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上1)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6-15    作者:秦简

    肖重君的丧事顺利地结束了,欧阳暖终于松了一口气。

    早晨的空气十分的清新,在屋子里都能听见外面的鸟叫和蝉鸣的声音,欧阳暖起身后,习惯性地问道:“世子已经出门了吗?”
 
    红玉和菖蒲对视了一眼,红玉道:“是。”她低着头,有点忐忑的说道:“世子一大早,便陪着香雪公主进宫了。他交代说,待会儿留在宫中用午膳,请您不必等他。”
 
    欧阳暖微微一愣。
 
    虽然早已是说好的事情,乍一听,她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呢?而要她主动去问?
 
    “他还说什么了吗?”她又问。
 
    红玉看了一眼她的脸色,挖空心思想了半天,恨不得将肖重华离开时候的神情细细过一遍,可还是——“除此之外就没有了。”
 
    不知道为什么,欧阳暖有点失望,然后她又告诉自己,这不正是自己所希望的吗?肖重华不过是照着她的意思,在演一场戏给高昌人和那些躲在暗处的眼睛看。这时候的自己,应当扮演好这样一个委委屈屈的贤良妻子的角色。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她仍没见到肖重华的身影。
 
    每天晚上,他都是等到她入睡才回来,害的她总是睡不安稳,想要问一些事情的进展,却在看到他疲倦的神情后欲言又止,而天亮之后,她起身,他却每每都已经出门了。
 
    不知不觉,半个月已经过去了,两人之间却没办法就这件事情好好谈一谈,欧阳暖的心情不知为何,有点低落。
 
    起风了。
 
    欧阳暖走到廊下,红玉赶紧为她披上一层厚厚的披风,道:“小姐,您要多保重身子,外面风大,您还是早些回去吧。”
 
    欧阳暖笑着摇了摇头:“不必这么担心,我只是在院子里随便走走。”
 
    就在这时候,菖蒲来禀报道:“小姐,珍宝斋的老板把东西送来了,您要不要见见?”
 
    欧阳暖微笑起来,“让他进来吧。”
 
    小丫头便带着王掌柜来到了花厅,王掌柜把手里小心翼翼捧着的精致匣子打开,露出流光溢彩的首饰,一支钗,一条项链一条手链,还有一个流苏步摇,鲛人泪的光彩一下子溢满了整个大厅,照的人眼睛都没办法睁开。
 
    “果然做的巧夺天工,掌柜费心了。”原本想让这鲛人泪藏在匣子里,可肖重华还是派人去做成了首饰。欧阳暖刚开始还有些反对,可是现在看这一匣子美丽得目不暇接的首饰,便不能再说出拒绝的话来了。
 
    “只要世子妃满意,老朽自然尽心尽力。”王掌柜笑道。
 
    欧阳暖笑了笑,顿时令人觉得满室生辉,果真清丽不可方物,看呆了王掌柜,心道人人都说这位世子妃生得美丽,现在他看来,美丽倒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这种令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欧阳暖招手,唤来管事,请管事领着他,到帐房去领银两,王掌柜喜笑颜开地走了。
 
    “小姐,这钗真是漂亮,比林妃娘娘的凤冠都还要绚烂呢!”菖蒲睁大眼睛道。
 
    的确如此,欧阳暖淡淡一笑,轻抚着鲛人泪制成的珠钗,这样光华夺目的珠钗,连她都有些目眩神迷。
 
    “去拿上等的匣子,包好这珠钗,今天是鲁王妃的寿辰,到时候我赴宴的时候亲自送过去。”鲁王妃最喜欢鲛人泪,听说自己得到了鲛人泪,还曾旁敲侧击了许久,送她一颗,还不定会怎样开心呢。争取鲁王夫妻的支持倒是其次,最要紧的是让他们保持中立。欧阳暖一边轻声吩咐着,一边端详着厅外天色,暗忖肖重华应该会记得今天有宴会,还是等他一同出发为好。
 
    可是她等到晌午,也没看到肖重华回来,这时间不能再迟了,她便吩咐红玉准备马车。
 
    红玉出去吩咐了,然而很快,张管事面色古怪地进来,他恭敬的拱着手、低着头,用镇定的语气说道:“世子妃,世子已经带着香雪公主,前去鲁王府赴宴了。”
 
    欧阳暖一愣,随后皱起眉头:“哦,怎么他回来都没有告诉我吗?”
 
    “是。”张管家脸上流下一滴冷汗,“这个——”世子往日一回来都会回贺心堂,今天却是在书房梳洗换了衣裳便去了鲁王府,最要命的是,他身边还带着慕红雪,这可不是什么闹着玩的事情。
 
    诧异,以及某种陌生的酸涩,一块儿涌上心头。欧阳暖力持镇定,在心中说服自己,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肖重华才会让慕红雪在他身边……只是,在外面做戏就罢了,为什么回到家中还是要做戏?明明可以对她说明白去向,为什么连这个步骤都省略了,只是作戏的话,会做到这个地步吗?这是不是过头了?
 
    “把珠钗给鲁王妃送去吧。”欧阳暖慢慢地道。
 
    “是。”
 
    这一次的宴会,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向爱妻如命的燕王世子居然没有带欧阳暖出席,反而特意带上了那个倾国倾城的香雪公主,据说在宴会上鲁王大为高兴,还让众人射箭比试,但求香雪公主一舞。一直不爱参加这种节目的肖重华居然一反常态,为争夺美人一笑夺得头筹,慕红雪一舞倾城,倾倒了无数人的眼睛,更引起无数流言蜚语。
 
    欧阳暖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喝茶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低垂着眼睛,淡淡道:“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嫣然郡主气的脸都红了,腾地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我去找堂哥理论!他怎么敢这么对你!你是长公主的女儿啊!公主姑姑一定会找他算账的!”
 
    欧阳暖只是淡淡笑了:“他若是真的有所顾忌,何必这样大张旗鼓,不过是为了让我知道,他并不畏惧任何人罢了。”
 
    肖嫣然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地道:“那该怎么办?”
 
    虽然明知道肖重华在做戏,故意与慕红雪亲近好让高昌信以为真,借以蒙蔽敌人的眼睛,争取到战争准备的时间,可欧阳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为何,心底依旧闷闷的感觉:“公主那样美丽,我却是怀着身孕的女子,又拿什么与她相比呢?”
 
    肖嫣然气的说不出话来,道:“姐姐你怎么这样灰心丧气的,别担心,还有爵儿在呢!他绝不会让堂哥这么做的!”
 
    欧阳暖看着一脸义愤填膺的肖嫣然,笑着摇了摇头。
 
    肖嫣然走后两个时辰,果然,欧阳爵便找上了燕王府
 
    “小姐,不好了,大少爷跑到世子的书房去了,还……还……”菖蒲跑的气喘吁吁。
 
    欧阳暖一怔,快速站了起来:“怎么了?”
 
    菖蒲哭丧着脸:“世子的护卫不让他进去,他非要进去,结果把十多个护卫都打伤了!”
 
    “快把他叫过来!”欧阳暖连声地道,爵儿现在已经不让她担心了,怎么还会作出这么鲁莽的事情,她哪里知道,欧阳爵最恨别人欺辱姐姐,一听到肖重华居然带着别的女人去赴宴,立刻就要打上门来,肖嫣然正好回家加油添醋地一说,他都快要气疯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旁的!
 
    “可……奴婢怕大公子不听奴婢的!”
 
    “他若是不来,你就让他再也不要认我这个姐姐!”欧阳暖气急败坏地道,只觉得一口气上不来,几乎要倒下去,红玉连忙搀扶住她,连声道:“菖蒲,不要多嘴,快照着小姐说的做!”
 
    菖蒲吓得不行,快步跑了出去。不到半个时辰,欧阳爵便阴沉着脸进来了,嘴角有一块淤青,欧阳暖见状心疼地不得了:“你疯了吗?跑到燕王府来闹什么!”
 
    欧阳爵抬起头,玉色的面孔染上一层寒霜,黑漆漆的眸子几乎要燃烧起来:“姐姐,肖重华真是太过分了!”
 
    欧阳暖强压下心疼,冷冷地道:“我没让你做这种多余的事情!”
 
    欧阳爵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是我的姐姐啊,难道你受了委屈我也不能上门来讨回公道吗?”
 
    “讨公道?你堂堂一个将军,把几个护卫给打伤了,你是要全京都的人都说我教弟无方吗?他是让你有台阶下,才不肯见你,你却非要闹着闯进去!你是什么身份,要传的人尽皆知吗?”
 
    欧阳爵的愤然并没有消失:“别人怎么说我都管不着,我不能让你受委屈!”
 
    欧阳暖虽然感动,却也心头难受,肖重华就算是做戏,也不该伤她的弟弟!他该知道的,欧阳爵哪怕少了一根汗毛,她都会无比的心痛,他为什么还要让护卫拼命拦着他!她走过去,轻轻摸了摸欧阳爵的嘴角,道:“红玉,快去拿药来。”
 
    欧阳爵却一把握住她的手,道:“姐姐,为什么你不着急?”
 
    欧阳暖尽力心平气和地道:“为什么要着急,一切的事情我都是知道的,也是我让他去哪里都要带着慕红雪,作出两人相好的假象的。”
 
    “什么?!”欧阳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欧阳暖慢慢道:“慕红雪向我们提供了一条战报,半个月前,高昌和南诏勾结起来,高昌出兵五十万,南诏出兵一百万,将同时攻击大历的边境,趁着大历朝没有准备,联手攻入京都,高昌取大历财富,肖天烨要皇帝宝座。”
 
    欧阳爵先是震惊,随后摇头:“这不可能!我国的东边和南边的边境上都有——”
 
    “若是他们已经被高官厚禄所收买,为对方所用了呢?”欧阳暖一个字一个字,叹息着说完。
 
    “你是说真的?!”欧阳爵漆黑的眼睛里慢慢闪过怀疑,“可能是慕红雪提供了虚假的消息。”
 
    “我们有那么傻,会被她蒙骗吗?这消息自然是后来经过确认了的。”欧阳暖轻声,和缓地道,“而慕红雪的任务,就是在大历的京都想尽办法引起肖重华和肖衍之间的争斗,让他们鹬蚌相争,等到两败俱伤的时候,就是攻城的时候!整整一百五十万的军队,而这半年多来,大历一直在休养生息,所有人都以为终于太平了,就连战争的消息都是深恶痛绝,肖衍将军粮都用于赈灾,军队里没有足够的用于长期作战的粮草,也没有足够的准备能够抗衡一百五十万铁骑,爵儿,我们需要时间,你懂了吗?”
 
    “这——”欧阳爵的脑海中电光火石的闪现一连串的场景,脱口道,“所以你们和慕红雪说好了,一切都是演戏?为了蒙蔽高昌和南诏的密探,让他们以为燕王世子迷恋公主美色,胜利在望了,借以争取筹备战争的时间?”
 
    欧阳暖见他终于转过弯来了,赞许地点点头:“是,高昌人想要用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胜利,他们在等着公主将太子和燕王世子迷得神魂颠倒,让他们两个互相争斗,然后挑选有利时机。”
 
    “可是——慕红雪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管她为什么要帮助我们,两边传来的消息却是真的,高昌和南诏人利用边境贸易的假象,让士兵们伪装成平民,源源不断涌上边境,如今只怕已经集结完毕,蓄势待发了。”
 
    欧阳爵不想相信这是真的,可是欧阳暖的话,沉思一下便知道的确是真的,肖重华不是轻信的人,既然同意这样做,那么这个消息一定会是确凿的,只是——“姐姐,那太委屈你了。”
 
    欧阳暖轻轻摇了摇头,道:“不委屈,若是让肖天烨做了皇帝,又将带起一阵血腥的清洗。”肖天烨是不会杀自己,可是其他人呢?只怕他会一个不留吧,到时候自己关心的所有人也都会难逃一死。欧阳暖咬牙,这是不得已。
 
    “你们早该向我解释清楚的。”欧阳爵还是有些不服气。
 
    “到了该你出场的时候,自然会轮到你卖力气,其他时候,你就要作出一副不堪受辱的模样,明白了吗?”欧阳暖提醒着他。wWw.uXier.cOm
 
    欧阳爵笑了,道:“好,一切都听姐姐的。”
 
    欧阳暖早已算好了时间,肖重华很快就会主动找欧阳爵的,因为这个计划非常需要他的配合,所以才将一切对这孩子和盘托出。
 
    看着欧阳爵离去的背影,红玉小心地道:“小姐,既然您也知道一切都是做戏,您为什么不开心?”
 
    知道是一回事,落寞又是一回事,尤其是一个整日里对你嘘寒问暖,将你捧在手心里的人突然去对别人献殷勤,这滋味实在是叫人觉得心里发酸,胃里发苦。
 
    晚上,肖重华回到正屋,欧阳暖微笑着抬起头,问道:“用过晚膳了吗?”
 
    肖重华微笑着看她:“用过了。”
 
    欧阳暖微微停了停,道:“今天为什么要让人伤了爵儿?”
 
    肖重华轻轻皱起了眉头,回道:“下人们不懂事罢了,我已经叮嘱过,若是他来,一定要拦着,却不要伤人了,不过他也将金良的肋骨打断了三根。”
 
    欧阳暖一顿,倒是没想到欧阳爵用力这么猛,也是,他如今不是在她身边的瘦弱少年了,他是吃亏了,其他人只怕都要在床上躺三个月。既然这样,她也就不能再纠缠于这个问题。
 
    “从明日开始,你将交际的事情都教给慕红雪吧。”
 
    欧阳暖的笑容,微微一僵。
 
    肖重华又说道:“我带着她在外走动,她却不明白京都贵族女子之间的规矩,日子一旦久了,也会让人觉得怪异。”
 
    “不过是做戏,用得着那样逼真吗?”
 
    “既然是做戏,自然是要做到底,你不是说过,还要骗过肖衍的眼睛吗?”
 
    望着肖重华,欧阳暖久久没有言语,也没有动弹。手指将手中的茶杯捏得更紧,直至关节处泛白。
 
    半晌之后,她才回答:“如你所愿。”
 
    欧阳暖真的开始毫无保留地教慕红雪该如何与大历的贵族女子打交道。
 
    慕红雪虽然是高昌公主,但对于大历人的很多忌讳是摸不清的,尤其是上流社会女子中交际应酬的要诀。只是她虽然是异国人,但是聪明伶俐,不论任何事情,都是一教就会。不过半个多月光景,她已将所有人的心思摸个一清二楚,知道谁最喜欢什么,谁对什么最感兴趣,什么话题说起来大家都高兴,什么话题大家都不乐意说。
 
    很快,慕红雪就成了所有人心中的宠儿。
 
    不论大小宴席,肖重华也不再要欧阳暖陪同,都是带着慕红雪出门。
 
    肖重华对她的态度,也逐渐改变。
 
    他的表情依旧温柔,对她说话时,口吻还是那么不疾不徐。只是,他出现在她眼前的时间,一日比一日更短,就算真的见着他,她也能感觉出,他的眼神变了,再也不是往日的模样……
 
    欧阳暖的笑容慢慢少了,变得比往日里更沉默。虽然明知道他在演戏,可是当她回过头,却看不到他专注的目光,心中总是空落落的。她终于意识到,在她的心里,肖重华已经成了不可或缺的人。
 
    欧阳暖在大厅里头,交代着张管事近日府里的事情,慕红雪恰巧在这时走了进来。
 
    她在门外,已听见欧阳暖的声音,一进门时就笑着说道:“怀着身孕还这样忙,你真是太辛苦了!”
 
    “今日没有跟着世子出门吗?”欧阳暖脱口道,可是随后,她意识到自己问错了话,她只好笑了笑。
 
    “重华进宫去了。”慕红雪轻声细语的说道,神态从容,没有半点心虚的模样。她笑着走近几步,又开口道:“这类繁杂的琐事,肯定耗去你不少心力,往后都由我处理,你才能轻松些。”
 
    “这就不麻烦你了。”欧阳暖笑道。
 
    “可这是重华的意思。”慕红雪弯着唇,笑得如沐春风。“对了,重华说,有座锦绣白虎屏风搁在仓库里,他想取出来送人,但钥匙在暖儿你这儿,他嘱咐我过来,跟你拿钥匙。”
 
    欧阳暖面色一变,笑容顿时僵住。她握紧了拳,半晌没有说话。那小仓库说的是肖重华个人的仓库,可不是燕王府的东西,那不仅仅是一串钥匙,而是代表着,他对她全心的信任。肖重华为什么要让她交给慕红雪?
 
    欧阳暖的笑容有一分钟,几乎化为冷厉。
 
    “钥匙得他亲自来向我拿。”欧阳暖说道,镇定如常,甚至露出一丝微笑。
 
    慕红雪看了她一眼,面上的笑容有一丝丝惋惜的模样,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走出大厅的时候,欧阳暖几乎绊倒,好在红玉及时扶住了她,她看着欧阳暖的神色欲言又止,仿佛想要说什么,终究选择保持沉默。
 
    肖重华晚上回来的时候,欧阳暖将白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问道:“你要我将钥匙交给她吗?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肖重华看着她温润的笑颜,一时心痛的难以自已,却逼着自己硬起心肠:“我已经答应了这件事,不能出尔反尔。”
 
    欧阳暖的笑容顿时僵住,半响,冷冷地看着他。“我才是你的妻子,她是外人不是吗?我在你心中,难道还不如一个外人吗?”
 
    “当然不是。”肖重华脱口而出,随后他别过脸,不敢再看欧阳暖的面容,生怕被她看出心中的痛楚。“你们不一样。”说到最后,他渐渐低下头去。
 
    “不一样?”欧阳暖的脸上似是有一丝冷笑。“什么不一样?”
 
    肖重华沉默了,良久没有回答。
 
    终于,欧阳暖叹了口气:“你若执意要这么做,自也由你。”说完,她不再开口。
 
    歇息的时候,肖重华却突然地道:“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欧阳暖看着他出去,猜想到他是去找慕红雪,不由冷冷地笑了一下,莫非自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引狼入室么?
 
    等肖重华回来的时候,房中已放好了木制的大浴桶,装满了热水。
 
    欧阳暖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穿着雪白的里衣,披散着头发,美丽的仿佛偶然闯入人间的仙子,似是已洗浴完毕,见他进来,便温和地道:“怎么去了那么久?我已让他们换了干净的水,你赶快沐浴了,就睡吧。”
 
    “好。”肖重华竭力将自己的目光从她身上移开。他不知道,她明明刚才很不高兴,为什么现在又像是从未发生过的样子,若是她不在意,那么自己刻意做出的一切,不都白费心机了吗?不!不能这样!这样一想,他迅速脱光了,便迈进了浴桶。
 
    肖重华沐浴的时候,从来不让外人伺候。
 
    欧阳暖亲自给他递过去香巾、胰子,然后替他将只是束着没有梳起的长发挽起来,这才站在一旁,看他洗着,微微笑着与他说话,和往常一样。
 
    “我看公主的确是很聪明,学什么都是很快的。”她轻描淡写地说。
 
    肖重华恍若未觉,顺口道:“是啊,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是聪明,可是没办法让人喜爱,也没办法进入他的心。
 
    欧阳暖并不知道他所想,心中叹息,淡淡一笑:“重华,我只是觉得,这次她来了之后,你似乎有了一些改变,不像以前了。”
 
    欧阳暖是个内敛的人,她若非是伤了心,绝不会问出这种话来。然而她却不知道,她哪怕是一句话,自己都无法忘怀。肖重华心中痛的难受,微笑着说:“她也是个可怜人。暖儿,你曾经劝说过我,不要对她心怀芥蒂,如今她愿意帮助我们的计划,我已经十分感激了。更何况,她除了燕王府,再也没有依靠,我既然有能力,自然应该照顾她,这不也是你的心愿吗?”
 
    欧阳暖听了,心平气和地笑了起来:“重华,你要照顾慕红雪,我当然不会反对,只是觉得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在宫廷中能存活下来,而且还能将这等重要机密带出来,似乎不是等闲之辈。现在是非常时期,我担心她有其他打算。你既然心里都明白,那自然很好,以后这种话我再也不会说了。”
 
    肖重华尽力维持自己平静的笑容:“你的担心我自然理解。若非我领着,慕红雪连燕王府都走不出去,这府里又经过你的管理和约束,不会出什么纰漏的。我的公文都没有带回来,除了与你之外,我也从不在这里谈公事,就算她有所反复,也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大局。这一点你尽管放心。”
 
    欧阳暖自然也知道他说的这些,慕红雪表现得确实很规矩,根本不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可是她担心的不是对方在政治上做什么,而是——她在不知不觉中抢走了自己的夫君。所以她只是笑道,“是吗?看你们二人的模样,倒是跟外人说的一样,很相配。慕红雪啊,那可真真是个美人呢,如画容颜,如诗风情,这世上少有男人不动心的,是不是?”
 
    肖重华却并没有回答,只是沉默,漆黑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的感情。
 
    欧阳暖看了看他,一颗心慢慢沉了下去,若有所思地别过脸,便再也不说话了。
 
    第二日一早,欧阳暖却听红玉说,肖重华在凌晨便出去了,欧阳暖听了,嘴角边渐渐出现了一丝苦涩的笑意。
 
    肖重华,为什么我们之间仿佛变成了一种敷衍的关系,可是我不需要这样的虚情假意。你这样做,侮辱了我的感情,也侮辱了你自己。在你心里,到底当我是什么人呢?究竟你的心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为什么要对我保持沉默,甚至串通我身边的人瞒着我?欧阳暖最恨的就是欺骗,不管是什么样的欺骗……这让她的心一点点冷下去。红玉来伺候她起身,欧阳暖心平气和地坐起身来,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眼里却有了以前未出嫁的时候总是闪动着的冷淡漠然。直到这时,她才觉得全身冷得像掉进了冰窖一样,手足僵硬,行动起来已有些困难。
 
    勉强起来,欧阳暖便让红玉陪着她在花园里走走。忽然听得有人说话,心下一动,下意识地拉过红玉的手避开。眼前走来的人正是肖重华与慕红雪。
 
    然而肖重华一反常态,与慕红雪语笑晏晏,十分亲密。此情此景,让欧阳暖凝眸望去。慕红雪一身金色闪珠的缎裙,头上挽一支长长的坠珠流苏金钗,娇怯中别有一番华丽风致,更衬得神色如醉。她微笑道:“我瞧着,世子妃最近有些不开心。”
 
    肖重华眼底有一丝郁郁之色,道:“她看来和顺,其实性子十分倔强,是从不会向人低头的。”
 
    这话落在欧阳暖耳中,几乎是一愣,心中似被什么东西重重刺了一下,酸得难受。欧阳暖没有想到,肖重华竟然在慕红雪面前,表达对自己的不满。
 
    慕红雪想了想,低声道:“暖儿毕竟是郡主,性子高傲冷淡些也是难免。”
 
    肖重华目光扫过假山的方向,口中冷冷道:“最近她对着我,往往是没有一个笑脸,这计划不是她也知情的么,却不知怎么学那种无知妇孺拈酸吃醋。”
 
    无知妇孺?他不说自己做的过火,却说自己无故拈酸吃醋……欧阳暖无声地笑起来,原来,在他心中对自己积怨已深。
 
    慕红雪淡淡地道:“人之常情而已,这也是她对你的珍惜。”
 
    肖重华却摇了摇头:“不,她最关怀的,永远是他的弟弟,不是我。”
 
    欧阳暖只觉得心头的痛意一阵阵的传过来,一时之间竟然无法站稳,红玉连忙扶着她。欧阳暖的一只手牢牢握住假山的一角,手指缝几乎掐出了血。她已经再三说过,在她的心里,肖重华的分量半点也不比欧阳爵差,可他却在此刻旧事重提,不过是将积累的不满抒发出来罢了。
 
    慕红雪眉心微低,略带愁容道:“不管她怎么样,你心里,终究是最爱她的。”
 
    肖重华的目光在假山上停留片刻,略一迟疑,狠下心肠,半带轻笑道:“再美丽的人,再深重的爱,若是得不到回应,也要消失的。”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针一样,刺得欧阳暖的心一阵一阵的痛。她的喉头一紧,这几句话,从肖重华的口中说出来,像有一双手狠狠抓住了她的心,揉搓着,拧捏着。
 
    她无法转开视线,眼睁睁看着肖重华温柔的注视着慕红雪,伸手将她落在额前的发丝,轻轻撩到耳后。
 
    欧阳暖的双手,握得更紧,直到指甲深深陷入掌心。
 
    良久,他们已经去得远了,欧阳暖却怔怔地站着,几乎无法挪动一步。
 
    燕王府依旧,人们的笑容表情依旧,只有她的世界,仿佛已经完全不同了。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欧阳暖深刻地明白了什么叫作物是人非。她愿意为他操劳一切,愿意陷入勾心斗角,愿意忍受一切的不公正,这都是建立在他好好珍惜她的基础上,若是她的付出他不以为意,她又何必多此一举?
 
    欧阳暖什么话都没有说,径自去了一趟宁国庵,在林婉清的牌位前上了一炷香,什么也没有做就回来了。
 
    一看到她,张总管连忙迎了上来,微微躬身跟着她往里走,一迭声地禀道:“世子妃,您一早上去了哪儿?一点消息也没有,可把我们急坏了。世子说是您一回来就通知他。您这是……”
 
    欧阳暖截断了他的话,淡淡地道:“我出去走了走,也没什么事。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你下去吧。”
 
    “是。”
 
    欧阳暖回到自己的屋子,方嬷嬷早已站在门口等待,她看到欧阳暖,几乎大吃了一惊,不过是一会儿的时间,小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脸色苍白,神情憔悴,眼中闪动的光却十分的冷冽淡漠。
 
    不过是几个时辰,她仿佛已是历尽沧桑。
 
    方嬷嬷不由问了几句,欧阳暖的脸上忽然出现了极其疲倦的神色,低低地对他说:“嬷嬷,你先回去歇着,我也想休息一下。有什么话,咱们明天再说。”
 
    方嬷嬷的面色一变,欧阳暖还从来没有这样过,她和世子之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欧阳暖觉得身子很冷,头很晕,眼前阵阵发黑,已是再也支持不住,便合衣上床,拉过锦被来盖上,闭目养神。
 
    肖重华进了房间,觉得屋中冰凉,顿时发起火来,忍不住对方嬷嬷道:“你们就是这么侍候世子妃的?天色这么暗了,也不知道点个灯送进来。这是故意怠慢吗?”
 
    方嬷嬷心中对他有气,却不好发,只是吩咐下去,赶紧点灯进来。
 
    肖重华走到床边,犹豫地看着闭着眼睛的欧阳暖,思虑着她是不是装睡,该不该将她叫醒,他的手虽然只是稍稍靠近了她的脸颊,却感觉到了那种灼人的高温,顿时心中大惊,将手背贴上了她的额,立刻便被那烫手的热度吓了一大跳。
 
    欧阳暖伤心的很了,这时候是真的非常困倦,竟然真的昏睡过去。
 
    肖重华这时才相信她不是装睡故意避他,心中痛苦的几乎无法呼吸,连忙叫太医来问诊,他自己也是衣不解带,一直守在这里,一直用浸了温水的手巾冷敷欧阳暖的额头,希望能帮她把高热降下来。
 
    等所有人都退出去,肖重华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抚着她的脸。
 
    经过一夜,她的热度已经退了,只是还没有醒过来,肌肤却隐隐地透出一丝暖意。他修长白晰的手缓缓地游走在她的脸颊、双唇、下颌,眼中满是奇异的光彩。欧阳暖有张让人百看不厌的脸,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都是那样的清丽夺目,就是病成了这样,又在沉睡,也仍然给人强烈的诱惑。他缓缓地倾前去,将自己的唇覆盖上她的双唇,舌尖轻轻滑过她优美的唇线。
 
    欧阳暖在睡梦中皱了皱眉头,肖重华陡然一惊,连忙后退了一步。随后便是无边无际的痛苦涌上来,让他几乎无法站稳。
 
    是啊,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又为什么要留恋?只要——她真的相信自己背叛了她,那么她就不会有事。
 
    欧阳暖一直昏睡着,忽而如入洪炉,忽而如堕冰窖,神智偶尔会清醒,须臾却又昏睡过去。
 
    如此忙乱了几日,欧阳暖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红玉一见到她醒了,不由得喜形于色,连忙倾前问道:“小姐,您醒啦?”
 
    欧阳暖看了看她,便想坐起来,浑身却是软弱无力,挣了一下,根本起不来。
 
    红玉连忙扶住她,道:“小姐有什么吩咐,告诉奴婢就好!”
 
    欧阳暖缓缓地转头,四下看了看,见屋中并无他人,只是冷笑了笑,便道:“我躺了几天了?”
 
    “有……四五天了。小姐,您这次病得突然,可把我们吓坏了。”红玉一脸的焦急,认真地说,“大公主天天赶过来看您,也是急得不行,就连太子都来看过您,被人挡回去了。”
 
    “哦。”欧阳暖听完,却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她只觉得浑身软得像摊泥,大概是一个姿势睡久了,骨头疼得厉害,她想翻个身,却只是动了动,便无能为力了。
 
    红玉的眼泪簌簌掉下来,她很想告诉小姐,世子一直守在你的床前,彻夜不眠,可是想起肖重华的叮嘱,她只能咬住嘴唇,强迫自己一个字都不透露。
 
    若是不能将小姐逼走,世子所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了。
 
    可是忍着忍着,旁边的菖蒲却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像是个孩子一样。红玉赶紧呵斥她,可是菖蒲的眼泪却不断,到后来怎么也止不住,竟俯到床边,失声痛哭。
 
    欧阳暖勉力抬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背,似乎在哄小孩子一般,一下一下的,传达着无言的安慰:“菖蒲,不要担心,我只是生病了,很快就好。”
 
    连一个丫头都在她身边守着,自己的夫君却是这样的无情,欧阳暖的心一点点的覆上了冰,难以释怀。
 
    方嬷嬷端着粥进来时,看见菖蒲伏在床沿哭泣,还以为欧阳暖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吓得差点把碗打了,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到床边,见欧阳暖好好地睡在床上,这才松了口气,却不免瞪了菖蒲一眼,口中却道:“小姐,醒了就好。”
 
    欧阳暖微微含笑,道:“辛苦你们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见外面有人笑道:“暖儿,你好些了吗?”
 
    欧阳暖就看见一身绚烂绣着孔雀花纹衣裙的慕红雪走了进来,只见她身段高挑,眼若秋水,眉含春山,绝色的脸上似乎总带着盈盈笑意,让人看了,心里很是舒服,那一颗泪痣更是为她添了几分柔美之感。
 
    反观自己,却是消瘦憔悴,下巴尖削,看上去变得很没精神,欧阳暖却只是微笑,道:“多谢公主的关心。”
 
    慕红雪突然走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道:“的确是不发烧了。”
 
    欧阳暖不动声色地让了让,温和地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概因为我怀着孕,容易受风吧。”
 
    慕红雪温言劝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养病的事,还是得缓缓地来,急不得。”
 
    “多谢你的关心。”欧阳暖的声音也是不疾不徐。“世子很需要你,你赶紧去吧。”
 
    看她如此苍白瘦弱,慕红雪心中难受,脸上却笑道:“是啊,最近你病了,一切的事情都要我操心,我常常都有力不从心之感了。”
 
    这些天,她手上的工作,一桩桩、一件件,全都转交到慕红雪手中了,如今人人都知道,燕王府的世子妃失宠了,慕红雪很快就会进门。
 
    “不会的。”欧阳暖笑着道,“你心智聪明,什么都一学就会,一切都是游刃有余的。”
 
    她们说着话,脸上都挂着款款的笑意,声音温和轻缓,看上去,真就是相处融洽的朋友。
 
    慕红雪走了以后,方嬷嬷冷冷啐了一口:“呸,不要脸的狐狸精!”
 
    欧阳暖听在耳中,就如清风拂过,瞬间消散,无知无觉。她微笑道:“嬷嬷,算了吧。”
 
    “小姐,怎么能算了!以前林氏那么厉害你都能有办法,你肯定能收拾她的,是不是?”
 
    欧阳暖却淡淡地道:“又有什么必要?”从前未出嫁的时候,那样勾心斗角还不够吗?嫁人之后还要接着与人斗争?若是肖重华站在自己这一边,那么无论怎么做,自己都不在意,可他的心都不在自己这里了,去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就算她有法子让慕红雪消失,那以后呢?燕王世子身边,永远不会缺少美丽的女子。
 
    病好后的欧阳暖,偶尔会坐在窗前,手中捧着一杯茶,望着外面发呆,她的心就像是被掏空了,几乎冷得麻木了,冷得几乎忘了痛……她一直知道,他们这些日子以来,总是出双入对,亲昵得舍不得分开。只是,她已经不在意了,如今,不过是等待肖重华对自己摊牌。
 
    这不是在演戏。
 
    他们早已弄假成真,那些曾是专属于她的温柔、宠爱、呵护,如今都已全部易主。
 
    刚开始的时候,她也努力过,可他却说出了那样怨怼的话。
 
    原来如此——不过是一个区区的慕红雪,便试出了他的真心。
 
    傍晚时分,欧阳暖走进了书房,从前她以为,自己可以容忍他娶妾,能够容忍他将爱分给别人,但她没想到,自己会对他动了心,动了情,更不会想到,在他承诺过不会对别人动心之后,还背叛了她!而她自己也发现,当你在意一个人的时候,根本做不到无动于衷!她该亲口确认,在他心里,慕红雪是不是比她要重要!若是确认了,她情愿离去。
 
    所以,欧阳暖亲自去了肖重华的书房。
 
    他听见了脚步声,回过头,就站在书房的窗前,并不靠近她,静静地看着她。
 
    两人中间仿佛隔着一条再也跨不过去的鸿沟。
 
    “在你心里,她已经超过我了吗?甚至于我和孩子加在一起的分量,都已经比不过她,是不是?”终于,她垂下头,开了口,声音带着无法抑制的颤抖,言辞更近乎于是含糊不清的低喃,语调之间溢满了凄酸的滋味,还有那不堪重荷的疲惫。
 
    肖重华早已预料到她会伤心会绝望,可事到如今,不过短短一句话,却如千钧巨石一般沉沉压在他的心头,碎心裂肺的疼着,不负重荷。
 
    那种痛,比被迫割舍的折磨更加令人不堪忍受。
 
    “是。”他咬紧牙关,逼着自己残忍地开口,声线沙哑异常,可是却仍旧能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伤人的话,那么清晰,夹杂着冷笑:“我以为自己能够爱你一辈子,可现在才发现,是我说的太早了。”
 
    欧阳暖依旧垂着头,眸一闭,蓦地狠狠抽了口气,然后,她像是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强忍着睁开殷红的眸子,抬起头来,眼眸中一片如水的平静:“你不是在做戏,是在说真的。”
 
    “刚开始是在做戏,可后来我在她身上发现了你没有的东西,比如发自心底的热情和女子的真心。”肖重华猛地背过身去,不让她看见自己脸上的表情,或者说,他不敢去看她眼里那令人心颤的绝望,只是缓缓道出那早已准备好的说辞:“而且,她能够帮助我,说服高昌九皇子,站在我这一边!”
 
    听他这样回答,她突然像是被人扇了一耳光,整个人恍恍惚惚地,仿若失了魂魄。
 
    “原来如此。”沉默了很久很久,她再度开口,满脸茫然,即便是强撑硬忍,可尾音仍旧是哽咽了下去,气息难以顺畅:“我原以为,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和她做戏,现在才知道是我错了……”她嘴里喃喃地说着:“看来,我已经是个很多余的人……”
 
    原来,她以为他爱的是慕红雪么?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假戏真做了。”他苦苦一笑,转过身来,也不知是真情流露,还是意有所指,只是就着她的胡思乱想,顺遂地继续往下:“你会不会恨我?”
 
    “我不恨你,我只是要放弃你了。”她摇摇头,垂下眼,眼睛里面有一片谁也窥不见的氤氲。
 
    曾经,每天一睁开眼就能看到他,可现在才明了,他根本只是暂时在她身边,她何德何能,怎敢自诩是他的挚爱?她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如今已是一无所有,遍体鳞伤。在知悉他心有所属之后,她,不屑去挽留。最可笑的是,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欧阳暖最终都会落到被人抛弃的结局。这,是不是老天爷对她的惩罚?
 
    “暖儿——”似乎是有什么话,几乎要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却被他硬生生地哽在喉咙口,化成一股难以吞咽的抑郁。可是,一股巨大的失落感似阴影般无法控制地罩住他,令他无处可逃,只能压低了声音询问:“你要离开这里,那么你要去哪儿?”
 
    “无论去哪里都好,我不会影响大局的,也不会告诉欧阳爵这一切,我知道,你所谓的国家大事,还需要他。”欧阳暖冷淡地说着,心脏似乎已经麻木,再无一丝痛觉。
 
    肖重华强压下心肺中撕裂般的痛苦与不舍,脸上掠过痛苦的抽搐,他深吸一口气,嘶哑地开口,沉痛而艰涩地继续诉说着那伤人的言语,一字一顿地想提醒她:“希望你遵守诺言。”
 
    欧阳暖原本木然的脸上染上了浅浅的笑,笑容在那泪痕未干的脸庞上,每一个彼此相处的片段都在她的眼前慢慢清晰,又慢慢变得模糊,变得朦胧。曾经,她躺在离他的心跳最近的地方,被他紧紧地抱着,她以为她得到了这个男人的爱,她以为他所说的一切都是认真的,他会用一生温暖她冰冷的心,可现在,她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她的幻觉罢了。她的自以为是的爱情,连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所谓的至爱,至此为止,被证明出不过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是她咎由自取,引狼入室,怨得了谁?
 
    这样也好,总比真正人老珠黄,年华不再后,才发现真相要好得多。
 
    她忍着眼里的泪,甚至还露出微笑:“我会和所有人说清楚的,这出戏还会演下去,不过主角,再也与我无关了。”
 
    看她瑟瑟发抖,他终于忍不住,上前紧紧地抱着她,感觉到她无法抑制的颤抖,她埋首在他的怀里,绵延不断的眼泪湿了他的前襟。本以为他的心早就痛得没有感觉了,可是,他根本是低估了她对他的影响力,他的心,痛得难以自持!几乎要脱口说出一切的真相!暖儿,不要再哭了!你把我的心哭碎了!他双眸暗淡,心中控制不住在颤抖,只能看着她无助地哭,像是要就此流尽一生的眼泪。
 
    他哑着嗓子,放开了她,强迫自己将所有的情绪都收敛的一干二净:“明早,我会让人送你回公主府。”他咬咬牙,说出了最后的诀别语:“从此,你我再无瓜葛!”
 
    “别担心,我这就走。”欧阳暖这样道,转身就往外走。
 
    她的背影,越走越远,一次都不曾回头。
 
    看着她最终头也不回地离开,肖重华低下头,从衣襟里摸出那一支珠钗,紧紧攥住手心里。
 
    他在宴会上,特意向鲁王妃悄悄换回来的礼物。
 
    暖儿,这鲛人泪,除了你以外,其他人都不配戴着。
 
    只是,如今的你只怕已经不在意这些了。
 
    他永远记得,她为他披上嫁衣的那一刻,他永远记得,太医告诉他,她已经怀孕的时候,那一刻他的狂喜。
 
    她曾经说过,会一直守在他的身边,这让他曾经自以为冰冷的心在她的身上融化。
 
    他曾经发誓,他要用一生来真心好好爱护她。
 
    可是,当他的爱已经变成最危险的利器,他就不能再留下她在自己的身边,只要做好最妥当的安排,只要她平安,只要她的一切顺顺利利,只要她和孩子都能幸福快乐,那么,他做什么都可以。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平安归来,所以,他赶尽杀绝,彻底狠心,从不敢奢想她的原谅。若是计划失败,他不能平安归来,那他这个丈夫,活在她的记忆里只会让她伤心,他的离开会让她痛不欲生。所以,逼不得已,他到底是狠下彻头彻尾地伤了她,让她恨他,这样,或许才是最好的保护她的方式。
 
    暖儿,如果要恨我,就恨得彻底一些吧!如果有一天,我死在战场上,你至少,不必为我伤怀,更不要为我落下一滴眼泪。
 
    欧阳暖没有等别人为她准备马车,她只是向燕王留书一封,告知她要去公主府小住,她相信,过后肖重华自然会向他解释一切的,根本不必她多嘴,然后,她将肖重华送给她的一切都丢在了屋子里,只带了公主送给她的部分最心爱的陪嫁,以及来时带来的丫头和汝娘,上了吩咐红玉准备好的马车。
上一章节:202章
下一章节:大结局(上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