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6-4    作者:秦简

     林元馨不说话了。

    
欧阳暖道:这件事情,陛下已经知道,太子呢?表姐觉得,他是否应该知道?

    
林元馨冷笑一声:他现在成日里迷恋那个绿腰,怎么还有心思管朝廷的事情。

    
欧阳暖沉默了,这件事情,肖衍是应该知道的,因为还需要他的配合,可是,他会同意配合他们吗?若是以大局为重,他是会的,可是现在他那么恨肖重华,他还会这样做吗?

    
欧阳暖没有把握,她和林元馨在屋子里密探了一个时辰,这时候小竹来报:太子殿下来了。

    
欧阳暖和林元馨相视一眼,同时站了起来,就看见肖衍大步流星地走进来。

    
其实这是寿宴那夜之后欧阳暖第一次见他,但如今肖衍眉目平和,丝毫不见尴尬异样,如同从未发生过那晚的事情一样。

    
于是欧阳暖亦是微微含笑,随着他的样子装下去。

    
林元馨温柔地笑着,启唇轻道:殿下今日怎么来了?

    
肖衍看着她,温和地笑笑:今天我进宫去见父皇,却发现他身子不适不见人,所以便回来了,刚回来,就听人说暖儿来了,这才急着赶过来的。

    
林元馨仿佛听不懂似的,也笑:殿下来得可巧了,再迟一步,暖儿可是要走了。

    
肖衍点点头,对着欧阳暖开口道:暖儿是贵客,又听说你最近有喜事,寻常见不到你的,还来不及恭贺一二,不如就在府里用完晚膳再走吧。

    
欧阳暖微笑应道:太子殿下厚爱,我原不该推辞的,只是这两日我身子抱恙,夫君不许我出门,所以我不便在这里久留。

    
肖衍尚未开口,林元馨已经笑起来:早听说肖重华爱妻如命,我还不信,果真是如此!既然如此,我可是不敢再留你了,仔细惹恼了你家世子,他上门问罪我可吃不起!

    
肖衍听见林元馨这样说,自然不好再开口多说什么,只是笑道:果真如此,我也不好强留,便送送你吧。

    
欧阳暖只说不用,可肖衍却执意和林元馨一起将她送到门口。wWw.uXIer.coM

    
快上马车前,肖衍双眸幽深,目不转睛地看着欧阳暖:暖儿既然有了身孕,不若时常到我府上走动走动,也可以让你表姐教导你一些照顾孩子的经验,省的你一个人留在府中,其实也是寂寞。

    
欧阳暖微笑道:是。片刻后她突然停住步子,问道:听说太子曾经养过一只火狐狸?

    
肖衍一愣,随即仿佛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哦,暖儿也听说了吗?

    “
太子现在还养着吗?

    “
死了。

    
欧阳暖倏然心惊,脸上却是笑道:太子府这样好的环境,好端端的怎么死了?

    
肖衍只是淡淡地:不是养死了,只是它野性难驯,我一时生气剥了皮做成标本罢了。

    
淡淡的几个字,欧阳暖垂下头,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是微笑:如此,我告辞了。

    “
小姐,您在想什么,怎么从上了马车开始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呢?菖蒲这样问道。

    
欧阳暖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有些累。

    “
就是呀,小姐你要好好休息,这些事情都不要再管了。红玉小心劝说道。

    
欧阳暖并不是真的觉得累,而是不好在她们面前泄露自己的情绪。刚才肖衍提到的那只火狐狸,似乎别有深意,更加透露出此人深沉冷敛,心狠无情,他的城府,深不可测,这让欧阳暖心神不定,心内寒意蔓延。

    
回到燕王府,欧阳暖心不在焉的用过晚膳,再随意翻了会书,却根本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红玉见她的样子,还当是白日太累了,催促着服侍她上床睡了。

    
躺在床上,欧阳暖了无睡意,肖重华一直没有回来,欧阳暖思来想去,却仍是想不出一个好的方法解决这件事。那天在纸片上看到的内容,她每多想一分,心内寒意便更重一分。

    
知道自己要好好休息,可是闭上眼睛,纸片上的内容,却依旧历历在目。

    
不是没有方法解决这件事情的,但最大的问题是,要肖衍的配合,不,这出戏,非让太子一起来演不可。可问题是——与虎谋皮,太危险了。她能想到的,肖重华必然也能想到,思虑只会更加周密。不知不觉,欧阳暖感到疲倦,却依旧清醒,伸手轻轻揉了揉太阳穴,这才惊觉,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已经冷汗透衣。

    
因为睡不着,她索性起身,来到绣绷前。她静坐案前,轻轻拿起银针,在白绡上绣了很久,不多时,一朵红梅浮在白绡上,竟有无限的光彩流动。

    
红玉轻轻走过来,将披风披在欧阳暖的身上,却发觉她浑身冰凉,不由道:小姐,您要多注意身子,别受了风寒。

    
欧阳暖只是笑笑,问红玉道:你瞧这朵红梅绣的怎么样?

    
红玉笑道:小姐的手艺,自然很好……”

    “
我已很久不动针线了,如今看来,手艺倒还没有退步。欧阳暖笑道,手指随意地覆在绣绷上,她的目光微微垂下,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白瓷般晶莹细润,如玉凝脂。

    
恍惚中,指尖掌心似乎有什么正缓缓流淌而出,灼红如霰,殷红如血,红玉一愣,连忙道:小姐,您流血了!

    
欧阳暖松开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走神到连针都不曾放下。

    
红玉自然不知她心中所想,她疑惑地问道:小姐,您究竟在想什么呢?好像和香雪公主密谈出来,欧阳暖的表现就非常不同寻常。

    
欧阳暖轻抬手,只觉得手指冰凉:慕红雪这两天在做什么?

    “
小姐,公主只是一直呆在自己的屋子里不出门。

    
欧阳暖点头,慕红雪是在等待自己的回答吧,时间,真的迫在眉睫……

    
太子府

    
静谧的夜里,肖衍手中捧着一本奏章,一个字也看不下去。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那双亮如明星的双眸,肖衍一张俊美的脸上浮现出怒意和挫败。

    
为什么,他总是无法忘记欧阳暖!为什么,她总是待他如此冷淡!他究竟有什么比不上肖重华的地方!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偏在这个时候不知死活地放在他的肩膀上。肖衍心里的怒火腾地一下就蹿了起来:滚开!

    “
殿下,您到底是怎么了!绿珠委屈地收回了手,一副委屈的不得了的模样,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肖衍回头看见她,面色也冷冷的:我不是吩咐过了吗,现在不许让任何人进书房!

    
旁边的人吓得面无人色,吓得跪倒在地:奴才……奴才是……”绿珠是太子的新宠,在这府里连林妃娘娘都让她三分,接连三位侧妃因为得罪她而被太子严厉训斥,谁还敢招惹她?

    “
我担心您的身体,才非要进来的。您究竟是怎么了,这几日以来都没有来过我那里……”绿珠泪水终于不停地掉下来,她的确是出身风尘,所以哭起来梨花带雨。肖衍平日里看到的都是欧阳暖淡漠的表情,当初突然看到绿珠那张相似的脸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立刻就被吸引住了,他也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将欧阳暖放下了。可是当那天的宴会上再次看见欧阳暖,他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忘记她!再看绿珠,越发显得矫揉造作,令人厌恶!

    
肖衍看的心烦意乱,挥手道:算了,既然来了,帮我倒一杯酒。

    
绿珠赶紧擦去泪水,上来替他斟酒,肖衍看也不看,一口喝了下去。

    
半盏酒下去,肖衍已经有些微醺。绿珠看到这情形,微笑起来,对一旁的侍从吩咐:你们先下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侍从依言退了下去。绿珠转身委进肖衍的怀中:殿下……您要好好疼爱绿珠呀……”她就不相信,欧阳暖那么高贵端庄的贵族女子,会比风流入骨的自己更吸引人,她好不容易才能攀附上太子,怎么能够轻易就放手!

    
肖衍却没有回答,他翻来覆去地想,想过去与欧阳暖相处的每一刻,她对自己永远只是淡漠的笑容,客气有礼的举动,然而他无论如何,都忘不了她那双闪烁着晶光的眼睛。他一边想,一边低头瞧着绿珠,却在混沌之中将她看成了另一个人,不由得心潮澎湃,一把将她抓住:就算我以前有对不起你的地方,难道我这些日子受到的痛苦还不够吗?你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绿珠一愣,莫名所以地看着他。

    
肖衍醉眼朦胧,继续喃喃说道,我知道,你就是讨厌我。肖重华有什么好?告诉你,我随时都可以置他于死地!说着,他就狠狠地咬在绿珠的嘴上,仿佛要把她吞噬殆尽一般凶狠。

    
绿珠是知道对方将她当做别人的替身,但她并不在意,反而对肖衍更加的温柔。肖衍咬着咬着,突然在朦胧中看到那张相似的脸,醉意中的那一腔怒火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竟然又怜又爱地吻着那漂亮的眼睛,耐着性子,细声软语地哄着,暖儿……我爱你,我是真的很爱你……”根本已经分不清自己抱着的人是谁的肖衍,小声呢喃着,安慰着:过去对你不好,我也没法挽回。可是只要你肯来我身边,我什么都会给你……”

    
早晨,肖衍在一阵宿醉后的头痛中醒来,看着身边不着寸缕的女子,突然有一阵欣喜若狂的感觉,却在看清她的脸后……皱起了眉头。

    
绿珠刚要过来,却被他一把推开:好了,我还有事要处理,你先出去吧。

    
绿珠目光一柔,就要说什么,外面突然有侍从禀报道:太子殿下,燕王府有消息传来了。

    
肖衍一愣,快速披上衣服起来,从侍从手里接过密信,看了一眼便冷笑起来。

    
好,那个病秧子醒的正是时候。

    
旁边的绿珠看了一眼那密信,垂下眼睛去,肖衍冷冷看了她一眼:还不出去!

    “
是!绿珠柔顺地披上衣服离开了,临走之前看了一眼肖衍的脸色,心道太子果真是喜怒无常,外人看来他对自己是宠爱有加,实际上他不过把她当做替代品和一个玩物,的确是靠不上的,还不如林妃娘娘……想到这里,她快速地吩咐外头的丫头:走,去墨荷斋。

    
燕王府

    
肖重君醒了,肖重华一大早便已经赶过去看他。欧阳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偏偏是这个要紧的时候,肖重君——她还以为对方一辈子都清醒不了了。她认为,董妃死了,肖重君自己的封号也被撤销,甚至皇帝还下了一道旨意将他贬为庶民,这种沉重的打击落到他身上,他一定是无法承受的。可是一连过了两天,那边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传过来一句话。

    
在这种静谧的气氛中,欧阳暖感到了一种不安。肖重君若是大吵大闹,她还觉得这件事情有转圜的余地,他这样平静,反而不是好事,依照肖重君的性格,不能发泄出来,便是在心中偷偷怨恨,这种怨恨,带来的结果将是很可怕的。但他毕竟是燕王的亲生儿子,就算已经证明了他是庶出,也不会改变他在燕王和肖重华心中的地位,尤其是肖重华,他们自小一起长大,他将这个兄长当做最敬重的人,他不松口,谁也不能开口让肖重君离开这里。

    
若是让欧阳暖自己选择,留一个不定时发作的毒瘤在自己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但是——若有一天有人告诉她,欧阳爵不是她的亲弟弟,而是与她有杀母之仇的人的儿子,她会怎么样呢?只怕会精神崩溃吧,将心比心,她能够理解肖重华此刻的心情。

    “
红玉,你刚才说,肖重君明明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还和世子说没关系?

    “
是,安泰院那边传回来的消息,说是他每日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读书,偶尔约世子饮茶,其他的都和往常一样。

    “
哦?他现在已经能起身了吗?

    “
是,太医说已经恢复得很不错了,可以适当下床走一走。

    
欧阳暖摇了摇头,这件事情啊,还真是难办。她一边想,一边思索让肖重君离开这里去江南休养的可能性。这京都是是非之地,迟早会变得十分危险,如果是养病这样的理由,肖重华若是知道,也会同意吧。

    “
世子现在哪里?

    
菖蒲皱了皱眉头说道:世子去看望大公子了。自从肖重君没了封号,便被人称呼为大公子了。说完,她想了想,又压低了声音对欧阳暖说:奴婢听说,现在大公子的脾气很好,再也不打骂下人了,对待咱们世子也是兄友弟恭的,很客气呢!

    
欧阳暖皱起眉头,不怕他胡搅蛮缠,就怕他客客气气啊,也不知道肖重君心里都在打什么主意。

    
一旁的红玉显然也觉得不对劲,道:小姐,要不要奴婢派人去盯着?

    
欧阳暖摇了摇头,她不想让燕王和肖重华觉得她是在监视肖重君,再说传出去别人还以为她容不下这个病怏怏的庶出大哥呢!想到这里,她站起来,道:世子现在也在那里吧,我也应该去看望一下大哥才对。

    
肖重君大病初愈,她这个做弟媳妇的去看望一下,似乎也并不奇怪,正好肖重华也在,她就看看肖重君究竟想要做什么!

    
路途并不远,但因为欧阳暖怀了孕,红玉便吩咐人准备了一顶轻便的软轿,红玉和菖蒲跟着轿子,来到肖重君的院子里。

    
欧阳暖下了轿子,安泰院的丫头一见她来了,立刻笑盈盈地迎上来,道:世子妃稍后,奴婢这就去禀报。

    
欧阳暖微微一笑,道:不必了,我自己进去就好。

    
就在这时候,门帘突然掀开,一个形容美丽的丫头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看着欧阳暖,福了福,笑了笑,说:世子妃请进吧!

    
这丫头虽然表面很是镇定,可是欧阳暖却觉得她的眼光有些闪烁不定,不由地多看了她两眼。那丫头见欧阳暖的目光突然向自己扫来,有些心虚,连忙低下了头。

    
欧阳暖心中更觉奇怪了,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我从未见过?

    
那丫头抬起头,笑道:奴婢是新来的,名叫笑桃,世子妃没见过奴婢是因为奴婢都在这院子里伺候大公子,从来不出门的。

    
笑桃?欧阳暖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曾经命人将这安泰院上上下下换了人,大多数都是从府外挑了聪明伶俐的进来,这个笑桃想必也是刚进府一两个月的了。欧阳暖看了一眼她的容貌,心道这肖重君身旁的丫头还真是一个赛一个的水灵,莫非这一个也是收了房吗?随即又觉得不可能,肖重君才刚刚醒了没几天,哪儿有这种闲心思。

    
可是,这丫头又说不出哪里让人觉得古怪,欧阳暖对她淡淡一笑,心想回头应该让人再仔细查一查这丫头的底细,便走了进去。

    
她走进去,却见肖重华和肖重君两个人正坐着对弈。

    
欧阳暖叫了一声:大哥。

    
肖重君手里正拿着一颗棋子,不知在想什么,近乎入神的模样。欧阳暖的声音轻柔,他没听见,肖重华见到这情形,便又清晰地喊了一声:大哥?暖儿来了!

    
一听到这声音,肖重君全身猛地一颤,像是吓了一跳似地,手里的棋子啪嗒一声掉在棋盘上,他转过头来看着欧阳暖,面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神色,欧阳暖有种感觉,她觉得肖重君刚才根本不像是在思考下一步棋子该怎么走,倒像是在想什么令他难以自拔的难题——

    “
大哥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肖重华比欧阳暖更早留意到肖重君的神色,他语带关切的问道。

    
欧阳暖看了一眼肖重君的神情,只觉得他的面色看起来更加矛盾了。

    
肖重君正要说什么,可就在这时,笑桃突然出声:大公子,您吃药的时间到了。

    
肖重君听了她的话,怔了怔,刚才的复杂表情在一瞬间消失不见,面上变得一片死寂,他冷漠地道:待会儿再吃药吧!没看到我在下棋吗?

    
欧阳暖注意到,笑桃似乎松了一口气。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笑桃看到肖重君恢复正常,会露出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欧阳暖看了看肖重君的脸色,他的身上隐隐透出药的气味,但是气色不错,看样子已无大碍,不过眼睛下面能看到些许的青色,看来昨晚睡的不算好。

    
欧阳暖柔声说:大哥,你的伤势可好些了?

    
肖重君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伤口,说:多谢弟妹关心,已经没事了。语气非常的温和,欧阳暖只觉得他还从来没对自己这样客气过。原本她以为,经过董妃一事,他们已经算是彻底翻脸了!现在的肖重君,已经知道董妃是他的亲生母亲了,并且也知道,董妃是因为自己才会倒台的,甚至还赔上了一条性命,可看到他如此平静的面容,欧阳暖几乎要以为董氏跟他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了!欧阳暖想借机会试探一下,可当着肖重华的面又不好开口,她不想让肖重华以为自己在怀疑他的兄长。

    
肖重华看肖重君有些心不在焉的,回想起肖重君刚一醒来就在追问董妃的事情,心想,他可是在为了这件事情难过?他压低了声音说:大哥,我知道你一定是为了董妃的事情不高兴。可是你要想开些,她做出那些事,也是在关心你,若是你有损伤,她所做的一切也就都白费了,你千万不要为了这种事情而难过,忧能伤身,不值得!

    
肖重君神色一震,下意识地道:可是我如今已经是一无所有了。

    
肖重华摇了摇头,眼底深处是清晰可见的郑重:大哥,没关系,你还有父王和我,我们永远都是你的亲人!

    
肖重华这几句话绝对是发自真心,尤其董妃可是杀死他母妃的人,可在肖重君的面前,肖重华却是一句对方的坏话都没说过,欧阳暖相信若是换了别人,都会觉得感动,可是肖重君的一张脸却变得惨白无比。

    
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原因!

    更多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尽在www.uxier.com请持续关注!

上一章节:197章
下一章节:199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