥挥手,然后转过身去,迳自迈步走出大厅。“重华你和朕来,关于刚才那些事情,还得在路上,跟你仔细谈谈。”
 
    “是。”肖重华步履从容,跟了上去,即使面对皇帝,他的态度也与面对其他人没有半点不同,仍是那么温和有礼、不卑不亢。
 
    欧阳暖送到大厅门口,肖钦武又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对着欧阳暖笑了笑:“暖儿,爵儿是个好孩子,婉清要是知道你和你弟弟都这样有出息,也能瞑目了。”
 
    “是,恭送陛下。”欧阳暖一愣,而后很快回答道。
 
    肖重华握了握欧阳暖的手,而后松开,转过身去,陪同着肖钦武一同离开,在欧阳暖的注视下,离开了燕王府。
 
    欧阳暖停顿了片刻,快步回到书房,写了一封密信,递给红玉道:“这封信,替我送给林妃。”可是红玉刚接过信,欧阳暖却变了主意:“算了,我亲自走一趟吧。”说完,她快速撕掉了信。
 
    红玉大为惊讶地望着她,欧阳暖的面色沉沉,让她不敢多问半句,赶紧吩咐人去准备车子。
 
    欧阳暖已经足足有三个月没有来过太子府,门房一见到是她,顿时吓了一跳,赶紧让人进去通禀,林妃亲自迎了出来,到了墨荷斋,她急匆匆道:“我刚刚听说慕红雪又进了燕王府,正想要找你问清楚,你就自己来了!”
 
    欧阳暖点点头,道:“正是为了这件事。”说着,她三言两语将事情解释了一遍,林元馨的面色越听越是凝重,最后几乎笑不出来了:“此言当真?”
 
    欧阳暖郑重地道:“八九不离十。”
 
    林元馨脸上的笑容,完全僵住了,她意识到,这件事情有多么的可怕!
    亲们,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越来越精彩了,喜欢的话,请牢记www.uxier.com并加入收藏夹,方便明天继续阅读!
上一章节:196章
下一章节:198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