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6-6    作者:秦简

    肖重华举起了酒杯。

    肖重君的目光笔直地盯着肖重华,看着那酒杯离他的嘴唇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只要他喝下这杯酒,叱咤风云的燕王府世子就会从这个世上永远消失了,他最羡慕嫉妒也憎恨着的弟弟,将会不复存在!
 
    原本肖重君应当高兴的,可不知为什么,此刻他心中的悲哀与恐惧达到了极致!
 
    欧阳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肖重华,难道他明知道这酒里面有毒也要毫不犹豫地喝下去!不!她不能放任他这样做!她立刻抬起手臂就要阻止他,可是有个人比她更早了一步!
 
    肖重君“嚯”得一下打掉肖重华手里的酒杯,惊叫道:“不要喝!酒里面有毒!”
 
    也许是用力过猛,那酒杯一下子跌落在地上,摔得粉碎!笑桃的面容一下子全变了!
 
    肖重君面色惨白,一个字一个字地道:“这酒里面有毒!有人让我在这酒里面下毒,他要你死!”
 
    肖重华脸上没有一点点的惊讶,甚至于,平静的过分,他的声音犹如千斤重:“大哥,我说过,不管你做什么,你都永远是我的大哥!”
 
    肖重君面色一震,他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弟弟,眼睛里布满了内疚与痛苦,矛盾与挣扎,欧阳暖在一旁,心脏猛烈地跳动,她不敢想象肖重华刚才的心情,也完全没办法想象!她轻声地道:“大哥,重华什么都猜到了,却什么都不说,你能明白他的心意吗?”
 
    肖重君一愣,看向欧阳暖。
 
    欧阳暖的目光中隐含着淡淡的谴责,让肖重君觉得无地自容!他的声音变得更加的虚弱,仿佛一下子被这情景打垮了一样:“我不是人,我竟然想要害你!重华,你不必将我当做你的大哥,我不配!我真的不配!我原本就不是王妃的亲生儿子,更不是你的大哥!我只是一个庶子!是我夺走了属于你的东西二十多年,现在将一切还给你都是应该的!可我却心怀怨恨,想要杀死你,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肖重华摇了摇头,身上散发出一种隐忍的痛苦:“大哥,这一切都不是你造成的,更不该由你承担这样的罪过!我不会怪你,更不会恨你,我相信背后那个人,真正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兄弟反目为仇,他才能从中渔利!”说罢,肖重华猛地看向笑桃,瞳孔瞬间紧缩,眉宇间威仪摄人,眸中的杀意有如岩浆喷涌,毫无掩饰。
 
    “将她拿下!”
 
    他沉声喝道,在战场上统帅万军的威仪和气度毕现。
 
    笑桃闻言眸光一盛,很有些惊愕,还来不及说话,便有从外面冲进来的侍卫,将她五花大绑了起来。
 
    “奴婢冤枉!世子,奴婢做错了什么?!”
 
    “你还想喊冤?”欧阳暖不敢置信地冷笑道:“刚才你把厨娘支开,鬼鬼崇崇地在酒里放了粉末,你当没有人知道吗?!”说着,她一挥手,立刻有人取来一根银针,验看酒里的毒,然而银针取出来,却是雪亮的。
 
    这就是无色无味不能被银针验出来的毒药了!欧阳暖冷淡地看了笑桃一眼,道:“让人带一只狗来当场验看。”
 
    不多时,侍卫便来禀报道:“世子妃,给狗试吃,不过一刻便已经七窍流血而死!”
 
    欧阳暖看着笑桃:“还有什么话说?!”
 
    笑桃苍白了脸,道:“奴婢没有下毒!请世子妃不要冤枉奴婢!”
 
    欧阳暖冷笑一声,扔下一个纸包,里面尚有些残余粉末。
 
    笑桃颤抖着捡起,失神地喃喃道:“怎么会?”她抬起头,凄厉叫道:“奴婢不知道这是什么!奴婢只是按照大公子的吩咐去准备午膳,一定是那两个厨娘,奴婢是冤枉的啊!世子妃若怀疑奴婢,去找那厨娘对峙好了——”
 
    欧阳暖看了菖蒲一眼,菖蒲低声在欧阳暖耳边道:“刚才有人来报,那个厨娘原本被拘起来了,可是就在刚才,突然七孔流血死了。”
 
    欧阳暖闻言微微一怔,就看向笑桃,却发现对方的嘴角流露出一丝隐隐的得意。看来,她一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让那厨娘自尽不过是个幌子,厨娘早已中了毒了,所以她根本不怕泄露秘密!
 
    肖重华淡淡看着笑桃,冷漠地道:“这并不难办的,军营里面用来对付这种人的法子多得是!”
 
    笑桃垂下眼睛,不看肖重华,欧阳暖看得出来,她在竭力压制住内心的恐惧。想也知道,军营里对付叛徒和密探的手段多如牛毛,要多恐怖有多恐怖,就算她能挺住什么也不说,又能熬多久呢?
 
    “谁派你来的?”
 
    笑桃支吾着不肯说,抬头看见肖重华森冷的目光,心中一阵颤栗,索性把心一横,低声道:“奴婢不是任何人派来的,奴婢只是大公子的人。”
 
    “算了,带下去慢慢审问。”肖重华挥了挥手,目光冷峻地盯着护卫,又追加一句,“可以用刑,但要留活口。”
 
    护卫们听这一声,顿时快速地扑上去,将笑桃拖了下去。
 
    屋子里一时沉寂下来,肖重君看着自己的弟弟,声音有一丝颤抖:“你为什么不问我?”
 
    肖重华别过头,轻声道:“不必了。大哥,我先走了,你好好歇息吧。”说着,他竟然率先站了起来,快步向外走出去。
 
    欧阳暖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只觉得那身影十分的僵硬,像是受伤了一般,她心中微微痛楚,脸上的神情便也冷漠了两分:“肖重君,你还看不出来吗?”
 
    肖重君只是发愣,傻了一般地看着她。
 
    欧阳暖慢慢地开口:“重华根本什么都知道!就算你是受人唆使,可是谋害亲弟,而且又是已经做了世子的他,你一定会被送到三司去会审!所以他早就知道你的用意,却一直没有说破,也只是为了保全你的面子罢了。他不希望你落到这个地步,所以想要将背后之人揪出来,不让你承担这个罪过,他不问你,是根本不想为难你,更不想让你下水!”
 
    肖重君震惊地看着她,竟然觉得欧阳暖的话如同一个巴掌打在他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她明明只是轻描淡写的说着,却是一语中的!肖重华若是想要问罪,早已让人将自己拿下,可是他口口声声逼问的人是笑桃,他是想要把幕后那个人揪出来,好让自己脱罪!
 
    “你对他那样狠毒冷漠,他却是用一片赤诚之心对待你!肖重君,你好好想一想,他若是真的死了,你又怎能逃脱罪罚?背后之人正是利用你的这种心思,借你的手来杀他,好坐收渔翁之力!”
 
    肖重君看着欧阳暖,突然笑了起来,笑的莫名其妙。
 
    欧阳暖看着他,慢慢拧起了眉头,她以为听了自己说的这番话,他要么恼羞成怒要么充耳不闻,怎么会露出这样奇怪的笑容?肖重华处处为他遮掩,为他考虑,难道他就没有半点的动容吗?
 
    肖重君看着欧阳暖,笑容越发的奇怪,可是那其中竟然含着一种隐隐的悲凉:“欧阳暖,从你进门开始,我就很不喜欢你。你知道吗?”
 
    欧阳暖挑起眉头看着他,目光清亮无比,在静待他说下去。
 
    肖重君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手心赫然是一滩鲜血。欧阳暖惊讶地看着他,怎么会吐血,莫非他——根本就没有好?“你这是——”
 
    “你猜得不错,我的确是命不久矣,至多不过十日罢了,你看到的我,不过是强弩之末。”肖重君一直拼命地咳嗽,几乎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都要一起咳出来。欧阳暖看得越发惊骇,旁边的红玉和菖蒲也是无比的惊讶。
 
    “我今日不过是强撑着见你们而已,而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杀了重华。”肖重君竟然微笑起来,这让他苍白的脸色增添了一丝的血色和俊美,“欧阳暖,我要杀我的弟弟,还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你。”
 
    欧阳暖简直是难以置信,她看着肖重君,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肖重君嗤笑一声,道:“觉得惊讶吗?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所以我一直认为,重华才是燕王府的希望,所以我把自己想做的,想要的一切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在我看来,他就是第二个我,那个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着的替我实现梦想的人!聪明,睿智,冷酷无情,坚强无比,像是父王一样的人,没有一丝的瑕疵,近乎完美的人!正因为我对他寄予厚望,所以对他也非常的好,甚至于,我无数次违背董妃的希望帮助他,帮助他在阴谋中活下来!纵然我早已知道,他根本不是我的亲弟弟!可我还是选择帮助他,因为他能代替我实现我的梦想,征战沙场,成为无人能比的英雄!”
 
    欧阳暖看着肖重君,在提到过去的时候,他苍白的脸颊浮现出越来越多的笑容,眼睛里有一种隐约的兴奋,难以压抑的疯狂。
 
    “他就如同我希望的一样,变成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神,变成了所有人的希望,他本来应该继续这样走下去的,如果没有遇见你的话。”他看了欧阳暖一眼,微笑道,“其实这杯酒,我原本是想要让你喝下去的。”
 
    欧阳暖皱着眉头说道:“你真正想要杀的人是我?”
 
    肖重君说道:“没错。”
 
    欧阳暖摇头道:“你这是为什么,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怎么反倒更恨我呢?”
 
    肖重君凄然一笑,说道:“怪只怪你在他的心中太重要,怪只怪他太爱你,情爱让他失去了常性,甚至失去了冷静的判断能力。我记得你们成婚不久的有天晚上,我见他站在廊上,神情极为落寞,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个样子,当时吓了一大跳,连忙问他怎么回事,他竟是不答我,后来他说他心神大乱,他说你不肯爱他,他说你心里有别人。那一个月之中,向来冷静睿智的他性情大变,下令暗卫一个月之内杀了七十二个收受贿赂的官员。数日之内,将七座城池的叛将杀的干干净净,并且忽然下令扫荡,言明三月之内,就须得臣服,否则一律杀无赦。这不是他的性格,他总是会冷静理智地判断形势,那些人都是劝服比杀掉好,可他却全都杀掉了,这根本是因为他为你变得失去了常性,不能对你发的怒气全都转到了别人的身上!”
 
    这些话,欧阳暖只听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她没有想到,肖重华会这样被她影响,因为他在她的面前,向来是强大的不需要她顾虑的,可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他竟然如此自苦!若非肖重君今天说出来,她决计不会相信!wWw.uxiEr.cOm
 
    她忽然问道:“你就是因为这个,所以很怨恨我?我们之间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管!”
 
    肖重君沉默不语,欧阳暖说道:“你这人,心胸这般狭隘,做人毫无分寸,这二十年的饭也是白吃了,为了这种理由就要一直在心中嫉恨吗?说到底,你不是为了重华,不过是为了你自己!”
 
    肖重君听她这么说,却也没有发火,只说道:“我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做的,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而且我也不仅仅是这个原因。”
 
    欧阳暖说道:“嗯,还有一个原因是你自己没有人爱,见不得别人两情相悦。”她生气肖重君的刻薄寡恩,所以说话也是没有半分留情。
 
    肖重君冷笑:“一个人要想真正的无情,一定要远离情劫,情之一字,伤人最深。我这一生,从来没有爱上过谁,所以我一生都能够恣意妄为。肖重华遇到你,他就不可能成为那至尊位置上的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变得愚蠢!变得平庸!所以我甘愿毁掉他!”
 
    欧阳暖叹道:“肖重君,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你所谓的至尊之位,说的是皇位吗?我不妨告诉你,重华从来都不想做皇帝,他和你不一样,半点都不一样!你看起来是个好好的人,可是你心智不全,爱走极端,你的想法还不如一个十岁的孩子,偏执到了极点,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肖重君脸色变得苍白无比,说道:“你说什么!”
 
    欧阳暖微微一笑,叹道:“你自以为很聪明,万事都已看破,其实是一事都不曾看破,只是借着董妃给你的权力地位,浑浑噩噩的过了一辈子,明明有美丽的妻子却不珍惜,好端端让她爱上了别人,恨不得将你置于死地。明明有世子地位却不努力,将虚无飘渺的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最终落个一场空。明明有亲生的母亲,你却为了名利地位情愿称呼她为侧妃。明明有敬重你的弟弟,你情愿被人利用作了杀他的利器。不忠不孝,不仁不义,那行尸走肉四个字,你正是当得起。”
 
    肖重君被骂的完全呆住。
 
    欧阳暖继续说道:“我今日言尽于此。你要怎么做,都随便你吧!”
 
    欧阳暖走了很久,肖重君都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像是完全死去了一般,毫无生气。
 
    欧阳暖进了卧房,却看到肖重华默然坐着,不知想些什么,想来也是,被看作是亲哥哥的人下毒,这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欧阳暖叹了口气,走到雕花镂空的窗户前面,轻轻将窗户推开,外面传来花儿的清香和院子里的小鸟叫声,空气也一下子清新起来。
 
    欧阳暖轻轻走到肖重华身边,发间的步摇微微作响,淡紫色的衫子被吹得紧紧贴到了身上,美丽的面容带上了一层温柔。
 
    肖重华抬起头,那双冷漠却专注的眸子里,满满都是落寞。
 
    欧阳暖将他的头抱入怀里,道:“不要难过。”
 
    肖重华静静伏在她胸前,欧阳暖无意识地像是安慰一个伤心的孩子一样,低声道:“不管什么时候,都有我在你身边,所以,不要难过。”
 
    “嗯。”
 
    不知过了多久,肖重华才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神情,他站起身,轻轻吻了她的发鬓一下,“暖儿,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欧阳暖叹了口气,半开玩笑半认真:“要是你日日这样失常,我可要被你吓死了,明知道那酒里面有毒,竟然也敢喝下去,你是想要我们母子没有人照顾吗?”
 
    肖重华浑身一震,目光突然变得复杂起来,慢慢地道:“吓着你了吗?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了。”
 
    欧阳暖只是看着他笑:“你以前总是怪我遇到事情不肯和你商量,可是今天又是谁不跟我说一声就做出这种冒险的举动?明知道人家要杀你却还送上门去不说,竟然知道那酒里面有毒也能面不改色地喝下去。我知道,你在赌你大哥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死,可你这样的赌注下的太大了,若是他孤注一掷呢?”
 
    她的语气严厉,可是句句出自关怀,肖重华的心中很受用,把头埋在她的肩头轻轻笑起来:“好,以后我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告诉你好不好?不过你也要记着你的话啊。咱们是夫妻,你有任何事情,也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要隐瞒我。”
 
    欧阳暖点点头。
 
    肖重华的目光落在她的腹部,低声道:“我不会丢下你和孩子的,等最近忙的事告一段落,我们就离开京都,我陪着你去江南好好养胎,生一个健康活泼快乐的孩子。”
 
    欧阳暖听了这句话,感觉身上的压力无形之中就轻松了一大半,不由搂着他的脖子在他唇上使劲啄了一下,笑道:“好。”
 
    肖重华见她一双眼睛笑成弯月亮,是真的很高兴,便紧紧贴着她的唇,舌尖在她的唇瓣上描摹了一圈,顶开她的唇,探了进去,犹如微风拂过花瓣一般,在里面缠缠绵绵地打了个转才离开,满意地看着她的脸变成了娇艳的粉红色,哑着嗓子道:“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不,也许会有更多的孩子,你就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我带着孩子读书练字习武,你说好不好?”
 
    欧阳暖笑着点头,依靠进了他的怀里,感受那份特别的温暖。
 
    当天晚上,肖重华又被军务绊住了,欧阳暖因为白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微的心绪不宁,好容易才睡着了,朦朦胧胧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大声地喊道:“走水啦!”
 
    不光是这声音,很快,人们奔走救火的声音,水盆水桶碰撞的声音,甚至隐隐有呼叫救命的声音,接连传了过来。
 
    欧阳暖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门口传来红玉轻快的脚步声,她端了个纱灯进来,橘黄的灯光瞬间驱散了屋里的黑暗,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一丝惊讶:“小姐,外头好像走水了!”
 
    欧阳暖点点头,在她帮助下起床披上外衣,随后推开窗子向外看去,却看到东北的方向一片火光。红玉生怕她着凉,又去柜子里翻了一件披风给她罩上。
 
    欧阳暖看着那个方向,目光黑沉沉的,一时竟然没有开口言语。
 
    过了片刻,菖蒲快步走进来,看见欧阳暖已经醒了,忙禀报道:“小姐,是安泰院走了水,张总管已经带人过去救火,只是现在天气太热,晚上风也大,火势一时间难以扑灭。”
 
    安泰院——肖重君的住所!欧阳暖皱起眉头,道:“立刻去通知王爷和世子!还有,赶紧去将人都叫起来,和我一起去看看!”
 
    红玉一听着急了,赶紧劝道:“小姐,您就别去了,那边乱糟糟的,要是有个闪失怎么办?横竖那个大公子是个黑心肝的,他是死是活跟咱们都没关系的,将来王爷也怪不到咱们头上!”
 
    这是红玉的话,可欧阳暖却摇头:“不行,王爷和世子都不在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看那半边天都红了,我如果不过去看看,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你们陪着我,我小心一些,站远一点,不会出事的。”
 
    红玉一想的确是这样,只要站得远一点儿,是不会发生意外的,再者有自己等人看着,绝不会出乱子,她想了想,立刻吩咐菖蒲道:“去准备软轿。”
 
    欧阳暖却摇头道:“来不及了,你们扶着我走就好。”
 
    于是,红玉叫上院子里的丫头和妈妈,跟着欧阳暖一路走到安泰院外面,只看到一片的火光冲天!
   亲们,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写到第200章了,精彩内容不断,请大家收藏www.uxier.com ,方便您第一时间阅读!
上一章节:199章
下一章节:201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