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6-7    作者:秦简

    安泰院早已被烧得面目全非,欧阳暖赶到的时候,看到张管事命人带着水袋、水囊、水盆等救火的东西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指挥着众人救火。

    
然而大火仍旧延烧到正房,火势越来越大,火光几乎烧红了半边的天际。

    
尽管张总管已经尽了力,火焰却越烧越旺,一阵唏哩哗啦,屋顶崩塌了,火苗窜升到空中,无数飞窜的火星,像焰火般散开。

    
欧阳暖知道自己不宜靠近,便和红玉她们一起退到了安全的地方,远远看着众人上去救火,心中暗暗焦急不已。

    
就在这时候,张管家急匆匆地跑了出来,跪倒在欧阳暖面前,世子妃,火太大了!

    
欧阳暖连忙道:吩咐大家尽力救火,若是不能,也千万不要勉强,保住人命才是最重要的!钱财都是身外物!还有,让人快去把大夫找来,以防有人受伤!她一边说着,一边心中暗暗担心,刚才一路走过来,竟然没有看见肖重君的身影,莫非他还在屋子里?!想到这里,她立刻问道,你们谁看见大公子了吗?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欧阳暖的心微微一沉。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丫头扑倒在欧阳暖面前:世子妃,救救我家小姐吧!

    
欧阳暖看清这丫头的脸,顿时吃了一惊:大嫂在里面?

    “
是,小姐……”丫头回头看了一眼面色各异的人群,再也不能隐瞒,急切地道,小姐说马上就要走了,要偷偷回去取回一些重要的东西,谁知竟然突然发生了大火,世子妃,奴婢求求您,救救我家小姐吧!

    
孙柔宁真是傻瓜,什么东西那么重要,非要在这大半夜的回来拿!欧阳暖咬牙道:张管事,你带两个人去里面找一找,千万要找到大哥和大嫂!

    
要是孙柔宁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应当怎么向贺兰图交代?!欧阳暖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目光无比忧虑地看向那熊熊的火光。

    
张管事也知道轻重,大公子虽然不是世子了,可毕竟他还是燕王的儿子,莫名其妙失火就算了,人还失踪了,这会引起多大的麻烦!他立刻道:是,奴才立刻就带人去寻!说着,他挑选了两个身体强壮却很精悍的仆从跟着他,头上蒙着湿布巾冲进了火场!wWw.uxieR.cOm

    
一刻钟,两刻钟,半个时辰过去了,张管事突然带着那两个人又跑了出来,然而却是满脸的灰尘火气,灰头土脸的,却冲着满脸希望的欧阳暖摇了摇头。

    
欧阳暖的心,一下子整个沉了下去。这么大的火,孙柔宁一个女子怎么可能熬到现在?说不定已经——

    “
真的没办法找到人吗?

    
就在这时候,孙柔宁的丫头嚎啕大哭起来。

    “
世子妃,奴才已经尽力了,可是内室的火太大,实在是进不去!张管事满脸的惊惶,却是不得已回答。

    
欧阳暖摇了摇头,道:我明白,你们继续救火去吧,尽量先把外围的火势扑灭,不要让它蔓延到其他院子,去吧。

    “
是。张管事在心中惋惜地摇了摇头,刚一转身,却突然惊呼一声。

    
大家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从那火焰中,一个全身着火的人抱着另一个人,踉踉跄跄地狂奔而出。

    
大家惊动,欧阳暖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喊:有人出来了!快点去救人!

    
所有人就奔上前去,纷纷脱下上衣,对那个火人挥打着。那人倒在地上翻滚,怀里的人从他手中跌落,滚向另一边。原本被抱在怀里的那个人身上的火焰已经被扑灭,头发衣服都在冒烟,脸上全是黑色,也不知道有多少伤口,看起来十分凄惨,欧阳暖快步走过去:柔宁?!

    
被救出来的人是孙柔宁,那另一个人?!欧阳暖猛地看向另外一个人,他就没孙柔宁那种好运气,全身是伤,头发都烧焦了。当身上的火焰灭以后,他已奄奄一息。

    
不知为什么,欧阳暖不看他的脸,就知道他是肖重君!她将昏迷的孙柔宁交给一旁的丫头,赶紧走过去:大哥?!

    
那人抬起头,目光涣散。欧阳暖连忙对外喊道:大夫呢!你快过来看看!

    
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大夫连忙过去,颤抖着手把了脉,脸色一变,随即对着欧阳暖摇了摇头。

    
欧阳暖看着肖重君,目光幽暗:大哥——”她不知道,肖重君为什么要救下孙柔宁?她记得,孙柔宁之前可是要将他置诸死地的!为什么!

    
肖重君看着欧阳暖,重重咳嗽了一声,他没想到,临死之前见到的却是生前最讨厌的人。此刻欧阳暖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他却冷笑一声,谁能理解他呢?谁又能真正理解他呢?难道他就不曾对孙柔宁动过心吗?只可惜——他这种孱弱的身体,根本没办法爱任何人!他何必向别人解释什么!他的身子一阵抽搐,头突然颓然而倒,没了呼吸。

    
所有人都呆立当场,一时不知道做什么反应。

    
很久很久之后,欧阳暖才站起身,冷冷地道:派人去把守住燕王府,凡是有嫌疑的人一概捉住!安泰院不会无缘无故失火的,一定是有人故意纵火!

    
红玉低声道:小姐,这事儿您是不是不要管——”反正孙柔宁也没事,何必在意肖重君的死呢?

    
欧阳暖摇了摇头,心道若是真的由着别人在燕王府胡来,她却不闻不问,在一旁看笑话,岂不是真的无心无情?!

    
红玉再不敢多话,与菖蒲一左一右小心保护着欧阳暖。

    
所有人都投入到救火中去,所以很快就控制了局势,火势没有向周围蔓延,但安泰院已被烧得差不多了,甚至连旁边一座院子也被烧了一半儿。

    
孙柔宁已经醒了,她披散着着头发,外面胡乱裹件披风,却似吓得傻了,抖抖索索地躲在丫头怀里,目光呆滞,见欧阳暖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嘶哑着嗓子道:暖儿……暖儿,我好怕!她只是想要拿回当年嫁进来的时候娘留给她的一个首饰盒子,谁知道会突然发生大火!

    
欧阳暖同情地拍了拍她的手,柔声道:不要紧的,不要害怕,一切都过去了,你已经被救出来了,没事的……”

    
孙柔宁的泪水一个劲儿地留下来,目光中渐渐露出一丝迷茫,她看着欧阳暖,不敢置信地道:我是怎么出来的?

    
欧阳暖一顿,随即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难道要告诉她,是她最痛恨的人把她救出来的吗?可是——她还来不及回答,旁边的丫头已经回答道:小姐,是大公子……他救你出来的。

    
肖重君?孙柔宁的目光落在那边已然失去呼吸的肖重君身上,一时完全呆住了,竟然是他,怎么会是他呢?欧阳暖知道她根本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现在的局势也的确出乎自己的意料,她站起身,神情冷静地道:张总管,你立刻将安泰院清点一遍,看看还有谁被困在火里的或者不幸身故的,再派人将大公子的尸身抬到最阴凉的院子,准备冰块保持尸体不要腐烂,同时准备孝服等物,打点好丧事的一应事宜,等王爷他们回来再办丧事。

    “
是。张管事看了一眼欧阳暖冷峻的面容,不敢多言,立刻领了命令去了。

    
欧阳暖吩咐完事情,回头却见到孙柔宁的神情十分奇怪,便轻声道:大嫂,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不要多想了。说完,她看了一眼孙柔宁身旁的丫头,道,还不快把人扶回去!

    
然而孙柔宁却一动不动的,欧阳暖看着她:怎么了?

    
孙柔宁摇了摇头,她看了一眼周围神色各异的人,苦笑道:对不起,我给你添了麻烦。

    
原先她躲在小院子里,一日三餐有人照料,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她还活得好好的,全都以为她命不久矣,现在竟然都在这里看见了她,这个把戏也就彻底拆穿了,现在欧阳暖让她离开是为了护着她,可是她也很明白,现在自己已经没办法再置身事外了。

    
就在这时候,肖重华和燕王一前一后快步地走过来,肖重华一眼便看到地上蒙着白布的肖重君,脸色一下子变了,快步走了过去,不敢置信地拉开白布,手一下子就颤抖的不能自已。

    
燕王自始至终,别过脸不肯看那尸体一眼,厉声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一眼看见孙柔宁,面色一沉道:莫非又是你——”

    
欧阳暖连忙道:王爷!不要误会,一切都和大嫂没关系的!是不知道怎么会突然着火了!

    
燕王面色铁青,眼睛里压抑着难以言喻的痛苦:张管事,你来说!

    
张管事吓得脸色都白了,连忙道:王爷,今天晚上风大,值夜的人发现安泰院里突然着了火,奴才便派人去通知了世子妃,另一边赶紧带人来救火!后来看见大公子抱着孙氏出来——”孙柔宁如今不是世子妃,又因为刺杀大公子的事情闹得很厉害,所以孙管家连大少奶奶都不称呼一句,直接以孙氏代之,显然这是极为不尊重的称呼。

    
欧阳暖皱起眉头。

    
燕王道:其他可疑的情况呢?

    
张管事连忙道:王爷,府里的大门一入了夜就是锁上的,一般人不能轻易进出,奴才带着救火的人赶到的时候,安泰院的火已经把半边天都烧红了,奴才奉命一边带人去救火一边封锁了院子,料想若是有人纵火是绝对逃不出去的,可是最终没发现什么异常!奴才猜想,可能是值夜的丫鬟因为太困,睡梦中不小心将灯台碰翻,灯台引燃了铺盖帐幔等物,从而导致了火灾。再加上今天夜里风又大,天气很干燥,等到大家从梦中惊醒时,已是不能逃出,于是才会变成如今这地步。

    
欧阳暖摇了摇头,道:刚才可曾统计过了,究竟伤了多少人?

    
张管家忐忑地道:除了大公子,还烧死了两个丫头一个妈妈,其他人因为都在外院服侍,所以没有大碍。

    
就在这时候,肖重华却快步走过来,道:红玉,扶着世子妃回去休息。

    
红玉也不敢催促,应了一声后就眼巴巴看着欧阳暖。欧阳暖回头看了一眼孙柔宁,她的神色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便招了招手,让人先将孙柔宁带回去,做完了这件事,她又看了肖重华一眼,却见他目光沉沉的看向那黑漆漆的安泰院,一言不发,看起来神情十分的骇人。欧阳暖摇了摇头,道:红玉,我们先回去吧。有时候,让他一个人冷静一下会更好些。

    
欧阳暖回到自己的院子,早已有人在院子门口等着,细细一看却是慕红雪。

    
慕红雪是个聪明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跑出去看热闹实在是不好,便在这里等着欧阳暖回来。欧阳暖也没什么心情应酬她,只是简单地解释了一番今夜发生的事情,便把将信将疑的慕红雪打发走了。随后欧阳暖重新脱了衣裳回到床上去躺着,却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脑海中不由自主想起刚才慕红雪说的话。

    “
你觉得这大火只是意外吗?

    “
你可知道当初驿馆的大火也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就是为了让我名正言顺住进燕王府啊!

    “
说不准,你们这位大公子是被人杀人灭口了!

    
欧阳暖叹了口气,是啊,肖重君明显是被人杀人灭口,他能逃出来已经是很难,偏偏还要带着孙柔宁,怎么可能成功呢?那背后的人也是心狠手辣,肖重君本来也没几天好活,为什么还非要这么做?而且,对方选择的时机还这样凑巧,刚好是在肖重君很可能会说出背后那人的时候烧死了他,还真是叫人不得不怀疑。

    
只是怀疑归怀疑,欧阳暖不能当着慕红雪的面说,因为她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恐惧,慕红雪在害怕,欧阳暖觉得自己不能再加剧她的恐惧了。所以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安慰了她几句,便让人送她回去。半夜的时候,欧阳暖才睡着了,这一睡就到天色完全亮了才起来。

    
欧阳暖问红玉道:昨夜世子都没有回来吗?

    “
是,奴婢已经派人去问过,世子彻夜都在安排善后的事情,让大公子入殓,安排灵堂,布置丧事。

    
欧阳暖点了点头,听见外边的云板被敲打了四声。在大历朝的规矩里,祭祀或吉祥的事敲三下,丧事敲四下,被称为神三鬼四,这样看来,燕王府已经开始向各家报丧事了。

    
欧阳暖便道:红玉,帮我拿一件素服来吧。

    
刚走进来的方嬷嬷听了,连忙道:小姐您还是别去了!

    
欧阳暖道:为什么?

    
方嬷嬷一是怕着凉,二是怕丧事上小鬼太多,容易害人。不过,这话她不好在欧阳暖面前说,只是道:主要是小姐有身孕,奔波劳累不好。

    
欧阳暖不是不听劝,只是目前燕王府没有女主人,若是连她也不出面,就太过份了,别人也会觉得燕王府过分刻薄这个无辜的庶子,再加上她只是怀孕,并没有别的不适,现在能吃能睡能走,何必成天在床上躺着呢,所以她便吩咐红玉为她穿好了衣服,做好了准备。

    
欧阳暖到了大厅,灵堂已经布置好了,陆陆续续来了不少的客人,见到欧阳暖一身素服,便都过来打招呼。欧阳暖很明白,这些人并不是冲着肖重君来的,而是为了燕王的面子。若是换了别人,对于这种篡夺世子之位的庶子,绝不会留他性命的,偏偏燕王坚持要为肖重君办丧事,这件事也就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了。大家族的人不屑来,可是为了燕王的面子又不得不来。

    
欧阳暖一边让人去陪客,一面问张管事:出殡的日子定好了没?

    
张管事道:王爷请了钦天监的人,说是已经算好了出殡的日子,准备停灵七七四十九日,太子得知这件事后,说不能就这样随便办了,特地请了很多和尚、道士设坛念经。

    
肖衍怎么会这么好心了?欧阳暖微微蹙眉,并不多问,只是道:还有吗?

    
张管事道:太子殿下说这次丧事不能马虎,还特地送来了一副好的棺木。

    “
哦?肖衍连棺木都送来了,未必太殷勤了点,欧阳暖心道,也就不再理会这件事了。

    
张管事请示道:世子一夜都没有休息,现在还在前厅待客,现在后面的事情——”

    
欧阳暖知道,张管事虽然老练,可是很多事情他是个奴才,并不好管理,底下也会有人不服,她思虑片刻,道:把府里人的名册拿来。

    
张管事一听,立刻命人去捧了名册来。欧阳暖将名册看过一遍,便分出三十个人招待宾客,二十个人负责端茶倒水,十个人负责收发杯子、碟子,每个工作都准备好相应的人手,各司其职。她看张管事脸上的表情很赞同,便道:我身子不好,所以这些事情都要交给你了,我在一旁听着就可以。

    
张管事连忙点头,道:是,奴才遵命。

    
欧阳暖就在一旁听着,看张管事安排人手,处理事情。

    
就在这时候,有四个妈妈进来,说要领东西。张管事正要把东西领给他们,欧阳暖看了红玉一眼,红玉拿过记账本子一看,指着其中的茶叶说:这茶叶开错了,回去算清楚了再来领!那两个人一愣,便立刻羞地面红耳赤,退了出去。

    
欧阳暖看着红玉,赞许地点头,这段时间来,她也在思考,红玉的年纪大了,应该给她找一个好婆家,虽然在别人眼睛里红玉是个丫头,但在她眼睛里,红玉和菖蒲都是她的左膀右臂,尤其是红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在,主仆的情分在,红玉忠心耿耿的情分在,欧阳暖实在不忍心将红玉嫁地太远。若是在京都里选择,那就只有将她嫁给精明能干的管事,或者出身卑微的寒士。若是嫁出去,欧阳暖可以给她一大笔嫁妆,能够让她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可嫁人之后她是不是受到夫君的善待,欧阳暖就不能把握了。若是嫁给管事,红玉就能留在府里,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谁也不敢对她不好,只是燕王府中,欧阳暖一时还想不到合适的人选。

    
现在看到红玉管理事情井井有条,欧阳暖越发觉得,应该把红玉留在身边,可是——还得看她自己的意思。

    
就在这时候,欧阳暖看见肖重华走了进来,一身的素服,面色倒是还好,欧阳暖知道他已经缓过来了,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肖重华点了点头,道:你不必管这些事,早点回去歇息。

    
又是歇息,她哪里这样娇气了。欧阳暖淡淡道:大哥没了,我也该为他尽一份力的。

    
肖重华见她坚持,也就不再多说,只是吩咐旁边的人好好照顾,他转头对着张管事道,那些无辜被火烧死的丫头妈妈,也要多给些银子给他们的家人。好了,你先下去吧。

    
张管事连忙答应,小心地退了出去。

    
肖重华看到大厅里没有外人了,才对欧阳暖道:这件事情不是无意失火,而是有人故意纵火。

    
欧阳暖点点头,他们是一样的看法。这么多年来,燕王府可从未有过这种事情,别的地方不烧,偏偏烧掉了安泰院,还偏偏选在这个敏感的时期:你打算怎么查?

    
什么都付诸一炬了,再查只怕也是非常艰难。

    “
我让人将整个安泰院从上到下再查找一遍,我相信,若是人为,肯定会有蛛丝马迹留下来。肖重华这样说着,一边看了一眼欧阳暖略带苍白的脸色,道:我也累了,我们一起回去歇息一下吧,下午可能还有不少客人会来。

    
欧阳暖心知他是为了骗自己回去休息,才会这么说的,当下笑了笑,也不拆穿他,两人回到贺心堂一起用了膳,随后肖重华看着欧阳暖午休了,又等她睡着了,才走出来,唤了红玉和菖蒲出来:今天下午外面的客人会很多,你们要好好照顾世子妃,千万不要让她被人碰着了。

    “
是。红玉和菖蒲对视一眼,同时答道。

    
世子这样郑重的神情,她们还从未见过呢……红玉看着肖重华道:世子,您看是不是让小姐先回公主府避一避?

    
肖重华一怔,完全愣住了。

    
------题外话------

    
觉得重生之高门嫡女剧情进展慢的不要着急,此文近日就要完结了,实在是着急的,就先收藏了www.uxier.com到时候直接看结局吧==

上一章节:200章
下一章节:202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