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重生之高门嫡女小说目录:【世子篇】    发布时间:2012-6-23    作者:秦简

    南诏的使者——欧阳暖下意识地猜测,这是肖天烨派来的,她点点头,道:可曾检查过信物了?

    
宋将军知道这位郡主行事谨慎小心、颇有心计,赶忙道:是,属下早已确认过,的确是南诏的使者。

    
欧阳暖点点头,道:请他进来吧。

    
使者从外面大踏步地走进临时搭建的帐篷,欧阳暖坐在帐中,帘子掀开的瞬间,光影闪动,映出她一双眼睛黑如点漆,面容端凝,肤如莹玉,使者猛地看在眼里,心中无端一动。

    “
南诏使者?欧阳暖的声音很清冷,就像是她的人一样,看起来淡淡的,但是不知不觉便让人难忘。

    “
是,王爷遣了我来迎接郡主,属下名叫明若,是王爷帐下参将。使者的年纪很年轻,并未穿戎装,而是一身淡青色长袍,上面绣了微微的竹纹,洁净儒雅,全无富贵骄气,这是大历儒生的装扮,让人见了,平白多出几分亲近。便是欧阳暖,也体会到对方的用心,不免轻声道:多谢明将军了。

    
明若的目光缓缓顺欧阳暖的下巴向上,直到对上那双聪明睿智,清亮过人的美目,才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郡主客气了,以后你嫁入王府,便是我的主子,何足言谢!

    
欧阳暖的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排斥之色,这神色虽然快,却没能逃过明若的眼睛,他在心底一笑,看来这位郡主压根不愿意嫁入南诏,镇北王是失算了。不知为何,他唇畔的笑容更深了些。

    “
郡主,此去就是郎城,大历的军队驻守于那里,因为郡主和亲,最近郎城异动频频,恐怕不能从那里走。明若这样说道,面上神情很是诚恳。

    
欧阳暖知道,郎城现在主要由鲁王控制,肖重华也在那里,两方争斗的恐怕十分厉害。这次的联姻,鲁王是大力赞同的,而肖重华的态度……她可以想象。欧阳暖微微叹了口气,若是可能,她是愿意去郎城的,因为那里或许有欧阳爵的消息,至少,肖重华一定会知道。可是——眼前这位使者的顾虑,也不是完全不对,郎城除了鲁王的势力,还有不少战争的激进派,他们可不会认为自己的和亲是牺牲,只怕还会觉得是卖国,到时候惹出乱子,反倒得不偿失。

    “
那么依照明将军的意思,该当如何?

    
明若微笑:王爷的意思是,请郡主绕道景城,从那里去南诏,虽然要经过一段山路,但却因为是南来北往的客商必经之处,十分的繁华且通畅,从那里去南诏的日曜城,再合适不过了。

    
说的合情合理,欧阳暖点点头,道:那就一切依将军的意思吧。

    
明若刚走出去,欧阳暖便让宋将军找来了当地的向导,那人说的话和明若的话一模一样。

    
红玉看了一眼欧阳暖,轻声道:小姐难道是怀疑——”

    
欧阳暖摇了摇头,道:我不是怀疑他,不过改道这件事兹事体大,小心为上吧。

    
宋将军在一旁听了,却很是不以为然,明若的军牌都是确认过的,的确是来自南诏无疑,难道肖天烨还会千方百计求了亲再来谋害欧阳暖不成?这无论如何都是说不通的。

    
马车一路行进,经过景城,绕上山路之前,停在一条叫做黑水河的地方。说是河,其实是一条大江,这条江的上游是在大历,中下游却是在南诏,是南诏北部城市最重要的水源渠道。欧阳暖看着这条江,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同是一衣带水,本可以相安无事的过日子,何必争来夺去呢?

    
红玉用水壶装了水,来为欧阳暖洗脸和手。水十分的清澈,凉爽,让人的心情不由自主就放松下来。

    
明若这时候走过来,道:黑水河的河水清洌,若是夏天来,会有一种最肥美的盛子鱼,肉质鲜美,很是难得。

    
他还要说下去,欧阳暖却显然不是很感兴趣,目光只是向北方远远望去。

    
明若只要看她一眼,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由笑道:郡主,你上车休息吧,很快就会到了。

    
欧阳暖身上穿着一条金宝底的裙幅,上面有珍禽羽毛捻作的各色丝线织就的五彩花纹,还有无数小珍珠、珊瑚珠钉绣的祥凤图,外面是织金锦缎罗纱的帔,灿若云霞。明若带来的那些南诏士兵远远看着她,掩住了眼睛里的艳羡与惊叹。南诏女子擅长骑射,多是高大健美,尤其南诏公主更是美丽娇艳的如同一朵怒放的牡丹花,然而眼前的这位永安郡主却看起来如此的清丽、明朗,仿佛天边清新的月牙。一个像是热情的瀑布,一个像是神秘的小溪,看遍了美人的明若,也不得不承认,往往是那条神秘的溪水更加引人入胜。

    
若是往日,欧阳暖一定能够察觉到明若眼底的诡谲,可是如今,她却满心都是离愁别绪,最重要的是,她一心想着弟弟的生死平安,根本无暇顾及别的,在确认了明若确实是肖天烨派来的人之后,她便不再特别关注这个人了。她只是淡淡地点头,细扬的眉下是漆黑微冷的眼,嘴唇和面颊颜色都有些微白,她不再说话,转身离开。

    
明若看着她,心底奇异的生出一丝隐隐的抽痛。

    
真可怜啊,怎么会有人想到把清丽的莲花移植到陆地上来呢,这样的女子,若是在异国他乡,会慢慢枯萎的吧。

    
明若这么想着,但那时候,他并不知道,欧阳暖曾经经历过什么,以及,她究竟是一个怎样坚韧的女子。与他想象的柔弱,完全天差地别。

    
队伍过了河,一直向前走着,可不知为什么,过了五天,还未到南诏边境。天气只是九月份,但越是接近南诏,天空越来越阴沉,仿佛秋天已经到了尾声。南诏来迎亲的士兵们倒觉得是常态,可是大历人却一个一个开始受不了了,先是换上了厚重的衣服,慢慢地,生病的人越来越多,水土不服引起的上吐下泻、身体虚弱,让整个队伍越走越慢。又行几日,队伍的行进速度更加的慢,原本只是凉爽的天气突然一下变得阴冷起来,最令人惊讶的是,竟然慢慢开始下雪。

    
九月的天气,居然天空飘起了雪花,这样的奇景,在大历人眼中,根本是难以想象的。但欧阳暖却在书上看到过,越是往山路上走,天气与山下越是不同,绕过这座山,就又会恢复原样了。

    
大历人虽然也带了不少防寒的衣物,却都没想到居然要用上冬衣,宋正便和明若商量,尽量加快行进速度。行进了两日,风雪果然一下子变得大了起来,红玉和菖蒲从陪嫁的箱子里翻出了御寒的冬衣,让欧阳暖里里外外都换了一身。眼见再走三日就要到从山上翻过,只要过了这座山,便是南诏的边境,可是明若却突然接到消息说前面的道路发生坍塌,如果是普通的商旅倒还能够从小路通过,但若是这样近千人的和亲队伍,就绝对不可能了。

    
明若似乎知道欧阳暖不太信任他,便亲自带着向导去了帐篷,道:郡主,既然这条路不通,我们只能从山侧绕道,那里也有一条路,不过稍微远一点,总比从这里走遇上危险要好得多。属下已经派人去通知了王爷,他会派人在边境迎接我们。您看,是不是——”

    
欧阳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明若有些奇怪,但目前这种状况,并没有其他的方法,一路上的三名向导,全都和明若一样的说法。欧阳暖相信,那里的确是有一条路的,可是明若这个人,莫名地让她无法产生信任的感觉。这或许,只是一种直觉。

    
每当危险靠近的时候,欧阳暖就会有一种预感。

    
她希望,这一回是她自己错了。

    
这一路走过去,刚开始也确实还算好走,但渐渐的,道路越来越陡,那风雪又一直没有停过,马匹还好,马车行走起来就比较困难,宋将军仔细询问了向导,知道只要过了这一段,再往前就开始下山,一旦到了山脚下,就会很快到达边界。

    
欧阳暖坐在车里,手里捧着镂空雕刻的五蝶捧寿手炉,旁边生着热腾腾的火盆,却还是隐隐的咳嗽,她没有想到,原来山上的天气和山下完全是两回事。车外雪花大片大片的打在车篷上,呼啸的寒风似乎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她心里不由有了些许隐忧。就在这时候,宋将军派人来道:郡主,这天气太坏了,马都已经没办法继续往前走了,人也病倒了不少,恐怕要停下来歇一歇,找个可以宿营的地方!

    
欧阳暖点点头,刚要说什么,却突然听见外头一阵喧哗,明若快步跑过来,毫不顾忌地大声道:郡主,不好了,后面的马车翻下了山路!

    
后面的马车?欧阳暖心里一惊:什么人在上面?

    
明若皱眉:是两个生了病、郡主吩咐他们好好歇息的副将,还有几个仆从。

    
欧阳暖的面色发白,突然听到一阵天摇地动的巨响,仿佛身后的山壁整个倒了下来一样!众人抬起头,惊慌失措地看见,大块的山石夹杂着雪块和泥土从他们头顶的山壁上滚落下来,一股浓重的硫磺味道弥漫在带着土味的空气里!

    
所有的马都被这可怕的声音吓得再也不能前行,尤其是欧阳暖所在的这马车,因距离这动静太近,马儿被巨响惊得一个个跺脚扬蹄,向前发狂似的走了几步,明若望着已几乎奔到山道外面的马车,面色一变,忽然一个箭步跳到马车前,用力拽住惊慌失措的领马的马辔,用力把马匹们往内侧的山道上拉。
wWw.uxIer.cOm
    “
老天!是山崩!是山崩啊!

    
队伍里有南诏士兵这样喊道,于是所有的人一下子乱了,惊叫声,马蹄声,奔跑声,混乱成一片。

    
宋将军一直护卫在马车旁边,看到这情景立刻上去帮助明若,一时这里聚集了四五个人,用尽了力气将马车弄回原位,下一秒却听到一声闷响突然从脚下传来,紧接着脚下的山道在一瞬间突然崩塌。

    
欧阳暖的耳边乱糟糟的响起一片哭喊声和咒骂声,她猛地睁大眼睛,看到了眼前这令她几乎肝胆俱裂的一幕——一道闪亮的、手起倒落的刀光——然后宋将军突然不敢置信一般地倒了下去,红玉和菖蒲接连撞上了车壁,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是感觉到了脸上的雪花,欧阳暖有了意识,随后又听见靴子深深的陷进松软的雪中发出簌簌的声响,她忽然动了动,低低的闷咳了一声,安静了片刻,才意识到自己此刻被人抱着,她哑声道:为什么——”

    “
我们遇上了山崩,结果被队伍冲散了……”明若目视前方,轻声回答,抱着她的手微微紧了紧。

    
欧阳暖只觉得那冰冷的寒气直冲肺腑,压抑的闷咳了一阵,原本就低哑的声音再响起时又冰冷了几分:不,不是山崩,我闻到了硫磺的味道,那是炸药——”

    “
怎么会,谁会想到袭击和亲的队伍呢?明若轻轻的笑了笑,随后埋下头继续迎着寒风往坡上走。

    
欧阳暖的语气十分的平静,平静地让人以为她一无所知:明将军,我都看见了。

    
明若身子一震,目光也逐渐变冷,手莫名其妙加大了力气:看见了什么?

    
一时之间,彼此之间虽然靠的很近,却是真正剑拔弩张的气氛。

    “
你杀了宋将军。欧阳暖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明若突然笑了起来,他长得其实很英俊,面孔是那种斯文儒雅的俊美,若是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然而欧阳暖却分明亲眼看见,他一刀就杀掉了看起来比他强壮一倍有余的宋正。再加上他抱着她,她隔着衣物,能够感觉到此人紧绷的胸膛和孔武有力的手臂,必定是长期练武的人,十分的强壮。

    
太可怕了。

    
此人先是安排了炸药,随后在山崩中借机接近她的马车,制造混乱让宋正靠近,一刀杀了他,再将欧阳暖劫持到这里,一步一步环环相扣,分明是早已算计好了!欧阳暖已然明白,他根本不是肖天烨的属下,这样一个心机深沉的男人,怎么肯屈居人下!

    
那么,他又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煞费苦心地做这种事?

    
欧阳暖来不及问这些,只是追问:我的丫头呢?

    
明若没有想到这个时刻,她丝毫不关心自己的下场,竟然心心念念想着那两个平凡无奇的丫头,不由失笑。在他的眼里,丫头算是个什么东西,他还不至于费心思去杀他们,但若是他们无法逃过混乱,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欧阳暖看着他深不见底的眸子,突然放了心,既然他没有说话,就证明没有对红玉和菖蒲动手,她能祈祷的,也只能是那两个傻丫头不要出事了。

    
然后,她闭上嘴巴,一言不发。

    
明若好奇地看了她一眼:不害怕我杀了你?

    
欧阳暖冷淡地道:你若是要杀我,就不会费尽心思将我带出来了。如果要杀她,在她突然昏迷的时候就可以一刀杀了,何必亲自抱着她走了这么远。

    
这个人,一定有图谋,而且这图谋,还很不简单。欧阳暖很想知道此人的身份,可是她根本无法承受这样可怕的风雪,不一会儿,意识就渐渐模糊了,慢慢闭上了眼睛。

    
明若微微一笑,继续向风雪的深处走去。

    
欧阳暖再度醒来,已经躺在一间陈设简单的屋子里。

    “
终于醒了吗?

    
一袭银狐皮滚金边的大氅将明若衬托得越发俊秀,连声音也是温润动人的,他看着欧阳暖睁开眼睛,眉宇间浮起了一层忧色:怎么身子这么弱呢。

    
人还是一样,但欧阳暖莫名升起一股寒意。

    
既然他不是肖天烨派来的,那么他究竟是什么人?目的是破坏此次的和亲——

    
明若看着她眼底的深深戒备,不由笑了笑,南诏的女子就是柔弱,看这小身板,居然只是这样的风雪就承受不了,又怎能做的了镇北王妃呢?想到这里,他的眼底划过一丝淡淡的轻蔑,欧阳暖捕捉到了这丝情绪,然而她只是轻轻向墙壁靠了靠,不露声色地看着他。

    
明若像是没察觉到她的敌意,手端着一碗东西递到她的唇边,里面是浓浓的姜茶:风雪大,你体弱,喝下可能会好些。

    
没有反抗余地,对方可是磨刀霍霍看着自己,欧阳暖冷冷一笑,不见半分畏惧,喝了下去,明若见她如此镇定,倒是有些惊讶,随后笑容温和。

    
欧阳暖看着他,眼前这个男人,必定是真正的南诏人,而非肖天烨军中的大历将领。这一点她早已猜到了,联想到南诏皇帝想要把公主嫁给肖天烨的传闻,她淡淡笑了笑:不预备杀了我破坏和亲吗?

    
明若动作体贴地扶她躺下:原本也有过这种打算,但是……”明若笑了笑,我有了一个更妙的主意。

    
比杀了她更好的,可以破坏和亲的主意?欧阳暖疑惑地看着他。

    
明若笑了:你可以认为,我喜欢上了你,所以才留你一条性命。

    
欧阳暖看着此人眼底的清明,哪有一丝半点的喜欢或者爱慕的感情。她想起肖天烨,他的眼睛总是亮晶晶的,几乎不用分辨,就可以让她看到他的真情。

    
这世上,只有贫穷和爱是无法隐藏的。所以欧阳暖毫不犹豫地,就相信肖天烨的感情。可是眼前这个男人,欧阳暖不觉得他对自己有半分的喜爱。

    
明若突然放肆地笑了起来:看来什么都骗不过你呢!这样也好,你不像一般的女人那么容易自作多情,我也省了很多事。

    
欧阳暖看着他,一言不发。

    
此刻的山下,肖天烨带领人马在边境处等候,到了傍晚的时候,并没有等到和亲的队伍,他的心越来越焦灼。

    
就在这时候,满脸惊慌失措的张定闯进了大帐:王爷,不好了!郡主的马车遇到了山崩!

    
肖天烨的心猛地一沉,几乎感觉到浑身冰凉,如坠冰窟一般的感觉,他突然站了起来:马上上山去!

    “
王爷,使不得啊!现在山上很多路还在不断地崩塌……”张定刚要拉住肖天烨,可大帐里面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

    
------题外话------

    
码字这回事,好痛苦TT

    
肖天烨:暖儿马上就要进入我的怀抱了……

    
秦简:==你以为那么容易吗……

    
肖天烨:当然容易,接下来不是我的洞房花烛夜吗……

    
秦简:不行,我在痛苦你怎么可以快活

    
找人把女主绑出来

    
就酱紫……

上一章节:第二章
下一章节:第四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重生之高门嫡女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高门嫡女最新章节
本月评论排行