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2)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6-15    作者:秦简

    欧阳暖知道自己若是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唯一的办法就是迅速康复起来,所以接下来她都努力地吃药,吃饭,甚至连以前最讨厌的补品也都吃了。

    她尽量不去惹怒肖天烨,即便他仿佛怕她逃跑一般几乎片刻也不离开,她都能忍下来,与他相安无事。
 
    很快,欧阳暖已经能坐起来,并且在殿内走一走了。她趁着肖天烨不在,故意装作闲聊一般对阿卓说:“外面的天气冷吗,我现在出去走一走,回来以后不会生病吧。”
 
    阿卓看了她一眼,犹豫道:“娘娘,陛下说——”
 
    “好了,你放心,我只是想出去走一走,这里这么多人,你还怕我离开吗?”
 
    阿卓看着欧阳暖期待的脸,想到外头到处都是侍卫,一个病怏怏的娘娘又能去哪里呢?她初来乍到,若是能够得到娘娘的喜欢,将来也好留在陛下身边……出于这点私心,她便点头同意了。帮着欧阳暖简单地换了一身衣服,阿卓便替她掀开帘子:“娘娘如果哪里不舒服,请立刻告诉阿卓。”
 
    欧阳暖点点头,可是刚走出十步远,便听到阿卓轻声提醒:“陛下回来了!”
 
    欧阳暖大病初愈,面色苍白,身形瘦削,在寒风中却更显得俏意生生,风姿楚楚。
 
    肖天烨身旁刚刚受到封赏的周将军一看,啧啧出声:“是个大美人,比我家里最美丽的宠姬还要美,看来陛下还藏了不少美人啊,只可惜身子没几两肉。陛下,我不要封赏了,请把她赐给我吧!”说完,他快步走过来,打算伸手抓住欧阳暖,估量她的价值。
 
    但是还没有机会沾到她的衣服,肖天烨却抢先一步拦住他的禄山之爪:“住口!除了我以外,碰他的男人都得死!”肖天烨眼中盛着怒火,明白表示他再敢提一次,将会立刻杀了他。
 
    阿卓急忙解释道:“对不起,这位是陛下的妃子,不是可以随便换取的女人。”
 
    周将军吓了一大跳,立刻跪了下来,“陛下恕罪!”
 
    若非这人立下了赫赫功劳,肖天烨早已杀了他了,现在——他竟敢冒犯欧阳暖,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了。肖天烨的眼睛里划过一丝阴狠,一言不发地挥了挥手,周将军原本看欧阳暖穿着并不华贵,以为她不过是普通的宫女,再加上他出了名的色胆包天,却也没有想到这是皇帝的女人!看到这情形,吓得浑身汗,赶紧退了下去。
 
    “对不起,他吓着你了吗?”肖天烨关切地问欧阳暖。
 
    欧阳暖漠然的摇头,其实她并不在乎,这里已没有什么可以动摇她的了。
 
    “外面风大,我要回去了。”
 
    “也好!阿卓,你护送娘娘回去。”肖天烨吩咐道。
 
    “是!”
 
    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他却不放心,欧阳暖心中冷笑,知道他担心自己寻找机会逃跑,却没有辩驳,转身走了回去。
 
    阿卓端着茶水走进殿内,看见欧阳暖正坐在桌前发呆,便走过去:“娘娘!娘娘……”
 
    欧阳暖吓了一跳,看清眼前的容颜才愣了愣,“是阿卓啊……”她低喃。
 
    然后她想起了什么,突然站起来,抓住阿卓的双肩,眼中一抹坚定。“阿卓,你放我走吧。”
 
    “娘娘!”阿卓怔愣的看她。
 
    欧阳暖看着她,轻声道:“阿卓,你先别说话,听我说,我知道你喜欢陛下,可是他现在只把你当作下人来看待,你是个好姑娘,你不该受到这些对待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只要我走了,他就不会将眼神放在不爱他的女人身上,他才能看到你对他的一片痴心。你只要装作不知道,我自己想办法离开就可以了!”
 
    “不!我……我不能背叛陛下!”阿卓惊慌失措地看着欧阳暖。
 
    欧阳暖握住阿卓的手,诚挚道:“阿卓,难道你希望一辈子站在他身边,却得不到他的爱?只要我不在,你一切的心愿就能实现了啊!你难道不希望,他把全部的宠爱和注意力都给你,你现在全心全意照顾我,难道不是为了他么?”
 
    阿卓看着欧阳暖,愣住了,片刻后,她推开欧阳暖的手,失魂落魄地跑了出去。
 
    欧阳暖看着她的背影,感到一阵失望,她原本以为,阿卓对肖天烨的心意,足以让她放自己走了……可是现在……
 
    难不成,是她误会了?阿卓并不喜欢肖天烨吗,可是——怎么会?那种爱恋中的眼神,欧阳暖觉得自己是不会看错的啊,为什么会这样呢?或者是,阿卓并不敢这么做,她在害怕,在恐惧肖天烨。
 
    过了半个时辰,阿卓却突然掀开帘子进来:“娘娘,奴婢找了一套宫女的衣服,可是,宫门口还有不少护卫,你怎么出去呢。”
 
    欧阳暖看了她一眼,知道自己的话在阿卓的心中起了作用,这个女子此刻已经不顾一切,准备为自己的爱情做点什么了。
 
    “这你放心,我会有办法的。不过,我若是这样走了,会连累你的。还是要委屈你——”欧阳暖将阿卓的手脚用布巾捆起来,然后再在她嘴巴里塞上帕子,作出被人打昏后绑起来的样子,低声道:“阿卓,谢谢你。”
 
    阿卓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心中复杂难言。她知道她这样做是对的,可是为什么心中却闪着不祥的阴影?欧阳暖说的对,只要有她在一天,陛下就不会看自己一眼,但是她无法亲手下手杀死温柔美丽却什么也不记得的欧阳暖,只能想尽一切办法让她逃走,然后再找机会下手……对不起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肖天烨原本便将一切消息封锁着,他不会告诉别人,欧阳暖被他囚禁了起来。所以,欧阳暖拿着从他那里偷来的令牌作为凭证让宫门口的护卫看了以后,顺利离开,然而她离开不久,宫门外奔出一匹守候已久的马,尾随欧阳暖的方向而去。马背上,肖凌风目不转睛地盯着欧阳暖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
 
    肖天烨走进大殿,立刻感觉到情况不对劲。一切都过分安静,他仔细一看,立即见到昏倒在两旁的护卫,探了探鼻息,确定被人下了药!倏地,他狂奔进入殿中!暖儿!他此刻心中只想到她!
 
    房中只有被捆起来、含着眼泪看向他的阿卓。
 
    欧阳暖呢?她被掳走了!是谁?肖天烨心神慌乱得差点倒下去。不!不可能!如果她是被人掳走,不可能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他立刻放开阿卓,逼问道:“她人呢?!”
 
    “娘娘……她……她打晕了奴婢,奴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阿卓几乎不敢看他狂乱的眼神,低下头去。
 
    闻言,肖天烨的心中立刻燃起熊熊的怒火,恨不能立刻将欧阳暖抓回来,他脚下没有任何耽搁。在紧急时刻,即使心中怒意澎湃不已,他仍能保持冷静的思维,他会把怒气维持到找到欧阳暖再说!
 
    肖天烨率兵追出皇宫,士兵回报说地上有一些痕迹。他立刻下马,命令所有人原地待命。
 
    他蹲下了身,发现蹄印太轻,只有一匹马的印子,轻得像是没有负载人似的。
 
    他拉远目光,在不远处,他又看另一匹马的蹄印。明显的有人跟踪了她,或接应了她?而且是个男人!她根本是有意要逃跑!肖天烨眼眸转冷,面孔在狂怒后转为可怕的平静,聚满了风暴却隐逸在无波的表面下。“不管你要去哪儿,都不会让你逃出我的手心!”森冷的口气比冰霜更冻彻人的心扉,他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剑,跃上马背。
 
    他的神驹如射出的箭,转眼间就消失在马蹄印前进的方向。
 
    欧阳暖出来没有多久,便发现有人在跟踪,她刚开始还以为是肖天烨追上来了,可是又觉得不对,这个男人不可能这么快发现自己失踪了,更何况他要是追击,必然不会单枪匹马前来。她策马回头,却看见肖凌风跟了上来。
 
    欧阳暖下了马,惊愕地看着他,直望到他的眼底:“你是什么人。”
 
    肖凌风看着她,笑了:“你放心,我不是来抓你回去的。我只是想要平安护送你回到你的故乡去。”
 
    欧阳暖冷冷道:“是么,可是我凭什么相信你!”
 
    肖凌风仔细打量她一会儿,道:“不需要你相信。因为我也不想帮你,但却也不能杀你,因为杀了你,肖天烨和那人都会天涯海角地追杀我,可是留你在肖天烨的身边,也是个最大的祸患。”
 
    见欧阳暖狐疑地看着他,肖凌风笑了:“不过,你真的决定要离开这里,不后悔么?”
 
    欧阳暖决然点点头,没有半点后悔的意思。
 
    “好,那我便护送你回去。”肖凌风点点头。
 
    只听一个粗重的声音嘎声冷笑:“好深情呀!想不到皇帝看重的女人,夜半三更与男人私奔,真是好大的本事!哈哈哈!”
 
    肖凌风脸色剧变,连忙挡在了欧阳暖身前。霎间,树林里跳入了十个黑衣人。为首的一人,竟然是白天想要抢夺欧阳暖的周将军。一见这些人,肖凌风心里暗叫不好,自己要是一个人的话,这些人不过是小意思,但现在要保护欧阳暖周全逃走,却很是困难。自己太大意了,居然让这些人跟了上来,现在泄露了欧阳暖的行踪,等于惹了大麻烦。他心里虽然乱成一片,脸上却不动声色,冷冷道:“这大晚上的,几位还真是有心,在这里守候着,不知有何见教!”
 
    周将军冷笑道:“想不到美人儿半夜会与人私奔,陛下也太窝囊了,不过也好,给了我一个大好机会,美人儿,只要你从我一次,说不定我会放你们走。”
 
    夜色太暗,他根本没看清楚,眼前的男人就是肖凌风。
 
    欧阳暖沉声道:“你要是敢伤害我,肖天烨不会放过你。”
 
    周将军哈哈笑道:“别拿他来吓唬我,这种荒郊野岭,我要了你再埋掉不是很容易吗,美人儿,快过来!”
 
    欧阳暖脸气得发白,肖凌风随手抄起一个石块,朝周成掷去,趁着周成手忙脚乱之际,他就乱迅速带著欧阳暖飞身蹿出去。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之极。
 
    周成和一众黑衣人被他的举动弄个措手不及,恼恨跺脚,明知这小子狡猾非常,应该一上来就宰了他,不该多说废话。不过他再狡猾,今晚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他一定要得到那个美人!周成一挥手,十个人迅速追了出去。肖凌风带著欧阳暖专挑小路走,想借复杂的地形摆脱掉这些人。但他带著欧阳暖,行动迟缓,眼看这些人追上来了。
 
    欧阳暖焦急道:“别管我了,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带着我是逃不掉的。”
 
    肖凌风恼恨道:“你把我当什么人?我虽然讨厌你,却也还不至于丢下一个弱女子给人糟蹋。”
 
    欧阳暖叹口气,知道劝他也没用,喃喃道:“好吧!我真没想到,一个完全都不认识,甚至口口声声讨厌我的人,居然还要跟我同生共死!简直是太荒唐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肖凌风心里一震。
 
    眨眼间,十个黑衣人已经团团围了上来。这回他们也不多话,上来就动手。肖凌风一边和这十个人斗在一起,一边分神照顾欧阳暖。
 
    在争斗中,只听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颤声道:“暖儿?”
 
    欧阳暖抬起头,这才发现刚才围攻他们的黑衣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士兵用刀剑架在了脖子上。她看见为首的那个人,脸色立刻变得惨白,肖天烨英俊的脸上,神情憔悴,双眼因疲累过度布满血丝,正用极度伤心愤怒和嫉恨无比的眼神,瞪着她和肖凌风。可是当他看见欧阳暖的手臂上多了一道伤口的时候,立刻惊得脸色煞白,似乎欧阳暖身上中的那一剑,是砍在了他心里。
 
    肖天烨一挥手,士兵们立刻上去缠住了那批黑衣人。肖凌风退下来,从怀里掏出一些药粉,迅速为欧阳暖手臂上的伤口止住了血,动作迅速地包扎了起来。
 
    肖天烨的脸色也变得铁青,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杀了他们!”只听几声惨叫,欧阳暖背过脸去,不愿意看那杀人的场景。十个黑衣人虽然都是武功高强之辈,但终究敌不过大批的士兵,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那周成远远看见自己的人都被杀了,面色大变,重重在马身上甩了一鞭子,转身疾驰而去。士兵们刚要追击,肖天烨却喝止:“算了。”他的眼睛冷冰冰地看了一眼周成离去的方向,冷笑,以为能跑得掉吗,愚蠢!前面他早已布置好了人手,自投罗网的蠢货!
 
    “你为什么在这里!”转过脸来,肖天烨冰冷的眼神落在肖凌风身上。
 
    还没等肖凌风回答,欧阳暖已经抢先道:“是我被人追击,他突然出现,救下了我。”
 
    她这么说,摆明是在替他撇清关系,肖凌风诧异地看了欧阳暖一眼,终究没有言语。
 
    肖天烨脸上阴晴不定地盯着欧阳暖沉声道,“暖儿,你还不过来吗?”
 
    欧阳暖浑身一震,低垂著头,却不动弹。片刻后,她抬起头,还是用一样平静的笑容,对肖凌风道:“你走吧,不论如何,今天要多谢你了。”
 
    肖天烨再也忍受不了他们窃窃私语,说他不明白的话,他直接粗鲁地将欧阳暖扯到自己身边,对肖凌风道:“你最好记得自己的身份,若是再有逾矩,别怪我不念兄弟情谊!”
 
    肖凌风看着肖天烨带着欧阳暖绝尘而去,目光深沉……陛下为什么没有杀了他?唯一能让陛下顾忌的人,就是欧阳暖了吧……难道,肖天烨为了她,已经痴迷到了疯狂的地步,疯狂……肖凌风在月下低低地笑,但愿这位美貌的女子多保重吧,他今晚所做的,也算尽了心力了。
 
    肖天烨没有回宫中,而是一路策马狂奔,往城郊而去。欧阳暖坐在他怀中,始终僵直着身体,可是时间一点点过去,她渐渐感到疲惫、头痛难忍……
 
    当欧阳暖昏沉地醒来,睁开眼,一室晕黄的孤灯,她有些迷茫地不知身在何处,随后,慢慢模糊地回忆起了一切。她转头,打量了四周。她一愣,发现已经回到了宫中。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她不由苦笑,这下她是插翅也难飞了。
 
    她艰难地坐起身,这时房门被打开了,肖天烨出现在她面前。欧阳暖见他平素俊美神采飞扬的容颜变得消瘦憔悴,别过了脸。肖天烨一步一步走近她,在她床边坐下。欧阳暖一动也不动,更加不肯看他一眼。
 
    肖天烨冰冷严峻的声音响起:“怎么不抬头?为什么不敢看我?”
 
    欧阳暖仿佛没有听见,仍然一动不动。
 
    肖天烨有些粗野地强行托起她的头,但见她面容苍白,神情冷淡。蓦地,他钢硬的心软了下来,情不自禁轻轻抚摸她的脸。欧阳暖因他的碰触,心中感到厌恶,头微微一偏,想要避过他的手。
 
    肖天烨浑身一僵,立刻得出一个自以为是的结论。像他这么聪明绝顶的人,在情关面前,也身不由己地钻入了牛角尖。他脸色变得铁青,积压已久的伤痛和愤怒爆发出来,他咬牙切齿道:“你不愿意我碰你?难道你又喜欢上了肖凌风?想不到,我这些日子以来对你的疼惜宠爱,居然比不上一个和你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我真后悔,居然没杀了他!”
 
    欧阳暖被他荒谬的猜想吓了一跳,等她醒悟过来他在说什么,肖天烨已经暴跳如雷,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和深深的嫉恨:“你爱上了别人?我的心呢?你知道我对你一向千依百顺,把你当成珍宝,就把我的心不当一回事儿,踩在你脚底下随意践踏。欧阳暖!你还有没有心?你还有没有?”他无法自控了,疯狂地把房里的一切东西全部扫在了地上。桌子被他推翻,古玩架也翻倒在地,瓶子罐子砸在地上,“劈里啪啦”碎了一地。
 
    肖天烨控制不住燃烧的怒火,猛烈摇晃她:“我爱你,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什么都能为你做到!为什么,为什么无论我怎么做,你都不肯看我一眼,我做错的,我都在想尽办法弥补,难道你是瞎子、傻子,一点也看不见我对你的付出吗!”
 
    欧阳暖被他摇得头晕目眩,定定看着他:“我已经说过一次又一次,我不爱你,哪怕你把心捧到我面前来,我还是无法爱你!你明不明白!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不是你为我付出多少,我就要爱你,更不是你给我多少,我就会爱你多少!爱没有公平可言!”下意识的,她不经过思考,这些话脱口而出。
 
    随后,她心底深深的震惊,原来,这是她隐藏在心底的话吗?还是属于她的过去?
 
    肖天烨伸手粗暴地托起她的头:“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压抑住自己的感情,等你看我。我一直用我的全心来守护你,疼宠你,没有人会像我这样深刻地爱你。没想到,我等到的居然是这样的结果。你太无情了!欧阳暖,你太无情了!”想到欧阳暖居然一边用尖利的言辞伤害他,一边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里,肖天烨痛苦得无法呼吸了。
 
    肖天烨猛地放开她,一拳砸在墙上,血红着眼,愤怒地厉声说:“欧阳暖,你死心吧,你一辈子再见不到别的男人了。即使天荒地老,你也必须永远和我在一起!你这辈子注定了要和我纠缠一生,永远也休想离开我。我下地狱,你也会和我一起下地狱。你听明白了吗?”
 
    欧阳暖冷冷看着他,没有回应。肖天烨“砰”地一声使劲摔上门,冲了出去。欧阳暖看看满地的狼藉,喃喃自语:“为什么你永远都不懂……”
 
    从这天起,肖天烨没有回来软榻上睡觉,也没有出现在欧阳暖眼前。但房外,十来个侍卫不敢懈怠地日夜看守欧阳暖。欧阳暖一直单独被禁锢在这间房里,肖天烨禁止任何人接近她,送饭的宫女们也只是匆匆来去,再也不敢多话。
 
    欧阳暖知道,出卖自己的人是阿卓,她明知道对方不可信,却还是宁愿赌上一次,因为她再也不愿意过这种金丝鸟的生活了!
 
    阿卓被肖天烨凌迟处死,欧阳暖知道以后,只是叹息。
 
    欧阳暖心中说不出是何种滋味,从来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幽禁在这里。
 
   再次醒来时,窗外阳光明媚、鸟语清脆,欧阳暖缓缓起身下床,却带起一阵金属摩擦的声响。她低头,发现右脚踝处系了一根极细的精巧锁链,反射着金属的冰冷光泽。锁链另一端牢牢拴在钉插入墙的锁环里,坚固得让人绝望。
 
    肖天烨,你真是疯了,幽禁居然还不够,还将她像是一条狗一样锁在这里。
 
    你以为,这样就是爱了吗?
 
    这样对待自己心爱的女人,这就是你口口声声所说的爱吗?让她变成一条完全驯服的狗?就是你的希望?!哈哈,这样的爱还真是可悲又可怕。
 
    几天来,欧阳暖看着那条锁链,用尽了一切办法,想要将它弄断,可是她用了很多方法,那锁链虽然细,却无比坚固,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去除或者斩断。
 
    肖天烨,你的爱,真是让人无法承受。
 
    “娘娘醒了?”宫女的声音从外间传入,欧阳暖还未应声,宫女便打开了门进来,端入铜盆,手脚麻利地给她端来药汤,仿佛没有看见她身后长长的锁链。
 
    “肖天烨呢!,他把我锁在这里,到底要多久?!你放我出去好不好,放我出去!”欧阳暖一把抓着她的手,猛烈地摇晃。
 
    “娘娘……奴婢只管负责伺候,其余一概不知,请娘娘不要再为难奴婢,否则奴婢一定会被殿下赶出去。”宫女被欧阳暖的举动吓了一跳,收拾好了转身离开。
 
    这个被派来顶替阿卓的宫女兰儿关上门,心中却担心不已,她亲眼看到欧阳暖离开后,陛下的表情,他失去了平日里的温文儒雅,整个人暴怒不已,完全处于一种失去控制的状态,那时候,大家突然明白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肖天烨这个高高在上的陛下,却不可思议地被欧阳暖这个冷淡的欧阳暖所牢牢控制着。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心!
 
    看到唯一的希望也消失了,门被紧紧关闭起来,欧阳暖坐在地上,不敢去想象自己以后该如何面对,她掩住脸,将自己重新陷入黑暗。不过片刻,便有一个人大力地将她的手腕扯开,刺目的光明一下子充盈了双目。
 
    “贱人!你怎么还没死?!你怎么不去死!你居然还一心想要出去!你要去哪里,去会你的情人?!他是谁!你告诉我,你心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听到护卫禀报说,欧阳暖再一次哀求宫女放她出去,肖天烨的头脑片刻都不能安宁,他一直想要找出欧阳暖心里那个人的名字,肖重华,不对!她已经不记得他了!那么是肖凌风,还是谁……到底是哪一个,她爱的人,想要在一起的男人,到底是谁!癫狂阴鸷的双眸冰锥般将她锁牢,紧箍着她的手腕,恨不得让她粉身碎骨。
 
    欧阳暖冷笑:“我为什么要死,因为被你关着,我便要去死吗?我不会!绝不会!我还等着离开你,跟我真正爱的人双宿双栖!”她是故意激怒他,哪怕是自尽,她也不想要过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
 
    不能快乐的活着,那就痛快地死去,她只是潜意识里,再也不想委曲求全!
 
    “双宿双栖!你做梦!若是你再逃跑,这府里每一个负责看守你的人都要死!”肖天烨的语气濒临疯狂。
 
    “你这个疯子!”欧阳暖用力想要甩开他的束缚,人命在他的眼中,居然比草芥还不如,这个男人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疯子。
 
    “呵呵,疯子?我是疯了,我是疯了才会中了你的蛊!我为你不顾一切,你却拼命出逃!我一次次原谅你、包容你,只想着你回来,我便原谅你!我真心待你至此,你就这样回报我!你没有心吗?”
 
   
 
    “为了我?你真心待我?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的心?你怎么说得出口?你问了我是不是爱你吗,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关着我,保护着我,对我好,这就是爱了吗?你觉得我开心吗?你看到我日渐消瘦吗?这是你爱人的方式?将一个人一步步逼到死亡,这是你爱我的方式吗?我何其有幸,有你这样的爱护,这么爱我,爱我爱到我死!”欧阳暖冷静地、一字一句道。wWw.uxIer.coM
 
    肖天烨一下失了言语,顿在那里,有一瞬的恍惚,他没想到,欧阳暖字字句句是如此的尖刻,在她亲口说出这一切的时候,一股寒意传遍四肢。怒意再也无法压抑,“啪!”一个巴掌狠戾扇过她的面颊,一丝血迹顺着嘴角缓缓落下。
 
    欧阳暖无畏地正视他。他捏住她的手腕,眼里烧红的愤怒翻滚燃烧,透着她看不懂也不想懂的萧条悲凉,“是!我是卑鄙无耻,但是我爱你爱得发疯了,我告诉我自己,若是我就这样放过你,那么我一辈子都不会开心,我只是想要得到你,那个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会比他做的好一千倍一万倍!可是,现在你是怎么对待我的?!哈!我为你做的这许多换来的就是你如此践踏!哈哈哈!你让我恨你了,我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女人!”片刻失神转瞬即逝,换来的是肖天烨更加窒息的逼视:“只要你说一句,会爱我,我就放了你!告诉我,你爱我!欧阳暖,快说你爱我!说啊!”
 
    欧阳暖却冷笑:“我不爱你,我永远也不爱你!”
 
    肖天烨看着她充满愤怒的眼神,心中刺痛,却突然松开了手。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说也不要紧,既然你想死,我偏不让你如愿,等着看吧,总有一天你会跪在我脚下求我。”
 
    说完,他头也不回摔门离去。
 
    欧阳暖被看守的更严,除了兰儿来给她擦洗送饭沐浴更衣,她见不到任何一个人。她开始过日夜颠倒的日子,肖天烨每天白天都会过来,看她有没有妥协,或者用世上最恶毒的语言折辱她,她便干脆白天他来的时候装作睡着了听不见,于是渐渐忘记了白天黑夜。
 
    就这样睁着眼,看日出日落交替轮回。但她不由自主一次次想,自己究竟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会惹上肖天烨?她那一天为什么要这么倔强,暂时虚以为蛇,让肖天烨放她出去就可以,为什么非要对着干……
 
    “你们眼睛瞎了!知道我是奉谁的命令来的吗?竟敢拦着我!”
 
    “王爷恕罪!殿下有旨,任何人不得入内。您就别为难我们了。”一阵喧哗从门外传入。
 
    “等等!王爷!王爷,您不能进去……”脚步声纷乱而至,欧阳暖抬起头,肖凌风飞快地,睁大一双眼睛闯了进来。
 
    他身后是四个护卫,冲进来想要拉他出去,却又不敢惹怒他。
 
    “到底发生什么事?”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欧阳暖:“欧阳暖,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现在的她,哪里还有当年赏花宴上的风采,看起来活脱脱一个女鬼。
 
    欧阳暖笑了,看着他:“怎么,来看我死没死吗?”
 
    这个男子,曾经帮助过她,不顾一切保护过她,她永远都会记得!
 
    肖凌风看着清丽无比的欧阳暖,如今已经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眼圈乌黑,眼眶深深陷了进去,颧骨高高的突起,下巴尖的脱了形……整张脸苍白过了分。他难以接受眼前的这个人:“你和他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要把你关起来,甚至连人都不让见!老天,若不是我今日硬闯了进来,根本不知道你竟然变成这副模样!他是真的疯了吗,那么爱你,回过头却是要逼死你!”
 
    “我不会死的……”欧阳暖只是笑笑,说话的声音十分虚弱。
 
    肖凌风刚要回答,却听到一个可怕的声音响起:“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么?这里也敢擅自闯入!看来是我平素里对你太好了。”
 
    “你疯了吗?欧阳暖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折磨她!”肖凌风一改笑容满面的模样,竟然直言不讳地问道。他虽然并不喜欢欧阳暖,可他却知道,欧阳暖若是死了,肖天烨也会真的发疯的,他这么做,不只是在逼死欧阳暖,也是在逼死他自己。
 
    “滚出去!”肖天烨冷漠道,眼神凶狠。
 
    “不,你说清楚,难道是想要把一切都葬送毁灭掉吗?”
 
    “来人,将他拖出去!”
 
    “是!”一群刚才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护卫冲了进来,将挣扎着的肖凌风强行拖了出去。
 
    “肖天烨,你是不是疯了,你到底要干什么?你真的要她死吗?”
 
    “拖出去,打五十棍!”肖天烨恼怒地斥责。
 
    欧阳暖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肖天烨,他将她强硬扳了过来。“人人都说我残忍,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残忍?我伤害你了吗,我让你痛苦了吗,难道这不是因为我爱你,才会关着你吗?为什么你不能体会我的爱,我没有伤害你啊,我根本不想伤害你!”
 
    毫发无伤,如今她这副憔悴的样子,也说得上毫无伤害吗?这就是他所谓的爱?
 
    “我爱你。”欧阳暖看着他,突然这样说道。
 
    肖天烨怔住了,他看着她的眼睛,不敢置信她到底说了什么。
 
    “你不是说只要我说爱你,便放我出去么,我告诉你,我爱你,这样行了吗,你可不可以放我出去,我被关在这里,快要疯了你知不知道!我爱你!行了吧!放我走好不好,就算我拜托你,放了我!”
 
    他看着她,她的眼睛清澈如溪水,却没有一丝的涟漪,更加找不到一分一毫爱恋的感情,她在撒谎,她不爱他,她是为了出去,她为了出去,竟然说爱他!
 
    明明是他期待的话,明明是他逼迫着她说的话,可是真的听到了,为什么他却不高兴,真的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与此相反,他只觉得愤怒,因为她的表情,她的语气,她的心情,都在告诉他,她在说谎,她不过是受到胁迫,才会这样说!他此刻的心脏痛苦的像是要撕裂开,当清楚地看到她眼中的冰冷和无情,他的心再一次感受到了这种强烈的痛苦,他好恨她,为什么不干脆杀了她!为什么自己动不了手!
 
    愤怒到了极点,他用力甩了她一个巴掌:“住口!贱人”
 
    欧阳暖眉头都不皱一下,挑着一双美丽的眼,冷笑:“住口?这不是你最想听的吗,明知道是假话,你也一样爱听不是吗?你把我关在这里,最终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难道你还指望关着我,就能让我爱上你,肖天烨,你真可笑,难道你关着我,不让我出去,就能让我爱上你吗,这是你做梦,还是你已经发疯了!”
 
    仿佛被什么猛然刺中,肖天烨身形微晃,眼眸破碎!
 
    大历
 
    肖重华发现,刻骨的思念正在一点点吞噬他的理智。
 
    自从南诏国回来,每日还必须处理政务,处理堆积如山的奏章。眼睛看不见,就让人读给他听。但他唯一想要做的,就是丢下一切去寻找心爱的女人。可惜,由于肖天烨刻意封锁了消息,肖重华知道,自己不能去打扰,否则那人会中断巫医的治疗。
 
    只要是为了她,他可以忍耐,怎么样都可以。
 
    想到欧阳暖,他心里那根刺就扎得越深越疼,渐渐变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以至于过了半个月心绪不宁的日子,肖重华终于病倒了,众人这时候才想起,这个在朝堂上冷酷无比的人,毕竟也只是一个青年而已。
 
    太医小心翼翼走到床边,恭敬地为他诊脉。片刻后才觉得情形不对,壮着胆子察看了他的神情后才敢掀开他的内衫,一看顿时骇然,惊呼道:“殿下这是怎么了!”
 
    他的左胸,竟然有一道长长的伤口,那伤口似乎很长时间都不上药,开始溃烂……
 
    太医一双眼睛震惊地转过来看着一旁的贴身侍卫金良,金良上去一看,顿时呆住,脊背窜上来的冷意让他不由战栗了一下——肖重华的脸色苍白得可怕,满目痛苦之色,纵然看惯了他冷酷无情的样子,金良也还是移开目光,不敢再看。这道伤口绝非是一天两天的,可是,他为什么始终不曾宣太医治疗呢?金良觉得很奇怪。
 
    一旁的侍从瑟瑟发抖,事实真相只有肖重华和他们最清楚。世子看不见,一回到燕王府,沐浴的时候,作为贴身侍从便已经发现了他身上的伤口,他们以为是在战场上留下的纪念,可是不论他们怎么劝说,他都不肯请太医治疗。
 
    没有人知道,肖重华不愿意治,更大的原因是——他要借由这道伤口带来的疼痛,抑制住失去欧阳暖之后的那种疯狂的想要毁灭一切的冲动。
 
    这简直是疯了……他自己也清楚,自己早就疯了,清醒地疯狂着。
 
    那太医满目惊疑之色,刚要继续发问却被肖重华喝止:“不过是偶染风寒,你可听清了!”
 
    太医突然明白这次燕王世子单独招他一人出诊的含意,他恐惧地跪下:“只是殿下伤势很重,天气渐热,伤口已经溃烂发炎,这样的伤势是否应该请宫中那位神医来诊治,我恐怕……”
 
    贺雨然回来后,就经常出入宫中,陪伴肖钦武。
 
    “住口!我有什么病自己最清楚!你开药吧!其余一切,不必多言!”
 
    太医战战兢兢爬起来去开药,金良站在旁边有点不知所措,他虽然不懂得医术,却也知道世子这伤口的状况是多么严重,他很难想象,肖重华是如何忍受这样的痛苦站在朝堂上,便是再铁石心肠的人,看那伤口一眼,也不忍心再看第二眼。在他看来,这实在是无法相信的事情,他更加不能明白,世子为什么要如此。这世界上有很多心狠的人,只是这些人心再狠,对自己总是宽容的。他不能想象,世界上还有肖重华这样的人,就连对待自己,他都是严苛冷酷的,竟然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伤口流血溃烂发炎出脓,这是什么样的人啊!若非亲眼目睹,他简直不能相信!对别人狠也就算了,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实在是可怕,却又无比的可怜。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世子妃,只要将她找回来,一切的问题都能解决。
 
    只是,世子妃,现在究竟在哪里呢?
 
    被锁链关着,欧阳暖的病情重复恶化,开始不再反抗,甚至比以前更严重,几乎吃不下任何东西了。
 
    “为什么不肯吃东西,你是在反抗我吗?”
 
    肖天烨看着她略带嘲笑的表情,突然快步从外面的护卫手中抢过了一把剑,又快步走过来,紧紧地握住了手上的剑,连带着青筋冒起,像是压抑着极为愤怒的情绪,他根本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了。他身体里暴虐的血液因为欧阳暖的行为,一点点的集结,沸腾,这种在他血管里流淌着的愤怒正在逼迫他一步一步走向某种他最厌恨的、失去理智的道路。他没有放下手中的剑,反而笔直地朝着欧阳暖走过去。
 
    “我再问一遍,你是在反抗我,要逼着我发怒?”
 
    “你心里到底在想着谁,为什么总是要抛弃我?”怀疑,怀疑到想要发疯,肖天烨从来没有被嫉妒这样折磨过,他的心里转过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妒忌、疑心,将这个理智、高高在上的男人变得疑神疑鬼,谁都不再信任!
 
    欧阳暖的视线落在他的剑上,为那摄人的寒光有些心惊,他举起它来毫不费力,现在他也没有丢下那把剑,看来今天他非要问出一个答案。可是这个答案,她完全想不到,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她到底在想谁?她谁也没有想,因为她谁也不记得了!
 
    难道他希望她说出一个子虚乌有的名字?他的疑心病,简直是将他逼迫地发疯了!这不得不令人感到恐惧,彻骨的寒冷!
 
    “你害怕了?你怕它?”残酷的笑容再一次在肖天烨的嘴角出现,可是怎么看也与他此刻的心情大为相反,他一把斩断了锁链,让那锁链断成半截,落在地上。
 
    他看着欧阳暖,双目赤红,现在是最好的机会,杀了她,别去想什么后果,只要她存在一天,他将一天比一天更不能控制自己,终有一天她会毁了他!
 
    像是被她光洁如玉的脖颈所引诱,他伸出手竟然轻易地掌控住她的生命,这多么容易,只要一用力,这么细这么可爱的脖子就会断掉,那她就再也不能对他做出这样残忍的表情,她在欺骗他,亲手捏断这女人的脖子,让她的嘴巴再也不能吐出谎言,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危险,他怎能留下这样的祸患在自己身边!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再为了一个女人失魂落魄,他会彻底失去理智的!肖天烨用手掐住欧阳暖的脖子,就这样想着,一点儿一点儿加重了手上的力气!
 
    欧阳暖只是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她难以呼吸,几乎控制不住地流下眼泪来。
 
    肖天烨像是被她的眼泪烫到了,突然松了手。
 
    欧阳暖大声地咳嗽着,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她惊骇莫名的看着肖天烨,可是对方的眼睛竟然都是惊恐:“暖儿,我不是故意的,我错了!你原谅我,我再也不会这么对你,你想要出去是不是,我不会再管着你了!真的,你要去哪里我都陪你去,只是求你不要再离开我了!”他拼命抱着她,不停地说着。
 
    欧阳暖不说话了,她感到深深的无力感。
 
    这一日,宫女督着欧阳暖喝完药,连话也不肯与她多说一句就离开了。欧阳暖目送着她走出门去,低声地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雕梁画壁的走廊下已燃起了灯笼,欧阳暖的心情却越发的沉重,她的手抬起来,轻轻掩住了唇畔的咳嗽。
 
    门外的肖天烨早已经瞧见了映在窗格上的影子,柔和的烛光,洒在那片黑影之上,他的目光望着那片黑影,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他走进去,欧阳暖还是坐在桌前,一动不动,然而她略显苍白的面容,在温柔的烛光中,美好如玉。
 
    屋中一片静寂,良久之后,肖天烨叹了口气,道:“你还是不肯跟我说话吗?”
 
    欧阳暖道:“除非你放我走。”
 
    肖天烨自从那日之后,已经恢复了平静,甚至和欧阳暖说话的时候都是轻声慢语,他轻声笑了笑道:“你总是在怀疑我,可是离开我,你能去哪里。”
 
    欧阳暖道:“我想找回自己的过去。”
 
    肖天烨淡然一笑,道:“这只是你离开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不过是因为你担心我是个恶人,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欺骗你。”
 
    欧阳暖目光一闪,却还是默默无言。
 
    肖天烨慢慢道:“在你心中,人或许是有好坏的,可是谁又能分得清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呢?欧阳暖,你真能分清吗?你只是觉得我关着你,不放你出去,可你知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为了让你早日康复,为了把你留在我的身边。”
 
    欧阳暖看着他的神情,有一瞬间无所遁形的感觉,仿佛所有的一切在他的眼中都是透明的,毫无遮挡,她到:“我总是感激你的,不管你为了什么,你毕竟救了我的命。”
 
    肖天烨轻笑一声,春水般的眼睛波光荡漾,道:“欧阳暖,你嘴里这么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你若将我看做好人,为何迟迟不肯对我说实话,从不愿意爱我,留在我身边?”
 
    欧阳暖垂下眼眸,道:“我很想对你说,但很多话……我——”
 
    肖天烨叹了口气道:“我了解,我知道你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名字,或者,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但你一直觉得那个人不是我。”
 
    欧阳暖摇了摇头,他看着她道:“你离开,其实是为了去找那么一个莫须有的人是不是?仅仅为了梦中那一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影子,就不顾一切要离开这里?”
 
    欧阳暖道:“你以为我只是为了那个人?”
 
    肖天烨没有回答,冰雪般的眼神,正瞬也不瞬地凝注着她。
 
    欧阳暖道:“不,你错了,我只是想要找到自己的过去,我总是在想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除了一个名字之外什么也没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梦中的那个人和我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对不起……我一天不知道,就一天不能平静下来。”
 
    肖天烨看着她,心底那最冷酷、最坚硬的地方突然有一种奇异的痛恨,他低声道:“若是我不让你走呢?”
 
    沉默许久后,欧阳暖看着肖天烨道,眼神温和却无可辩驳:“对不起,我一定要走。”
 
    她这样说着,眉梢眼角又出现曾经的冷漠和坚毅,肖天烨有一瞬间的错觉,仿佛她的感情已被冻结起来,她又恢复那个冷冰冰的女人了。
上一章节:大结局(下1)
下一章节:大结局(下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