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6-5    作者:秦简

旁边笑桃见肖重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心中万分着急,她怕欧阳暖起疑,连忙说:大公子,难得世子和世子妃都来看望您,您也要放宽心才是!

    
不知道是不是欧阳暖多心了,她总觉得这个笑桃刻意在世子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像是在提醒肖重君什么似的!那语气说不出的怪异!欧阳暖察觉到了这一点后,就冷冷地望了笑桃一眼,笑桃被她那冷冰冰的目光望着,顿时有一种一切无所遁形的感觉,赶紧低下头去。


    
肖重君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微笑道:是,我们是兄弟,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肖重华眼中是满满的关怀,声音中充满了真挚的感情。眼前这个人是他的大哥,小的时候母妃身体不好,父王又严厉,只有他肯安慰自己,那时候自己只要一有空便跟在他的身边,纵然他身体很瘦弱,可是每当父王对自己特别严厉的时候,他总是不顾一切挡在自己面前,还有一次甚至陪着自己一起跪在院子里一直到晕过去!后来,大哥的改变他看在眼里,每次他取得战绩,每次他载誉归来,每次别人说燕王府的世子只是一个摆设,真正的倚靠是明郡王的时候,大哥就会变得沉默,异常沉默,眼中的落寞,肖重华都看得到!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对不起他,自己夺走了原本属于大哥的一切!


    
肖重君的眼神也很复杂,他很想把一切都说出来,可话到嘴边,又想起了董妃,想起了原本的世子之位,想起了自己曾经尊贵的地位!而这一切,跟肖重华都是有关系的!

    
欧阳暖看着肖重华欲言又止,神情非常反常,她渐渐起了疑心,心中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总觉得今天的肖重君身上有一种让人无法捉摸的诡异,让她的心很不安宁。

    
她不禁看了肖重华一眼,她能感觉到的东西,对方不可能忽略过去,果然听到肖重华问道: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一旁的笑桃心中一惊,这次的事情,她万万没想到世子妃也会突然过来,那人有过交代,只准成功不准失败,万一失败了,这可是诛九族的事,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命!此时,她见欧阳暖已经起疑,未免夜长梦多,便走到肖重君的身边说:大公子,时候也不早了,您看是不是留世子在这里用膳?


    
欧阳暖见笑桃不顾身份的再次开口,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便道:不必了,我们回去吃便可以。


    
笑桃闻言,突然地看向欧阳暖,欧阳暖的目光就像一束光,似乎要照到她的心底去,笑桃脸上的笑容僵住,再不吭声了!


    
欧阳暖看向肖重华,轻轻地道:我们不要打扰大哥用膳了!

    
笑桃看了一眼肖重君,像是在催促些什么。


    
肖重君不再犹豫,将心一横,对欧阳暖道:弟妹要是身体不适,就先回去吧,我们兄弟之间还有些话要说清楚!

    
肖重华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兄长,却看到他眼中仿佛有说不清的复杂与悲伤,他想了想,道:暖儿,你先回去吧,我还有话要跟大哥说。很多关于董氏的事情,他觉得肖重君有这个权利知道。


    
欧阳暖盯着肖重君的眼睛,那里面只有一片的神秘莫测,她一时不能做声,半响后才道:既然如此,我陪着你们坐一坐吧。红玉,去取王爷送来的碧螺春来,大哥想必还没有喝过今年的新茶吧?

    
那顶级碧螺春,肖重君这里都是没有的,欧阳暖为什么要在此刻刺激肖重君呢?因为她想要看一看,肖重君听到这句话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
不必了,我这里也有好茶叶!肖重君勃然色变,可是这种变化只在一瞬间,若非欧阳暖始终看着他,肯定无法察觉到!他撑着桌面站起身,身子摇摇欲坠,笑桃连忙扶住他,大公子,您这是做什么!

    
肖重君含笑看着欧阳暖道:弟妹嫌弃我这里的茶叶不好,我便去找一找屋子里还有没有去年的陈茶了!


    
肖重华看着欧阳暖,目光之中隐隐有一丝悲伤,欧阳暖从未见到他这样的神情,没有一句责怪,可是他在祈求她,请她不要这样伤害她的大哥。欧阳暖在心底叹了口气,他这反应还是轻的,若是谁敢伤害爵儿,她是会去跟人拼命地,哪怕那人是肖重华也是一样!看到他这样,欧阳暖不忍心了,她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棘手!于是她笑道:大哥不必客气,您坐着吧,有什么事情吩咐丫头们去做就行了。


    
笑桃道:是呀大公子,奴婢去吧,顺便去问问小厨房午膳准备好了没有。等肖重君点了头,她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向肖重华和欧阳暖重新福了福,便转身离去了。wWw.uXier.Com


    
欧阳暖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紧紧皱起,她总觉得这丫头有什么不对劲,哪里不对她也说不出来,像是……像是总是在提醒着肖重君一般。这两个人,明明肖重君才是主子,可偏偏给人一种他被笑桃牵着走的感觉,这实在是古怪到了极点!

    
欧阳暖对菖蒲使了个眼色,菖蒲道:哎呀,小姐的药也该熬好了,奴婢先回去看看,待会儿就过来。

    
红玉道:你怎么这样粗心呢!还不快去!


    
欧阳暖摇摇头道:菖蒲,怎么跟了我这么久做事还这样莽撞!红玉,这丫头太粗心,你也跟着去吧!


    
菖蒲立刻福身去了,她悄悄走到廊下,见门外站着几个丫鬟,她向跟出来的红玉使了个眼色,红玉会意,走了过去,丫鬟们见红玉出来,连忙迎上去,笑容满面的说:红玉姐姐有什么需要吗?


    
红玉道:我们世子妃说了,有一块花样子送给孙氏,一直没拿回来,命奴婢去她的卧房找一找。


    
几个丫头面面相觑,孙氏犯了事情后,那屋子就没人住了,其中一个丫头明显是领头的,笑道:那奴婢领着红玉姐姐过去吧!


    
红玉点点头,你们也都跟着我去找找。


    
大家对视一眼,不敢违抗世子妃身边最宠爱的丫头,便只留下一个掀帘子的小丫头,其他人众星捧月一般陪着红玉过去了。菖蒲见这情形,向那个小丫头招了招手:你们的小厨房在哪里?我家世子妃身体不适,很多东西是不能吃的,我得去你们的小厨房看看准备了什么午膳!


    
那小丫头很是聪明伶俐的样子,看到这是世子妃身旁得力的大丫头菖蒲,正苦于没法子巴结,一听这话立刻笑道:菖蒲姐姐跟奴婢来吧!说着,便带着菖蒲离去。


    
到了小厨房门口,菖蒲却道:有侧门吗?

    
那小丫头想了想,摇摇头,突然醒悟似的道:没有侧门,倒是有个后窗——”她看了一眼菖蒲,莫非是要做什么奇怪的事?


    
菖蒲见她眼神古怪,沉下脸来道:我怎么吩咐你就怎么做,快点带路!

    
小丫头吓了一跳,连忙绕路将她带到后窗,却是一副忐忑的样子,她终于害怕起来,生怕菖蒲要做什么坏事,就在这时候,却在里面听到笑桃和人说话的声音,她看了菖蒲一眼,见到对方将耳朵贴在后窗上,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便索性乖乖站在一旁不吭声了。


    
厨房里只有两个厨娘,还有笑桃。

    
笑桃压低了声音斥道:你们怎么做事这么慢!大公子吩咐过了,今天世子和世子妃都要留在屋子里用膳,还不好好准备!

    
那两个厨娘连连答应着,一边加快了手里的动作,而笑桃就在旁边监视着,时不时催促两句。等到锅里散发出阵阵的香气,笑桃突然道,酒呢?可准备好了?


    “
是,早就备好了。厨娘讨好地笑道。


    
笑桃面色总算好看了点,突然对其中一个厨娘道:那边还煎着大公子的药呢!小丫头不懂事,掌握不好火候,你去盯着!

    
笑桃是大公子身边的大丫头,这院子里又没有女主人,笑桃的身份便和半个主子差不多,那厨娘明知不属于自己的活儿也不敢违抗,丢下手里煲的汤便走了出去。


    
菖蒲一直秘密监视着屋子里的动静,旁边的小丫头几次要说话,都没敢言语。说到底,这府里总有一天是要由世子继承的,到时候世子妃才是真正的女主人,她身边的丫头自然也是跟着鸡犬升天,谁敢多说半句呢?

    
就在这时候,菖蒲看见笑桃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纸包,递到剩下的那个厨娘的面前,说:放到酒里面去!

    
厨娘看着那只纸包,眼中露出惊恐万状的表情,迟迟不肯去接它。


    
笑桃冷着一张脸将纸包硬塞到她的手上,说:别忘了你儿子还在我们手上,你想要再收一只他的手或者脚吗?!

    
菖蒲一愣,小厨房是最亲近主子的,比大厨房还要重要,为了保险起见,府里的厨娘大多是家生子,都是知根知底的,终生都在燕王府里生活。可就算是这样,她们也一样会被人收买威胁,所以欧阳暖吩咐过,她的小厨房必须经过严厉的盘查,每个厨娘不要说家里人,就连来往过的人都要进行登记调查,家中的人聪明伶俐的直接由燕王府给安排活计,有困难也会第一时间帮他们解决,正因为这样刚柔并济,所以那些人也对欧阳暖忠心耿耿。可是其他院子,管理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没想到这里的厨娘竟然已经被人控制住了!


    
那厨娘听了笑桃的话,没了办法,苍白着脸,颤颤抖抖地将药包打开,闭着眼睛将里面的药粉倒入那个青花瓷的酒壶,然后竟然一下子跌倒在地上,极为害怕的模样。

    “
事成之后,你知道该怎么办的!笑桃冷冷地道。

    
厨娘浑身一震,仰面更加恐惧地看着笑桃:只要你们放过我的儿子,我就一死了之,绝不会拖累别人!

    “
这样最好!笑桃微笑,然而菖蒲分明看见,笑桃的笑容中带了一丝说不出的诡谲。


    
菖蒲不再看了,她从后窗悄悄拉着那小丫头离开,随后快步走到院子里,猛地往地上一跌,大声地道:你这丫头怎么回事!怎么硬生生往人身上撞!

    
小丫头一下子愣住了,失声道:奴婢……奴婢没有呀……”一步步往后退!


    
偏偏菖蒲不依不饶地抓住她的袖子,叫她没办法脱身!这声音一下子惊动了不少丫头,红玉正好带着人回来,见到这情景道:怎么了,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菖蒲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眼泪汪汪地道:我被这丫头害死了,刚出来就被她撞了一下,腰都要撞断了!


    
就在这时,帘子一掀,却是欧阳暖出来了,她淡淡地道:这是怎么了?


    
红玉赶紧把话说了一遍,欧阳暖环视一圈院子里的丫头,道:你们还在这里看什么?


    
那些丫头连忙低下头去,各自散开了。


    
欧阳暖看了菖蒲一眼,低声道:还不起来?

    
那小丫头就睁大了眼睛,看着菖蒲笑嘻嘻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凑到欧阳暖身边讨好地笑,像是一只眼睛大大的小狗一般讨人喜爱:小姐
——”

    
欧阳暖道:究竟怎么回事?


    
菖蒲连忙将她刚才所看到的,所听到的都说了出来。


    
当她说到笑桃在酒里面下药的时候,欧阳暖的心脏猛然缩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睁大了眼睛看着菖蒲,脸色有些发白,你确定你没有看错?药是下在酒里面?

    
菖蒲快速地点了点头,道:是!奴婢亲眼所见!不只是奴婢,她也看见了!说着,她的手一指那小丫头。


    
欧阳暖向那个丫头看过去,那小丫头哪里见过这阵仗,更想不到会卷入到这种可怕的事情里去,腿一下子就软了。红玉一把拉住她,突然高声道:不过是撞了人而已,不必害怕的,我们世子妃不会怪你的!

    
欧阳暖的眼角余光注意到,这院子里的廊柱后面有个人的身影一闪而过,她便明白,红玉为什么突然这样说了!不知何时,红玉和菖蒲已经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丫头,她笑了笑,可是看到那小丫头胆怯的脸,她又觉得很难以置信:你也听见了?


    “
是,奴婢听见了。小丫头如实地道。


    
欧阳暖摇了摇头,肖重君怎么可能杀肖重华呢?在这种敏感的时候,肖重华有什么事情,别人都会怀疑到肖重君的身上,除非他已经豁出去了!

    
红玉面上有一层怒意,道:没想到大公子是这种人!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要害!亏得世子还对他那么好!

    
欧阳暖不免叹息一声,事情若是这样简单就好了!


    
欧阳暖心中虽然震惊,但是现在午膳还没有送来,一切都还言之过早!她问菖蒲:可知道那药粉是什么?

    
菖蒲摇了摇头,迟疑道:离得太远,但——”她睁大了眼睛,不会是毒药吧?


    
欧阳暖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没办法回答她!


    
菖蒲想了一会说:我想起来了,那个笑桃说过一句,事后要那个厨娘自行了断!

    
欧阳暖想起今天笑桃说的话,又想起肖重君的神情,她几乎可以肯定,有人在背后指示这一切!那人利用挑唆了肖重君,利用他世子被夺走的怨恨之心来报复!看来,肖重君这是真的要杀重华了!欧阳暖脚步一转,就要快步走进屋子里去,然后走到台阶上,她突然停住了,这件事情,自己都能察觉到异常,肖重华这样聪明的人能不知道吗?可是——明明看见了异常,却装作视而不见,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红玉见她停住,不由道:小姐,您怎么了?

    
菖蒲也道:是啊小姐,这里很危险,咱们马上离开吧!您快进去提醒世子,千万不要着了别人的道!


    
欧阳暖却站住了步子,目光在帘子上流连了片刻。


    
菖蒲有些急了:小姐,难道您要眼睁睁看着大公子谋害世子吗?

    
欧阳暖缓缓地摇头,目光如同清泉一般明澈,轻轻地说:我相信重华,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菖蒲觉得不妥当,正要说什么,红玉却拉了她一把:小姐自然有主张,咱们看着就行了!红玉相信欧阳暖不会做错的,况且有他们在这里看着,总不会眼睁睁看着世子中毒的!


    
欧阳暖点点头,对菖蒲道:待会儿进去的时候,不要把焦急放在脸上,不然你现在就给我回去!

    
菖蒲点点头:是,小姐放心,奴婢知道了。


    
欧阳暖进去不多时,就看到笑桃领着身后的几个丫鬟,端着盘子鱼贯而进,丫鬟将手中的菜小心翼翼地摆放在桌子上,便退了下去。


    
肖重君坐在他们的对面,一直没有抬起头来,他放在双膝上的手紧紧的互握着,紧到双手的手背都有些发白,紧到指甲都深深地掐入肉里,似乎十分矛盾的样子,欧阳暖看着他,又看看肖重华,终究没有说什么,很多事情既然大家心里都明白,她想知道,肖重华会怎么做!

    
欧阳暖看了一眼桌上的酒壶,道:怎么大哥今天也喝酒吗?你不是身子不好,不能喝酒?

    
肖重君吃了一惊,连忙抬起头来,看着欧阳暖,目光无法自已地开始颤抖。一旁的笑桃笑道:这是大公子特地吩咐给世子准备的,是世子最喜欢的青竹佳酿,三十年的陈酿了,味道清冽醇美。说着,她态度极为自然地为肖重华满上一杯,随即又为肖重君倒了小半杯,道:大公子可以陪世子喝一点。


    
那酒壶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酒香,然而在欧阳暖眼中,那澄清的酒液也散发出一种让人心惊胆颤的危险气息。


    
在这时候,欧阳暖注意到肖重君的全身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

    
笑桃将酒壶端到欧阳暖的面前,笑盈盈地说:世子妃要不要喝一点!

    
肖重华声音冷淡地道:暖儿怀有身孕,不能喝酒。若是要喝酒,我便陪大哥喝一杯吧!


    
欧阳暖猛地抬起头来,脸色白得像一张纸,她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瞪着那杯酒,嘴唇动了动,可是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肖重华知道这酒里面有毒吗?这是欧阳暖最想知道的问题!不自觉地,她开口道:重华最近夜里受了风寒,还是不要喝酒的好,不如喝点热茶,以茶代酒不也很好吗?

    
笑桃暗暗心急,心中大骂欧阳暖多事,声音却是温和无比:世子妃说得对,可是奴婢斗胆说一句,这天气喝热茶实在是太闷了,这酒是在冰块里面浸过的,很是舒爽
——”

    “
哦?是吗?欧阳暖冷下脸,端起面前的酒壶,轻轻晃动了两下,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笑桃和肖重君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而欧阳暖身后的红玉和菖蒲也有些紧张,她们生怕肖重华真的把酒喝下去,这酒壶里面不知是什么,要是真的毒药那可真是要一命呜呼了!


    
欧阳暖看着笑桃的神色,眼睛里划过一丝冷笑,随手放下了酒壶,笑桃顿时松了一口气,却也不好再相劝,只好讪笑着退到了一边。她给肖重君使眼色,叫肖重君劝肖重华饮酒。

    
肖重君的目光慢慢变得阴冷,他看着肖重华,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喝吧,咱们兄弟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喝酒了,以后——这样的机会只怕不会有了。

    
肖重华仿佛没有察觉到异样,只有一双漆黑的眼睛里暗潮汹涌,仿佛马上就要决堤的洪水,令人猜不透他的一切情绪,他轻轻端起了酒杯。


    
欧阳暖面色如常,可心中却十分的紧张,一只手在桌子下面突然握住了肖重华的手,死死抓住他,肖重华并没有看向她,而是轻轻地对着肖重君说:大哥,你还记不记得,小的时候,因为父王把我丢进练武场,我浑身都是伤,你偷偷来看我,给我送吃的,那时候你还说,让我好好努力,早点成为父王的臂膀!大哥……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我敬重的大哥,这一点,从来不曾改变过!

    
肖重君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他清俊的脸。


    
欧阳暖深吸一口气,果然,肖重华什么都知道!

    
------题外话------

    
不评论的娃全都变成黑小胖!不收藏重生之高门嫡女阅读网址www.uxier.com的全部变成小胖黑!哈哈哈哈!

上一章节:198章
下一章节:200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