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上4)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6-15    作者:秦简

    金良愣愣地望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肖重华随意地抹了抹,直到手上全是血红的颜色,才默默地凝着眼神发呆,过了一会儿,居然莫名其妙地笑了。
 
    “内疚,我是内疚吗?”肖重华笑了,笑得声音很大,好像说着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一般,笑着笑着,就不自觉地流出眼泪。
 
    金良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因为他从来没有看见过世子的眼泪,纵然生死一线,纵然尖锐的刀锋划破他的胸膛,他也没看到过他的泪水。
 
    而对肖重华而言,冰冷的眼泪流进嘴里,却真的是苦涩的味道。
 
    他怔住了,呆呆地不动。
 
    金良垂下眼帘,低低道:“世子——”
 
    肖重华终于明白,其实所有人都明白,欧阳暖已经死了,只有他像疯了般,只有他不肯接受现实。他脚步踉跄地坐进一把椅子中,像失了全身力气一般,手抚着额头,额前的长发尽数垂落下来,盖在他的手背上,挡住了他此刻的表情,似乎也一并掩埋了他的所有的心伤,所有的悲痛。他就这么呆了一会儿,默默的,很久都不再动作,过了片刻,肖重华动了一动,终于从手掌中抬起头来。
 
    “我要接她回来。”
 
    他这样说着,金良却是一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然而肖重华已经快步走了出去。
 
    肖重华到了大公主府,大公主却没有像上次一样阻拦他,不知是已经接受了义女死去的现实,还是在燕王府看到肖重华那模样心中终于动容,她松了口,让人放肖重华进去,其实就算阻拦,没有人能拦得住他。
 
    方嬷嬷亲自领着肖重华到了门口,脸色却是阴沉的,她已经从红玉口中得知了肖重华疏远欧阳暖的真相,可那又怎样呢?不管他是为了什么,离开小姐是事实,哪怕他是为了让小姐安全也是一样,最后小姐不还是变成这样了吗?
 
    可是,他终究,不算是辜负了小姐的感情,也没有和慕红雪又任何的纠葛,在他回京后,再也没有了和慕红雪一起的消息了……这就说明,红玉说的是真的。方嬷嬷想了想,忽然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儿,居然抱了个软绵绵的襁褓出来。襁褓里面的孩子,一直在啼哭,奶声奶气,皱着鼻子,小脸红彤彤的,看起来很是可怜巴巴的。
 
    他突然被人从摇篮里面抱出来,便哭哭啼啼的,只是这哭声很是没力气,有一声没一声的,最后还被口水呛了一下,似乎就要缓不过来气,方嬷嬷连忙拍了拍他的小后背,小声地哄他。
 
    肖重华轻轻一震,忽然回过头来,愣愣地看着方嬷嬷手里的婴儿。方嬷嬷叹了口气,笑了一手抱着孩子哄了一番,然后走近肖重华道:“要抱抱吗?”
 
    肖重华忽然眼前就模糊起来,竭力伸手出去,动了动,却怎么也抬不起来。仿佛,只是看着这个孩子,他就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别人都觉得,欧阳暖是为了生下这个孩子而死的,可是对于肖重华来说,她是被自己的冷漠无情害死的。若非自己逼她离开,她也不会被贺家婷谋害,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可是他的错,老天为什么要惩罚暖儿呢?明明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的!
 
    小婴儿换了个环境,也不习惯似的,黑白分明的眼珠转了一圈,忽然咿呀了一声,提前打了个招呼,小嘴一扁,啼哭起来。方嬷嬷就着抱着他的姿势拍了拍:“世子,你要不要哄哄?这是你的儿子啊,小姐留给你的唯一的骨血……”
 
    肖重华听到这句话,只觉得心头阵阵的苦涩,尤其是听到方嬷嬷说是暖儿留给他最后的骨血,他突然手下一抖,颤颤地:“我……”
 
    此时此刻,在战场上统帅过千军万马的燕王世子,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平凡的父亲,再普通不过的男人。他的面容很紧张,紧张得绷着呼吸,掌心里也出满了汗,他眼眶通红地望着婴儿,害怕似的,根本就不敢伸手去碰。
 
    看到这样的肖重华,方嬷嬷的心一下子就软了,毕竟成亲以来,肖重华对欧阳暖的呵护,她一直看在眼里,只是欧阳暖的死,也是与他有一定的关系……让她无法释怀而已。
 
    “这孩子……”方嬷嬷小心翼翼地将婴儿揽在怀里,回忆似的,慢慢道:“小姐可是很努力才保住的呢……”
 
    肖重华本来要去伸手碰,闻言,竟微微地僵了一下,极不自然的,垂下双手,不敢再动。
 
    方嬷嬷将怀中的婴儿哄了一番,逗得他咯咯咯地笑了,才抬起头来,看着肖重华,叹气道:“这是你的儿子,小姐不惜生命,为你生下的,所以,你应该抱一抱。”
 
    肖重华心中的感受,仿佛是有一个人在拿着钝刀子割他的心,一点一点,一点一点,流出血来,慢慢腐烂,心中的伤口,变得难以愈合。不,或许,已经是没有心了。
 
    婴儿却根本不知道父亲的痛苦,他也不知道自己一出生就没有了母亲,他只知道在自己的世界开心地笑,咿呀咿呀地手脚乱蹬,胳膊仿佛一节一节的藕,可爱的要命,他的手脚晃了一阵,才勉强抓住方嬷嬷的一根手指。
 
    肖重华闭了闭眼睛,在开口时,声音有些暗哑,混了浓重的鼻音,低低的,让人也不禁跟着苦涩起来。“暖儿,暖儿……”肖重华反反复复的,几不可闻地呢喃着欧阳暖的名字,然后就伸手将孩子抱过来,抱了一会儿,仿佛想到了什么,轻轻闭上了眼睛。
 
    方嬷嬷有些心酸,别过了脸。
 
    他再睁开,却看见婴儿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地大大的,咕噜噜地看着自己,这张可爱的,红彤彤的小脸,竟然是暖儿为自己生下的儿子。
 
    肖重华轻轻一颤,停了一停,猛然就收紧了揽着襁褓的双手,紧紧的,几乎嵌进自己的怀里。
 
    孩子的身体十分的柔软,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他变得很安静,很乖巧。淡淡的,迎面扑来的奶香,和着婴儿该有的脆弱与娇嫩,再次清晰深刻的,展现在肖重华眼前。这是自己的儿子啊,暖儿的血脉,肖重华紧贴着他的小脸,收紧了怀抱的双手,小心翼翼地轻轻颤抖,依偎上这世上与他血脉相连的人。
 
    婴儿似乎被弄痛了,哇地一声,突然哭出声来。
 
    肖重华轻轻颤抖,却并不哄他,头依然埋在襁褓之中,贴着他的小脸,喃喃反复地说着什么,任由孩子不停地哭着。
 
    方嬷嬷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能清晰地解读到他的悲伤。
 
    “公主吩咐了,你可以去看看小姐。”
 
    肖重华轻轻一震,瞬间僵住身体,不敢抬头。
 
    方嬷嬷叹了口气,从他手中接过孩子,哭得累了,婴儿改由小小声的啜泣,像小猫一样,叫的人心里难过。她悉心地哄了一番,终于将婴儿哄得睡了,才将他抱进隔壁房中,轻手轻脚地放进摇床。
 
    贺雨然在门口等着肖重华,带着他进去,一跨进屋子,与外面炎热截然相反的阴冷让人猛地一个寒颤。阴暗寂静的房间里,脚步踩在砖面上,都带了一种空洞的回声,仿佛在走一个永远走不完的路。肖重华一眼看到一张白色的帘幕罩在床边,贺雨然亲自走上前掀起了帷幕。一层层浅白的纱罗,层层迭迭,仿佛是无数层浮云交迭在了一起。而在云的尽头,欧阳暖一点生气也没有的躺在床上,看上去和往常一样,她的表情非常安静,看起来竟仿佛是在睡着了一样。
 
    肖重华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到床旁的,只觉得自己每迈一步,筋骨就好似一片片,一层层,渐次剥落,带着一种无法磨灭的惨痛。他望着她,一只手按在心口,觉得那里痛得要裂开了,痛不欲生。
 
    他的手,一点点伸出来,拂过她的脸,他根本没办法忘记她身上的气息,更没办法忘记她的容颜,所以直到此刻,他才能够确定,她是真的已经死了。这对于他而言,是一件极为残忍的事情,他情愿自我欺骗,他情愿告诉自己,暖儿只是生他的气,所以才故意躲起来不见自己,而非是根本已经不可能再睁开眼睛。
 
    可是,他突然察觉到,欧阳暖的脸是温热的,身体也是,他猛地回头,不敢置信地看向贺雨然。
 
    “说是完全死了,也不尽然。”贺雨然看他这样,突然于心不忍,说道,“若是一般太医来看,肯定会觉得人已经死了,因为呼吸和脉搏都十分衰微,从表面看几乎完全和死人一样,如果不仔细检查,很容易当作误认为已经死亡,甚至将人埋葬,这种状态并不常见,一般被称作假死。”
 
    肖重华一时间几乎忘却了呼吸,他快步走上去,用力抓住贺雨然的衣领,厉声道:“为什么不早说?”
 
    主要是因为大公主要让肖重华接受教训,其次么……贺雨然呛了几下,差点窒息,肖重华放开了他,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震惊道:“根本没有治疗的方法,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肖重华盯着他,斩钉截铁道:“你一定会有办法。”
 
    贺雨然哑然:“我要是有办法还用等到现在吗?”
 
    肖重华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道:“你若是还想要保住你妹妹的性命,你就老老实实将一切都说出来,否则我会将她大卸八块,让你没办法要到她的全尸!”
 
    贺雨然几乎说不出话来,半响后才道:“你也是够狠的……不错,是有法子,但我却没办法救她的性命!我只是听说,南诏国有一位巫医,医术十分的高明,若是能想法子请到他——一定有办法!可是……”
 
    不用贺雨然说完,肖重华便知道对方的意思,刚刚和南诏打完仗,就去请对方的巫医——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可是他连想也不想的,便道:“我会想法子,你要保证,暖儿能撑到那时候!”
 
    贺雨然点点头,暗地里道,肖重华真是疯了,贺家婷摆明了是受人唆使,虽然怎么问都问不出来,可他能肯定,就凭他妹妹那脑子,就算带了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也不会变的聪明多少,怎么可能会想到欧阳暖身体虚弱必定会难产,又怎能预料到产后一定会大出血,又怎么会想到自己一定会给她施针?就算都被她猜到了,又怎么会那么巧,偏偏只有南诏的巫医才能救人?哪里都不是,偏偏是南诏啊……那里可是肖天烨的地盘。
 
    这一切,连自己都能看出来其中有诈,肖重华却要这样做,唉,还不知会有怎样的后果……
 
    肖重华却充耳不闻,走到欧阳暖身边坐下,拉上她的右手,交叉合十,缓缓相握:“暖儿。”
 
    欧阳暖躺在床上,安详地闭着眼睛,毫无反应。
 
    肖重华抿了抿唇,微微苦笑,又伸手拢了拢她的长发,贴在她的心口上,好半天都不动,肖重华眼角有些湿润,却还是努力挤出微笑,缓缓地回忆:“暖儿,我答应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
 
    “我自私地丢下你,有没有恨我?有没有?”他一点一点轻啄着欧阳暖的脸颊,不知不觉地,一双眼睛却转为冰冷,冻得人心生痛:“你恨我吧,我答应过你的事情,竟然都没做到,可是你放心,我绝不会再食言了……”
 
    肖重华的语言像是发誓一般,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平静下来,贺雨然看着他,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不能再阻止他了,若是真的不让他去,只会让他陪着欧阳暖一起毁灭,这样一个男人,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走向死亡,这种爱真是可怕,他还有力量阻拦吗?
 
    第二天,肖重华没有告诉任何人,只让贺雨然同行,悄悄带走了欧阳暖,等到惊动了大公主和燕王府,人已经不见了。
 
    南诏的这位神医,就住在南诏一个悄无人烟的莫苍山中,而莫苍山正是在南诏境内,与大历只有一水之隔。
 
    莫仓山巍峨险峻,人烟稀少,甚至没有一条顺畅的道路直通山顶。肖重华相信,巫医便是住在那里,所以执意要背着欧阳暖上山。路上长满了荆棘,肖重华深一脚浅一脚,气息微微乱了,却将欧阳暖背的更稳。
 
    贺雨然看他明知道事情有问题却还带着人孤身上山,不由摇了摇头,也快步跟了上去。
 
    好容易到了半山腰,看到一个老人,正在山间砍柴,贺雨然问他,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巫医的人,老人连眼皮都没有抬,只把手一指:“一般人都走不到这里,你们坚持了这么久也不容易,去上面碰碰运气吧。”
 
    他的手,遥遥指着山顶的方向,贺雨然抬头仰望,一眼看不到尽头。
 
    肖重华真的向山上走去,连头也不回,可是贺雨然却不断回头看着那老人,觉得说不出的古怪。
 
    上山的过程千难万险,好几次肖重华差点滑下山去,不管贺雨然怎么劝,他却坚持不肯回头下山去,贺雨然没有办法,又不敢离开,只好硬着头皮陪他一起。
 
    然而到了山顶,却是一片不毛之地,什么也没有,肖重华却并不放弃,将整个山顶都翻了一遍,始终没找到人烟。贺雨然劝说道:“看来我们被那老人骗了,还是回去吧,巫医未必在这里啊!”
 
    肖重华摇了摇头,凝目望向山下,道:“刚才那位老人,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突然听见一阵大笑声。
 
    两人循声望去,却是半山腰上的那个老人正站在树下,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那老人哈哈大笑:“好眼力啊,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傻傻跑上山来。”
 
    “因为我知道,你会在这里等着嘲笑我们。”肖重华淡淡地说。
 
    老人手捋长须笑道:“你倒真是不笨,你背着的倒是个漂亮女娃,可我实在是不能救她,而不是不想救她”
 
    “你有法子,只是不愿意告诉我。”肖重华一针见血地道。
 
    老人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你的眼睛真是毒,好吧,我实话跟你说,这女子几乎不治,若要续命除非服下苍冥山的金雕的血。”
 
    “我一定会想办法找到金雕,帮我救她。”肖重华毫不犹豫道。
 
    老人摇头:“金雕我这里有一只,问题是它的血液本身就有剧毒,正常人若是沾上一滴尚且要多受许多煎熬,更何况这女子已经濒临死亡,此举实在是兵行险招,只怕碰不得。”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肖重华皱起眉。
 
    老人笑了一笑:“也不是没有,只是需要一个药人,为她承受这毒液煎熬的痛苦,然后取这药人心头的血便可。但若是这药人有半分不情愿,血液不畅,药性受损,到时只怕也是没用,还白白浪费了金雕的血,天底下可就只有这一只了。”
 
    心头血?谁会心甘情愿放弃自己的性命来救她?这老人莫非是疯了不成,贺雨然摇摇头:“没办法了,我们都尽力了,重华,下山去吧。”
 
    贺雨然是个聪明人,也是个医者,他平日阅览群书,自然知道世上有百岁的金雕的血以毒攻毒这么一说,只是这法子实在匪夷所思,就算有,其本身也只是一种烈到极致的毒,有害无益。再说他本身并不研究毒药,对于金雕的毒血,只是略略知晓而已。
 
    他一把拉住肖重华,道:“金雕血可是噬心之毒,谁也不敢保证你还能活着,就算你活下来,难道以后你要她一个人生活吗?”
 
    肖重华轻轻一震:“你是说?”
 
    那边的巫医笑了笑:“她能活,当然我也有本事可以保你不死,但是……噬心之痛,你以后也要承担着这痛苦,这是以命换命,可不能怨我。”
 
    肖重华想了想:“没问题。”
 
    贺雨然顿时露出急切的神色,想要出言阻止他,然而肖重华却对他摇了摇头。
 
    巫医的住处果然在半山腰的树林里,到了地方,他就丢给肖重华几副药材让他喝下去,肖重华不知道里面混了什么,只是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虽然几不可察,但他嗅觉灵敏程度一般人不可比之,他虽然心有疑问,也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但他还是照单全收了,看到这一幕,贺雨然气得要死,却无可奈何。麻烦是他妹妹惹出来的,虽然事后他也将贺家婷交给了大公主,依照对方的性格,家婷现在绝没好果子吃,但不论怎么样,要是能让欧阳暖活过来,他也就能将功折罪了。
 
    一个很大很大的木桶摆在那里,里面冒着缓缓的热气,巫医神情怡然地站在那里,肖重华在他身前站定,大致扫了一眼,也不惊慌,淡淡问道:“我该怎么做?”
 
    “你要进入木桶之中,药效泡在热水之中,效果才会好。”
 
    肖重华照做了,不一会儿,巫医递给他一个竹筒,道:“全喝掉。”
 
    竹筒里面的血带着一种令人觉得无比恶心的味道,肖重华顿时觉得浑身有一种刺痛感,那毒血慢慢沉淀入他的血脉之中,随着体内奔腾的血液流动,把毒带到全身各处,似冰又似火的肆虐着。无法抵挡体内那阵寒气,他尽量压制住全身的痛觉,双手努力支撑着自己虚弱的身子。等他从木桶里出来,却没办法走到床边去,只能慢慢滑坐下来,四肢好像都麻痹了,一点也抬不起来。然而,这仅仅是开始而已……
 
    三日后的一个夜晚,肖重华按照巫医的吩咐点上了安神香,“好了,你放心吧。”肖重华对贺雨然说道。
 
    贺雨然担心地看了他一眼,觉得他脸上的神情非同寻常,不由得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肖重华慢慢走到床边去,欧阳暖已经睡熟,美丽的面孔没有丝毫的改变,他轻轻抚摸着她可爱的面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复杂。他坐在她的身边,低下头,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然后慢慢俯下身,抱住她,她的肌肤是温热的,不像他,自从服食了金雕的血后,便经常浑身冰凉,好像死人一样。所以他从来不敢这样靠近她,生怕冻坏了她。
 
    “我心里好难过,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只会以为我是一个令人憎恶的男人,将我忘地一干二净呢,我是不是很自私,我想要你活着,又想让你一辈子留在我身边……”肖重华低声说着,起身,却又舍不得一般,低下头将嘴唇贴在她的唇上,像是小孩子一样轻轻蹭了蹭,笑了。
 
    巫医取出一道小小的利刃,慢慢道:“痛是肯定的,只是不会致命。”
 
    肖重华点点头,巫医动起手来,刀刃在手中熟练地转了一转,找准位置,慢慢下刀。下刀的位置在心口偏下,他左手按着肖重华,刀刃缓缓切了进去。
 
    肖重华身形一颤,顿时咬住下唇,冷汗涔涔而下。
 
    贺雨然虽然也是大夫,却实在看得头皮发麻。
 
    刀口开的不大,却非常深,浓稠而粘腻的血水汩汩不断从伤口渗出,不过一会儿,整个房间染上了铺天盖地的血腥味道。肖重华似乎还没有失去知觉,额上大汗淋漓,嘴唇也被他咬出血迹。虽然事先服下了止痛的草药,可是伤口就在动脉之上,肖重华十分清晰地能感觉到体内热流的迅速流失,正随着他的生命力,张狂而霸道的,无力而失措的,汹涌喷出。肖重华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只是闭上眼睛等待。
 
    “你们国君真是够狠毒的,明知道他的性情,这是摆明了要他一辈子受痛苦却不能解脱,还要他们夫妻生生分离。”贺雨然冷笑起来。
 
    巫医道:“那也要他自己心甘情愿的。”
 
    肖重华听得迷迷糊糊,失血过多,全身又忽冷忽热,眼前也渐渐模糊起来,一切都听不真切,只觉得全身啃噬一般的痛。他们都围过去开始查看欧阳暖的情形,肖重华也想过去,全身却开始失力,像灌了铅一般,眼前先是模糊,接着就慢慢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
 
    “贺雨然……”他甚至还有神智,甚至还可以开口出声,只是声音绵软无力,像被碾过似的,干涩得让人发慌。
 
    贺雨然叫道:“快先给他止血!快啊快啊!”接着就是一片噪杂,肖重华听不真切,眼前又是一片黑暗,混混沌沌之中,身上剧痛,然后就昏了过去。
 
   朦朦胧胧张开眼,却是黑夜,什么都看不见,肖重华身上酸痛,摸索之中感觉到心口的部位包了厚重的一层,他休息了一下,感觉呼吸急促,掀被下床,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直接跌了下去。
 
    肖重华摸索着站起来,忽然听见推门而入的声音,接着就是贺雨然高兴的声音:“你醒了吗?太好了!”
 
    肖重华摇摇头,觉得这声音熟悉,慢慢道:“贺雨然。”
 
    贺雨然微微皱眉:“你这是怎么了?”
 
    肖重华只是微微停顿了片刻,失笑:“既然是毒药,总归是有副作用的。”
 
    贺雨然突然就默不作声,放轻脚步走近他的身边,在他眼前晃了晃。
 
    肖重华睁开的眼睛不知望着何处,空荡荡,茫然然,流光不再,泛着些灰暗的颜色,十分的空洞,这难道是……失明了?老天啊!贺雨然微微呆滞,瞬间回神,讪讪地将手伸了回去,心中微微不安。
 
    肖重华却像是根本不在意自己看不见了,突然有些紧张起来,摸索着就要向门口走去:“暖儿!她到底怎么样?她怎么样了!?”
 
    “放心吧……”贺雨然说道:“虽然还没醒,但是没有大碍,现在正睡着。”
 
    “哦……”肖重华松了口气,又道:“那我去看看她。”
 
    “别、别……”贺雨然按住他,吸了吸鼻子,勉强地笑了笑:“明天吧……明天也不迟。”说到最后,贺雨然像是在隐瞒着什么似的,语音有些颤抖。
 
    肖重华隐约猜到了事情的发展,冷笑了声:“你告诉巫医,让他转告他的主子,若是不让我见暖儿最后一面,我永远也不会放过他。”
 
    贺雨然惊怔——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想了想,转身走了出去。
 
    “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贺雨然掩不住恼怒。
 
    “什么怎么回事?”巫医端起茶盏,热气升腾,他微微垂目,神情很平淡,轻轻吹了一口,道:“你想问我什么?肖重华的眼睛吗?”
 
    贺雨然咬牙切齿,“你根本一早就知道!”
 
    巫医喝了一口茶,径自享受了一番,过了一会儿,才放下茶盏,淡淡道:“他眼睛瞎了,这就是金雕毒血的副作用了,我也没办法。”
 
    “你撒谎!”贺雨然惊呼:“一切都是你们搞的鬼……”
 
    “贺公子。”巫医叹口气打断她,“能保住他的性命,对我来说,已是不易,那金雕毒血何等厉害,他那日喝的药中,早就加了很多罕见药材的,如果不这样,他早就死了,还能熬到现在?”他顿了顿,想了想,又道:“现在只瞎了眼睛,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若是他能看见,你能保证他一辈子都不见欧阳小姐吗?”
 
    贺雨然睁大眼睛:“你是什么意思?”
 
    “她虽然活过来了,可是这一辈子,每隔一个月都要去泡药泉,根本只是个半条命的人,而最好的药泉,就在南诏皇宫里,你明白了吧。”
 
    果真如此,原来这一切都是阴谋,一切都是圈套,一切都是等待他们的陷阱!一连串的事情,原来这就是真相!贺雨然顿时有些难受,眼眶通红,他突然明白,肖重华是知道一切的,可就算如此,他早有猜到这一切都是个阴谋,然而他也下定了决心,纵然是个圈套,也要如对方所愿去完成它。
 
    这就是肖天烨厉害的地方,对于想要的东西,不惜一切代价要得到,近乎执拗的疯狂。而肖重华,何尝不是如此呢?明知道对方在等待他跳进陷阱,他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这一切的呢?
 
    肖重华走得很慢,一路上都不说话,他慢慢的摸索脚下的步伐,也许是怕被什么绊倒,也许是怕爬起来太过狼狈,总之,他都很小心谨慎的,应付着再平常不过的一切。
 
    贺雨然替他打开房门,有一淡淡沉睡的人影,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
 
    肖重华忽然就紧张起来,提了一口气,身体也微微颤抖,他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抬脚就走,却被门槛一绊,猛地跌倒在地。
 
    贺雨然一惊,连忙过去扶他。
 
    肖重华摆摆手,示意并不要紧,站起来拍拍尘土,深吸口气,才摸索着走了过去。
 
    贺雨然在他身后跟地很紧,不敢离开一步,生怕他又跌倒似的,最终看他摇摇晃晃地终于摸索到床边,才豁然松了口气。
 
    肖重华在床边坐下,开始颤抖着摸上什么,温热的肌肤透过薄被传到他的手心,肖重华怔了怔,有些恍如隔世的错觉。指腹下的脉搏清晰生动,缓慢而有力,虽然稍显虚弱,但并无大碍。
 
    肖重华终于松了口气,摸索着,在她的额上印上淡淡的一个吻。
 
    贺雨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肖重华微微一笑,暗淡的眼睛不知看什么地方:“我们走吧。”
 
    “你不等她醒过来吗?”
 
    肖重华慢慢摇了摇头:“不,没有这个必要了。”既然他已经瞎了,就该从她的生活中消失,而且现在她,需要肖天烨的帮助。
 
    仿佛是做了一场梦,那种痛苦,却让人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暖儿。”一只微凉的手缓缓抚上她的脸颊,欧阳暖的睫毛微微一动。
 
    “你已睡了好多天,太久了……快点醒来好不好,我一直在等你,我还有好多的话要对你说。”
 
    那人的指尖慢慢走过她的眉尾划向眉尖,沿着鼻梁一寸一寸往下勾画,最后停在她的唇畔,良久……
 
    欧阳暖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张放大的俊脸。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迎面被重重揽入怀中,只觉得对方抱得太紧,几乎不能呼吸。
 
    她也不动,也不明白眼前这是什么情形,只是静静的不说话。
 
    “暖儿。”淡淡两个字,却似跋山涉水千回百转而来。他伸手捧住她的双颊,双眼错也不错地凝视着她,满脸的惊喜。
 
    斜阳照入殿内,落在他的脸上,晚风徐徐渐起,欧阳暖困惑地看他,飞扬的眉峰,绵密的睫毛,泛着春水一般的温柔款款,而那微弯而薄的唇瓣,配着白玉一样的面孔,更是让人觉得好似随时要微笑一般多情雅致。她不喜欢这个男人的触碰,下意识地,她想抽回手,对方却抓得更紧,仿佛一生一世都不要再放开。
 
    “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告诉我。”男人的语气很轻柔,仿佛是怕吓坏了她似的。
 
    欧阳暖觉得奇怪,她总觉得眼前这个人像是戴着面具,让人看不清楚他真实的表情,但,他的笑容简直是过分的高兴了。
 
    欧阳暖忽然道“我是谁?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肖天烨微笑道:“你是我的皇后,你不记得了?”
 
    欧阳暖被这个称呼惊骇,道:“皇后?”
 
    肖天烨的目光眷恋地在她的脸上停留了片刻,道:“是,你父亲是南诏的木将军,他在战场上拼杀,后来为国牺牲……现在你已经是我的皇后了,我会一辈子好好地照顾你。”
 
    欧阳暖安静地点了点头,眼底划过一丝异样:“那你是什么人?”
 
    肖天烨静静道:“刚才告诉过你了,我是南诏的皇帝。”
 
    欧阳暖疑惑地看着一旁的宫女,对方连忙点头,拼命地点头,生怕她不信似的。
 
    欧阳暖接着道:“皇后?”
 
    肖天烨笑道:“是。”
 
    欧阳暖觉得头痛欲裂,她的手刚碰到头部,肖天烨就拉住她的手腕,“你的身体还没好,休息一下吧。”
 
    欧阳暖道:“可是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当然会什么都不记得,巫医的药不是普通人能够抗衡的,肖天烨微笑道:“现在我将一切都告诉了你,怎么,你不信?”
 
    欧阳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肖天烨摸摸欧阳暖的头,有点可怜地说:“你没有银子,不记得自己是谁,浑身上下什么东西都没有,我比你有钱,比你有地位,欺骗你对我来说什么好处也没有。”
 
    欧阳暖愣住,用力地咬住嘴唇,似乎这些话让她十分地苦恼。
 
    肖天烨的眼睛里慢慢扬起一丝笑意,用力地捏了捏她的脸,叹了口气道:“总算比你以前那冷冰冰的模样要惹人喜欢得多了。”
 
    欧阳暖还是躲开了他的碰触,没缘由的,心里有一种陡然升起的抵触情绪,不喜欢,不喜欢这个人,不相信他所说的一切。但是,他说的没错,她现在没有钱,没有身份,没有地位,连睡的这张床都是对方的,毫无值得对方图谋的地方。
 
    最后一个问题,欧阳暖抚着胸口,凝视着他道:“那我为什么会昏迷?”
 
    肖天烨目光中带着几分爱怜,他没有避开这明亮的眼睛,即便这双眼睛能照耀出他内心的丑陋和冷酷,他还是直视着她,温柔地道:“你是太累了。”
 
    欧阳暖的表情渐渐从怀疑转成了些许小心翼翼。
 
    他伸手,帮她把一缕掉在颊边的头发拨到耳后,但还是有几缕不听话,又掉了下来,肖天烨笑了,伸手还要去拨,欧阳暖躲开了。肖天烨若有若无地勾了一下嘴角,脸上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他那样平淡地笑着。他已经变得很有耐心,不论是对待敌人,还是心爱的女人,都是一样的。
 
    欧阳暖垂下头,用力地咬嘴唇,她觉得很不舒服,不仅仅以为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更重要的是,她不太相信眼前这个人所说的一切,她慢慢地道:“可总觉得有个很重要的东西,好像想不起来。”
 
    肖天烨当然知道她说的是谁,但他绝不会那样愚蠢告诉她真相,那是傻瓜才会做的事,肖天烨显然不是。过了半晌,他缓缓道:“以后慢慢想。”
 
    是啊,时间多的是,欧阳暖这样想,可是好像还是有什么不对……再仔细想下去,只有头痛欲裂的感觉,心底深处那个不见底的黑洞仿佛释放出无尽悲伤的情绪,让她喘不过气来,她痛苦地流出了眼泪。
 
    肖天烨轻轻问道:“告诉我,你为了什么哭?”
 
    欧阳暖摇着头:“我不知道。”
 
    肖天烨道:“不知道?”
 
    欧阳暖觉得那种头痛的感觉越来越剧烈,忽然掩面痛哭,道:“我真的不知道,不要再问我……求求你,别再问了……”
 
    肖天烨瞧着她,皱了眉。握紧双拳,很快又松开,道:“好,我不问,只是我要告诉你,既然那是令你痛苦的事情,又何必去想起来,记不得一切,就会快乐得多。”
 
    欧阳暖抬起头,泪水含在眼中,她喃喃地道:“可那也许是珍贵的……珍贵的回亿……”
 
    肖天烨挨着她在她身边坐下,慢慢道:“珍贵的回忆,快乐的回忆,我都可以给你,把那些忘了吧。”
 
    欧阳暖看着他春水般的眼睛,那里面似乎有一种诱惑,让人不由自主跟着沉溺进去,她的脑海中,陡然出现了一双温暖的眼睛,坚定执着,充满爱意,她捂住头,道:“让我想一想,好好想一想。”
 
    肖天烨默默地看着她,起身离开。
 
    欧阳暖的病情仿佛越来越严重,因为她拼了命想要把那些丢掉的东西想起来,可越是挣扎就越是无济于事,她开始害怕,害怕一切是声音,甚至不想推开窗子去呼吸外面的空气,最害怕的,是每隔一个时辰,肖天烨就会来看望她,她简直要被这个男人逼疯了,他那么不动声色,可他即使只是静静坐着,也能让人有一种可怕的压迫感,她从刚开始的不喜欢,到现在,简直有些害怕他了,她不懂自己以前怎么会喜欢这个人,欧阳暖整夜整夜地躺在床上,一遍遍地回想,可还是一片茫然,什么都没有。
 
    最难熬的是夜晚,因为那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有一天晚上她做了个梦。
 
    那个梦似乎是很久很久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因为很熟悉,熟悉到令她的心脏怦怦地跳得厉害。
 
    梦里是一座漂亮的大宅子,她坐在门口,不知道在等谁,然后那人终于回来了。而且那人拥有让她心动的面容,理所当然地对着她微笑。
 
    他看她,温暖的阳光给他的身上镀了一层明媚的色彩,他清澈的眼睛里有阳光在熠熠生辉,他招招手,似乎对她说了什么,但同样在如何努力去听,也只能看到他的嘴巴张张合合,任何声音都听不到。她心里一急,大声地问道,但那人却落寞地笑了笑,仿佛不再想看到她似地,转身走了,她心里空落落的好像一下子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拼命地喊着那个人,然而却坠入无尽的深渊。
 
    从梦中惊醒,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竟然已经泪流满面,为什么?
 
    她看着自己手掌心晶莹的眼泪,心中疑惑,为什么竟会这样呢莫名其妙地掉眼泪?然后是难以言喻的心痛,这种心痛让人感觉心脏都快要裂开,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很快,她就开始浑身发烫,一阵热一阵冷,不只是心脏的部位,疼痛扩展到了全身,喉咙很渴,慢慢开始有灼烧的感觉,难受的将人逼入疯狂的境地,好痛好痛……几乎难以控制。重生之高门嫡女大结局更新到上部了,喜欢的朋友请收藏/ 紧接着阅读更精彩的下部!
上一章节:大结局(上3)
下一章节:大结局(下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