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人生的幸福所在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重生之高门嫡女正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2-6-19    作者:秦简

    晚上,突然下了一阵大雨。

    
入夜时分,雨势非但不见收敛,反有愈演愈烈之势,天空的雷声如鼓声隆隆,闻之叫人心神不宁。

    
雕花木窗半遮半掩,窗外时不时打过一道闪电,照得屋子里雪亮如白昼,欧阳暖刚刚蘸下一笔饱墨,突然听到窗外扑棱棱一声响,欧阳暖手中一震,一杆笔自手上滑脱,浓黑的墨迹污浊了半张宣纸。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走到窗口,想要将窗子关上,却看到窗沿上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一只白鸽,它并不畏人,只抖落一身雨水,准确地寻见东南方向,扑扇着翅膀飞了过去。

    
欧阳暖于窗前久立,直至那点白色没入夜色再无处寻觅,方才转身将门外的红玉叫了进来:去看看公子休息的可好?

    “
是。红玉疑惑地看了一眼欧阳暖,领命而去。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听得廊外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于门外戛然而止,下一刻木门吱呀一声轻响,暖儿?

    
若是平时,欧阳暖一定会笑着看他,或许还会主动去接他,可是现在,她却只是平淡地站在桌子后面,没有半点表情。

    
肖天烨锦袍华贵玉带生辉,只那很多年前总是冷冽讥诮的面孔却带着傻傻的笑容,束发玉冠上尚带雨珠。

    
看到那双漆黑的眼珠,泛着困惑的光芒,看起来十分的无辜,十分的疑惑。

    
欧阳暖看着他,一时几乎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
暖儿你看,这是给你的!就在这时候,肖天烨从袖子里掏出个**犹带水珠的荷花,粉色的,美丽而清新。

    
欧阳暖接过,看着那朵荷花,长久说不出话来。

    “
不好看吗?他委屈地看着她,下一刻眉毛都纠在了一块。

    
欧阳暖看了他一眼,嘴角一弯,笑得有些微的深意:很好看。

    
欧阳暖转头看着窗外,外面的雨水越下越大了,回神的时候却发现肖天烨在拉她的袖子,她看着他,他只是笑:那我明日再摘一朵来给你。

    
欧阳暖轻轻拂去他的手,道:好。

    
肖天烨有些微意外的看了一眼她的动作,眼睛里迅速拂过一丝快到让人无法捉摸的情绪,最后却只剩下落寞与委屈。

    “
回去休息吧。欧阳暖只是这么说,似乎心事重重。

    
肖天烨从不敢违逆她的意思,见到这情形却也乖乖地离开了,临走前,透过半开半关的门缝,看到欧阳暖独自站在桌前,面色平静,一双眼睛却带着微微的说不清的冷意,肖天烨一时有些微的担忧,却也不敢再回去,只能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
小姐这是怎么了?菖蒲悄声问道。

    “
不知道。欧阳暖的心思,谁又能猜到呢?只是她从来没有在肖天烨面前有过这样的表现,红玉摇头,叹了口气。难道又要有什么变故了不成?

    
第二天下午,欧阳暖看到方嬷嬷,便问道:昨夜打雷了,念儿没有哭闹吧。

    
方嬷嬷看着欧阳暖,笑道:小姐别担心,小殿下睡得可香呢!半点都没有被雷声吵醒。

    
欧阳暖点点头,道:我去看看他。

    
走到西院,却看到乳母和丫头们慌慌张张地跑出来,欧阳暖一看这情况,立刻问道:怎么了?

    “
小殿下不见了!乳母噗通一声跪倒下来,惊吓的面无人色。

    
欧阳暖只觉脑袋里的一声,仿佛整个世界都坍塌了下来,她快步走进去房间,神情仓皇,脚步凌乱。

    
念儿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

    
不知道为什么,欧阳暖的心情特别慌乱,她厉声对周围的丫头们道:快去!把整个院子都找一遍!

    
欧阳暖吩咐了人去找,自己也到处找了一圈,却始终没有人知道念儿在什么地方,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小丫头怯生生地道:王妃……奴婢刚才瞧见小殿下和公子两个人在湖边!

    
念儿竟然和肖天烨在一起,欧阳暖心里一沉,面色却并没有因此好转,反而变得更难看。她快步地走出了院子,一路几乎是拎着裙角飞奔过去,到了湖边,四下一看,果真见到肖天烨在那里,她快步跑了过去。

    
谁知,念儿正趴在肖天烨肩上酣然入梦。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乳母赶紧上去要接过念儿,肖天烨却顽皮地朝她眨了眨眼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唯恐吵醒念儿。

    “
念儿!欧阳暖突然提高了音量。

    
被母亲唤醒,念儿还有些朦朦的,他一惊,小手揉了揉眼角,睁大了眼睛看着欧阳暖:娘!

    “
还不快起来!你知道你把大家都吓坏了吗?!欧阳暖上前去抓住他的胳膊,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出院子身边一定要带着乳母,你怎么能到处跑?!

    
念儿完完全全地呆住了。

    “
把小殿下带下去!欧阳暖突然地说道。

    
乳母难得看到一向待人和颜悦色的欧阳暖变色,立刻诺诺地应了,抱着肖念快步离去。肖念从乳母的肩头看过去,却看到自己的娘眼睛红红的,不知道为什么仿佛一副快要哭的模样。难道自己突然跑出来,娘很担心吗?可是以前他也经常乱跑啊,娘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

    
肖念不明白地想着。

    “
暖儿,你在生气吗?肖天烨有些困惑,有些不解。

    “
我没有生气。欧阳暖看也不看他,这样回答。

    “
暖儿,我做错什么了吗?肖天烨伸手来抓她手臂,被她不着痕迹避了开。他收回了手,一副很吃惊的模样。

    “
你们下去吧。欧阳暖挥了挥手,红玉和菖蒲对视一眼,便让所有跟过来正站在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丫头们都退了下去。湖边除了五步开外的红玉和菖蒲,只剩下了欧阳暖和肖天烨。

    “
你还在做戏吗?欧阳暖看着肖天烨,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肖天烨唇畔天真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消失了,他看着欧阳暖,像是醒悟了过来,原本的顽童之色也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
昨天晚上,我亲眼看见那信鸽飞进你的房间,试问一个心智年龄如同孩子一样的人,怎么会收到信鸽呢?这不是说明,你一直在对外传递消息吗?

    
肖天烨看着她,突然笑了:是,你一直对我很信任,这次是我失策了。

    
欧阳暖的脸色变得很冰冷: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哄我玩吗?还是有什么图谋?

    
肖天烨低下头,只是笑道:我也希望能哄你一辈子,可惜太快被拆穿了……”

    “
陛下玩笑了。欧阳暖看着他,这世上没有一个谎言能够骗人一辈子的,不是吗?

    
肖天烨只是笑,眼睛里清亮如昔。

    “
你究竟……”欧阳暖逼视着他,陛下什么时候恢复正常的?

    
肖天烨看着她,一言不发。

    “
我收留了你半年之久,难道连知悉真相的权利都没有吗?欧阳暖看着他,不肯错漏了他细微的表情变幻。

    
肖天烨别开头,烦躁地伸手扶了扶鬓角,似不知从何开口说起,最后不得已,终于只是苦笑,道:不错,我的确在你收留我的三个月后就恢复了神智。

    “
……”欧阳暖一开口便被他截断。

    “
我恢复了神智,也想起了自己是谁,但是我却还是继续装傻充愣,让你以为我并没有康复。肖天烨手心紧握。

    “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但见他唇角一弯,勾起讥消一笑,我只是寻找机会,看能不能把你带走。

    “
陛下是寻找机会,看有没有办法夺回帝位吧。欧阳暖看着他,毫不留情地说道,听说你的皇位如今在肖凌风的手上,你就算恢复了神智,也未必能顺利到手,还不如继续留在江南,我猜,当年秦王在江南也给你留下了一笔财富和人脉,是不是?要不然的话,谁会和一个废帝时时刻刻保持联系呢?欧阳暖盯着他,已不知心中是何想法滋味,所以,你就一直留在我府上,装傻充愣地让我照顾你,甚至不惜三番五次挑起我和重华的误会。是不是?此刻一切的迷雾昭然若揭,欧阳暖顿时叹了口气,原来我才是那个傻子。

    “
不,你一点也不傻。肖天烨苦笑,我本不意如此骗你,只是,若你当初处我的位子上,你亦会如此为之。

    
欧阳暖看着他,目中有隐隐的恼恨:我原本还想着,若是你一辈子不好,便是看在你当初照顾我的份上,我也要一辈子好好照顾你。原来不过是我自作多情了……”

    “
我虽然装傻骗你,可在这里,我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这一点,肖重华也知道,所以他才能容忍我至今。

    
欧阳暖却转过身,因为被欺骗的感觉着实很不好受,不管他是为了什么骗她,她都不觉得高兴:既然你已经痊愈了,今天就离开吧。

    
他根本不是什么孤立无援的废帝,昨日那只信鸽已经说明了一切!欧阳暖不再听肖天烨的话,快步离去。

    
肖天烨看着她的背影,突然笑了,过了良久,她的影子已经消失,他才扬起声音道:摄政王殿下,你的目的达到了,还不出来吗?

    
果然,从一边走过一个黑衣金冠的俊美男子,却是面若寒霜地看着肖天烨。肖天烨冷笑一声:看来摄政王早就知道了。

    “
从你恢复的第二天,我就已经知道了。肖重华看着自己眼前的对手,慢慢道。只是陛下一直装作傻子,我便也只能顺水推舟了。

    
肖天烨闻言扑哧一笑,别!这个陛下二字我可不敢当,被你一叫,我听着怎么都像是在讽刺我。

    
肖重华的面色却还是和平常一样,并没有什么愤然或者恼怒的情绪:我不是在讽刺你,昨日的鸽子虽然是假的,可是每月的初三、初五、初八、十六,那些来往的信件却都是真的,如今你已经筹措了足够的资金和人脉,足可以夺回你的帝位了,只是不知道,你如今想要的,究竟是大历朝的皇位,还是南诏的……”

    
肖天烨闻言一愣,随即笑了:你说呢?我若要取大历,必先杀你,杀欧阳爵,再杀小皇帝,可我若是将你们这些人全都杀了,暖儿一辈子都不会再原谅我的。

    
肖重华看着他,却是微微一笑: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懂这个道理。

    
肖天烨也是笑了:那么,我们坐下来下盘棋吧。

    
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肖重华却是答应了。两个人坐在亭子里,你一子我一子的,竟然真的下起棋来。

    
金良站在一旁,看着这二人对了两盘棋,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肖天烨突然站起来向外走,可是走到亭子边上,肖重华突然问了一句:你真正的目的,只是想看她过得好不好。

    
肖天烨突然顿住了脚步。

    
一句话虽短,却似含了斩钉截铁的判断,肖天烨突然嗤笑一声:我可没那么愚蠢,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把她带走。

    
肖重华却是笑了,他知道自己说中了对方的心思,在这里的半年里,肖天烨已经懂得,只有在这里的生活,才真正的适合欧阳暖,她过得平安、幸福、快乐,若是离开了这里,离开了亲人,欧阳暖就不再是欧阳暖了,肖天烨能够禁锢的,也不过是一个躯壳。所以,明明多的是机会带走她,肖天烨却最终没有动手。

    
当然,肖重华也不会让他有这样的机会就是。

    
肖天烨本已要离去,却终究犹豫一下,头亦不回,半天终于传来一句叹:罢了,罢了,不得我命……”

    
可他终究还是不死心,最后说了一句:我不是输给你,我是输给了她。

    
肖重华笑了。

    
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幸运,抑或不幸?没有人能定论,不过取决于一念之间罢了。

    
肖重华看着肖天烨的背影,终究在心中庆幸,若是自己站在肖天烨的位置上,也是非输了不可,只不过,惊采绝艳的少年不是输给别人,而是输给了自己最心爱的人。

    
金良忐忑地看了一眼,道:王爷,咱们这回是不是纵虎归山了?

    
他和肖天烨是仇人,却也是彼此最为了解的对手。肖重华笑了笑,道:是啊,纵虎归山,看来,肖凌风的皇位坐不了十天了。

    
随后他低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桌上的棋盘。肖天烨刚才根本不是在跟他下棋,而是用棋子不知不觉一步一步走出了一个杀字。

    
他这是在警告他,若是敢对欧阳暖有半点不好,就宰了他的意思。有这样的情敌,只怕他永生都不能放下心了,得把自己的爱妻看得牢牢地才好。

    
金良提醒他:王爷,王妃那里——”

    
肖重华叹了口气:她那么聪明的人,不过是一时同情心和内疚作祟,才没能发现肖天烨的秘密,现在我故意安排了这出戏,她又怎么会猜不到这事情是我做的。只怕今天晚上不要想在她的房间里过夜了。肖重华果断起身,对金良道,去书房帮我安排一下,今天晚上我在那里凑合一下。

    
躲避一下锋芒比较好,肖重华看了一眼天色,雨后的空气格外的清新,赶走了一个心腹大患,他的日子会越来越幸福吧,他想着,一边笑了起来,随后大步向书房走去。

    
一年后京都

    
肖重华在书房里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问贺兰图:孙柔宁生孩子的时候,是不是也拖了好几天没出来?

    
贺兰图忍不住皱眉头,这话怎么说的,什么叫拖了好几天没出来,不就是欧阳暖本该这几天生孩子了,偏偏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动静吗,说得好古怪。他搁下手里的棋子道:你不用着急,女人生孩子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迟了一天半天的不也是常事吗?回来好好陪我下棋!

    
肖重华看了贺兰图一眼,心想你儿子出生的时候你可是守在产房门口三天三夜没睡觉的,府里谁还能不知道啊,装什么镇定!肖重华自己知道自己很紧张,自从知道预产期就在这几天了,他心里负担太重,日夜睡不着,经常半夜醒了,为了不打扰欧阳暖休息,他干脆一个人跑到榻上给她守夜。夜里一听到风吹草动就会起来,偏偏每次都一切如常。

    
这比在战场上日夜煎熬都要痛苦。

    
贺兰图瞪了他一眼:好了,你别走来走去的,就这两天的事儿了!

    
肖重华却突然止住步子,头也不回就往外走:我再去看看!

    
贺兰图摇摇头,真是,当谁没做过爹呢!他走出书房,伸了个懒腰,对着树底下正在玩耍的两个小朋友招了招手:来,儿子,咱们回家了!

    
两个小朋友一个是念儿,另外一个是他和孙柔宁的儿子,今年只有四岁的贺兰鸣。他抬起水汪汪的眼睛,奶声奶气地道:不,我要和哥哥一起玩。

    
念儿裂开嘴,露出缺了一颗的牙齿,笑得很开心。

    
这时候,孙柔宁正坐在欧阳暖的屋子里陪她说话:大公主高兴得不行,跑到宁国庵去算了一卦,说这一胎是小子呢!孙柔宁说着,随后看了一眼欧阳暖大的出奇的肚子,又想到她的预产期过了三天也没生产,有点担心,道,你身子还好吗?

    
欧阳暖点点头,笑道:我很好,不用担心。不光是大公主,还有老太君,甚至还有宫里的太后表姐,一个一个都很担心,一天要派人来问两回,害的肖重华变得更紧张了。

    
这一胎和怀着念儿的时候完全不同,贪吃贪睡,但她还是每天坚持出去走一走,多运动,贺雨然说过,这一胎似乎是……她将事情瞒下来,想要给肖重华一个惊喜。

    
孙柔宁这次不是空手来的,而是带了很多的礼物,她给还未出生的孩子做了很多小衣服小鞋子,欧阳暖看着这么多东西,有点犯愁,最近宫里和大公主送来的衣裳足足有两大箱子,恐怕十个孩子都穿不完,等看到孙柔宁送来的衣服里面还有虎头帽、虎头鞋,肚兜等物,欧阳暖叹道:做的真是漂亮啊。

    
孙柔宁笑道:我虽然会做女红,也不过堪堪拿得出手罢了。你这是怀孕了不做针线活,否则谁能比得上你呢!

    
欧阳暖笑道:我是太懒了,除了吃就是睡,每天越来越胖。

    
孙柔宁掩口笑道:好啊,这么乖的孩子,恐怕是如你所愿是个女儿呢。

    
就在这时候,外面的红玉进来禀报道:王爷回来了。

    
孙柔宁便起来告辞,来日方长,欧阳暖也没有多留她,只是笑着约好了等生产完再见面,便送了她出去,随后就看到肖重华快步走进来。

    “
我刚才又请了王太医来看,贺雨然的医术我信不过。肖重华的眉眼之间隐隐有一丝急切。

    
欧阳暖笑道:怎么,等不及啦?

    
肖重华认真地点头:我真担心,我怕——”

    “
时辰到了他自然会出来。欧阳暖摩挲着他的手道: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肖重华想也不想地道: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只要他平安健康,不要让你吃苦受罪就好。说到此,他忍不住握紧了她的手。

    
欧阳暖笑道:他比念儿要乖很多,是个好孩子,从来也没闹过我,你相信我,这一次一定会平安的。

    
肖重华默了片刻,低声道:我知道。

    
红玉笑道:王爷不要担心,小姐这一胎是第二个孩子,最近也一直能吃能睡的,还喜欢经常走动,产婆也说了这状况很好,肯定母子平安。

    
正说着,欧阳暖突然觉得腹中一阵疼痛,疼的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肖重华突然看见欧阳暖皱起了眉头,而且双手抱住了肚子,表情似乎很痛苦,不由吓了一跳,欧阳暖脸色苍白,额头沁出细汗,可脸上的表情却很镇定,她拉住肖重华的手,沉声道:你快出去!

    
红玉看到这情形,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立刻上去和菖蒲两个人将肖重华请出去,又一叠声地去请产婆来。方嬷嬷赶紧吩咐厨下备好热水剪刀水盆,又让人先去给贺雨然打招呼,请他做好准备,防止有难产情况的发生,然后把屋子里的温度升起来,叫厨下熬鸡汤止血汤,招呼产婆,叫乳娘做好准备,忙个不亦乐乎。

    
肖重华一向是最冷静的,可是大公主和燕王到了的时候,却都看到他脸色煞白,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屋子里,大公主一看情形,赶紧往外拉他:好了好了,你陪着你父王去书房坐一坐,女人生孩子你在这里瞎折腾什么!

    
方嬷嬷也赶紧道:是啊,公主我劝了好半天王爷就是不肯听呢!这里不是男人来的地方。王爷您放心,一定平平安安的,已经疼了好几个时辰呢,很快就好了。

    
肖重华无奈,只得陪着燕王坐到外面去,燕王其实觉得女人生孩子而已,不要大惊小怪的,可是看到儿子面色发白,浑身僵冷,这是从来没见过的情形,不由得也有点紧张。原本儿媳妇生孩子他哪儿用跑到这里来,偏偏当时他人在宫里正在和太后小皇子说话,谁知这时候突然有人告诉太后说燕王府这里有动静了,太后当即变了脸色,催促着他赶紧带着贺雨然一起来,等有了确切的消息再回去禀报。

    
太后和欧阳暖虽然不是亲姐妹,却比亲姐妹要好的多,燕王不好推辞,便快速离了宫出来,正好在路上撞到往他家赶的大公主,便都一起来了。就在这时候,念儿跌跌撞撞地也跟着乳母来了,他一把抓住肖重华的衣摆,小眉头都皱在了一起:娘!娘!

    
肖重华见他急的满头汗,摸了摸他的额头,道:别担心,你娘肯定会没事的。

    
贺雨然看着这一屋子紧张的不得了的人,摇摇头笑了。

    
大公主一到就把方嬷嬷手里的指挥权接了过去,有条不紊地安排人做准备,又亲自检查了一遍,确信生产需要的东西都备齐了,方才进屋去安慰欧阳暖,给她打气。

    
欧阳暖其实心里是很害怕的,她倒不是怕死,只是担心若是真的有事情发生,肖重华和念儿应该怎么办。就算是为了他们,她也得平安生产不可!她这边痛得难受,大公主握住她的手,告诉她别害怕,产婆心中更惶恐,这里面有个公主,外头是摄政王和燕王,若是有个什么不好,自己的脑袋只怕是保不住。

    
陶姑姑见现场因为大公主的到来有点忙乱,连忙对她道:公主,咱们出去等吧,郡主一定会平安生产的!

    
大公主是被上次的事情吓怕了,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在这儿产婆一定更紧张,便点点头,有安慰了欧阳暖几句,才快步走了出去。

    
他们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才听到屋子里传来孩子的啼哭声。

    
产婆和方嬷嬷抱了两个襁褓出来,肖重华快步迎上去,产婆道:恭喜摄政王,一位公子一位千金!大喜啊!

    
居然是双胞胎!燕王和大公主同时站了起来,惊喜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小的婴儿裹在大红的锦缎被褥里,只露出皱巴巴的小脸,眼晴闭着,嘴巴瘪着,但是看起来又可爱又温顺。肖重华却不去接孩子,反而道:我去看看暖儿!说完便大步走了出去。

    
反倒是燕王和大公主,一人抱了一个孩子,舍不得撒手。燕王一反常态,看着自己的孙子和孙女,高兴的不得了。念儿是在大公主府出生的,又在外面养到六岁,但这两个小的可不同了,一定要好好养,燕王越想越是得意,自家一下子多了三个孩子,真是人丁兴旺啊,谁说他燕王府子嗣单薄来着!

    
贺雨然笑着看他们二人:这次我就白来一趟了,罢了,我回宫里报信去吧!

    
欧阳暖再醒来,已是第三天清晨。她睁开眼,屋子里静悄悄的,肖重华就趴在她的床边,似乎是睡着了。

    
肖重华突然动了动,一抬头,正好对上欧阳暖乌黑的眼睛,不由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欧阳暖问:宝宝呢?

    
肖重华握紧了她的手,笑道:皇姑母正抱着逗呢。又压低了音量小声道,昨天她和父王两个人一人抱着一个孩子怎么看都开心得不得了,乳母要抱着孩子回去休息,又不敢跟他们两人讨要,害怕了半天呢!说着,他突然沉下脸来,你一共请了两个乳母,说是怕孩子不够奶吃,实际上早就知道是两个孩子了吧。为什么不告诉我?害的他担心的要死。

    
欧阳暖笑了:这是意外惊喜。

    
她直视着他带着些微恼怒的眼,突然笑了起来,那种笑像是冬日里突然盛开的牡丹,斑斓的璀璨,看的肖重华心头些微的恼怒一下子烟消云散,也跟着笑了起来。他掩了掩她的被子,轻声道:睡吧,我在你旁边守着。

    
欧阳暖却早已没了困意,看着他,道:你不是还有政务要处理吗?

    “
你那弟弟听说你生产,也从边境马不停蹄地赶来了,肖重华黑色的眸子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她,专注得像是天底下只有她一个人值得他如此目不转睛。最终,他唇角含着一丝微笑,体贴地建议:暖儿,看来,我是时候把担子都交出去了。

    
欧阳暖:“……”这意思是,摄政王殿下要把政务都丢给欧阳爵?!她看着自己的夫君,不由得笑了,却又有点担心,他能做得来吗?

    
肖重华轻轻笑了笑:放心吧,他可不是从前的小孩子了,这一年他不是和南诏打的很开心吗?

    
欧阳暖失笑,肖天烨回到南诏后,不过半月就重新夺回了皇位,随后把肖凌风打包丢去了边境,两国很快再次打了起来,不过这次的战争目的只是转移国内的视线而已,很快就偃旗息鼓了,最后两国在边境签署了约定,可惜,这和平的期限,也只有短短的二十年。但是肖重华却知道,这是肖天烨最大的让步了。

    
不久,代表南诏皇帝的使臣就到了大历,明目张胆地当着满京都的人送了一车子礼物给欧阳暖。肖重华面无表情地看着使臣向欧阳暖介绍这些宝物,随后又面无表情地吩咐人将这些东西都丢进仓库。他太了解肖天烨了,始终居心叵测,只盼着哪一日他们两口子之间有点什么矛盾,便可趁机参一脚,成功让他们分道扬镳,自己抱得美人归!如今是一连串讨好欧阳暖的举动,谁知以后会不会有更过分更离谱的!?

    
于是,等欧阳暖做好了月子,还来不及进宫去见太后,肖重华便命人备好了车马,带着衣物细软,将一家五口悄悄出了京都。

    “
我们要去哪里?欧阳暖并没有奇怪,只是含笑着问他。

    “
爵儿不是进京了吗,我的事情已经全都丢给他了,从今天开始便带你四处畅游一番,顺道带孩子们去见见大好河山吧!肖重华如是回答。只不过,他不会告诉欧阳暖,他已经暗暗指示人在第二日早朝便上奏本,要求太后甄选合适的人选,立为和亲公主送去给肖天烨,不管人要不要,都能让他头疼一阵子,没空来觊觎自己的爱妻就是了!

    
欧阳暖转过头去看着窗外,当做没发现他的小心思,轻轻地笑了。

    
------题外话------

    
谢谢各位的支持,到现在,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第一条线的故事基本结束了,我知道大家会觉得这条线男二号日子不太顺,可我觉得,这样他才能想开,去过自己的人生,对于女主来说,她也能够放下一起的包袱和仇恨,和夫君在一起继续接下来的生活,第二条线会紧接着写下去,亲们请收藏/ 随时可以阅读第二条线的更新,里面有不容错过的精彩!当然,亲们可以在评论区发表您的见解,您的支持会影响第二条线的结局哦!O_O哈哈~

上一章节:番外篇 泡在醋缸里的幸福生活
下一章节:第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